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炜(我名即我号)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六月将尽》 当我又一次与诗歌接近,我才发现我的村庄,是可以装在袋子里,跟着我漂泊的。它是我诗歌的仓库。我可以取了又取的粮食,取之不竭。 如果有一天 ,我找到了死亡的理由。 诗,是我唯一能留下的。诗离开了我,就是空气,不再拥有姓氏。 我只希望它能自己活着。活得很好。 我只希望它,可以是个独立的孩子。 我愿意它可以像人间的草木一般,安安静静地被人记住,或者被人忘记。 谁也不耽误谁。 我很喜欢飞泉的《六月将尽》。
  • 2015/06/26 20:32:22
  • 江飞泉回复> 刘炜叔,谢谢你说出我们的心里话。写诗不是容易的事情,很艰难,但我们要坚持下去,为了自己。
  • 2015/06/26 23:45:23
  • 吴春丽回复> 敬佩刘炜哥哥对诗歌的态度,对生活的态度。
  • 2015/06/26 23:45:06
  • TA评论了作品《我计划了很久》 这是一首有痛点的诗,有发现的诗,充分展现了诗人悲悯情怀的诗。有人说,诗人是语言的搬运工,我觉得是对的。但有的人搬来搬去的结果砖堆还是砖堆,只是把砖堆从甲地换到了乙地,有的人却把砖堆搬成了高楼大厦。我想这首诗应属于后者。
  • 2015/06/26 07:49:48
  • 七里老塞回复> 很荣幸得到刘炜老师的点评。非常感谢刘炜老师如此高的评价,也非常感谢春丽姐的推荐。再次感谢。问好。
  • 2015/06/26 09:35:49
  • 吴春丽回复> 我代吕柏青说一声:谢谢刘炜哥哥。
  • 2015/06/26 08:39:08
  • 刘炜回复> 我只关心一首诗是好诗,还是劣诗,我相信七里老塞的这首诗是一首好诗,这就够了。
  • 2015/06/26 07:50:20
  • 刘炜回复> 诗歌不应该只囿于我们内心的一点孤独,它应该是以内心为起点,去辐射现实的病灶。我很少去关心一首诗的优点,也很少去关心一首诗的缺点。
  • 2015/06/26 07:50:11
  • TA评论了作品《​沉船》 这个世界总是病着,需要许多解药,我坚信诗歌只是其中一味。 年轻的时候,我说诗歌是我生命的一部分,现在想来,诗歌确是我生命里必需得取出的一部分,不取出就疼痛的一部分,原本不属于我的一部分,就像疾病。 它本是身外之物,只是不小心闯进了我的生命 ,想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不愿意接受的一部分。 诗歌是我必需从生命里取出的负荷,事实上只有让生命变轻,才能试着去飞。 读飞泉的诗歌,很惬意。
  • 2015/06/21 18:18:53
  • 吴春丽回复> 我当然也不太懂他,我猜测而已。
  • 2015/06/23 11:44:45
  • 江飞泉回复> 看来你很懂他哈。我真的希望能得到更多的点评和指导,刘炜大哥,隆焱大哥,笑笑书生,还有春丽,白白……需要你们的点评
  • 2015/06/23 10:07:11
  • 吴春丽回复> 刘炜哥哥的时间都用来写诗,很少看到他的点评。他能来点评飞泉的诗。我估计他对这首诗是挺喜欢的。估计只有类似的人,才会自然地想到要凑在一起。是这样吗?刘炜哥哥。
  • 2015/06/23 08:10:42
  • TA评论了作品《一个人只有一辈子(长诗11-20)》 谢谢春丽老师的鼓励,和精彩点评!印度诗人泰戈尔的《飞鸟集》是我最喜欢的诗,她的艺术高度,我的诗是永远无法企及的。写诗于我其实只是一种瘾,如同烟瘾,酒瘾。我把烟与酒都戒了,可诗戒不了。说明我的生活,比需要烟和酒更需要诗。表达是一种方式,我用写诗去完成。而大自然可能会以电闪雷鸣,风霜雨雪去完成。不管我们以什么方式去表达生活,最终呈现在文字里的始终是我们对待生活、生命 ,与人生的态度。
  • 2015/05/29 08:01:50
  • 吴春丽回复> 我只能说年纪稍为大一点点,社会阅历会更丰富,写出来的诗歌会更富有质感的唯美。
  • 2015/05/29 09:19:13
  • 吴春丽回复> 好吧,那我以后称呼你为:刘炜哥哥。文学,需要的是相互的交流。老说那些虚的没用的。来点真诚,写首诗歌,用热爱的虔诚,为爱而抒写。
  • 2015/05/29 09:18:25
  • 刘炜回复> 好的,谢谢春丽妹妹。我是1964年的。老了。
  • 2015/05/29 08:48:40
  • 吴春丽回复> 文学的态度,抱团,相互,交流,以一颗至诚的心。
  • 2015/05/29 08:41:17
  • 吴春丽回复> 猜不出刘炜是哪个年代的人?希望不要叫我“春丽老师”。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称呼我为:春丽妹妹。老师,我算不上。但我妈妈是,她在一个小山村里,19岁开始教书,一直教到退休。
  • 2015/05/29 08:39:47
  • 查看全部7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一个人,只有一辈子(长诗)》 谢谢,这不是一首长首的尾巴,它只是一首长诗的犄角而已。至于尾巴我还不想让它出现。我自己能见着就行。因为自己的孩子得自己先疼着。谢谢,我知道多少行可以称为长诗,不用别人提醒。我称它为长诗,首先它是诗,也够长诗的行数。所以,我愿 意称它为长诗,它就是长诗。我愿意发多少行,就发多少行。最重要的它必顺是诗,而不是非诗的东西,硬要称之为诗。
  • 2015/05/20 04:23:48
  • 吴春丽回复> 其实老徐,在邻家,最爱跟人调侃。他其实是邻家最有善心的人。我最感动的是,有一次,他的邻家币不多,但每每看到好作品,他都大方地打赏。光此一点,足以打动我也曾铁过的一颗硬心。
  • 2015/05/20 09:26:20
  • 刘炜回复> 不好意思,错了一个字。是必须。
  • 2015/05/20 04:25:22
  • TA评论了作品《三月的罗坊西山(组诗)》 其实,诗歌没有什么高产之说,我其本上总是在凌晨四点左右起床,折腾几小时,有时写一、二首小诗,有时什么都不写,与我化在写诗上的时间来说,我想我最多能算是稳产而已。诗歌也没有写得来写不来之说,只是因为生活逼着我,而我又确实有话要说,有发现、有感慨、有情绪想发泄出来,我想告诉这个世界我所有的快乐与不快乐,挣扎与幸福。如此而已。谢谢我在人间,我读了你的诗。问好!
  • 2015/05/05 07:43:30
  • TA评论了作品《 如果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我停下》 一切都在消失,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停下,所谓的停下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所谓的神秘,或者并不是黑暗,不够透明。甚至于越透明就越神秘。我们都以为了解这世界,就像是与生俱来,而事实上,我们并不相识。我们并不只存在于地球,我们将存在于宇宙。这就是梦,立场,自由与生命 。我不赞美也不控诉。我始终相信我们的心里还存在着另一个世界,这不是一种虚构,而是存在。我相信我们在那个世界里都会被宽恕。谢谢心灵点评,祝好!
  • 2015/03/14 08:09:39
  • TA评论了作品《突然发觉:自己正深陷在两场雨中(组诗)》 诗歌就是我手里的一把弓,故乡的田埂,小河都是我的琴弦;麦草垛与母亲居住的老屋,都是可以共鸣的琴箱。远方对于我来说,说近也近,说远也远。当春天的绿叶,花朵,庄稼,芦苇从天而降……在我看来,都与远方发生着牵连。远方,就是远方,不是目的地,是生长乡愁的地方。当远方一旦成了目的地,远方就不再是远方,故乡反到成了远方。 谢谢云飞,闲云的点评。问好!
  • 2014/05/24 09: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