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彻(匠人)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局》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 2018/08/11 22:43:24
  • 小宇回复> 这个可以再挖掘,张好克有的只是装出来得正义,木子的私欲也是可以深挖的部分。谢谢建议!
  • 2018/08/11 23:23:58
  • TA评论了作品《​老村旧事》 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回得去的是家乡,回不去的是故乡。因为有童年的记忆,故乡才永在心里梦里跟随一生。在邻家文友里,李玉是我心目中很少有的会思考得很深入的作者,不仅深入,且独立,有自己不群不党的思考,再加上优秀的文笔、勤奋的学习能力,必有广阔前途。我经常读他公号里的文章,受益匪浅,我为结识到这样一位能经常坦诚交流的良师益友感到非常庆幸。
  • 2018/07/07 14:11:10
  • 邻家老亨回复> 这是真爱,是把自己豁出去的评点,难得啊
  • 2018/07/08 08:24:16
  • 小宇回复> 陈举人这番评论,好红啊! 夸得我好紧张!脸都红了。谢谢!
  • 2018/07/07 22:47:49
  • TA评论了作品《大隐隐于市》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 2018/07/04 19:34:51
  • 张夏回复> 谢谢陈彻关注、点评。
  • 2018/07/06 01:50:30
  • TA评论了作品《人间盐粒》 世间的盐,在我理解就是“情”。人在这个世界,要生存要奋斗要活得精彩要活得有价值,但无论这些附加的成就多么辉煌,没有了“情”渗透其中,活着便失去了最基础的味道。老谢工于厨艺,深谙此道。无论从乡村到城市、从年轻到年老经历了多少起伏跌宕的变幻,他只固守内心那份亲情、爱情不放,因此对于儿子夫妻之间的矛盾也格外敏感。越是单纯的人越能守住初心,在这个信息爆炸、诱惑不断的年代,始终能珍惜“世间的盐”的人不多了。
  • 2018/07/04 19:30:05
  • 余醒回复>
  • 2018/07/05 14:06:50
  • TA评论了作品《新加坡那些事(二)》 以散文的方式写故事,让读者读来轻松适意,语言也颇有毛姆之风,看似无意实则别有工巧,提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但全篇读下来几个女孩子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模糊,倒是第一篇的“我”、后来两篇的楚洋和子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知是否作者有意为之。这三个男人的性格、背景、人生之路,其实可以单独拎出来好好写写了。
  • 2018/07/04 19:19:07
  • 冬十年回复> 谢谢解读,真好。散文式故事或者故事型散文,终于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谢谢
  • 2018/07/06 01:34:09
  • TA评论了作品《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真是一对棒打不散、风雨不离的夫妻!读完此篇最有感慨的是,夫妻关系可以转化成事业伙伴、家庭利益共同体,即使身体和情感上已彼此毫无欲望,仍然可以平静地合作下去。这是一个有趣的角度,这样的夫妻在中国有很多,什么都可以有唯独没有爱情,爱情对很多中国式夫妻关系似乎是最不重要的。作者平静略带嘲讽的文字中把这种关系揭示得非常到位,很多段落甚至看得我哑然失笑,商业化经营的婚姻真是当代中国一道别致的风景线。
  • 2018/07/04 19:11:24
  • TA评论了作品《儒商》 以一个文人的角度对商人、商业的理解,虽然有些主观和单薄,但毕竟这是作者的角度,作者对自己作品的叙事角度、立场有完全的控制权。但读者的阅读也是自由的。为什么作者们写出的作品会越来越客观、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层次?就是因为读者希望读到的是不单薄、有嚼劲的作品,想留住读者的兴致,作者就必须越来越曲径通幽。希望看到本文作者更有深度的文字。
  • 2018/07/04 19:02:38
  • 欧阳静茹回复> 谢谢陈老师的指点和深评,感激不尽,我会努力深入。
  • 2018/07/06 15:19:21
  • TA评论了作品《工业雨丝》 读这组诗读出一种荒凉的况味。试想这个目前在我们心目中拥挤、繁华、冷漠、复杂的大都市,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只剩下那些建筑,谁还会知道这里曾经有过浓烈的乡情、亲情、爱人、欲望和人类一个个痛苦快乐的记忆?活着,是我们如今唯一能感知世界的机会,无论失望还是希望,就,用力地活下去吧。
  • 2018/07/04 18:56:45
  • 刘郎回复> 是啊,用力地活下去……谢谢
  • 2018/07/22 23:18:25
  • TA评论了作品《网》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 2018/02/07 13:46:13
  • TA评论了作品《下坠的夜晚》 很好的一个切入点,你又一次准确地找到患处把手术刀插了进去。我也又一次认真细致地读了下去。可是你没有如从前一样把所有患处都剖析透彻啊!这个讨厌的老女人她到底是如何变成这么讨厌的?我找不到从她的角度完全合理化的解释。一个坏人她的坏,也一定是有足够的外力内因把她推到这个境地的,读到最后要让读者能理解她“如果我是她也我会变这样的,”最后失去老伴的痛虽然真切,但无法让我感同身受,就是因为之前写得太匆忙。
  • 2018/02/07 12:40:34
  • 雪川回复> 陈彻评论到位
  • 2018/02/12 19:09:26
  • TA评论了作品《​冬日笔记》 飞泉这组诗跟憩园的那组《强迫症患者》恰成鲜明对照,那一组是散漫怠惰狂妄至极,这一组是收敛严谨克制至极。差不多有两年没有看到二位的诗,得出这一结论令我惊讶。因为这跟两年前的你们是完全相反的。不说憩园,飞泉能有此突破令我刮目相看。这组诗每一句都带着寒风的凛冽,如斧如刀,直指人类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位。人都有秘密,对青春离去的哀婉、对人事离聚的无奈,但这些一旦入诗都必须格外凄厉。飞泉要挖到宝藏了,可喜可贺
  • 2018/02/07 12:25:09
  • 江飞泉回复> 很惊喜地看到彻姐的精妙点评,也说明彻姐是很懂诗的。曼德尔斯塔姆似乎说过,诗人变得冷静,也许是环境变冷了,更多是因为诗人老了。
  • 2018/02/07 19:55:21
  • TA评论了作品《爸爸,我不喜欢深圳》 看完感觉苗苗的父母跟苗苗一样,都还只是孩子。苗苗之所以不喜欢深圳,是因为他觉得那是“你们的城市”,你们就为了跟这座城市在一起,而不跟我一起生活。是这座城市抢走了他的父母,他怎么会喜欢这里?父母没对他施与过足够的关爱和照顾,此刻却突然天降下来理所当然地要他不要这样不要那样,你们是谁?凭什么有这个权力?在他心中,奶奶才是对他有这个权力的,奶奶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偏偏这对父母这么简单的道理也没想明白
  • 2018/02/07 12:14:45
  • TA评论了作品《凡人芳华》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 2018/02/07 01:16:12
  • TA评论了作品《强迫症患者(外2首)》 习惯性的,我先把鼠标拉到最后一首读起。读完最后一首再回到第一首,果然,你还是老样子,一组诗起手平平、越写越好,最后一首最好看。但“什么主旨什么意境什么什么鸡毛蒜皮,去你的规矩。孤儿院是一个大监狱。”这一句却是我最喜欢的。你写得开始接一点地气了,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树上的鸟儿才是鸟儿,地上的鸟儿是鸡。鸟儿可以落地,但鸡永远飞不上天。鸟是寂寞的,鸡很聒噪。但鸡很快乐。做鸟做鸡,最后都是一样的。
  • 2018/02/07 01:09:27
  • TA评论了作品《净水已生萍》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 2018/02/07 00:53:25
  • 雪川回复> 谢谢陈彻的精彩点评
  • 2018/02/08 17:15:21
  • TA评论了作品《消失的女儿》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 2018/02/07 00:38:11
  • 笑笑书生回复> 哈哈哈……我发誓不是软广,只是随手利用
  • 2018/02/07 09:28:36
  • TA评论了作品《权杖》 “闯红灯”确实不吉利啊!邢畴也太惨了,第一任老婆被“我”睡了,搞得他又离婚又ED;第二任老婆竟然又被“我”睡了!这是多大仇,不撞死可还行?撞也撞得恰到好处,以ED还ED,完美。这篇小说写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用权杖作为性器和权力的双重隐喻,虽然俗了点但用在这里恰到好处,细节描述也十分精准。只是关键情节还是给人以刻意的感觉,太像小说的小说其实不是最好的小说。还有,如果结局让他身败名也裂就更好了。
  • 2018/02/07 00:19:41
  • 无香回复> 很久没上来网站,一上来居然看到彻女神的点评,还以为大赛又开始了 谢谢点评和建议,学习了
  • 2018/02/07 22:26:51
  • TA评论了作品《鲸落》 这是楚桥第一次用现实主义写法写小说,很畅读,也很虐心。虽然不是他惯常写法,但仍有鲜明的楚桥特色,也可以说表达着他一贯的观点。《榕树上的怪鸟》里汪生上了树,这里罗大鲸沉入了深海,都因为不被世容的愤怒与悲凉。小说要描写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人生才是小说的终极目的,这篇里所有人都在追求提升,超越自己原来的阶层,其实都在沉沦,或沉于道德的深海,或沦于情感的歧路,谁又敢否认,如今的现实不比魔幻小说更魔幻呢?
  • 2016/09/17 19:30:03
  • 曾楚桥回复> 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用现实主义写法写的小说,我早期的小说都是现实主义。只是没有结集出版罢了。感谢你如此精彩的点评。。谢谢。。。
  • 2016/09/17 20:04:08
  • TA评论了作品《三人行》 难怪游游跟我说这次她写得艰难,我看得也艰难。但唯其艰难才可贵。这篇小说写出了游游作品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力度。摒弃了表面的生活、时间,穿透了婚姻、感情、物质,再向下潜入命运和人性的基底,去探索最底层的真相。我最感兴趣的是江蓠这个人,她既然对高骞已是如此冷漠疏离视而不见,那为什么当他告诉她已经爱上别人、提出分手离婚的要求时,她还是要如遭雷击?还是会伤心痛苦?是还有爱还是惯性使然?最后这个尾巴甩得真精彩。
  • 2016/09/12 15:15:53
  • TA评论了作品《蜘蛛人之死》 漂亮的语感!完整的结构!清晰鲜明的人物设置!这篇小说又刷新了本届小说投稿水平的新高度。这是一个来深圳闯荡的小人物的前史,也是当代中国价值观、世界观的一个典型呈现,虽然表面狠辣讥讽,但内心有深刻的慈悲和温柔。我唯一稍有意见的是瑛子最后与俺的对话中,有些话语超越了她的语境:“这也是城市和农村巨大的贫富差距造成的,也是现在富人和穷人巨大的心里落差造成的”,这段话要是能再稍微修饰成她能说出口的语言就好了。
  • 2016/09/12 14:41:43
  • 徐清松回复> 老师读得细致,意见接受。至于"刷新高度","典型呈现"实在过誉,愧不敢当!这里高手如云,小可凑数而巳!
  • 2016/09/12 21:59:02
  • TA评论了作品《在六月,许多蝴蝶化作了彩虹(外四首)》 这组诗歌是我在这届大赛里看到的最漂亮可爱的诗歌,每一个意向都甜蜜纯真,看了感到身心都为之沉醉。去搜了搜,发现写了不少,但都零碎发表了,个人意见是作者能否整合一下?再发一个全部组合起来的组诗,这样更有竞争力。
  • 2016/09/12 14:32:08
  • 刘炜回复> 我再整理一组,试试。问好
  • 2016/09/22 04:53:45
  • 刘炜回复> 谢谢陈彻老师鼓励,
  • 2016/09/22 04:52:50
  • 江飞泉回复> 我最喜欢横岭那首,有隐隐的疼痛感。
  • 2016/09/12 15:09:04
  • TA评论了作品《农夫与城》 你的力量蓄积得很充沛,但找不到词语的突破口。每一句里都能看到相应的情绪,但拼接在一起就显得凌乱而断续,上一句看到的情感意向,还没有表达充分,下一句就走向另一个意向了。在这方面你真要多看看憩园的诗,他能把凌乱的意向组织成一张庞大的无边无际的网,那个网可以网住一切可能。这只是一种感觉,而不是能力。我觉得以你对诗歌的感知力,离那种感觉只差一层纸。
  • 2016/09/09 16:41:09
  • TA评论了作品《华强北来了个年轻人之锻炼锻炼》 看幺少的文字总让我想起《在路上》,以及《麦田里的守望者》。那种年轻的躁动的狂妄而沮丧的信息扑面而来。这是真正的90后的文字和心态的写照,夹杂着网络流行语境、杂乱的心态旁白,叙述强大细节平淡,情感的表述也充满年轻的青涩,忧伤与愤懑都十分尴尬。我不知道这样的文学表现形式能走多远,但一个少年能写这么长的故事,虽然有些杂乱和含混,首先就应该是新新文学的一个现象吧?这不就是廖令鹏老师讲过的“新文字”吗?
  • 2016/09/09 16:07:17
  • 谭家幺少回复> 谢谢陈姐姐,期待你的剧本,《北京青年》《相爱十年》我都记得很清楚,希望你也能有好的收获,到时邻家个个都羡慕死你
  • 2016/09/09 19:14:23
  • TA评论了作品《我们都是可耻的》 这才是描述婚姻最透彻的文字,一刀切下去,无情地掰开剖面给读者看。互相伤害的双方不给对方留一点退路,用厌恶和尖刻将对方逼到墙角。厌恶到性生活都变成惩罚。绝症倒成了终止这种互相伤害的唯一出路,死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终手段。其实所谓婚姻如果没有了爱情,无论男女都是受害者,没有谁是罪犯,最后两人都是杀害对方的凶手。无影之冷静已经勘破了生死,让我仿佛读到了当年林白《一个人的战争》,那也是一篇向自己宣战的檄文。
  • 2016/09/05 16:18:32
  • 无影回复> 亲一个。
  • 2016/09/06 12:06:19
  • TA评论了作品《我要自个儿待着》 书生在这一篇小说的语言表达上对传统叙述做出了一定的妥协,但意识上仍然任性,可以想见写作时内心一定涌动着一股气,也许是欲上升到大气层外的超脱之气,也许是要炸裂开来的暴怒之气。爱情与婚姻的矛盾,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人对自由的向往与恐惧的矛盾。人天生孤独,但社会却让人不能离开群体,这就造成了人对孤独的双重纠结。婚姻、孩子、社会关系这些都是外在的皮相,内里的孤独不可摆脱。这就是这一篇想指出的要义,我看到了。
  • 2016/09/03 16:32:13
  • 笑笑书生回复> 孤独是可耻的,于是有了无影那篇大作……
  • 2016/09/05 11:29:41
  • TA评论了作品《欧洲来电》 老段擅长的是于琐屑细节里不动声色地透露出人生大义,但这篇实在是被太多细节淹没了,以至于我拼命找你想透露的纲要却总找不到。去福田还是福永似有所指,我却总也研究不透。也许老段这次想玩点意识流,我没get到准确的节奏,所以终是没大看懂,倒是对王春生对思思的那一段绮思印象蛮深刻。
  • 2016/09/03 14:53:29
  • 段作文回复> 要在一箩糠里面找到几粒米,确实挺费神的,辛苦陈彻了。
  • 2016/09/03 16:36:01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草人》 水去擅长的白描,冷冷淡淡,点到即止,却泛泛展开一卷盛世浮生的画图。我看这篇心里冒出来的总是那句:“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的,你生也罢、死也罢,痛苦也罢、幸福也罢,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天还是那个天,深圳还是那个深圳,总是无情地在那里日月流转。人活到明白处都是无情的,情是珍稀物件,不能乱消耗,只用在最最有用的地方好了。不过水去磨笔经年,比前两年的作品写得更趋精到,该到得奖的地步了。
  • 2016/09/03 14:43:02
  • 水去先生回复> 也给作个揖吧,喝茶。
  • 2016/09/03 22:29:31
  • TA评论了作品《冷焰》 冰冷的现实生活。我几乎是皱着眉头看完了全篇,作者的刀切入了生活最内部的肌理,剖出了人性的恶毒、懦弱、卑微。可以说这个社会每一个人都挣扎在生存的困局里,如果能相爱还有一线生机,但大多数人选择了互相伤害。这故事里没有谁认为自己错了,无非是社会伦理纲常那一套,几千年民族优良传统什么的,但这一切都是在杀人。隐约感觉到了作者在向着这个方向剖析,这是一篇值得关注的非常有深度的作品,邻家很少有,值得推荐。
  • 2016/09/03 14:36:47
  • 鳄鱼小赖皮回复> 有力度的、精准的点评,不多说了。感谢万分!
  • 2016/09/05 00:03:19
  • TA评论了作品《谁也不知道下个路口该往哪边走》 这一篇同那篇《缺如》异曲同工,都是从对一件小事的细节进行精工刻画,来反应一个人的背景、经历、心灵创伤以及为修复和救赎所做出的努力。这一篇比《缺如》要好,因为故事情节更完整。无意评价小说的三观,小说只是一面镜子,怎么可能要求镜子照出来的人一定要美、不能丑?我只能说这篇整个故事都一气呵成,但惟独!最后一句:“好了,现在他和他们一样了。”不能说服我。这是作者客观阐述,还是主角内心情绪?这句话让我诧异。
  • 2015/12/31 11:10:44
  • 谭家幺少回复> 陈姐姐,你把我忘了……问号作者,我也很迷惘。
  • 2015/12/31 23:37:14
  • 无影回复> 火眼金睛!最后一句是主角的内心。没有表达好。为了与前文他觉得他和他们不一样相应。
  • 2015/12/31 16:19:02
  • TA评论了作品《赌》 喜欢此文!揭示了赌博的实质,无论台面上赌什么,最后赌的都是青春。无论台面上输赢,最后的结果都是输得一败涂地。而且将人生因果报应的循环也揭示得十分彻底,具有非凡的警示意义。我来晚了,没赶上投票,只好打赏了。作者加油!
  • 2015/12/31 10:58:15
  • TA评论了作品《老头要杀的人》 凝视深渊太久,深渊必将回以凝视。执着于一念太久,必将被此一念征服。心怀仇恨太久,自己也将与此仇恨融为一体,最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不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此篇确实精彩。
  • 2015/11/17 15:01:31
  • TA回复了作品《去趟龙华》 你的所谓“传销没有一点暴力”,恐怕才是对传销的助纣为虐吧?我倒要呼吁大家不要听信你的洗脑,大部分传销都有暴力胁迫成分,不要轻易陷入,否则很难脱身。
  • 2015/09/27 18:05:42
  • TA回复了作品《去趟龙华》 你有你见识的传销,我有我见识的传销,你没见过只能说你见识少。我九十年代去龙岗传销窝点解救过我表弟,这大部分是我亲身经历。
  • 2015/09/27 18:02:56
  • TA评论了作品《十张边防证》 深圳边防证的取消,以一个人的惨死为代价,他的名字叫孙志刚。从那时起,深圳才开始反思这项制度的建立到底是为什么、一个政府的法律到底是让人民感到方便、舒服,还是千方百计让人民难受。深圳的城市管理在慢慢地改进,以前都是假设每个人都是违法者、坏人,千方百计去管、约束、防范。而现在起码过渡到了预设每个人都是好人,要为这个好人提供便利,让他不要感到困扰。这些制度的摸索进步,都是以市民的艰辛坎坷为代价换来的。
  • 2015/09/22 22:02:20
  • 憨憨老叟回复> 小宇,你知道的太多了!小心莫冒犯了威仪。据了解,孙志刚是终结了由国务院1982年颁发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暂住证也由此开始取消。
  • 2015/09/23 23:05:03
  • 小宇回复> 孙志刚,好像是暂住证吧?
  • 2015/09/23 22:02:56
  • 鳄鱼小赖皮回复> 但在人权方面,每个人都应该追求基本的平等对待,这也是一个昌明社会应该努力追求的方向。感谢陈彻评委的点评,印象中这是第一次到我的“地盘”来,欢迎大家多来踩踩,点评,指导!
  • 2015/09/23 20:31:10
  • 鳄鱼小赖皮回复> 不知道在此“孙志刚”之前,有多少个孙志刚,倒在了残酷非人性的制度设计之下。孙志刚是个节点,点亮国民对人权意识的觉醒之光。人在所处阶层与社会资源的占有方面,是不平等的,
  • 2015/09/23 20:31:05
  • TA评论了作品《比比李奇幻历险记——写给我们的女儿》 这篇童话让我想起《下次开船港》。那是我小时候读过的最特别的童话,我感觉那里流动着一种隐秘的忧伤,我只看了一遍便不想再看,因为小孩害怕忧伤的感觉。但几十年过去,再读书生的这篇童话,我才恍然,那股莫名的忧伤,是身为成年人的作者小心翼翼地放在童话里的对孩子的爱和怜惜。这种爱和怜惜因为赤裸裸的毫无武装,所以特别脆弱、特别纤细,它想像空气一样小心翼翼地包裹住孩子,保护他们却不被他们察觉。这种爱显得特别忧伤。
  • 2015/09/22 21:56:27
  • 笑笑书生回复> 《下次开船港》,我去找来看看。谢谢彻彻来访留评
  • 2015/09/23 18:21:10
  • TA评论了作品《重温旧梦》 做完评委,我才来点评书生的作品。如果让我任性推荐的话,我推荐入决的前三名作品一定都是书生、书生、书生。因为他的作品实在太符合我对文字的偏好,总是闪烁着创新、探索、勇敢的光辉,来自于才华横溢的内心深处,直冲向茫茫未知的宇宙苍穹,早都突破了地心引力和躯壳的界限。这篇小说虚实交替、真假相杂,人物的语言富含象征意味。我知道这应该是他读了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后交出的出色作业。而且最大进步是:这篇完全没有翻译腔。
  • 2015/09/22 21:51:28
  • 笑笑书生回复> 还有好多评委呢,别担心。你的作品评委们不会看不到的,因为它们都是高大、耀目之作
  • 2015/09/23 20:01:12
  • 张夏回复> 哎哎,我还有个以前贴的中篇小说昨天才决定参赛。你们这么早就收兵了,我的是不是连海选都进不了啦?
  • 2015/09/23 18:58:06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彻彻点评、鼓励。真希望你再当几天评委
  • 2015/09/23 18:20:24
  • TA评论了作品《最大的星星借着你的双眼凝视着我》 旧海棠的功力着实了得。这样一个很玄的故事,讲述起来让人欲罢不能。小说的逻辑即使再荒诞,只要它架构起来,它就是一个强硬的世界,读者接受它的设定,走进它的世界,灵魂都甘愿被作者主宰。当然这需要作者高超的驾驭能力、完整的世界观。这篇小说就完美地实现了这一切。读这篇小说的过程对我来说不光是欣赏,更是一次学习。
  • 2015/09/17 17:30:57
  • 谭家幺少回复> 不打赏看一千字左右
  • 2015/12/05 15:02:56
  • 旧海棠回复> 我还不是很明白,不打赏能看多少字?
  • 2015/09/20 22:42:22
  • 江飞泉回复> 这篇文章确实不错,文笔很有诗意,内容却非常具有吸引力。陈彻推荐的入决文本都是精品,值得赞一个。并恭喜作者入围
  • 2015/09/17 17:42:24
  • 陈彻回复> 唉这个打赏功能真是整死我了。我还不能用评委的号打赏,那个一打赏就是推荐入决。我换号打赏又不小心评论了
  • 2015/09/17 17:33:05
  • TA评论了作品《漩涡》 我很喜欢这篇小说,有诗的意境,散淡却有精致的内核,语言清澈、触感强烈。你的所有作品都引起了我的关注,每一篇都认真看过,很欣赏你的才情。遗憾的是这一篇已经发表过了。离本次大赛截稿还有半个月,如果你还有其他未发表的作品,请把握参赛机会啊!
  • 2015/09/11 20:23:32
  • 浅尘尘回复> 谢谢您的鼓励。 这样的文章,能得到理解很感激。 还不知道有新的大赛呢,谢谢提醒。
  • 2015/09/11 23:10:08
  • TA评论了作品《西门》 语言沉稳冷静,某种程度上弥补了故事失衡的不足,杨菲这个人物很成功,而郭赚却失于潦草。有人认为这篇小说在外贸方面描述失真,我真要冷笑了:小说的真实和现实始终不一样,你强求它跟现实一样那是缘木求鱼,不要总是卖弄你那点所谓专业的外贸知识,那点问题跟小说的优秀比微不足道。这篇小说的可贵在于它记录了深圳产业转型期这段真实的历史,很多企业折戟沉沙,未来这段历史是必然要被后人反思的,记录它就是在记录深圳史。
  • 2015/07/16 22:51:17
  • 黄国晟回复> 本文是外贸行业的一曲挽歌。外贸行业已是昨日黄花,夕阳西下。专业的外贸知识也已没多大用处,关键是接单,接到利润丰厚的订单。在此,也哀悼庄君……
  • 2015/10/06 11:07:12
  • 黄国晟回复> 彻彻的“冷笑”稍显冷峻。我是主打外贸题材的,“不要总是卖弄你那点所谓专业的外贸知识”,不会是指我吧?我不喜用马甲的。文艺“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跟现实稍为相悖是可以的。本文中的外贸内容可以讲得过去
  • 2015/10/06 11:03:19
  • TA评论了作品《陪护父亲的日子里(随笔)》 荣姐这篇读之令人动容。在医疗这个领域,荣姐有着丰富的素材积累,现在终于利用起来了,今年写的几篇都非常好看,丰富的情感让人唏嘘慨叹,在生老病死的故事里体会着别人的沧桑悲喜、回味着自己的人生起伏,还能学得到许多医疗知识,这种文章我很爱看。对了,恭喜荣姐获奖!
  • 2015/06/24 14:54:21
  • 春风妙语回复> 看到他睡在床上的样子,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 2015/06/24 15:35:01
  • 春风妙语回复> 他性格很开朗,做梦都在唱歌,这一病,就起不来。真让人痛心。儿女们真没想到他说走就走了,他的五个儿女很孝顺。睡在病床上还在说多子多福,在享我们的福。
  • 2015/06/24 15:34:27
  • 春风妙语回复> 谢谢妹子的鼓励,你是我的榜样。写自己想写的,写自己身边的人和事。这一篇可以说是用泪水堆出来的文字。父亲比较健康,如果不得这个要死的病,还会活些年头。
  • 2015/06/24 15:33:00
  • TA评论了作品《岭子之死》 其实这是菡萏写的比以前很有进步的小说,关注的人和事有了新的角度,讲述也利落了很多。按照这种节奏,菡萏应该会在写小说这条路上走得更远,相信这次获奖对急需鼓励的菡萏也是打了一针强心剂,坚持写下去呀!不要放弃。
  • 2015/06/24 14:50:57
  • TA评论了作品《《天鹅宴》获奖感言》 迟来的恭贺!才看到你获奖的消息,《天鹅宴》实至名归,这是一篇有分量的小说,张夏也是一个有思想深度的作者,在邻家这个平台上,你开始越写越有感觉、越写越有力量,祝你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 2015/06/24 14:47:41
  • 张夏回复> 陈彻的泰国游结束了?谢谢鼓励。邻家确实是温暖的,给了大家一个展示的平台。互勉。
  • 2015/06/24 14:59:32
  • TA评论了作品《近期作品6首》 你也许需要一次精神上的地震,或者肉体上的涅槃,才会更深地体会到活着的意义。不过祈祷你不要经历这些,永远这样快乐暴躁带着一点小清新一点小恶心地隔着生命的靴搔痒,永远不要被迫去碰触命运那凶恶黑暗丑陋残酷的真相。你的诗是一个人用精神的痒痒挠,去挠肉体的痒;是一个人用愤怒的筷子,去吃快乐的菜;是穿着物质的靴子,去试精神的水的温度;是紧紧抓住希望的缆绳,去观摩绝望的悬崖。祝你能早日了悟,也祝你永远不能了悟。
  • 2015/06/09 10:46:27
  • 宋憩园回复> 彻彻,果然是搞哲学的啊,这评论写得颇具哲学风味。
  • 2015/06/09 12:45:34
  • TA回复了作品《推荐几本书》 可是那时的小说,我真读不下去了,语言弱、故事薄、观念旧,真真是,俱往矣。
  • 2015/05/19 23:29:18
  • TA评论了作品《​吾友格桑》 格桑大师,改日定要一见。那幅唐卡,真让我一见倾心。
  • 2015/05/19 23:28:20
  • TA评论了作品《推荐几本书》 这五本书里我没有读过王尔德那本和钱钟书那本《宋诗选注》。大概一是对王尔德的轻视,二是对宋诗的轻视。王尔德作品耽于辞藻华美,属于作家中的偶像派,因此我总是略过。但从书生的这篇书评里我窥见了他思想的光辉,真有兴趣买来一看了。不读宋诗则全是被朱熹害的,短短小诗搞什么说理论道?诗是情感的分泌物,离开情感的诗就是僵尸。如果是被钱钟书选注,我更加犹豫了,钱也是个死也要死在理性上的人,这本书还是没甚兴趣读。
  • 2015/05/19 23:25:30
  • TA评论了作品《​一天不抒情都难受(外三首)》 我发现你的诗第一首都很凌乱,找不到感觉。第二首开始静下来,但还是流于唠叨,沉溺于意向罗列。直到第三首才开始专注、安静、深入,感觉如火星般一点点窜出。到第四首才突然升空、炸裂、绽放。一天不抒情都难受,可你这个情抒得好慢热、让人看得好憋闷啊!要不你以后写完一组之后,倒过来排列发表可好?让我先把这口气舒出来,然后再慢慢沉下去、散开来,这才是正确的顺序。你一天不抒情很难受,须知我这个情不抒痛快了也难受啊。
  • 2015/05/06 21:21:07
  • 宋憩园回复> 就是喜欢抒情时候的你
  • 2015/05/07 11:29:10
  • TA评论了作品《弘法寺与仙湖植物园》 读之有林木森森的清凉之气。好文字不在多,精简可矣。文也不必面面俱到,服务于自己的文字,写出自己的感受即可,读者如有缘,自然心领神会、心有所感。无缘者即使你下笔千言,他该读不懂还是读不懂,该没兴趣还是没兴趣。
  • 2015/04/23 13:24:51
  • 风居住的街道回复> 谢谢陈彻的大驾光临,好惊喜哦,还望多多指教!
  • 2015/04/23 13:46:51
  • TA回复了作品《去趟龙华》 多谢我厌恶期刊腔不是一天两天了,只要没有世俗经济上的需要我是不会再写那种服务于发表的文章了。
  • 2015/04/23 13:16:25
  • TA评论了作品《如此姑妈(社区故事3)》 小孩子玩游戏,你管她干嘛,别那么严肃,孩子们的世界多好玩,没有成年人这么多沉浮俗套、清规戒律,有的只是新鲜好奇。唉,真想回小孩子的世界去了,那个世界真好
  • 2015/04/23 13:14:23
  • 张夏回复> 她们这种玩法就是我们小时候玩过家家的升级版。新时代才会有的。
  • 2015/04/23 14:07:27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