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尾巴草
  • [95] [0]


这是些天真无暇的狗尾巴草,也是些多愁善感的狗尾巴草。这是些偶尔被人记起的狗尾巴草,也是些经常被遗忘的狗尾巴草。这些狗尾巴草在野火中死去,又在春雨中重生……


月色如水,倾洒着这一个静谧的村庄。清风徐徐,流萤翻飞,狗尾巴草摇曳,在这一片十多亩宽阔的狗尾巴草丛里,一点“鬼火”扑闪扑闪地若隐若现,突然,一声“狗娃子”的喊声,划破寂静的夜空,一盏煤油灯自西边缓缓地向路口移来。

“臭锅巴”秋婶生气的呼叫声自东边喊起,一盏火水灯自东边急急地向路口移来。

“死鱼尾,你死哪去了?”四婶骂骂咧咧的吼叫声自南边骂起,一束手电光自南边匆匆地向路口移来。

三人不约而同地在狗尾巴草丛中的路口汇聚,纷纷打听着对方要找的人。这时,一阵“咿呀咿呀”的扁担声自北边隐隐传来。

“哟!三哥,这么晚了才从菜地里回来啊!你看见我家死鱼尾了吗?”四婶对着从北面挑着扁担走过来的三哥说。

“你说鱼尾啊!哦,是了,今天中午我看见他和狗娃锅巴一起在后山的水库里游泳呢!”

三哥的话如一颗重量级的炸弹,瞬间在几个人的心口炸开,三个人哭着,叫着,怒骂着……纷纷向后山中的水库走去……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郎朗的读书声自八山小学响起。

“当!当!当!”一阵响亮而又悠扬的敲铁声响了起来,回荡在八座山之间。

这是放晚学的钟声。刹时,几百个小学生如出笼的小鸭欢快地从各个教室里涌出,分散在各自回家的道路上。

八山小学坐落在一座叫平山的山顶上,周边另外的七座山把平山围了起来,站在山顶上远远望去,就像一封“七星伴月”的月饼一样。放学回家的学生一排排地走在蜿蜒的山路上,站在山顶上俯瞰,就像一根根彩带从八山小学飘出,在七座山间随风飞扬,那场面甚是壮观。

在通往弯山的小路上,芒草捋了捋书包的背带,匆匆地往家里赶。这时,狗娃鱼尾和锅巴三个急急忙忙地冲到了芒草的前面,三个人一字排开,伸出双手拦住了芒草的去路。

狗娃率先发话了:“芒草,亏我们把你当哥们看待,昨晚你却告诉了我奶奶我们三人到街上打马里奥的事!害得我们三个回家都挨了打骂!”

“就是我告的密,谁叫你耍赖输了橄榄核不给我!怎么样?想打架啊?三个一起上,姐才不怕你们呢!”芒草气呼呼地说。

“打就打!打你还用三个人吗?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你了。说吧!文比还是武比?”狗娃也不甘示弱地挑衅着。

“老规矩:跑步撞拐摔跤,三局两胜。你输了就得从我的胯下爬过去!”芒草用右手比划着自己的胯下说道。

“好!那你输了就得做我的新娘!”狗娃也坏坏地笑道。

定好规矩后,精彩的比赛开始了。第一局“跑步”:两人不相上下,你追我赶,在跑回来的时候芒草一个趔趄,不小心输了半筹;第二局“撞拐”:芒草占着身高的优势,三个弹跳两个猛撞一个狠压,狗娃很快便败下阵来;最关键的第三局大家势均力敌:两人撕扯着、搂抱着、翻滚着……经过一番拼杀后,芒草终于稳稳地坐在了狗娃的大腿上。随着鱼尾和锅巴倒数的“十、九、八、七、六……”突然,怕输的狗娃又耍起“赖皮功”来,张嘴朝芒草的右手腕用力地咬了一口。芒草冷不急防,“哎呦”一声大叫,松开了右手,被狗娃一个“鲤鱼翻身”反压在了芒草身上。芒草气极,也学着狗娃的样子用力地咬住了狗娃的左手腕。可怕输的狗娃硬是忍住了疼痛,死不松手!最终的结果是狗娃赢了。

“你个赖皮狗,就只会耍赖!我不承认我输了!”芒草指着狗娃怒骂。

“比赛订规矩的时候你又没说不可以咬人,现在输了又想反悔!”狗娃诡辩着。鱼尾和锅巴也同声附和着狗娃的说法。

芒草无奈,只能默默地做了狗娃的新娘。

四人用狗尾巴草扎了个花环给芒草戴上,又扯了几十朵狗尾巴花当“玫瑰”。鱼尾用右手抓着左手手腕,而锅巴则用左手抓着右手手腕,两人一起搭成了一座“手轿”,芒草坐在“手轿”上,在一阵嬉笑打闹声中从这一头走到了狗娃的那一头,在一阵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后,狗娃和芒草“正式”成了夫妻。

一番折腾后,四人头对着头呈梅花状散开,开心地躺在了狗尾巴草上聊开了:“狗娃,长大了你想干点什么呢?”芒草率先问狗娃。

“到深圳宝安去捡元宝!”狗娃说。

“我要到深圳平湖去游泳!”鱼尾说。

“我要到深圳去看高楼大厦”芒草说。

“我要到深圳蛇口去抓蛇!”锅巴坐起来一本正经地说。

“你乱说,深圳是大城市,哪有蛇给你抓啊!你以为是八山村啊!到处是蛇。”芒草辩解道。

“那我爸怎么说他是在深圳蛇口抓蛇呢?”锅巴解释着。

“你爸是八山村出了名的抓蛇神手,他是句句话不离本行,随口乱说的。你跟你爸一个样,也这么喜欢抓蛇!”狗娃说。

正说着,一条不大的草花蛇从不远处的草丛里钻了出来,锅巴如老鹰抓小鸡般灵敏地抓住了草花蛇。他提捏着蛇的七寸,在芒草面前晃来晃去的,吓得芒草大呼小叫的在狗尾巴草丛中跳来跳去……


鱼尾还没进家门,远远地就听到了四个堂妹的吵闹哭泣声和四婶的怒骂声。

四婶正在抱着哄着哭泣中的小女儿春花,她抬眼看见了回来的鱼尾,气呼呼地走过去,右手岔开五指,朝着鱼尾的头顶重重地敲了一脑袋:“放学后都野哪去了?到现在才回来!家里都乱成一团麻了,也不回来帮一下。”

鱼尾忍着痛,放下书包,便熟练地淘米煮饭,洗菜炒菜,帮堂妹洗澡,像个陀螺般忙个不停……

晚上,四婶和四个堂妹有说有笑地围着桌子在吃饭,鱼尾放下喂完猪的潲水桶,用手对着衣服擦了擦,拿着碗到锅边打饭,可锅已经底朝天了,比他的手还干净。他又走到灶台边的大锅,用粥勺打粥,他慢慢地,轻轻地使出浑身解数,一捞,一勺水里滚动着几粒粥米。如此反复几次,鱼尾放下手中的碗,悻悻地向夜色中走去……


“快停火,快停火啊!饭都煮糊了!”秋婶一边叫嚷着一边拿烧火棍猛地扑灭火灶里的火,“你个臭锅巴,就知道吃,饭都不会煮!”

“砰!”的一声,秋婶的大儿子冬瓜不小心碰烂了灶台上装着开水的碗,烫得他“哇哇大哭”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扫冬瓜打烂的碗!”秋婶冲着愣在旁边的锅巴吼叫。

“妈妈,木瓜又把屎拉到裤子上啦!”秋婶的三儿子茄瓜在门外叫嚷着。

“锅巴,锅巴!你手脚怎么这么慢啊!快去帮苦瓜换屎裤!”秋婶一边冲着去丢烂碗的锅巴喊,一边朝着冬瓜的屁股打骂,“我叫你调皮……”


“狗娃,你要好好学习,不要再到街上去打游戏,不要到后山水库去游泳,不要去爬树捉鸟,不要……”

“知道啦知道啦!你整天唠唠叨叨的烦死人了!”狗娃捧着饭碗气呼呼地叫嚷着朝门外走去。

“你这孩子,咋就不听话哩?”奶奶朝门口的狗娃絮叨着。

“汪、汪、汪……”狗娃家的狗朝远处小路上的黑影叫了起来。

狗娃定睛一看远来的身影,便亲切地招呼:“锅巴,你黑夜没?(你吃晚饭了吗?)”

锅巴回应:“没呢!”

看着一脸沮丧,脸有泪痕的锅巴,狗娃问:“你家秋婶又打你了?”

锅巴含着泪点点头。正说着,远处又飘来了一个身影。

“是鱼尾。”狗娃对锅巴说。

看着污头垢脸,垂头丧气的鱼尾,狗娃和锅巴知道这又是四婶的“杰作”了。

狗娃奶奶知道锅巴和鱼尾还没吃晚饭后,便撑起锅,点起火,给他们煮起米粉来。还一边不停地唉声叹气:“唉,两个可怜的娃!”

吃完米粉后,三个小鬼又耐不住寂寞了,纷纷提着网兜,拿着竹篓,打着手电筒抓夜蛙去了。

“你们三个小鬼在一起准没好事!快给我回来,大晚上的有蛇!”狗娃奶奶站在门槛对着远去的狗娃们喊道。

“有蛇也不怕,锅巴在这里呢!”狗娃回应着奶奶。

“走,我们去把芒草也叫上!”鱼尾提议。

“好的。”大家说着,便一路悉悉索索地朝北弯山后山水库芒草家的方向走去。


弯山队是八山村最大的生产队,有一百多户将近一千人。由四种姓的人组成:狗娃在西弯山,姓阮,书名叫阮青;锅巴在东弯山,姓英,书名叫英深;鱼尾在南弯山,姓谭,书名叫谭义;芒草在北弯山,姓郗,书名叫郗雨浓。其中郗姓人最少,只有四户的二十来个人。准确的说只有两户人了,其中有两户在十多年前已经搬出了北弯山,到镇上生活去了。还有一户常年在深圳打工,只留下孤独的瓦房空唱着落寞。因为人少,所以经常被其它三姓的村人欺负。

狗娃锅巴和鱼尾这三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而芒草是六年前随母亲一起从湖南改嫁到北弯山的,因为大家在一个班读书,以及大家的父母又都在深圳打工的缘故,所以四个人就玩成了死党。

三人远远地就听到了艾草和香草的哭闹。

借着昏暗的电光,进屋一看:艾草正抱着墙上的“爸爸”哭喊,“爸爸亲亲!”;而香草也抱着墙上的“妈妈”哭喊,“妈妈抱抱!”

芒草无奈地带着哭腔对到来的三人诉苦:“妹妹们又想爸爸妈妈了,怎么哄都哄不住。实在没办法了,我只能用木炭在墙上面画两个大大的爸爸妈妈给她们。”

锅巴狗娃也异口同声地说:“我也想爸爸”和“我也想爸爸妈妈了。”

只有鱼尾一个人哭着跑到了门外:“你们都有爸爸妈妈疼,只有我一个人是孤儿,爸爸死得早,妈妈南下深圳后又跟人跑了。现在跟着四婶生活,天天挨她的骂遭她的打!我受不了啦!我要去游泳!”鱼尾哭诉着向后山的水库跑去。

鱼尾每次受到四婶的咒骂毒打后都会去后山水库游泳发泄一番,大家都早已心知肚明的了。所以对鱼尾去水库游泳,大家都不加以阻拦。


每年的双抢农忙过后,就是弯山队最休闲的时候。

一到晚上,村中的老人最喜欢集中到队长家里:坐在四方桌上,就着灯光打骨牌;成年男人则喜欢在粮仓的大地坪上,赤裸着上身,就着月光,一队队整齐地排开,在三叔的带领下“呵嘿呵嘿”地扎起马步练起武功来;小孩子则喜欢在空旷的地方玩丢手绢、撞拐、追逐游戏和捉萤火虫。

村中的大榕树下,是中年女人最爱的聚集乘凉地,她们拿着葵扇,怀抱着熟睡的小孩,围坐在一起:“自从改革开放大家去深圳打工后,我们弯山人的生活是越来越好过咯!很多人家都有了‘三转一响’了。”这是队长老婆戴玲的声音。

“你倒是越来越好过了,我秋婶可成了‘愁神’了,天天围着‘四瓜’(她的四个儿子)转,一会屎一会尿,一会哭一会闹的,烦死人了!最气人的是那个不会煮饭整天就想着抓蛇玩的臭锅巴!自打前年他妈在深圳跟人跑了,他爸又常年在深圳不回家,钱也没见寄一分回来。都怨我家那个‘挨千刀’的死龟公可怜他,背了这么个烂包袱给我!唉!”秋婶气呼呼地说。

  • 标签:狗尾巴草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乘风无痕16690积分2015/04/03 21:24:28

    这篇小说的故事脉络清新,作品以狗娃、锅巴、鱼尾、芒草四个伙伴的成长命运为轨迹,情节起伏跌宕,扣人心弦。可以说是一篇以情节取胜的作品。作品信息容量较大,但很多地方都是一笔 带过,就像写故事梗概一样。如同张夏所说,这篇作品更像个故事,一些细节及人物的刻画还不到位。从此篇作品来看,作者的文字功底还是不错,如何布局,挖掘作品背后的故事内涵,使作品更具质地与厚重感,这方面是要需要加强的。

    分享到:若尘2015/04/04 17:35:06

    谢谢乘风兄的评论和指点

      回复
  • 分享到:孤独垂钓者1750积分2015/03/17 20:17:53

    全篇小说30节,就像30颗天然的珍珠。而作者,最擅长的就是把这30颗珍珠串起来,呈现给读者的,是一串真挚朴实,情感细腻,乡土气味浓烈的珍珠项链,尽管这项链还有一些瑕疵,但还是遮挡不住它散发的光芒。小说一开头就勾起了人想一睹为快的愿望!描写了四人间的情深意浓。随着生活的失助,学业的失教,生理的困顿,青春的恋爱……一个个小伙伴不断地死去,到最后“狗尾巴草”天真无邪的说话,更是令人心痛不已,感慨万千!

    分享到:若尘2015/03/18 10:53:06

    谢谢独钓者的精彩评论和再次打赏!请喝茶!

      回复
  • 分享到:姚志勇4840积分2015/03/16 13:10:00

    若尘选取了一个好的题材,是个有野心的人,但也许正因为野心太大的缘故,作者要表达的东西过多,在叙事及小说技巧的驾驭上难免有些偏颇。如果能够细心雕琢,剥石取玉,一定大放光彩。这是我的一点意见与期望。

    分享到:若尘2015/03/16 18:40:19

    谢谢志勇兄的指点!请喝茶!

      回复
  • 分享到:我在人间51430积分2015/03/15 21:00:38

    我想说的是,一个短篇小说,或者小中篇小说通常有两种写法,一是从头到尾顺着写下来,二是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倒插叙。显然第二种方法比较难写,弄不好写乱了,让人读着困难。总体来说你对乡村的生活比较熟悉,细节也写得比较生动,但这第二种写法你似乎还不够成熟。初学写小说,还是顺着写容易把握些。这是我个人的浅见,毕竟我对小说也陌生。纯粹相互交流罢了。

    分享到:若尘2015/03/16 10:03:03

    谢谢在人间兄弟的精彩评论!你的鼓励就是我的动力!一起共勉!

    分享到:若尘2015/03/17 13:18:53

    谢谢兄的大力打赏!兄弟有空的话,麻烦去指点一下我新涂鸦的稚嫩诗歌《龙胜老村》,谢谢了哈!

      回复
  • 分享到:张夏9880积分2015/03/15 14:56:21

    这个小说,主题很鲜明,力图反映现实。作者凭借自己的生活体会与逻辑思维在代替人物行动,而没有让人物自己开口说话。语言很老练,但不够鲜活,没有深入人物内心。相比小说而言,此文更像故事,也挺吸引人看下去。

    分享到:若尘2015/03/15 19:56:16

    呵呵,谢谢张夏MM给我添的盒饭。礼尚往来嘛!我也回添了一个!你小说《天鹅宴》我看了3遍,所以胡言乱语了很多!万望包涵!谢谢你的指点哈!

    分享到:若尘2015/03/15 19:57:16

    有八年没动笔写小说了,权当练练笔!向张大作家学习

    分享到:张夏2015/03/16 07:13:25

    八年没写小说,现在能成这个样子,还是很厉害的。点赞。

      回复
  • 分享到:骚风21520积分2015/03/07 11:59:23

    留守儿童(包括留守老人)的问题,真正爆发应该本世纪以来的重大社会问题,上个世纪,也就是改革开放的前些年,这样的问题当然也存在,但那个时候大家的意思尚未完全觉醒,或者说国家经济还没发展到足以关注这些问题的层面,个人认为这样的作品设计,离现实记忆更近些会更好,显然这个作品,若尘兄是关照到了自己的经历。最后想说的是,太多的苦难之后,我习惯给文字一些希望,一些温暖,一些温度,这是我的文字践行观。

    分享到:若尘2015/03/07 12:06:31

    深有同感!可我这篇小说的初衷是还原当时最真实的留守生活和工一代工二代的生存状况。问好骚风兄!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新生
  • 南山社区 @南山茉莉
  • 153
  • 21700
  • 50
  • 335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