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安湖天(信安湖天)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放它一马》 小吴的文字一直充满的善良的愿望,一个小偷进入一户陌生人家,看见了一只乌龟虽然救不了同被困的同伴,但还是要坚守在同伴身边,这一普世之爱感动了他,他掏出了钱,也就准备洗心革面,而门外的钥匙的声音,提出了同伴会不会原谅他,拯救他?成了一个迷底。也成了本篇闪小说最为出色的之处。太多的思考留给了读者,无数种可能性留着者继续在心中去完成他们自己版本的结局,而这一结果,恰恰是个人阅世的结果。
  • 2017/07/17 18:37:21
  • TA评论了作品《稻秧》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 2017/04/26 15:29:12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盒饭!
  • 2017/04/27 10:26:45
  • TA评论了作品《数字键》 女人进家门了,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个表层上来自于外界的声音,我却将这声音看成是女人内在的声音。作者以她娴熟的架构故事的能力,创造出了一个合于逻辑的虚构人物形象,而这一形象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这个女性更多是同情,当下的女性随着时代的潮流,不得不被“三个数字键”锁住了内心,这不上她的错,她也无力突围,她本来一切都依懒于老公,而老公在她内心的渴望中异化了。这一异化,也正是人类失去的。
  • 2017/04/22 15:58:44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支持和鼓励!
  • 2017/04/24 11:29:51
  • TA评论了作品《情极》 说实在话,这是我读过吴春丽的微咖最好的一篇,至少是我个人的感觉。她曾经有过一篇比较让许多人看好的微咖,但我还是觉得那个稿子雕刻的痕迹太重。虽然写小说需要技巧,而真正的高手你是看不出雕刻之痕的,小说就像生活。吴春丽这一稿子做到了这一点了,没有刻意去阐述什么主题,什么正能量啊,就是写人,写母亲,写女人,写得那样真情意切,写得那样有风有雨有晴天,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类的情感世界。 我以为这就是小说。
  • 2017/03/27 09:20:24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点赞,打赏!
  • 2017/03/29 15:31:57
  • TA评论了作品《宗主武侠同题赛:女侠》 语言干脆利落,不仅仅能看到,还能听到,不仅仅能听到,还让我的魂随着剑影飞。我只读过三年书,放牛打柴之余,就喜欢看一些打架的书。每逢有有诗为证,我就冲出一粗话,跳过。后来认得了周伯通,怀疑金庸是据我的个性写的。 看这女侠“月光隐隐,一白衣人疾行如飞!”倒让我粗人想起了诗意。“月光隐隐”四字,就道出了你已经化出了自己的语境。 最美的,你就是“王立红”! 最珍贵,在于成为自己。
  • 2017/02/21 09:50:25
  • 王立红回复> 谢谢老师!敬茶!祝好!
  • 2017/02/21 16:37:00
  • TA评论了作品《美丽的谎言》 寒塘听雨老师的稿子一向是非常严谨的,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普通人的生存状态。现实生活也不是一切尽如人意的,还有许多处在弱势位置上的人,而这些人以他们的隐忍、大爱、大孝书写着作为人的力量。显然寒老师不是简单地书写孝与爱,后边笔锋一转,是在无奈中坚持,这种坚持更显出他的坚强。 最后跪下的细节我个人以为不符合人物个性,他可以妥协,隐忍,但绝不会轻易让自己的腿软下去,他可以流泪,但绝不会让自己的膝盖跪下。
  • 2017/02/20 16:58:45
  • 寒塘听雨回复> 男人膝下有黄金,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 2017/02/20 17:13:39
  • TA评论了作品《宗主武侠同题赛:女侠》 “女侠老了”四字就将读者心吊了起来。“曾经爱幕过女侠的男人们……”将人引进了另一番江湖,直透人心。古今中外的男人,无论披着多么耀眼的皮,也难逃天赐于他荷尔蒙在体内的焦灼,才有人性修炼的意义。 女侠一百五十岁生日宴会上真让人纠起了心。女侠的剑一分一分地出了鞘,女侠的腰一分一分地直了起来,美如仙,英气逼人,留下无限的遐想。我忍愿理解为女侠直面“权利与永生!”唯如此才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女侠。
  • 2017/02/13 10:03:01
  • TA评论了作品《断指》 情节非常引人入胜,语言质感传神。每个字都是作者用心去用的。阿剑一下班,用了个冲字,就将悬念引了上来;为什么而“冲”?读到后来就让读者对这个冲字有了延伸的想象。阿剑的叫字,与老板的乐呵呵,没有太多外在的描写,但让人感受到不同的个性与人物内在。后面每个细微用词,让人物形象可感可觉。最后,“这个小指头是我自己剁去的,”能不能唤醒他们……劝诫小说最忌说教,作者这一笔就让文字有股张力。
  • 2017/01/19 17:45:13
  • 红月亮回复> “冲”字,表示阿剑有多饿,可一迷上赌,饭都不顾得吃了......老师们教我,写闪要多用动词。谢谢老师的精彩评论!
  • 2017/01/20 09:27:55
  • TA评论了作品《​芦花鸡》 其实,我也不理解小说虚境是什么,就是那种不概念化的东西。那些概念化的东西,万一我的小说出版了,是评论家的事,与我没相干的。 可惜这部小说丢失了。现在又打出来了,大意与原来差不多,但情景上有所改亦。因为在我打第一稿时,好像还要为我所设计的人物服务,第二稿我就不在意了。 这确是我准备参加一次全国性长篇比拼的,管他三七二十一世纪。曹操官渡一战而有天下。 这战,很有可能是我的官渡之战。
  • 2017/01/14 10:43:54
  • 心灵拾贝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用了这么长的篇幅,来给我讲解虚境与实境,也非常期待能看到你的佳作!祝大哥身体健康,创作顺利!
  • 2017/01/20 10:24:18
  • TA评论了作品《​芦花鸡》 我写文化大革命,没有直接写那一时期人们普遍认为的混乱,而是写一条弄堂,写墙上的标语,写街上的枪声,与儿童仿大人派性争斗。这一切都是我儿时的生活,但那些信息的重组,我是由着自己大脑自己去处理,不再加任何我主观概念。总之就是坐到计算机前,静下来,由着那些人去演,我被他们牵着走,而不是我牵着他们走,下一步他们要到哪里我也不知道。坏人我觉得值得同情,好人我觉得可恶。 因为我也不是什么好家伙。
  • 2017/01/14 10:38:39
  • 心灵拾贝回复> 那个年代,被批斗的是“坏人”,斗人的是“好人”,你同情坏人,厌恶好人,你就是好家伙。
  • 2017/01/20 10:22:14
  • TA评论了作品《​芦花鸡》 越有趣,越有趣,就越有人物形象。我所有的地名、场景全是虚拟的。有一天我写一个她娘叫他儿子,突然脑子里出现敲打破面盆,这一细节有趣,又有人物形象,还有乡村生活。我写一个少年,由于女友自杀身亡,陷入了闲言碎语之中,我不知道如何去表现他的心情,后来他走到了坟堆中,我大脑中出现了三条蛇,冬天的蛇,他要走出“蛇鬼阵”就有了中国人过多的鬼神的传说。很好玩的。
  • 2017/01/14 10:32:50
  • 心灵拾贝回复> 看你谈自己的创作经历,体会,感受到你的创作快乐!
  • 2017/01/20 10:20:32
  • TA评论了作品《​芦花鸡》 贝爷,我今天心情特好,洗了一大堆衣服、被单。说说我对小说虚境的理解。我曾一度以马克吐温那家伙为我的标杆,硬是半个字也发表不出去,16年完成两部长篇后,我变了,尤其第二部长篇《月光下的子弹》我感觉小说需要虚境。本来写这部长篇不是我的计划中的事,而是好玩着。由于什么概念也不在意,只是为了好玩。并且大纲也没有,坐到计算机前就打,我越打越有兴致,管他三七二十一世纪。我发现我越是避开现实概念化的,
  • 2017/01/14 10:25:57
  • 心灵拾贝回复> 根土大哥,没有及时分享你的心情,好可惜,迟复见谅呀!我有时太懒了。好久没来,来了也没有打理自己这一亩三分地,而是跑别人田地里忙乎去了。
  • 2017/01/20 10:19:39
  • TA评论了作品《快乐的精灵》 贝爷好,好久不见你了,再累,还是要叫你一声贝爷的,见了你颇感亲切, 我最近生了一场病,天天高烧,刚刚退下,又丢失了一份近四十万字的长篇,痛不欲生,见了你,才感觉到地球上可能还有点友谊值得牵挂,否则 就干脆跳出地球了。 此篇文字确实不错,那个女人很坚强,其实上地球上称爷的都是草包,浓包,只有母亲才称得上真正伟大的,俗话说死当官的爹,也不要死讨饭的娘, 重生,具有美。
  • 2016/12/15 16:54:25
  • TA评论了作品《出手》 乘午休时,再上来看看小吴此稿,就读了前边的,后半就放下不读了。一直在感恩你在微咖上的热忱,所以一直关注着你,也很想你有质的飞跃,但语境上你还是没有新的进展,也许这就叫“吴春丽”语境。他们又在开战了,一句话,简单明了,干脆果断,为什么要扯到风上去呢?读者比你懒。他们喜欢干脆一点的。你信不信把你埋了,一句话,就包含了情节与两个人物形象在里面了。(一)
  • 2016/11/13 11:31:34
  • 吴春丽回复> 根土大哥,谢谢你。趁午休时再来写一评,我很感动!你的话,我会花心思再去琢磨的。
  • 2016/11/14 16:27:08
  • TA评论了作品《出手》 刚从医院回来,上520看到小吴,好勤奋,读得仓促,不提想法,说说对生命的理解。我大姐突然生命垂危,赶往医院,所有的事落到我头上,其实我太累。可在医院里照料病人,也没有办法,只有耐心,回来时,又要照顾长兄,做饭,洗衣,忙村务,忙稿子,三个月前发往北京一部长篇又淘汰出局,又在运作下一部,我甚至不知道我究竟能支撑多久?有一个好友,与她聊聊,她只给我两个字加油, 加油,我的朋友。
  • 2016/11/11 11:50:04
  • 吴春丽回复> 根土大哥辛苦了,你先照顾好大姐,其它的事先丢在一边了。健康和亲情,比文字更重要一些。我也给根土大哥再回复六个字:加油,我的朋友。
  • 2016/11/12 08:32:29
  • TA评论了作品《扶》 说实在这篇文字看得出作者有许多新的信息波出现在脑子里,她内在的核在变化,遗憾的是最后还是回归简单道德层面,没有让前边人性的层面更深一层,也许这正是作者自身的 局限性与有待提高的方向,期待着作者的内核有着质的飞跃。(本贴太长了,一分为二,害得我又赚不到一个圆圆)(管理员我这是第三条,帮我三个都盖上圆圆)
  • 2016/11/01 18:01:14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给我也盖上了三个圆圆。
  • 2016/11/02 16:15:57
  • TA评论了作品《扶》 扶与不扶,高科技的人也很矛盾,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伸出了手,突然一个指令跃入我的脑海,我以为这是这篇了中最出彩的一个亮点,其实人无不在接受着别人的指令,而采取行动,这也是造成人变成僵化的主要原因。这种莫名其妙的指令究竟来自于哪里呢?我们究竟被谁的指令指挥着而成为僵化的会走动的尸体了。(二)
  • 2016/11/01 17:59:01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三连评!
  • 2016/11/02 16:15:19
  • TA评论了作品《扶》 一篇文字在作者无限星的脑信息波中出现,并以语词符号出现的时候,这些符号能不能碰撞着另一个脑袋里的信息波,就人看这些文字有没有碰击的力量了。读这篇文字,第一节就有碰撞的火花,“身边的人……自己……都是相似的,僵硬的”这几个字眼撞击着我的信息波,因为我也有同感,走在大街上,人的脸是那样僵硬,甚至木偶化,让我饶有兴趣地读下去,。“我是个新人!”这一情节的设计,让我产生了好奇心。原来是个高科技的“吴春丽”
  • 2016/11/01 17:48:12
  • 吴春丽回复> 根土大哥很幽默的。
  • 2016/11/02 16:14:50
  • TA评论了作品《蓝背心》 小说一开始就设了一个小小的悬念,姚静拿起一件背心来,开店女人笑着问:给老人买背心吗?这样非常觉见的,细小的生活场景,包含的两个人物,并设下悬念,推动情节,这样的语境信息量就大。远远超过一个成语,或某个死板的形容词的信息量。“对姚静说”我喜欢蓝色,多么辽阔“简单的语词却让人联想到许多,又是温情脉脉。将情节推向了另一层次。”第二天阿婆穿着蓝背心,平静地走了“无论她的一生遇上过什么,(第二条)
  • 2016/10/11 18:37:30
  • 吴春丽回复> 我想了想,还是要多写。写一个能吓得住你的。但不知这一天是什么时候哦。总之,我会努力的。
  • 2016/10/12 09:21:45
  • TA评论了作品《蓝背心》 这篇小说一气呵成,又有深厚的人的内层的东西。我一直以为小说的语言不一定要硬逼着自己去造一些词,只要准确,陌生化,口语化,肯定是好语言。贾平凹先生有观点也此类的意思。而这篇语言就见出作者的从容不迫。一个人的语言出来,读的人不仅仅能感觉到他的思想,还能感觉到她呼吸急或从容。不从容做不好事。这是小说语言的首要条件。所以有些人对语言的理解有所偏颇。而春丽此稿我觉得语境就是顺畅。(第一条)
  • 2016/10/11 18:27:58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来读来评!
  • 2016/10/12 09:19:09
  • TA评论了作品《安安的梦》 整个稿子有着浓浓的感情,吸引着人的心,不能说不是个好稿子。 不过,我自己写不出好稿子,前不久与一位私下里说许多小说是“破腹产的”,不是自然产的,听说现在女人还讲究水下产,产下来的家伙长大了很聪明,不知道真假,生命来自于大海,回归水中也是最自然的。 为什么许多小说是破腹产的,过于讲究技巧,并且你的小说语言风格与结构方式很难找到两篇不同的。
  • 2016/10/10 08:32:11
  • 吴春丽回复> 你说的那个““破腹产的”挺有意思的,把我逗乐了。
  • 2016/10/11 17:48:38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来读来评,你一口气写了五条评论哦,花了你不少时间。
  • 2016/10/11 17:47:42
  • TA评论了作品《天使之翼》 最近一直在细读雷达先生的书,他以为文学是关注人类终极目标。而微咖如此之微的文字,要与人类的终极目标挂上钩,尤如蚂蚁吞了大象。再读作者这篇微咖,我感觉作者以她的智慧做到了这一点,并且是凭着丰满的人物形象来实现这一目的。作者所勾画出的画面感,就让读者展开了想象,掩卷而有沉思。朱缓的温情放到威严的国界之上,就让人联想起人类的温情在国家的机构之中如何呼吸。 这一题目,也点得太绝了。
  • 2016/08/09 16:11:37
  • 电击,回复> 谢谢,深深感谢您一直的支持和鼓励。愿意倾听您的意见,这是最重要的。
  • 2016/08/09 21:12:53
  • 信安湖天回复> 好,你写出来,我一定给你评。不过我喜欢让人当总统。
  • 2016/08/09 17:43:20
  • 吴春丽回复> 根土大哥,我等你那颗棒棒糖等了好久好久,也没有等到。
  • 2016/08/09 16:27:01
  • TA评论了作品《天使之翼》 作者隐含的细节,给读者留下许多期待与想象。披肩飞了!庄严的国界让她放弃了用一根竹杆。体显她内在的自律,一个自律的人才有品格。“这儿庄严的国界”留给读者多层次的想象。半个月后收到国际快递,一句“小奥当兵了!”省略了情节,读者也知道国际快递怎样来的。 一对白鸽飞起,将故事推到了呼唤和平的层次之上。 看不到重要的社会思潮,就写不到就一高度。 微咖也属于艺术范畴,作者没有应微而微之。
  • 2016/08/08 07:33:36
  • 电击,回复> 信先生,我感觉您的评论比小说更精彩。真的,能得到您的支持是我收到莫大的精神鼓舞。
  • 2016/08/09 21:09:07
  • 信安湖天回复> 上边“就写不到这一高度”,打成“就写不到就一高度”了。不好意思,管理员可能的话帮我改一改。这是我难得很认真,很负责任地写一条评。
  • 2016/08/08 07:37:10
  • TA评论了作品《寻找一套西服》 小说往往是多义的,正如蒙娜利莎的微笑一样。我看蒙娜利莎甚至不是解读出什么概念,而是一种心灵的碰撞。小说同样是这种心灵的碰撞。我看《父亲》那幅画,眼前就出现无限辽阔翻耕过来的土地,莫言在《红高梁》中一个小孩拉了一泡尿,染红了酒,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评论家却能说得头头是道。 最近一年里我在写作中也深有体会,以某个观念来架构,往往让我笔下的人物压缩。
  • 2016/06/28 17:05:12
  • TA评论了作品《寻找一套西服》 谢大家点评,摘录一段雷达先生的文字,向老师们作谢。 “徐光耀的中篇小说《小兵张嘎》与《红高梁》的人物情节颇有相近之处,这部以小嘎子生动的个性著称的作品改编成电影后一直受到欢迎。然而这部小说每到情节和人物可以伸展的关口,总是被一种观念的力量压缩回去,最终仍是个封闭的结构。奶奶的挺身而出掩护八路军,罗金宝外在的幽默诙谐,小嘎子的里应外合“端炮楼”大获全胜,无不密切呼应着“兵民是胜利之本”人民战争必胜“
  • 2016/06/28 16:45:14
  • TA评论了作品《收麦》 很少在微咖上论足于他人大作,偶尔评上几句大实话,有名望的也是鼻孔哼一声,哼得我没了 胆气。毕竟是泥巴人,文化浅。沉默为上。而见《收麦》甚至是亲切。读将起来闻到一股淡淡的麦香。这语言是地地道道的泥巴香啊。语风里的人也是神形兼备。召开一个收麦的讲坛。到了最后,田里种了楼了,让人震惊。其实泥巴再不值钱,真正遇上个年情,泥巴比金子还值钱。种点豆子,可以活命,而楼房?泥巴乃国之大事!而泥巴已被人所唾弃!震!
  • 2016/06/11 08:02:32
  • 离离原上草回复> 谢谢老师鼓励支持,谢谢!泥巴乃国之大事,是我等泥巴人的根!
  • 2016/06/11 16:48:14
  • TA评论了作品《如果•痛》 自从读了电兄弟此稿后,我无法驾控自己不想这个稿子。细节为什么会有失真之感呢?并且一直想寻找最真实而恰当的语言回报电兄弟。既不让电将我当朋友,也不让电将我当敌人。难啊。昨天看了山东那个家伙一篇文字,他叫人不要言,他言:小说要做成让人误读,多义,才算得有魅力,对呀。非敌既友,非友既敌,是难以诠释人的情感的复杂性。我第一次叫“电兄弟”是淘气,现在叫一声'电兄弟",是包含着感恩。 打破框架!
  • 2016/05/23 11:20:48
  • 电击,回复> 电兄弟来致谢,谢谢您一直还记挂着这篇不成熟的稿子。
  • 2016/05/24 21:19:41
  • TA评论了作品《我不做空壳人》 谢谢给我票的人,我希望微咖能多关心一些年轻人,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希望。不老套。不讲模式,那是很好的事情! 中国至今还没有出现文学大家,年轻人是真正的希望。 所以本人评贴、投票一般放在年轻人身上。 我这一代的中国人已经没有几天蹦蹦跳跳了,甚至几秒钟都可算出来。为什么要让年轻人站在边上呢?只要他们敢于往前奔,摔倒了也是不要紧的。
  • 2016/05/05 12:17:33
  • TA评论了作品《祭》 每个体生命每一天无不在解读历史。许多杂志社与网络上会事先说明一点:“与政治无关”,其实这个要求是假命题!因为人类,只要他是人类,摆脱不了与政治的关系。有哪个家伙能摆脱“政治”?我们唯有正视,这就可以发现许多有趣的事情,并且深一层的东西。《祭》不仅仅是清明事迹之《祭》而是对我们曾经走过的弯路,错误的认识的《祭》。让我们有更清醒的头脑走好将来! 作者很大胆。敢取这个题材。语言也非常出色。
  • 2016/04/27 15:30:02
  • 小白龙回复> 泥巴老师好,不,老白龙好,哈哈,您真的非常风趣幽默,
  • 2016/04/28 11:37:58
  • 信安湖天回复> 小白以后我如果说上几句,你就不要叫我老师了,我一个粗人,叫泥巴地好。我的笔名就叫“熊泥巴”。本来我也想叫“老白龙”的,想想自己不是什么龙,还是泥巴地好。酒我谢了。
  • 2016/04/28 10:07:44
  • 小白龙回复> 谢谢老师亲临指导,敬酒吧,听闻老师喜欢喝一杯
  • 2016/04/28 09:20:13
  • TA评论了作品《可爱的小动物》 仅以此文向光荣的、可爱的憨憨老叟先生致以我的敬意。并祝你拣到大萝卜,是汤汤笔下的那个大萝卜,很好玩的, 我一直奇了怪了,我又不认得憨憨老叟,他为什肯关心我这样一个无知的老头,并且我的小 说算不上小说,可他对我关注如我兄弟。无意间在邻家社区看到作者的照片,我哈哈大笑。原来他是个胖子,我也是个三千重的胖子, 所以写个哈哈大笑的文字。
  • 2016/04/27 09:07:20
  • 憨憨老叟回复> 老哥言重了。有缘相聚邻家,三生所修。远握!
  • 2016/04/27 10:36:31
  • TA评论了作品《菊香》 石渔先生,你是个君子。所以再放一言。我刚才在另一家网站上,见一小稿,我估计作者有一定来头。但来头大小与我无干,我老了。而他那小稿,让我热泪盈眶,他写的是少奇先生的事。 我曾给河北一位作家回信,说,文学本质上是有信仰的。至少,我自己会这样做。 敬你石先生,将此言放于此。又不知有多少人要在我跟前称爷了。他称太公也好啊。喜欢称上帝也好啊。
  • 2016/04/18 12:06:17
  • 石渔回复> 李白斗酒诗百篇。熊老师,悠着点啊。别太累了。
  • 2016/04/21 17:32:46
  • 信安湖天回复> 对了,我给你赚了两百块钱了,还给了你一百块钱。有机会请我喝一杯。酒,不是茶。你可不要我写了个茶,就给我茶。 我打稿子,手边要放酒,一部长篇就喝二十来瓶白酒。
  • 2016/04/18 22:11:49
  • 信安湖天回复> 那个小说感动我,但不一定感动你。陈少敏,网络上一找就找到的。他写的是八届十二中全会上陈少敏不举手。这是人的真正的骨头。 在创作上要坚持自己的路,一条道走到黑,你不要走了,我走就行了。
  • 2016/04/18 22:08:42
  • 石渔回复> 问好熊老师,感谢多次光临并指点。你说的那篇写少奇先生的文章,有空发个链接我看看。很高兴能有熊老师这样的朋友。
  • 2016/04/18 15:11:16
  • TA评论了作品《菊香》 石先生,打稿前上来看看。菊香其人能闻其声,能见其形。 一个细节上我略有我的想法。当时路边有个女人听到闷笑。我以为对刻画菊香还不够有力。此处的女人应知道菊香是个“靠女”,定然会公然笑着问“”你几时有的娃子“菊香也必因一时乱语,而又会口出惊人之语。个见, 石先生一向比较沉稳。也许某些稿子放开来,更为精彩。 偶读大解微篇,惊之,其人可谓深不可测。
  • 2016/04/18 08:24:47
  • 石渔回复> 关于大解的寓言小说我也很喜欢,如《站起来的河流》、《清扫天空》等非常精彩。对于这些大师,现在只有仰望的份儿啊。
  • 2016/04/18 15:07:31
  • 石渔回复> 感谢熊老师打赏并精心写评!你的建议很好,放开思维,思路会更开阔。有时感觉一个好素材就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非常苦恼。希望老师多点拨。
  • 2016/04/18 15:07:25
  • TA评论了作品《真孝假顺》 小姑娘你好,这几天我心情特好。又上来见你稿子,奉承话就不必了。直接进入伤你的话中,希谅, 开机一个长镜头,清明冷雨山头坟冢,一个长镜式的拉开,接下来应该是人物,而不是人的心理解释,观众的视觉会被被你打乱。人物出来了,你才可以尽情地写写他心理。但最好以行动来描写。黑泽明的电影手法是很值得借鉴的。 另,写小说不要小看了口语化,人类一流大师的小说几乎不会用词语堆砌。 得罪了。
  • 2016/04/11 11:05:31
  • 小白龙回复> 买饼孝敬老师好了,老师喜欢吃哪种口味滴饼呢?太阳粑粑要滴波?
  • 2016/04/12 15:42:15
  • 信安湖天回复> 小姑娘,我还给你赚到一百钞票喽,你发财了。
  • 2016/04/11 16:36:12
  • 小白龙回复> 老师好,您的意见非常好,中肯啊,小白受教了,敬茶。俺们来学习的,请您多多指导哟。大恩不言谢,尽在不言中。再敬您。
  • 2016/04/11 12:12:05
  • TA评论了作品《路遇》 小姑娘你这小说切入点是非常好的。最后也写得非常出彩。“你家公子是顺产还是部腹产”阿闰横眉以对,其实人性中人人潜意中都有一大堆罪恶的。所以他们死了要火化,因为太脏了。 语言上还需要好好打磨,不过不要紧,你年轻,年轻人就有希望。我与你这么大还天天到田野里去偷人东西吃呢。 小平先生退休后喜欢看体育比赛,并且也爱打分,年轻人他就打高分。 我也有喜欢年轻人。年轻人要多多鼓励。
  • 2016/04/08 17:52:26
  • 小白龙回复> 听到您的话一激动,错了好几个字,您别怪呀。
  • 2016/04/08 21:30:49
  • 小白龙回复> 非常感谢您好支持和鼓励,敬您一杯,不,只要您高兴,尽兴喝吧。确实 初来学习写这种形式的咖,还真是一时摸不着边。不地这,小白听您话,会努力的。
  • 2016/04/08 21:29:13
  • TA评论了作品《小村谜案系列:爬行》 鲁先生还是让他站起来了,让他意识到自己爬着了。我还以为他还不知道爬着。在权力机构与既得的风景诱惑下,他们甘愿爬着。他们要站起来是很不习惯与无所适从的。 当然鲁先生是其中一个敢于站起来的人,一直坚持自己的写作风格。 我前几天打了个万把字的短篇,让一个好友看,他说我就应当那样写。那才是我的风格。可我说这种风格远没有写鬼怪那样好卖。我要钱,没钱我无法活下去。 钱就让我爬。
  • 2016/04/08 08:27:43
  • TA评论了作品《小村谜案系列:爬行》 我们中国儿童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不如国外。其实想象力与创造力还是文化根子上的事。我们的文化乐于他要在自己跟前爬着。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爬着的。你要是站起来口水也会将你淹死。“滑道还栽了鲜花绿树”这种既得利益足让人爬行。阎连科先生有段话,中国知识分子不乏专业知识,可缺乏立场。屠呦呦是个“三无者”获得了诺奖才让许多人去思考,我们错在哪儿了?好像大家忙着去找。其实还是没有找到。
  • 2016/04/08 08:23:10
  • TA评论了作品《天真》 此小说有风趣幽默之感,真正好的小说明是建立在什么什么的概念上,而是幽默风趣上,幽默中彰显小说家的智慧。因为小说就是小说,不是学生教课书,教课书是学校的义务,大众最喜欢的小说是幽默风趣。轻松一回,就是好小说。 什么什么也不用什么。所以我赞。我就投票,再发点钱你。
  • 2016/03/10 17:40:28
  • 初棉回复> 感谢信安湖天打赏
  • 2016/03/11 11:02:59
  • 信安湖天回复> 上面打错字了,“真正好的小说不是建立在什么什么的概念上”。
  • 2016/03/10 17:42:32
  • TA评论了作品《抢劫》 作者以一种平静的叙述方式,将读者的感情吊得一惊一诧的。:被追究刑事责任“让读者对社会法制不健全的一种认识。又自然地转到了另一版本,打击劫菲,英难流血又流泪,老婆还要抱冤,又是对现实某种现象的真实写照。想不到过度到第三版本,”老婆却摸着我的脸心痛地说……“这不仅仅写出妻子的真爱,对应了上边社会某种现象之中,真爱的珍贵,同时也反应出这种真爱本身也是助长某些社会风气的土壤,道出了社会与个体本质的关系。
  • 2016/02/20 08:50:35
  • 憨憨回复> 问好信安湖天朋友,小说描写了小民的无奈,也是社会的无奈,这种无奈,已成了社会的病毒。再次感谢朋友的支持,送上新年的祝福!
  • 2016/02/20 21:47:50
  • TA评论了作品《扶》 这是篇非常感人的文字。在从容不迫的叙述中让人的情感一波又了波地推向前。平实的叙述语言中,却是让人激荡的情。似乎没有更多的所谓的小说技巧,而恰恰就是这种丝毫不雕刻的文字我以为才具有真正文字的力。我不懂小说,我只知道小说是文字的艺术,而任何一种艺术都要以能够冲击人的心灵为艺术效果。所有的主题,所有的技巧,如果没有达到这种效果,怎么让人说呢?可惜,我将手上的票全砸光了。其实你这篇理应得我一票的。遗憾了。
  • 2016/02/18 07:38:40
  • 廿七回复> 能看到您赏过了就很好,无所谓票不票的了!
  • 2016/02/18 15:40:11
  • TA评论了作品《抢劫》 得闲,再读。说几句吧。我不懂小说,只知道小说有那么一个人,有别与别人的人,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都要有别与。其实人又是什么动物呢?说不定早就搞错了,人应当叫青蛙的那种动物。可这种动物又是社会化的。每只社会化的人,都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那就成英难吧,一个勾拳,一个直拳,真英雄出来了?读到最后知道了是只狗熊。前边是他的幻景,这幻景是所有普通人的白日梦。很普遍,又很个性化,好!
  • 2016/02/17 19:38:47
  • 憨憨回复> 信安湖天朋友,一篇小文能得到你的关注和支持,很感幸运,再次感谢朋友的到来。送上新年的祝福!
  • 2016/02/20 22:03:13
  • TA评论了作品《选择》 也是写作的,就说说本文外的事,写小说我不觉得过于累,可能习惯了。就是一个个体生命的思想在跳舞,在不断地超越,以前看见那些作家很羡慕的,很怕的,现在无所谓了,与他们在一起,吃着糖果,听一听,说一说,倒也自在,其中有一个女作家,也是写儿童小说的,最近几年一年一部长篇,很轻松地就出来了。她给过我几本书,不难的。什么样的平台都有可能上去。
  • 2016/02/15 20:58:18
  • 故道一沙回复> 谢谢信安湖天老师!写作是一种爱好,一种乐趣。
  • 2016/02/16 07:28:36
  • TA评论了作品《读鲁三先生的小说》 由于这边发贴定死几个字的,刚才不得不将后边的割了下来。鲁三先生的小说,所达到的高度与深入度,已经达到概刮人类社会生活的矛盾的本质的深度,他不是浅表层地解读社会生活,也不是运用技巧进行创作,雕琢明显的小说是永远无法达到大师级别的。当下中国每天究竟有多少小说发出来我不知道,报刊杂志,加上网络,我想可能比地球上的蚂蚁还要多。而真正好作品,少之又少。 鲁三先生以同化的手法,自然地概括了社会。
  • 2016/02/12 01:16:40
  • TA评论了作品《哭丧》 小说颇具有幽默意味,一个几乎具有钢铁般意志的男子汉,想起娘在生产队里争工分的辛苦,还那样坚强,坚强得没有了情。想起掉进粪沟里还是没有流泪,我感到非常奇怪,心想遇上“钢铁造就的战士了!”我娘还没有病逝,乡里给我一张“孝子奖”,我号啕大哭,真正的号啕大哭,娘就要别与我了,我不要任务何奖,我想要娘! 到一个电话让他流泪了,迷底揭开的同时,将小说的高度提升了上去。权力就是这样造就了人。我投过票了吗?
  • 2016/02/10 18:08:29
  • 寒塘听雨回复> 多谢精彩点评,投不投票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得到认可,足矣。
  • 2016/02/14 08:35:05
  • TA评论了作品《小村谜案系列:一个“飙”字》 鲁先生可谓是闪小说圈里的一头“神兽”,飙得好神。我偶尔也想魔幻一把。可我的魔幻被人统称为魔鬼,就不玩了。权力为所欲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吓得一些良民吓破了胆。却也有“刁民”,这是自古就有的一种力量。虽然“飙”连刁民也会吓得“腿一软,扑通跪下!”但他最终还是一声:“还给你”,将老村长贴没了。这“飙儿”表情又是那样富有,翻过墙问一声“老村长没事吧”,有人情。又收敛了表情,冷了下来,有骨头。
  • 2016/02/09 18:08:23
  • TA评论了作品《为爱痴狂》 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难以承受风雨的那份脆弱。那怕伟人。丘吉尔以他的智慧咤叱人类一段时空。可他对他的夫人就爱称“妈咪!”男宾之所以被她打她,是她那份坦诚。坦诚就是一种坚强,一种极其内在的坚强。她才小学文化,但生活教会她坚强。而他大学毕业,恰恰缺少了风雨的磨励,他内心需要一个“妈咪”许多文学家喜欢将女子描写成“沉鱼落雁,”而此篇文字独劈另条道,“她给观众的感觉并不好!”她后续以她的坚强赢得爱。
  • 2016/02/08 14:32:41
  • 王秀平回复> 谢谢师兄的关注鱼点评!顺祝一切如意!
  • 2016/02/14 13:32:08
  • 王秀平回复> 谢谢师兄的关注鱼点评!顺祝一切如意!
  • 2016/02/14 13:31:01
  • TA评论了作品《慢引莺喉》 新年一大早给先生投上第一票,说点非本文的题外话。也是我的内心话。中国之小说无论长中短,尤以闪小说,过重地取向于条条框框,似乎做得越晦涩越是大家之作,因为高深莫测得让多数人不明白。去年与一网友聊,她的闪小说在国内也是一流的水平。她发给我看,我给她的建议是过重的中学生作文之气了。看看那些大师们的小说。 所以给你留此言。我也不知你究竟是谁,也不想知道。只是凭人之情而言之。祝好。
  • 2016/02/08 07:16:50
  • 云替回复> 我只认为写文应遵循自己的“道”。多读多悟自然是必须的。文法万千,语言风格乃写作之初就被其故事基调定好了。想口语化、想书面化、想夸张化诙谐化严肃化简平化——全凭作者个人设计。而前辈所谈“境界论”,作者的写作理念与水准,那是一两篇小闪文看不出来的。但前提是:要允许文章不同效果的呈现,而非要篇篇写出来就必须是完美范本。
  • 2016/02/11 00:28:44
  • TA评论了作品《礼单先儿》 石渔先生好,祝新年快乐。你是个正人君子,令人佩服。所以向你问个好。 我就是原小小说论坛上的熊熊大火。最近几乎不写稿子,留一点点精神应付北京的桩事。过了年就更忙碌了,难得与先生在论坛上相逢,就是偶尔相逢也有可能忘记向先生打招呼。 所以再次寄以新年的祝福。祝你在一年里发大财吧。(我是个很实际的人,)
  • 2016/02/07 15:28:49
  • 石渔回复> 谢谢熊先生的祝福,回复迟了,见谅!祝福你!
  • 2016/03/14 10:19:21
  • TA评论了作品《慢引莺喉》 偶尔也写点说不清年代的小东西玩玩,前不久也派出一支小兵兵与周海亮,刘立勤他们去抢银子。似乎说不清的想象空间大。其实也有其难处,过了,烧糊了,火候不足,又没熟。而这篇文字把握的非常准确与到位。无论写那段时空中的还是回归到一个人字。而人之欲望乃置生命于毁灭之根本。此文不乏有警示当下之人之功。
  • 2016/02/07 11:53:31
  • TA评论了作品《稀世珍宝》 此稿甚妙,语言沉稳,徐半仙这个人物刻画得也到位,形神可见。还具有一种深层的幽默感。为什么样那样一个家庭还能得到“五好家庭”究竟是通过怎样的手段评选择出来的呢?就让人深思了。这也是这个小说的妙招之处。现实生活中许多奖,许多评,只能是逗人一乐的幽默,却让人乐了之后,眯着眼睛看天思考。我手上没票了。有票就投此稿。 当初我担心自己小稿得零票,因为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
  • 2016/02/07 11:21:02
  • 葵花回复> 新年快乐!谢谢老师的关注与精彩点评!没票了也没有关系,能得到您的认可是葵花的福气,万分感谢!
  • 2016/02/19 15:38:11
  • TA评论了作品《发票》 艺术与科学是一枚硬币的两面,都是在探索真理与光明。而艺术该如何来探索我们的光明呢?人生如梦,需要一种真实的存在的感觉,与对如梦人生的真实的感悟。这篇文字勾画出了一付真实的生活场景,又刻画出了真实的人性。钟南大哥洞察世事,成就了自己事业,而他很冷静,以积极鼓励的姿态勉励一个后生,他品格坦荡,他对艺术追求积淀起他的品格,这也就是我们当下物欲横流之下最需要的心灵积淀。最后的泪花,也是欣慰之花。
  • 2016/02/01 14:06:50
  • 王秀平回复> 谢谢师兄前来阅读,并葱中读出了这么多东西。
  • 2016/02/01 17:43:01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