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飞泉(我名即我号)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小长诗:怀老杜》 很欣喜看到范老师的精彩点评。因为很喜欢老杜,所以发自内心,如对朋友倾诉。
  • 2018/06/10 00:40:18
  • TA评论了作品《小长诗:怀老杜》 很欣喜看到范老师的精彩点评。因为很喜欢老杜,所以发自内心,如对朋友倾诉。
  • 2018/06/09 11:47:10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故事》 文字细腻有趣,却字里行间都是闯深圳的心酸。
  • 2018/06/03 08:30:52
  • 老师父回复> 感谢飞泉,你读懂了深漂的不易,谢谢。
  • 2018/06/12 09:13:20
  • TA回复了作品《亲爱的芭比》 多谢国华老师点评回头我再调整调整。
  • 2018/05/04 14:28:43
  • TA回复了作品《窝心脚》 你太缺乏同情心了,该打。尤其还想笑。
  • 2018/04/30 15:18:03
  • TA回复了作品《棠夏》 亨总投资一下
  • 2018/04/26 15:59:11
  • TA评论了作品《赶集》 结尾有点开放式了,到底是大叔不相信对方的话,觉得所谓支教点不过是一个噱头,根本无法真正抵达需要的人?还是大叔相信了这种善举?按照前面设置,应该是婉拒那人的提议,毕竟他是要看到实际需要的人拿走衣服。其实情节还可以展开,细节也可以丰满些,或许是个不错的小短篇呢。不过刘老师似乎也向读者传达一个理念:断舍离,不要的东西还是送给需要的人吧,这样才能物尽其用,不会浪费。
  • 2018/04/25 23:50:03
  • 金学舜回复> 多谢关注!
  • 2018/04/25 21:49:18
  • TA回复了作品《窝心脚》 感觉你心中还是有点暗爽吧
  • 2018/04/24 21:24:41
  • TA评论了作品《窝心脚》 水哥威武呀,古文太溜了。和你的胡子有的一比。
  • 2018/04/24 12:22:27
  • 江飞泉回复> 感觉你心中还是有点暗爽吧
  • 2018/04/24 21:24:41
  • 水去先生回复> 你应该首先慰问我,一脚差点把我踹死,升仙。
  • 2018/04/24 20:14:20
  • TA回复了作品《棠夏》 对女主的刻画有点像《世间再无陈金芳》,很从容,也凌厉,看似平静,却暗含波澜。我感觉这又很“卫鸦”,所以作为力作,不得不点赞。先略读,回头再仔细看细节。
  • 2018/04/23 19:36:43
  • TA回复了作品《棠夏》 补充一下,尽管非虚构作品有着波澜诡谲的情节和真实性,像玉写的《局》,不过也不得不说,虚构作品的那种神秘性且似是而非的挠人,更让人欲罢不能。
  • 2018/04/23 19:30:31
  • TA评论了作品《棠夏》 粗粗看了部分,就被卫鸦的文字“吓住”了, 什么叫文字质感,这就是。叙事能力和文字都让我敬畏。这是一个创新之作,跟他之前的《木马》《不归》有些区别,晓霞说这是“我”和几个深圳女人的故事,她们“就像随风吹到这座城市的稗草,虽然生命力顽强,却有着与生俱来的硬伤”因为她们不是“禾苗”,文中的“我”也差不多如此。而且,这是一个大部头,几条叙事线并行,却殊途同归。揭示命运的残酷与生活的冷血,作者眼都不眨一下。
  • 2018/04/23 19:29:03
  • 卫鸦回复> 谢江泉细读并厚赏!
  • 2018/04/25 09:15:36
  • 江飞泉回复> 对女主的刻画有点像《世间再无陈金芳》,很从容,也凌厉,看似平静,却暗含波澜。我感觉这又很“卫鸦”,所以作为力作,不得不点赞。先略读,回头再仔细看细节。
  • 2018/04/23 19:36:43
  • 江飞泉回复> 补充一下,尽管非虚构作品有着波澜诡谲的情节和真实性,像玉写的《局》,不过也不得不说,虚构作品的那种神秘性且似是而非的挠人,更让人欲罢不能。
  • 2018/04/23 19:30:31
  • TA回复了作品《天鹅(长诗)》 谢谢刘老师第一时间送上鼓励,长诗确实不好写,不亚于中篇小说,而且更甚,甘苦自知。
  • 2018/04/23 10:08:19
  • TA评论了作品《南下打工的苦与乐》 尽管没有华丽的语言和曲折的故事,细节的描述也略显平淡单薄些,但作者奋斗不屈的字里行间还是打动了我。每一个奋斗者都是值得尊敬的,我没有在工厂呆过,也没有进过生产流水线,但是工作者的悲欣交集是能触摸得到,感受得到的。更令人感动与敬佩的是作者那颗文学之心。在任何工作领域,执着都是非常优良的品质,而持之以恒的努力上进,更是其间更加美好的部分。至于内容,平时记录就好。最后,祝作者写作道路越来越宽阔。
  • 2018/04/20 21:28:23
  • 予心若玉回复> 谢谢江老师!
  • 2018/04/22 00:55:50
  • 北国寒星回复> 多谢飞泉文友的雅赏! 这确实是一篇爱情加恐怖的小说!
  • 2018/04/13 23:53:00
  • TA评论了作品《一指禅》 尼玛,为何不扩充成短篇,甚至中篇,看得不过瘾,就结束了。差评。不过文字功底也是没谁了,这证明你不仅没老去,还无比年轻。
  • 2018/04/12 16:43:29
  • TA回复了作品《亲爱的芭比》 OMG,你是要羞死我呀,放心,你还不是老头。
  • 2018/04/12 15:24:55
  • TA评论了作品《你是你的地狱》 文章有点长,还是安静地看完了。抛开情节不说,文中充斥的腹黑学、关系学,简直就是现代版官场现形记,个人奋斗在某些宿命角力面前不值一提,但又不得不说,个人奋斗的重要性,尽管它是妥协的、平衡的、舍弃的、现实主义的。现在社会早已不是以前的理想主义时代,社会趋势演变加剧了人性的悲剧化,因无从选择,你所处的环境必然会造就你。地狱即人心,人心即地狱,这种隐喻看似无奈,却是真实,真实得宛若真理,真实得触目惊心。
  • 2018/04/12 15:04:52
  • TA回复了作品《亲爱的芭比》 春燕的点评让我感到温暖。的确如此。声音亲情都很可贵
  • 2018/04/12 11:58:13
  • TA回复了作品《致敬大师:玩一个叫文学的游戏》 所以这也给我树立了一个样板,阅读大师,学习大师,模仿大师,然后再有自己的独创,无论是语言还是叙事方式。与老友共勉。
  • 2018/04/10 17:54:04
  • TA评论了作品《致敬大师:玩一个叫文学的游戏》 这篇文章早就看过,但重新再看一遍,还是为书生的难掩才华与渊博知识折服。作为认识他n年的老朋友,一方面为他在琐碎生活与繁重工作中还能保持持续、高频、高质的阅读和写作感到高兴,另一方面也为他能从涉猎的大师中提炼萃取精华并学以致用感到佩服,所以他那些小说闪耀的大师的影子或光芒就足以让人兴奋了。对于小说,我还在纯粹经验主义的练习阶段,可能跟自己阅读量太少有关。毕竟不像诗歌,精短、跳跃,似乎更适合我。
  • 2018/04/10 17:52:51
  • 笑笑书生回复> 感谢飞泉兄,我等互相切磋激励,实在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 2018/04/11 14:57:01
  • 江飞泉回复> 所以这也给我树立了一个样板,阅读大师,学习大师,模仿大师,然后再有自己的独创,无论是语言还是叙事方式。与老友共勉。
  • 2018/04/10 17:54:04
  • TA回复了作品《红玫瑰酒店》 李玉出品,皆爆款品,先抢下再说
  • 2018/04/10 11:39:38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谢谢唐老师精彩点评,本来是按中篇构筑的,但写了发现“枯竭”了,不过正在逐渐补充,丰满,李炯那条副线,也会发展起来。不过很多人一旦倒下,真的就会因为疾病,年龄或性格,而从此一蹶不振的。
  • 2018/04/10 11:38:23
  • TA回复了作品《亲爱的芭比》 嗯,所以我们更需要感恩,珍惜已拥有的。或许也是这篇小说想说的。
  • 2018/04/10 11:15:11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很喜欢元涛老师的精彩点评。人生如戏,商场亦如此。第二人称是一个尝试之作,好像是劝慰朋友,实则为主人公痛惜不已。也许取材于熟悉的人事之故。谢谢老师建议。
  • 2018/04/09 12:03:35
  • TA回复了作品《亲爱的芭比》 谢谢玉的点评,是的,亲人总能让我们感同身受。而且能唤醒我们去珍惜它。
  • 2018/04/09 11:53:20
  • TA回复了作品《亲爱的芭比》 这让我想到《COCO》,想到《可爱的骨头》,想到我们身边的一切美好与难过,而这就是我们需要珍惜的一生。这或许是这篇小说的意义。
  • 2018/04/09 11:51:55
  • TA评论了作品《亲爱的芭比》 这个奶奶有着让人心疼的所有元素,但这是真实的,我的一个远方姑婆就捡过垃圾,她的儿子车祸去世,留下一个孙女。芭比是一个“亲情和父爱”的象征,我们唾手可得,有些人穷其一生都在追求,然而我们却不珍惜。我无法把它写出来,这个奶奶太熟悉了,她对孙女的爱,就是我自己的奶奶对我的爱。我一直很想她,她去世十年了。也许这篇小说是一部纪念小说,关于亲情的呼唤,爱的追寻,感悟,和遗憾。
  • 2018/04/09 11:50:49
  • 江飞泉回复> 这让我想到《COCO》,想到《可爱的骨头》,想到我们身边的一切美好与难过,而这就是我们需要珍惜的一生。这或许是这篇小说的意义。
  • 2018/04/09 11:51:55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敢于尝试,勇于创新。看来职业病犯了。谢谢芜薇姐来读。
  • 2018/03/30 16:25:12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多谢指点,细节上是可以再丰满补充。其实这类题材写得很累。
  • 2018/03/29 10:00:55
  • TA回复了作品《​阳江行》 好高兴看到大姐的留言,阳江确实比较适合养老。祝大姐在阳江玩得开心。
  • 2018/03/29 09:39:59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谢谢宋老师再度置评。可能很多人看到了熟悉的影子,或者是自己,或者是亲人,朋友,非常多好的建议,也许在以后修改时,可用。
  • 2018/03/28 18:23:37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但有时感同身受,内心是悲凉的。喜欢歌剧或许是人内心的最后保留,就像我们很多喜欢文学的人一样,是自尊心的最后围墙。而文青之心是否真的无法成为商业之龙,也是值得大家探讨的话题。
  • 2018/03/28 18:20:49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因为懦弱,所以无法调和家人与妻子的关系,导致两边不讨好,也无法在面临利益威胁时,选择反击;因为没经过前面的风浪,所以在中年时面对现实不堪一击。“你”其实很让人心疼,有时我们会说“可怜人必有可恨处”
  • 2018/03/28 18:16:27
  • TA评论了作品《燃灯索》 《燃灯索》能引起大家争鸣,倒有点意外,本来以为是很“普通”的作品。老亨总说应该像中篇,果真够毒的,如果时间允许,我是打算写成中篇,至少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那种。里面很多细节还可以打开,比如“你”的性格养成,如何从顺应趋势的广告公司老板到忤逆趋势的失业中年,如何从幸福(?)的三口之家到妻离子散的孑然一身。性格决定命运呀。因为自负,所以想出排异性极强的广告语,最终被别人排斥;
  • 2018/03/28 18:13:51
  • 江飞泉回复> 但有时感同身受,内心是悲凉的。喜欢歌剧或许是人内心的最后保留,就像我们很多喜欢文学的人一样,是自尊心的最后围墙。而文青之心是否真的无法成为商业之龙,也是值得大家探讨的话题。
  • 2018/03/28 18:20:49
  • 江飞泉回复> 因为懦弱,所以无法调和家人与妻子的关系,导致两边不讨好,也无法在面临利益威胁时,选择反击;因为没经过前面的风浪,所以在中年时面对现实不堪一击。“你”其实很让人心疼,有时我们会说“可怜人必有可恨处”
  • 2018/03/28 18:16:27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我要写成系列的,哈哈。
  • 2018/03/28 18:08:32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亨总评得好。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大体如此吧。老赶其实不是老板的料,骨子里是文青。内心太脆弱,性格太懦弱,或许还自负,所以结果是预定的。这个你让人心疼。
  • 2018/03/28 13:17:47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虽然比喻的形容用得有点“恶心”,但我喜欢。事实上,算不上是深商的主题,更解读为职场对部分人群的剿灭,非常残酷,但无比真实。
  • 2018/03/28 09:53:28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结尾的拉三有振奋人心的力量,这是一个伏笔。
  • 2018/03/27 17:10:49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因为用第一人称,我不忍心。旁观者,也是不错的。
  • 2018/03/27 16:52:48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看过《海边的曼彻斯特》,即便丧到令人心碎的卡西阿弗莱克,也让人看到人生的微光。正如你说的,沉陷低谷后,即便不触底反弹,也要充满斗志与希望。开头暗示了不好的可能,结尾却很开放。
  • 2018/03/27 16:49:15
  • TA回复了作品《燃灯索》 多谢如此高赞,是想尝试下新风格。久违的小说能得到你喜欢,很荣幸。
  • 2018/03/27 16:32:36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