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时夫妻
  • 点击:105839评论:292013/06/03 15:16
  • 收藏
提要:分居两地的已婚人士为生理心里需求与他人组成临时夫妻,是时代的悲剧还是人性的倒退?



阿荣

“我们去租个房吧!” 事后浑身是汗嘴里叼着烟的黄龙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阿荣没说话,她坐了起来,光着身子下床,径直走进卫生间冲洗身体。水“哗哗”地流着,冲洗着阿荣那足有一百五十斤的肥肉。阿荣拼命搓洗着身子,把全身擦得通红。透过浴室的腾腾雾气,阿荣的脑海里浮现出女儿娇娇那天真、可爱的脸蛋,抡着锄头在烈日下正挥汗如雨干活的丈夫也进入了画面……每次激情过后,阿荣总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阿荣重回到床上,她一坐下去,床板便“吱呀”一声颤抖着。这个简陋的旅馆里,床的质量实在是太差了!黄龙掐灭了手上快烧完的香烟,他的右手不老实地又伸进了阿荣的衣服里……

“我就喜欢你这样丰满的女人!哪像我家那个,瘦得排骨似的,躺在她身上都硌得慌!”

“可她才是你老婆,我不是!”。

“你今天怎么了?这么不高兴?刚才我没让你满足?”黄龙拿纸巾擦着头发上的汗水。

“没什么。”

“我们一起租个房吧?好不好?你看我们每周都要来开房,这破旅馆开一次至少也得五十多块钱,而且条件很差。刚才我真担心床板会塌了呢。干脆,我把和同事合租的房子退掉,那鸟人一天到晚带鸡回来,实在受不了!我早不想和他一起住了!”

“租房?你我又不是夫妻!我们没有结婚证,怎么租?”

“你傻呀,现在的房东才不管你是不是夫妻呢,只要给房租就行了,他们又不看结婚证的!”

“你看着办吧,要租也不能离我上班的地方太远!”

“那是肯定的,这附近好像就有不少单人房出租呢。我哪天瞧瞧去,这些旅馆都不卫生的,所以我都懒得洗澡,就算洗了澡那些毛巾我也不敢擦,万一染上了性病可怎么办?”

阿荣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下时间,离自己上班还有四十多分钟。

“我要准备上班了。开房的时间还未到,你自己再休息一会吧。”

阿荣说完弯下腰去找扔得满地的衣服。黄龙却一把抱住了阿荣,把阿荣扳倒在床上,一跃身又爬到了阿荣的身上。

“我们再来一次!出了这钱可别浪费!”黄龙喘着粗气说。

“你神经呀,一会我该迟到了!”阿荣想把黄龙推开。

“我会动作快一点的!。”

在黄龙又亲又摸中,阿荣嘴上拒绝着,但身体却开始在迎合着黄龙,两躯赤裸裸的身体又纠缠在了一起……

紧赶慢赶,阿荣还是迟到了,迟到了五分钟。幸好主管刚好有事出去了,不然自己又得扣五十块钱,阿荣深深地呼了口气。没想到黄龙那家伙看上去瘦巴巴的,那方面却那么强,表现还真不错。自己是不是也算是性欲旺盛的女人呢?阿荣突然觉得有堕落感。

过了一周,黄龙真的找到了房,那房子就在上次开房的旅馆后面,离阿荣上班的地方不远,坐公交车三个站就能到。今天阿荣休息,黄龙兴冲冲约阿荣去签租房合同。

房东是一个胖胖的四十多岁的女人,这房子是她转租的,女人的脸上没有什么笑容,她眼睛冷冷地扫了两人一眼。

“就你们夫妻俩住?”房东问。

“是的。”黄龙马上回答。

阿荣没说话,她觉得脸上有点发烧。

“要保护好房间的所有东西,损坏了照价赔偿。先交一个月房租,押金交两个月的,共计1800元。”

“好的。”

黄龙从那个边上已破皮的公文包里抽出一个信封,把里面的钱全部拿出来,用手指沾了下口水把钱仔细数了两遍,这才把钱全部交给房东。房东先把钱数了一遍,然后把钱拿到光线比较强的地方一张张照,这才把钱装进挎在手里的小包包里。老板娘把小包包的拉链拉上,把手上拿着的她自己已签好了字的合同递给黄龙。

办好手续后,老板娘扭着胖胖的屁股眉开眼笑出了门,阿荣才认真打量这房子。房子很小,客厅和卧室兼一体,旁边有个小小的洗手间,阳台被隔成了厨房。有一张床和一个破旧的电视柜,厨房里是空的,洗手间倒是有一个热水器。房子虽然旧,但是阿荣却很满意了!再也不用回去和五个女孩挤在一间宿舍了,再也不用和她们抢洗澡、抢洗衣服。阿荣比较爱卫生,宿舍的卫生几乎都是她自己一个人搞,那些女人轮流来例假时放在垃圾桶里的卫生巾也没人肯倒,每次都是阿荣一个人弄,可自己不扔,那东西就一直堆在卫生间,这种味道实在是阿荣所不能忍受的,阿荣也是迫不得已,想想都觉得恶心。现在,阿荣终于可以摆脱这一切了!她觉得心情舒畅了很多。

黄龙的东西已全部搬过来了,男人简单,就是一些被子、衣服什么的。这张床是一米五的,而黄龙和阿荣原来的床都是一米二的,所以得重新买被子、床罩、蚊帐什么的。两个人决定马上出门去购买必须品。

要买的东西还真不少,煤气、煤气炉,锅碗瓢盆、床上用品、纸巾什么的,两个人在沃尔玛挑了一上午。快要埋单时,阿荣突然想到要买一个简单的衣柜,虽然自己衣服不多,但总得有个放衣服的地方吧。阿荣折回去挑了个布艺的衣柜,衣柜有好几种档次,阿荣犹豫了会,挑了个中档的衣柜,一百三十元,尽管她更喜欢那个三百多块钱的柜子,但是她知道黄龙是个把钱看得很重的人,想想还是算了。

她提着衣柜来到收银台时,黄龙已经买好单了,正站在外面等着她。阿荣把东西放上柜台,招呼黄龙过来埋单,没想到黄龙却并没走过来。

“你自己付款吧。我的卡没钱了。”他远远地说。

阿荣听了顿时生气了!这小气鬼,连这个钱都不想付,太过份了!什么卡没钱了?骗三岁小孩呀!就算他那张卡没钱了,可阿荣知道他还有信用卡呢。阿荣真想马上拂袖走人,看到守着大堆小堆东西的黄龙,那汗水正顺着他的额头一直往下流,头上不多的头发已被汗水紧紧地沾在了头皮上。这么多东西,他一个人怎么拿回去呢?阿荣想了想,又把那股火忍住了。

气呼呼地买完单,阿荣一言不发地把其中一个推车推上就走。东西搬上租住的六楼时,阿荣已累得气喘吁吁,拧开买回来的冰冻可乐往嘴里灌,阿荣坐在床边歇息。黄龙顾不上喝水,一个人忙前忙后的把东西归置,折腾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衣服湿得都能拧出水来。阿荣心里有气,也没上前帮他一把。

好不容易把东西弄好了,已是中午一点多,两个人肚子饿得“咕咕”叫。黄龙说出去外面吃饭吧,阿荣默默在后面跟着。楼下就有不少的小食店,阿荣是湖南人,黄龙是江西人,两个人都能吃辣,最后选了家湖南菜馆。点了份水煮鱼,夫妻肺片,一份青菜,一份凉拌三丝,黄龙还叫了几瓶啤酒。几杯冰冻啤酒下肚,透心凉,说不出的舒服。

黄龙毕竟不是自己的丈夫,对他岂能过高要求?屋里其他东西都是他买的,自己出个百来块钱也应该吧,阿荣自我安慰着。想着终于算是有了属于自己的窝了,阿荣的心情好了不少,这顿饭,吃得还算开心!阿荣的不快,终究在啤酒的泡沫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吃完饭,上楼梯的时候,黄龙突然牵住了阿荣的手。两个人好上也有大半年了,黄龙从来不敢在外面牵阿荣的手,他担心同事或老乡看见。阿荣也同样担心会被熟人发现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小心翼翼。中午时分,也许大部份人都在睡觉,楼道很安静。丈夫从来没有牵过阿荣的手,那个木纳的人,好像没有一点情商的。黄龙的手突然伸过来紧紧握住阿荣的手时,阿荣的心里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

也许是因为了喝了点酒,两个人都处于兴奋之中。爬到六楼,刚关上门,黄龙便一把将阿荣抱了起来,吓得阿荣一阵惊叫。黄龙把阿荣直接抱到床上去,便开始迫不及待地脱阿荣的衣服。两个人一周没在一起了!在酒精的作用下,阿荣也变得有点疯狂,她也撕扯着黄龙的衣服……

在这个真正属于两个人的空间里,黄龙和阿荣都显得特别的放松,两个人在床上淋漓尽致地表现着……

这天,黄龙超水平发挥,竟然连续两次和阿荣做爱。要知道黄龙可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没有停歇一下就能连续做两次,这是阿荣没有想到的。事后,两个人在风扇的摇摆下很快沉沉睡去。

正睡得香,突然响起了“呜呜呜”的敲门声。阿荣慌忙把睡裙匆匆往身上套,把黄龙的内裤从地下捡起来扔给他,示意他去开门。睡眼朦胧的黄龙很不情愿地套上短衣短裤去开门,上衣穿反了也不知道。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住在楼下的房东。

老板娘并没有进门,她倚在门口,狠狠地瞪着屋内这两个衣衫不整的人。

“我说,你们是新婚吗?能不能注意点影响呀?你不知道这里隔音效果不好吗?叫得鬼哭狼嚎的!这可住着不少小孩呢,别教坏祖国的花朵!。”

阿荣的脸“刷”地红了!黄龙用手挠了挠头上并没有多少头发的头顶,小声地说:“不好意思,以后我们会注意的了。”

“你们都四十几岁的人了吧?有那么猛吗?莫非你们不是夫妻?”房东有点怀疑地看着他们。

“不,我们是夫妻!只是,我们好久没见了。”阿荣怕房东不让他们住下去,撒了个谎。

“那也不能太过份呀!这里是出租屋,这些房子都是用木板隔出来的。如果个个像你们一样,大家都不用睡觉了!”房东的右手不停扇着纸扇子继续说。

“好的,我们现在知道了,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黄龙有点尴尬地说。

“知道就好,不许再有下次!不然房子就不租给你了!”房东说完便摇摆着她那肥臀转身下楼去了。

阿荣和黄龙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阿荣吐了吐舌头,黄龙摊开手掌偷偷坏笑了几声。

晚上,丈夫打来电话,说是婆婆摔了一跤,把腿摔骨折了,让阿荣多寄点钱回去。阿荣每月固定给家里寄一千块钱,自己除了吃住所剩无几,但碰到这种事也没办法。挂完电话,阿荣坐在一边唉声叹气。已知道情况的黄龙安慰了阿荣几句,从公文包里拿出五百块钱无声地递给阿荣。这是黄龙第一次拿钱给阿荣,虽然钱不多,但已让阿荣安慰不已。阿荣抱住黄龙在他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把钱装进了自己的钱包里。黄龙虽然小气,但起码在关键时刻也讲点情份吧。而丈夫,虽然老实,每天只会一味地干活,而且他有一个坏毛病,喜欢喝酒,餐餐都要喝酒,特别是晚上,经常喝得醉熏熏的,喝醉了他就喜欢打人,阿荣就是被他打怕了才逃到深圳来打工的。

阿荣在一家商场做收银员。这个比她整整大了七岁的黄龙,是一家工厂的业务员,是阿荣来深圳的第三年认识他的。阿荣上班的地方就在黄龙住处楼下,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后来黄龙就要了阿荣的电话号码,一会请阿荣宵夜一会买点水果、饼干什么的给阿荣,不断地对阿荣示好。虽说黄龙长得不怎么样,特别是头有点秃顶,但是阿荣也并不讨厌他,也许因为阿荣太寂寞了。不久,两个人便好上了。阿荣的丈夫好像一点也不懂女人,夫妻生活让阿荣觉得索然无味。但是黄龙就不同,他在这方面很懂女人,让阿荣体会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甚至是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高潮。虽然对于黄龙,阿荣说不上有多喜欢,她觉得自己跟他在一起好像更多是生理上的需求,而且,更重要的是内心的一种空虚吧。长期一个人生活,夜深人静时,有时会特别渴望有一个伴,哪怕只是简单地聊聊天。一开始,阿荣似乎找回了久违的温情,但一接到家里的电话,尤其是孩子打来的电话,内疚感便会油然而生。

利芳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在此文入海之前,曾以粗看过此文,看到此文入决,忍不住再回头细看。作者在把底层外出务工人员的无奈辛酸一股脑儿地抛了出来,让人感到不胜唏嘘之时,又丢出了一个包袱:人之所以成人,是因为有灵有肉有感的。这些情感,无不一一在主公公的内心想法中逐一展现。最后掩卷,让人陷入一种沉思:这社会怎么啦?——一部作品的成功与否,就看它能留给读者多少的思考。
  • 感谢你耐心看完我的小说,更要感谢你如此细心、认真评论我的小说!你的肯定给了我力量~
  • 不好意思,短短的评论中错别字竟有四处之多。亏你还说谢谢我细心,我汗颜一个!
  • 回复
    • 王威评委2680积分 2013/07/28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反映了工作和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中下层人们辛酸的一面,为生活,夫妻分居两地,为了共同的心理与生理慰藉,故而出现了临时夫妻的现象。 故事以平实的语调起,以悲情的结局收。令人唏嘘,发人思考。
  • 非常感谢王老师的肯定和评价!您的鼓励将是我写作的动力~
  • 回复
  • 其实,小说中的两对临时夫妻”是不合法的,建立在这种感情基础上的性愛属于婚外性行为,虽然对融入其中的男女來說是一种情感的发泄和抚慰,但对家庭和社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因为正常的夫妻关系是建立在合法婚姻基础之上的,这种“临时夫妻”的出现,只能扭曲人们的道德底线。这会导致农村婚外恋增多,离婚率增高,也影响下一代的教育,导致两个家庭不得安宁。
  • 回复
  • 临时夫妻这篇小说,让我想起常年两地分居的民工之苦,很多民工的青春已经融入了城市建设,当他们累的老了,身体不行了,才恋恋不舍的回到老家,可是青春已不再,等待他们的是身心憔悴,一身疲惫病痛,这就是民工的人生写照,他们没有对性的太多渴望是因为生活逼迫不得不放弃很多快乐,无奈......
  • 回复
  • 打工潮中出现的"临时夫妻",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婚姻形态就像一个光怪陆离的万花筒,令人迷乱困惑。"搭伙夫妻"的滋生,有多方面原因,如孤独寂寞等。但它与道德相悖,让过去牢固的婚姻制度濒临解体边缘,并且会为子女树立一个坏榜样。"临时夫妻"往往要同时维持两段婚姻生活,处理好两个人的日常相处绝非易事。小说两对临时夫妻的故事向社会透出的一种信息却不可小觑:打工族夫妻长期分居到该引起全社会关注和解决的时候了。
  • 回复
  • 《临时夫妻》,把生活最残酷的一面展示给人们看,冷冷的,没有半丝温情,浸透了这个荣给时代,充满了艺术的自觉;人物描写,栩栩如生,阿荣、黄龙、利芳、的士佬个性鲜明,都象我们周边的人;开头突兀,结尾更是嘎然而至,留下的都是读者的想象和叹息!力挺十十这篇作品,真正反映了这个时代的生活!
  • 谢谢你的肯定和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 回复
  • 我见识的少,总以为既然会结婚,那就一定是爱对方,惜对方的。不会有背叛这一说,就算是背叛,也是少数的,但是,这几年的观察下来,事实证明我错了,甚至觉得我以前的观念是有多么的无知,“临时夫妻”,刚开始我以为是说没结婚先同居的意思,没想到一整篇看下来全部都是已婚人士,三观尽毁啊!
  • 珠三角这种现象很多,唉~
  • 回复
  • 阿荣和利芳为了解决妇孤男寡女精神上的孤寂、生理上的性饥渴,组建了打工潮下的临时小夫妻,让他们游走在伦理和法律的边缘。“临时夫妻”在令人瞠目结舌的同时,也映射出农民工艰辛的生存状态。他们在性福与道德之间,究竟如何摆脱尴尬?是谁造成这种伦理和道德的畸变?夫妻两地分居问题该如何解决……
  • 回复
  • 为了编织属于自己的城市梦,背井离乡的农民工顶着别人的太阳,看着别人的风光,流着自己的汗水,成就着别人的幸福。小说的阿荣和利芳选择了在异地能给她们心灵安慰和生活帮助的男人,内心也挣扎过煎熬过忏悔过,无奈的现实是她们别无选择,如果农民工的屋檐下不仅要能摆下一张双人床,还要能摆下公平,摆下一个幸福的家。如此这般不仅少了“临时夫妻”带来的治安隐患,也能成就城市更好地发展。
  • 回复
  • 所谓“饱汉不知饿汉饥”,我想许多分飞燕夫妻面临这个现实。处理的方式各种各样,这是其中一种。不能说是正确的,我甚至反对,看不起,但何尝不是一种生活的挣扎,生存的现实会击碎许多美丽的感情。
  • 我也反对这种生活方式的!一声叹息呀~
  • 回复
    • 妖女7230积分 2013/08/25
    • 分享到:
  • 有歧视乡下人的观念,过于黄.故事表面化.
  • 我就是农村出来的,怎会歧视乡下人?感谢你的关注。
  • 回复
  • 看了十分的不忍,但这是现实生活吧,十十看来为写这文章下了功夫体察民情。努力,加油!
  • 在深圳,这种现象的确不少,包括我身边的人,我刚开始听到时也是震惊的,所以想着用笔把这种生存状态记录下来。
  • 回复
  • 两个女人推心置腑。最终,阿荣也把自己和黄龙同居的事告诉了阿荣 --亲爱的,笔误啊,应该是告诉了利芳。 我这次认真来读,发现故事性很强的,不错啊!
  • 谢谢红妹妹,你真是太细心了!
  • 回复
  • 爱情、性欲、婚姻、道德、责任。。。。。。。掺杂在一块,生活就如此复杂了。
  • 是的,生活就是如此的复杂,复杂得经常让我们无所适从。感谢你的关注:)
  • 回复
    • 桃子330积分 2013/08/10
    • 分享到:
  • ++真棒,文章让人唏嘘,使人思考,当今两地分居为了工作的生活, 不一定要那样过呀!结局悲催
  • 世界很大,无奇不有。其实在珠三角,这种现象很多。
  • 回复
    • 云朵2670积分 2013/08/05
    • 分享到:
  • 看得我一直在打冷颤。真不希望现实生活中有这样的事发生。可很多小说却是根据现实生活而写的。
  • 是呀,生活中总有许多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 回复
  • 冷战?冷颤?
  • 两者意思不太一样。
  • 回复
    • 十十6770积分 2013/08/01
    • 分享到:
  • 《临时夫妻》入了决赛,感谢!感恩~
  • 祝賀!
  • 谢谢你的关注~
  • 回复
  • 看完后,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沉重。仿佛看到利芳惊恐的眼神、周围无聊的看客、撒泼的女人、阿荣额头的鲜血……两个可悲的女人,这是一个人或者说是几个人的悲剧还是这个时代造成的悲剧?大量的细节描写塑造出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反映出人性的美丑善恶。
  • 是的,这的确是令人心情无比沉重的故事。谢谢你的点评:)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6770积分
  • 4星
  • 4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5
  • 55600
  • 15
  • 6770
  • 作者:郭金牛
  • 邻家币:12100
  • 评论:21
  • 点击:6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