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一块木板谈情说爱
    跟一块木板谈情说爱……
  • [43] [0]
  • 第二届“龙华草根文学奖”


(一)


第一次遇见一块木板,如同碰见一块石头。怎么可能谈得拢?怎么可能会有火花?


一家台湾人开的厂,据说老板能力不小。金融危机的时候,同行的厂子有好几家支撑不下去先后倒闭了,她家的订单依然是红红火火的。当各种成本在加剧开销时,同行的厂子有好几家都先后往外搬迁,寻找更便宜的厂房。这老板在跟员工们开会时淡定地说:布九窝,是咱们起家的风水宝地,一旦认准了她,就要一直跟她在一起。


写字楼的文员,看着我不到50KG的骨架,有点瞧不起人的样子。把眼皮抬得老高,一双粘着假睫毛的眼睛,在看到身边穿着白衬衣的高管时,会自觉地把眼皮调节出向下的姿态。一转身,高管离开了,文员的眼皮又自动地向上翻转。扫了我一眼,一股冷风逼近:“这份工作,要搬动板子,有点重,你能干吗?可不能想着进来干三天,拿工资走人。事先说明,最起码要干一个星期才有工资拿的。”


什么工作这么难做,我倒是想见识一下。心里不服气的我嘀咕着,但看在人家职位比咱高的份上,没吭声。


我抬高了眼皮,对着文员肯定地说:我想干,我能干。


风,开始有冷意拂过来。马路上,体质好的人还在穿短袖,象我体质算差的人,已经穿起了长袖衫。


再不进厂,就要过冬了,不赶紧把窝垒好,怎么过个好年。妹妹,远在千里之外的广西,通过微信,给我发来消息。


在家里,我是老大。按理来说,我是扛起责任的头头。但恰恰相反,我的不懂事,总让妹妹为我操心。她也常说,我们的角色弄反了,她才是姐姐,我则是妹妹。


第一天上班,第一次跨进“中意”厂的大门。一眼就相中这个上班的地方,一个小房间。显眼位置上写着一行字:机芯检测。


这是一家做闹钟的台资厂。产品100%外销。


三个木架上,每个架子分成三格,每一格里放着一板木板,每一格的间距都是一样的。每一块木板上挂着同一款型号的闹钟。


“你来了,就是来接替我的工位。我把你教会了,我就要出厂了。”一个皮肤很白的女人,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


作为就要出厂的老员工,她能对我一个新进厂的新人,一个微笑,我感觉到很温暖。


我现在就开始慢慢地给你讲解一些步骤,第一拿板,我们要看时间,一定要拿超过24小时的板,只有运转了24小时的闹钟,才能更好的证明她的质量。在拿板的时候,要先把正负两极的线拔下,拔的时候不能互碰。板子在拿的时候,只能用巧力,轻轻地拿出来。把板子拿出来后,放到一个固定的架子上,插上正负极的电后,看运转的秒针、分针、时针是否一致,如果一致的,把针取下来,把闹钟放到胶盆里按要求摆放好---------


我的师傅是江西人。她教人的时候很有耐心,看得出来,她是毫不保留地告诉了工作的流程。我佩服她的敬业,只不过是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位的交接,她却能做到如此细致。


看着我的师傅手指一摆一摆,如同跳舞般,很快,一块板上的闹钟、三针就被她分别安放得妥妥的。而我,还在盯着一块板,看不出哪个闹钟有啥异样。也许是心慌吧。我的身子开始发热。早晨出门的时候,觉得有些冷,挑了件长袖衫穿。


“妹妹,我把窗户打开,好吗?我看你的额头上流汗了。”我的师傅说着,就推开了她身后的小窗,风,吹了阵来,一股凉意飘过来。


好多年了,在外面,没有人会像她那样,亲切地喊我一声:妹妹。仿佛听到远方的堂姐在用家乡话喊我一样——一个称呼,打动了我的心。


时间过得很快,师傅就要出厂了。那一刻,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军,一个女孩子的名字,有着男孩的豪情壮志。但她却跟我说,她妈妈之所以给她起这个名字,在怀她的时候,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在作怪,就希望她是个男孩,虽然后来知道她是个女孩子,但还是启用了早就想好的名字。


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很别扭,明明是一个女娃,起了一个男娃的名字。军说起往事,眼睛冒出一股酸味。


军姐,我能这么叫你吗?


在外面混了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这样称呼我。你是头一个。


军姐。在师傅的一只脚迈出车间的时候,我又喊了一声。


妹妹,好好在这干。要是哪天想起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的号码从来不换,你随时都可以找得到我。军姐回过头来,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


(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自己患了一种怪病。不敢看镜中的自己,不敢开腔跟身边的人过多的交流。甚至跟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懒得开口。有时候,抬头看着身旁冰冷的墙,感觉自己跟她是相似的。


不知道还有什么值得我努力一跳一拼一搏,活着,是为了什么?我总在问自己。终究是没有答案。躺在崭新的席梦思,翻来覆去,睡意全无。


去超市里购买床垫的时候,导购小姐,一脸的热情,推销着全场最贵的超四位数的床垫。想起小时候睡过的木板床,是爸爸的爸爸睡过的一张老式床。躺在上面,床板很结实,就象爸爸扎实的臂膀。我和妹妹俩人心情一高兴的时候站起来狂飙,狂板也不抖动一下,仍稳妥地支撑着我们重达150斤的体重。


去了一家二手店,挑选了一块木板,躺在木板床上,久违的睡意找上心门来。朦胧中,各种梦境,刺痛着脑海。偶尔,下意识地清醒几秒钟,很快,一个转身,又睡了过去。


起风了,还在失业中。起床,梳头,掉了一地的头发,蹲下,细数一根根头发,16根。一个晚上,梦的折腾,抖落了一地的忧愁。


老公的工作地点在龙华,自然,我的工作地点也更换到龙华。同城不同区的婚姻,据说都有点不让人省心。虽然说信任是爱情的前提,但在深圳速度的春天里,还是同在一个圈里,婚姻之路才会更可靠些。


把家安在布九窝,意味着工作也就在附近找。太远的,要搭公交车,还得有不怕被挤压的精神。想象着一车人关在一个车厢内,过度的人肉碰撞,仿佛待出锅的肉夹馍——前胸贴后背,一块肉在中间被挤压着。


还是找份走二步就能去上班的工作。


走到“中意”厂,突然感觉心累了,脚跟一着地。就再也不想往其它地方走了。打工N年,从龙岗挪到松岗,从坪山搬到南山,从罗湖移到清湖。做过108份工作,当过服务员、干过售货员,做过文员。一颗不安份的心,喜欢跳来跳去的。一个不爽,要么把老板炒了,要么被老板炒了。《春天的故事》,一个365°的圈,我围绕着一个圆转足了一圈。


再往前转,也转不动了。青春痘已脱离我的脸吼,我想要留住一颗痘,她却转身去了别的地方。


一张招聘启事上,贴着:作业员,年龄18-35岁。把我的身份证递上。保安瞄了我一眼,看到我黯淡无光的脸。


“你刚好在这个年龄的边缘上,不知道,她还肯不肯要你。”


想当年,姐18岁的时候,出来找工作,还算是个抢手货的。去哪应聘,都是三五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如今,就因为年龄是当年的一倍,就成了滞销货。


难道,女人,一过了35岁,就不用出来找工作了吗?我反问。


我帮你问问吧。保安被我的一句话呛着了。拿起电话,跟对方热聊了几句。


一个18岁的文员,扭着小蛮腰,向我走来,她上下左右扫描了我几眼,丢出一句:我给你一个机会。


我连声说谢谢。


想起我的18岁,也是在深圳混着。那时的我,好象是在一家服装店销售服装,每一天,销售额都不低。为了能成功将衣服推销出去,也顾不上喝一口水。本以为会闯出一条光明的路,没想到,干了不到半个月,就给老板娘辞退了。隔了半个月,我路过她家的服装店,看到一个40岁的大姐在那站柜台。才总算明白了,自己为啥被解雇?


(三)

军姐走了,我的心慌了。一紧张,老是记不住工作的步骤。


每一次把一块板抱在手上,都生怕板上的机芯会掉下来。心灰意冷的时候,盟生退想。又想象以前那样——撒腿就跑。


过度的紧张,在拿板子的时候,手被板子砸到手上,一块大皮脱落,一阵阵剧烈的刺痛拧着我的心门。我的眼泪游过眼眶的边缘。在想要溢眶而出的时候。有人对我说:


做事半途而废的人,总会让人瞧不起。

吃不了苦的人,谁见着都不会喜欢。

吃不了苦的老婆,老公都不会疼爱。


一个个声音在心里蹦出来,另一个我跟这个我讲道理。两个我在心里打一架又掐一架,最后,一个命令式的说法得到了我的同意:别人都能干,为啥我不能干。


把心摁下“启动键”,想起母亲,就有了前行的动力。她是我的榜样。记忆中,她从来没有喊过一声苦。在农村当小学教师的她,一走下讲台,就挑起铁锹,到菜地里干活,她种的菜,比菜农种的菜还要好。一个萝卜够我们一家五口吃二顿。我们家的菜篮子,从来没有到街上去买过青菜。所有进入我们舌尖上的美味,都来自母亲亲手播种的绿色疏菜。


母亲不怕吃苦,我是母亲的女儿,也应该有着母亲的精神。就算没有,也应在觉醒的这一刻,承担起母亲传递给我的正能量。


人,一旦有了干劲,如同脚上安装了风火轮。走起路来,就象风儿在飞。


装机芯,有三种胶盆,分大、中、小。大号和中号胶盆,肉眼区分,第一眼,我总看不出来。后来,通过观察才发现,只要一幢码得老高的胶盆里,当中有一个不同型号的胶盆混在里边,整体的排放就会显得不平。顺着这个方向看,就能很快找出那个另类的家伙。


突然有一天,我的生活不再如白开水那般平淡。


一次,  我拿一块板,在把板上的机芯拆下来后,看到板上用圆珠笔写着一行字:多么帅的男孩。说好秋天就回来,你却在春天就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多么伤感的一行文字。


我这个工位上,有谁来过。


我的前任,在这呆了多久就离开?是湖南的你还是广西的她。是年青的你还是中年的她。


深圳是个流动的城市。工厂更是一个中转站。有人进来只是占个位置,先赚点解决温饱的生活费,一旦日后找到更好的,就会跳槽。


一张矮小的板凳,中间被长时间的压力,生成一个向下陷的窝。为了不让屁股的肉掉进窝里,我的前任的前任(也分不清是谁),在窝里放进了一团揉搓过的纸团。为了让板凳的外表看起来更舒适,拿了一块碎花布作为装饰。人往板凳上一坐,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屁股底下垫着是为何物,倒也舒坦。


我这个工位,其实跟板凳亲密的时间不多。只是小坐一会,一块板的闹钟,速度快的话,不到一分钟就能全部拆下来,并妥妥地放置胶盆内。这也就意味着,这是一份不停地在运动状态的工作。在来来回回的拿板中,一张板凳永远也坐不热,就要起身,拿起一块板,放下一块板。重复、重复。


刚开始,一块板抱在怀里,真是没有多大感觉。后来,发现板子上的秘密,也就觉得板子里也有流动的生命迹象在晃动。


一次,拿一块板,板子上画了一个头像,从勾勒的线条来看,是一个母亲的形象。旁边一行小字:想起你,就想起家的味道。

  • 标签:龙华布九窝木板谈情说爱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lili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红月亮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因特虎老亨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lili17440积分2015/06/27 08:35:33

    只看标题,以为春丽姐真要跟一块木板谈情说爱,结果细细读下来,才知有所误会,我对一线工厂的情况也算熟知,但经春丽姐的笔杆子这样子书写出来,感觉有一丝丝的温情,渐渐温暖人心。文中对人物的描写很细致,细致到写字楼文员的眼皮子跳动都能书写得如此传神,佩服。此篇文章从开头到结尾,仿似一气呵成,文中的人物表述得很传神,同事之间的情义在兴宁妹拿来海棉塞进缝隙,拿透明胶纸粘紧,不让风吹进时,温暖瞬间进驻我的心里。

      回复
  • 分享到:红红的雨23830积分2015/06/24 14:04:21

    首先恭喜春丽获奖!在隆焱兄的空间看到了你们的合影,终于认识真的你了,很是高兴!这篇文章,阳光、慈善、正能量。语言干净利索,似乎是一气呵成。文如其人,如你的性格、热情、善良。我曾经在工厂做人事工作七年多,也熟悉这些人与人之间的感人而温暖的细节,读你的文章,在你的文字里又一次让我回到了当年的打工生活中去。你总是以阳光的心态对待苦难,真棒!祝你的生活越来越好!

    分享到:吴春丽2015/06/24 20:00:53

    谢谢红红的祝福,红红有心了。希望有空能见到你们两口子。多跟你们交流文学探讨文学。

      回复
  • 分享到:张夏9880积分2015/06/23 23:18:19

    九十年代初,我也曾在厂里打工,看到春丽写的这些觉得很有感触。一是亲切,二是伤感,三是感动。我就说感动吧,主人公的那种韧劲与向上的精神,还有细致清新的文笔,让人眼前一亮。熟悉我的都知道,我的文字不够温情。但是春丽的却能沁人心脾,而且还贵在克制,淡定。无论文字冷还是热,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就是好文字。恭喜得奖。

    分享到:吴春丽2015/06/24 10:35:45

    感谢张夏的用心解读。

      回复
  • 分享到:红月亮25510积分2015/04/05 16:06:34

    这应该是春丽打工历程里的真实故事,迫不及待地看完了。为了能夫唱妇随,春丽面临着新工作的挑战,初遇军姐耐心的教导,工作中克服困难,很幸运又遇到热情直爽的兴宁妹情深意厚的关爱,还有心系员工的好老板,这些都让春丽在寒冬也能温暖如春。她写下此文,说明作者也是性情中人,对帮助过她的人感恩在心。和一块木板谈情说爱,积极的人生态度,不会觉得凡事枯燥无味,看待事情的态度不一样,你的人生才会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分享到:吴春丽2015/04/05 20:44:24

    是的,就是真实的打工经历。感谢月亮姐姐认真的解读。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4/03 11:07:54

    春丽姐姐的文笔秀清秀隽永,言简义丰。看完全文让我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同时可以感受到文中的“我”,内心深藏的孤独和失落。与其说文中的“我”是在跟一块木板谈情说爱,倒不如说更多的是她自己内心的体验和独白。从“我”找工作时受到的冷遇,到工作之中的枯燥乏味。兴宁妹的热心,中意厂台湾老板的人情味。一切五味杂陈,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分享到:吴春丽2015/04/03 15:34:17

    如果有对比的话,还是你下的那个蛋更精彩。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你的那个蛋,我想抱回家。

      回复
  • 分享到:笑笑书生10530积分2015/04/03 10:24:35

    至今我仍然想象不到工厂生活究竟是怎样的,从春丽的文字里,窥见一二,感慨万端。一颗敏感的心,在工厂的环境里会左支右绌,但没有一颗敏感的心,又怎会有工厂生活的诗意吟唱。在单调的秩序中,连头发与钉子都是乐趣的来源、思想的载体。而时间久了,就能找到跟一块木板和平相处的方法,甚至会觉得板子里也有生命流动。春丽的文字简约清丽,低徊婉转,能牵动阅读的神经。细节与心理描写尤其出色。愿你透过生活的门缝,收获更多美好

    分享到:吴春丽2015/04/03 15:32:58

    能得到书生的点评,深感荣幸。书生的新作——与李白交谈。写得很好,我正头痛呢?不知要如何点评。改天一定要抽空去认真品读品读。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72
  • 93783
  • 160
  • 415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吴春丽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