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宇(江湖无名号)
  • 爱生活,爱奋斗!背井离乡的70后。个人公众号:id:li39894951不可理玉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为深圳而来,为全民写作而来》 是的,深圳应该是一座文人骚客最多的城市,现在难以想象,没有邻家平台,那些散落在各个角落的文人们,是何等寂寞。 感谢叶紫来评。
  • 2018/10/17 16:09:26
  • TA回复了作品《为深圳而来,为全民写作而来》 和邻家确实有缘,在创作方面,确实给了我很多动力。文友间的相互鼓励也让我停不下来,以至于在随便写写的路上,越走越远。愿全民写作深入人心,愿每个文字爱好者,都能找到心灵的归宿,播种,生根。
  • 2018/10/17 14:58:22
  • TA评论了作品《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从上次读姚志勇的小说《雨夜》至今已经有几年了,那个《雨夜》的故事还恍惚有些记忆,又读到他的这篇小说。相较于之前那篇,这篇文章关注的是文学爱好者的命运。在现实中,这种例子并不少见,写得一手好文字,过得穷困潦倒的,大有人在。因此有人感叹命运不公——如果在文举的朝代,说不定我就是状员。遗憾的是,社会不断前推,认清环境,结合当下,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在我看来,可能比写好一篇文章更重要——也许,我太世俗了。
  • 2018/09/06 16:28:52
  • TA回复了作品《局》 感谢志勇的评论,谢谢!
  • 2018/09/06 10:15:33
  • TA回复了作品《红玫瑰酒店》 谢谢评委老师的建议和意见,我会对作品再进行优化。 谢谢您!
  • 2018/09/05 14:35:26
  • TA回复了作品《​老村旧事》 昨天和一帮同事出行,其中一个同事问另一个同事,你的家乡好不好?同事说,挺好的啊……我说,没有一个人会说自己的家乡不好。虽然那里可能贫穷,可能落后,可能土掉渣,但那是我的家乡!
  • 2018/09/02 10:27:37
  • TA回复了作品《红玫瑰酒店》 好的,二稿私下向你讨教。谢谢🙏
  • 2018/09/01 13:51:33
  • TA评论了作品《南方Ⅱ:诗文志》 读这样的散发着个人特性的文字,很容易让同样生活在南方的我们找到自己的影子。不管是蝉鸣,还是爱人,所经历的爱与不爱,聚散离合,都有着差不多的元素。这个城市的人来了,又走了,像候鸟一样;但每一季,也总有人涌进来。张谋的文字一向温婉细腻,每一个故事,都能看到作者在南方穿梭着的日常。爱和不爱,本不是问题,问题是爱过,那才是情感的痛点。 看这样的文字,就像在看自己的生活。熟悉又很体贴。
  • 2018/08/31 16:49:20
  • 张谋回复> 谢谢小宇兄:)
  • 2018/09/03 11:22:51
  • TA评论了作品《​岁月峥嵘说岗厦》 岗厦,作为深圳著名的城中村,已经华丽转身成为都市的城中心。个中变迁,就是一个时代的发展史。改革是阵痛的,岗厦也一样。不管是分田到户,还是洗脚上岸,还是种房子,都在当时引发了很多故事。我也接触过文中的文炳征老先生,说到岗厦的这些年,如数家珍,声情并茂。 因为岁月而熟悉,因为熟悉而热爱。对于后来的深圳人来说,岗厦村在变革中承载的那一切,都将变得异常重要。
  • 2018/08/31 16:35:42
  • TA评论了作品《舌尖“四悸”》 吃货的境界分三种,一种是能吃的,一种是会吃的,还有一种就是会做美食的。而郑荣,她在大食人间美味的同时,留下了各种美图,今天又写下了诱人的诗句。在人才济济的邻家网,郑荣的诗,肯定不是最好的,但她这组诗歌里的烟火味,一定是最浓郁的。好的诗歌,一定是有趣有益的,因为这首诗,还可以加上一句,好的诗歌,还是要有味道的。
  • 2018/08/31 14:49:51
  • 春风妙语回复> 谢谢柰玉的点评和鼓励
  • 2018/08/31 15:56:06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启示录》 故事很精彩,只是有些长。不管是寻求视觉刺激还是感官刺激,慢慢看,总会有惊喜在下一秒等你。女主角为了报复前夫的不负责任与父亲的强词夺理,她约见的那些男人,长相几乎都与前夫差不多。她玩弄着这些年纪不一的风流男人,将他们压在自己的裙子底下,将他们变成自己的性奴——这种故事,这种类似的故事,一定存在于深圳的某个角落,关上门,拉上窗帘,重新看看自己,那时候才知道,在这座现代文明的城市里,自己是什么颜色。
  • 2018/08/27 15:59:23
  • 江飞泉回复> 留言更精彩。真是点石成金,谢谢玉。
  • 2018/08/27 16:06:20
  • TA评论了作品《无所事事的星期四》 奕铭借着粉红的灯光凝视着小蝶,那眼睛,那脸,那胸,那腿……他身体中有些不安的分子又开始蠢蠢蠕动,他再次感到自己的体温在快速上升……后面的,不敢描述!我是从手指缝里看完之后的细节的。书生在写到9000字的时候,说是下午三点,夜里11点回家收的尾,想来也是“色意澜珊”吧!书生写诗可以阳春白雪,写起小说来,可以秀色可餐。
  • 2018/08/27 15:23:02
  • 笑笑书生回复> 哈哈,你把少儿不宜部分都挑出来了……
  • 2018/08/27 15:27:00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天:运气不错》 胆子不小啊,一不小想就会被抓走送到樟木头的啊,估计,换作现在,再给你一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冒险了吧?生活是一面镜子,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总能遇上好人,反之亦然。一定是你身上的好人气质吸引了那些原本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这些陌生人,成为生命中的贵人,或者好友,是缘分,更是天意,是上天赐于你的“礼物”。
  • 2018/08/24 11:23:29
  • 风居住的街道回复> 李玉大才谢谢点评!就因为胆大,后被老板重用
  • 2018/08/25 00:03:04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我梦中的姑娘》 是诗吗?不像。但为什么读起来,又有诗的韵味?仔细一看,原来是邻家诗仙写的,写诗的人,不只是写诗才有诗意,就连写辞职信都散发着诗意,比如那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女子。深圳和东莞很近,你写得有点东莞的气息了,不对,有点东莞的味道。 不过,深圳确实是个好姑娘,引得四面八方无数郎。深圳的第一天,遭遇各有不同,有人写得如泣如诉,有人写得像百灵歌唱,只有你,写成了诗行。
  • 2018/08/21 16:56:14
  • 笑笑书生回复> 尝试用诗性语言写散文,也是第一次……
  • 2018/08/21 17:25:36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春风妙语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乐观最开心的文友。面对生活的苦难,正所谓,哭也一天,笑也一天。春风妙语用她的热情和幽默化解了很多生活的艰辛。年届不惑,敢于走出家门,来到深圳,这个魄力和胆识已经证明了她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他的文字不是最好的,但她的灿烂如秋花一样的笑容却是值得很多人称赞的。深圳的每个人,都很精彩,春风妙语也是。
  • 2018/08/21 16:33:32
  • 春风妙语回复> 谢谢你的打赏
  • 2018/08/21 17:19:22
  • 春风妙语回复> 谢谢李玉的点评与鼓励
  • 2018/08/21 17:18:13
  • TA评论了作品《邻家八仙歌》 河南书生李瑄郎,满腹诗书不寻常,李白杜甫伴徜徉! 把这句献给把自己漏掉的大仙——笑笑书生李瑄。
  • 2018/08/20 18:12:13
  • 笑笑书生回复> 你不要吓我,李杜一个有剑,一个填不饱肚子——我真正的偶像是李玉,一文既出,天下传扬
  • 2018/08/20 18:46:46
  • TA评论了作品《去瘦狗岭找狗》 果然是小说怪人,怪有味道的标题,怪有味道的语言。 吃完午饭就等天黑,天黑好上床吗?看过才知道不是。 大师出品,果然有品。
  • 2018/08/20 15:54:50
  • 曾楚桥回复> 帅哥的赞扬愧杀老衲也。。。。
  • 2018/08/20 22:01:28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给我的见面礼》 说到暂住证,每个90年代抵达深圳的人,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那种担心受怕的日子,永世不忘,一点都不夸张。我有个老乡,在深圳沙头角,待了几年,第二天就要离开深圳了,头天晚上,跟我们牛b哄哄地说,我在深圳几年,从来没有被查暂住证的抓到。结果,这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压舌帽的老乡,在火车站排队买票时,让抓走了。类似孙志刚的悲剧,永远希望不要重演。
  • 2018/08/20 14:04:19
  • 张喆回复> 是的。同感。
  • 2018/08/22 14:20:44
  • TA评论了作品《请注意经过村庄》 文章描写细腻,读来有趣有益。 那些说话像蜜一样的甜的人,往往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毕竟,谁都喜欢被人爱着,被人呵护着。在很多女子眼里,被成年男子叫作“妹妹”是很温暖的,但实际上,不管是“妹妹”还是“哥哥”,又或者是“亲爱的”,那只是一个称呼而己。在称呼面前,更应该保持理性吧?比如我,有人叫我帅哥,我心里一喜,表面可能是呆若木鸡,毕竟,俺不是真帅哥。 生活也是如此,心里知道就好。
  • 2018/08/20 11:18:44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红包和傻大胆》 果然是资深小说捕手! 短短2000字,将20多年前异乡人来深圳的痛点,一一写尽。张夏老师苦尽甘来,时常在宽如马路的阳台上赏花观月,但文章中的痛点,历经了20多年的发展,仍然是痛点,而且更痛了,这真是无法言说的痛啊!
  • 2018/08/20 11:02:15
  • 小宇回复> 哈哈哈,我不禁笑出了声
  • 2018/08/20 13:51:19
  • 张夏回复> 果然是个故事大王,才1米宽的阳台硬是被你说成了马路那么宽。改天去你足球场一样大的天台请教去。
  • 2018/08/20 11:15:35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一个离了婚的女子,舍下年幼的女儿南下,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执着啊!那些辛苦和心酸,不是亲历者,应该是无法感同身受的。不过,在那个时代,南下深圳的人,总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故事,有的快乐,有的难过,但坚持到现在,还在深圳的人,一定收获了很多的快乐和财富,让日子一天一天好起来——这就是当初坚守的回报。 好的东西,总是要等等的,生活也一样。
  • 2018/08/20 10:36:47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在那个年代,每一个来深圳的人,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艰辛。苦难是最好的阶梯,敦促我们不断进步,因为苦难过,更懂得珍惜;因为苦难过,更懂得坚持。因为珍惜和坚持,我们留了下来,留下来“深圳人”或者异乡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可圈可点的动人故事。 如你,如我。
  • 2018/08/20 10:17:30
  • 梦晴回复> 谢谢李玉点评
  • 2018/08/20 11:09:44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南约之夜》 辛苦辛苦评论了200字,因为没有登陆,再登陆回来,一个字没有了。可恨可气。 就说最后一句:90年代初闯深圳的人,对段先生的经历并不陌生,对制服人员的惧怕在好长一段时间内,影响人的梦境。经过20多年的变迁,普通打工者,成了香饽饽————人难招,已经充分说明这一点。只是,现在来深圳的年轻人,所以承受的压力并不比当时的人小—————毕竟,以房租为首的消费品涨了很多,而普通打工者的工资还很有限。
  • 2018/08/19 22:42:31
  • 段作文回复> 辛苦玉兄了
  • 2018/08/20 08:48:28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会客厅奇遇》 深圳是一座现代化的文明城市,和其他的一线城市不同,奋战在这里的人,几乎全是外来人口。有精英,也有一些包装出来的精英,比如,故事中的那个“光头佬”,他在美国待了多年,回国后,以为在深圳可以打下一片天地,但短短数月,就因为“会说不会做,只说不去做”而被迫离开。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水土不服。深圳是大家的深圳,但他肯定不会因为某些人而停下脚步。我喜欢这样“走着的”深圳。
  • 2018/08/18 23:07:47
  • 江飞泉回复> 绘声绘色,玉无论编故事还是非虚构功力大增啊。赞一个
  • 2018/08/19 22:17:26
  • TA回复了作品《红玫瑰酒店》 感谢张夏老师的鼓励和意见,谢谢🙏
  • 2018/08/18 08:27:35
  • TA评论了作品《乃特.坡特》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 2018/08/14 10:32:43
  • 段作文回复> 我们都活在传说里
  • 2018/08/14 11:10:13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深圳以东》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 2018/08/14 10:14:27
  • 笑笑书生回复> 被你看出了内心的秘密
  • 2018/08/14 10:19:20
  • TA评论了作品《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 读飞泉的这组诗歌,我个人的更多的感受是偏灰的——不过,好的诗歌,似乎都是如此。“浪费一下午擦拭阳台的花/用浸湿的纸巾细细摩擦叶片/像抚摸恋人从远方抽回来的手”这是一个寂寞的场景,而且可以想像,瘦削的诗人,在阳光酒满阳台的午后,温柔地擦拭那些叶片的样子……若不孤独,何来诗句?春天是属于美的,飞泉是属于诗的。 愿我的诗人,在灰度的空间里,快乐地生活。
  • 2018/08/14 10:05:52
  • 江飞泉回复> 兄弟玉的点评如盛夏的热情促人奋进,又如初秋的凉意安抚人心。我只能说,我会继续努力。一起加油!
  • 2018/08/14 12:39:18
  • TA回复了作品《局》 这个可以再挖掘,张好克有的只是装出来得正义,木子的私欲也是可以深挖的部分。谢谢建议!
  • 2018/08/11 23:23:58
  • TA回复了作品《​老村旧事》 谢谢孙老师评论和指导,我看看再修整一下。
  • 2018/08/11 23:19:04
  • TA评论了作品《另类深商更精彩》 黄老师,只见其赏,未谋其面。真是有心的邻家好兄长。(据老亨进士称为元罗兄,我就推出这个好兄长称谓,希望未错) 2012年底来到深圳,当时邻家正在筹建。从呱呱坠地到如今的枝繁叶茂,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是亲历了她的成长,也参与了其中无数的活动。但汗颜的是,对邻家的好多规则,远远不如元罗兄熟悉,这个,我得检讨去了。
  • 2018/08/09 15:25:44
  • 黄元罗回复> 多谢李兄提携和鼓励,小弟还得多向您学习。
  • 2018/08/11 16:33:47
  • TA评论了作品《客家商人黄镜芳》 作者的胳膊越伸越长了,现在还伸到了人物纪实上面了。加油!
  • 2018/08/09 12:11:49
  • 春风妙语回复> 2014年采访过十几个人物
  • 2018/08/09 13:33:20
  • TA回复了作品《​老村旧事》 谢谢段老师的旁敲侧击——我不会因为开了豪车就忘记了老村里的旧事。
  • 2018/08/09 12:01:24
  • TA回复了作品《​老村旧事》 感谢评委的点评。离家多年,记忆中,那个老村里的家,一直清晰,而且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清晰。那些细节,虽苦犹甜。
  • 2018/08/09 11:59:55
  • TA评论了作品《这些忧郁让我喜欢(12首)》 我喜欢的,不只是忧郁, 更有字里行间掩不住的“有趣”, 有趣的乐宝,逗比的大兄弟, 我喜欢你们就这样兴风作浪继续下去。
  • 2018/07/30 16:16:31
  • 宋憩园回复> 诗是什么?诗是意外。这一伟大的特性决定了写作者和作品的关系,以及读者和他所要面对这个关系时的豁达态度。抱着意外的游戏心理才能更从容地应对内心和周遭的世界,才能愉快地玩耍,玩得开心和持久。
  • 2018/07/30 20:04:30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