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伙
    合伙……
  • [36] [1]
  • 首届“睦邻文学奖”大奖


七月的骄阳将柏油路晒得很软,像胶皮糖。纪涛把工人打发了,开着人货车去陈明家。 人货车里没有空调,热得像蒸笼,混合着人汗和胶皮的气味。纪涛烦躁,手指在方向盘上乱敲,脸上的汗水冲得眼镜直往下滑。

来到陈明家,给他开门的是陈明的老婆徐沫。徐沫穿了一套棉布睡衣,眼皮有点肿,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纪涛见状一愣,问:“嫂子,你们还没起床?”徐沫笑笑说:“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床?我今天不舒服,所以多睡了会儿。他在房间里等你呢。”

纪涛跟在徐沫后面进了屋。这是一套租来的一室一厅,厅小得转不开身,纪涛没走几步就必须坐到沙发上去了。陈明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正在抽烟。徐沫回卧室去了。

“到底还是赖账了?”陈明看着纪涛从口袋里掏出两叠钱,说。

“妈的,潮州佬太坏,以后再不接他们的活儿了!”纪涛骂骂咧咧地把钱摔在茶几上,仰靠到沙发背。陈明转身把正在转的电风扇扭到对着纪涛的方向。

“没办法,要能接到更好的活儿,谁做家装啊!没钱赚还总受气。那些偷工减料的装修队可把这行的信誉败光了,现在业主一提到装修队,除了偷工减料、粗制滥造,就是坑蒙拐骗。正经干活的队伍都跟着受连累。消消气,这不毕竟还是收了大部分嘛。”陈明一边安慰,一边把一支烟递到纪涛手里,按打火机替他点上。

“总共才赚五万,又被他坑去四千八!”纪涛瘪着脸,沮丧地说。

“行了,咱好歹还赚了,那赔钱赚吆喝的施工队满大街都是!”陈明拍了拍纪涛的胳膊,把烟叼嘴上去拿那两叠钱。

纪涛瘫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的目光涣散迷离,长长地吐出嘴里的烟雾。陈明看了一会儿纪涛,笑了,说:“我算把你给毁了,跟我做装修才两年,就把你从一个文质彬彬的建筑设计师改造成包工头子了。方妮看见你这个样子,不知会不会不要你?”

纪涛的目光从迷离瞬间转成踏实,在烟雾里无奈地笑。

这时换了一条连衣裙的徐沫从卧室里出来,打开冰箱拿出两听可乐放到纪涛和陈明面前,然后坐在陈明旁边,笑着问纪涛:“听说你女朋友要来深圳了?”纪涛弯腰向前往烟灰缸里点了点烟灰,说:“是。她今年毕业,打算到这边来找工作。”

“才大学毕业?那么年轻?”徐沫惊讶地张圆了嘴巴。

“纪涛那可是守得云开见月明!”陈明打开可乐罐,说,“大学时纪涛可是校草啊!多少女生追他,根本不动心。守身如玉,一心苦等方妮。从中学毕业等到上大学,现在大学都毕业了。这叫什么精神?愚公移山也不过如此!”

纪涛也打开可乐,冲着陈明摇头:“不是我守得住,你说咱学校那些女生有长得稍微过得去的吗?我倒是想换,可也得给我机会呀。还好有个垫底的,我也一直没抱希望,说好了的——谁找到更好的可以分手,谁知这么多年彼此都没找到更好的,估计她周围也都是些残次品吧,哈哈。”

“谁信啊!得了便宜又卖乖。”徐沫笑着起身,去厨房做饭了。

陈明把喝了一半的可乐放在茶几上,从茶几下面拿账本出来,两人开始算账。

等徐沫把苦瓜炒蛋、清炒莴笋丝、豆豉焖鸡和青瓜蛋花汤端到茶几上的时候,陈明和纪涛已经把账算好,各种花销分摊完毕,两人各自把二万现金放入自己的口袋了。

吃过饭,纪涛回家,徐沫搭纪涛的车去新桃街。在那里她开了个不大的服装店,雇了一个女孩子卖货。

人货车停在树荫下几个小时,车厢已经凉快下来了,两面的车窗全打开,有风畅快地吹过,一路上还算舒服。只是车子的减震早该修了,频繁地咯噔咯噔响,好像气快漏光的自行车。

“纪涛,陈明上大学的时候是不是很花心?”上车来一直没说话的徐沫忽然问。

纪涛盯着路,没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笑着说:“怎么可能呢?你没听我说嘛,我们学校的女生几乎都是牛鬼蛇神,他想花也施展不开啊!”

“那可难说。大学时谁的品味都不高,羊群里有个骆驼就能被人盯上。再说你们学校没有外校还没有?我可听说你们那里一条街就四个大学。”

“有又怎么样?都毕业四年了,早断联系了。你不都认识他三年了吗?结婚也一年多了,他是怎样的人还用问我?”

“就是觉得认识了这么久,他是怎样的人我始终难以看透,才问你啊。”徐沫在镜子里横了纪涛一眼。

“怎么啦?你抓住他什么把柄了?”纪涛也在镜子里看着徐沫问。

“没有——暂时还没有,那是因为你们还没赚大钱。等有钱了,我看他什么勾当都干得出来。”徐沫幽幽地说。

“徐沫,现代法律的精神是疑罪从无,夫妻之间不要这样防贼似的。陈明虽然不是个什么事都跟老婆交代清楚的人,但他不会撒谎,这一条我敢保证。”纪涛认真地说。

“你能保证自己就不错了——男人有钱就变坏,这是自然规律。有时候我真希望你们不要发展太好,这样也许大家还能在一起相处得更长久些。” 徐沫靠到靠背上,无声地叹了口气。

到了服装店,纪涛停车让她下去了。

不知道难以得到信任的陈明整天是怎么跟徐沫过日子的,纪涛一路往家开着车想。但愿方妮不是这样的女人——她也不可能是。纪涛想着方妮,嘴角便不自觉地往上挑了。


二  

方妮到达那天,纪涛特意起了个大早去把人货车洗了洗。太阳西斜,但仍未减退热力,他在火车站出站口看到了拉着一个大皮箱走出来的方妮。方妮还是很瘦,苍白的小脸在太阳光下变成明亮的杏色,被潮水一样的出站人流推着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眼神慌张东瞧西看。一眼扫到纪涛,脸上顿时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方妮从人流中三步两步走出来,扔下皮箱,旁若无人地纵身扑到纪涛怀里。纪涛抱着方妮柔软的身体,刚才乍一看到方妮时短暂的尴尬生疏感觉一下子消失无踪。

纪涛带着方妮回到自己住的单身公寓,方妮好奇地到处打量。纪涛早已经尽其所能把房间收拾得干净、体面了,但他还是在方妮一声不吭的打量中感到紧张——来深圳四年了,过得还这么寒酸,他在心里痛恨自己。

方妮从阳台上跑回来,站在纪涛面前,脸兴奋得发红。纪涛愧疚地说:“方妮,你看我到现在也没钱买房子,让你住在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方妮摇了摇头,笑着说:“比我想象的好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你一起开创我们的新生活!我不怕吃苦,真的!”

第二天,纪涛起床后准备开车接上陈明去见一个工程联系人,那人要介绍一个展销厅装修工程给他们。他再三嘱咐睡得迷迷糊糊的方妮别出去,等他回来送她去人才市场。方妮含混答应了一句,翻身又睡了。

忙了一天,纪涛回到家,却看到方妮不在,床铺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桌上放着方妮的字条:“涛,我去人才市场了,天不黑就回来,你放心吧。”

纪涛全身的血一下子都涌到脑袋上了,连汗都没来得及擦,转身就往外跑。

他开着人货在人才市场外面梭巡着,门口站满了形形色色的年轻人,手里拿着装简历毕业证的塑料夹子,或结伴或独立地站着,满脸焦灼和期待。他把车停在马路对面的树荫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人才市场的大门。

直到太阳偏西,人们陆续只出不进了,纪涛才看到方妮背着个双肩背的小布包夹在人流中走出来。她一眼就看到了纪涛的车,跑到这边。纪涛看着方妮汗津津的脸上带着疲惫的笑容,很心疼。他把她拉上车,用报纸为她扇风:“跟你说了我带你来,偏不听话!别着急,找工作没有一蹴而就的,几个月都没找到的人多得是,慢慢来。”

“谁说我没找到?”方妮把擦完汗的纸巾团扔进垃圾盒,笑吟吟地看着纪涛说,“一家广告公司招文案,录用我了,明天就去报到!”

纪涛倒吸了一口凉气,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方妮。

展厅工程的投标从外观设计图开始。坐在图板前,纪涛心里白茫茫一片。画图的生涯离他已经很远,原本以为这辈子的身份就将一直定义在“包工头子”上了。他调动起大脑里所有的相关内存,都想象不出一个展销中心的轮廓。在家憋了一上午,电脑屏幕上还是一片空白。到中午,他实在坐不下去了,冲出去开车到书店,席地坐在建筑类书籍的架子旁,一本本地看国内外建筑设计资料。当他走出书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回到家,方妮正手忙脚乱地摆弄着煤气灶,满手乌黑,灶旁边的砧板上放了些切好的菜和肉。看到纪涛回来,方妮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这煤气怎么老打不着呀?我都回来快一个小时了,想做好饭给你个惊喜,可是这破煤气灶就是打不着火!”

纪涛摸了一下她凌乱的头发:“傻宝,煤气罐里早没气啦!我很少在家吃饭,第一瓶用完了就再没换过了。”

“那怎么办?打电话叫煤气站送来吧?”方妮扎煞着两只脏兮兮的手问。

“出去吃吧,明天再叫人送。”纪涛拉着方妮就往外走。

“不要嘛,那我买的这些菜和肉就浪费了。米饭也做好啦!”方妮挣扎着指了一下电饭锅。

“放冰箱里吧。以后也不用天天做饭,自己做省不了多少钱,天这么热,做顿饭跟蒸桑拿似的,何苦呢!尽管你要跟我同甘共苦,可这样我也心疼。”纪涛从窗台上拿了条纸巾擦着方妮脸上淌下来的汗水。

“今天出去吃可以,回来后就打电话要煤气!你也尽量不在外面吃——我妈说广东这边是乙肝高危区,外面吃的东西都不干净!”方妮撅着嘴巴,不情愿地说。纪涛赶紧满口答应,趁方妮去洗脸洗手的工夫把菜和肉放进了冰箱。

方妮一路走一路跟纪涛絮絮地说着第一天上班的情况,而纪涛听着听着就有些走神,脑子里转来转去都是那些著名建筑的效果图。

“你是不是不舒服?中暑了吧?”坐在饭馆桌子边,点了菜开始喝茶等待的时候,方妮才发现纪涛精神恍惚,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没有。哎,对了,未来的广告公司创意总监,我来试试你是不是真有创作天分哈!”纪涛用筷子敲着杯沿说。方妮闻听立刻把双眼瞪圆了,两只胳膊整齐地在桌子边摆放好,像个认真听老师念题的小学生。

“我们要参加一个产品展销中心的招标,我要做外观方案设计。甲方要求是:风格现代、简洁,实用性与美观并重。你有什么好提议?”方妮喝着菊花茶,锁紧眉头开始想。

可是直到一顿饭都吃完了,她也没提出什么让纪涛灵感闪现的建议来。

回家的路上,方妮挽着纪涛的胳膊,边走边仰头看着天,像从前他们中学时代约会时一样,天马行空,东一句西一句,漫无头绪地唠叨:“等我们有了钱,你要为我盖一个玻璃顶的房子,让阳光和星光都没有遮拦地照进来,躺在房间里,看到满天星星,就好像躺在原野上一样……”纪涛侧过脸蹭着方妮散发着清幽香气的头发,说:“好啊!”

回到家,纪涛继续坐在图板前冥思苦想。脑子里像过幻灯片一样不断出现着白天在书店看过的那些图片,他从中抽取着值得采用的细部,但整体框架的概念还没在脑海里出现。台灯橘黄色的光圈将纪涛笼罩在图板前,身后的木床上响着方妮均匀的呼吸声。

  • 标签:深圳创业友情爱情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瓦片打赏了10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gdszr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englai打赏了100邻家币
  • 三舒客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更多
  • 潮乡茶业打赏了100邻家币
  • 丁丁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邻家官方转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寒月孤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雨妆红尘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城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安小橙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老江湖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伊伊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罗松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瓦片 共计打赏1000邻家币
  • englai 共计打赏100邻家币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3/08/30 03:20:34

    故事未必新鲜,但仍有动人之处,合伙人及夫妻的分分合合,衡量和拷问着良知与人心。两对男女如镜子两面,折射出不同色泽,纪涛的隐忍、陈明的自私、徐沫的算计、方妮的专情,碰撞出别样的火花。小说平淡甚至冷酷地叙事,让我们能听到到物质和精神较量的铿锵,玻璃屋是全篇的亮点,虽然隐喻得过于直接,但依然穿透内心。但对徐沫的漫画式描写流于粗糙,没有一个算计者会和盘托出于对方,如通过更细微的情节揭示,则更合生活逻辑。

    分享到:陈彻2013/09/02 10:09:08

    哎哟,没想到能入围!多谢提携!胡老师的评价非常鞭辟入里,说的都是这篇小说粗糙不足之处,如有机会我一定会按照老师的指点重新修改!再次感谢!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6/07 09:25:26

    很成熟的作品,无论是文字,还是情节的处理,作者都游刃有余,驾轻就熟。文本也很干净。结尾是一个亮点,在最艰难的时期,男主人公依然葆有玻璃屋的梦想,给文章抹上一层希望的暖色。在网上搜了一下,这篇是灵羽无双2004年的作品《难以为继》的简化版。简化得很好,使情节更加紧凑,少了些拖泥带水。应该是作者本人所为。这么好的作品,没有什么人气,可能是因为比较长吧。但是金子总会发光,我来支持!

    分享到:费新乾2013/06/07 09:38:29

    文章第一句“7月的骄阳晒得柏油路很软,象胶皮糖。”中的“象”应该是“像”。

    分享到:陈彻2013/06/07 09:48:26

    是的,我就是当年的灵羽无双:)哈哈,你以前混西祠还是榕树下啊?居然还记得这一篇!这么多年了,一直难以割舍这篇,被朋友拉来这个比赛,觉得这篇还蛮应景儿,就改改发上来了!

    分享到:费新乾2013/06/07 10:57:31

    我只是在网上百度了一下。写得真不错。很喜欢。你现在还经常写东西吗?不要放弃,坚持写,总有所获。

    分享到:陈彻2013/06/07 16:17:57

    多谢!我会努力的。

    分享到:深士风2013/06/26 04:34:49

    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小说华强北。

    分享到:陈彻2013/06/28 10:10:14

    可是我对华强北不是很熟悉啊!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3/20 19:20:40

    刚看上两行就陷入作者所营造的氛围之中,不能自拔。全文字字句句都如刀劈斧凿过般,看起来痛快,酣畅淋漓。陈彻的文风克制,冷峻,情节衔接紧密,滴水不漏。我发现所有写深圳故事的小说,只要是好看的都有一种金属撞击的清脆感。友情,爱情,理想,金钱,婚变,赤裸裸的人性摆在哈哈镜前,读来让人撕心裂肺。感谢陈彻在文章的结尾给故事涂上的那抹暖色,可是,当方妮看到玻璃房子,而纪涛知道痛失爱子,我想知道他们还能走下去吗?

      回复
  • 分享到:丁丁8380积分2014/09/10 23:16:32

    [天堂向左、深圳向右]讲了3位男同学闯荡深圳。作者写的是两同学闯荡深圳、合伙做工装的故事。但也写的有血有肉。把深圳的 现实写了出来。 最后结尾同学之间还是有情谊的、互相救助。正如“向左向右”一样,几位同学在创业困难期也是互相救助的!不过,在深圳现实生活中本人还没见过这样大义凛然的故事!似乎兄弟姐妹间借钱都难!作者文笔细腻,行文如流水!文风与用词粗俗、滑稽的慕容雪村不同,在视野方面与慕容略逊一筹!

      回复
  • 分享到:雨妆红尘15430积分2014/07/03 23:12:45

    上次一口气看了睦邻文学奖的后十篇文章,唯读没看这篇,因为我认为重量级的应该放在最后慢慢品尝,好比你尝了一道非常好吃的菜,再尝一般般或稍差一点恐没味口,直到今晚我放下写作的手来看你的小说。小说读完让人意犹未尽,总感觉还没看够,就像好看的电视剧导演还会来个续集,也许这个续集我只能在想象中完成,小说中最让我感动的镜头,一个是两兄弟在狂风暴雨台风来临时同舟共济的画面,二个是纪涛和方妮之间那爱情的温暖和阳光

      回复
  • 分享到:城西600积分2014/06/24 23:16:11

    大奖作品,不过尔尔。花一个小时时间我读完了这篇小说,比之前我看过那12篇热门作品的确是好多了,但得大奖?还是五万奖金的大奖?只能说贵网站太土豪了吧?这跟鲁奖作品能同日而语吗?语言文采寡淡、叙事平淡直接,人物塑造白描化,唯一还算亮点的也就是事业的起伏跌宕,除了这个点,其他不过是随处可见的爱情小说套路。看了这个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几篇热门作品能上榜了,贵网站的作者起点就是低啊!好在这位作者似乎还算谦虚。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岔道
  • 华红社区 @半湖浅秋
  • 98
  • 22700
  • 14
  • 842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