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安湖天(信安湖天)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听说我们厂要搬去松岗》 听我老大说吴春丽弄了个很长的睦邻上,我有些不信。码字,是真要将骨头码麻的。码出一身病,是许多码字匠的亲身体会。对于我这样一个年码近两百万汉字的,深知其“麻。” 吴春丽遇上了一些事,我相信她是坚强的。但我确实不信她开始码长文字了。我登录时忘登录方式了,钻来钻去,才钻了进来。先赏吴一千大洋。赏她的精神,赏她的勤奋。也是赏她的文字。 她的文字一如既往地流畅。 吴春丽,你是好样的。
  • 2017/09/05 14:24:20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点赞式的评论!我知道,你是在鼓励我!
  • 2017/09/08 10:22:50
  • TA回复了作品《听说我们厂要搬去松岗》 老大老大的老大,我爬上来了,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上来,我忘记怎样登录了。
  • 2017/09/05 14:08:46
  • TA评论了作品《放它一马》 刚才提交的前边还有一段被我删除了,因为超了,前边的是:“扫一篇闪小说只要几分钟,而要说上几句,就好比要将计算机上的字扫到脑子里重新打磨一番艰难,累,又很难说到点子上。而从小吴这篇文字中我看到了小吴内心复苏的力量。她是个坚强的女性。我一直关注着她,所以不管怎样,也要说上几句的。”
  • 2017/07/17 18:41:35
  • 吴春丽回复> 非常感谢根土大哥!
  • 2017/07/18 09:51:04
  • TA评论了作品《放它一马》 小吴的文字一直充满的善良的愿望,一个小偷进入一户陌生人家,看见了一只乌龟虽然救不了同被困的同伴,但还是要坚守在同伴身边,这一普世之爱感动了他,他掏出了钱,也就准备洗心革面,而门外的钥匙的声音,提出了同伴会不会原谅他,拯救他?成了一个迷底。也成了本篇闪小说最为出色的之处。太多的思考留给了读者,无数种可能性留着者继续在心中去完成他们自己版本的结局,而这一结果,恰恰是个人阅世的结果。
  • 2017/07/17 18:37:21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
  • 2017/06/17 09:14:54
  • 王立红回复> 谢谢老师!问好!
  • 2017/05/20 17:03:29
  • TA评论了作品《一刀准》 我像孔乙己一样排出了一千大洋,并高叫着?多哉不多耶。吴家小姐这个微咖中的人物,是比较普遍,又独具个性的,害得我排出了一千大洋。
  • 2017/05/08 14:54:54
  • TA评论了作品《一刀准》 这篇文字从题目,到细节,作者都经过精心地考量,那怕作者是一挥而就,也是在生活中长期地积累。小说最难的莫过于实中取材,写得虚中有实。这种火侯很难把控。有些人干脆去玩魔幻一把(我决非反对魔幻),至少也说明现实题材的难写。尤其是这样小的容量内。所以作者为微咖是付出心血的。《一刀准》为了生活,不辞艰辛练就了出来,可进入市场,又反而不能“一刀准”。所以这个微咖具了小说所具有的广泛性与普遍意义。
  • 2017/05/08 12:16:38
  • TA评论了作品《白宫》 最后一句我总觉得应当删除,写到我想遇到丑丫,就可以收住了。补上这样一句,情节上有些脱节之感,也将读者带到了另一境界,与前边的总体逻辑并不是那样吻合地。这是我个人感觉,对与错,我只管说我说我个人的。由于邻家字符的限制,上一条本来没有说完,字就超了,我删除到两百字,就点提交了。补上一句,又凑不上两百字了。
  • 2017/05/06 15:18:06
  • 吴春丽回复> 根土大哥,你一共写了两个评,我都看到了。你说最后一句应当删除,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容我想想。
  • 2017/05/08 09:55:20
  • TA评论了作品《白宫》 稿子整体上是不错的,开门简捷的一句话,就将读者吸引了。小说深刻地写出一个男人失去女人的内心的迷茫。我对着酒瓶子喝很形象,富有动感。后边三个女性的出现,似乎抚慰了男人受伤的心灵。男人其实上再伟大的男人也是需要女性呵护的,不是女人才需要女性的呵护,那怕丘吉尔,也不可免俗。 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最后一句,可能作者仅仅是为了应题,所以这个小说题不应当叫“白宫”,应叫“黑宫”。小吴,我这建议是严肃的。
  • 2017/05/05 17:29:42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建议。
  • 2017/05/08 09:54:21
  • TA评论了作品《稻秧》 小吴,我的一条评又变成妖精了,你说我厉害不厉害?你要是上来了,记得表扬我一下。我前段时间跟你说的一个中篇,在一家网站上引起了小小的轰动,所以现在每天更加忙碌,争取点上的突破。当我突破时你再表扬表扬我。好玩着呢。
  • 2017/04/27 06:05:11
  • 吴春丽回复> 厉害了,根土大哥!
  • 2017/04/27 10:21:54
  • TA评论了作品《稻秧》 这一次币我就留着了,我费了好大的神想将一个中篇弄到睦邻文学上,看看能不能赚到一些币,以便打赏用,就是弄不上去。问寒寒老借一百万币我,他说这年代没地主了,大家都穷。问邻家妹子怎么弄那个的,她要我看准了投资。我打赏可不是投资。 看来深圳人与我山里人价值观就是人与蝴蝶的区别。
  • 2017/04/26 15:33:26
  • 吴春丽回复> 黄老师看评很认真很认真的,还跑到我家来跟评了。
  • 2017/04/27 10:25:36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支持,不赏币来写个批语,我也是很感动的!
  • 2017/04/27 10:24:32
  • 黄元罗回复> 我们山里人都是自己充币打赏,因为不是山中的神仙,故要食人间烟火,打赏亦带有投资的意图。
  • 2017/04/26 17:47:42
  • TA评论了作品《稻秧》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 2017/04/26 15:29:12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盒饭!
  • 2017/04/27 10:26:45
  • TA评论了作品《数字键》 女人进家门了,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个表层上来自于外界的声音,我却将这声音看成是女人内在的声音。作者以她娴熟的架构故事的能力,创造出了一个合于逻辑的虚构人物形象,而这一形象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这个女性更多是同情,当下的女性随着时代的潮流,不得不被“三个数字键”锁住了内心,这不上她的错,她也无力突围,她本来一切都依懒于老公,而老公在她内心的渴望中异化了。这一异化,也正是人类失去的。
  • 2017/04/22 15:58:44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支持和鼓励!
  • 2017/04/24 11:29:51
  • TA评论了作品《数字键》 很忙,稍后再来。
  • 2017/04/20 14:25:07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牛肉呢,快递发到哪了,我收不到呢。
  • 2017/04/24 11:32:25
  • TA评论了作品《萤火虫的尖叫》 春丽是微咖上一位最热心的老师,兼朋友,虽然我是个说话不着天,不着地的人,梦里还常常到美国去当总统,但每读春丽的文字我都在心底劝自己,做事,写文字要认真一点,不能将孩子气使出来,可我还是那样孩子气气的,刚刚读春丽这个文字,足见春丽的认真,与对人世间情的深悟,作为生命,唯有真情是真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不过一片浮云。春丽也是深悟了生命,才能写出一篇又一篇具有深厚情意的文字。
  • 2017/04/19 10:07:25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的鼓励!一直都很敬重你!谢谢来读来评来打赏!
  • 2017/04/20 08:31:44
  • TA回复了作品《外乡人》 吴春丽不是我寄快递,是老牛给我快递三公斤牛肉,要不我请老牛将这三公斤牛肉快递给你算了,可惜只怕牛变成“飘尘”所以你也要学会看破红尘。住在白宫里也没有什么的,我住在白宫,深知其味。
  • 2017/04/18 18:26:24
  • TA评论了作品《外乡人》 花了两千大洋,买三公斤牛肉,记得快递至美利合众国白宫,这地址可以寄达。
  • 2017/04/18 10:12:35
  • 吴春丽回复> 我一直在等待。老抬头往天上看,看会不会突然降下一袋牛肉,砸中我的脑袋。
  • 2017/04/24 11:37:56
  • 吴春丽回复> 根土大哥,你好幽默的!
  • 2017/04/19 18:06:31
  • 信安湖天回复> 吴春丽不是我寄快递,是老牛给我快递三公斤牛肉,要不我请老牛将这三公斤牛肉快递给你算了,可惜只怕牛变成“飘尘”所以你也要学会看破红尘。住在白宫里也没有什么的,我住在白宫,深知其味。
  • 2017/04/18 18:26:24
  • 吴春丽回复> 根土大哥,把快递寄到深圳来,运费没那么贵!
  • 2017/04/18 15:34:07
  • 查看全部6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我的葬礼》 这是一曲对人类生命高度的礼赞,恰恰用了“我的葬礼”这样生命的终结衬托出人类生命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于人类可以坦荡地面对死亡,面对终结却没有恐惧,这是人类生命特有的力量。许多仁人志士为了人类一统的伟大理想,可以将头颅伸进铡刀之下。而这个生命所处的时代无需他作出那种选择。他只是在春夏秋冬走过,在生命一茬又一茬中,他是那样平静而又恬静地享受着活着。忠贞于爱情。他珍惜活着人的时间,就是珍惜生命。
  • 2017/03/31 17:17:56
  • 七里老塞回复> 谢谢老师鼓励。求批评。
  • 2017/04/01 13:35:39
  • TA评论了作品《蝴蝶结》 小说不急不徐,情感浓浓的。这就是女性的特征。不过一事物的长处,往往又是其短处。人的意识过于沉溺于情,就失去了另一种可能性。小说是有无限种可能性的。 并且此文多处有副字结构的语式,进一步解读,流露出了你钻进去说话了,我以为应当留给读者思考与想象的空间让你占用了,难以让小说出现多种诠释的可能。 作者说话,就打压了思绪之花。 吴老师以上只是老农的浅见,千万别叫我“癞头”噢。
  • 2017/03/30 12:18:21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请多鼓励!
  • 2017/04/13 21:11:15
  • TA评论了作品《情极》 说实在话,这是我读过吴春丽的微咖最好的一篇,至少是我个人的感觉。她曾经有过一篇比较让许多人看好的微咖,但我还是觉得那个稿子雕刻的痕迹太重。虽然写小说需要技巧,而真正的高手你是看不出雕刻之痕的,小说就像生活。吴春丽这一稿子做到了这一点了,没有刻意去阐述什么主题,什么正能量啊,就是写人,写母亲,写女人,写得那样真情意切,写得那样有风有雨有晴天,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类的情感世界。 我以为这就是小说。
  • 2017/03/27 09:20:24
  • 吴春丽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的点赞,打赏!
  • 2017/03/29 15:31:57
  • TA回复了作品《续写征集:邻居》 寒寒:刚才我将打给你的密电码,弄到蒋老师那地上去了。别忘记。
  • 2017/03/13 13:47:02
  • TA回复了作品《续写征集:邻居》 弄错了,怎么跑到这上边来了,不好意思,蒋老师,我是回给寒寒的!
  • 2017/03/13 12:07:02
  • TA评论了作品《续写征集:邻居》 寒寒老:那天我在手机上帮你提了一个字,一字值千金,记着你还欠着我一千金。不要失忆。
  • 2017/03/13 12:05:56
  • 蒋玉巧回复> 谢谢支持!
  • 2017/03/13 16:45:50
  • 信安湖天回复> 弄错了,怎么跑到这上边来了,不好意思,蒋老师,我是回给寒寒的!
  • 2017/03/13 12:07:02
  • TA评论了作品《新手》 王小妹子,好久没有在你的文字后边留下只字片语了,你好几个稿子我是看过的,这个稿子的内核很不错。一个很温馨的小故事,将一个“新手”写活了。看到最后我也会心地一笑,宝宝是人世间最可爱了。你刚刚当母亲,就有着许多当母亲的自豪感。 你要将那当母亲的自豪感全部用进小说中就有点喧宾夺主了。所以有些心理活动就要减去。这一稿子如果在语言进行一点减法,“新手”的个性就会更为丰满。比如“赶快叫护士!”就可省去。
  • 2017/02/24 15:28:57
  • 王秀平回复> 非常感谢师兄百忙之中前来指教和以币鼓励!
  • 2017/02/24 16:13:46
  • TA评论了作品《宗主武侠同题赛:女侠》 忽地想给蒋侠一点个人的小建议,提还是不提?我例来奉行在江湖上出手要快,要死要活也搏个痛快。这一题材比较通常,不仅仅在结尾上要有创新点,整篇布局最好也有创新。比如上来就是女子面对一个英俊男人,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半推半抗,横冲里杀出了“蒋玉巧”,为什么要半推半怯,这是为后边的点埋一点,也是中国百姓几千年的心理特征,官本位迄今还在深深吞噬着人的尊严。一个常见题材最难的莫过于在主题上的拓展。
  • 2017/02/24 15:12:05
  • 蒋玉巧回复> 谢谢老师指点啦!
  • 2017/02/24 16:03:53
  • TA评论了作品《宗主武侠同题赛:女侠》 迷迷糊糊地正在午休的梦中,忽听到窗外有人大呼:“梅超凤来了!”赶紧睁眼起来,手搭凉棚瞧了一眼,原来是“蒋玉巧”变的梅小凤。久闻蒋女侠大名,就看她舞的江湖。当初看的确被引到那血腥风血雨的江湖中,满期待着一场好杀,好斗。却有些失望了,只不过是场救美的通常舞。 忽然见抚着电脑大笑,我才知道进入蒋女侠圈套了。原来是别有一番情趣。一个常见的题材,能在最后翻出新花样来,也确是不错了。 有创意。
  • 2017/02/24 14:57:09
  • 蒋玉巧回复> 春丽好!谢谢关注!
  • 2017/02/24 20:06:56
  • 吴春丽回复> 文武双全!
  • 2017/02/24 17:42:52
  • 蒋玉巧回复> 本意写文侠,读来却有武侠之嫌,。谢谢老师百忙中写评啦!周末愉快!
  • 2017/02/24 16:06:55
  • 吴春丽回复> 把我逗乐了!原来是根土大哥来了!
  • 2017/02/24 15:23:00
  • TA评论了作品《宗主武侠同题赛:女侠》 语言干脆利落,不仅仅能看到,还能听到,不仅仅能听到,还让我的魂随着剑影飞。我只读过三年书,放牛打柴之余,就喜欢看一些打架的书。每逢有有诗为证,我就冲出一粗话,跳过。后来认得了周伯通,怀疑金庸是据我的个性写的。 看这女侠“月光隐隐,一白衣人疾行如飞!”倒让我粗人想起了诗意。“月光隐隐”四字,就道出了你已经化出了自己的语境。 最美的,你就是“王立红”! 最珍贵,在于成为自己。
  • 2017/02/21 09:50:25
  • 王立红回复> 谢谢老师!敬茶!祝好!
  • 2017/02/21 16:37:00
  • TA评论了作品《美丽的谎言》 寒塘听雨老师的稿子一向是非常严谨的,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普通人的生存状态。现实生活也不是一切尽如人意的,还有许多处在弱势位置上的人,而这些人以他们的隐忍、大爱、大孝书写着作为人的力量。显然寒老师不是简单地书写孝与爱,后边笔锋一转,是在无奈中坚持,这种坚持更显出他的坚强。 最后跪下的细节我个人以为不符合人物个性,他可以妥协,隐忍,但绝不会轻易让自己的腿软下去,他可以流泪,但绝不会让自己的膝盖跪下。
  • 2017/02/20 16:58:45
  • 寒塘听雨回复> 男人膝下有黄金,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 2017/02/20 17:13:39
  • TA评论了作品《宗主武侠同题:女侠》 受人之托要我就你的大作瞎说几句。说错了你要怪就怪。一篇闪小说要用这种对话形式,很有可能会先输一着,因为语言没有达到很高的水准,很难与情节相融合。并且此文先是村干部,后是夫与妻,有种脱节之感,而整篇文字的基调也没有采用统一的基调,“忙于生计到处奔,西家儿子学问深”这是快板书,莫言先生的《檀香刑》采用猫腔,他整部小说是统一的。 本来这篇小说内核是不错的,就是作者写之前没有静下心思考。
  • 2017/02/18 08:42:06
  • 晓宇回复> 谢谢老师您的辛苦批评,以后常来向您请教了。这是才学着写的,把握不好,以后多多努力。
  • 2017/02/18 10:34:20
  • TA回复了作品《梅开二度》 蒋老师好。你怎么躲到这儿来了?
  • 2017/02/18 08:28:43
  • TA回复了作品《静雅》 出年应为出手。
  • 2017/02/14 21:17:25
  • TA回复了作品《静雅》 刚刚在朋友家喝酒回来,人生无不是在江湖中。我之所以打赏你。因为你年轻,出年能做到这样的文字内核已经相当不错了。但万不可轻信江湖的所谓信义,所谓大侠的表面的东西。
  • 2017/02/14 21:14:20
  • TA评论了作品《静雅》 读此文被一股深情击中。许多人强调小说的技巧性,而缺乏真情实感,再完整的技巧也会让人感到刻意的痕迹,难以打动人心。短短的几百字,叙述一部情感的传奇,撞击人类心灵的同时,让人多些感恩,多些向上的力量,犯罪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罪犯悲惨的结局,更是摧毁了人类的美好的生活。静雅是个喜欢诗,热爱生活的女性,她作为教师,爱她的学生,赢得了学生至情的尊重,作为女人,她追求到了深切的爱情…… 再穷,赏你一千币。
  • 2017/02/14 13:38:47
  • 信安湖天回复> 出年应为出手。
  • 2017/02/14 21:17:25
  • 信安湖天回复> 刚刚在朋友家喝酒回来,人生无不是在江湖中。我之所以打赏你。因为你年轻,出年能做到这样的文字内核已经相当不错了。但万不可轻信江湖的所谓信义,所谓大侠的表面的东西。
  • 2017/02/14 21:14:20
  • 亦蒙回复> 感动得不知道怎么说才好,非常感谢,我也要慢慢学会赏文友们
  • 2017/02/14 14:11:17
  • TA评论了作品《宗主武侠同题赛:女侠》 这是我在微咖上很少正儿八经说的几句话。其实江湖上没有周伯通,金庸大侠的江湖就很难可以称之为江湖,许多人说话正儿八经的,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所以正儿八经一下子。我还是要弄上几句好玩一点的话的。
  • 2017/02/13 10:09:54
  • 老黄牛学飞翔回复> 正儿八经多了太严肃枯燥,还是随意好玩点好,谢谢先生的精彩点评!
  • 2017/02/13 15:31:50
  • TA评论了作品《宗主武侠同题赛:女侠》 “女侠老了”四字就将读者心吊了起来。“曾经爱幕过女侠的男人们……”将人引进了另一番江湖,直透人心。古今中外的男人,无论披着多么耀眼的皮,也难逃天赐于他荷尔蒙在体内的焦灼,才有人性修炼的意义。 女侠一百五十岁生日宴会上真让人纠起了心。女侠的剑一分一分地出了鞘,女侠的腰一分一分地直了起来,美如仙,英气逼人,留下无限的遐想。我忍愿理解为女侠直面“权利与永生!”唯如此才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女侠。
  • 2017/02/13 10:03:01
  • TA评论了作品《迷失在城市的丛林里》 这是篇非常现实的文字,却深刻地反应了时下人的生活状态,并且触摸到了人类思维的深层结构。人类最彻底来说是活在他个体生命的脑信息波中的,声音、味觉,无不进入他的脑信息波。心灵寄托,其实就是脑信息波扬起平静的风帆,而人往往是让外界搅乱了脑信息波,时下人几乎成片地迷失了脑信息段中意志的力量。没有说教式的教条的东西,也没有口号式的豪情壮语。却深透到了人的内层。 派出了两千兵,死了一千,活了一千。
  • 2017/02/08 10:47:45
  • 廖玉群回复> 老师上升到理论的高度来剖析了,俺静静聆听。嘿嘿,半懂,半不懂——那不正是读文的最佳状态么?多谢老师深读!
  • 2017/02/08 22:02:38
  • TA评论了作品《读书人》 小说情节设计得非常紧凑,语言也不错。与廖老师一向的语言风格是一脉相承的。(后面本来还有很长,删除了,因为你不负责付稿费。)
  • 2017/02/05 22:01:25
  • 廖玉群回复> 这是俺发在这里的处女作耶,得到老师的关注和评论,很荣幸!
  • 2017/02/06 20:29:46
  • TA评论了作品《如何养殖母猪》 现在这个邻家币我觉得不那么好,动辄就要两千币,我估计会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不那么好玩。以前那种更好玩,人人可以参与投票。管他是人情况票,还是什么票,反正比较好玩。。 我全部家当只有一万币币,要砸上三砸,我差不成了“司马光砸光了!” 不要解意没有给你这头母猪一点实实在在的米糠。 实在喂养不起,你还是杀了过大年。
  • 2017/01/26 15:33:41
  • TA评论了作品《桃花林》 故事总体上完整的。语言上也算不错。有几句我个人以为拖了一点了,但这种情况我自己也很容易犯。这叫做有嘴巴说别人,没嘴巴说自己。所以不敢轻易地说。不过不说上又不像老年代的脾性。所以还是说。开篇第一句说了桃花建了房子,后边是读者的事,我以为作者没有事了。可桃子抢先结在桃花前了。
  • 2017/01/26 09:52:55
  • 心灵拾贝回复> 谢谢老师点评,问好老师,祝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健康幸福!
  • 2017/02/14 17:11:41
  • TA评论了作品《如何养殖母猪》 纯熟的语调讲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搞形式主义的小故事,却揭示出了本民族的劣根性。大家都知道文学就是人学,如何揭示人,是个极为复杂的过程。以简单,去写复杂,这就是作者对于艺术理解的深度。这种形式主义,可以说走进生活处处皆是,信手可得,可要出彩不容易。作者以深入生活,仔细观察,将生活提升到了艺术的高度,人物无论外形上与内在都具有了丰富的个性。 题目看上去不像小说,又恰恰调侃中的趣味性。
  • 2017/01/26 09:45:41
  • TA评论了作品《断指》 好怪的事情,我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没吃饭,没睡觉,想打赏两百币,就是没有打成功。直点这边的“点赞”是一千币的,点目录上的“我要打赏”出来的对话框,有一百的、两百的,可是下半截就是不能出来。怪了。 我难道这么笨吗?年还没过我就年呆呆了?
  • 2017/01/20 11:31:55
  • 红月亮回复> 呵呵!这篇一般,别浪费币币了。我也不清楚打赏是怎样改变了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里慌,老师,保重身体啊!月亮祝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合家团圆!
  • 2017/01/20 14:47:36
  • TA评论了作品《断指》 啊,没有一百币,两百币可币了,我就不币了,不好意思,不是我不讲信用,实在是我家里太穷了。 给你一千币问题不大,我要损失两千币。这是上帝改了新规距了。那我不玩了。
  • 2017/01/19 17:51:21
  • 红月亮回复> 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得币不易,珍惜哈!
  • 2017/01/20 09:20:47
  • TA评论了作品《断指》 前几天在贝爷家偷的四百币,送两百币币你的,刚好四百币币。 官理员我不是腐败分子吗?我是地球上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 2017/01/19 17:47:01
  • 红月亮回复> 呵呵!老师风趣幽默,月亮喜欢,参赛就是玩,祝在邻家开心,新年快乐!
  • 2017/01/20 09:22:24
  • TA评论了作品《断指》 情节非常引人入胜,语言质感传神。每个字都是作者用心去用的。阿剑一下班,用了个冲字,就将悬念引了上来;为什么而“冲”?读到后来就让读者对这个冲字有了延伸的想象。阿剑的叫字,与老板的乐呵呵,没有太多外在的描写,但让人感受到不同的个性与人物内在。后面每个细微用词,让人物形象可感可觉。最后,“这个小指头是我自己剁去的,”能不能唤醒他们……劝诫小说最忌说教,作者这一笔就让文字有股张力。
  • 2017/01/19 17:45:13
  • 红月亮回复> “冲”字,表示阿剑有多饿,可一迷上赌,饭都不顾得吃了......老师们教我,写闪要多用动词。谢谢老师的精彩评论!
  • 2017/01/20 09:27:55
  • TA回复了作品《​芦花鸡》 小吴啊, 万里霜天竞自由。
  • 2017/01/14 10:47:07
  • TA评论了作品《​芦花鸡》 看我百万大军中杯酒斩华雄吧。 贝爷。 贝爷就是虚境, 心灵实贝就是实境。
  • 2017/01/14 10:45:47
  • 心灵拾贝回复> 哈哈,懂了!
  • 2017/01/20 10:15:07
  • TA评论了作品《​芦花鸡》 其实,我也不理解小说虚境是什么,就是那种不概念化的东西。那些概念化的东西,万一我的小说出版了,是评论家的事,与我没相干的。 可惜这部小说丢失了。现在又打出来了,大意与原来差不多,但情景上有所改亦。因为在我打第一稿时,好像还要为我所设计的人物服务,第二稿我就不在意了。 这确是我准备参加一次全国性长篇比拼的,管他三七二十一世纪。曹操官渡一战而有天下。 这战,很有可能是我的官渡之战。
  • 2017/01/14 10:43:54
  • 心灵拾贝回复> 谢谢根土大哥用了这么长的篇幅,来给我讲解虚境与实境,也非常期待能看到你的佳作!祝大哥身体健康,创作顺利!
  • 2017/01/20 10:24:18
  • TA评论了作品《​芦花鸡》 我写文化大革命,没有直接写那一时期人们普遍认为的混乱,而是写一条弄堂,写墙上的标语,写街上的枪声,与儿童仿大人派性争斗。这一切都是我儿时的生活,但那些信息的重组,我是由着自己大脑自己去处理,不再加任何我主观概念。总之就是坐到计算机前,静下来,由着那些人去演,我被他们牵着走,而不是我牵着他们走,下一步他们要到哪里我也不知道。坏人我觉得值得同情,好人我觉得可恶。 因为我也不是什么好家伙。
  • 2017/01/14 10:38:39
  • 心灵拾贝回复> 那个年代,被批斗的是“坏人”,斗人的是“好人”,你同情坏人,厌恶好人,你就是好家伙。
  • 2017/01/20 10:22:14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