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谈一生(笑谈一生)
  • 陈卫华(笑谈一生),93年辞职来深,现任职某生物公司,居福田。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巴比伦之脸》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 2018/11/09 10:39:28
  • 游利华回复> 大华哥看得认真。谢谢忍着颈痛还写了这一大段评语
  • 2018/11/13 15:04:40
  • TA评论了作品《母亲的格言》 平和的文字质朴的母亲睿智的话。我认为,塑造一个好女人,比塑造一个好男人尤为重要。因为,女人是要相夫教子的。作者家乡上饶陶侃的母亲湛氏,中国四大贤母之一,她的封坛退鲊等言行,成就了陶侃端正的人格官品。要嫁她的儿,去看他的娘,不一样成立吗?很喜欢那句话,“火要空心,人要虚心”。
  • 2018/06/30 13:53:08
  • TA评论了作品《江湖夜雨》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 2018/04/12 20:23:12
  • TA评论了作品《深户?深户!深户。》 深户是多少“来深建设者”心头的痛啊!每一张深户,后面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这也是深圳四十年发展史上绕也绕不开的话题,值得挖掘。作者讲述了从94年来深圳后和深户的爱恨情仇,每一步都留下无奈和心机,当然,有此经历的人会更加理解。在这个城市碎片化的记忆中,既要打捞心灵鸡汤,更要打捞这种切肤之痛,过多的心灵鸡汤无助于营养,只增加肥胖。
  • 2018/03/10 20:32:29
  • 王学君回复> 笑谈一生似乎也是心有戚戚呀!想必也是有好故事可讲。我跟“深户”的这一场旷日持久战,不仅涉及国家户籍政策,计生政策,背后也折射了深圳的教育,深圳的房地产,深圳的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体系...
  • 2018/03/11 22:15:32
  • TA评论了作品《净水已生萍》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 2018/02/19 13:19:36
  • TA评论了作品《权杖》 这篇小说通过"权杖"这个隐喻,编织了一个司空见惯的爱和权力的故事,但作者通过功力将故事演绎出别样精彩,让人在虚构中感到生活的真实和残忍。作者的语言具有散文美,在处理一些情节过渡时老到自然,举重若轻,看不到矫情造作,也没有过多装饰,似乎本来如此,又暗含苦心孤诣,最后达到小说的艺术高度。爱和权力是神圣的,没有敬畏之心,只能得到悲凉的结局,上苍从来就不殉私情。
  • 2018/02/17 13:43:03
  • 无香回复> 谢谢陈老师阅读点评,意见中肯,需好好琢磨改正
  • 2018/02/19 10:16:06
  • TA评论了作品《闯天长》 文字幽默风趣,把生活中细微的事抖落出来,实则如鸟梳理羽毛,是一种自爱。而文字亦是最好的自省疗伤,将心中的自卑和痛慢慢抚慰......外出打拼谋生不易,但也是人生文学创作的难得富矿。看见作者易感的心,这是文学的柔软,期待飞得更高!
  • 2017/01/04 09:23:52
  • TA评论了作品《最后的蛙鸣》 绝望的蛙鸣、流浪汉的被子、钉子一样的红色高跟鞋等元素在作品中铺陈暗喻,让人读来思索概叹,婚姻难道要等到危机了才去救赎吗?流浪汉最后都能找到家而有家的中年女人最后却无家可归,这不啻是婚姻家庭留给人的千古天问——时代在变,婚姻却在穿新鞋走老路,这可怎么办好?主人公最后在天桥上可以像一个婴儿一样熟睡,却把之后的操心烦恼留给了如我一样无辜的读者去纠结去故作高明……
  • 2016/12/28 13:46:22
  • TA评论了作品《最后的蛙鸣》 婚恋题材小说是通俗又难写的,通俗在写的人多,船多塞港;难在如何在大众化中突围,攻城掠地。作者苦心孤诣,在这篇小说中以出走——回家——再出走几重波折试图突出重围,是作品的一大亮点,也达到了理想的效果,一如女主人公没有向生活妥协一样,一切都是开上高速铁路的火车,轰隆隆向前冲。
  • 2016/12/28 13:45:24
  • TA评论了作品《快乐的精灵》 写母爱的作品汗牛充栋,但只要写好,可以是汗牛充栋 。作者以女性的细腻和母性情怀刻画了一个感人的大写母亲,用她的毕生精力帮助残疾女儿成长,女儿的成功,是献给母亲最香的花。看完这个故事,我也闻到花香。这,就是作品的力量吧。
  • 2016/12/25 10:29:11
  • 心灵拾贝回复> 谢谢笑淡一生的给力点评。问好!
  • 2017/01/12 19:55:50
  • TA评论了作品《冰上芭蕾》 这个世界,有人在尽情享受尽情挥霍,也有人在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做一件艰苦的利益众生的事,从宗教的角度看,若曦离佛菩萨比别人近多了。芭蕾是美,支教亦是美,相得益彰,这是作者选材的高明之处,寥寥数言,刻画出一种大爱。细节再打磨一下更好。
  • 2016/12/25 09:58:10
  • 吴春丽回复> 谢谢陈老师来读来评!陈老师有空多来给我们送板栗哈!
  • 2016/12/29 16:43:33
  • TA评论了作品《盼》 这是一篇下狠手的作品,不俗套,不矫情,不回避,尽管是写一个陈旧的封建话题,还是没有陷入前人的窠臼,结尾再推高潮,让人震撼。但有些细节还比较粗糙,如,吃饭时父子冲突,老娘后来好像隐身了一样,不合情理。还有些场景转换较生硬。但,功力已强。加油!相比,有祖坟....的那篇散文,比这篇小说更强。鄙人直率,见谅。
  • 2016/11/26 22:51:25
  • 静子回复> 谢谢笑谈友人的仔细阅读及中肯的意见!《盼》已作出修改!会比现在好。文不修不精,字不酌不准。写文,要多打磨,这是真理。再谢你的直言,直言让人进步。吸收!全部接纳。呵呵
  • 2016/12/09 11:18:52
  • TA评论了作品《有祖坟的地方,却不是故乡》 这是一篇写乡愁的美文,除了女性情感的细腻,更有叙述功力的把控,最终拿捏出一篇情深至恸的心灵哀歌。也是父亲的,也是村庄的,也是历史的。大幕拉起,时光向前,但心底的哀歌却不妨让女儿流泪,让读者心痛。此文最大的特点是不矫情,让人愿意走近现场,感同身受
  • 2016/11/25 16:39:42
  • 静子回复> 谢谢笑谈!谢谢您的用心点评。 此文荣登《中国作家》2016年10期,也算是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吧。祝好!
  • 2016/12/09 11:12:19
  • TA评论了作品《青春骊歌》 恭维的话就不说了,才女写的东西自然优点大大的,无论语言还是技巧。还是忍不住恭维。但,文中有些评论,如对不同文化认同和民粹主义的评论觉得多余,没必要跳出来,读者自会见仁见智,何况国民心态越来越成熟了,作者这样急切自辩倒有封口之嫌。陋见。
  • 2016/11/21 23:08:43
  • 杨点墨回复> 恭喜笑谈一生老师斩获大奖。谢谢老师对本人拙作的关注,读者的心态越来越成熟,这是每位作者乐见的。
  • 2016/11/23 22:49:11
  • TA评论了作品《顶硬上的“睦邻文学奖”》 粤语"顶硬上"用我老家话近似于“蛇牙”,就是勇敢、坚持、厉害、努力。如,看见一个人挑180斤的担子,牙咬得紧紧的,别人会夸,旺狗,真蛇牙!好像我在方方的小说中也见她用过这个词。睦邻文学,从市级蝶变成国家级,这4年,老亨和小费,一老一小,两个文人,两个精怪,真蛇牙!点赞!
  • 2016/11/08 18:21:03
  • TA评论了作品《​二十四个圳事:从大寒到立春(组诗)》 我不写诗,但我看诗,我认为诗和小说是相同的。这首组诗最大的成功在新意——把24节气排列起来写,而非才情,才情人常有,而新意难得!喝彩!节气就是生命,生命应多一些悲悯,如此,诗会更完美。
  • 2016/11/06 21:45:17
  • 江飞泉回复> 文学是共通的,我想如果你也写诗的话,也会写得不错的,要不试试?
  • 2016/11/09 23:29:02
  • TA评论了作品《三人行》 我看两篇的小说基本上都是好小说!一个如游利华的弱女子,胸中竟有如此大的能量,驾驭文字游刃有余,拓展空间进退自如,三个女人,三碟菜,同时烹得色香味俱全,着实让人折服。因为骨架大,如能再多给点血肉,会更丰满,更完美。期待。
  • 2016/11/05 13:37:41
  • TA评论了作品《西乡河的倒影》 底层生活,小人物心思,却写得四平八稳,从容淡定,生活中的温馨像可爱的精灵一样飘荡在他们家上空,加之作者细腻的笔划,易感的特质,成就了一篇暖心散文。来深圳的人苦难的生活大家都有,但在苦难中找到慰藉就是作者和这篇东西的不凡之处!
  • 2016/11/04 20:25:43
  • TA评论了作品《谈论一座城池(组诗)》 几个城市的元素,在作者笔下成了空灵的鸟,叫得欢。疲惫的生活,却提炼出醍醐。诗歌的抽象是小说没法比的,小说作者沉在生活里,诗人却站在生活的上空,小说一篇动辄上万字,诗一篇就那么几行,太讨巧了。所以我常骂诗人。没办法,爱得深!
  • 2016/11/04 13:24:38
  • zhaomuzhen回复> 兄把小说与诗歌作对比。其实各有所长,我非常羡慕写小说的人。兄的小说非常好。谢谢^ω^
  • 2016/11/08 20:4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