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伙
  • 点击:114734评论:272013/12/25 16:11
摘要:合伙


七月的骄阳将柏油路晒得很软,像胶皮糖。纪涛把工人打发了,开着人货车去陈明家。 人货车里没有空调,热得像蒸笼,混合着人汗和胶皮的气味。纪涛烦躁,手指在方向盘上乱敲,脸上的汗水冲得眼镜直往下滑。

来到陈明家,给他开门的是陈明的老婆徐沫。徐沫穿了一套棉布睡衣,眼皮有点肿,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纪涛见状一愣,问:“嫂子,你们还没起床?”徐沫笑笑说:“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床?我今天不舒服,所以多睡了会儿。他在房间里等你呢。”

纪涛跟在徐沫后面进了屋。这是一套租来的一室一厅,厅小得转不开身,纪涛没走几步就必须坐到沙发上去了。陈明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正在抽烟。徐沫回卧室去了。

“到底还是赖账了?”陈明看着纪涛从口袋里掏出两叠钱,说。

“妈的,潮州佬太坏,以后再不接他们的活儿了!”纪涛骂骂咧咧地把钱摔在茶几上,仰靠到沙发背。陈明转身把正在转的电风扇扭到对着纪涛的方向。

“没办法,要能接到更好的活儿,谁做家装啊!没钱赚还总受气。那些偷工减料的装修队可把这行的信誉败光了,现在业主一提到装修队,除了偷工减料、粗制滥造,就是坑蒙拐骗。正经干活的队伍都跟着受连累。消消气,这不毕竟还是收了大部分嘛。”陈明一边安慰,一边把一支烟递到纪涛手里,按打火机替他点上。

“总共才赚五万,又被他坑去四千八!”纪涛瘪着脸,沮丧地说。

“行了,咱好歹还赚了,那赔钱赚吆喝的施工队满大街都是!”陈明拍了拍纪涛的胳膊,把烟叼嘴上去拿那两叠钱。

纪涛瘫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的目光涣散迷离,长长地吐出嘴里的烟雾。陈明看了一会儿纪涛,笑了,说:“我算把你给毁了,跟我做装修才两年,就把你从一个文质彬彬的建筑设计师改造成包工头子了。方妮看见你这个样子,不知会不会不要你?”

纪涛的目光从迷离瞬间转成踏实,在烟雾里无奈地笑。

这时换了一条连衣裙的徐沫从卧室里出来,打开冰箱拿出两听可乐放到纪涛和陈明面前,然后坐在陈明旁边,笑着问纪涛:“听说你女朋友要来深圳了?”纪涛弯腰向前往烟灰缸里点了点烟灰,说:“是。她今年毕业,打算到这边来找工作。”

“才大学毕业?那么年轻?”徐沫惊讶地张圆了嘴巴。

“纪涛那可是守得云开见月明!”陈明打开可乐罐,说,“大学时纪涛可是校草啊!多少女生追他,根本不动心。守身如玉,一心苦等方妮。从中学毕业等到上大学,现在大学都毕业了。这叫什么精神?愚公移山也不过如此!”

纪涛也打开可乐,冲着陈明摇头:“不是我守得住,你说咱学校那些女生有长得稍微过得去的吗?我倒是想换,可也得给我机会呀。还好有个垫底的,我也一直没抱希望,说好了的——谁找到更好的可以分手,谁知这么多年彼此都没找到更好的,估计她周围也都是些残次品吧,哈哈。”

“谁信啊!得了便宜又卖乖。”徐沫笑着起身,去厨房做饭了。

陈明把喝了一半的可乐放在茶几上,从茶几下面拿账本出来,两人开始算账。

等徐沫把苦瓜炒蛋、清炒莴笋丝、豆豉焖鸡和青瓜蛋花汤端到茶几上的时候,陈明和纪涛已经把账算好,各种花销分摊完毕,两人各自把二万现金放入自己的口袋了。

吃过饭,纪涛回家,徐沫搭纪涛的车去新桃街。在那里她开了个不大的服装店,雇了一个女孩子卖货。

人货车停在树荫下几个小时,车厢已经凉快下来了,两面的车窗全打开,有风畅快地吹过,一路上还算舒服。只是车子的减震早该修了,频繁地咯噔咯噔响,好像气快漏光的自行车。

“纪涛,陈明上大学的时候是不是很花心?”上车来一直没说话的徐沫忽然问。

纪涛盯着路,没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笑着说:“怎么可能呢?你没听我说嘛,我们学校的女生几乎都是牛鬼蛇神,他想花也施展不开啊!”

“那可难说。大学时谁的品味都不高,羊群里有个骆驼就能被人盯上。再说你们学校没有外校还没有?我可听说你们那里一条街就四个大学。”

“有又怎么样?都毕业四年了,早断联系了。你不都认识他三年了吗?结婚也一年多了,他是怎样的人还用问我?”

“就是觉得认识了这么久,他是怎样的人我始终难以看透,才问你啊。”徐沫在镜子里横了纪涛一眼。

“怎么啦?你抓住他什么把柄了?”纪涛也在镜子里看着徐沫问。

“没有——暂时还没有,那是因为你们还没赚大钱。等有钱了,我看他什么勾当都干得出来。”徐沫幽幽地说。

“徐沫,现代法律的精神是疑罪从无,夫妻之间不要这样防贼似的。陈明虽然不是个什么事都跟老婆交代清楚的人,但他不会撒谎,这一条我敢保证。”纪涛认真地说。

“你能保证自己就不错了——男人有钱就变坏,这是自然规律。有时候我真希望你们不要发展太好,这样也许大家还能在一起相处得更长久些。” 徐沫靠到靠背上,无声地叹了口气。

到了服装店,纪涛停车让她下去了。

不知道难以得到信任的陈明整天是怎么跟徐沫过日子的,纪涛一路往家开着车想。但愿方妮不是这样的女人——她也不可能是。纪涛想着方妮,嘴角便不自觉地往上挑了。


二  

方妮到达那天,纪涛特意起了个大早去把人货车洗了洗。太阳西斜,但仍未减退热力,他在火车站出站口看到了拉着一个大皮箱走出来的方妮。方妮还是很瘦,苍白的小脸在太阳光下变成明亮的杏色,被潮水一样的出站人流推着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眼神慌张东瞧西看。一眼扫到纪涛,脸上顿时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方妮从人流中三步两步走出来,扔下皮箱,旁若无人地纵身扑到纪涛怀里。纪涛抱着方妮柔软的身体,刚才乍一看到方妮时短暂的尴尬生疏感觉一下子消失无踪。

纪涛带着方妮回到自己住的单身公寓,方妮好奇地到处打量。纪涛早已经尽其所能把房间收拾得干净、体面了,但他还是在方妮一声不吭的打量中感到紧张——来深圳四年了,过得还这么寒酸,他在心里痛恨自己。

方妮从阳台上跑回来,站在纪涛面前,脸兴奋得发红。纪涛愧疚地说:“方妮,你看我到现在也没钱买房子,让你住在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方妮摇了摇头,笑着说:“比我想象的好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你一起开创我们的新生活!我不怕吃苦,真的!”

第二天,纪涛起床后准备开车接上陈明去见一个工程联系人,那人要介绍一个展销厅装修工程给他们。他再三嘱咐睡得迷迷糊糊的方妮别出去,等他回来送她去人才市场。方妮含混答应了一句,翻身又睡了。

忙了一天,纪涛回到家,却看到方妮不在,床铺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桌上放着方妮的字条:“涛,我去人才市场了,天不黑就回来,你放心吧。”

纪涛全身的血一下子都涌到脑袋上了,连汗都没来得及擦,转身就往外跑。

他开着人货在人才市场外面梭巡着,门口站满了形形色色的年轻人,手里拿着装简历毕业证的塑料夹子,或结伴或独立地站着,满脸焦灼和期待。他把车停在马路对面的树荫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人才市场的大门。

直到太阳偏西,人们陆续只出不进了,纪涛才看到方妮背着个双肩背的小布包夹在人流中走出来。她一眼就看到了纪涛的车,跑到这边。纪涛看着方妮汗津津的脸上带着疲惫的笑容,很心疼。他把她拉上车,用报纸为她扇风:“跟你说了我带你来,偏不听话!别着急,找工作没有一蹴而就的,几个月都没找到的人多得是,慢慢来。”

“谁说我没找到?”方妮把擦完汗的纸巾团扔进垃圾盒,笑吟吟地看着纪涛说,“一家广告公司招文案,录用我了,明天就去报到!”

纪涛倒吸了一口凉气,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方妮。

展厅工程的投标从外观设计图开始。坐在图板前,纪涛心里白茫茫一片。画图的生涯离他已经很远,原本以为这辈子的身份就将一直定义在“包工头子”上了。他调动起大脑里所有的相关内存,都想象不出一个展销中心的轮廓。在家憋了一上午,电脑屏幕上还是一片空白。到中午,他实在坐不下去了,冲出去开车到书店,席地坐在建筑类书籍的架子旁,一本本地看国内外建筑设计资料。当他走出书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回到家,方妮正手忙脚乱地摆弄着煤气灶,满手乌黑,灶旁边的砧板上放了些切好的菜和肉。看到纪涛回来,方妮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这煤气怎么老打不着呀?我都回来快一个小时了,想做好饭给你个惊喜,可是这破煤气灶就是打不着火!”

纪涛摸了一下她凌乱的头发:“傻宝,煤气罐里早没气啦!我很少在家吃饭,第一瓶用完了就再没换过了。”

“那怎么办?打电话叫煤气站送来吧?”方妮扎煞着两只脏兮兮的手问。

“出去吃吧,明天再叫人送。”纪涛拉着方妮就往外走。

“不要嘛,那我买的这些菜和肉就浪费了。米饭也做好啦!”方妮挣扎着指了一下电饭锅。

“放冰箱里吧。以后也不用天天做饭,自己做省不了多少钱,天这么热,做顿饭跟蒸桑拿似的,何苦呢!尽管你要跟我同甘共苦,可这样我也心疼。”纪涛从窗台上拿了条纸巾擦着方妮脸上淌下来的汗水。

“今天出去吃可以,回来后就打电话要煤气!你也尽量不在外面吃——我妈说广东这边是乙肝高危区,外面吃的东西都不干净!”方妮撅着嘴巴,不情愿地说。纪涛赶紧满口答应,趁方妮去洗脸洗手的工夫把菜和肉放进了冰箱。

方妮一路走一路跟纪涛絮絮地说着第一天上班的情况,而纪涛听着听着就有些走神,脑子里转来转去都是那些著名建筑的效果图。

“你是不是不舒服?中暑了吧?”坐在饭馆桌子边,点了菜开始喝茶等待的时候,方妮才发现纪涛精神恍惚,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没有。哎,对了,未来的广告公司创意总监,我来试试你是不是真有创作天分哈!”纪涛用筷子敲着杯沿说。方妮闻听立刻把双眼瞪圆了,两只胳膊整齐地在桌子边摆放好,像个认真听老师念题的小学生。

“我们要参加一个产品展销中心的招标,我要做外观方案设计。甲方要求是:风格现代、简洁,实用性与美观并重。你有什么好提议?”方妮喝着菊花茶,锁紧眉头开始想。

可是直到一顿饭都吃完了,她也没提出什么让纪涛灵感闪现的建议来。

回家的路上,方妮挽着纪涛的胳膊,边走边仰头看着天,像从前他们中学时代约会时一样,天马行空,东一句西一句,漫无头绪地唠叨:“等我们有了钱,你要为我盖一个玻璃顶的房子,让阳光和星光都没有遮拦地照进来,躺在房间里,看到满天星星,就好像躺在原野上一样……”纪涛侧过脸蹭着方妮散发着清幽香气的头发,说:“好啊!”

回到家,纪涛继续坐在图板前冥思苦想。脑子里像过幻灯片一样不断出现着白天在书店看过的那些图片,他从中抽取着值得采用的细部,但整体框架的概念还没在脑海里出现。台灯橘黄色的光圈将纪涛笼罩在图板前,身后的木床上响着方妮均匀的呼吸声。

  • 关键词:深圳创业友情爱情
  • 分享到:
  • 瓦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6-04-11
  • 白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3-22
  • gdszr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3-05
  • englai打赏100,共计100
  • 2014-12-23
  • 丁丁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9-10
  • 寒月孤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8-01
  • 雨妆红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7-03
  • 城西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6-26
  • 云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老江湖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伊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罗松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事未必新鲜,但仍有动人之处,合伙人及夫妻的分分合合,衡量和拷问着良知与人心。两对男女如镜子两面,折射出不同色泽,纪涛的隐忍、陈明的自私、徐沫的算计、方妮的专情,碰撞出别样的火花。小说平淡甚至冷酷地叙事,让我们能听到到物质和精神较量的铿锵,玻璃屋是全篇的亮点,虽然隐喻得过于直接,但依然穿透内心。但对徐沫的漫画式描写流于粗糙,没有一个算计者会和盘托出于对方,如通过更细微的情节揭示,则更合生活逻辑。
  • 哎哟,没想到能入围!多谢提携!胡老师的评价非常鞭辟入里,说的都是这篇小说粗糙不足之处,如有机会我一定会按照老师的指点重新修改!再次感谢!
  • 回复
  • 很成熟的作品,无论是文字,还是情节的处理,作者都游刃有余,驾轻就熟。文本也很干净。结尾是一个亮点,在最艰难的时期,男主人公依然葆有玻璃屋的梦想,给文章抹上一层希望的暖色。在网上搜了一下,这篇是灵羽无双2004年的作品《难以为继》的简化版。简化得很好,使情节更加紧凑,少了些拖泥带水。应该是作者本人所为。这么好的作品,没有什么人气,可能是因为比较长吧。但是金子总会发光,我来支持!
  • 文章第一句“7月的骄阳晒得柏油路很软,象胶皮糖。”中的“象”应该是“像”。
  • 我只是在网上百度了一下。写得真不错。很喜欢。你现在还经常写东西吗?不要放弃,坚持写,总有所获。
  • 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小说华强北。
  • 是的,我就是当年的灵羽无双:)哈哈,你以前混西祠还是榕树下啊?居然还记得这一篇!这么多年了,一直难以割舍这篇,被朋友拉来这个比赛,觉得这篇还蛮应景儿,就改改发上来了!
  • 多谢!我会努力的。
  • 可是我对华强北不是很熟悉啊!
  • 回复
    • 白木19350积分 2015/03/20
    • 分享到:
  • 刚看上两行就陷入作者所营造的氛围之中,不能自拔。全文字字句句都如刀劈斧凿过般,看起来痛快,酣畅淋漓。陈彻的文风克制,冷峻,情节衔接紧密,滴水不漏。我发现所有写深圳故事的小说,只要是好看的都有一种金属撞击的清脆感。友情,爱情,理想,金钱,婚变,赤裸裸的人性摆在哈哈镜前,读来让人撕心裂肺。感谢陈彻在文章的结尾给故事涂上的那抹暖色,可是,当方妮看到玻璃房子,而纪涛知道痛失爱子,我想知道他们还能走下去吗?
  • 回复
    • 丁丁8380积分 2014/09/10
    • 分享到:
  • [天堂向左、深圳向右]讲了3位男同学闯荡深圳。作者写的是两同学闯荡深圳、合伙做工装的故事。但也写的有血有肉。把深圳的 现实写了出来。 最后结尾同学之间还是有情谊的、互相救助。正如“向左向右”一样,几位同学在创业困难期也是互相救助的!不过,在深圳现实生活中本人还没见过这样大义凛然的故事!似乎兄弟姐妹间借钱都难!作者文笔细腻,行文如流水!文风与用词粗俗、滑稽的慕容雪村不同,在视野方面与慕容略逊一筹!
  • 回复
  • 格非:作品不仅有对现实社会的深切关怀、对人情和人性的洞察,而且洋溢着朴素的理想主义的气息。强烈的戏剧性情节,与叙事语言的准确和节制互为表里。
  • 回复
  • 上次一口气看了睦邻文学奖的后十篇文章,唯读没看这篇,因为我认为重量级的应该放在最后慢慢品尝,好比你尝了一道非常好吃的菜,再尝一般般或稍差一点恐没味口,直到今晚我放下写作的手来看你的小说。小说读完让人意犹未尽,总感觉还没看够,就像好看的电视剧导演还会来个续集,也许这个续集我只能在想象中完成,小说中最让我感动的镜头,一个是两兄弟在狂风暴雨台风来临时同舟共济的画面,二个是纪涛和方妮之间那爱情的温暖和阳光
  • 回复
    • 城西600积分 2014/06/24
    • 分享到:
  • 大奖作品,不过尔尔。花一个小时时间我读完了这篇小说,比之前我看过那12篇热门作品的确是好多了,但得大奖?还是五万奖金的大奖?只能说贵网站太土豪了吧?这跟鲁奖作品能同日而语吗?语言文采寡淡、叙事平淡直接,人物塑造白描化,唯一还算亮点的也就是事业的起伏跌宕,除了这个点,其他不过是随处可见的爱情小说套路。看了这个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几篇热门作品能上榜了,贵网站的作者起点就是低啊!好在这位作者似乎还算谦虚。
  • 回复
  • 情节生动,语言流畅,叙述完整,是这篇小说的优点。不足之处是人物性格转变太过于仓促,缺少诱因,说变就变。在挖掘人物性格方面还没下足功夫,文中没有独特的见解,公式化痕迹较为明显。仅仅写出生活现象是不够的,要揭示生活本质,对人生有所启示,才算得上是一篇好作品,作为一次大型的文学比赛,我相信这一要求并不算高。
  • 回复
  • 由平凡朴实的开头转入各种矛盾冲突,文章可以说是一波三折,逐渐吸引读者的眼球,直至最后欲罢不能。读此文,有揪心之痛,有畅快之感,有恍然如梦之悟,人物刻画很形象,矛盾冲突也展开得很好,对人性的把握恰到好处,故事显得自然。难能可贵的是,文章处处体现积极的态度,尔虞我诈与生存无奈始终无法抹去这点气息。虽然最后事业失败,甚者无奈流产,但是回家看到那所玻璃房子,一切又充实和美好。文字和主题都很好的一篇佳作。
  • 回复
    • 伊伊6620积分 2013/06/07
    • 分享到:
  • 好吧,我来了。认识你的某位,和你在同一杂志上出现过的某位。小说分两种,一种是还没看完就够了,另一种是还没看够就完了。《合伙》属于后面那一种,我会乱说?作品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高于生活的那一部分赋予了《合伙》独特的艺术气息。两个相邻的深圳家庭,悲与欢,离与合,在作者笔下展现得相当淋漓尽致,那么多年的功力果然高深莫测啊。
  • 过誉了,惭愧。这两年我并不努力,看着一同起步的你们都在兴冲冲地向前,我也该重新出发了,大家一起奋斗吧!
  • 回复
  •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徐沫,哇,那女人真是,高招啊,明的暗的神马招数都有,这种人“有前途”。还有是纪涛,最后,他没有放弃和他一路走来的兄弟,舍弃了房子救了他,只要人还在,都可以东山再起!方妮,每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总有这么个女人。
  • 回复
    • 云裳6150积分 2013/05/31
    • 分享到:
  • 一口气读下来,让人欲罢不能,几个主角的命运紧紧地揪扯着人心,利益、野心、怀疑、成功、到最后的一败徒地,人性的晦暗和偶尔闪烁出的光辉都彰显无遗,这样的一个循环往复,人生如是,那幢玻璃房子是内心永远的希望,未免太悲凉了些!叹
  • 回复
    • gdszr410积分 2015/03/05
    • 分享到:
  • 是再次看。文字干净利落,情节富于节奏感且出人意料,细节展示打动人心,在这个功利浮躁、不期意间深藏陷阱的现实中,让我们看到生活中的挣扎、打拼、不易、沉沦,但仍看到人心的光明,每个人在社会的螺旋场里被飞摔而站立不稳,有的人失去了自己,有的人最后还是找到了自己,方妮与徐沫的反差透射出人性的多面,而两个合伙人的关系也正是部分地映射出当下人际关系。
  • 回复
  • 不错,希望看看我的作品呗
    • lili2015/08/12
    • 分享到:
  • 这句评语好可爱哦,就要看大美女陈彻去看不看啊
  • 回复
    • 小呵910积分 2014/12/13
    • 分享到:
  • 在作者冷峻而克制的笔调里,我们看到了围绕几位主角上演的悲欢离合,以及随之改变的人生轨迹。读罢感叹之余不禁心念一动——这只是一个关于合伙做生意的故事吗?显然不是,其实合伙一词更像是一场隐喻,纪涛和方妮、陈明与徐沫、陈明与孙烨,他们的爱情婚姻又何尝不是一场漫长人生的合伙呢?只是在这场本该漫长的合伙里,陈明徐沫与孙烨缺失了合伙中至关重要的一点——责任感。这无疑是他们的人生轨迹有别于纪涛方妮的根源!
  • 回复
  • 现实征服了现实,连文字的现实也征服了。
  • 回复
  • 大奖得的果然有理。怒赞!
  • 回复
  • 看完后,让我长叹一声呀!我的个人感触是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这样,才不会时时打男人的主意,算计男人,猜测男人,始终没有安全感。更重要的是,在爱的男人事业失意时,可以向他施以援手。
  • 回复
    • 何人4940积分 2013/09/19
    • 分享到:
  • 早就听说胡野秋的名字,评委推荐的作品,果然名不虚传.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8420积分
  • 4星
  • 4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98
  • 22700
  • 14
  • 842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
  • 这是出自骨子的热爱,才有这么真挚的告白书!初识飞泉,是读他的诗歌。能连续两年拿下睦邻奖项,可见他杠杠的实力。私底下,我们有个交流群,叫“铮铮诗社”。虽然我很少在这个群发言,但这个群的信息,我许多时候都会抽空看聊天记录。关于文学之路,需要交流,有时候太封闭了得不到视野的开拓,多交流,多学习,还是能触动人的思维。欣赏飞泉对文学的坚守:与其怨怼,愤懑,还不如把时间花在阅读、写作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探讨上

    吴春丽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47:52
  • 其实这篇文章早几天就应该发了,一直发不上去。今天终于成功发布,很快就审查通过,并得到费兄高额打赏并特别推荐。毫无疑问,邻家是我的起航站,是梦想放飞的地方。一直以来,得到了邻家诸多良师益友支持,也连续获两年奖项。却遗憾无以回报,只能发自内心地说点感想,真正地表达邻家带来的意义,也许这是对人生的有决定意义的。从这点来看,我与邻家是如此血气想通,宛若家人。再次诚挚感谢所有人。

    江飞泉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28:22
  • 把女方父母的修养品质纳入考核儿媳的范围,感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父母的品质修养欠佳,子女能优秀到哪儿去呢?一旦品质被质疑,后患多多,甚至连累爱情,本文李倩的爱情就被连累啦。为人父母者,一定要注重自身的修养。当然,我们在评判别人这不对那不对,这不可那不可时也要审视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万不可闹出说人前落人后的大笑话!

    端柔握手

    2017/4/24 19:58:34
  • 当供大于求时,女工就变得一文不值。当家庭的贫困将经济压力都集中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时,当工厂层层盘剥暴力相向时,她只能被迫做出无奈的选择。手也乱,手又乱了,将她的心理矛盾简明扼要地道出,一声爹,更是包含着渴望的亲情和无尽的心酸。老板的好色无耻与女工的无奈委身,很具有代表性。 敲门时,阿文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可改为:敲门时,阿文想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

    冰凌花第三次暗示

    2017/4/24 13:46:11
  • 当下,“城镇包围农村”所带来的阵痛类的文章可谓屡见不鲜,但又百看不厌。为何?因为它能引起共鸣!让刨了大半辈子的父辈离开农村就犹如那鱼儿离开了水。“被进城”所带来的不适,多半是心理上的,比如说因没有退休工资和医保,怕被儿媳或女婿看不起、城里铜墙铁壁式的规则及人情又让他们感到茫然……。怎么办?真心希望邻家的各位大咖们能拿起手中的笔为此构思出若干个能让千千万万的农家“老爷子”安居乐业的好创意。

    黄元罗稻秧

    2017/4/24 10:13:28
  • “我”的傻姑姑命运多舛,令人唏嘘不已,连孩子都嫌弃娘,其实这不是傻姑姑的错,她也是有感情的,她有感应自己的父亲命在旦夕,就一个人连夜赶路,为和父亲再见最后一面,好感人啊!父女情深,自己竟然也随父亲去了。另一个姑姑,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因为舍命出手救人,而变成了傻子,父亲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带着孩子去看望恩人,并让儿子问恩人叫姑姑。再一次为温暖的真情所感动!阿木编故事真是高手,向阿木学习并点赞!

    红月亮姑姑

    2017/4/24 10:09:47
  • 女人进家门了,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个表层上来自于外界的声音,我却将这声音看成是女人内在的声音。作者以她娴熟的架构故事的能力,创造出了一个合于逻辑的虚构人物形象,而这一形象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这个女性更多是同情,当下的女性随着时代的潮流,不得不被“三个数字键”锁住了内心,这不上她的错,她也无力突围,她本来一切都依懒于老公,而老公在她内心的渴望中异化了。这一异化,也正是人类失去的。

    信安湖天数字键

    2017/4/22 15:58:44
  • 做“麻辣烫”式的串联,真不容易!怎么样也要给点赏金鼓励鼓励!赏月亮盒饭一个!串联费时又费劲,月亮有心,心里总装着邻家的文友,邻家的微咖作品。其实读文容易,精读难。要读透一个微咖作品,还是需要充足的时间。以老牛来说吧,他善在作品中挖“坑”,不容易读他的作品。出于对作品的尊重,有时候在解读上得反反复复地去读,才能通过多读达到渐悟的效果!月亮几乎读过近期所有的微咖作品,才能做出这么一锅色香味具全的麻辣烫

    吴春丽微咖名字串联:老牛买房记

    2017/4/22 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