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骚风(骚风)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在中国的大地上》 这个时候,在乡村,该是夜深人静了——但是,我们的周围,依然飞扬着汽车的声音,因为我们生活在城市——金壁辉煌的城市,万家灯火,充满祥和安宁,这总是让我们想到生活的快意与美好,在中国的土地上,我们都已疲惫,或者麻木了,我们缺少了对外界的敏感,一切都习以为常,一切都理所当然,但是,我们身前和身后,仍然有那么多的彷徨和孤单,那么多的苦难和不幸——这便是《在中国的大地上》所要表达的,诗歌合为事而作,以为然。
  • 2017/08/25 22:20:46
  • TA评论了作品《小女人》 人要活出智慧不容易,女人要活出智慧更难,有为气度的女人更少,如先生所言,这个社会,好些女人真的不像样子了。先生文字,闲适恬淡,生动有趣,学习了。
  • 2016/09/28 23:12:47
  • 默然回复> 拜谢骚风老师关注赐评!问好!
  • 2016/12/12 22:25:51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就像另一个我》 国焕的文字是柔和的,尽管文章表达的都是芒刺一样的问题,一堆堆的问题,像钢针一样扎入胸口,国焕能在两个“我”之间周旋妥协,活出了年轻人的坦然或者说智慧,实属不易。但是,这个不让人好好活的城市,有多少理由可以持续,作为一个两个孩子的父亲,文章开口说到的学校问题,以及房子,股票,工资,付出,回报……我们处处都被索命的黑白无常包围!甚至爱情这回事,都已经相当诡异,如果某日,她或者他要离开你,请不要责备!
  • 2016/09/28 16:28:45
  • 一叶斑斓回复> 吊诡的社会,困惑的我们,惟有努力,别无他法。谢谢骚风兄!
  • 2016/09/28 21:09:49
  • 骚风回复> 总之,我们都被一系列非常吊诡的问题包围着,突而不破!
  • 2016/09/28 16:33:33
  • 骚风回复> 到深圳的学生要上高中的时候,问题更加尖锐,深圳每年能上公办高中的学生只有差不多1/3,这是个什么问题,就是说2/3的中考生没有机会上公办高中,却有很多大学入驻了深圳!
  • 2016/09/28 16:31:54
  • TA评论了作品《步步危机》 乘风无痕兄的这个文本,突现了乘风兄驾驭语言和故事的能力,乘风兄可以把故事写得很好读,很好看,单就文本而言,可以做小说来读,也可以做非虚构来读,但都不影响文本本身的精彩、趣味和可读性,因为有着类似的生活经历,所以我理解工厂的政治生态。另外,乘风兄的这个文本,应该创造了邻家的一项纪录,二三天的时间,2万多的点击率,只怕这是要获奖的节奏啊。祝贺乘风兄。
  • 2016/09/22 18:26:29
  • 乘风无痕回复> 感谢骚兄的美评。这个点击量来得有点突然,原本是准备是让其它作品出彩的,哪知这篇无意中抛出的作品抢了彩头。借兄吉言,乘风破浪。但今年好作品太多,各具特色,骚兄五百行的长诗,同样独领风骚,重在参与吧。
  • 2016/09/23 08:22:41
  • TA评论了作品《沙井井深深几许》 阅华吉兄宏文,想起柳三变:有曰:“凡有水井处,即能歌柳词。”柳永肯定没有到过沙井,沙井的井有没有柳词,不敢断言,诚如华吉兄言,有井必有人,有人必有歌,沙井之井,声色之韵,华吉兄如数家珍,说明沙井古应繁华,亦多风流韵事,被华吉兄一并枕之,羡煞人也。祝兄宏文,金榜题名。
  • 2016/09/22 11:22:21
  • 方华吉回复> 谢谢骚风兄的高评!
  • 2016/09/22 18:12:14
  • TA评论了作品《隐语(长诗)》 长诗《隐语》比较长,是的,差不多500行,不短了,但是《隐语》并不是我最长的诗,春丽在前面提到了《村庄》,是的,多年之前写下的《村庄》,无论从字数还是行数上,都比《隐语》更多更长。创作过程中,其实不是刻意要写这么长,只是情绪抵达的地方,不能已已!但作为诗歌,这给各位亲带来了阅读的难度,这让我深感不安,好在拙诗并不晦涩,只要愿意,还是读得下去的吧,唉,爱我之人,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的!
  • 2016/09/06 15:05:00
  • TA评论了作品《隐语(长诗)》 算来差不多有一年时间没怎么上邻家,作为命苦之人,且儿女慢慢比肩,不求黄金屋和颜如玉,但还必须为稻粱谋,于是便会有取舍,当然,对于一个有文字癖的人,完全离开文字如同于灵魂遭遇戕害,所以正正经经做事,断断续续为文,譬如这首小诗前前后后就花掉我一个多月的时间,幸得各位故友捧场,让我透过文字仍可以体味温暖——有时,我总会对这个充满温情的圈子、对邻家,对这充满温情的人世间,心存感恩,也因此欣慰存在的价值。
  • 2016/09/06 14:51:29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59):老有所依 红月亮之七》 这篇小说的结尾,还是是出乎我的意外——我常常看一个小说,或者一个故事,看了开关我就基本知道了结尾,当然,这不是我聪明,而是生活给我们的教育总是那么雷同——红月亮的《老有所依》也是雷同的,这种生活场景现实中并不难找,结尾意外,但结尾也是雷同的,强烈反差中述说了心底的幸福与温馨,这个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有的,两个都是雷同的情节,经红月亮这么一嫁,出了小说的生命,为月亮的用心点赞。
  • 2015/11/13 22:48:41
  • 红月亮回复> 感谢骚风历史以来的第二颗棒棒糖。
  • 2015/11/15 15:03:22
  • 红月亮回复> “一嫁”,是嫁接的嫁,可不是嫁人的嫁!谢谢楼长百忙中还来赐评,辛苦了!祝在邻家开心和快乐!
  • 2015/11/13 23:07:31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44):哑巴吃黄连》 想了半天,也没有动笔写评,末了,还是借用燕来香的评语:哑巴虽哑,心却如此透明,如此纯洁。他也是一个憨厚朴实之人——也是一个可爱的人,一个有大胸襟的人,葵花在小说中,给我们塑造了一个低层残障打工者的爱心,这个本需要爱心庇护的打工人,他的闪闪的红心会亮瞎好多正常人的眼睛,赞一个
  • 2015/11/09 16:07:55
  • 葵花回复> 感谢骚风大哥来评!
  • 2015/11/09 16:11:20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40):姐妹花》 看了故事,想说两点,一,姐妹花合伙做人肉生意,为了给妈妈治病,其情可怜,其意可悯,俊美的拉皮条,有胎记的实施,姐妹都是父母养的,姐妹都是人肉做的啊,不得已而为之吗;二,南方这种现象很多,以前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看来,老叟兄是懂这些人的生活的,是不是实践者只有叟兄自己明白就里,不做猜测——不过,叟兄从现实生活中挖出了苦难,就赞一个
  • 2015/11/03 11:52:47
  • 骚风回复> 想到叟兄的心里去了吧
  • 2015/11/09 12:53:57
  • 憨憨老叟回复> 嘿嘿,你想多了还是想多了还是想多了呢?
  • 2015/11/03 20:50:33
  • 白木回复>
  • 2015/11/03 12:48:11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39):哥们儿 红月亮之五》 红月亮算得上是楼道口的粉丝了,热烈跟随,严谨写作,首先赞一个。《哥们儿》向我们展示的,是人情,是一张纸,也就是说,大家表面迎合,实际情绪薄如一张纸,人情至此,毫无真诚可言,道贺的,送礼的,大家互相攀压,社会也以金钱为指标,人与人之间已经没有真情可言,我想这应该是红月亮想表达的吧,再赞一个。继续加油!
  • 2015/11/03 08:50:50
  • 红月亮回复> 小宇,历史一来,这是骚风第一次给我的棒棒糖,十分珍贵啊!那我就给你吃吧!算是赔罪!咋样?
  • 2015/11/03 20:13:19
  • 红月亮回复> 都是高峰惹得祸!骚风同志和白木小弟幸灾乐祸,小宇,丽丽还说你是高富帅,我看你是很坏!那么大个男子汉,却是个小肚鸡肠之人!哈哈!
  • 2015/11/03 20:11:03
  • 白木回复>
  • 2015/11/03 14:42:02
  • 骚风回复> 红月亮看人很准的
  • 2015/11/03 10:48:44
  • 高峰回复> 肚子笑痛了……
  • 2015/11/03 09:56:45
  • 查看全部10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35):生娃》 这个小说的标题,如果改成《二胎》,可能会好些,友们看了这个小说,多以为是应景之作,其实是不完全的,对于社会环境、生存环境的恶化,我早有思考,而工作环境造成的子孙繁衍伤痛,我更是亲眼目睹,而更要命的,不孕不育司空见惯,且并不都是医生能解决得了的——工作环境的恶劣造成身体伤害,直接反映到繁衍上,食品安全又拦腰一刀,社会的压力,这些难解的符咒,吞噬着我们的意志,坚守,大家落荒而逃。
  • 2015/11/03 08:17:27
  • 骚风回复> 作这一篇短小的小说文字,我想,它并不能告诉你太多,也不能告诉你怎么做,但是如果文字能够引起由表及里的思考,这才是文字的担当与道义。
  • 2015/11/03 08:19:44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37):你骂我》 中国人形容两个人(异性的吧)自少及长相处融洽,用过一个词,叫两小无猜,文中的两个老人家,可以借用一下这个词,叫两老无猜可好。作家用幽默的语文,勾勒出一对老人家的幸福生活,其实是极其珍贵的,用心处处皆学问,用心处处是小说。
  • 2015/11/01 22:01:51
  • 默然回复> 谢过骚风老师关注解读!问好!
  • 2015/11/02 17:37:54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23):摇摆》 这个小说,美得伤感,那么贴近我们的内心,那么靠近我们的过去,那么接近我们的心跳,骆驼同志,我被你打动了,同时打动我的还有我并没有看见的她的美丽,就像我的某个往日,某个追忆,我会想起我的某个故人,她终于在我的季节里走失了,那些伤感的美好,我几乎会认为自己似乎并没有老,是的,爱情,对美的喜爱和渴望,都不会老去
  • 2015/10/27 14:54:09
  • 半只骆驼回复> 谢谢老师,吉祥
  • 2015/10/28 08:04:02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15):见狗之惊魂》 下午我就看了芒果的楼道口,细细回味之绵长,主要是玩味最后一段,挺有意思的,我,红,狗,形成一些反差,也形成一些逻辑关系,有沾沾自喜,也有对时间的无奈,还有人情冷暖,当然,还有我对以上诸多问题的反思与内省,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芒果的影子,我想到的芒果,跟我看到的芒果,永远都是那样的雅致,那样的优雅,那样的精彩。
  • 2015/10/26 20:25:02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13):好人》 林涛兄的佳构,真是不简单啊,短短的楼道口,一个故事里面,衍生出新的故事,环环相扣,且人物,场境,不停变换,叠加,写得回肠荡气,当然,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地方,一个混混,意外的境遇,受人信任,突然之间,在人性的骨架上站立,读林涛兄的小说,不错的味道
  • 2015/10/26 17:30:06
  • 谢林涛回复> 谢谢骚风兄的精彩点评和鼓励!
  • 2015/10/26 21:59:25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09):和谐》 小说《和谐》表面在说性生活,实际上在说焦虑:深圳数百万外来人员被挤进逼仄、破败的出租屋里,没有尽头地耗损自己年轻的青春和年华,克制,压抑,物质生活匮乏,精神生活紧张,性生活失调,哪里来的和谐,改革开发前20年,外来工滋养了这座城市,这座城市对外来工视而不见,没有节制地盘剥他们——好在,现在好了些,人性了些,但高向天冲的房价,奈何,妹妹,如果你需要性爱,有时还得忍受门板上那道缝哦
  • 2015/10/26 16:53:39
  • 蒲公英回复> 谢谢骚风的精彩点评!我撰文正是此意!
  • 2015/10/27 12:56:12
  • TA评论了作品《娘,怎么舍得这是您最后一夜在家》 读拾贝此文,越读越糊涂,倒不是文字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我对拾贝有所了解,所以读着读着,感觉角色有此混淆,直到读到最后,看到拾贝的说明,才知道这是一篇为人而写的文章,当然,情绪也就明朗了,文章以拾贝一贯的温情见长,写出了人情的温暖,以之对逝者的怀念。
  • 2015/10/25 09:14:54
  • 心灵拾贝回复> 是的,文以朋友贺君的身份写的,如果你不忍识我,便就没有角色错位的感觉了,不好意思,谢谢你的点评。
  • 2015/10/25 18:02:10
  • TA评论了作品《最遥远的距离》 读《最遥远的距离》,觉得故事竟然有那么一点点与拙作“楼道口100”之《中年》暗合,只是故事中的女主角更显得要爱些,也更值得爱些,我想,在她的心中,她是憧憬人到中年以致人到老年的吧,相比之下,文中的他则更显青涩,竟是让自己的女人淋雨也无动于衷的吗,喜欢文中的女人,不喜欢文中的男人。哈哈,我进入小说里面去了哦
  • 2015/10/23 17:21:38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00):中年》 《楼道口》写到了100篇,应该算是个台阶了,《中年》是骚风“楼道口”之四,前面的每一篇楼道口,或多或少我都写了评,准确与否别论了,只能表达我的执着与诚心,今天评评自己的楼道口《中年》,是的,真的没有想像的那么好,无论是文本本身还是文本所要表达的内容,写到中间时,其实我想好了几种结尾,有的可能会有比较好的小说效果,但我还是放弃了,我不想把故事导向黑暗,有那么一点点隐晦就好,我不愿意轻易撕开血口给人看
  • 2015/10/23 16:23:23
  • 骚风回复> 谢谢白木和小媚,拿楼道口来啊
  • 2015/10/23 22:35:12
  • 白木回复> 我对生命的珍重与对死亡的敬畏,我不愿意在写作中轻易触及死亡,请大家谅解。(欣赏!
  • 2015/10/23 18:07:52
  • 骚风回复> 再有,就是我对生命的珍重与对死亡的敬畏,我不愿意在写作中轻易触及死亡,请大家谅解。
  • 2015/10/23 16:25:03
  • TA评论了作品《大师》 乘风兄的大师,有着强烈的反讽意味,大师收徒不慎,坏了规矩,被逐出师门,后来发迹,但是,我个人觉得结尾对比可以更强烈些,矛盾可以更尖锐些,情节可以更精彩些,譬如把大师的表演设计成劣徒主办的,把劣徒设计成表演的后台,就像老叟兄的《天下公平》一样,大师当场气晕昏厥,哈哈,与乘风兄商榷——但故事已经很好,瑕不掩瑜
  • 2015/10/22 18:45:36
  • 乘风无痕回复> 市里的最高领导之下,还有那个神秘的重要领导,身份不敢揭,一揭就要跨地追捕我了。只是最后,大师没被气晕,这个冲突是可以搞大一点。
  • 2015/10/22 18:52:23
  • 乘风无痕回复> 骚兄的想方,与我的文中思路是殊途同归的。国内无双,就代表了这次演出的规格盛大。
  • 2015/10/22 18:50:36
  • TA评论了作品《豆花》 微咖以来,一直关注楼道口,就冷落了其他佳作,包括各位兄弟的也不例外,今天看到若尘吆喝,来持老塞小弟的《豆花》,真是让我吃惊了,老塞兄用极其冷峻与克制的笔触,素描一样,非常老道地描绘了她的一生,不写苦难,不写伤痛,处处是苦难,处处是伤痛,为七里老塞小弟大赞!
  • 2015/10/22 10:10:20
  • 骚风回复> 谢谢仪桐,祝贺新书出版
  • 2015/11/03 07:13:27
  • 仪桐回复> 拜读,已投票。
  • 2015/11/03 00:00:28
  • 七里老塞回复> 其实我最近白天一直在车间做事,也没什么时间去看文写文,都是下班后回去加班写写。论坛里的文几乎都没有时间去拜读。感谢骚风兄抽空过来支持。问好。
  • 2015/10/22 12:27:35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95):谁的儿子更有出息》 天下之愚,莫过于斯,知贪前之利,不睹其后之患也——不才真快,早上才说写楼道口的事情,这个时候就贴出来了,何其速也。故事很短,对比生意,告诉我们朴素的道理,勤恳务实,不贪小利,扎扎实实工作,取得学业、技术长进,进步,心安理得过日子,日子才能更加地红火起来,立意不错,赞一个
  • 2015/10/21 16:15:15
  • 只因不才回复> 骚风帮我赚了板栗!
  • 2015/10/22 11:26:26
  • TA评论了作品《微咖之所见》 去替兄何许人也,吾实不知,但看此文,颇感欣慰,始之骋久之疆场,并不孤单,邻家文章的水平如何,当有参差,但佳作上品时时浮现,原汁原味原生态,更是深圳文字的一等奇观,就此而论,沉浸于邻家,当颇有收益,兼识邻友无数,皆厚道书生,踏实为文,可友之,可亲之,可爱之,可感之,可幸之。
  • 2015/10/21 11:11:11
  • 白木回复> 骚风吹过楼道口,邻家文友竞风流。
  • 2015/10/22 09:01:17
  • 骚风回复>
  • 2015/10/21 21:20:36
  • 骚风回复> 云替兄客气
  • 2015/10/21 14:28:46
  • 云替回复> 骚风兄句句箴言,我非常感动,特别是那个建议打赏……呵呵,开玩笑。您是我最关注的老师之一,我会谨记此条留言,我日后也会常到您那里拜门,品味骚风精粹。
  • 2015/10/21 12:19:38
  • 查看全部7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93) :双簧戏》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幸福的家庭总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红月亮的这个小说,也是陈述邻里关系的,处处散逸着红月亮的厚道,以及儿媳妇的孝贤,是邻里之间向往的家庭关系,情感是丰沛的,当然就小说本身而言,感觉还是有点突兀,情节上还可以进行一些梳理,感觉可以写得更好一些。
  • 2015/10/21 10:57:17
  • 红月亮回复> 俺是女汉子,流血不流汗!
  • 2015/10/22 18:41:05
  • 骚风回复> 就是让你流汗,哈哈
  • 2015/10/21 22:34:41
  • 红月亮回复> 表情点错了!
  • 2015/10/21 22:24:22
  • 红月亮回复> 你这一打赏,感动得我“汗”都流出来了啊!
  • 2015/10/21 22:23:35
  • 骚风回复> 老亨打赏我时,也不手软,我回馈一些是应该的!哈哈
  • 2015/10/21 22:09:45
  • 查看全部9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94):相安无事》 看完全文,我对第一段“不知道怎么睡着的,醒了,我被挟持到了楼道口。”还是有点没弄懂,后文貌似也没有交待,小说说的是邻里之间的事情,总归是人间烟火,邻里之间,境遇不同,人与人本身亦不 同,互相之间多些关照,友善之,其实是一件很温暖的事情,知己知彼,小利惠之,其实也挺好,小说的故事性或新意略显弱了一些。问候颜延兄
  • 2015/10/21 10:50:05
  • 颜延回复> 谢谢你的精辟评论。此文有意隐晦了一些,至于有些没有明白的地方,只有靠想和猜了。骚风兄,问好。
  • 2015/10/21 12:49:10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92):猜度》 楼道口迎来半只骆驼的《猜度》,很是开心,我像老叟兄一样,不知骆驼先生何许人也,但是《猜度》,无疑,给我们,给城市居民带来一种恐慌,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沦陷,也是中国道德操守的崩溃,它无限地压缩着城市的空间,人与人之间互相猜疑,再无一丝信任可言,如此下去,危矣。
  • 2015/10/20 15:15:31
  • 半只骆驼回复> 问好老师,我本人来到邻家能够认识这么多朋友,一样很开心
  • 2015/10/21 06:38:35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90):借工》 七里老塞小弟的内心是敏感的,这个小说《借工》从农村人的劳动方式开始,波及农村人在城市的生活况味,这对我们这些有农村心结的人而言,是一种深深的灼痛,文中尽乎天问的设疑,尽管问得有些胆怯,但这是农村民工内心的声音,可以更大声地问——小说第一段结尾应加上“高中同学‘小天’”,加上“小天”两字,后面再出现就不突兀,文章虽短,该有的交代还是要交代,写文章需要有对读者负责的态度,不知老塞老弟以为然否
  • 2015/10/20 08:23:35
  • 七里老塞回复> 谢谢兄弟这么早过来评。原是加了小天二字的。后又去年了。我当时也有点纠结的。按兄弟所言,是应该加上才好的。问好。
  • 2015/10/20 08:25:58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82):高空抛物》 清人赵翼《题遗山诗》云: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我没有贬损国家的意思,但现实的荒唐与无力感会刺痛良知的心,我也曾经说过,任何文学作品对现实的描述,远没有现实逼真。七里老塞小弟此文犹如一枚深水炸弹,会炸痛很多人的心,我们当然不能用年少无知来统领年轻人的错误,但是问题发生在哪里,类似问题应该引起广泛深思
  • 2015/10/17 22:41:26
  • 七里老塞回复> 说的极是,类似的事的根源在哪里,值得我们思考!问好兄弟!
  • 2015/10/17 23:18:07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61):香蕉皮》 小宇兄的这个楼道口很搞,很逗,很好!是我喜欢的类型,当然我说喜欢,可能还有小蓉的成份,小宇兄不可见怪才好。小说中,二亮戴着道德的枷锁跳舞,最终还是没有从枷锁中逃脱,摔进自己的囹圄里,而小说的结尾,精致而漂亮——小宇兄是情感丰富的人,读其作品,总能在爱情里浸泡,上我实验一次爱情的初体验,的确很美。
  • 2015/10/13 12:11:32
  • 小宇回复> 谢谢骚风啊,你已经爱情大丰收,还初体验啊!
  • 2015/10/13 12:23:49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60):时间无罪》 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走在城市文明与农村文明的轮回中,今天,对于我们这一代或往前的城市居民,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农村记忆,而随着经济的大潮翻滚,我们都被卷入城市的洪流,慢慢地我们只有回不去的家乡和对农村的记忆,而我们又是极不甘心的一代人,我们试图把一些东西留在记忆中——隆焱大哥近期的两篇楼道口,似乎都在严肃地探讨人、与自然、与社会的递变与妥协,散发着哲理的光辉。
  • 2015/10/13 11:49:50
  • 隆焱回复> 非常感谢@仪桐的支持。
  • 2015/10/24 18:49:51
  • 仪桐回复> 支持,已投票!
  • 2015/10/24 15:40:22
  • 隆焱回复> 我只是一厢情愿地想,小说就应该讲出来自我们心灵的东西。所以,要在我的小说里读到所谓的精彩,很难。其实,我们的主张也是十分相近的。共同学习,一起加油!
  • 2015/10/13 13:54:12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文化是啥》 这段时间有一点服了兴奋济的错觉,因邻家老亨兄、费兄及邻家诸友推波扬澜,楼道口及楼道口文化呈蔓延燎原之势,我感受到了邻友们的热情与邻家的强大——看白木兄《楼道口文化是啥》的样板文章,感触更深,白木兄真有心人也,极短的时间里,将楼道口文化归纳得如此地道和透彻,为楼道口文化张目,对于身处其间的我们,何等荣幸,就像北京的胡同文化和上海的弄堂文化一样,楼道口文化将成为深圳特色的品牌文化景观,大家努力之。
  • 2015/10/13 11:24:06
  • 白木回复> 骚风楼长,这称呼透着一个亲热劲儿
  • 2015/10/13 15:01:14
  • 鳄鱼小赖皮回复> 骚风楼长,那幅楼道口,你装裱没有?
  • 2015/10/13 14:38:15
  • 白木回复> 北京的胡同文化和上海的弄堂文化,历史的沉淀都比较深厚。深圳的楼道口文化几未耳闻,任重道远,希后来者居上。
  • 2015/10/13 12:47:34
  • 骚风回复> 刚才看了隆焱大哥的,小宇兄的,红月亮的楼道口,品质均好,短短几天时间,520楼道口进入品质时代,很好
  • 2015/10/13 12:24:25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20):楼道口》 两个关系暧昧或者说曾经暧昧的男女的对话,嘘寒问暖之间,这楼道口,充满了人间的烟火,病中的女人为什么病了呢,因为穿旗袍的女人吗,飞泉兄没说,也不用说,尽管如此,我还是看到了一个男人的担当,当然也有无助,一个女人的善良,还有自怜怜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忧——飞泉兄声称不玩小说,玩起来像模像样,我喜欢的
  • 2015/10/09 11:53:34
  • 江飞泉回复> 谢谢张旭兄的鼓励,还要向你们学习,不是自谦,叙事一直是我的弱项
  • 2015/10/09 11:57:17
  • TA评论了作品《还筛子》 《还筛子》是生活中的一绺花瓣,被麻坚兄写得活了,语言表达出来的心理活动丰富多彩,虽是简单的生活哲学,却隐喻着深刻的道理,就像木匠出工,想起荀子的教诲:木直中绳,輮以为轮,其曲中规,虽有槁暴,不复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当然还有其他,譬如教育,譬如国之法者。
  • 2015/10/09 08:38:44
  • 麻坚回复> 谢谢老师,问好!
  • 2015/10/09 20:56:47
  • TA评论了作品《吊炸天的红月亮》 人与人真是气怪得紧,小张跟酷姐,相识有日矣!却不识得酷姐,纤瘦之体,尚能涵养此等幽默功夫,文字清秀迷人,文采斐然,文中主人翁跃然纸上,活灵活现,此等时髦文章,非才气不能为之。只是在这邻家,乱点了鸳鸯,又一段曲折情事,铺满了烟霞,哈哈,好地很。
  • 2015/10/08 20:39:49
  • Cool姐回复>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在楼道口等你发红包呢
  • 2015/10/09 18:58:08
  • 骚风回复> 酷姐,上楼道口
  • 2015/10/09 10:03:48
  • Cool姐回复> 哈哈,Cool小文献丑,不足挂齿。 谢谢骚风友谊的点评!
  • 2015/10/09 09:41:31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9):楼道口》 隆焱大哥的这个《楼道口》,小说的意义指向多种可能性,500字的含量,在我看来,有些实验主义的色彩,还有些蒙太奇,隆焱大哥将这些要素拼装,嫁接,呈现出绚丽的情节,我所能知道的,只是宇和丽在寻找,在试探,对这个世界,对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生存的环境,“黄昏中的楼道口,如此静谧而安详,只剩下一男一女均匀的呼吸。“——他们似乎最终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归宿。
  • 2015/10/08 18:44:01
  • 隆焱回复> 感谢小媚的鼓励和点评。
  • 2015/10/08 20:31:10
  • 隆焱回复> 感谢张旭的点评和鼓励。
  • 2015/10/08 20:30:28
  • maybe-halu回复> 嗯哪嗯哪,骚兄分析的是,有点深奥。首先寻找,捉迷藏一样,找来找去,绕来绕去总算找到了。。。
  • 2015/10/08 18:50:25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8):楼道口》 我们所希望的楼道口也许不那么光鲜,也不一定非得辉煌,甚至是细枝末节的细微的亮光,但是我们需要一些温暖的力量,我们知道人性有恶,但是我们探求人性的善,我们知道这世界也有黑暗,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被星火照亮,照亮前面的路,照亮我们的心灵,照亮我们的人生。
  • 2015/10/08 17:49:22
  • 山居回复> 谢谢骚风评论,向朋友问好。其实这个故事是讲他在楼道口不停地寻找,想要杀掉当初欺负他抢他钱的六个人,写这个反面教材也是为了让一些家长重视孩子的心理成长。
  • 2015/10/09 09:17:42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5):阿呆系列1租房记》 楼道口来了,乘风兄要来过系列,不仅大气,而且开胃,名阿呆者,兄弟也,自己也——阿呆租房,活灵活现,回观是我们的曾经,现实生活中,有多少小人物为稻粱谋,为生计计,小人物,就是楼道口的身影,就是你和我。
  • 2015/10/08 14:10:22
  • 乘风无痕回复> 骚风兄这个点评,让我感觉遇到知音啊。
  • 2015/10/08 14:36:46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楼道口》 白:6日,幸与邻家大亨老亨兄、费兄及邻家诸友聚于大道、打铁,老亨兄提及“楼道口”故事,授意打铁掌门晋东南兄手书“楼道口文化”予吾,以彰楼道口文化云云,兰亭余韵,一时之盛也。席上,老亨兄提议“楼道口”微咖520同题,邻家文友一齐披挂上阵,指标1000篇。今,小可不揣浅陋,抛出一砖,冀引玉焉——楼道口520微咖同题,我们一起来!
  • 2015/10/08 10:13:04
  • 骚风回复> 飞泉兄有闲时,看一下我的球痴,古文更多些,哈哈
  • 2015/10/14 00:29:53
  • 骚风回复> 飞泉兄过誉!谢谢!飞泉兄也来一个!
  • 2015/10/08 14:03:48
  • 江飞泉回复> 张旭兄古文真好
  • 2015/10/08 13:20:39
  • 骚风回复> 白木兄,我属抛砖,拿玉来!
  • 2015/10/08 11:04:52
  • 白木回复>
  • 2015/10/08 10:56:34
  • TA评论了作品《2015提名季结束,520微咖大赛开锣!》 这是个什么节奏?失眠真不是好玩的,昨晚整夜失眠,此类事件似乎重来没曾发生,究竟怎么了?凌晨2点多起来看《故事新编》,看《补天》,看《理水》,4点多重新上床,还是无法睡去,6点多被小女一闹,索性起来了,喝水,上厕所,洗脸,开手机,竟在“邻家帮”里看到如此一出:新且鲜者,老亨醉乎其中也,我等又何尚不醉乎其中呢?老亨兄啊,真够能折腾的,这不会与我的失眠有关吧,前段时间看《山海经》,看来还得继续看下去哟。
  • 2015/10/01 07:12:00
  • 吴春丽回复> 大明星,就要出场了。我在台下,鼓掌。
  • 2015/10/02 10:31:57
  • 骚风回复> 哈哈,亨兄搭台,该出场的时候还是要出场的
  • 2015/10/02 08:58:26
  • 深圳老亨回复> 场子是拉开了,接下来就是要看你的啦
  • 2015/10/01 22:48:45
  • 吴春丽回复> 我说我是夜猫子,谁知道,前边还有一个失眠的.
  • 2015/10/01 21:09:54
  • 红月亮回复> 骚风同志坠入老亨的情网了。
  • 2015/10/01 09:26:48
  • 查看全部6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生存》 十十的小说,语言平实,清淡,有点像广东人习惯煲的靓汤,喝起来就有了浓浓的味道,且很容易入口,舒服——小说《生存》真实地揭示了当下城市小市民的生活与生存状态,有的人消遥自在,有的人自欺欺人,他们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疑惑,只是小心地生活着,不敢或者不愿意去触碰生活的真实,他们也知道,真实终究会有一天显山露水的——小说结尾那句:有人说,晚上在一洗脚城看见阿彩在那里上班,众人哗然。 有点出人意外。
  • 2015/09/28 17:38:56
  • 十十回复> 一直以来,感觉自己 的小说总是才刚开了个头,便已让人知道结尾。如果说这篇小说的结局能让人感觉意外的话,那是不是代表我有了一丝丝的进步呢?嘻嘻。谢谢你!
  • 2015/10/02 10:01:28
  • TA评论了作品《我在深圳(诗七首)》 一直没有一口气读过白木兄这么多的诗,今天读来,就会酣畅淋漓,白木兄这一组诗,充满质感,叠加的诗意随手拈来,好或者不好,就像一个牧童吹响的短笛,时而,悠扬宛转,时而,有点噎,突然就冒出一些闪亮着火花的句子:起承转合稳健。散文化也是此组诗歌的一个特点,我不知道散文化好不好,反正鄙人写诗,也是散文化极浓的,总之喜欢,赞一个
  • 2015/09/26 16:06:13
  • 白木回复> 谢谢骚风读评。写诗你是多面手,俺得向你取经
  • 2015/09/28 08:53:10
  • TA评论了作品《你若盛开》 首先向盛菲致敬!这是一篇很有趣的小说,首先在于小说中植入了我们熟悉的东南兄和老亨兄,包含台前幕后的盛菲本人,还有熟悉的“邻家”和“打铁”,所以我看这个小说,有点不适应,不是小说的问题,是我看小说的角度问题,其次盛菲的苦心肯定不止于娱乐精神,其中有相当大的担当与希望,谁说女子不如男呢!盛菲在回复段作文兄的点评说:这些日子被晋东南和老亨折腾死了,在我看来,盛菲也把东南兄和老亨兄折磨得不轻,哈哈,有意思
  • 2015/09/26 10:10:51
  • 王盛菲回复> 其实文本更需要把那两掌门人写坏一些,但不敢,改来改去,我都抗拒这小说了
  • 2015/09/26 17:31:28
  • 王盛菲回复> 忐忑中。
  • 2015/09/26 17:29:50
  • 骚风回复> 最后说说小说题目:你若盛开,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2015/09/26 10:13:52
  • TA评论了作品《爱在起风时》 《爱在起风时》是一篇很好看的小说,它的好看不是在悬念的制造上,而是在情节的推动上,一步一步,一环一环,步步为营,环环相扣,一个美丽又挑剔的女孩安妮的命运,就此徐徐呈现,慢慢化开 ,到了最后,作者还是留下了一个悬念,安妮去了哪里?是死是活?看完小说,回味之时,我想,安妮的命运是不是性格使然,人生、爱情有更多的方式吗?那大卫,梅子,孙明辉,张志明的命运呢,我们从小说中看到命运在决斗,这就是小说的魔力吧
  • 2015/09/26 09:31:01
  • 乘风无痕回复> 谢谢骚风兄弟,原本不贴的,你们这么努力,让我深感惭愧。
  • 2015/09/26 13:19:31
  • TA评论了作品《沙井黃埔社区的前世今生》 华吉兄是一位极其敦厚,严谨的人,文如其人,文章写得也十平八稳,我看华吉此文,开篇却极其感伤,离家久了,丢失了故乡,在异乡久了,异乡成了故乡,但是我们的内心又不屈服,我们一直在寻找故乡路途中,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痛——我们时时找寻,心中没有落点,又试图找到一点什么,于是,华吉兄有了《沙井黃埔社区的前世今生》,内容丰富,材料充分 ,果如费老师所言,在文章形式上可以更规范一点,重点更突出一点,当更好。
  • 2015/09/25 13:09:07
  • 方华吉回复> 谢骚风兄从字里行间中读懂了我的心思!知我者莫若骚风兄也。后面我将突出重点修改之。
  • 2015/09/25 17:16:47
  • TA评论了作品《还俗》 上学时学哲学,对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形而上学之类很是模糊,离开学校之后,也就离开了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纠葛,今天看了这个写佛的小说,又看到白木兄的点评:“唯物主义哲学大行其道的社会”,一句话,我就醍醐灌顶了,以前认为唯物主义,突然想到,原来,唯物主义是哪样的不靠谱,唯心主义的精神气质大概就是所谓的信仰,这个才是人类的真正价值啊,是我,我们要如文中的主人公,有理想,有信仰,有人性,有人生。
  • 2015/09/24 21:46:41
  • 柏亚利回复> 现代社会,人们往往追求的是物质的充实,而信仰,是精神的充实,能让人内心平静。 谢谢你的到访和精彩评论。
  • 2015/09/24 23:11:48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 木心老先生说:所谓人文关怀,是邻家传来的焦锅味——这话营造的意境,我们是那么的熟悉,渗透了我的整个农村记忆。但是在城市呢,越来越冷漠的人际关系,相邻不相识,老死不相往来,我想:《楼道口》能不能给冷漠的人际关系、邻里生活续上一脉温情、温暖的香火,这便是邻家,也便是邻家社区的意义吧!小说的语文也许是轻淡的,但是我仍然希望通过人物的各种行为挖掘人心的善和暖,这是写作《楼道口》的初衷,也是这篇小说的使命
  • 2015/09/22 08:51:22
  • 骚风回复> 小说里有一句话:人生况味,到此方炽——小说入决,各位邻友相贺,隆焱大哥在老家四川也寄来安慰,前者乘风兄半夜三更写评,后者酷姐凌晨梦游……是啊,人生况味,到此方炽啊,谢谢各位亲
  • 2015/09/22 08:55:48
  • TA评论了作品《南方的疼痛(组诗)》 刚才去小宇的地盘,觉得小宇兄是人气王,现在来到若尘的地盘上,若尘兄亦是当仁不让的人气王,若尘有福,也是兄弟努力的结果——若尘兄这组诗,就是传说中的“打工诗歌”吧,其实在我的内心,我一直不认同打工诗人的称谓,对打工诗歌亦然,但若尘兄的这组,确实与打工紧紧相扣,写出了打工人的疼痛,这就够了,管它是什么称谓的诗歌主义呢,我在深圳多年,我一直不知道我是打工的还是不是打工的,反正若尘兄的诗我是很难写得出的
  • 2015/09/20 23:02:49
  • 若尘回复> 谢谢骚风兄的精彩评论!敬请多多指点我涂鸦的稚嫩诗歌!
  • 2015/09/21 20:47:27
  • TA评论了作品《舌尖上的诗》 双鱼兄的《舌尖上的诗》,取材寻常,诗味却是新颖的,难能可贵的是,现代诗,以一种植物命题的似乎并不多见,双鱼兄一弄就是十好几首,乃用心为之,诗歌语言平实自然,却营造出了淡淡浓浓的诗意,另一方面,虽说吟颂植物,却是舌尖上的,双鱼兄妙手烩来,便是清香的食谱,酸甜苦辣咸,堪比满汉全席了。
  • 2015/09/19 15:35:01
  • TA评论了作品《红袖无香》 流云大姐的《红袖无香》是一曲命运的挽歌!我们常常追溯一个问题,是命决定运,还是运决定命呢!小说从一个家族的悲剧开始,那是时代造就的悲剧,到这个家族的悲剧延续中结束,这是家族的悲剧,作者用力地透析了每一个的心理——每一个人都在和时间抗争,而最终我们都将被时间抛弃,这不是命运!作者语言扎实,结构合理,寒冷的基调折射出一颗悲悯之心。
  • 2015/09/18 23:49:13
  • 天涯流云回复> 感谢关注!这篇小说贴出来后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是不是自己的情绪影响了小说的主题?
  • 2015/09/19 17:22:55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