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三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村长的禁令》 这篇很棒,棒就棒在多义性。当然作者的表达,或许表达没有国,就没有家这样的宏大主题,人们不能光顾了自己,还要关系国家故乡等等。但我读后却读出了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生活。生活才能打倒一切。对于老百姓来讲,就是吃喝拉撒,幸福地生活。或许你要说,战争来临,就得投身于卫国战争之中。我不知道战争是什么样子,反正我诅咒一切战争。见乔斯走了,其他村民也纷纷跟着离去。这就是生活的态度。潜伏了作者隐秘的对战争的讨伐。
  • 2016/07/10 22:53:00
  • TA评论了作品《小村谜案系列:跳楼之谜》 碗,土烧也,来自地里。高楼平地起,人与地有了距离,飘也。钢筋水泥包裹,日久会不会木乃伊呢?人们就憋得慌,自然想飞,飞得更高,更远。这会不会是人类最初的梦想也是最终极的梦想呢?碗,碎了,最终埋进了土里,与地长存。跳楼,只是习惯性地展翅,来自最古老的记忆。有人说,人类起源于猴子,我说人类起源于鸟儿。老村长说人类起源于一只陶瓷大碗。谁对谁错呢?天知地知我知也。
  • 2016/07/07 23:42:03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一只蚊子》 一只居心不良的同伴哈(证明如下:1“”蚊兄已先我一步,挤身而入……“我开始生气他的抢先”2“”我非但没动,转而飞到保姆头顶上方,一个劲鼓动羽翼,嗡嗡作响。“这是故意报信的节奏,提醒保姆注意蚊帐内的蚊兄”3保姆分明已察觉到我的存在,起身,径直走向婴儿床“报信成功4后面几段是对我假惺惺的生动描写,内心隐秘着丝丝同伴被杀之后的快感)最后折服于一张天使般的婴儿脸,或许从而良心发现,忏悔自己那颗罪恶的心灵。
  • 2016/07/04 23:38:15
  • 半只骆驼回复> 谢谢鲁老师鼓励!很有意思的点评!感谢!
  • 2016/07/07 08:54:44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鲁主任的蚊子》 通过蚊子来取得当事人的血液,这个点子不错,可以再深挖这个点子的连续性。文中有个小逻辑不大通,既然没有血液,为何蚊子能吸出来?当然我这是较真了,他也不是 一点血液没有,只不过用管子不大好抽罢了,蚊子倒可以吸出少量。觉着这个点子有点小用了。语言依然黑爷的风格。赞。个见
  • 2016/07/01 21:14:01
  • 默然回复> 鲁主任笑得好灿烂,蚊子陪他小村转,白天拎包当秘书,夜晚嗡嗡当电扇,唠唠嗑搔搔痒,吸血减肥不花钱,不怕丢失摸错门,蚊子血样有备份。
  • 2016/07/02 18:08:36
  • TA评论了作品《一只硬骨头的蚊子(支持贴)》 不同的物种,不同的轨迹。看似各不相干,实则要紧密相连。这篇感觉写得稍微有点割裂,缺乏那么一丁点两者的紧密性吧。人间的爱恨情仇激烈上演,蚊子却为果腹绞尽脑汁,忍气吞声。如果非要说紧密性,也有,那就是都是欲望作祟。如果仅限于此,那这人间之事可以用任何事来代替,缺了那种不可替代性。最后 一句感觉代替蚊子说话,过于主观,破坏了客观自然性,使得人为痕迹明显。个见哈
  • 2016/06/29 12:42:31
  • 岩水回复> 同意鲁大师的看法。蚊子是干神马滴,蚊子难道是世界警察,蚊子管人类的恩怨吗?我认为败笔,舔足。
  • 2016/06/30 06:02:28
  • 半湖浅秋回复> 作为作者,本是不须出来解释的,你读到什么就是什么。
  • 2016/06/29 13:34:41
  • 半湖浅秋回复> “房子里轻一句浅一句的呢喃声还有哭泣声。”“ “臭不要脸的,这么多年,你对他还不死心!”——文中几个细处做了伏笔。茉莉香的女人对男人爱不放手,蚊子为一饥不放手。
  • 2016/06/29 13:33:58
  • 半湖浅秋回复> 如果再细心一些,你会发现,两者之间是有关联的。
  • 2016/06/29 13:28:41
  • 半湖浅秋回复> 既然选择以此视角切入,你不能简单地把它当蚊子。
  • 2016/06/29 13:22:45
  • 查看全部7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逃出表情村》 定义性的语言太多,这不是老师课堂上的讲解定义吧。主观性的语言太多,又是什么猥琐,狡诈啥的,这是画画呢?为啥要逃呢?一个不与村共存亡的村长和村民,怎样呢?爹就是爹呗,干嘛开头要 隐瞒,没有包袱可抖的表现吗?缺乏精彩的一个细节支撑本文,当然也有一些小细节,又是什么缺耳朵类的,但总感觉太散了,唯一比较细的细节却是逃跑,很不责任的一种溃逃。个见哈
  • 2016/06/27 23:31:18
  • 夏花回复>
  • 2016/06/28 21:12:38
  • TA评论了作品《摸字诀》 同样是摸乳房,为何岩水老师的摸乳房很多人就看着不舒服?我百思不得其解。在这发问,不是比较优劣,只是不解读者对待两篇的心理。别无他意哈,想借着这篇的人气,求解下。 言归正传。这篇写得很有故事,也很有趣。另外,摸,只是品石中的一个环节而已,文中也提了掂其量,观其形,察其色,验其纹,摸其感,开头就指出摸石专家似乎不大妥当哈。貌似为了和后来的摸乳房,楞凑摸石。当然这点也不影响全篇的布局。个见。
  • 2016/06/07 11:08:33
  • 七里老塞回复> 谢谢鲁老师的点评和批评。我会努力改进的。问好。
  • 2016/06/08 11:49:52
  • 鲁三回复> 补充一句:只是不解读者对待摸乳房的方式的不同心理。
  • 2016/06/07 11:09:32
  • TA评论了作品《握手》 真是看山喜不平,黄河为何九曲十八弯?原来是为了孕育更多的土地。这篇一路写来,以为是歌颂市长或者讽刺市长的,结尾黄河九曲一拐,才知道,市长都是打酱油的。自己的亲孙子都抱不上一抱,还不是因为嫌脏的儿媳妇作祟?哈哈当然我这是其中一种猜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主人公知道自己的地位,尽量不去抱,以免引起反感的人不悦。最后为啥激动地抱了呢,还不是因为打酱油的市长又作怪了不是?市长都不嫌脏,你们凭啥嫌脏,我偏抱。
  • 2016/06/02 18:48:36
  • TA评论了作品《拉票》 投票是神圣的,当然拉票的作品也不是不好,问题是只为单个作品拉票,势必造成广告效应,引起其他作品的非公正对待。要拉就为所有作品拉,让广大有志于文学兴趣的师友都投入到所有作品之中,自由看文评文赏文,投出自己所喜欢的作品。这才是投票最初的初衷。 商家和写者共赢了,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才进来。如果只赢得商家人气家满堂喝彩,势必传出拉票嫌疑,阻挡更多的有识之士的进入。
  • 2016/05/29 11:57:42
  • TA评论了作品《拉票》 邻家为文学爱好者提供了一个竞文扬名赚币的平台,客观上说这是进步的生意,我为此点赞。在商言商,商家本着赢利为目的之一,极尽赚足人气之所能,这无可厚非。我们不能为了迎合商家而拜倒在商家之人气石榴裙下。我们也有自己的文学认知和底线。要赢就要双赢,商家和写者共赢,只有共赢才能长久发展吧。商家搞投票机制,这是公平的,可是写者大搞拉票人脉之恶俗,严重破坏了所谓的投票规则和理念。
  • 2016/05/29 11:55:44
  • 潮湿的梦回复> 感谢鲁三兄弟支持,理解和写评。
  • 2016/05/29 15:03:29
  • 鲁三回复> 破坏改为践踏
  • 2016/05/29 12:12:58
  • TA评论了作品《送一只羊去屠场》 这篇很棒。一种枷锁生活习惯的突破,一种必然性的的反弹之偶然性。不足就是如林健老师所说,最后一段结得太仓促,太白描了,可以不露痕迹地再细致下这种偶然性的转变,把笔墨最后爆发在草原上,牛背上等这种质朴生活的描绘上。个见,谢谢。
  • 2016/03/19 12:19:52
  • 货货回复> 谢谢
  • 2016/03/27 10:11:43
  • 鲁三回复> 前一段时期,律师常提到 一个词为罪犯辩解,说是激情作案。这篇的反叛也有点激情作案的味道哈,当然只是比喻,个见,勿怪。
  • 2016/03/19 12:25:29
  • TA评论了作品《二爷的地》 一直在思索,二爷为何钟情于地呢?当然他世世辈辈生活在这块土地上,自然会钟情留恋。那有没有别的其他的微小的一些情感掺杂在一起呢?我想是有的,他把他所经历过的一切都凝结在这块土地上,把对女儿的不满或者期望凝结在这土地上,把对老伴儿的善意的撒谎凝结在这土地上,把邻居们所有的不解凝结在这块土地上,把他自己的理解, 宽容,无奈,悲伤,也凝结在这块即将消失或者不消失的土地上,一切的心情,都埋葬这深情的土地上吧
  • 2015/12/06 12:32:45
  • TA评论了作品《二爷的地》 再次前来欣赏。通篇二爷没说几句话,没露几次脸,但作者通过侧面种种写实般地叙述,呈现了二爷的模样。二爷什么事都看开了,可是二奶奶看不过去,心酸二爷的命。二奶奶在文中就好比一只神奇的手,把不儿女们悄悄地甩了出来。一次造谣,一次泄密,偶尔为之或故意为之都不那么重要了,对于二爷来说,不在乎拆迁多少钱,也不在乎儿女们对他怎样,他在乎的是地,为啥在乎地呢,地承载了他怎样的心情?一言难尽啊,唯有二奶奶知道罢了。
  • 2015/11/30 21:48:29
  • 货货回复> 你再乱挥洒银子,自己看着办
  • 2015/12/01 00:31:58
  • TA评论了作品《“去远方”同题(4):二货的蒲公英仙子》 这篇写得很浪漫。特别是曼舞的蒲公英那一句很美。只是主人公二货这个词的货字的内涵与文中所表达出的精神和浪漫美不大搭。可以改为二哥,二爷,等等。二货这个人物还是比较有个性的,为了自己的追求,不在乎环境,不在乎世俗,不在乎他人的看法,这确实是二的精神,一种进取和勇的精神。最后结尾说蒲公英适宜长在温暖之地,给读者无限唏嘘。一种对二货追求结果的担心,忧虑油然而生。阿q二,堂吉诃德二,最终走不出世俗的包围。
  • 2015/11/28 11:22:08
  • 货货回复> 谢谢鲁三
  • 2015/11/29 01:10:56
  • TA评论了作品《布基纳法索女孩》 这篇应该是超越了种族,国界,性别。被人们忽视的事物,总是看不见。只有当作者魔幻般的手为“她”制作了一件看得见的阳光披风,才在人们眼中显现。什么是阳光呢?阳光在哪里呢? 想起了顾城的诗:黑色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理解一个人,爱一个人,去沟通一个人,那就是先转变为相同。
  • 2015/10/31 11:24:38
  • TA评论了作品《被盗》 内衣被盗,故事之外有故事。内衣里藏真戒指,或许只是丈夫的借口而已,不信,让妻子去验下手上戴的戒指的真假就知道了。或许,丈夫本来就没买真的,借这个突发事件,嫁祸了小偷一把也未可知。纯属个见,见谅。
  • 2015/10/29 14:17:10
  • 叶紫回复> 呵呵,你这见解很好,又是一波三折的微咖了
  • 2015/10/29 16:25:23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27):人间烟火》 回到卧室,女人感觉到身体的轻微痉挛、战栗,像是皮肤上爬满了虫豸。这是春天。欣赏这样的句子结构,最后,这是春天,来截句,截得干净利索,有力度。
  • 2015/10/29 13:18:04
  • 骚风回复> 问候鲁三兄,谢谢!
  • 2015/10/29 13:3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