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炜(我名即我号)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大浪,下早新村》 我想把我租住过的地名写下来,经常路过的地名记下来,说不定某天就离开深圳了。日后,也好像报菜名似地报些个地名给朋友们吹吹牛,我真的在深圳呆过。问子川兄好,有空一起喝酒。谢谢!
  • 2018/07/24 10:19:42
  • TA回复了作品《大浪,下早新村》 子川兄好!我更喜欢读兄的诗与诗评。我的诗中之所以地名多,或许是因为我在深圳什么都没有,潜意识里总觉得我对于深圳只是过客。
  • 2018/07/24 10:19:19
  • 江飞泉回复> 原来跟诗社他们打赌,说这组诗歌肯定入决,果真不出所料。恭喜刘炜叔
  • 2016/09/20 10:30:29
  • TA回复了作品《我在民治看到过彩虹》 非常感谢,春风妙语的点评。生活原本就是诗,是散文,也是小说,我只是在我的生活里不断发现诗意,这种过程,时常会让我忘记了时间,而觉得年轻。
  • 2016/08/06 12:28:32
  • TA评论了作品《今天是新婚夜,你不让我碰?》 故事简单,所有的情节都是在两个人的对话中完成的。看似平铺直叙,却又有跌宕起伏,虽不烧脑,却也考验了作者构思布局有良苦用心。 好在作者还年轻,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 2016/03/23 17:11:07
  • 刘炜回复> 谢谢春丽!
  • 2016/03/24 10:48:16
  • 吴春丽回复> 再过些日子,梵音也会牛起来的。
  • 2016/03/24 08:40:53
  • TA回复了作品《狼的血怎么会是热的呢》 所以,小说的结尾最终没有把二哥究竟是狼是狗这个疑问落到实处。 书法要留白,诗歌要留空间,而微小说也一样要留更多的指向。 这才是作者构思精妙之处。
  • 2016/03/12 13:16:54
  • TA评论了作品《狼的血怎么会是热的呢》 所以,小说的结尾最终没有把二哥究竟是狼是狗这个疑问落到实处。 书法要留白,诗歌要留空间,而微小说也一样要留更多的指向。 这才是作者构思精妙之处。
  • 2016/03/12 13:16:25
  • TA评论了作品《狼的血怎么会是热的呢》 一只狗二哥原来是只狼,野仁不知道。 镇上的人也不知道,直到有一天胖墩推倒了野仁,二哥为保护野仁咬伤了胖墩的手指。 二哥,才被人指为狼。 最后为保护野仁死在了猎人的枪下。但二哥究竟是狼是狗并没有定论。 最起码野仁不相信。狼的血怎么会是热的呢? 狗与主人的故事,《八公》的电影很是感 人。 而作者的这篇微小说旨并不在此。 或许他最终想表达的是世上并不稀奇的,指鹿为马的悲剧。
  • 2016/03/12 13:16:19
  • 刘炜回复> 所以,小说的结尾最终没有把二哥究竟是狼是狗这个疑问落到实处。 书法要留白,诗歌要留空间,而微小说也一样要留更多的指向。 这才是作者构思精妙之处。
  • 2016/03/12 13:16:54
  • TA评论了作品《我愿意做您的一支箭》 小雪,一个善良的女人。一个红颜薄命的女人,一个怀着身孕死于非命的女人。 她在天上遇到爱神,知道了她二球害她骗保的真象。 爱神给了她两个选择,一是回去报仇;二是留下做一支爱神的箭。 小雪选择了后者。 我想一篇微小说,也有两个选择,一是情理之中,意料之中;二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作者选 择了后者。 因而,才有了一个神来之笔结尾——小雪不假思索,我愿意做您的一支箭!
  • 2016/03/06 21:57:50
  • TA回复了作品《去趟龙华》 谢谢老亨老师鼓励!问好!
  • 2015/11/22 10:52:11
  • TA回复了作品《迷途的孩子》 至于我的诗好不好先不说,最起码我进行着很多的尝试,我一直在改变。问好!
  • 2015/11/09 04:09:14
  • TA回复了作品《迷途的孩子》 乱吗?我不觉得。那是你对写作有了一种想当然的固定模式,当然,也可能是喝多了白兰地。问好!
  • 2015/11/09 04:07:20
  • TA回复了作品《迷途的孩子》 小女孩后面少了担心两字,不好意思,
  • 2015/11/08 07:25:21
  • TA回复了作品《迷途的孩子》 妈妈腹中的二胎。小女孩弟弟会占父母的爱,所以离家出走。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只不过我有意弱化了情节。谢谢!
  • 2015/11/08 07:24:28
  • TA回复了作品《迷途的孩子》 她,应为他。母亲腹中的孩子,想象中的弟弟。二胎之前,做老大的工作太重要了。其实,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谢谢点评!
  • 2015/11/07 22:19:38
  • TA回复了作品《三娘的怪病》 谢谢指点,但我就喜欢这种叙事语言。
  • 2015/11/02 16:12:49
  • 吴春丽回复> 谢谢刘炜的鼓励和支持!
  • 2015/10/13 21:47:15
  • TA回复了作品《在六月,许多蝴蝶化作了彩虹(外四首)》 谢谢春丽的认真,刺艾只是乡间的一种野草,可以割给猪吃。当它开出紫色的花,就老了。其实乡间有许多一开花就老了的植物。譬如我20年前在《诗刊》发表的组诗《黄花菜一开花就老了》就写了这样的植物。节日快乐。
  • 2015/10/02 07:24:52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