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渊阁主(文坛遗老)
  • 诗乃灵性一族,由情绪主导,你看最开始的诗是自由的,那也是美的,唐宋时中国封建社会制度和经济达到顶峰,于是就形成了很多规则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月朗笔记》 每一段历史都由屁民开创,或依山傍水,或插禾弄桑,社稷之下,生民莽莽,江湖以内,汤釜盈光,没有由来的民族,其行不远,没有传统的国家,其势必衰,张三李四,阿猫阿狗,何其陋也,有田舍翁开荒种地,娶妻荫子,繁衍生息,于堂屋居中,神龛之下,天地国亲,莫不显祖宗威武。深圳,居山海之微末,无龙脉预设,少王孙眷顾,比不得长安,洛阳,却有山野之气,民风淳朴,此之幸哉,
  • 2018/07/18 21:41:07
  • TA评论了作品《可吉豪放词十首》 千古好词,自由奔放,不拖沓,无晦涩,一路吟来,令汉语穷经论绝,于悬崖峭壁处,冉冉升起的一朵金莲,凄美,孤傲,圣洁,文字不搞怪,简简单单,其炉火熊熊,炼金溶石,阁主修数十年,古文半熟,愧对天下,今有青葱若我,天不欺孤,地不灭独,此中国少年,乃社稷之幸,阁主本不评古文,今又破例,天下荒唐,文学未免蒙尘,诚金乌仍在,光华万道,居于中宫,彗星虽美,瞬间之芒,何足道哉!呜呼!文章自有道德在,莫让肖小乱我心。
  • 2016/09/27 00:24:08
  • TA评论了作品《大男人》 呵呵,您老来晚了,我已经金盆洗手,封笔散功,
  • 2016/09/23 18:52:17
  • 默然回复> 问好阁主!我打酱油的遛着玩呗。
  • 2016/09/27 11:51:40
  • TA评论了作品《评论133则》 我是第一个在邻家打出古文旗帜的旧文人,但我却有始无终,面对一波新文艺大潮,我不得不退居二线,我心灰意冷,是因为看到了太多的不应该轻贱古文的人或者机构在讨厌古文,既然整个国家还有民族都万众一心,绝意抛弃,我一个山野微斯之人,又有何眷念可谈,阁主默默地走开,留芒果等,一介女流在都市据守,太过惨烈,壮观,或者说有一丝凄美,作为一个临阵退缩者,我连祝福她的勇气都没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堆新冢,举国皆哀
  • 2016/09/21 20:39:00
  • TA评论了作品《古韵.蚝乡》 深圳有太多的高楼大厦,不足为奇,珠三角都市圈首席,金碧辉煌也罢,云岭天宫也罢,物质的积累,二三十年足以,人文,文化,精神这些先物质的基础,曾经喂养一个民族,壮大一个国家,总是在幕后营养我们的骨肉,深圳的开埠是一个奇迹,论城市历史,他无法攀比广州,段作文善作文,吸取深圳人文历史的点滴,为深圳文化发展谋一席之地,沙井蚝乡,都市传奇,品牌故事,为深圳人树立一座人文丰碑,由衷的赞叹!
  • 2016/09/15 23:37:57
  • 段作文回复> 谢谢阁主关注打赏。
  • 2016/09/16 07:19:30
  • TA评论了作品《​可吉诗歌 律诗六首》 现代人写的那些格律诗,都是些什么东西,依葫芦画瓢,不知道创新,改革,变通,古人的时代我们回不去了,让古文融入时代,融入现代社会,才是一个旧诗人应该坚持的最高法则,诗是一个有生命的活物,不要把他当成一个装满条条框框的工具,诗从出生到现在都是自由的,用法则捆绑的诗歌,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
  • 2016/09/15 13:20:34
  • TA评论了作品《​可吉诗歌 律诗六首》 诗应该有一副怎样的面孔,我不知道,诗入我眼,我即读诗,不入者,我也不追,诗界有个不二的法门,文字只是一堆苍白的骨肉,是意境赋予骨肉倔犟的精神,诗应该这样,诗应该那样,这样的诗人其实不懂诗,他只是诗的加工厂,他们用模具铸造诗歌,各种形,各种款,在市面上流行开来,人们争相追捧,达到狂热,世界疯了?最清醒的应该是诗人,如果诗人沦陷了,文学会进入一个漫长的冬天,我们都在等,等大地苏醒的时候。
  • 2016/09/15 13:05:47
  • TA评论了作品《江城子 七夕》 阁主依旧例,没有评论这首江城子,只是借流云的道场说了我对古文的看法,我与很多新诗人一样,对古文又爱又恨,古文走到今天,似乎穷途末路,我只是默默地祝福,它一路走好,很庆幸,汉语一路传承,我还看得懂三千年前古人的文章,埃及,希腊,印度都看不到了,我希望我们的子孙千百年后能够看到我们现在留下的文字,也许看得到,也许看不到,,,,
  • 2016/09/15 12:43:17
  • TA评论了作品《江城子 七夕》 诗与汉语也不同,汉语只是文学的载体,常常冷若冰霜,板着面孔,没有人情味,而诗需要构造一幅戏剧场面,要让每一个读诗的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诗有各种角色,各种唱腔,诗要吟得有味,凝词炼句,搬运语言,这个指挥使由情绪总览,情绪是诗歌的王,我奉王命搬运词句,我不知道何时有高潮,何时会结束,在诗人的眼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诗如行云流水一般,文字逐渐的析出,美也夹杂其中,令我无形之中扬起了高傲的头颅,
  • 2016/09/15 12:27:35
  • TA评论了作品《江城子 七夕》 芒果要我评论流云姐的古文,我颇为为难,因为我说过,不在邻家做古文,不写也不评,流云与我都是走过沧桑,时间的沉淀令文字结慧,胸中郁结,有感而发,诗词古文在深圳日渐老去,我等都是守坟人,有很多人不知道古文为何物,以为与现代汉语如出一辙,古文没有组诗,从情绪上讲,每一首诗都是独立的,无法拼合。词调已经丢了,没有曲调,文字的法则形单影只,很多词牌都只剩下一个壳,汉语是象形文字,一字一音,与字母文字截然不同
  • 2016/09/15 12:24:25
  • 天涯流云回复> 喜欢阁主的率性,也敬重他对古文深沉的爱与执着。今天在美好节日里光我的邻家,和芒果及诸文友在此相会,幸甚不已......
  • 2016/09/15 17:18:33
  • TA回复了作品《隐语(长诗)》 青田刘基,卖柑者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呵呵,那西装革履之下,鬼魅魍魉,腥臭无比,宝宝当年何其恩爱,今日竟然暗暗泪下,汝之所见,皆为镜花水月,真已远离中国,具是春梦一场。
  • 2016/09/09 22:49:03
  • TA回复了作品《隐语(长诗)》 人再帅写不出好诗,岂不糟蹋一副好皮囊,天下道貌岸然者多矣,专修皮毛而愧对本心者,比比皆是,诸君皆涂脂抹粉,唯我以真面世,虽丑而不掩其美!
  • 2016/09/09 22:37:17
  • TA回复了作品《隐语(长诗)》 风乃气动!雅为慧存!不依于形,不阻于物,就在哪里,让空泛者充实,令凄凉者温暖,汉语传天下者,但凡五千如许,有人得,有人不得,文如其人,字有其性,诗礼之族,道德之人,参合列缺之上,运转乾坤之中,真道也!
  • 2016/09/09 17:16:15
  • TA评论了作品《隐语(长诗)》 阁主是古典主义者,照列不喜欢看太长的诗,诗是情绪失控的产物,缠缠绵绵可能很久,但是高潮只是那么一瞬间,高潮过后,我们都很肾虚,郎中说,纵欲过度,神毁于色。唱挽歌,透过骚风特意拉长的西方艺术史的镜头,我回望中国,在深圳,在前海,在繁华的中心区域,在每一个堆砌物质的地方,我比对灵魂的高矮,胖瘦,他们消沉了,苍白,糯弱,面无人色,我拿什么营养这些饥饿的族人,世界总是流行庸脂俗粉,而高雅与美,永存我心。
  • 2016/09/08 23:17:39
  • 骚风回复>
  • 2016/09/19 18:15:18
  • 吴春丽回复> 志勇那个真人头像一出来 ,那会迷死人的!
  • 2016/09/10 10:08:49
  • 骚风回复> 志勇弄个头像做示范!哈哈
  • 2016/09/10 08:08:28
  • 周志勇回复> 阁主这头像不好看,换回以前那黄头发帅的
  • 2016/09/09 19:01:18
  • 查看全部7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龙华老哥》 十年以前的龙华,只是一粒淡淡的烟尘,趴开朦胧的月色,有一股浓郁的乡土味,我与它相对无言,却又暗生情愫,风雅至上,竟是无边的守望,就这样默默地,长久的祝福,彼此都有恨意,终于有一天,相顾而去,了无牵绊,怀旧,只是一个华丽的借口,那些人,那些事,终究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在我的心中铸起一座九层妖塔,满满的,塞得满满的,在每一个十字路口,在每一个公交站台,我看见无数个自己,那脸已模糊,却分外美丽。
  • 2016/09/08 22:35:12
  • TA评论了作品《与布罗茨基谈诗性》 本来阁主又有长篇大论的冲动,但是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克制,忽然间觉得在中国谈诗是非常羞耻的事情,所谓的诗人不是想明白了坦然赴死,就是一声不响长久的沉默,诗作为思想的王者已经锋芒不再,在诗颓废的间隙里,我们审视诗作为曾经伟大的存在,为每一个屈侮的灵魂烙上无比坚毅的信念,使怯愚者温暖,使冲动者淡泊,使贫瘠者富有,,,,
  • 2016/07/29 03:28:58
  • 方海青回复> 比较同意阁主“在中国谈诗是非常羞耻的事情“这句话,事实正是如此,现实情况是,你兜里没钱你都不好意思说话,别说谈诗了,这对中国这个大环境来说实在是件奢侈的事情。
  • 2016/08/01 16:38:50
  • TA回复了作品《​镇海重器》 一篇文字能够多大程度打动别人,那要看他是否写个人的小嗯小惠,文字要升华到国家民族的高度,要有厚重的历史情怀,这与一个人的文字思想有关,文人最丑陋的就是思想贫瘠
  • 2016/07/26 16:27:18
  • TA评论了作品《旧时光的倒影》 故乡,不是那些轻描淡写的文字可以表现的,我从湘西到深圳用了一晚上,而深圳到湘西却是二十年,这二十年,深圳熟了,而我们这些屌丝也熟了,深圳为我沾了一个乾卦,我从当初的稚气未脱,到现在的两鬓斑斑,身体融入都市的钢筋水泥,可灵魂却挂在了莫名的湘西,我从此不敢看湘西,我偷偷地为湘西打了一个卦,居然是离卦,卦相上说,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2016/07/24 22:31:13
  • TA评论了作品《《江山配美人》》 呵呵,面对颓废的国民,你却在他的眼里种下忧郁!
  • 2016/07/24 14:19:19
  • TA评论了作品《出气》 心情不好就疯狂试衣服,被别人奚落就耍蛮横,为了在公共场合撑面子,大把的撒钱,这是一个城市小资生活的白领,一个女人的社会一面,这已经不是一百年前那些小脚,忍让,逆来顺受的苦逼女人了,翻身农奴把歌唱,呵呵!出气?怎么现在中国人有那么多气,似乎比1840鸦片战争那会儿气都多,是什么养成了国民的暴厉情绪,一个民族曾经的修养几乎消失殆尽,思想与道德在金钱的威逼利诱下瑟瑟发抖,这是很搞笑的一幕,我却笑不出来
  • 2016/07/21 18:01:30
  • 砍石回复> 阁主终于来了!文渊兄是我心仪欣赏的才华横溢之文友。文学从来寂寞的形而上的,码字却是快乐形而下的,微咖更像是群瓜农在卖西瓜,批发价都520,自卖自夸:咱的瓜甜,皮薄,瓤红呀!哈哈
  • 2016/07/22 08:45:50
  • TA评论了作品《鸭子上架》 呵呵,我一个酸腐的旧文人,应老草根的要求,为他的晚年生活小说写个评论,赶鸭子上架,描写了小区两个退休老人,不甘寂寞,发挥余热,努力竞选小区业委会的那些破事,经济发展,城市扩张,土地萎缩,人居环境与生活设施日益逼仄,社区停车位霸占小区公共通道,绿化用地的矛盾甚嚣尘上,已经成为中国社区的头等难题,小说虽然只是故事,但反应的都是老百姓身边的窘事,难事,老草根热心公益,为社区的文明建设鼓与呼,值得称赞!
  • 2016/07/21 17:35:21
  • 默然回复> 拜谢阁主关注赐评!问好!
  • 2016/08/15 12:04:34
  • TA评论了作品《最好的稿件》 会议虽多,但大多没有切中要害,都是走过场,摆形式,没有人有真实的内容用于解决问题,我对中国式的领导讲话长篇大论,不知所云,表示深恶痛绝,远远不如欧美领导那种非正式,想到哪里说哪里,随时补充,随时解决,具有亲民,随和,注重实际,不搞花边的现实意义,中国人的虚无主义,形式主义非常严重,作者的文章批评了这种浮于形式,脱离实际的官僚作风,非常奈斯,有助于社会进步,有助于思想深刻,赞之!
  • 2016/07/21 09:28:35
  • 万群回复> 谢谢阁主点评。看得出来,您对中外的会议研究颇深。近年来,看到过、参加过、也听到过很多关于会议形式化、官僚化、虚无化的事,它真的该改改了,要不,拍脑袋工程、纯办公室计划又来了。
  • 2016/07/24 15:11:47
  • TA评论了作品《老草根有梦》 退休人员的晚年生活,虽然没有年轻人的那么火辣刺激,但也中规中矩,妙趣横生,老草根两块钱的银行卡,经不起瓶瓶罐罐,纸皮废铁的日积月累,经营渐入佳境,股份公司终于有了一些眉目,只是“文字梦游”条条框框太狠,白水源不断地斩获精华,无奈离大奖却又遥不可及,令人扼腕叹息,许偌老伴的护理地板机器也打了水漂,老年生活属于细水长流,活的是一种执念,掰着指头数日子,不等不靠,心中有个美美哒希望,相濡以沫就是幸福。
  • 2016/07/21 00:17:03
  • 默然回复> 拜谢阁主关注赐评!问好!
  • 2016/08/15 12:03:06
  • 默然回复> 拜谢阁主关注赐评!您的评劲道!遥祝盛夏清爽!
  • 2016/07/21 10:55:48
  • TA评论了作品《​镇海重器》 历史人物进小说,尽量不要改变人物在老百姓心中的原有形象,因为对历史,对庙堂,国民有自己的感同身受,爱恨情仇,一旦这种信念被浇灭,就有一种心如死水,万念俱灰的感觉,所以请小说家们慎重,慎重!再慎重!老百姓们对历史事件没有决策权,但是对历史人物有自己的看法,尊重他们的看法吧!就像我的老乡毛泽东,有人敬他是神,有人说他是魔,但是不影响他,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伟大形象。
  • 2016/07/17 22:42:22
  • 默然回复> 文史一家的关键体现即文须尊重史遵从史。纳历史人物入作品须非常熟悉原形,从形像到语言。细节刻画虽非照像但不得弄出个生面孔。大决战中毛泽东说‘政治就是把自己的人搞的多多的’或无出处,却跟毛泽东的语言相搭
  • 2016/07/17 23:26:36
  • 默然回复> 认同老师。我陋文中岳飞的话出自他的《满江红》,穹高上帝的话出自道家规范用语。临安三冤家及元明清国之魂、国共两党为国捐躯的典型代表张自忠赵一曼的形像,国人耳熟能详,进入文学作品不能走绺,文史一家
  • 2016/07/17 23:17:46
  • TA回复了作品《​镇海重器》 我认为历史人物可以进小说,但是要慎重,有些小说家把国人心中的历史人物改得面目全非,完全改变了历史公众人物的庙堂形象,这就有些过分,我也改过历史人物,诸葛不亮取西川。
  • 2016/07/17 22:26:32
  • TA回复了作品《​镇海重器》 文渊阁主的脑袋里全部是圣王,圣贤,文臣武将,对时下那些明星我持鄙视的眼光,中国能够有今天,这些人功不可没,如果我们忘记了这些人,必定守不住伟大的土地,今天有很多人要忘本,要剿灭传统,我的心都碎了。
  • 2016/07/17 22:01:27
  • TA回复了作品《​镇海重器》 你的QQ我找了,找不到,我的QQ779265175
  • 2016/07/17 20:45:03
  • TA回复了作品《​镇海重器》 阁主常常在一帮小屁孩面前张狂,因为我虽然不太老,但是文字很厚,却不敢在先生面前放肆,文字的沉淀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析出,道长,流云一帮前辈我甚是恭敬。
  • 2016/07/17 19:31:18
  • TA回复了作品《​镇海重器》 我要对得起这四个不同寻常的象形文字
  • 2016/07/17 19:22:00
  • TA回复了作品《​镇海重器》 文章有两样,最动我心,一件是文词优美,直接吐馥,一件是意境深远,有大国情怀,我几乎错过一篇好文,邻家我不常来,偶尔窥之,是龙隐发链接我,我觉得这种文章我应该说几句,因为我是文渊阁主,
  • 2016/07/17 19:21:49
  • TA评论了作品《​镇海重器》 谁愿意做这个国家的炮火,谁就能够留住历史,永垂不朽,历史不会书写灯红酒绿,醉生梦死,历史赋予的是铮铮铁骨,傲然独立,良心不泯的大国情怀,文学不是行靡靡之文,重在振奋精神,开启颅内智慧,使思想闪光,文学要教育一批人,有赞美一批人,他树立的是高度,是美,是责任,文学与思想,虽然穷,远比商业高贵,高贵一万倍。但愿我没有说错话,在当今社会,说错话容易挨揍!
  • 2016/07/17 18:35:14
  • 默然回复> 认同阁主!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物质遗产值几可何?既是都江堰、万里长城、故宫红墙碧瓦,其价值也是文化的精神的。精神在,物质易得,反之,缺失文化精神支撑的物质文明,不过八国联军魔爪下的圆明园!
  • 2016/07/17 19:24:36
  • TA评论了作品《​镇海重器》 我倒是不介意作者请出那些历史人物,招魂幡也罢,压惊石也罢,我想那些历史英雄也愿意作一回穿越,帮他的子孙再解一次国难,我不知道世界上为什么要有庙,庙里为什么要供神,神真的能帮我们么?其实这只是一种心理安慰,凡事还得靠我们自己,平时不烧香,临阵抱佛脚,一个上国,应该教育他的娃娃,精忠报国,死而后已,最怕的是,西湖歌舞几时休,直把杭州作汴州,请诸君记住,今天我们请出了这些神,我们要心中有神,你才不会胆怯
  • 2016/07/17 18:10:28
  • 默然回复> 阁主深刻!敬仰、敬慕、敬崇是一种支撑,心灵的支撑,精神的支撑!岳飞八千里路云和月,铁血忠魂万古长青,岳王庙遍布神州,岳王爷门神守护千家万户。岳飞忠魂支撑我万里长城,犹如南海一夜间竖起的座座航灯!
  • 2016/07/17 19:14:24
  • TA评论了作品《​镇海重器》 学术辩论不比大街上吵架,气焰一过,知识的归知识,生活的归生活,学人与百姓有本质区别,学人应该怎样看待历史,阁主一生治史,炼诗,持重有余,各种虚无,轻浮莫能邪入!历史与文化,历史与文学,文学与思想,都是一母同胞,血浓于水,断不可绝也!历史居庙堂之高,无人望其项背,历史启迪智慧,亡羊补牢,防微杜渐,居功至伟,历史是过去,是旧,社会发展动力源于创新,然旧不可灭,旧给我们留下许多经验和总结,
  • 2016/07/17 17:47:03
  • 文渊阁主回复> 一篇文字能够多大程度打动别人,那要看他是否写个人的小嗯小惠,文字要升华到国家民族的高度,要有厚重的历史情怀,这与一个人的文字思想有关,文人最丑陋的就是思想贫瘠
  • 2016/07/26 16:27:18
  • 默然回复>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呗! 不在徐建英主持的坛子玩了!徐版主自个闹翻翻,还卫道士了!可笑! 天下何处无芳草?!
  • 2016/07/26 11:39:01
  • 心灵拾贝回复> 难怪阁主信息灵通,原来是有铁杆龙瘾发链接于你。
  • 2016/07/26 08:02:21
  • 心灵拾贝回复> 你们看你们看,这俩相见恨晚的人。
  • 2016/07/26 07:59:32
  • 文渊阁主回复> 文渊阁主的脑袋里全部是圣王,圣贤,文臣武将,对时下那些明星我持鄙视的眼光,中国能够有今天,这些人功不可没,如果我们忘记了这些人,必定守不住伟大的土地,今天有很多人要忘本,要剿灭传统,我的心都碎了。
  • 2016/07/17 22:01:27
  • 查看全部14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镇海重器》 翻开历史,帝王将相,开疆拓土,圣贤明臣,著书衍说,一个伟大的民族,为我们留下东亚那一片广沃的土地,如何守住这块土地?现实又一次摆在了享乐之上,娱乐无敌的我们面前,抗南海,战南沙,我们派那一帮明星歌星去吗?毕竟他们常常被一帮国民挂在嘴边,放在心上,作者倒是精明,祭出了岳飞,文天祥,戚继光这些被人遗忘的民族英雄,创新不易,守城更难,中国的镇海神器应该是科学技术,以及一帮国民众志成城的决心。
  • 2016/07/17 17:46:16
  • 默然回复> 受教并感动阁主的世界观!岳飞文天祥戚继光民族之魂!乌龟王八觊觎我邦故疆南海,需祭拳头,更须众志成城,而岳飞等民族之魂(当然也包括融合大中华的一代天骄)正是拳头和众志成城的坚实支撑!
  • 2016/07/17 18:20:06
  • TA评论了作品《【蚊子同题邀请赛】阿四传》 用变体古文写现代聊斋,行文极富俊美,情节安排紧密而富有趣味,以一只蚊子的眼光看人类的世界,光怪陆离,如梦幻影,与留仙先生写狐鬼神怪得警世恒言,有异曲同工之妙,徜徉大半生,富贵薄如纸,只有经历(骨骼)一生永随,如蝉脱受到敬仰,文字赋予哲理,语言展露真情,虽一蚊而不见其卑鄙,却也有情有味,惹人深思,
  • 2016/07/13 00:35:44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一只硬骨头蚊子》 太室山,中原武林大会紧锣密鼓,不日开战,悦来客栈里,人流涌动,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鱼贯而入,酒肆大堂,无人理会山珍海味,满席秀珍,却因一只蚊子大伤脑筋,僧,道,尼,轮番出手,无奈功败垂成,地方帮会长老也想牛刀小试,为武林大会先声夺人,赚些眼球,谁成想,看家本领纷纷泥牛入海,寂静无声,唯此蚊嗡嗡依旧。呵呵,旧武侠之经典版本,云替这小子有点门道,最后的包袱也抖得恰到好处,原来是天涯童子独门绝学传音入密
  • 2016/07/12 23:42:29
  • 云替回复> 么么哒!
  • 2016/07/13 00:44:53
  • TA评论了作品《浅谈文学》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几乎无言以对,对于这种思潮,我认同一些,但是有所保留,现在我不想再争论价值什么的啦,因为价值已经因人而异,中国再也没有普世价值,这是个性时代,也是追逐利益与成功的时代,有些人成功了,没有人问成功的出处,因为成功是硬指标,至于成功的资源如何配置,成功是否饱含水分,这些都是题外话,引不起人们的兴趣。文学的功能开发已经走在音乐与美术的后面,如何滋养文学是一个哲学问题,也会考验商业的底线
  • 2016/07/12 00:01:06
  • 剑客回复> 以后请文渊老师多多指教。
  • 2016/07/12 16:19:51
  • 剑客回复> 真诚善意的点评温暖人心!
  • 2016/07/12 16:16:55
  • TA回复了作品《散字》 阁主修古文以前也是一个混蛋,到处打架,惹是生非,后来遇到高人,归了圣贤道,我在各论坛舌战群儒,一直独来独往,从不入伙,看到阴暗的,不管是谁,都要骂几句,我把自己看成当世鲁迅,虽差得远,但我一直在努力
  • 2016/07/11 15:40:17
  • TA回复了作品《散字》 而真正的智慧是使怯愚者刚强,使邪恶者内敛,使迷茫者空灵,我骂过很多人,他们永远无法骂我,我站在人性的制高点用批判的大旗直指其内心的张狂与虚假。
  • 2016/07/10 13:41:16
  • TA评论了作品《散字》 阁主一直很孤独,没有朋友,当别人拿虚情假意交到很多朋友的时候,我依然傻傻的拿真诚换诤友,交友不是目的,找回本心才是灵魂最后的归宿,我一生没有什么成就,但是我依然保持思想独立,人格独立,学术独立,我从来不依附于某种势力,尽管他炙手可热,权倾朝野,在我的眼里,他也无非是想劫持别人的思想,使别人变成白痴,以此来彰显自己的智慧。
  • 2016/07/10 13:40:44
  • 文渊阁主回复> 而真正的智慧是使怯愚者刚强,使邪恶者内敛,使迷茫者空灵,我骂过很多人,他们永远无法骂我,我站在人性的制高点用批判的大旗直指其内心的张狂与虚假。
  • 2016/07/10 13:41:16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 说干就干》 改革开放,转变思想,共同富裕,使中国新农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巨变,作为一村领导,王书记在商品经济的浪潮中,审时度势,坚持合理,适度,环保,可持续发展的经营理念,拒绝歪门邪道,伤风败俗,腐朽糜烂的商业开发模式,这种共产党的基层干部,是社会改革的中坚力量,是中国发展的正能量,应该受到全社会的支持与鼓励,那些面子工程,灰色经济,腐蚀人性,亵渎灵魂的GDP,应该暴露在阳光下,接受社会道德的审判,谢谢作者分享
  • 2016/07/09 16:32:57
  • 心灵拾贝回复> 谢谢阁主给予好评,感谢你常常给我的一些提醒,记得你给我说增加修养,抓住厚重的东西,我记住了。
  • 2016/07/09 17:06:57
  • TA评论了作品《散字》 邻家有很多小文字,总是静静地躺在某个角落里,忐忑的欣赏这个繁花世界,没有人关注,自哎自怜!阁主是个思考者,不喜欢扎堆,对世界认识总是有我自己的看法,拒绝被劫持,作者的文字不见得有多深邃,但是很干净,如夏日的一朵青莲,撇弃污泥浊水,用修长的绿色感动着蓝天,走过曾经青葱的岁月,对青涩,无厘头,搞怪者,有一种清新的认识,这其实就是走向成熟的开端,思想总是不断地被总结,明日之花无比灿烂,
  • 2016/07/07 12:51:30
  • 文渊阁主回复> 阁主修古文以前也是一个混蛋,到处打架,惹是生非,后来遇到高人,归了圣贤道,我在各论坛舌战群儒,一直独来独往,从不入伙,看到阴暗的,不管是谁,都要骂几句,我把自己看成当世鲁迅,虽差得远,但我一直在努力
  • 2016/07/11 15:40:17
  • 云替回复> 既然碰见了,就借作者宝地跟你说说话,在另一个圈子,我也认识不少如你一样有独立思想、不附庸俗流的朋友。我以前认为你肚子里有货,但性子古怪,不太敢跟你接触。但后来看了你许多评论大多是积极帮助的态度,才知你性格也挺友善的,只是从不虚伪。让我开始欣赏了。不瞒你,换个地方我是另一个样。毒舌云替——武侠吧口诛笔伐之恶徒,曾带某Q群与刀笔堂舌战……呵,性情中人,在这希望你能好好坚持有关传统文化的东西,真心的。
  • 2016/07/08 04:11:50
  • TA回复了作品《【同题赛】一只蚊子哼哼哼》 现代社会是一个快餐文化结构模式,所有的人性思考都直指内心怯愚之冷漠,砍石先生继承中国传统文学善藏的特点,讲故事不搭戏台,随行就市,锣鼓一响,电光火石之间,让你看到人性的狰狞与苟且。
  • 2016/07/03 15:43:31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一只蚊子哼哼哼》 起先关注砍石,是因为他的一篇传统风味的武侠,勾动我童年毛毛虫版的武侠梦想,长大了,阁主没有写出一篇武侠,但是在砍石先生的文字里,我看到了我的本心,我本来是不屑于一只蚊子或者苍蝇什么的,然一只蚊子的背后所隐藏的,中国社会最底层,城管与小贩你死我活的抗争,以及丈母娘文化笼罩之下,中国式婚姻与爱情的扭曲与现实,使我深深地感受到,屌丝的命运在残酷的生活河流中泅咏。
  • 2016/07/03 15:41:52
  • 砍石回复> 砍石能在邻家认识胸藏四库,学富五车的文渊阁主,实乃幸甚。因为同喜武侠,珍赏诗词,偏爱泱泱中华传统之文化,相互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且湘水皖江,源本同流。希冀有缘面晤,一醉方休
  • 2016/07/04 09:40:17
  • 文渊阁主回复> 现代社会是一个快餐文化结构模式,所有的人性思考都直指内心怯愚之冷漠,砍石先生继承中国传统文学善藏的特点,讲故事不搭戏台,随行就市,锣鼓一响,电光火石之间,让你看到人性的狰狞与苟且。
  • 2016/07/03 15:43:31
  • TA回复了作品《侠路相逢》 呵呵,人生在世,天生一双慧眼,胜于有万里江山,阁主看人只看文字,不看标签,
  • 2016/06/26 20:02:24
  • TA回复了作品《侠路相逢》 呵呵,诗词是极好的东西,历史也是,兄弟果然会用,我没有看错,有人瞧不起传统,但是阁主立志走出一片天地,有很多东西,现代人都不用了,但是阁主觉得终究会有用,历史就是历史,它会默默地嘲笑我们
  • 2016/06/26 19:35:41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