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触摸
    触摸……

午饭过后,阳光恰好照到阳台上,老太太吩咐保姆把老头子推到阳台上晒晒太阳。老头子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晒过太阳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离开床上和晒晒太阳已变为一种奢侈。家里的保姆不太高兴将他抱来抱去,即使他瘦骨嶙峋也还有百来斤重,况且还挂着尿袋,一不小心就碰着这磕着那,麻烦得很。保姆从阳台上把轮椅推进房间,又将床沿上挂着的尿袋放空取下放到他腹部上,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右手从老头子的腋下穿过,另一只手托起双腿,憋了口气才将老头子抱往轮椅上。趁着这个机会,老头子用他唯一能活动的右手朝保姆胸前抓了一把,那种柔软又富有弹性的感觉真好,老头子心里激动了好一会,像某个蓄谋已久的阴谋终于得以实施般高兴,他忍不住咧开了嘴笑。保姆生气地用力将他放在轮椅上:“死老坑公,剁了你的手!”然后又回头看了看门外,老太太正在隔壁房间整理东西,她暗暗使劲掐了老头子几下,老头子痛得喔喔直叫。

保姆留他独自在阳台晒太阳,自己进房间整理他的床去了。他的床单皱巴巴的,还粘附着许多头发、纸碎和一些不明的碎屑,床上有股潮湿发霉的气味,房间里弥漫着夹杂着药油、尿臊的混浊味道。保姆用床刷扫了一会床,又抖了一下被子,忽然记起什么事,跑到隔壁房间里说:“阿姨!今天15号啊,下午护士会来换尿管,早知道就不推出去晒太阳了。”老太太附和说:“哦,是哦。忘记了呢。那再晒一会就推进去吧。”

老头子靠在轮椅上眯着眼看了会天又看了会树,树枝间藏了些小鸟,吱吱喳喳叫着,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此刻他心情不错,眼下没有什么烦心事,再遥远一点的事他又记不起来。过了一会他眼皮就开始往下垂,一道口水从嘴角边溢出来。这样维持了一段时间,保姆过来将他推回房间。当她准备把他从轮椅上抱到床上时,他醒了,他闻到了保姆身上的气味,这是年轻女人独有的气息,温暖而轻柔,这种气息带给了他无限诱惑。保姆身上随意间都散发出年轻的光芒,将他牢牢吸引住。保姆这回将手从他的右腋下穿过,这样一来,他的右手就被排挤到了保姆的背上。但他丝毫没有放弃任何机会,他的右手又在保姆厚实的后背上来回地蹭摩。如果,保姆将他再放低一点,他的脸就能贴到她的胸脯了,他使了点劲望了一下保姆的脸,咧开嘴口齿不清地说:“你真香”。保姆将他扔上床,一边把他的脚摆直,一边说:“你的嘴好臭,一定是你的心肝都烂了,小心快要死咯。”保姆说完又看了看房间门口,并没有人在那里。他此刻笑不出来,说到与死亡有关的事情他就低沉了。死亡并不令他害怕,他曾经是那样渴望能干脆地结束自己的生命,直到现在他也是这么觉得。他已经八十二岁了,他觉得他活着的时间足够长了。他说:“早就该死了,早就该死了。”保姆并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也没有想要弄清楚的意思,转身出去了。

自从中风后,能听懂他说话的人越来越少,他们也不愿意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时常躺在床上一个人自言自语,舌头拌着唾沫将脑里想说的几个字搅在一块,他不想说给谁听,就是想让舌头和嘴巴动动。

他觉得这样的日子不会延续太长时间,但要等到那一天到来却还是觉得漫长。白天夜里对他来说区别不大,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昏睡中度过,偶尔会被保姆喂药喂饭叫醒,他很少有清醒的时候,总是昏昏噩噩,脑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耀眼的白光、时远时近的说话声、一闪而过的某个回忆片段。

刚退休那几年不时还有学生前来与他一起讨论各种社会和政治话题,他从大学退休后仍保持着他一贯的风趣与严谨,他对自己的这种形象很满意。时间是一把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远的尺子,几年过后,学生们逐渐从他的生活中消失,或是去往了某个他们向往的城市,又或是被生活绊住了脚不能前来看他,又或是,不再需要他的存在。

他觉得越来越孤独,越来越渴望与人的亲近。他渴望在夜晚里与女人的身体相拥,细细体味女人身体的柔软。他和老太太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了,自从老太太绝经后,他连抚摸她都变得困难,最重要的是会遭到她的鄙视和讥讽,最后老太太甚至厌烦到不得不和他分房睡。而他身体的欲望却随着自己刻意的禁锢越加强烈,像失去控制的野草般在体内疯长。后来他偷偷找到几处隐蔽在城中村里的发廊,那些女人略带嫌弃的眼神让他无所适从,他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提高了价钱。当他的手游走在那些像吸足了水分饱满的肌肤上时,他不时会看到自己灰暗枯萎的手掌,很多时候,他会刻意避免不去看自己的手和身体,他内心对青春赞叹与钦慕的同时又对自己年衰丑陋感到厌恶与悲哀。不久被老太太知道了,愈加地鄙视他,手指在他脸前上下挥舞,她对他的这种行为感到羞耻,无法容忍,像揭发批斗般指责他。老头子像着了魔似的忍不住要去,去了又后悔不止。但他仍旧要去,欲望盖在了羞耻之上,渐渐地他觉得也不需要再顾及这些。

后来一场突如其来的脑血管意外让他的生活圈子骤然缩小,又或者说是他刻意远离躲避他们,他不愿意别人看见与他形象相悖的一面。他的生活被频繁往返医院、西药中药、各种理疗紧紧粘贴。他成了一边上肢屈曲,下肢伸直,另一边瘫痪的下肢走一步划半个圈的怪模样,这些都让他无所适从。他对自己身体的这些变化很不习惯,总对康复练习寄托希望,积极锻炼,吃药,复诊。期望着有一天能甩掉这副变样的躯壳,重新轻松自如。

康复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的时间,他的思维也逐渐模糊,像被搅浑了一般。他开始记不清刚刚做过的事情,说话舌头僵硬。再后来连走怪步都变得困难,还得了尿失禁,无论什么时候都得吊着尿管挂着尿袋。他对尿管的出现深痛恶绝,它居然理直气壮地占用了他的那条通道,使他再也不能偶尔躲在被子下偷偷揉搓那里了,中间夹着尿管的磨擦让他刺痛和难受。他带着焦躁和无助度日,感觉自己进入了生命的尾声,只是不知道这个止音符在何时划上。

当他再次被叫醒时已是下午,保姆在他耳边大声说:“护士来啦,给你换尿管。”说完转身一把拉开窗帘,一把刺眼的光线射进房间,让他睁不开眼睛。

随后一个年轻女孩子进来,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护士服套上,然后开始忙碌。她熟练地带上手套,掀开被子,脱去半边裤腿,摆放用物,拔除尿管。

拔除尿管后,他感觉下半身轻松了许多,他觉得身体里面有股热量在灼烫着他,并不时在他体内四处撞击,似乎在寻找出口。他渴望此时有人给他抚摸,直到那股力量出来为止。这也许是在他逐渐衰退的身体里最后坚持存在的东西,他一直在沿着让它出来的方向走,却总是被拒之门外。

护士继续忙碌,将拔除的尿管包好放置一边,取出新导尿包。她拆开导尿包,整理用物,夹起消毒棉球轻轻在他那个软塌塌的部位擦拭,然后在阴茎上方铺一块纱块,接着用手提起龟头,右手夹起尿管准备插进去。

护士的手指软柔而有力量,即使她带着乳胶手套,隔着纱块,他也能感觉得到。就算他的身体日渐衰退,而那里却从来没有让步,总会在某个时候突然提醒他它还活着。他希望护士能帮他,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想到这他伸出枯瘦的右手紧紧掐住护士的手腕,用所有的力量。护士被吓了一跳,大叫了一声,手挣扎着移开又被他抓回来试图按在那个部位上面。他哀求地看着她,她没有接收到他的意愿。护士有些惊慌地叫喊了一会,保姆进来了,在与保姆和护士的抵抗下,他的力气最终消耗尽了,右手松开无力地垂在床边。他极度失落地望着天花板,他知道不论他哀求任何人都将得不到回应,这种失落感就像从高处一直往下坠,看不到底。

护士走后,保姆收拾垃圾。房间一股异味,就在保姆转身的刹那,他再次向保姆伸出了右手,挣扎晃了一会,手指终于划到了她的臀部,保姆低声埋怨了他一下。老太太在客厅看电视,在保姆出去倒垃圾的当儿,她静悄悄进到房间里,站在床边说:“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好吗?都到这种地步了,怎么还这么不知羞耻,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他张大嘴巴用力吼:“那快点让我死掉!”但他无法让他的舌头利落,听起来像胡乱嚷叫。老太太又好意劝他一番:“莫激动,不是要你死,现在你是老糊涂了,怎么就不懂呢。”

他疲惫地喘息着,脑里空白了一会,然后想不起为什么这么激动,心跳渐渐缓下来,他又开始睡着了,但很快又被保姆弄醒。保姆托着一碗颜色混浊的糊状东西正用勺子挖了往他嘴里送,无非是些肉碎烂饭又或是菜粥之类的,他不太爱吃这东西,不鲜不甜,只有淡淡的咸味,如果是鱼肉,还有股腥味,他勉强咽了几口就拒绝再吃。保姆又给他喂了些水就出去了。

他望着窗外,对面是一栋公寓,他看不清公寓的窗户和阳台,它们看起来都是一片片灰黑模糊的抽象图。厅里电视声音很大,他用心听了一会,期间有些字听得不太听清楚。屋里光线渐渐转暗,他独自陷在黑暗中。门外有灯光亮着,老太太和保姆在外头忙碌,身影不时经过门口,却没有人进来给他开灯,她们甚至连看都没往房里看一眼,也不过来看看他是否需要点什么,他在此刻被遗忘了。

接着好像门铃响了,似乎来了什么人,他们在厅里说话。他努力听了一会才认出是女儿,接着是一阵脚步移动声,有黑影堵住了他门口的灯光。突然房间里的灯亮了,等他眼睛适应了灯光后,看见了女儿,他很高兴。女儿过来跟他打招呼,站在床边询问他,还没等他来得及将舌头活动好,尽量将组织好的语言说出来时女儿就走了。他希望女儿能多跟他说说话,说她最近的生活,她的小孩。可是没有人愿意在他身边多呆一会,就连老太太也很久没有在他跟前捏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回忆往事了。他还活着呢,他们就打算要遗忘他了吗?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笼罩着他,他的右手像只鸟爪般蜷缩在胸前,捏紧被子边缘。他时常保持这样的姿势,像个无助的孩子,也许这样才令他有一些安全感。然后他感到百般无聊,举起右手看手指相互摩擦,他还试图看了一下房间的墙上是否会出现手的影子,但是没有,灯所在的位置不能将手影投到墙上。

保姆端着脸盆进来了,过来给他擦身,他说:“给我念段报纸吧。”保姆没有回应,扭毛巾的水滴落到盆里,响起一串清脆的滴滴嗒嗒声。他又重复了一次,保姆探身过来,表示听不清楚。他只好靠看天花板上的水痕迹消磨时间,不一会就睡着了。

到了半夜,他突然醒来,有亮洁的光透过窗户落在被面上,房间一片洁净。他感觉很清爽,很久没有这么轻松了。他想知道现在的日期,他不存在那些日期和时间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借着那些光扫视了一下房间,干净简洁,墙上没有挂历,周围也没有台历。

  • 标签:老人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隐词打赏了100邻家币
  • 枫叶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秋寒妞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雨妆红尘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疯子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姚志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安小橙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许文栋打赏了10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手帕姐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素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素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凤昔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老痴打赏了1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方华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吕贝卡打赏了100邻家币
  • 隆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老痴 共计打赏1000邻家币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4/11/02 16:58:31

    记忆中我曾经拍过一部电影纪录片,名字就叫《触摸》,是关于设计之都深圳的创意之旅,全程是在“触摸”一座年轻的城市。而本文中的“触摸”则截然相反,这是一个关于在生命之旅的终点线上沉重得令人绝望的故事。作者用浅浅淡淡的文字,描述了一个临终的老人对生命的回味和渴望,作者的文字功底很深厚,结尾戛然而止恰到好处。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4/11/02 13:34:17

    《触摸》聚焦于一个正处于生命尽头的老人,通过老人“临终的眼“,描写了他和保姆、老伴、护士、女儿等周遭人群的关系,表达出他的无尽孤独和对这个行将告别的世界的无限眷念和依恋。在这篇篇幅不长的小说里,虽看不到曲折起伏的情节,细节却充分展现了魅力。从老人接受护理到他捕捉一片月光,一处处精微、传神的细节刻画,让这篇小说显得精致而饱满。

      回复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4/10/31 00:21:28

    作者选了个好题材,并且用娴熟的叙述和洗练的小说语言将人性洞悉得深刻、真实、准确。通篇弥漫着一股压迫感强烈的情绪,八十二岁老男人的弥留时光,男人原始且恒长的原始动物性与人性思维伦理的冲撞交织,生命的尊严感与肉身欲望的对峙和妥协直至取舍与放弃,都刻画得入木三分。面对护士的段落描写得异常透彻,“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他终是做出了那个选择。故事很短,延展出的思想性却深重广阔,这是极具价值且有意义的。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4/10/31 00:12:50

    《触摸》不动声色的叙述,把一个看似平常的故事处理得浑圆饱满。作者以大悲悯的情怀,将生命中的渴望与绝望处理成重鼓敲心,鼓响,无限风流。鼓歇,无限惆怅。引人深思!

      回复
  • 分享到:王素霞评委550积分2014/10/30 09:59:48

    对生命力的描述,最能展现深度和难度的,就是对性的渴望与呈现。本文的妙处即在此。82岁的老病男人,他对活着的最大愿望就是能够在年轻的女性身上获得愉悦与满足,以此来显现自己的生命力。而当这一切无法获得的时候,恰是其生命的终结。若从道德判断评价,十分不堪,像文中的老太太,而以文学论之,却彰显着独特的生命力。如此细腻的老男人心理,如此真切的病人及看护人的心态,在文章之中栩栩如生。推荐!

      回复
  • 分享到:枫叶2620积分2015/03/11 08:49:02

    我一字一句用心看完了《触摸》,激动的心情如嘶叫奔腾的烈马,驰骋,勒不住缰绳。小说围绕着一位退休老教师瘫在床上的晚年生活,尤其对爱,对光,对性的渴望。每一个字都是那老者几近僵硬的血脉与麻木中还没有彻底死去的渴望的触摸。这是人性的彰显、聆听与呼唤;这是对一颗还没有彻底死去的人心与灵魂的再一次洗礼;这是对人们对老年人晚年生活和心理的无视或麻木的一次中创,更是警醒。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6
  • 108561
  • 15
  • 37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