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彻(匠人)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局》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 2018/08/11 22:43:24
  • 小宇回复> 这个可以再挖掘,张好克有的只是装出来得正义,木子的私欲也是可以深挖的部分。谢谢建议!
  • 2018/08/11 23:23:58
  • TA评论了作品《大隐隐于市》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 2018/07/04 19:34:51
  • 张夏回复> 谢谢陈彻关注、点评。
  • 2018/07/06 01:50:30
  • TA评论了作品《人间盐粒》 世间的盐,在我理解就是“情”。人在这个世界,要生存要奋斗要活得精彩要活得有价值,但无论这些附加的成就多么辉煌,没有了“情”渗透其中,活着便失去了最基础的味道。老谢工于厨艺,深谙此道。无论从乡村到城市、从年轻到年老经历了多少起伏跌宕的变幻,他只固守内心那份亲情、爱情不放,因此对于儿子夫妻之间的矛盾也格外敏感。越是单纯的人越能守住初心,在这个信息爆炸、诱惑不断的年代,始终能珍惜“世间的盐”的人不多了。
  • 2018/07/04 19:30:05
  • 余醒回复>
  • 2018/07/05 14:06:50
  • TA评论了作品《新加坡那些事(二)》 以散文的方式写故事,让读者读来轻松适意,语言也颇有毛姆之风,看似无意实则别有工巧,提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但全篇读下来几个女孩子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模糊,倒是第一篇的“我”、后来两篇的楚洋和子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知是否作者有意为之。这三个男人的性格、背景、人生之路,其实可以单独拎出来好好写写了。
  • 2018/07/04 19:19:07
  • 冬十年回复> 谢谢解读,真好。散文式故事或者故事型散文,终于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谢谢
  • 2018/07/06 01:34:09
  • TA评论了作品《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真是一对棒打不散、风雨不离的夫妻!读完此篇最有感慨的是,夫妻关系可以转化成事业伙伴、家庭利益共同体,即使身体和情感上已彼此毫无欲望,仍然可以平静地合作下去。这是一个有趣的角度,这样的夫妻在中国有很多,什么都可以有唯独没有爱情,爱情对很多中国式夫妻关系似乎是最不重要的。作者平静略带嘲讽的文字中把这种关系揭示得非常到位,很多段落甚至看得我哑然失笑,商业化经营的婚姻真是当代中国一道别致的风景线。
  • 2018/07/04 19:11:24
  • TA评论了作品《儒商》 以一个文人的角度对商人、商业的理解,虽然有些主观和单薄,但毕竟这是作者的角度,作者对自己作品的叙事角度、立场有完全的控制权。但读者的阅读也是自由的。为什么作者们写出的作品会越来越客观、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层次?就是因为读者希望读到的是不单薄、有嚼劲的作品,想留住读者的兴致,作者就必须越来越曲径通幽。希望看到本文作者更有深度的文字。
  • 2018/07/04 19:02:38
  • 欧阳静茹回复> 谢谢陈老师的指点和深评,感激不尽,我会努力深入。
  • 2018/07/06 15:19:21
  • TA评论了作品《网》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 2018/02/07 13:46:13
  • TA评论了作品《凡人芳华》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 2018/02/07 01:16:12
  • TA评论了作品《净水已生萍》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 2018/02/07 00:53:25
  • 雪川回复> 谢谢陈彻的精彩点评
  • 2018/02/08 17:15:21
  • TA评论了作品《消失的女儿》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 2018/02/07 00:38:11
  • 笑笑书生回复> 哈哈哈……我发誓不是软广,只是随手利用
  • 2018/02/07 09:28:36
  • TA评论了作品《鲸落》 这是楚桥第一次用现实主义写法写小说,很畅读,也很虐心。虽然不是他惯常写法,但仍有鲜明的楚桥特色,也可以说表达着他一贯的观点。《榕树上的怪鸟》里汪生上了树,这里罗大鲸沉入了深海,都因为不被世容的愤怒与悲凉。小说要描写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人生才是小说的终极目的,这篇里所有人都在追求提升,超越自己原来的阶层,其实都在沉沦,或沉于道德的深海,或沦于情感的歧路,谁又敢否认,如今的现实不比魔幻小说更魔幻呢?
  • 2016/09/17 19:30:03
  • 曾楚桥回复> 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用现实主义写法写的小说,我早期的小说都是现实主义。只是没有结集出版罢了。感谢你如此精彩的点评。。谢谢。。。
  • 2016/09/17 20:04:08
  • TA评论了作品《三人行》 难怪游游跟我说这次她写得艰难,我看得也艰难。但唯其艰难才可贵。这篇小说写出了游游作品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力度。摒弃了表面的生活、时间,穿透了婚姻、感情、物质,再向下潜入命运和人性的基底,去探索最底层的真相。我最感兴趣的是江蓠这个人,她既然对高骞已是如此冷漠疏离视而不见,那为什么当他告诉她已经爱上别人、提出分手离婚的要求时,她还是要如遭雷击?还是会伤心痛苦?是还有爱还是惯性使然?最后这个尾巴甩得真精彩。
  • 2016/09/12 15:15:53
  • TA评论了作品《蜘蛛人之死》 漂亮的语感!完整的结构!清晰鲜明的人物设置!这篇小说又刷新了本届小说投稿水平的新高度。这是一个来深圳闯荡的小人物的前史,也是当代中国价值观、世界观的一个典型呈现,虽然表面狠辣讥讽,但内心有深刻的慈悲和温柔。我唯一稍有意见的是瑛子最后与俺的对话中,有些话语超越了她的语境:“这也是城市和农村巨大的贫富差距造成的,也是现在富人和穷人巨大的心里落差造成的”,这段话要是能再稍微修饰成她能说出口的语言就好了。
  • 2016/09/12 14:41:43
  • 徐清松回复> 老师读得细致,意见接受。至于"刷新高度","典型呈现"实在过誉,愧不敢当!这里高手如云,小可凑数而巳!
  • 2016/09/12 21:59:02
  • TA评论了作品《在六月,许多蝴蝶化作了彩虹(外四首)》 这组诗歌是我在这届大赛里看到的最漂亮可爱的诗歌,每一个意向都甜蜜纯真,看了感到身心都为之沉醉。去搜了搜,发现写了不少,但都零碎发表了,个人意见是作者能否整合一下?再发一个全部组合起来的组诗,这样更有竞争力。
  • 2016/09/12 14:32:08
  • 刘炜回复> 我再整理一组,试试。问好
  • 2016/09/22 04:53:45
  • 刘炜回复> 谢谢陈彻老师鼓励,
  • 2016/09/22 04:52:50
  • 江飞泉回复> 我最喜欢横岭那首,有隐隐的疼痛感。
  • 2016/09/12 15:09:04
  • TA评论了作品《农夫与城》 你的力量蓄积得很充沛,但找不到词语的突破口。每一句里都能看到相应的情绪,但拼接在一起就显得凌乱而断续,上一句看到的情感意向,还没有表达充分,下一句就走向另一个意向了。在这方面你真要多看看憩园的诗,他能把凌乱的意向组织成一张庞大的无边无际的网,那个网可以网住一切可能。这只是一种感觉,而不是能力。我觉得以你对诗歌的感知力,离那种感觉只差一层纸。
  • 2016/09/09 16:41:09
  • TA评论了作品《华强北来了个年轻人之锻炼锻炼》 看幺少的文字总让我想起《在路上》,以及《麦田里的守望者》。那种年轻的躁动的狂妄而沮丧的信息扑面而来。这是真正的90后的文字和心态的写照,夹杂着网络流行语境、杂乱的心态旁白,叙述强大细节平淡,情感的表述也充满年轻的青涩,忧伤与愤懑都十分尴尬。我不知道这样的文学表现形式能走多远,但一个少年能写这么长的故事,虽然有些杂乱和含混,首先就应该是新新文学的一个现象吧?这不就是廖令鹏老师讲过的“新文字”吗?
  • 2016/09/09 16:07:17
  • 谭家幺少回复> 谢谢陈姐姐,期待你的剧本,《北京青年》《相爱十年》我都记得很清楚,希望你也能有好的收获,到时邻家个个都羡慕死你
  • 2016/09/09 19:14:23
  • TA评论了作品《我们都是可耻的》 这才是描述婚姻最透彻的文字,一刀切下去,无情地掰开剖面给读者看。互相伤害的双方不给对方留一点退路,用厌恶和尖刻将对方逼到墙角。厌恶到性生活都变成惩罚。绝症倒成了终止这种互相伤害的唯一出路,死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终手段。其实所谓婚姻如果没有了爱情,无论男女都是受害者,没有谁是罪犯,最后两人都是杀害对方的凶手。无影之冷静已经勘破了生死,让我仿佛读到了当年林白《一个人的战争》,那也是一篇向自己宣战的檄文。
  • 2016/09/05 16:18:32
  • 无影回复> 亲一个。
  • 2016/09/06 12:06:19
  • TA评论了作品《我要自个儿待着》 书生在这一篇小说的语言表达上对传统叙述做出了一定的妥协,但意识上仍然任性,可以想见写作时内心一定涌动着一股气,也许是欲上升到大气层外的超脱之气,也许是要炸裂开来的暴怒之气。爱情与婚姻的矛盾,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人对自由的向往与恐惧的矛盾。人天生孤独,但社会却让人不能离开群体,这就造成了人对孤独的双重纠结。婚姻、孩子、社会关系这些都是外在的皮相,内里的孤独不可摆脱。这就是这一篇想指出的要义,我看到了。
  • 2016/09/03 16:32:13
  • 笑笑书生回复> 孤独是可耻的,于是有了无影那篇大作……
  • 2016/09/05 11:29:41
  • TA评论了作品《欧洲来电》 老段擅长的是于琐屑细节里不动声色地透露出人生大义,但这篇实在是被太多细节淹没了,以至于我拼命找你想透露的纲要却总找不到。去福田还是福永似有所指,我却总也研究不透。也许老段这次想玩点意识流,我没get到准确的节奏,所以终是没大看懂,倒是对王春生对思思的那一段绮思印象蛮深刻。
  • 2016/09/03 14:53:29
  • 段作文回复> 要在一箩糠里面找到几粒米,确实挺费神的,辛苦陈彻了。
  • 2016/09/03 16:36:01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草人》 水去擅长的白描,冷冷淡淡,点到即止,却泛泛展开一卷盛世浮生的画图。我看这篇心里冒出来的总是那句:“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的,你生也罢、死也罢,痛苦也罢、幸福也罢,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天还是那个天,深圳还是那个深圳,总是无情地在那里日月流转。人活到明白处都是无情的,情是珍稀物件,不能乱消耗,只用在最最有用的地方好了。不过水去磨笔经年,比前两年的作品写得更趋精到,该到得奖的地步了。
  • 2016/09/03 14:43:02
  • 水去先生回复> 也给作个揖吧,喝茶。
  • 2016/09/03 22:29:31
  • TA评论了作品《冷焰》 冰冷的现实生活。我几乎是皱着眉头看完了全篇,作者的刀切入了生活最内部的肌理,剖出了人性的恶毒、懦弱、卑微。可以说这个社会每一个人都挣扎在生存的困局里,如果能相爱还有一线生机,但大多数人选择了互相伤害。这故事里没有谁认为自己错了,无非是社会伦理纲常那一套,几千年民族优良传统什么的,但这一切都是在杀人。隐约感觉到了作者在向着这个方向剖析,这是一篇值得关注的非常有深度的作品,邻家很少有,值得推荐。
  • 2016/09/03 14:36:47
  • 鳄鱼小赖皮回复> 有力度的、精准的点评,不多说了。感谢万分!
  • 2016/09/05 00:03:19
  • TA评论了作品《谁也不知道下个路口该往哪边走》 这一篇同那篇《缺如》异曲同工,都是从对一件小事的细节进行精工刻画,来反应一个人的背景、经历、心灵创伤以及为修复和救赎所做出的努力。这一篇比《缺如》要好,因为故事情节更完整。无意评价小说的三观,小说只是一面镜子,怎么可能要求镜子照出来的人一定要美、不能丑?我只能说这篇整个故事都一气呵成,但惟独!最后一句:“好了,现在他和他们一样了。”不能说服我。这是作者客观阐述,还是主角内心情绪?这句话让我诧异。
  • 2015/12/31 11:10:44
  • 谭家幺少回复> 陈姐姐,你把我忘了……问号作者,我也很迷惘。
  • 2015/12/31 23:37:14
  • 无影回复> 火眼金睛!最后一句是主角的内心。没有表达好。为了与前文他觉得他和他们不一样相应。
  • 2015/12/31 16:19:02
  • TA评论了作品《老头要杀的人》 凝视深渊太久,深渊必将回以凝视。执着于一念太久,必将被此一念征服。心怀仇恨太久,自己也将与此仇恨融为一体,最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不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此篇确实精彩。
  • 2015/11/17 15:01:31
  • TA评论了作品《西门》 语言沉稳冷静,某种程度上弥补了故事失衡的不足,杨菲这个人物很成功,而郭赚却失于潦草。有人认为这篇小说在外贸方面描述失真,我真要冷笑了:小说的真实和现实始终不一样,你强求它跟现实一样那是缘木求鱼,不要总是卖弄你那点所谓专业的外贸知识,那点问题跟小说的优秀比微不足道。这篇小说的可贵在于它记录了深圳产业转型期这段真实的历史,很多企业折戟沉沙,未来这段历史是必然要被后人反思的,记录它就是在记录深圳史。
  • 2015/07/16 22:51:17
  • 黄国晟回复> 本文是外贸行业的一曲挽歌。外贸行业已是昨日黄花,夕阳西下。专业的外贸知识也已没多大用处,关键是接单,接到利润丰厚的订单。在此,也哀悼庄君……
  • 2015/10/06 11:07:12
  • 黄国晟回复> 彻彻的“冷笑”稍显冷峻。我是主打外贸题材的,“不要总是卖弄你那点所谓专业的外贸知识”,不会是指我吧?我不喜用马甲的。文艺“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跟现实稍为相悖是可以的。本文中的外贸内容可以讲得过去
  • 2015/10/06 11:03:19
  • TA评论了作品《陪护父亲的日子里(随笔)》 荣姐这篇读之令人动容。在医疗这个领域,荣姐有着丰富的素材积累,现在终于利用起来了,今年写的几篇都非常好看,丰富的情感让人唏嘘慨叹,在生老病死的故事里体会着别人的沧桑悲喜、回味着自己的人生起伏,还能学得到许多医疗知识,这种文章我很爱看。对了,恭喜荣姐获奖!
  • 2015/06/24 14:54:21
  • 春风妙语回复> 看到他睡在床上的样子,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 2015/06/24 15:35:01
  • 春风妙语回复> 他性格很开朗,做梦都在唱歌,这一病,就起不来。真让人痛心。儿女们真没想到他说走就走了,他的五个儿女很孝顺。睡在病床上还在说多子多福,在享我们的福。
  • 2015/06/24 15:34:27
  • 春风妙语回复> 谢谢妹子的鼓励,你是我的榜样。写自己想写的,写自己身边的人和事。这一篇可以说是用泪水堆出来的文字。父亲比较健康,如果不得这个要死的病,还会活些年头。
  • 2015/06/24 15:33:00
  • TA评论了作品《近期作品6首》 你也许需要一次精神上的地震,或者肉体上的涅槃,才会更深地体会到活着的意义。不过祈祷你不要经历这些,永远这样快乐暴躁带着一点小清新一点小恶心地隔着生命的靴搔痒,永远不要被迫去碰触命运那凶恶黑暗丑陋残酷的真相。你的诗是一个人用精神的痒痒挠,去挠肉体的痒;是一个人用愤怒的筷子,去吃快乐的菜;是穿着物质的靴子,去试精神的水的温度;是紧紧抓住希望的缆绳,去观摩绝望的悬崖。祝你能早日了悟,也祝你永远不能了悟。
  • 2015/06/09 10:46:27
  • 宋憩园回复> 彻彻,果然是搞哲学的啊,这评论写得颇具哲学风味。
  • 2015/06/09 12:45:34
  • TA评论了作品《推荐几本书》 这五本书里我没有读过王尔德那本和钱钟书那本《宋诗选注》。大概一是对王尔德的轻视,二是对宋诗的轻视。王尔德作品耽于辞藻华美,属于作家中的偶像派,因此我总是略过。但从书生的这篇书评里我窥见了他思想的光辉,真有兴趣买来一看了。不读宋诗则全是被朱熹害的,短短小诗搞什么说理论道?诗是情感的分泌物,离开情感的诗就是僵尸。如果是被钱钟书选注,我更加犹豫了,钱也是个死也要死在理性上的人,这本书还是没甚兴趣读。
  • 2015/05/19 23:25:30
  • TA评论了作品《​一天不抒情都难受(外三首)》 我发现你的诗第一首都很凌乱,找不到感觉。第二首开始静下来,但还是流于唠叨,沉溺于意向罗列。直到第三首才开始专注、安静、深入,感觉如火星般一点点窜出。到第四首才突然升空、炸裂、绽放。一天不抒情都难受,可你这个情抒得好慢热、让人看得好憋闷啊!要不你以后写完一组之后,倒过来排列发表可好?让我先把这口气舒出来,然后再慢慢沉下去、散开来,这才是正确的顺序。你一天不抒情很难受,须知我这个情不抒痛快了也难受啊。
  • 2015/05/06 21:21:07
  • 宋憩园回复> 就是喜欢抒情时候的你
  • 2015/05/07 11:29:10
  • TA评论了作品《弘法寺与仙湖植物园》 读之有林木森森的清凉之气。好文字不在多,精简可矣。文也不必面面俱到,服务于自己的文字,写出自己的感受即可,读者如有缘,自然心领神会、心有所感。无缘者即使你下笔千言,他该读不懂还是读不懂,该没兴趣还是没兴趣。
  • 2015/04/23 13:24:51
  • 风居住的街道回复> 谢谢陈彻的大驾光临,好惊喜哦,还望多多指教!
  • 2015/04/23 13:46:51
  • TA评论了作品《放她一马》 菡萏确实擅长写爱情小说,故事情感丰富细节充沛,语言的张力吸引人一直读下去,过了个春节你有了不小的进步,可喜可贺。这篇的故事让我想起前年奥斯卡得奖的那部电影《醉乡民谣》,也是两个老男人结伴出游的故事。但那部电影可不单单是爱情,丰富得太多太多。在我一个中年人看来,爱情其实是20挂零的孩子们的事,过了30岁人就不会单和爱情纠缠了,因为太多的人生内容扑面而来,远比爱情复杂生猛得多。
  • 2015/04/23 10:02:34
  • 刘菡萏回复> 谢谢彻彻和夏夏的点评。爱情是永恒的主题嘛,性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源动力。我新小说不是写爱情的,到时发上来让你们指点。省得你们说我只关心这些。
  • 2015/04/23 17:35:06
  • 张夏回复>
  • 2015/04/23 14:15:08
  • 张夏回复> 她也不限于写爱情,写得更多的是以爱情的名义乱搞男女关系,非常生猛尖锐。不过,正如你所言,太多的人生内容了。独独对男女故事花这么多心思,这个让人费解。
  • 2015/04/23 14:14:48
  • TA评论了作品《又是一年三月三》 尽管我们都决心老了以后不做这样的老人,但我们的父母却的的确确正是这样的老人。对他们的思念总是让我们心里蓦然升起歉疚。中国传统的亲子关系都是这样不完美,像是生生世世还不清的一笔巨债,但谁又能否认那其中充满的全是纯净的爱呢?爱是债,也让我们甘心背负。爱更是期待,让我们这一生一直有勇气面对挫折面对孤独。爱更是一股可以传递的力量,让再平凡的人也都有一份天生的自信。有慈母,是福气,同冰冰一起祝妈妈生日快乐。
  • 2015/04/21 13:17:32
  • 冰凌花回复> 谢谢彻彻的祝福,你说的没错,爱是债是期待更是传递的力量,自从我做了母亲更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现在远隔千里,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打个电话祝福一声,内心满是愧疚。
  • 2015/04/21 16:20:33
  • TA评论了作品《​本生记》 我跟水去和夫人非常投缘,这也许因为我跟他们选择了同样的人生道路,也许因为性情志趣本来就相近。师母端庄美好,温雅婉转又不失大气豪爽,委实让我一见倾心、流连不已。所谓知己者不必朝夕相见,遥遥相对也能常常思念;所谓雅人者不必亲近狎密,淡淡处之也清香满室。再祝师母芳诞,愿神仙眷侣长相厮守、逍遥快活。
  • 2015/04/16 18:37:30
  • 白木回复>
  • 2015/04/17 10:17:04
  • 水去先生回复> 得意者也,与师母同谢。
  • 2015/04/16 18:53:14
  • TA评论了作品《穿越大半个深圳去看军哥》 我想看《军哥戏说》都要想疯了。可是我住在坪山这个山旮旯,再加之最近病缠绵不好,看着你们经常在群里热议军哥的戏如何好看、如何火,我都急死了。好在我南山的房子已经开始装修了,再过几个月就可以搬回去住了,终于可以融入你们沸腾的主流文化生活里去了。到时我要每周都去看《军哥戏说》!每周跟你们吃饭唱K爬山!所有的讲座都去听!所有的作品研讨会都去学习!你们有活动都要叫上我!
  • 2015/04/05 23:40:40
  • 道长回复> 哈哈!终于把彻彻引来了!看来你是喜欢俺的歪门邪道写法。好啊!只要你愿意,走起
  • 2015/04/06 09:31:03
  • TA评论了作品《风雨人生路》 现在人们经常把“三观”挂在嘴上,那到底三观是怎样形成的呢?其实都是在人生的摸爬滚打中建立起来的。人一开始是不分好坏的,一个去赌博、懒惰、投机取巧的人并不是坏人,只是他的三观走偏了。跌一个跟头爬起来,把三观修正一点。再跌一个跟头再爬起来,又修正一点点。走得路少跌的跟头就少,三观被修复的机会就少。而若尘走的路很多,他的人生因此也丰盛起来立体起来,三观早早鲜明坚决地树立起来。经历就是财富,此言非虚啊!
  • 2015/04/05 23:04:45
  • 若尘回复> 谢谢彻彻姐的精彩评论!请喝茶!
  • 2015/04/07 10:08:28
  • TA评论了作品《杂章:深漂之2014生活篇,回到起点》 我花了一上午时间,仔细读完了你这篇文字。幺少,我要说你已经比邻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走得更远了。你这一篇文字的深度超过了你以前所有。你有你的路,你完全不必跟别人走一样的,你可以不屑任何人的思想和文笔。你说你不会写意识流的东西,其实这篇的意识流是惊人的。不断地在解构、不断地在深入,这种新颖的写法突破了传统。所谓的华语文学一直在埋葬新形态,但近年看了新文字,我感觉到了埋葬旧形态的希望。加油幺少!
  • 2015/04/03 11:56:59
  • 谭家幺少回复> 辛苦,握手,写一篇不这样写,准备剧本形式,那样就好读一点了
  • 2015/09/11 20:21:22
  • TA评论了作品《与李白交谈(新诗四首)》 就像曾楚桥总是妄想跟卡夫卡发生关系一样,笑笑书生想跟李白发生关系已经想得要疯了,他幻想自己就是李白转世,这组诗就是个宣言。我看出这应该是他在生日之际写的,有人到中年愤怒的呐喊。书生身体里真有李白的血,那就是以狂妄的姿态斜睨这个鄙俗的时代,又同时以生不逢时的对酒当歌来应对一切不如意。他偶尔会悲观,但他的骨头乃至灵魂都是坚硬的。但这组诗我觉得少一篇,深不见底的惆怅和深情缺席了,爱情,我想看到爱情。
  • 2015/04/03 11:48:02
  • 笑笑书生回复> 与最牛逼的人发生关系,是一种巅峰体验
  • 2015/04/07 10:20:56
  • TA评论了作品《最后一班楼巴》 很不错的小小说,短短篇幅里,要情节有情节——曲折迂回柳暗花明;要情感有情感——痛苦幸福哀怨遗憾。映射了人性的冷漠与温暖,也反映了一个也许并没有引人注意过的社会问题。故事架构稍欠精致,语言也仍有削减的空间,若能再简洁利索点则更好看。
  • 2015/03/30 15:57:57
  • 小宇回复> 感谢彻彻,我写东西一直比较糙,语言我再好好磨磨,希望能写出你喜欢的作品。
  • 2015/03/30 17:42:31
  • TA评论了作品《秋山霜林月》 不得不说对仗工整、词句精致、平仄大致严谨。作为一个在现代文学语境下成长的年轻人来说,能有此才华已令人惊叹,更不要说对古典诗词的这种恭恭敬敬的赤子之情,令我感动。不足之处(我是对照《春江》来挑拣你的不足的,这本身已是对你的至高赞美):《春江》之美仅是它的结构和对仗吗?不,是那些辉光千古、饱含哲理的名句。且《春江》全篇至情至性,绝不拘泥于格律平仄,而你的此篇却因拘谨而几乎完全没有在抒情明志方面放开。
  • 2015/03/30 15:39:41
  • TA评论了作品《乡路弯弯最难忘》 伟斌之文,清新可喜,干脆利落,不喜赘言,我非常喜欢。以乡路为经、时间为纬,编织出一个因变化而逐渐开阔的人生,切入点很好。但这散文你不觉得太浅了吗?中学生都可以写出这样的命题作文,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农村的变化”之类的内容,太俗滥。你是一个有沧桑有阅历的人,要时刻记住这一点,在自己的文字里更多地加入那些仅仅属于你自己的经历和感受,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散文。
  • 2015/03/30 11:55:37
  • 伟彬回复> 谢谢东平兄弟追评!
  • 2015/04/06 21:08:18
  • 雨妆红尘回复> 你是一个有沧桑有阅历的人,要时刻记住这一点,在自己的文字里更多地加入那些仅仅属于你自己的经历和感受,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散文。这一句说的相当好,学习中!
  • 2015/04/02 23:26:15
  • 伟彬回复> 很荣幸能得到陈彻的点评,你的建议提得很好。我也感觉自己没有跳出中学老师的问题作文的圈子,以后会多融入自己内心的东西。再次谢谢!
  • 2015/03/30 12:42:14
  • TA评论了作品《而我需要这样的荒凉 给生命,更多的辽阔》 漂亮啊!这组诗!好的诗,不用深刻、不用隐晦、不用巧妙、不用振聋发聩,即使它是暧昧的、粘稠的、模糊的、欲言又止的,但却能让人感到内里涌动着的说不清道不明却炽烈到随时可以喷薄而出的那股激情,它就达到了诗的国度。诗,就应该是挑起人心中那股无法定义的激情的文字。我尤其喜欢这组诗罗列、跳跃的劲头,好像早春的一只松鼠在枯枝间蹦来蹦去,让人感到说不清道不明的毛茸茸的的快活。
  • 2015/03/30 11:44:14
  • 刘炜回复> 谢谢陈老师鼓励,谢谢!
  • 2015/03/30 20:10:38
  • TA评论了作品《天鹅宴》 春节后百事缠身,才抽出空来邻家瞧一眼,就看到了这篇令人眼前一亮的小说。张夏又拿起的是她擅长的题材:中年危机。天鹅本是高贵不俗的鸟,就像每个20岁的女孩子内心对自己的期许,但人到中年却不得不沦落到一个酒楼的肮脏后厨,被掐着脖子宰杀,做成一盆菜。这是人生残酷的真相,而且残酷不止于此,还有其他更不堪收拾的一地狼藉。小说如庖丁解牛般分开主人公的所有烦恼,最后剩下一具看了令人胆战心惊的骨架,刀法实在狠辣!
  • 2015/03/16 23:59:34
  • 张夏回复> 谢谢解读。这个小说,尚有不周到之处,还需修改。
  • 2015/03/17 08:51:24
  • TA评论了作品《沉默之诗(14首)》 书生的诗应该源自杨炼一脉,以铿锵如金属般的调性、激昂低回的感情、急迫舒缓的节奏推进诗的叙述。今天恰好读完憩园又读书生这一组,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憩园如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树,内里满是节疤、自己跟自己激战、内心与世界的矛盾,处处表现出纠结、疯狂和沉默。书生的诗里面全是顺的,倜傥风流地对外界举起一把锋芒毕露的剑,迅速而完美地刺破一切。我喜欢书生诗的外在,也热爱憩园诗的内在,这两种美都如饮甘露。
  • 2015/03/16 15:36:37
  • TA评论了作品《​对邻家的十条建议》 其实这些建议书生在成文之前跟我谈讲过的,我敬佩他对邻家的一往情深。有些建议我深以为然,有些也有不同意见。比如不同体裁设立不同奖项,这个的确容易将关注度分散,今后睦邻文学奖影响力大大增加后可以这样做,但目前阶段还不合适,主推一个大奖,关注度容易上去。但长篇小说应在邻家有一席之地,我强烈赞同!建议采取目前许多网站的收费阅读制度,再联系知名期刊采用,双管齐下,既注重内容吸引读者又能与滥俗网文区分开来。
  • 2015/03/11 00:08:34
  • 若尘回复> 敢说敢言巾帼风,豪爽仗义压须眉
  • 2015/03/11 10:59:14
  • TA评论了作品《为她写致敬词》 我向刘西鸿致敬。刘西鸿,1961年出生于广东肇庆,1978年高中毕业,1980年进入深圳文锦渡海关工作,1984年发表第一篇中篇小说。1986年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短篇小说《你不可改变我》,获第八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出版著作有《你不可改变我》(短篇小说集)、《花儿为什么那样红》。现居法国。她的《你不可改变我》改变了我的人生,决定做一个不可被他人改变、只走自己路的人。这个决定对我非常重要。
  • 2015/03/04 17:17:37
  • 杨点墨回复> 向人杰地灵的广东致敬
  • 2015/03/07 10:25:45
  • 沈杰回复>
  • 2015/03/04 17:30:14
  • TA评论了作品《书生的门为谁而开?(“文学发现”二)》 书生自然是邻家最亮眼的新人,关于他的溢美之词我说得太多,就不再重复了。上一个新人”无影“也是我极喜欢极推崇的。但对于你这个专栏,结合乘风的建议,我也提一个小小的建议,你创建此栏目的前提是任性,但我怀疑你是否能做到真的任性?如果你没有先决条件比如”一定要推荐邻家的文学新人“,那就真可以说是任性了,你可以向邻家文友推荐你发现的任何文学新人以及他们的作品,让我们开阔眼界,你的栏目也会更有生命力。
  • 2015/02/02 15:16:39
  • 笑笑书生回复> 费老师,你的三还不出呀?
  • 2015/04/02 16:55:34
  • 笑笑书生回复> 彻彻说得对,别设那么多条条框框,想怎么写这么写,趣味至上,好玩第一
  • 2015/02/03 12:48:31
  • 费新乾回复> 彻彻此建议正中下怀,一开始就在我的计划当中。开始几期推的是邻家人。后面我会推一些我十多年文学编辑生涯中,视野所及的文学新人及作品。作品在征得相关作者同意后,贴到邻家上来。
  • 2015/02/02 16:42:13
  • TA评论了作品《词与物(组诗)》 用你的体裁评价你的这组诗吧:经过了故事的清洗也经过了思想,每一个疲倦的清晨都诞生于兴奋的黄昏;把所有用来浇筑情感的酒浸泡逻辑,你总是很轻易地把核聚变一样的能量轻易释放,微笑慢慢升起在嘴角消失在眉间,悲伤突然降落掳走了沉默的鸽子,你撒了一地的粮食,有时能诱惑来一群麻雀,有时被老鼠偷走了,白天的人看不懂诞生于夜里的诗,如同吃饱了人对橱窗里的食物不再感兴趣,需要就会喜欢,失明者不看电影。
  • 2015/02/01 21:06:44
  • 宋憩园回复> 彻彻的评论犹如一幅随心而动的画面、诗意的微电影,在解剖文字的同时也抛出了一个个小问题,供读者考量。这样的评论文字叫人喜欢读,它有情绪在,有文字的本质魅力在。
  • 2015/02/04 11:05:18
  • TA评论了作品《无处可逃》 好一个题目《无处可逃》。车厢里饱受噪音骚扰的乘客无处可逃,被小三侵害婚姻的女人无处可逃,被铁轨约束的列车无处可逃,被拥挤嘈杂的世界、庸俗低级的价值观包围的人类无处可逃。既然无处可逃,人们只好渴望回家,尽管即将回到的那个家里未必有能让他松一口气的地方。这篇散文虽然短小却描摹细腻,叙述流畅,给人以深远的回味和思索。
  • 2015/01/06 09:14:16
  • 方伊回复> 掩不住激动,遇知音。
  • 2015/01/06 09:50:50
  • TA评论了作品《意料之外》 结尾真是异峰突起,让人倒吸一口凉气!农村城市化、农民在城市生活中的彷徨错位冲突挣扎这个题材,在邻家被非常频繁地触及,客观地说无影这篇并没有更新奇,但却是最精致的。没有情感和描述的打扰,情节刻意平淡地推进,只为结局的陡然生变而铺垫,紧紧扣题《意料之外》,这是主人公的意料之外,也是读者的意料之外。这种结构的精巧没有一定的功力难以做到。不过同样题材老痴有一篇《把帽子给我》也写得非常好,建议无影看看。
  • 2015/01/04 23:31:45
  • 无影回复> 谢谢。马上去看。
  • 2015/01/05 09:04:38
  • TA评论了作品《某个夜晚》 前几天出去旅游,刚回来就来翻找你之前跟我说过马上要贴的小说。读来果然如饮甘露,清凉解渴。你的文字我格外喜欢,想来是因为跟我的文字有某些相通之处,具体我也说不出来。文字是完美的,你在语言琢磨的水平上已进入一个很高层次,但是——我现在要说的其实也是我自己的困惑之处,就是越完美越玲珑的语言其实越伤害小说的锋芒。而且这篇的结构也过于精致,这样的精致是小手筋,显得小气。幸亏你这篇不长,如果长了,你该怎么办?
  • 2015/01/04 23:16:06
  • 张夏回复> 陈彻“越完美越玲珑的语言其实越伤害小说的锋芒。”这句话深得我心。小说语言很重要,但如果过于着意语言的精炼,往往难以形成大格局。当然我不是指无影这篇小说。我仅表达一个观点。
  • 2015/01/06 19:58:56
  • 无影回复> 你也可以参与进来啊。。。老亨兄。。
  • 2015/01/05 14:22:04
  • 邻家老亨回复> 这样的对答很让人羡慕啊
  • 2015/01/05 14:19:56
  • 陈彻回复> 你这观点与书生不谋而合,他经常抨击山药蛋派小说,反对过度方言化的写作,我也这样想。只是如何做到语言的大巧不工,精极返朴,那是大境界啊!
  • 2015/01/05 11:19:46
  • 无影回复> 另你提到的语言表达方式,我觉得还是需要提炼的,口语化的以及通俗化的小说我个人都不太喜欢,像故事会,这也是目前小说圈里的通病。不过,每个人想法不一样,只要自己觉得好就好了。
  • 2015/01/05 09:02:59
  • 查看全部6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用文学,感恩深圳》 反正在我心目中,书生是邻家结出的最珍贵的果实,最早用丰硕惊艳的表现回馈邻家,也是最得邻家文学三味的作者。这次典礼上书生所作的那首诗,只是他才华的日常表现,就已足够令人叹服。读书、思考、学以致用,这三个方面他都做得非常好,其实他才是邻家文学的更准确的代言人。
  • 2014/12/25 16:24:44
  • 笑笑书生回复> 你是邻家硕果,我是邻家小果谢谢陈彻夸奖
  • 2014/12/26 09:33:12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