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逢如歌
    故地重复,昔日重现,人生如戏。深圳人的寻常生活,深圳人的坚持,一边漂泊一边坚守着内心的珍贵情感……
  • [29] [0]
  • 首届“雪丽阿姨奖”


一 故地重逢

金晶左手挽着气宇轩昂的新郎,右手捧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脸上洋溢着无尽的幸福和甜蜜。

“婚礼进行到我们期待已久的时刻。”主婚人抑扬顿挫地宣布,“请美丽温柔的新娘金晶小姐为我们抛——绣——球——”

话音刚落,全场掌声起伏。有的青年男女兴奋得尖叫,争先恐后地涌到主席台前,着急地招着手,拼力掂起脚,高声叫嚷“抛给我!抛给我!”

此刻,深圳上海宾馆龙凤厅热闹异常,欢庆无比。

端坐于九号桌的郭畅,正津津有味地含着棒棒糖,大嗓门丁澜猛地推她一把,“阿畅,上!”

“我?我可抢不过那些狼虎般的猛男。”她调皮地眨着水灵的大眼睛,夸张地摇摇头。

“废话少说——上!”丁澜将她从椅子上拽起来。

“金晶——给我——好妹妹——给我!”郭畅来不及吐掉棒棒糖,排在人群最后,“再不给我,我都嫁不出去了!”

“哈哈哈哈……”大家忍不住抚掌大笑,她也咯咯地笑起来。

金晶突然背转身,优雅地弯腰,大力将花球从头顶抛了出来。也许她是故意投中目标,郭畅可是她从上海分公司一起调入深圳总部的死党,多多少少必得尽些关照之力。

郭畅拼命一跃,双手并抢,意外夺得花球。刹时,联科电池公司的同事们不约而同地为她大叫,鼓掌,再鼓掌。

海外销售二部经理朱权智用胳膊轻撞她,“抢到了花球,是不是打算今年就嫁给我?为深圳减少一对圣男剩女作出点微薄贡献。”

她将花球举得高高的,得意地挥舞,“切——老朱,别以为你丢掉了笨耙子,买匹白马来骑就能当唐僧哥。”

“千万别没心没肺地损哥哥,骑白马的的确是唐僧,但他毕竟不是王子,好歹本公子有德有貌。”二人一前一后返回九号桌。

“哥——”三号桌的程籍神秘地凑进程瓒的耳畔,悄声说,“夺得花球那女孩像不像嫂子?”

程瓒对此等场合历来漠不关心,新郎是同行一采购总监,方来例行捧场。程籍则喜爱凑热闹。好玩带劲的事儿不容错过。两年多了,她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提及“嫂子”二字,今天难道……

“是吗?”他宛若一只韧性极强的弹簧,被人使劲按了按,即刻从椅子上弹跳起来,瞪圆眼睛直直地扫视郭畅。

“是啊!太像了!不,就是她,一定是她,长长的直发没有变,甜甜的笑容更没变!只是整体形象显露出了成熟的韵致。”他在心里肯定地说,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九号桌挪去。

“哥——”程籍担心他当着全桌的生意朋友失态,急忙拉住他的胳膊,并在他耳边嘀咕,“你精神残废呀,我帮你盯牢,散席后再侦探侦探不迟。”

他无奈地坐下,目光若即若离地瞟向郭畅。他的心像猫儿在抓挠般焦急难耐,同时激动得很想高声呼喊,手不听使唤地将酒杯砬向唇畔,一饮而尽。同桌一位朋友诧异地望望他,随后好奇地瞄向九号桌的美女们。

突然,全场灯光熄灭,数十位穿戴一色的姑娘整整齐齐地排列至主席台前,皆捧着长长的菜盘等候传菜。

“新郎新娘为我们奉点的第一道菜是——鸿运当头。祝福大家时时刻刻鸿运当头。各位贵宾请慢用!”领班报完菜徐徐退去。

程瓒记忆犹新,郭畅格外不喜欢这道菜,因为整盘菜乃为一头“烤乳猪”,乳猪的眼睛已经被剜掉,安装上两只一闪一闪的红色小灯泡吸引宾客。当初,她还狠狠咒骂过厨子是如何如何的残忍,将一个嗷嗷待哺的小猪崽,扼杀在童年的摇篮里。在她的老家乡下,从来没人干过如此缺心缺肝的缺德事。

果然,她没动筷子,自顾浅酌一口红酒。他收回斜视的余光,嘴角愉快地往上扬了一下。

灯光恢复,同桌的朋友们相互举杯敬酒,他如坐针毡,心不在焉地敷衍着,心中焦虑郭畅会不会如一只惊弓之鸟,随时随地将插翅而飞,生平首次憎恨时间蜗行太慢太慢。

十三点一刻,客人们开始陆续散席,郭畅这一桌与十号桌、十一号桌、十二号桌全是联科销售中心的同事。今日恰逢“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同事们各自有不同的节目安排,在丁澜的提议下,依依不舍地撤退。与新郎新娘道别后,大家谈笑风生地步出宾馆。

程瓒和程籍托辞有事紧跟出来,钻进程籍的新车静静观望。郭畅与两名新潮美女坐进了朱权智的奔驰车。

尾随行驶一个钟左右,到了深圳关外一处名曰“六约”的地铁站,郭畅独自下了车,步履匆匆地迈向地铁站的升降电梯。

“你先回家!我会打的或叫义叔来接我。”义叔是他们家司机,程瓒将程籍撇下,头也不回地跨上地铁站的人行梯,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天桥走廊,望见穿着淡紫色连衣裙的郭畅正在前面拐弯处,顺着人流刷卡进站。

这是一个小站,仅“龙岗线”一条地铁发过来,未设换乘,醒目的大标识牌左边指向“益田”,右边指向“双龙”。郭畅排在一支队伍的最前面,他强压住心中的喜悦,悄悄排进这支队伍。不足三分钟,地铁低沉地呼啸着进站了。乘客们有条不紊地先下后上。车厢里特别挤,他挑选了一处离郭畅三、四米远,不惹眼的地方站稳,猜度应是安全距离。他知悉郭畅是个地道的近视眼,又不喜戴眼镜,常常“鼠目寸光”。眨眼功夫,地铁飞驰到了大芬站,郭畅熟练地挤到门边,他也毫不犹豫地跟过来。

郭畅悠闲地穿过一条喧闹的步行街,在街中心一家名为避风塘的饮品店买了一杯饮料,在沙县小吃旁边的小超市购了一袋零食和一条甘蔗。他暗暗偷笑,这姑娘一点都没变,不仅是个挑剔的肉食动物,还依然酷爱甜品。随后,她不急不徐地拐进一条幽静的小巷,走到E栋时,从银白色的挎包里快速掏出门锁感应器,轻轻地刷了一下,接着,如同天上的仙女离开凡间一般,瞬即在他的视野消失,他清晰地听见不锈钢大门“咚”的闷叫一声,毫不留情地合上了。

他屏住呼吸,感觉高悬的心被立刻阻隔在了门外苍白空洞的世界里。沉重的失落与莫名的惆怅席卷全身,整颗心仿佛被人掏空,四肢乏力,不由自主地背靠在房屋的墙壁上。脑海中不断复现着郭畅的身影,尤其是她迷人的笑容。他多想伸手去触摸一下她细腻的脸蛋,更想拥住她瘦削的肩。唉!不知道她如今有无男友,她以前习惯蜗居在公司宿舍,现在居然搬进了陌生的出租屋。

难道她结婚了?不!不可能!她今天还参与了抢花球。他突然又窃喜起来,如果冒然相认,会不会搅乱她平静的生活?她当初毅然不辞而别,不光是不能接受那场误会,更重要的是对他多多少少存在记恨,或许存在鄙视。在她直白的眼神里与单纯的心灵上,从来不能掺杂一粒细微的杂质。也许还存在愤恨的唾弃……不知不觉,他又开始焦躁不安,不解恨地用拳头狠狠地捶了两下墙壁,拳头的疼痛立刻传入大脑的神经,这种发泄只能缓解和麻醉暂时的悔恨。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点痛算什么,眼睁睁见着心爱的人近在咫尺却远隔天涯才最痛楚最折磨。

他开始调整忽得忽失的心情,举头仰望楼上,每堵阳台焊着统一呆板的防盗网,除了晾晒的衣服在微风中徐徐舞动,一切安静得出奇。他揣测不出她住在哪一间。这里的房屋远不及他住的花园式小区,没有别致的亭台楼榭,怡人的红花绿树,也没有欧式的围墙、大门标志地圈着,更没有来回巡逻的保安。每栋楼之间仅隔六、七米宽的巷道,有的高八层,有的高六层、七层,外墙贴着浅绿底色混着白色的马赛克,每层楼界贴着一线两英寸高的深绿色马赛克,总体比对面另一排麦黄色和猪肝色外墙的房屋稍微漂亮生动。

靠近大芬地铁站,则是一幢幢高耸入云的超级大厦,象征着深圳时尚的文明和卓越的先进,象征着全国著名的大芬油画村强烈的艺术气息,和璀璨的典范形象。他再一次留恋地仰视E栋每一堵阳台,突然觉得整栋楼变得特别温馨。郭畅也肯定觉得温馨,她曾说过,一个平凡的女孩不求建功立业,能在异乡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有一个临时的窝,也不失为人生的一大美事。

正浮想联翩之际,手机像憋屈了许久闷屁,抑制不住地“嘟嘟”震动着。恰时有一队回家的人朝这边有说有笑地走过来,他赶紧缩回到D栋后面的小巷。

“哥——是嫂子吗?没打扰你们久别重逢吧?”程籍关切地问。

“别一口一个嫂子,你从来没见过她。”程瓒轻声训斥。

“你房间和博客里贴满了嫂子的照片,我跟她不熟才怪。”

“我到了她住的楼下,不敢惊动,叫义叔开车过来,我准备蹲守。要么我在她对面楼上出高价租间屋子,以便制造接近的机会。”

“不会吧?你真确定她是嫂子?你也太斯文了!如今什么年代?如果是我,直接追上去抱住她相认,何必绕来绕去。”

“唉——我的事你少管!马上叫义叔过来,我把地址发给你。”

程籍了解哥哥向来执拗的性格,无奈地说,“遵命!幸亏我现在还没回家,可以帮你雇位专业人士来保护嫂子。”

程籍通过秘密渠道探查,今日婚礼签到簿上的确有“郭畅”的芳名。程瓒兴奋得不得不称赞这个世界原来还是如此美好,感谢上苍垂怜他对郭畅的相思之苦换来了重逢的机缘,他决意无论如何要将她追回来,否则永远不能原谅自己,也的的确确对不起自己。时光易逝,拥有一知己何其之难啊!

兄妹俩将车泊在这一带楼房的出口附近瞭望,整整一个下午,郭畅没有出门。早耐不住枯燥的程籍自行打道回府。晚上十点,郭畅的身影依然没有出现,程瓒思前想后,决定安排雇请的私人侦探秘密看守,他暂且住进南岭大酒店等候佳音。

布吉南岭村是全国文明村,邓小平爷爷、江泽民总书记、胡锦涛主席分别来南岭考察过,环境优美而不失雅致,离郭畅所住的大芬村十分钟车程不到。

程瓒躺在酒店陌生而舒适的大床上,辗转难眠,他的心时而雀跃,时而感伤,甚至又出现刚失去她时常有的心悸、热泪盈眶、四肢想要强烈拥抱她入怀的冲动。与郭畅相识、相知的美好情景,一幕幕快乐地在脑海中浮现。

二 昔日重现

二零零九年三月的一个周六,由于姑妈——YYI电池公司的老板急需查阅一项重要的财务资料,程瓒急匆匆赶回YYI。当他健步走至B栋写字楼入口时,看见一名稚气未脱的女职员靠在保安办公桌前,一边投入地哼着欢快的小调,一边拿着保安的金属探测仪手舞足蹈,动作不是很张狂,舞到忘情之处,左脚的工鞋却不小心被踢了出来。于是,她单跳着右脚去捡工鞋,边捡边小声咒骂:“你这倒霉的拖鞋,跑什么跑!”

正起身时,她听到急促而刚健的脚步声,习惯地认为是所等候的快递员到了。她朝挎着咖啡色皮包的程瓒灿烂一笑,“不错!没到十一点就到了,真是长江后浪强前浪啊!”

程瓒奇怪地一愣,没有理她。她继续像位老朋友,热情地迎上来,宣暄道:“兄弟,你师傅今天休息吗?”

他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想抛给她一个冷淡的表情,不经意低头时,对上了她含笑的目光,她的目光清澈迷人,不染一丝世俗的尘埃。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 标签:重逢爱情浮现如歌迷惘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雨妆红尘15430积分2014/06/30 21:34:32

    小说画面感很强,我一边读一边就有一个个鲜活的画面映入脑海,就像一部青春爱情电视剧一样,我习惯在看文章时放点音乐,但看你这篇小说我忘了我还在听着音乐,也就是说小说不断吸引我的双眼,抓住了我的心,还抓住我的耳朵,好的小说让人忘了周围,忘了一切,更能让人的心静下来,这部小说做到了这几点,难能可贵,赞!!

    分享到:只因不才2014/07/01 08:39:46

    谢谢!过奖过奖!共同坚持阅读和创作!

      回复
  • 分享到:王素霞评委550积分2014/10/29 16:35:53

    顺畅的叙事,颇有个性与时代感的对话,以及“灰姑娘”版及“琼瑶”版的现代爱情童话,都为这篇小说铺陈了时尚与新鲜的味道。有鲜明的画面感与戏剧冲突,推荐!

    分享到:只因不才2014/10/30 11:29:17

    在此,向王教授崇高地致敬!!!

      回复
  • 分享到:南兆旭评委290积分2013/10/11 16:41:26

    在充满浮躁气息的城市,在充满浮躁气息的时代,能静下心来创作写作,本身已难得。该小说选取角度、所写故事亦佳,特此推荐。

      回复
  • 分享到:落落清欢200积分2013/10/13 11:53:28

    不错,很接地气的小说。将我们身边工厂中一位聪颖进取、温柔善良的普通女孩在受爱情之伤后,接受与认知一份新感情时,彷徨、迷惘、放弃与眷念都形象地铺陈开来,令读者身临其境的感觉。

      回复
  • 分享到:邻家小妮2000积分2015/11/08 23:19:59

    坚持你的真言,很好!

    分享到:只因不才2015/11/09 10:58:25

      回复
  • 分享到:秋寒5870积分2014/02/20 09:32:23

    一口气读完,太棒了!!! 这是咱深圳人的寻常生活,咱深圳人的坚持,咱深圳人一边漂泊一边坚守的珍贵情感······ 多少人,在漂泊中迷失了方向,也有多少人在辗转中丢失了对方,更有多少人借着感情的名行着物质的梦······ 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都怀有一颗纯洁的赤子之心,相信爱,相信奇迹,都在坚守与等待。 结局美好,遂人愿! 顶!!!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作者:只因不才24640积分
  • 社区:南湾街道
  • 简介:女,深圳龙岗首届“书香种子”优秀学员,业余乐于阅读推广!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77
  • 7200
  • 40
  • 2464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