• 梦圆深圳(非虚构)
  • 点击:2360评论:72014/10/14 11:31
  • 收藏


25年前,在偏僻的梅州客家山区,一个初三女孩在薄薄的油印镇刊《山花》发表了处女作,从此有了考大学上中文系做作家的梦想。一天,她将亲手折的纸船放进了小河,憧憬有一天自己也能离开大山走进城市。谁知,本来成绩优异的她,中考意外落榜,最后神差鬼使上了财会职高。上高二时,她看到了电影《特区打工妹》,影片中那个自强不息的打工妹让她心潮澎湃,最终她走向了深圳。

那个女孩就是我。

今天,在我益田舒适的家中,窗外是市中心区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桌面摊开的是我家不久即将搬进去的大户型新居设计图,书房摆放的是自己的散文集《木棉花开》,一股幸福、满足之情油然而生。22年了,我将如花的青春岁月,奉献给了深圳。在这里,我圆了一个又一个梦想:“会计梦”、“大学梦”、“安居梦”、“作家梦”。


艰辛“会计梦”

1992年5月15日  星期五  晴

下午5点,南下的汽车就要开动……坐在车厢里,面对窗外熟悉的城市和老师、同学那一张张伤感的脸,我不禁鼻子酸酸的,当我强装笑脸与她们话别时,激动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想起就要离别老师和同学,到遥远的特区做一名打工妹,怎能不让人心里忐忑呢?向来坚强的我再也忍不住离别的痛楚,“呜呜”地大哭起来,我知道,只有哭才能发泄我内心沉积已久的感情。

翻开同学小娟送的日记本,扉页上写道:“不是所有的旅程都是一帆风顺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得来。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终会成功的,仅凭你那颗不甘落后的心,你的才气与毅力!”泪,再一次默默涌出来,心里深深地感激她诚挚的祝福。

明天,等待我的将是什么……

这是我在1992年第11期《青少年日记》发表的日记之一。

1992年,全国大地唱响“春天的故事”,财会职高毕业的我与同学一起坐上来深圳的大巴。车穿过长长的梧桐山隧道,来到了位于沙头角的某制药厂。当我站在公司厂房的楼顶,看到窗外盐田港即将出海的轮船时,默默地想:自己的生命之船也将在这里起航了。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成了深圳几百万打工仔打工妹中的一员。

我现在都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熬过来的。那时车间尚未安装完毕,我们每天猫着腰,在低矮的、各种管道交叉的楼房夹层,像清洁工一样搬砖块、清扫沙石、冲洗地面。车间机器安装完毕后,我们不仅要将机器擦得一尘不染,还要用小锯条一点一点地刮地上、窗户边沿的白漆。中午休息则随便拾一块纸皮铺在地上倒地而眠。整整两个月后,公司才开始正式投产。我先是做包装工,在流水线上包装药品,因机器转动快,抓药瓶抓得腰酸背痛,有时停下来手都直打颤,就这样熬过了三个月。

车间正式生产了,车间主任要提拔班长,他叫我们每人写一篇来公司工作的感想体会。我凭着一篇《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的文章和良好的工作表现当上了班长。于是,文静腼腆的我唱起了在生产中最难唱的“角”。这个小小的芝麻官不像外资厂的“拉长”,可以神气活现地管理手下的“兵”。因为那时公司虽然属于中外合资,却是国有企业的管理方式,绝不会随便炒一个曾培训过两个月的员工,弄得我常为生产产量、质量的事,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为了产量质量,我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岗,最后一个离开。有时面对手下那些“兵”的群起围攻与有意刁难,气得七窍生烟而又要强忍着解释、安慰;有时被上司误解,更是要忍耐,待事情过后才能慢慢辩解。记得有一次,当上司不明情况再次将任务加到我们班,而班里的人又强烈反对之时,我成了夹缝中的人,无可奈何冲出办公室,一转身,泪便哗哗流下来……

那时,我们上班是两班倒。当年的除夕晚上,我们刚好上晚班并碰到赶货,新年的钟声敲响时,车间依然灯火通明,一直到凌晨2点我们才下班,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工作中过的年。

我曾自命清高地认为自己学了财会专业却在流水线上做是“大材小用”。1993年4月,公司因为资金周转不灵停产,每月只发生活费,我偷偷准备“另谋高就”。刚好老乡说他所在的制衣厂招文员,我谎称有病请了假,拿着发表的文章和各种证书去应聘。胖胖的香港老板用港式普通话接待了我,看了简历和问了一些问题后,就叫我回去等消息。

没想到一直杳无消息。直到后来才知道,其实我被录取了,面试后的第二天制衣厂就在大门口贴出了通知。因为老乡那几天没上班,老板见我没去报到,就另招了人。这时药厂又开始正常生产,我就不再“身在曹营心在汉”了。

尽管打工的日子很辛苦,但看到其他公司的打工姐妹常常加班到晚上,我就禁不住为自己感到庆幸。因为公司极少加班,使我有时间去读书。紧张而又充实的打工日子一天天过去,“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做包装班长一年多后被调进车间办公室做核算员。三个月后,刚刚熟悉工作,经过车间主任的推荐和人事经理的考核,我又被调到人事部任打字员。半年后,财务部经理得知我在争取参加“全国会计专业资格考试”的机会,便把我调到财务部。1994年6月,我终于用上了自己所学的专业——做上了会计。

1997年8月,我离开药厂跳到沙头角的一家房地产集团公司总部财务部任职。谁也想不到,当初准备上市的国企,后来由于市政府“抓大放小”政策,最后改为“员工持股”。公司改制后,考虑到业务发展日渐萎缩,出台了减员政策:按照相关制度补偿一次性工资,鼓励员工自谋职业。2005年11月,已在福田居住的我,考虑到离家太远,每天筋疲力尽坐公交车从福田到盐田,来回差不多三个半小时,我辞职了。

我又开始了寻工的旅程。一家家公司去面试,不久在江苏大厦的港资企业找到了财务负责人的工作。这是一家新成立不久的公司,准备从事房地产开发。虽然每天在音乐声中工作,但快一年了,项目迟迟没有进展,我看不到希望,向来安于稳定工作的我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2007年1月,我跳到了现在的国企做会计。一晃7年过去了,在这里,很多同事都是一辈子在公司工作到退休。也许,我会在这里延续同事们的老路。

如果说会计专业是25年前的偶然选择,现在我庆幸自己在正确的时间选择了正确的职业道路。尽管一路走来非常艰辛,但我不会后悔。


充实“大学梦”

1992年6月6日  星期六  阴

在校时,同学问我将来如何处置第一个月的工资,我说首先给奶奶买东西。然而,这个愿望却不能实现了。

下午领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笔工资,晚上有的舍友去了电影院,有的去买衣服、下馆子。我哪里也没去,而是提笔给父母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我告诉父母,我将工资作为学电脑操作的学费了,因为在深圳这个人才济济的特区里,要想有立足之地,必须时时更新自己的知识,否则就会被淘汰。我还打算将下个月的工资用来交函授大学的学费。

我相信父母会理解我的,我亦相信我做得对。

这是我在《青少年日记》发表的另一篇日记。

为了圆自己的“大学梦”,1993年我报名参加成人高考补习班,1994年考入深圳电大金融专业。那是我刻骨铭心的日子:12人挤在18平方米的房间里,铁架床的下铺就是我的床,也是我的“家”。业余时间为命运“加班”的我,常常在吵吵闹闹的房间里,以床为桌,以地为凳做作业。那时我不敢奢望有一个独立的空间,但希望能有哪怕是几个人一间的住房。记得一个月夜,我做作业时趴在床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深夜,地面冰凉,窗外如水的月光照在床上摊开的书本上,耳边传来工友们均匀的鼾声,我想起了400多公里外温暖的老家,和牵挂我的父母,禁不住热泪直流……

随后几年时间,每天下班后,姐妹们穿得花枝招展地逛大街之时,我在房间里以书为伴;周末舍友们在公司歌舞厅欢声高歌之时,我在宿舍里苦思冥想构思文章框架,或在公司办公室剪报;当工友们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之时,我则天马行空地奔向夜大的校门……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昔日白白胖胖的我变得又黑又瘦,体重由初来深圳的108斤降到85斤。然而,苦读追求却使我一步步走向成熟。我先后拿到了文秘函授大专毕业证书和电脑操作、速记、档案管理等结业证书。1997年7月,我拿到了电大大专毕业证,被学校评为优秀班干部,毕业论文还被学校评为优秀论文。1999年,我报读了自学考试中文专业本科,但考虑再三最终放弃。虽然自己喜欢文学,但我得靠会计职业吃饭。后来我报读了中央电大和东北财大合办的工商管理专业。3年后,拿到了本科毕业证和东北财经大学学士学位。

其实,业余“充电”又何止在学历方面。从1994年我考到会计员职称起,又先后考取助理经济师、助理会计师和会计师职称,今年又考取了中英财务总监(CFO)证书。

工作22年,我一直没有停止过业余学习。在我圆了一个又一个“大学梦”和每一张证书的背后,饱含着我无数的汗水甚至泪水。证书写就充实的人生,也成为我职业发展的跳板。


幸福“安居梦”

还在读书时,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就传唱大江南北。在阳光灿烂的周末,我又一次沉浸在她的歌声里:“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真的,我多希望有一个家,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下班回来可与老公相依相伴的家……

这是我1999年11月发表在《深圳晚报》上的文章《我想有个家》中的一段话。

20多年前,深圳户口是无数打工者遥不可及的梦想。1995年,我参加《深圳特区报》“一人有一个梦想”征文,在《悠悠“绿卡”梦》的文章结尾写道:只要还有梦,就有希望。相信面包会有的,“绿卡”也终会有的。尽管每年公司都安排我去参加入户考试并且通过了,但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没有拿到入户指标。1996年5月,由于我工作上的出色表现和学习上的积极进取,我被评为罗湖区“十大优秀青年临工”,获得了政府奖励的入户指标。尽管那时还要考试,还要交2万元的“城市增容费”,但我仍然高兴——因为我成为了“深圳人”。

1998年我成家了,因为先生与我都有深圳户口,1999年12月,我们幸运地申请到了益田村三室两厅94平方米的微利房。当时政府为低收入家庭配售的房子与商品房价格相差不大,记得我申请时,益田村高层均价4000元/平方米左右,当时一路之隔的益田花园商品房,均价5000元/平方米,所以当时买微利房不像现在买安居房那样挤得“头破血流”。在这里,我的儿子顺利出生快乐长大。一眨眼,孩子已上初二了。而当初36万元买下的房子,也已升值为360万元。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清风2870积分 2014/10/31
    • 分享到:
  • 不是所有的旅程都是一帆风顺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得来。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终会成功的,仅凭你那颗不甘落后的心,你的才气与毅力!被这段话感动了。昨天读到了一篇文章,他是一位男性,和作者一样,写的也是自己的成长经历,但他的童年和成长是非常艰辛的,和作者比起来,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他成功了,因为,他的坚持;因为,他有梦想;因为,他一直努力着。所以,只要有梦想,努力追求,就一定会成功。
  • 感谢清风老师的惠评和打赏。因为坚持梦想,所以成功。很多时候,跨过了黎明前的黑暗,就会迎来光明。
  • 回复
  • 来到邻家社区文学,都是拥有着同一个梦想的人!来到深圳都有着相似的打拼经历!梦想的坚持、为梦想不放弃的努力、为自己的人生不断拼搏和努力,来到深圳打拼的人都有着相似的经历!梅州是书香之地!看着你在深圳的不断打拼的经历特别让人感动,无数个夜晚用别人娱乐的时间来学习,仿佛也看到了自己走过的历程:不停学新知识、写博客、剪报、发文章,在无数次的石沉大海之后依旧坚持,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书籍!
  • 感谢欣欣雨至老师的惠评与鼓励。是的,每一个来深圳的人都会心怀梦想。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是一笔财富。梅州不仅是一个书香之地,现在也是旅游休闲之地。我们心怀梦想,一起加油!
  • 回复
  • 这是一篇类似安子经历的纪实文章,作者来自梅州山区,受《特区打工妹》电影的感召,来到了陌生的深圳。作者从制药厂的包装工做起,历经艰辛,做上了和自已对口的专业会计,圆了自已的会计梦。工作之余作者不忘学习,从电大大专到本科学士学位,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圆了自已的大学梦。作者在事业有成,学业有成之后,还安居置业,圆了自已的安居梦。最为重要的是作者不忘自已的作家梦,出了自已的作品集,加入了市作协,圆了作家梦。
  • 感谢方老师惠评。讲到安子,我还与她有点小缘。发表的日记里,还有一篇就是写她给我的启示。95年曾见她一面,今年3月竟然在文化创意园与她重逢,我还特意送了书给她。现在已是成功企业家的她,依然是我的偶像。
  • 回复
  • 同是梅州的女子,同是那年怀揣小小梦想来深,同是一路走过,同是看尽各路风景!拜读此文,深深触动!作者姐姐22年的人生经历,看似辉煌,但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已知道吧,这些只言碎语是无法表达的,深圳给了那么多年轻人的梦,如你的会计梦,大学梦,作家梦,付出了不一定有收获,但付出了必定心无悔!祝福你前行,家好人好身体好!
  • 感谢小媚一下老师的点评与祝福。亲不亲故乡人,尤其在这个邻家社区还能看到同年来深有共同爱好的老乡,是一幸事。也祝福您一切顺利。
  • 回复
  • 兰馨是个很棒的作者,她在初三的时候就发表了处女作。1992年,兰馨抵达深圳打工。22年的闯深记,她圆了一个又一个梦想:会计梦、大学梦、安居梦”、作家梦。在佩服她的时候,我更感慨的是深圳这座助人一臂之力的城市。因为这里有适合打工妹们生长的土壤,更因这里的包容、拓展之精神,无数个像兰馨一样的打工妹得以在这里快乐的成长。深圳,适合追梦的人来这里。只要敢于拼博,在梦想的支撑下,会向着理想的方向,前进前进
  • 2013年9月,在原深圳购书中心举办的 “五朵金花耀鹏城”读者见面活动,我作为嘉宾之一,在现场与听众和读者分享了自己创作的心路历程。(兰馨,是个了不起的作者。问了度娘,知道了你的真名。问好!)
  • 回复
  • 不停地学习,不懈地追求,是通向成功的阶段。加油!
  • 阶梯
  • 回复
  •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有梦想的人有野性的人,才是今后成功的人!作者年纪轻轻就这么成功,非常了不起!羡慕。
  • 非老师也。我素来就喜欢有梦想、能拼搏的人。我当年离开大学后,就只身在龙华打拼,就是因为梦想在支撑着我。现在的我之所以有时间好琴棋书画,就是因为当年比较成功的打拼才会让现在的我萌芽出一些生活的雅兴。
  • 感谢枫情居士老师的夸奖与打赏。我只是取得了点点小成绩,与很多成功人相比,还差得远呢。感谢老师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 能够无后顾之忧的优雅生活,这是包含我在内的多少人的梦想啊。向您致敬!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330积分
  • 3星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130200
  • 2
  • 330
  • 作者:冰凌花
  • 邻家币:474200
  • 评论:22
  • 点击:89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