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她一马


(1)

阿洛琢磨了许久,才想出送给好兄弟肖丙一份最特别的结婚礼物。讲与他听,这瘦猴连声赞好。

拣定了出行的日子,阿洛一大早驾着收拾得干净利落的牧马人来到肖丙小区门口。肖丙站在路边翘首相待。阿洛心底笑了一声,看得出他的心都要从那瘦小的身子里飞出来了。

车刚停稳,肖丙便忙不迭地拉开后座门,将自己的行李袋塞进去,再拉开副驾座门,一屁股坐进来。

“洛哥,还新理了发!你这做派,是送我礼物还是要送你自己礼物呀!对了,怎么给嫂子请的假?”肖丙系上安全带,嬉皮笑脸地问。

“我这也叫理发吗?”阿洛对着后视镜摸了摸自己剃得光溜溜的脑袋,自嘲道。他二十多岁就开始秃顶,索性一直留光头。

“对,对,对,你那不叫理发,你那叫除法(除发)。”肖丙为自己的幽默而得意得笑出声来。

“操,你小子不就比我多几根毛吗?除此之外,你哪样比得上我。”阿洛佯怒。一边说,一边箭一般把车射出去。

“那是自然,我哪里比得上洛哥。那些女人个个都朝你怀里扑。我们在一起,洛哥什么时候不是先拔头筹?不过,这次,洛哥一定要让着我,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晚餐了。”肖丙借着惯性,把身子舒服地往后一靠,做出痛心疾首的夸张表情。

“呵呵!结婚了也没事,没晚餐还可以吃宵夜嘛。”阿洛坏笑着。

“我哪有你洛哥那本事。那成都女人你也见过了,绵里藏针,厉害着呢。估计我‘嫁’过去之后只能当趴耳朵了。”

“莫为昨天悔,勿为明日忧。先让你把这最后的晚餐吃舒服了。”

“好,这一趟全凭洛哥帮忙。”

“我当好车夫与配角就好了。就凭你身上这身行头,还不马到成功。”阿洛看着豆芽菜换了豪华包装般的肖丙,调侃道。

“怎么样,我这身行头还不错吧,成都女人买的。”肖丙把阿玛尼淡蓝色T恤下摆朝黑色巴宝莉休闲裤的裤头中掖了掖。腰间的古驰皮带也是她送的,行李箱中许多用品也是那个傻女人买的。再独立能干的女人,一旦陷入情河,便痴得无法形容,傻得无以复加。想到这里,他唇角不由自得地往上牵了牵。

四十三岁的肖丙终于要结婚了。在自由荒唐的道路上狂奔了许多年,越奔越孤单,越奔越无趣。到底萌生了退意,最终决定“嫁”给那个成都女人。肖丙在深圳打拼了二十来年,赚的钱,不是扔在走马灯一般晃过的女人身上,就是扔在酒吧里、餐厅中、酒店里、旅游上……深圳房价一路高涨,在深圳混了这些年,他没能力在这里买房定居。好在成都房价低,买房买车没压力。再说了,那个成都女人是个三十大几的女强人,在成都有自己的公司,经营状况良好,急需一个信得过的男人去帮她。

而阿洛,作为肖丙最亲密的兄弟兼工作合作十余年的忠实伙伴,送他的礼物可谓礼至人心——最后的晚餐。

周庄、川西、西藏、婺源、阳朔、凤凰、丽江、西塘、双廓、凤凰……早就被阿洛与肖丙横扫了个遍。游山玩水兼泡文艺、伪文艺女青年,硕果累累。这次凤凰,是旧地重游。

刚上车,两人“恰同学少年”般的意气风发。上深广高速不久,肖丙就靠着椅背发出与他身量不相配的巨大鼾声来。不知道是梦到珠儿还是血粑鸭,嘴角还挂着一长丝透明涎水。阿洛记得肖丙以前是不打呼噜的,看来,真是老了。他叹了口气,不想再看一眼肖丙入睡后那无可救药的中年败相。看到他,等于看到自己。但肖丙的鼾声屏蔽不了,他皱皱眉头,将汽车音量调到最高,以期吵醒肖丙。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我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你问我还要去何方,我说要上你的路……”崔健唱得高亢而深情。肖丙却依然酣睡,用粗俗的鼾声打着不太准确的拍子。

“真是头猪。”阿洛无奈地苦笑着低骂。这是他认识肖丙二十多年中第一次骂他猪,以前,他都骂他瘦猴、瘦精怪。

在长沙住了一晚。第二天下午五点多,见到山坳中那个灰败的小县城时,疲惫不堪的两人都有点意兴阑珊。凤凰新城同中国所有小县城别无二致,只不过在外围的沱江边,镶着一个旧城。旧城中,出了两个但凡有点文化的人都识得的名人:一个是沈从文;一个是黄永玉。许多文艺男女明知凤凰不是《边城》中的茶垌,却将它故意作了茶垌,将他们读了《边城》后的情绪寄托在一次凤凰之行上。当然,来这里后既看不到翠翠那样的姑娘,也没有大老、二老、老船夫、船总顺顺那样的男人……更没有山歌与虎耳菜。仅存的那点湘西淳朴民风民俗,也被外面世界强劲袭来的时尚风潮吹散、吹淡。小城一径在商业、做作的路上越走越远,但偏偏总有一茬又一茬的游人涌进来。谁让中国人口这样多呢。

在导航指引下,车直接开到珠儿经营的“凤凰于飞”客栈门口空地上。一个戴红袖章的人走过来,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请”阿洛将车停到指定的停车场。阿洛同他争辩,说这里明明有空地,为什么不能停。“红袖章”一口一个规定,阿洛与肖丙也奈何不得,只好在他的带领下将车停到较远处的停车场。如此一番,两人的心情又坏了一大截。

肖丙下车,伸了个懒腰,伸开双臂,装出兴高采烈地高叫道:“凤凰,我们又来了。”

“瘦猴,别装腔作势了。我快累散架了,过来,赶紧搬行李。”

肖丙抻抻衣服下摆,又弯下腰扯扯裤管,再用手揉揉僵硬的脸,挤出一个含情脉脉的微笑,问:“洛哥,你看,我这样子还行吧?能不能对珠儿形成有效杀伤?”

“行行行,没问题,保准她对你一见钟情,何况你们有‘深厚’感情基础。”阿洛一边敷衍,一边摆手示意他少废话,赶紧搬行李。

珠儿与肖丙在旅游网站上相识快一年了。她发在网站上的自我介绍文艺腔十足:“大家好,我叫珠儿,来凤凰开客栈,一切源于我看过的一部电影《幸福面包》。我不喜欢大城市的纷纷扰扰,只喜欢在一个可以让我静下心的地方来享受我的人生……我很坚定,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吸引肖丙的,当然不是什么文艺,而是珠儿发在网上那一系列清新可人的美照。在网上泡文艺女青年,学中文的肖丙颇有一套。微信上他那些才气纵横的段子加歪诗,真真假假的美丽情话,再加上貌似有品质的生活照片记录,让珠儿很快对他生出了情深深雨朦朦的情愫。肖丙也还真一度动过与珠儿归隐凤凰共营客栈的打算。不过,当那个成都女人向他抛出橄榄枝后,他立刻改了主意。

他承诺过珠儿来凤凰玩,也数次向阿洛炫耀过珠儿。还是阿洛替他想得周到:来这里看看她,算是圆个念想,同时,作个告别吧!

(2)

“凤凰于飞”客栈位于古城外围,居沱江边高处。隔江远了些,江面风景却一览无穷。

阿洛早在肖丙手机上浏览过太多珠儿的照片了,说实话,他认为相当一般。但当珠儿本人出现在眼前时,他疲倦无光的眼睛不由自主亮了亮。珠儿不算太美,胜在有味道。身材纤弱,黑长的中分卷发半掩着一张略微苍白的瓜子脸。穿的是黑底撒金色樱花瓣的短旗袍,配金色高跟布鞋。像一朵口金秋中含露悄放的小菊花。她在门迎接两位,眼光扫到阿洛身后的肖丙,苍白的脸上立刻飞起两团红晕。她眼光赶紧惊慌地跳到两人手上行李上。小声却热情地招呼:“开这么远的车,累坏了吧?来,春生,帮他们把行李送进房间。”

名唤春生的健壮中年人,便笑呵呵地走过来,不由分说,夺过二人手中的行李,径往木质的扶手楼梯走去。

“你们住二楼的梅花房,那里视野最开阔,晚上江风吹来,都不用开空调。”珠儿的声音像鲜竹笋,脆生生、甜滋滋、清冽冽的。阿洛看着身边挺着细腰,伸直细颈,故作潇洒状的好友,竟有点为珠儿抱起屈来。

“来,丙哥,洛哥,我们先喝杯咖啡休息一下。”珠儿既有书香女子的温婉甜美,又有阿庆嫂的泼辣伶俐。

阿洛与肖丙跟着她在客栈一楼的小咖啡厅坐下。凉飕飕的冷气,一会儿就吸干了身上的汗。再喝上一杯滚烫的榛果味卡布其诺,旅途疲惫一扫而光。客栈的装饰布置,早早的在微信上熟知了,没什么新奇的。让他们喜出望外的是珠儿,这个清纯纯俏生生的女子,既矜持又不拘束,既热情又有度。这般可人的女子,自封风月高手的他们,也是多年没遇到了。手中的咖啡,滋味越来越妙,就连凤凰,也变得温婉秀丽、旖旎缱绻起来。阿洛原本一路上都在懊悔自己怎么送了个将自己套进去的馊礼物,这会儿,懊丧自然烟消云散。

从前,肖丙一直是阿洛的跟班,是阿洛的背景。这回,阿洛第一次为肖丙作彩云,烘托肖丙这弯瘦不拉几的下弦月。珠儿的脸一直微微泛红,谈吐风雅得体,眼光像蝴蝶一般不时害羞地在肖丙脸上一起一落。那爱意与欣赏,在一瞥一探下流露无遗。

“可惜了,可惜了。”阿洛心头替珠儿鸣着冤。口上,依然一个劲地为肖丙添彩着色,恪守着他作为兄弟的职责:一定要帮兄弟把这最后的晚餐吃到嘴,吞下肚。

珠儿是重庆秀山县城长大的土家族姑娘。川外毕业后在重庆一家外贸公司工作了两三年,来凤凰旅游后,便决定留在这里经营客栈。“我没什么出息,不想在职场上与别人争呀抢呀。在这里过恬然安适的生活,是一种追求,也是一种逃避。”她向肖丙与阿洛讲述她简短的人生故事。

“你这哪是逃避,是一种人生境界。你一定读过《瓦尔登湖》,那个作者梭罗和你的想法很像……”肖丙忙不迭地恭维兼卖弄起来。阿洛心底暗笑不已。珠儿却扑闪着一双单纯的大眼睛,听得入神。

喝了咖啡,珠儿催他们回房稍事休整,然后一起去沱江边吃晚餐。说要好好为他们接风洗尘。

梅花房是一个很宽敞的标准间,内置用品,都是原木制的。所有装饰元素,都是梅花,就连灯架灯罩,也是木质镂空梅花纹的。床对面墙上居中挂有一幅梅花国画,旁边配着一首词。肖丙凑近了,摇头晃脑朗诵:“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珑珑地。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读罢又感叹道:“是李清照写的,洛哥,你知道不?”

阿洛打开行李找衣服,懒得理会。又听得肖丙自顾自得意感叹:“这画与字,都是珠儿的,想不到她这样多才多艺。虽然还略嫌稚嫩,但假以时日……”

“你别酸不拉叽的了,在珠儿面前卖弄一下也就算了,别来倒我胃口。我呀,只可惜嫩白菜今晚要被猪拱了。”这是阿洛第二次骂肖丙是猪了。

“洛哥,怎么样,终于承认眼馋了吧!我说,这次,你可千万不要抢我的,这是我最后的晚餐了。”

“我是眼馋,但我嘴不馋。”阿洛抱起衣服,朝浴室走去。

“啥是眼馋嘴不馋,这两者还有区别吗?”肖丙追问。“砰”的一声关门声代替了回答。

  • 标签:凤凰下沙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风居住的街道打赏了10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元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孙夜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孙夜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邻家公益点赞打赏了10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姚志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姚志勇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姚志勇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姚志勇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姚志勇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姚志勇打赏了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孙夜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5/09/30 13:33:26

    两个男人,一趟旅行,其中一个即将结束单身,一个虽有家室但已臻麻木,他们想进行最后一次的狂浪之旅。这个设定让人想起美国电影《杯酒人生》。但故事倒是自己的,典型的都市饮食男女,他们赚钱、纠缠,既不大恶也不大善。在回归乡野的路上,男人逐渐找回了快要失去的情感,女人也各有千秋地活着。略感败笔的是,结尾处阿雨电话向阿洛哭诉阿丽的死讯,想当生硬,完全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不过还是一篇能让人咀嚼的好小说!

    分享到:刘菡萏2015/09/30 13:46:34

    谢谢胡老师的意见。这个结尾我也觉得不好,太生硬了,胡老师完全是说到我心坎上去了。谢谢胡老师的推荐与鼓励!

    分享到:刘菡萏2015/09/30 14:04:51

    《杯酒人生》没看,现在去下载了看一看。

    分享到:刘菡萏2015/10/01 15:37:44

    胡老师,我把结尾调整了一下,很想听听您的新意见。

    分享到:刘菡萏2015/10/08 16:10:49

    我个人觉得目前这个结尾很不错,异峰突起,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阿洛一路上都只是盘算着自己,从没有站在妻子的角度上换位思考。

    分享到:刘菡萏2015/10/08 16:11:09

    妻子的温顺与不监督他,其实也是有自己盘算。阿洛自以为自己是人生的赢家,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中,没想到,生活也给他开了个小小玩笑。

    分享到:刘菡萏2015/10/08 16:11:24

    他想要回归家庭,但家庭并不是一直如他如愿地一直在温暖地守候他。这个结尾,唤起大家对男女关系与婚姻的更深度思考。

      回复
  • 分享到:孙夜评委660积分2015/09/28 12:00:05

    人生无时不是在路上,作者以一次旅行为线索,写了两个心思活跃而精神倦怠的中年男子的出游与回归。运笔速度也相似,在短暂的铺陈后,语速若滚滚车轮,令人应接不暇——是意象的密集与场景的快速转换,给小说注入了加速度。而对人性的体察,则使文本接近了生活的真实,也使文字有了真实的呼吸。

    分享到:刘菡萏2015/09/28 12:02:05

    谢谢孙夜评委老师的解读与打赏。

      回复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5/09/23 09:58:28

    “士之耽兮,尤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世上多的是玩弄风月的男子和痴情哀怨的女子,这个想“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却总是遇上“从来薄幸男儿辈,多负了佳人意”的负情郎。小说立意清新,两个情场老手,一直是“取次花丛频回顾”,“有花堪折直须折”,最后能在在清纯脱俗的出水芙蓉面前反省自己,而选择“放她一马”,也放出了对这污浊世界的一缕芬芳。

    分享到:刘菡萏2015/09/25 13:04:39

    谢谢王威老师文采斐然的点评、推荐与鼓励!王威老师古文功底深厚,让我叹服哇!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5/09/19 11:11:53

    古灵精怪的菡萏要用起心发起力,那是让她自己都感觉怕怕的。这不,睦邻三届看着她一路成长和,日趋成熟进步大大,然可提升的空间依然还有许多。话说两个中男,在一路放荡不羁挥霍完青春步入惶惑中年时,在阅尽千帆游戏人生旅途中,遇到纯真阿珠,有情有义的阿雨,率真晴格格,终触动他们未泯灭的良知,省悟过去荒诞生活,轻薄生命从此不再醉生梦死。菡萏的问题就是太过于实写,小说的意味淡薄了些,少了耐人寻味的嚼头。

    分享到:刘菡萏2015/09/19 13:25:48

    谢谢安安的推荐,更谢谢安安的鼓励。因为我自己看小说时老是想到别人写得真不真实,所以,我自己写时,不由自主就努力往真实方面靠了。是我对小说的认识有误区,下一篇努力改进。

      回复
  • 分享到:天涯流云19010积分2015/05/03 14:21:55

    爱情小说最容易流于空泛,但是这篇小说是有着坚实的生活基础的。小说中主人公在生活中、爱情里的一路追逐之后,完成了一种回归——应该是属于灵魂的回归吧。“是一种追求,也是一种逃避。”小说常有些闪光的语言令人怦然心动,如果没有深刻的人生体验,怎么会有如此的感悟?作者对情感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如“管不住的野马,信马由缰,无为而治,是维系婚姻的唯一良策。”这句话很有智慧。虽然有些描写尚不到位,但确实挺丰满了。

    分享到:刘菡萏2015/05/05 11:37:48

    感谢流云关注与评论,小说还需要打磨,我会努力的。

      回复
  • 分享到: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4020积分2015/04/27 20:57:42

    昨晚看了前面一节,有点想放弃。今晚看完,鼻子竟然有点酸。是啊,人是复杂的,有时无法用好或者坏去评价一个人。小说比较真实的呈现了当代人糜烂但留存一些良知和善良的状态,通过珠儿阿雨晴格格用真诚,单纯和爱唤醒两个男人的责任感,阿雨一节写得最好,给人以温暖和感动。小说中对话很多,可以再自然顺滑些;肖丙与珠儿交代得可以再饱满些。另外,小说情节尽管虚构,但不能失真------不要让读者感觉到是编的。

    分享到:刘菡萏2015/04/27 21:09:52

    可叹呀,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中间只有一个人物是虚构的,那就是珠儿。阿雨、晴格格都是真实的。两个男主人公也是真实的。而且,我一直都在他们旁边。

    分享到:刘菡萏2015/04/27 21:10:47

    我是试着用个性化的语言来推进故事。看来开头有点失败,我还以为很成功呢,以为吊起了读者的味口,以为读者会好奇会送什么样的特别礼物。

    分享到:刘菡萏2015/04/27 21:11:17

    感谢关注,过一段时间我再综合一下大家的意见,好好修改一下。先暂时就是样放在这里吧!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新生
  • 南山社区 @南山茉莉
  • 72
  • 8500
  • 30
  • 80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