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钰涵
  • 生命中必须有裂缝,阳光才能照射进来。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生存》 《生存》这个题目很大,开始觉得是不是有点不合适?细细想来:民工失业了,是生存问题;今天看到新闻说华为要大量载员,城市居民失业了,也会有各种生存挣扎;一个家庭妇女,生活的中心全在老公、儿女家庭上,家散了,自然也是天大的生存问题……读完不禁为主人公的命运扼腕,同时有点意犹未尽。问好十十,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写作是脑力脑动,也是体力劳动,尽量少熬夜。
  • 2015/09/28 18:12:52
  • 十十回复>@TA 妹妹说出了我的心声,一开始也觉得 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后来又觉得不错。嗯,以后一定听你的,好好休息才是硬道理
  • 2015/10/02 10:25:41
  • TA评论了作品《生存》 看来很多朋友的阅读体验是相通的,十十姐的小说人间烟火味很浓,感觉真实和亲切;在细节的把握方面体现了她不俗的观察力,比如揭开方便面,上面的的塑料膜怎样飘走;大风刮来塑料袋罩在主人公脸上……这些细节很少会被人抓住写到小说里,而它们分明都在为展现主人公的特定状况下的心理服务。
  • 2015/09/28 18:09:52
  • 十十回复>@TA 有你的肯定和鼓励,希望我以后的小说能越写越好,呵呵。感谢你的点评
  • 2015/10/02 09:59:42
  • TA评论了作品《再见,固戍》 我来深圳后在一家公司做了十年没挪窝,求的是安稳,而是否真的存在安稳呢?无数次去留在内心矛盾冲突,最后妥协……直至公司关张大吉,我那时“再见,白石洲”的心理与段兄此时不谋而合,如果说那次是被迫,那么去下一家公司,三年之后,“再见,八卦岭”,我却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心态,这次是化被动为主动。生活处处艰难,走过去了,就简单。回复与文学无关,也不谈生存,祝福我的老乡段大哥,愿你拥有更广阔的天地。
  • 2015/09/27 16:08:03
  • 段作文回复>@TA 谢谢钰涵关注与祝福。中秋快乐,一切顺心。
  • 2015/09/27 18:12:06
  • TA评论了作品《再见,固戍》 再见,固戍,告别的不是一个地方,是一段岁月之河里刻苦铭心的经历。段兄此方第一个特点是真实,我相信很多深漂一族都在能在文中对号入座找到一些自己的影子;第二是细致,辞工是一个事件,原来可以写到这样细致入微。“关于未来的生计,类似的交谈不止一次两次。有时别人找我谈,有时我跟别人谈,……这么多年来,这种内心的争斗,现实与理想的较量,往往弄得遍体鳞伤。”这一段特别有共鸣。
  • 2015/09/27 15:57:17
  • TA评论了作品《布吉城寨》 上次见张夏是去年冬在可园——掉了一个字。
  • 2015/09/27 12:50:48
  • TA评论了作品《布吉城寨》 这是我看张夏小说以外的第一篇文本,很长,但是认真读完了。除了一个作家观察的眼光,一个文人细腻的内心,此文应该还做了大量的资料考证,以至于部份段落有了报告文学的味道,总体确实浸透着作者的深情,也使我过去对布吉的片面感观有了一个新维度的印象。上次张夏是去年冬在可园,当时张夏《绿皮火车》领了稿费,正在创作《天鹅宴》,创作的丰收除了才气,还需勤奋。祝福张夏新作出世,静候佳音。
  • 2015/09/27 12:49:40
  • 钰涵回复>@TA 上次见张夏是去年冬在可园——掉了一个字。
  • 2015/09/27 12:50:48
  • 张夏回复>@TA 谢谢钰涵的解读与点评。你猜对了,写此文时确实去图书馆查过资料,需要仔细核实。所以,写非虚构比起写小说,还是多了点压力,多了些对客观世界的敬畏,也多了些社会担当。这,也是非虚构的可贵之处。
  • 2015/09/27 13:45:18
  • TA评论了作品《你若盛开》 盛菲真是能想、敢写!让我这个许久不上网的人一面怀着八卦的心理,一面忐忑不安地去读小说,而通篇看到两个词:”女权“、”觉醒“。
  • 2015/09/27 10:46:48
  • 王盛菲回复>@TA 你懂了的
  • 2015/09/27 16:25:40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谢谢您的鼓励和建议!
  • 2014/11/03 08:50:21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谢谢您的阅读和评论。
  • 2014/10/29 14:35:49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谢谢唐师的点评和建议!
  • 2014/10/29 14:35:12
  • TA评论了作品《绿皮火车》 我的儿子,他就像囚徒一样被关押。妻子要是泉下有知,灵魂怎能安宁?……但我怎能让亲朋好友认定儿子是个问题少年?我怎能给他贴这样的标签?此时,我将自己置身于一次受尽磨难的旅行,离深圳越来越远。孟小舟被关在那样一个偏僻之地,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无人过问的他,真成了沙漠孤舟啊。他手臂上的瘀伤怎么来的?我当时为什么不仔细看看,再抱一抱他?儿子啊儿子。(尤其被这段打动!)
  • 2014/10/27 09:59:07
  • 张夏回复>@TA
  • 2014/10/27 14:55:10
  • TA评论了作品《绿皮火车》 《绿皮火车》我很早就看到了,这个周末我才静下心来看完了全文。大家都在说“失独”,在我看来,子女误入歧途之痛不亚于失独之痛,但只要孩子还活着,就有希望。正处于中年危机的主人公,集各种不顺于一身,一次乘坐绿皮火车的集体出游让所有冲突集中暴发。语言看似漫不经心,甚至略带戏谑,但我却通篇看到“爱”字,尤其是读到“我的儿子,他就像囚徒一样被关押”这一段不禁潸然,那是一种多么真实而强烈的内心情感的流露!
  • 2014/10/27 09:56:53
  • TA评论了作品《靠近一些高大的建筑》 每一条平康的街道,每一张陌生的面孔,每一个朴素的事物,只要用心去观察,他都可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大千世界,没有谁是主角,谁都可以是主角。文章虽短,却很细腻,读后令人回味。
  • 2014/10/23 09:10:44
  • 莫寒回复>@TA 谢谢来读,写这则短文的时候,我正在犯困,在网吧里一边瞌睡一边艰难的敲下这些文字,可想而知,这样的文字是多么的混乱。。。就像当时的眼皮一样,上下打着结
  • 2014/10/24 19:59:14
  • TA评论了作品《有疾》 一口气看完,我感觉不是在看小说,是看了一场电影,伦理的。
  • 2014/10/16 10:26:26
  • TA评论了作品《​晒晒你心中的睦邻文学奖》 才看到此文,“大家”们的评论已经够多了,我就弱弱灌一瓢水吧~越来越喜欢盛菲这丫头了。 另外,陈彻对我小说的喜欢让我很是感动!!顺便问好楼上各位认识的亲:)
  • 2014/10/11 17:22:15
  • 王盛菲回复>@TA 爱你!
  • 2014/10/11 21:52:37
  • TA评论了作品《​归来》 期待盛菲的再次爆发!
  • 2014/10/11 11:35:20
  • TA评论了作品《​归来》 无论是从情感还是从文字上,这篇文章都是我所喜欢的,充满了盛菲独有的文字气息。也许,我们称作家乡的地方和深圳本质都没有变过,不一样的是我们看待它的眼睛。岁月给过我们伤痛,也给了我们慈悲与宽厚。为盛菲心灵的归来而高兴。拥抱一个~
  • 2014/10/11 11:33:38
  • 王盛菲回复>@TA 谢谢钰涵,拥抱!
  • 2014/10/11 21:40:48
  • TA评论了作品《​归来》 盛菲笔下的家乡和我的家乡有太多相似的地方,我们甚至有着相似的家庭出身,盛菲的一些经历也是我所熟悉经历,虽然我不曾像盛菲那样去担大桶的水、去稻田里收割稻谷,但我的姐姐们和盛菲一样,那是我看得到也感受到的苦。通篇读下来,感情那样的赤热、饱满,很多地方都深深地打动了我。我想起盛菲的眼睛,我仿佛看到盛菲眼里倔强的泪花,我眼里也起了泪花。
  • 2014/10/11 11:33:13
  • 王盛菲回复>@TA 谢谢钰涵!
  • 2014/10/17 22:58:16
  • TA评论了作品《孩子丢了》 简直感动得要泪流满面!再次谢谢江云飞老师!
  • 2014/10/10 13:58:16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从老人的视觉出发我感觉我现在还写不了。孤独、性格、衰老,种种因素都是有的,你说得很对,对我有所启发。每次写完,我总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所以我还有挖掘和近步的空间,偷笑一个~
  • 2014/10/09 11:02:59
  • TA评论了作品《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 “莉莉每天把两个孩子送去幼儿园后,就开着车到附近转悠;小红也蹬着自行车去城中村帮肖芳找房子。”,此处“莉莉”和“小红”应对换一下,仓促成文,错漏较多,现在已无法修改。
  • 2014/10/09 09:24:30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问好隆焱大哥:)
  • 2014/10/09 09:06:10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批评和鼓励对我来说同样重要,小说我还真是在摸索着写。谢谢段兄直言!
  • 2014/10/09 09:04:25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悲剧的发生看似突然,实则必然。我写下了它,我也是茫然的,写完后不禁闭目思索。谢谢您充满感情的阅读!
  • 2014/10/08 17:26:04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文中的两代人都是困惑的,老太太无法在自身的困境中突围;儿子、媳妇虽倾力照顾,无可指责,但忙碌奔波使他们自顾不暇,对老人关怀仍不免流于表面。
  • 2014/10/08 17:25:39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但我要说的,并不是刻意往空巢方面靠,现在很多家庭都是这样看起来好好的,然而,它真的好好的吗?
  • 2014/10/08 09:04:30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骚风的感觉是对的,我本人亦有这中写完后缺少了点什么的感觉。此文开篇放了很久,昨天才一口气把安写完,然后就立马放了上来。也许缺少的是我对小说表现能力的驾驭。
  • 2014/10/08 09:03:26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谢谢陈彻对本文的喜欢和打赏,你的评论升华了我的小说。握手!
  • 2014/10/08 09:00:09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而振忠和曼青这一代已经开始有了一定独立的精神世界,他们也即将于成为空巢老人,寂寞还是会有,但不至于跳楼。
  • 2014/10/08 08:58:41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盛菲看得很认真,可以说,说出了我内心想要表达的;陈彻眼光独到,文中的老人“贫乏“了一辈子,是突然适应不了这种城市式的老人生活的,
  • 2014/10/08 08:58:27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今天终于把它写完了,但最后已经削弱了老太太“跳楼”这一事实,也许是衰老,也许是糊涂。老人的问题的确值得我们去关注。文中的振忠夫妇,很快也会是空巢老人。问好红姐!
  • 2014/10/07 20:26:32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其实我写这篇小说,就是听说一个不错的私家花园里有个老太太跳楼了,我当时感到很震惊,猜想着是什么促使老人跳楼?这篇小说开了头放了两个月我都没写下去,觉得有点残忍。
  • 2014/10/07 20:26:12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谢谢东南兄和我在人间二位朋友打赏!问好你们。
  • 2014/10/07 20:16:42
  • TA评论了作品《团圆》 不管是写诗歌、散文,还是小说,我选的主题好像从没有高大上的,我更在意细微的事情,庸常的事物。谢谢方华吉耐心看完全文并给予我肯定。
  • 2014/10/07 20:16:04
  • TA评论了作品《何必抱怨文坛不公平》 四年前写的,现在看也一点不过时。写作要么为愉悦身心,要么宣泄痛苦,就是这么个道理。名利都是浮云~
  • 2014/09/01 14:39:54
  • TA评论了作品《何必抱怨文坛不公平》 四年前写的,现在看也一点不过实。写作要么为愉悦身心,要么宣泄痛苦,就晕么个道理。名利都是浮云~
  • 2014/09/01 14:39:05
  • TA评论了作品《文学的美丽新世界》 这是一篇非常真诚的写作分享,虽然素昧谋面,陈彻的才华和直率都让我很欣赏。
  • 2014/08/26 09:39:46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学车记》 “老亨“,我打错字了,不好意思。
  • 2014/08/13 17:24:45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学车记》 @盛菲,装傻是可以的,反正就是约不到时间,去也不怎么教,或者就是乱发脾气。我也是抱着慢慢学的心态:)
  • 2014/08/13 17:06:54
  • 乘风无痕回复>@TA 报名时了解清楚真的很重要。当时我同事也介绍去他寻那个驾校学习,当时听说要半年才能考试,幸好我没去,就报了快班。
  • 2014/08/14 22:49:37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学车记》 恭喜乘风无痕海选入围! 老享说得很对,我也很欣赏作者谦逊的态度。其实我也有写日记的习惯,经常一写就洋洋洒洒几千上万字;真要写文章吧,又畏首畏尾了。
  • 2014/08/13 17:02:19
  • 乘风无痕回复>@TA 我没想到会入选的。只是当成一种经历分享。谢谢你和老亨的建议。现在重新修改了,加了文学的元素。那个亨总这里我打不出来。只能在WORD文档里打。
  • 2014/08/13 17:21:16
  • 钰涵回复>@TA “老亨“,我打错字了,不好意思。
  • 2014/08/13 17:24:45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学车记》 回过来看文本,记录得很详尽,但感觉就是记录,文学性少了一点。 个见~勿怪!
  • 2014/08/08 16:33:40
  • 乘风无痕回复>@TA 是的,就是记实录。文学成分少。
  • 2014/08/08 16:49:26
  • 乘风无痕回复>@TA 再一次谢谢钰涵的直白相告。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只是当成一种分享发出来。却忘记,审美的要求。
  • 2014/08/13 10:20:03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