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钰涵
  • 生命中必须有裂缝,阳光才能照射进来。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生存》 看来很多朋友的阅读体验是相通的,十十姐的小说人间烟火味很浓,感觉真实和亲切;在细节的把握方面体现了她不俗的观察力,比如揭开方便面,上面的的塑料膜怎样飘走;大风刮来塑料袋罩在主人公脸上……这些细节很少会被人抓住写到小说里,而它们分明都在为展现主人公的特定状况下的心理服务。
  • 2015/09/28 18:09:52
  • 十十回复>@TA 有你的肯定和鼓励,希望我以后的小说能越写越好,呵呵。感谢你的点评
  • 2015/10/02 09:59:42
  • TA评论了作品《再见,固戍》 我来深圳后在一家公司做了十年没挪窝,求的是安稳,而是否真的存在安稳呢?无数次去留在内心矛盾冲突,最后妥协……直至公司关张大吉,我那时“再见,白石洲”的心理与段兄此时不谋而合,如果说那次是被迫,那么去下一家公司,三年之后,“再见,八卦岭”,我却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心态,这次是化被动为主动。生活处处艰难,走过去了,就简单。回复与文学无关,也不谈生存,祝福我的老乡段大哥,愿你拥有更广阔的天地。
  • 2015/09/27 16:08:03
  • 段作文回复>@TA 谢谢钰涵关注与祝福。中秋快乐,一切顺心。
  • 2015/09/27 18:12:06
  • TA评论了作品《布吉城寨》 这是我看张夏小说以外的第一篇文本,很长,但是认真读完了。除了一个作家观察的眼光,一个文人细腻的内心,此文应该还做了大量的资料考证,以至于部份段落有了报告文学的味道,总体确实浸透着作者的深情,也使我过去对布吉的片面感观有了一个新维度的印象。上次张夏是去年冬在可园,当时张夏《绿皮火车》领了稿费,正在创作《天鹅宴》,创作的丰收除了才气,还需勤奋。祝福张夏新作出世,静候佳音。
  • 2015/09/27 12:49:40
  • 钰涵回复>@TA 上次见张夏是去年冬在可园——掉了一个字。
  • 2015/09/27 12:50:48
  • 张夏回复>@TA 谢谢钰涵的解读与点评。你猜对了,写此文时确实去图书馆查过资料,需要仔细核实。所以,写非虚构比起写小说,还是多了点压力,多了些对客观世界的敬畏,也多了些社会担当。这,也是非虚构的可贵之处。
  • 2015/09/27 13:45:18
  • TA评论了作品《绿皮火车》 《绿皮火车》我很早就看到了,这个周末我才静下心来看完了全文。大家都在说“失独”,在我看来,子女误入歧途之痛不亚于失独之痛,但只要孩子还活着,就有希望。正处于中年危机的主人公,集各种不顺于一身,一次乘坐绿皮火车的集体出游让所有冲突集中暴发。语言看似漫不经心,甚至略带戏谑,但我却通篇看到“爱”字,尤其是读到“我的儿子,他就像囚徒一样被关押”这一段不禁潸然,那是一种多么真实而强烈的内心情感的流露!
  • 2014/10/27 09:56:53
  • TA评论了作品《靠近一些高大的建筑》 每一条平康的街道,每一张陌生的面孔,每一个朴素的事物,只要用心去观察,他都可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大千世界,没有谁是主角,谁都可以是主角。文章虽短,却很细腻,读后令人回味。
  • 2014/10/23 09:10:44
  • 莫寒回复>@TA 谢谢来读,写这则短文的时候,我正在犯困,在网吧里一边瞌睡一边艰难的敲下这些文字,可想而知,这样的文字是多么的混乱。。。就像当时的眼皮一样,上下打着结
  • 2014/10/24 19:59:14
  • TA评论了作品《​归来》 盛菲笔下的家乡和我的家乡有太多相似的地方,我们甚至有着相似的家庭出身,盛菲的一些经历也是我所熟悉经历,虽然我不曾像盛菲那样去担大桶的水、去稻田里收割稻谷,但我的姐姐们和盛菲一样,那是我看得到也感受到的苦。通篇读下来,感情那样的赤热、饱满,很多地方都深深地打动了我。我想起盛菲的眼睛,我仿佛看到盛菲眼里倔强的泪花,我眼里也起了泪花。
  • 2014/10/11 11:33:13
  • 王盛菲回复>@TA 谢谢钰涵!
  • 2014/10/17 22:58:16
  • TA评论了作品《​行到水穷处》 职场上我就遇见过与叶芸类似的人,外表强悍,内里虚弱。我曾经也想写写关于她的小说,却没找到恰当的落笔点。 98年,我还在看琼瑶小说,洒两三滴不相干的眼泪;矫柔造作地背首首宋词,写几篇流水帐一样的日记。 赞!
  • 2014/08/05 15:40:18
  • TA评论了作品《天桥摇晃》 那么多来深建设者,有不少奋斗成功的例子,大浪淘沙卷铺盖回家的也不在少数,更多的则是如文中的“我”、“东方木”、“薛晓梅”、“周丽”这样上不来下不去,在城市中站不稳脚根又回不去故乡的打工者,带着对深圳爱恨交织的情感顽强,甚至是悲壮地走下去。周丽、“我”还将继续单着,继续寻找,继续失望,想要改变命运也许只能靠偶然事件,比如像薛晓梅那样嫁个有钱人。
  • 2014/08/04 15:22:24
  • 庄昌平回复>@TA 可遇不可求啊,那种机会,但肯定有,哈哈。
  • 2014/08/06 16:53:16
  • TA评论了作品《天桥摇晃》 MS很久没看到老庄出手了,小说的题目一下子吸引了我。上班时间看的,断断续续,从上午看到午休再到下午,但我一直陷在这篇小说的情节和状态中,丝毫没有被打断。作者将在深圳“奋斗”的各种体验及耳濡目染的事件加之强劲的小说功底揉成了这篇《天桥摇晃》,令人读后五味杂陈。其中的人物在生活中相信都能看得到。
  • 2014/08/04 15:21:46
  • TA评论了作品《老人》 徐大哥的小说我看过不少,《老人》的叙述语气一如既往地沉稳,甚至没有更多的感情流露,所有的情感都在文字后面。本文把关注的焦点对准容易被我们忽视的拾荒老人,没有放大他的悲苦,而让我们看到了老人的坚持;写老顾这样原本看似恶的人,也没有极言他的恶,而是通过老人的出现唤醒了他人性中的善。平凡人物,平凡生活,平凡的感动。
  • 2014/07/25 09:43:09
  • TA评论了作品《重庆酸辣粉(工场系列之七)》 语言流畅,行文紧凑,阅读的过程中随情节的推动时而一颗心被纠紧,时而又忍不住笑出声来。底层人物的朴实、乐观和原本悲苦的命运都在作者看似不经易的笔触中一一展现开来,但你一定会感到某种疼痛。看了此文,我想说,段作文天生就应该是个写小说的!
  • 2014/07/24 14:41:09
  • 段作文回复>@TA 川味很重,老乡看着满有感触。问好张华。
  • 2014/07/24 16:59:26
  • TA评论了作品《​删除》 像段作文说的那样,盛菲的文字总是能让我读到真诚,哪怕是小说。标题很好,结尾也很好,只是中间感觉有些地方太具体了,可以模糊化处理。“我”的有些病态的心理写得不错,很坦诚。
  • 2014/07/24 11:30:03
  • 王盛菲回复>@TA 谢谢钰涵,我没看《我疼》写不这么到位。那本书我受益了。
  • 2014/07/24 11:39:14
  • TA评论了作品《会飞的狗》 一只狗随乡下的主人进了城,各类人物渐次登场,热闹无比。狗和主人对这个花花世界由初来乍到的充满期许到最后的幻灭,从一只狗的角度来看深圳的人生百态,更能够发出一些我们人所不能发出的声音,这个立意不禁让人拍案叫绝。张夏的书写是老道的,把狗的动作行为甚至是心理写得活灵活现,文风是一贯的诙谐,调侃,却总让我想到人心向暖这个词,对深圳的爱恨交织引起了深深的共鸣。
  • 2014/07/21 09:46:07
  • TA评论了作品《我只能写我熟悉的生活》 再见今天在写作上取得的成绩,与他的勤奋和才气都是分不开的。虽然和再见有过多次关于写作的聊天,在这里看到这篇分享依然感到亲切。“我只能写我熟悉的生活”,随着你生活的日渐丰富,写作的内容永不枯竭。
  • 2014/05/07 14:42:46
  • TA评论了作品《写作是对生命的注解》 盛菲的文字读来令人安静,写故乡那一段引起了我的共鸣。有丰富的生活,细腻的内心,安静的文笔,相信盛菲的文学之路会越走越开阔,越走越远。
  • 2014/05/07 14:37:52
  • 王盛菲回复>@TA 谢谢钰涵。一起努力!
  • 2014/05/08 22:38:37
  • TA评论了作品《​城市里的家》 农村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也许都向往过大城市,来到城市后为也曾为理想为各种欲望而奔波,有收获也会有迷失,当得到曾经想要的,事物往往失却了曾经的模样。 很多时候,我们常以为生活在别处,而故乡是个不可代替的名词,我们念念不忘,正因为再回不去。 城市万千灯火,每盏灯火下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城市化进展,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心灵的迁徙让我们活在得失之间。 细腻的感情,动人的文笔。欣赏了。
  • 2014/04/28 15:57:56
  • 王盛菲回复>@TA 谢谢亲!城市阳光(王谦)问我认不认识钰涵,我说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呵呵,现在我们正式认识了哈
  • 2014/04/28 17:40:53
  • 钰涵回复>@TA 真巧,我认王谦为哥好几年了!您是不是也是四川人?
  • 2014/04/29 08:32:42
  • 王盛菲回复>@TA 我不是四川人呢。他说他在深圳出差时看到杂志上有一篇我的文章,感动了,回去百度找到了我。这么认识的,缘份哈
  • 2014/04/29 18:41:14
  • 钰涵回复>@TA 那还真是缘份!
  • 2014/04/29 20:06:29
上一页1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