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憨憨老叟(闪小说写手)
  • 文人失却人文关怀与人性温暖,还能剩余什么?……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你听你听》 天涯若比邻!前几天在某文学平台上,有幸读到了这篇作品,没想到,在邻家,又一次拜读了。新都市的隔瘼症,积久深远矣,虽鸡犬之声相闻,邻里却老死不相往来。揭讽的妙。
  • 2017/12/06 10:28:45
  • 香柏树叶回复> 呵呵,你不是在某文学平台而是在文学群里讨论看见的哦! 写散文半辈子第一次学写小小说,还请多提意见,以利提高。先谢谢你!
  • 2017/12/06 17:36:45
  • TA评论了作品《病人》 毫无疑问的,居住在城市当中的人们,都患上了当代都市隔膜症!虽然人声偶尔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每天都站在防盗门、防盗窗、防盗网后面,紧张地警戒着他人,就怕他人闯入属于自己的一百平方米领地。由是,因此引发的紧张的人际关系也时有所闻,如上下楼互不认识,如突发急事找不到帮手等等。而从农村来的一个老人,他着手治理这种隔膜症,虽然异想天开,但最终却把自己给当成精神病给整进了疯人院。现实写照,悲乎?
  • 2017/05/22 14:35:19
  • 老黄牛学飞翔回复> 城里的邻里关系,确实令人担忧。
  • 2017/05/22 20:09:12
  • TA评论了作品《姐被狗咬了》 关于仇恨,关于成败,关于得失……世间的一切,总会最后被无情的岁月吞没。那只趾高气扬的狗又何?那个曾经斗不得的土霸王又如何?皆斗不过时光的抹杀,均不过如此耳!其时,每个人的生生,都是一样的。都有顺利到达顶峰时,(文中的“我”,打工归来时一定赚了不少的铜板,所以才会有了那种底气),也有受挫跌入低谷时(如文中的那个折射的老狗)。所以,成功(得意)时不要趾高气昂,落魄时也无需垂头丧气,因为一切都会过去!
  • 2017/05/22 14:23:29
  • 漂洋回复> 谢谢老师精评!
  • 2017/05/22 15:43:56
  • 王立红回复> 谢谢老师鼓励!敬茶!祝好!
  • 2017/05/27 17:55:38
  • TA评论了作品《青草坪》 祝贺获得周冠军!
  • 2017/05/22 10:34:24
  • 叶瑞芬回复> 谢谢老叟老师!
  • 2017/05/22 10:54:46
  • TA评论了作品《大大的签名》 这篇相较于作者的其它作品,算是较为粗糙的一篇了。“生产对”,是生产什么的?最后的原来,因前面没有过渡,交代得很突兀。
  • 2017/05/18 10:01:18
  • 七里老塞回复> 谢谢老叟兄,已做修改,请再批评,谢谢
  • 2017/05/23 20:41:02
  • TA评论了作品《老妖精》 一句“老妖精”,道出了天伦之乐情,也叫出了几代人的隔阂代沟实况。另,最后一句之童年无忌,应该是童言无忌吧?
  • 2017/05/18 09:57:59
  • 潮湿的梦回复> 有道理,憨憨老叟版主说的对,按照成语就是童言无忌。我专门写成了童年无忌。为啥呢?因为现在儿童不是之前的儿童,什么都敢说敢想,虽然是童年,有的比成年都大胆,哈哈。感谢老战友光临点评。
  • 2017/05/18 15:29:53
  • TA评论了作品《娘老了》 当我们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境况?不敢设想,不敢妄断,只寄希望当我们真的老的那天来临之时,社会会越来越好。
  • 2017/05/18 09:55:52
  • 红月亮回复> 谢谢邹老师关注留评,问好!
  • 2017/05/18 11:16:09
  • TA评论了作品《萤火虫的尖叫》 这是一篇扣人心弦,触及人灵魂的作品。在寻寻觅觅的生活中,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我们走过多少风景,又迷失了多少风景。当我们像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归途时。是母亲用她的爱,用她温暖如萤火虫亮光般的爱指引着我们走出迷雾。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爱莫过于母爱,而我们又回报了母亲什么呢?停下我们匆匆的脚步吧,回家看看爸妈!莫待子欲孝时亲不在再追悔莫及!
  • 2017/05/03 17:07:38
  • TA评论了作品《张三那点事》 张三那点事到底是啥事?标题即设悬,引人想入非非。接下来一步一步揭开悬念,原来张三那点事全是他自己无中生有东想西想惹出来的事。电瓶车的挡板掉了,这么小的一件小事,捡起来装上就行了,再不济给主人赔个礼表示一下歉意,结果他偏要东想西想甚至联想到了他和主任的那么一丁点的闹心事, 以致这件小事就真变成了一件事。人就是这样,本是一件极小的事,往往要联想到一串事,甚至无限影射扩大成大事。小中见大,平中见奇。
  • 2017/05/03 16:48:46
  • 五哥回复> 感谢老叟精彩点评,辛苦,祝好!
  • 2017/05/03 20:58:30
  • TA评论了作品《第三次暗示》 这是一篇很接地气的文章,以上世纪改开之初为背景描写了那个年代女工的际遇。阿文的遭遇不是个例,一边是李总一次又一次的暗示,一边是母亲无休无止的索取,还有厂长、副厂长、行政经理等的无耻羞辱。如此环境下阿文的路在何方?为了结束这恶梦般的日子,她不得不选择屈服。虽然她明白这只不过是另一种屈辱生活的开始,是干净的灵魂扭曲的开端。结尾喊出的那一声“爹!”让人凄然泪下,哎!读这样的小文,是读对逝去年代的反思!
  • 2017/05/03 16:46:16
  • TA评论了作品《曹操之死》 以众所周知的历史人物命名,以熟络的历史事件为背景,揉进了现代元素,使作品更呈扑朔迷离、错综复杂之态。曹操到底是怎么死的?谋杀?情杀?自杀?三角恋、贩毒、争权、戏谐性、戏剧性……难怪有读者评说,这是要杀死人脑细胞的微品佳构。经过粗中有细的张飞的一番调查,原来凶手竟是那只原主人垂爱的白猫。白猫为主复仇,不得不令人拍案叫绝。
  • 2017/05/03 16:34:22
  • 冰凌花回复> 感谢评委精彩点评
  • 2017/05/08 18:32:11
  • TA评论了作品《狗不理》 以三字、三字、七字为一句,还尾带押韵的形式写微咖作品,这是一种本着探索出发的写法。记得从前年开始,山东作家纪广洋老师也曾倡导过一种微文体小说的写法:绝句小说。使用的写法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处,讲究的是小说的诗韵、文韵与文字的内在韵律美。我也曾参与写过几篇此类作品,尤喜文字间的那种内在韵律美。抛开这文字的美感与韵味不谈,此篇虽然如快板,如律诗,但其人物个性、故事性、说教性均俱在,不失为一篇成功的微小说。
  • 2017/05/03 15:58:32
  • TA评论了作品《盗梦人》 进城寻梦的年轻人,心里都怀想着太多的梦想。他们在努力着,他们在奋斗着,他们在为自己的理想负重砥砺前行着。他们既有高大上的想法,也有以偏概全的定论,又有急功近利的行动。因此,他们的时间被挤得满满的,他们的身体被拖得垮垮的,他们的精神状态时刻绷得紧紧的。在人的脑洞无法承载的重压之下,由是偏出现了梦幻般的梦境。使用这独特的视角与写法,写出现代都市寄居的人的梦想与真实内心,效果直抵心间。
  • 2017/05/03 15:41:13
  • TA评论了作品《城市少年》 时下常见一个词:留守儿童!但这一般指父母外出劳务后被留在偏远农村的孩子。这个是留守在城市的孩子代表,他从小就被进城务工的父母带在身边,安放在租住的城中村里,自小便缺少了看管与教育。这不能怪父母,也不能怪怨社会,因为这是城市化进程中的一种现象,也是社会的一种阵痛。这些缺少关爱与教育的孩子,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自如穿行在城市的街头。我们不光要关注农村的留守儿童,也要将目光关注到城市的这一特殊群体。
  • 2017/05/03 15:32:13
  • 骚风回复> 好难!好难!来一个精华!叟兄威武!
  • 2017/05/04 12:42:53
  • TA评论了作品《噩耗》 午夜电铃,无疑犹如午夜凶铃。男人死了,她的天地塌了。她浑噩中,又接到了男人老婆要她滚的电话,无疑是压跨她的最后一根稻草。万念俱灰中,她唯一选取一死了之——一个性格有缺裂的女人,此时已活脱脱呼之欲出。戏剧性的结局是,她居然看到了“她的闺密和她的男人一起从车里走出来”。愤恨、欺瞒、无助、报复导致了悲剧最后上演。谁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谁是这起悲剧的策划者?作品充满了悬念,耐读并令人唏嘘之余,引人深思!
  • 2017/05/03 15:21:39
  • 廖东平回复> 谢谢老师点评。
  • 2017/05/08 12:02:10
  • TA评论了作品《一匹马的理想》 这是一匹天马行空的马,这是一匹穿越千年的马,这是一匹用脊梁驮起过辉煌唐宋王朝的马,这是一匹见证过当代和平发展的马,这是一匹爱好平和远离尘世纷争的马,可以说,这是一匹行知合一的神马。马疾驰得潇洒,作者写得也相当洒脱。说是写马事,莫如说是写人事,马的理想,即是人类的理想。赋予了一定人文精神的作品,总是能轻易地征服读者,让读者引起共鸣。马啸啸兮狼烟起,车辚辚兮岁月紧。功成名就兮懂归隐,炎黄盛世兮得安寝。
  • 2017/05/03 15:20:21
  • 王立红回复> 谢谢憨憨老师的精彩点评!
  • 2017/05/08 07:20:45
  • TA评论了作品《心境》 人的心境,会随着年龄的老化而变化,当然,也会在耳濡目睹中悄然发生变化。文中之人,除了年龄的变化外,更多的是对社会丑陋现象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惊了。
  • 2017/04/20 14:44:58
  • TA评论了作品《传家宝》 前不久“邻家帮”微信群改名为“庠序邻家”,这“庠序”二字,说实话,对我来说,是首次得见,是经过科普才明其意的。今天看到这篇微作,居然使用“庠序学塾”作为道具贯穿全文,是巧合么?我看未必!这一定是经过作者深思熟虑后的产物。岭南栖息繁衍的客家人,据说从中原一路迁移过来,多好读,以文为荣,这也许正是好家风的一脉相承罢。我曾见,许多客家村落,都保留有私塾、家塾、族塾、义塾等遗址,客家人重视教育可见一斑。
  • 2017/04/20 11:40:36
  • TA评论了作品《水》 老爹因为年轻时的一次急躁,在大冷天用冷水为他爸洗脚,导致了他爸寒气入侵而死,因此而落下了心病。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心药,莫过于晚辈的孝顺。此篇在谋篇布局上,颇显心机,前面几次展开水生与他爹之间的较量,让人误以为水生是无事献殷勤有事求于他爹。最后谜底揭开,读者才豁然开朗。人贵直,文贵曲,这么一个小故事,七里八拐的,可见作者是费了一番苦心的。唯感美中不足的是,老爹最后那段交代的话有点罗嗦了。
  • 2017/04/18 17:01:16
  • 端柔回复> 老师,我已把文章结尾修改了,请过目
  • 2017/04/19 15:20:13
  • 端柔回复> 感谢,感恩老师指点,俺立即地改文章,然后请求置换
  • 2017/04/18 18:10:50
  • 红月亮回复> 《琥珀》宝物,一定亲手交到师父手上。
  • 2017/04/15 15:59:54
  • TA评论了作品《一根筷子》 真是挖空心思,生财有道啊。
  • 2017/04/14 15:29:41
  • TA评论了作品《出山》 自幼聪明的郭正,虽然长得其貌不扬,但人正直,十里八乡都知闻他“大名”。灯下黑的弟弟,居然忘了哥哥,这说明什么?说明了他弟弟已经脱离了农村、脱离了与一线群众的联系。一句“你哪位?”已淋漓尽致的说明了一切。此乃所谓言简而意赅也!为作者的谋篇布局,精心设置情节折服了。在昨天,我就发现了文本中有一点不对劲之处,即结尾郭正竞选村书记这一点(村书记不能竞选)。然,今天再看,细心的作者已纠错,为求实精神点赞!
  • 2017/04/14 10:37:33
  • 七里老塞回复> 灰常感谢老叟兄精彩评论,期待饭盒“出山”。😀
  • 2017/04/14 10:44:41
  • TA回复了作品《琥珀》 我来帮你遂愿。
  • 2017/04/14 10:23:57
  • TA评论了作品《光》 这束光,是人性之良善之光,是把爱延续之光。赞!
  • 2017/04/14 10:21:08
  • TA评论了作品《致昨天》 角度小,跨度大,话里有画,画外有话。
  • 2017/04/12 16:57:25
  • TA评论了作品《父亲期盼》 很温馨,很励志,也很感人。
  • 2017/04/12 11:45:44
  • TA评论了作品《手指》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世人可以淡忘一切,可唯独历经过劫难的人不能。指头,对于一个视艺术为生命的钢琴家来而言,意味着什么?那是除了生命外,就数它珍贵了。叙述不温不火,从容淡定,文后却暗流汹涌,令人读后若有所思。老痴兄宝刀未老!
  • 2017/04/12 11:33:36
  • 老痴回复> 老叟兄辛苦了,请茶
  • 2017/04/13 12:39:35
  • TA评论了作品《独享单车》 有点小聪明的中国人都有点自以为是,他们爱动脑也爱动手,他们更会琢磨一些新玩艺儿,所以创造也快,不过破坏也快。这不,共享单车这个新鲜登陆抢滩的公众设施,一上街推广,便遇上了此种境遇。有人指责这与个人素质有关,有人更上升为民众全体素质低下,更有人上纲上线说是体制造成的问题。根其因,究其源,老叟认为,这是骨子里的一种根植低俗意识,不与其个人的学识、教育有关。共享单车就是一面很好的镜子,照你,照我,照他!
  • 2017/04/11 15:41:20
  • TA评论了作品《​神秘大礼》 楼上几位真细心,几处小错都给找了出来。看来是真的认真读写评的“邻粉”。
  • 2017/04/10 17:02:49
  • TA评论了作品《盗梦人》 年轻人,心里怀想的梦想太多,但是,人的脑洞却无法承载得下。使用这独特的视角与写法,写出现代都市寄居的人的梦想与真实内心,效果直抵心间。
  • 2017/04/10 15:12:30
  • 老黄牛学飞翔回复> 难得憨憨前辈露面,鼓掌欢迎!
  • 2017/04/10 18:58:39
  • TA评论了作品《琥珀》 世界上最后一滴水,就是人类自己的眼泪!预言这句话的哲人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此篇作品却实实在在地向世人展示着这么一个真理。战争一直与资源掠夺相关,战争一直与人性贪婪有关,战争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最终导致毁灭。过渡的开发与掠夺活动,导致地球上可用资源渐渐减少,当一个国家的战略储备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储罐”的时候,水便成为了生命的命题。当“总统”都亲自上阵参战的时候,何来的绅士风度?引爆核武,是迟早之事!
  • 2017/04/10 10:24:42
  • 六憨回复>
  • 2017/04/10 17:16:27
  • TA评论了作品《愚人节》 乐融融的一家子,虽然是在愚人节的小伎俩,却是增添了一些家庭情趣。平淡的生活中,能天天是愚人节么?
  • 2017/04/04 22:47:56
  • 暮雪度烟梅回复> 谢谢老叟!与其说是愚人节的小段子,不如说是亲人之间的一种信任。只有你相信的人才能骗得到你,所以这种骗,希望天天是愚人节!哈哈!
  • 2017/04/05 14:39:17
  • TA评论了作品《圈子》 圈子,比如人际圈子、文化圈子、亲朋圈子等等,不一而足,充斥着我们的生活中每一个角落,我们也生活在一个圈子一个圈子中间,谁也不能例外,谁也无一能幸免。好的圈子,它能给我们带来共享互利,而不好的圈子,则就像是文中的主人公那样带来的是毁灭或窒息。“他”为了摆脱这个圈子的束缚,作了最后的抗争,在时下“打虎拍蝇”的利剑下,挑破了一个“圈子”,可还有多少这样的圈子在笼罩着华夏大地?母亲的子宫只是一种隐喻。
  • 2017/03/30 16:09:09
  • TA评论了作品《清明》 玩火者,必自焚。贪腐者清除后,天下必定“清明”。
  • 2017/03/28 16:35:37
  • 刘卫宁回复> 谢谢老师点评!
  • 2017/03/28 22:22:13
  • TA评论了作品《情极》 好几天一直没登陆上来看,此时看到春丽的这篇,忍不住登陆及开评。评语只有一个字:好!
  • 2017/03/28 14:45:10
  • 吴春丽回复> 谢谢鼓励!
  • 2017/03/29 15:32:24
  • TA评论了作品《扶》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开门张望的老人倒地,是有意耶,还是诱饵?在对面观察的他,是扶还是不扶?结果是人性战胜了狼性。在他决定扶的时候,那支原本在暗中的枪也受到了震憾。是人性的苏醒,还是悔意的顿悟?作者没有说,只留下了一颗不知射向何处的子弹。作品没有落入世俗的扶与不扶的套路,而是独出心裁另辟蹊径,让作品闪出彩。
  • 2017/03/14 17:08:47
  • 刘卫宁回复> 谢谢叟老师点评!
  • 2017/03/14 17:43:54
  • TA评论了作品《汉唐盛世》 请注意,黄牛党出没!其形堪比熊,其貌堪比猫,哦,你们形容的都不对,我说他是熊猫!至少在微咖上来说,当属国宝级的。
  • 2017/03/14 16:52:10
  • 徐建英回复> 评语与文相益
  • 2017/03/19 00:28:59
  • TA评论了作品《誓言》 一言既出,那个啥马难追啊?这男人想起了当初的誓言,临门时失脚,没曾想,这居然成为了妻子嘴里的冷笑。夫妻之间的理解与沟通,可见一斑。
  • 2017/03/14 16:50:18
  • 砌步者回复> 问好叟叟,谢谢点评!
  • 2017/03/14 23:52:40
  • TA评论了作品《眼神能让人流泪的女孩》 我路过,不哭,也不笑。把哭留给桥,把笑留给书生。我和张夏红月亮等就踮足看热闹!
  • 2017/03/14 16:42:33
  • 曾楚桥回复> 你一个老人家打死也不会哭的。。。桥的眼泪浅,由他哭个够吧。。
  • 2017/03/14 16:52:47
  • TA评论了作品《守候》 好文字就被淹没在了滚滚洪流中……捞起来细看,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触,伸向了女人的内心世界。
  • 2017/03/13 23:04:45
  • 车厘子回复> 谢邹老师捞我一下!
  • 2017/03/14 19:24:54
  • TA评论了作品《瞒天过海》 初读,还以为会是一个梦游的故事。没想到,最后的结局竟然会是这样“有预谋”。作品的“绝”,源自作者的“绝”。平常的作者,会把故事写到“绝路上”就收了手,而聪明的作者,则会在这个“绝路上”,来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柳暗花明,就是常说的闪小说中的一种“闪”,也是一种技巧,它让人意料不到,却又是意料之中。闪小说为何这么迷人,正因为了这一种“闪”的韵味。
  • 2017/03/13 21:51:58
  • TA评论了作品《同行》 小故事也可以写得这么余音绕梁,高手就是高手!
  • 2017/03/13 21:47:01
  • 冰凌花回复> 谢谢评委来访
  • 2017/03/16 16:28:05
  • TA评论了作品《午休》 劲爆了!
  • 2017/03/13 21:26:18
  • TA评论了作品《唐小姐》 质本洁来还洁去,赤条条来去来牵挂。好一篇痛人心肺的《唐小姐》!
  • 2017/03/13 15:49:45
  • 七里老塞回复> 谢谢老叟兄,问好。
  • 2017/03/14 13:30:17
  • TA评论了作品《母亲》 把地球比喻为一位年轻又苍老的母亲,把世界拟人化成一个家。家中的人们啊,你们可知娘心?你们争权夺利,可都是在做着伤害母亲的生命啊。用心良苦的一篇警世文。
  • 2017/03/13 15:44:01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