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浅尘尘(无言)
  • 在这个世界的你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来深圳第一天:学妹,抑或裤腰带》 这位学妹是你的贵人。而且她多么纯朴,好意地提醒你注意形象礼仪。 在台湾公司做事能得到赞赏,作者一定是一位很认真严谨的人。
  • 2018/08/22 15:41:58
  • 骚风回复> 尘尘说得对啊,于心中一直感激这份淡淡的美好!另一方面,我在这家公司三年,差不多学会了我在深圳生存的全部本领!
  • 2018/08/29 13:56:12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红包和傻大胆》 喜欢张夏的小说,更喜欢这篇文章中风风火火,做事干脆利落的作者本人! 任何机会都是要积极去创造、争取的。这对我也是一个启示吧。
  • 2018/08/22 11:10:34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第一天:十六载仿佛昨天》 看完文章,我想起前几天孩子问我,为什么深圳有这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因为各地的人多,所以就叫包容吗?当时我说是的,因为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他们都需要发展的机会。深圳有这么多公司,现在还有很多独角兽公司呢。每个人都是追求进步的。 作者感情细腻,很善于观察和体悟,虽然初到深圳,有惶恐也有孤独,但他内心是坚定的。《我来深圳的第一天》有很多种写法,但我读到了每一个人的努力,佩服大家都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 2018/08/22 11:06:48
  • 江飞泉回复> 谢谢尘尘精彩点评。
  • 2018/08/22 17:11:49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就把新鞋穿破了》 春丽的叙事真诚流畅,一双有爱的鞋子牵动全文。 不知道1998年的南头古城是不是更淳朴简单?这里现在熙熙攘攘,应该有一条巷子、有一家老店是作者依旧熟悉的。 文章里没有当时的艰辛、忐忑心情,轻快的语调如同年轻人来到异乡的新奇感,对开启新生活的期待。也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位乐观、善于分享的女子。
  • 2018/08/22 10:03:21
  • 吴春丽回复> 谢谢尘尘诗意般的解读。喜欢你写的文字哦。
  • 2018/08/28 15:38:20
  • TA回复了作品《​ 麻磡村,拂过柔和的乡愁》 谢谢秦老师的鼓励。原貌修缮能带来感悟,翻新再造则如同困住灵魂。保留一个悠远的故事很难,我希望在场者都愿意了解身边的历史,愿意沉淀自己飘忽的心。
  • 2017/08/31 23:39:18
  • TA回复了作品《安躺于诗(7首)》 因为,我总是幻想自己是哲学家呀。 哲学家的诗就是这样子。哈哈
  • 2017/08/29 22:21:59
  • TA回复了作品《​ 麻磡村,拂过柔和的乡愁》 谢谢唐老师,人的内心总是会被一些偶然所见打动,或者唤醒。保留这些天真和感悟力,依旧向往可能的美好。 谢谢您连续两年都有给我加分呢。
  • 2017/08/29 18:04:38
  • TA回复了作品《以花之名》 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蝴蝶》
  • 2016/09/30 16:37:44
  • TA评论了作品《我走在宝深路上》 有过凌厉,也有过柔和,那些不同年份的诗也不过是一时兴起。 像宝深路上的黄花夹竹桃,吸附过那么多尘土废气,在水彩画里人们总觉得鲜艳。
  • 2016/09/30 15:23:29
  • TA回复了作品《重逢的起点》 谢谢喜欢。看了你的小说了,很诚恳朴素,这也是我缺少的。 也许这些也是生活的底气。
  • 2016/09/29 15:56:22
  • TA回复了作品《重逢的起点》 年轻的评委,你好:) 连我自己都喜欢读引人入胜,一下子就被带入事件的小说。所以我理解讲故事的能力有多重要。 好读的小说,就像连环画;而我做不到了,只能是散页,有的时候会有一两张特别的,简化是诗。
  • 2016/09/29 15:14:05
  • TA回复了作品《​植物的天真与自由(组诗)》 谢谢老师,看到您打赏的都是诗歌呢。我总觉得诗和心灵的冥想是分不开的,哪怕是我这样沉静笨拙的人,亦能常在节律中跳跃。人其实是可以自我疗愈的,找到自己的出口。非常谢谢您!请点评我为“她”,哈哈
  • 2016/09/23 16:36:27
  • TA回复了作品《​植物的天真与自由(组诗)》 谢谢夸奖。一直以为笑笑书生是一个女侠。。。你真的感觉到明媚吗?如果说那些失落可以变幻。
  • 2016/09/10 22:50:17
  • TA回复了作品《​植物的天真与自由(组诗)》 谢谢春丽支持我,可能因为我不太会说什么,所以极少发表评论,在这里少有交流的朋友。你总是表扬我,感到惭愧呀!我还发现你的评论文字很有水平啊,可以统一到《春丽评论集锦》:)
  • 2016/09/09 17:46:28
  • TA回复了作品《​植物的天真与自由(组诗)》 八月去政和,那里是白茶和茉莉之乡,有一片很大的茉莉花田,锦屏山中的茶树都是三、四百年的老树。住在书院时就写了《双翼书院》,因为我能感觉到山在清晨的时候张开翅膀,在黄昏时逐渐收拢。只要漫步就好了。。
  • 2016/09/09 17:38:05
  • TA回复了作品《​植物的天真与自由(组诗)》 谢谢你的喜欢,也许你读完了全组呢。 如你说的,我也喜欢在寂静时分读诗,听你给予它们的生命和基因,和自己的脾气那么像! 不过更多的时候,读小说更痛快一些,不是么。
  • 2016/09/09 17:18:04
  • TA评论了作品《​植物的天真与自由(组诗)》 各位亲爱的文友们,很久没有把诗歌发上来了,很感谢有邻家,让我有机会回顾写过的诗,去年我把它们汇集为《所有植物的驱壳》,今年我把新的作品汇集为《植物的自由与天真》。也许你会问我,为什么离不开植物呢?就像我的本性像草叶一样,就像在《最初的凝视》中说的那样。 这组诗实在太长了,我不得不为它们编上了序号,1代表我的一些领悟,2代表一些真实的记事,3则是一些仿似存在过的事情,希望它们不会带来阅读的困扰。
  • 2016/09/05 10:31:40
  • 云替回复> 飞泉兄,我那往好了说叫另辟蹊径、化巧为拙、纯粹热切。往坏了说就是写得大大咧咧、不费心思、连瑕疵都不遮不掩……我太感动了。我是来给你们托底儿的
  • 2016/09/05 15:30:23
  • 江飞泉回复> 还不算长,有把半本诗集发出的兄弟呢
  • 2016/09/05 14:31:52
  • TA评论了作品《夜跑》 倒是一个很好的新职业啊!
  • 2016/04/29 00:38:09
  • TA回复了作品《我在南山,觉知复苏》 谢谢若尘。经常看到大家的进步,感觉自己好惭愧呢。 如果喜欢我的自然诗系,请约约稿,我都没有动力了。
  • 2016/04/24 22:53:51
  • TA回复了作品《我在南山,觉知复苏》 谢谢姐姐!观澜河虽然污染不轻,但也是深圳的名河呢。希望大家都多点关心环保,热爱自然!
  • 2016/04/24 22:51:51
  • TA回复了作品《我在南山,觉知复苏》 谢谢大作家!看过许多外国短小说,觉得自己每一篇都不能带来感同身受,或者让人思考。想了很多也不敢动笔。 诗歌写了很多年,但是也没有用稿的杂志报刊,还是很受打击的哈哈。
  • 2016/04/24 22:50:18
  • TA回复了作品《​告辞》 春丽,我可见过你好多照片喽
  • 2015/12/17 14:35:45
  • TA评论了作品《《乡村野谈》之《收脚架》》 写得真好。乡村野谈,每一篇都充满回忆与情感。 我的家乡没有那么多传说,唯一一个是老屋里的番石榴树,往年的果实都是小个头的,有一年变得又甜又大,四合院的几位老人就说这棵树住树妖了,那一天回到家里,树已被砍倒在地。
  • 2015/10/28 00:13:04
  • 万群回复> 感叹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啊。
  • 2015/10/08 17:20:54
  • TA评论了作品《搅和搅和》 咨询师一般不会为熟人、朋友做咨询,可以转介给其他咨询师。
  • 2015/09/25 23:03:16
  • 柏亚利回复> 呵呵,我的一个朋友离婚,就是找她的闺蜜律师朋友咨询和办理离婚的。里面好些故事情节也是有原型的。 可能你太辛福了,没有接触到一些这方面的伤痛故事。 如此说来,你又是幸运的。祝福你永远辛福!
  • 2015/09/25 23:52:31
  • TA评论了作品《赶海潮》 我觉得很适合用在拍摄深圳发展的微电影。一景一句,可以试试。
  • 2015/09/25 14:50:01
  • 晓鸥回复> 谢谢浅尘尘老师的美评。
  • 2015/09/25 17:13:47
  • TA回复了作品《从雨中重新回来》 读到这样的夸奖我真是有点脸红啦。 诗歌可能真是我的另一个存在空间。 你的小说也很不错,我怎么也写不出来故事。
  • 2015/09/25 14:34:06
  • TA回复了作品《情难自控》 我真的很不会写小说,真的挺谢谢您来读过了!
  • 2015/09/21 23:01:20
  • TA回复了作品《​一个人的手工艺》 谢谢点评和支持。最从容不迫的事情,也许就是敲打自己的工具,创造心里的形象吧。
  • 2015/09/21 22:59:56
  • TA回复了作品《​所有关于植物的躯壳(组诗)》 诗歌是堡垒,也是花园。 谢谢唐老师。 刚毕业那年遇到一个师兄,到云南读植物学研究生,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喜欢植物的人。现在想想,他当年跟着老师在雨林里寻找植物的时候,心里也一定收藏了很多诗意。
  • 2015/09/21 22:25:42
  • TA回复了作品《​一个人的手工艺》 谢谢您的阅读。确实是这样的,寄托于劳作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 2015/09/21 22:16:13
  • TA评论了作品《难道我海选入围的作品一篇都不可以决赛入围?》 我的评论也特别少。不过,追求自己的进步就好了。 因为除了网上写作,其实很多朋友也是生活中认识的,经常交流的,这样关注度肯定比较高。 写作始终不是热热闹闹的事情。比方说,对于一本从未读过的书,直接在阅读分享会上得到的经验,肯定不如自己沉静地阅读过后的领悟来得多。
  • 2015/09/21 00:52:46
  • 红月亮回复> 单桥:言之有理! 祝大家在邻家都开心快乐!
  • 2015/09/24 18:39:34
  • 潮湿的梦回复> 感谢支持,说的有道理,问好!
  • 2015/09/21 13:38:15
  • yyc回复> 关注了别人,人家自然会关注你。来这里,有的是互动交流为快乐,有的只为自己拿个奖。这都没有错~ 祝快乐!
  • 2015/09/21 10:15:47
  • 潮湿的梦回复> 浅尘尘作家说的很有道理,问好!
  • 2015/09/21 07:50:45
  • TA回复了作品《​所有关于植物的躯壳(组诗)》 第一次得到费老师的点评,有点不相信值得如此夸奖。 我记得第一次得到的赞美,是朋友说它们抚慰了他的心碎,在晨昏之间。诗歌能治愈现实的无力感,也能包容世俗种种,如果有一句,能感同身受,那就是最好的价值。
  • 2015/09/18 23:56:37
  • TA回复了作品《漩涡》 谢谢您的鼓励。 这样的文章,能得到理解很感激。 还不知道有新的大赛呢,谢谢提醒。
  • 2015/09/11 23:10:08
  • TA评论了作品《柏林童年》 很喜欢本雅明在《驼背小人》中写的意象,“有一段时间,小矮人盯着你,让你既不留心自己,也不注意他,神志恍惚,直到几年后,大花园变成小花园、大房子变成小房子,它们缩小了,仿佛也长出了驼背,他并没有伤害谁,只是不时让人重新忆起被遗忘的东西”。
  • 2015/07/08 00:22:45
  • 格阑回复> 本雅明是个风格独特的、有着贵族气息的作家,令人痴迷
  • 2015/07/08 08:57:13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