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骚风(骚风)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张旭的诗》 我的牙齿还是很好的,某天,带儿子去补牙,有感而发!哈哈,谢谢红红,受苦了哦
  • 2020/09/09 18:41:23
  • TA回复了作品《张旭的诗》 ——感谢元涛老师的包容,想起白兄的那首孤独的诗: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私下想想,还可以玩味之!哈哈
  • 2020/09/09 18:36:31
  • TA回复了作品《张旭的诗》 对于今年的入决,本不抱希望的,也确实没有有份量的作品,写作这许多年,心绪越发的静,宠辱安之,如止水了
  • 2020/09/09 18:35:29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先和兄的心中,一定也有一个潘金莲,哈哈
  • 2019/09/11 20:06:18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文本要赋予一些功能才成!
  • 2019/09/11 20:04:35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大家感同身受,谢谢精点!
  • 2019/09/11 20:03:56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感谢欧阳老师推荐,小文可以插上翅膀飞……
  • 2019/09/10 22:02:49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看着书生兄的点评,我沉思良久,是无措,是感动,也是揭不开的惆怅啊!视书生兄的点评是对我的鼓励!也是鞭策!
  • 2019/08/15 20:32:33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我们应该提前20年认识的!要是那样,可能又可以演绎一段神话了
  • 2019/08/15 20:27:01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飞泉也是从染缸里出来的,还能这般秀气,真乃出泥芙蓉也!
  • 2019/08/14 20:25:55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红红总是这么宽容,谢谢谢谢
  • 2019/08/14 20:23:04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实诚的人,老天爷会多开一扇窗子给他,谢谢秀才淘书乐
  • 2019/08/14 20:22:17
  • TA回复了作品《入深圳记》 问候大姐,谢谢大姐,人生味道如此!
  • 2019/08/14 20:19:31
  • TA评论了作品《入深圳记》 诗云: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唉!千挑万选千般苦,还是娶了个丑媳妇!真是没办法了,时间不待人啊,丑媳妇终究是要见公婆的,大家将就些个,与邻家相伴多年,又遇到今年的好主题,我思故我在!对于深圳的言说,每个来深建设者,怕都是有一肚子话要讲,即如此,索性就叫《入深圳记》,提纲挈领,言简意赅!谢谢各位捧场,骚风谢过了!
  • 2019/08/14 20:18:06
  • 骚风回复> 红红手下留情才好
  • 2019/08/15 20:23:12
  • 红红的雨回复> 还说“娶了个丑媳妇”!你不怕我微信告诉你夫人吗?
  • 2019/08/14 21:42:50
  • 骚风回复> 此间乐,不思蜀!然
  • 2019/08/14 20:27:46
  • TA回复了作品《马峦山(组诗)》 我与书生同质哈哈,总期待妖精左右。谢谢书生兄精彩点评,这组诗,后三首稍可入目,《马峦山上的湖》《梅花》二首,自我感觉良好!哈哈
  • 2019/08/13 21:50:28
  • TA回复了作品《马峦山(组诗)》 看出来了,昨天亨总一行马峦游:文人雅事,风流气度,哈哈
  • 2019/07/09 13:23:54
  • 刘郎回复> 骚兄
  • 2019/07/05 18:10:30
  • TA回复了作品《​从清河村到深圳》 红红啊,不是凄凉,是人生不能思考,一思考,就受伤,大家都过得不舒坦,无关乎贵贱,其实,每一种人生都是错误!哈哈
  • 2019/06/27 15:58:42
  • 黄元罗回复> 好的,到时候请我喝茶哦。
  • 2018/08/29 18:42:27
  • TA回复了作品《走过福田》 黄老师好慷慨!谢谢谢谢!
  • 2018/08/29 14:04:39
  • TA回复了作品《走过福田》 放学了别走,可以一起聊聊,哈哈。有些诗句,也是不经意中获得,谢谢肯定——不吝赞赏,已是赢家,谢谢打赏!
  • 2018/08/29 14:02:14
  • TA回复了作品《来深圳第一天:学妹,抑或裤腰带》 是的,黄老师,想当初,来深圳,确实很拼的,当时真穷,虽然学妹介绍进厂,还是很担心被炒鱿鱼,那时候不似今日,求职者众,炒鱿鱼是流行语!
  • 2018/08/29 13:58:49
  • TA评论了作品《来深圳第一天:学妹,抑或裤腰带》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这是一个充满刺激气味的命题,酸甜苦辣由此化开,我也揭开了一段羞涩的往事,尽管年老色衰,当年的羞涩再难寻觅,但谁能说羞涩不是最美的自己呢——多年以后或者说多年以前,我再也不是那个不把衣服扎进裤腰带里了的青年,并且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每天西装革履,领带飘飘,时到如今,却也只能追忆了,服饰却也随意起来,一年到头穿皮鞋的时间怕不会超过一周,佩领带可以没有一次,但衬衣一定是扎进腰带的
  • 2018/08/22 15:48:42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时光或者寂寞的十四行诗》 感觉自己来邻家真的少了,当然发的文章也少而又少,前段时间发了一首长诗居然还没有通过,说是敏感之类云云——偶尔想到邻家曾经的烟火,也只能是追忆了。大家都忙,为工作忙,为钱忙,为孩子忙,为家庭忙,为车忙,为房子忙,为情人忙……我们处在一个物资与享乐主义的时代,处在一个没心没肺的时候,处在一个迷失自己迷失三观的时代,大概已没有多少人还愿意反观内心,因为那是寂寞的——我也一样,迷失了自我,在寂寞中穿行!
  • 2018/08/22 15:32:41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