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去先生(水去先生)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独享单车》 昨天,在新沙路骑共享单车。被刮了号码的,锁堵的,轮胎扎的,脚链坏的,直到第五辆,才开出一辆真正能骑的车子。一路骑到香蜜湖,一路看见缺胳膊断腿的黄车子,明显涂了号码的,足有十几辆。小小单车,大试人心,能将一桩天大好事转化成般般恶状的,居然也能在本以为首善之地的深圳遍地开花。大感震惊,这也是我急迫写下这篇短小说的初衷所在。
  • 2017/04/13 11:50:15
  • TA评论了作品《吃酒》 我是爱喝酒的,有时为馋酒,时酒不喝酒,便必去酒吧喝两杯。有时则为贪酒,尤其白酒,一旦起头,就有些欲罢不休。只是头脑终持清醒,醉倒之前,必返家门。所以,喝酒还是个人持守,不扰人,不伤身,可。此文前段大赞,乡俗叙述,发人眼目。后段一加议论,即入正三观了,多了,不如删去。
  • 2015/08/19 13:10:04
  • 白木回复>
  • 2015/08/19 17:02:51
  • 格阑回复> 谢谢水去先生的评价,议论那段,后来看看也觉得有些突兀,从整体性上造成破坏。有时间再好好改一改
  • 2015/08/20 09:05:52
  • TA评论了作品《你的革命你万岁》 开始以为一个旧革命故事,但出了瞎眼总统,就以为是一出荒诞剧。随后出了结扎,就不知所以起来。故事再铺下去,却是个官名对抗情节。一个村子,似是而非的独立王国。但终究如同革命梦,在现实现世的一戳而破。没有黑白的立场,没有好坏的立定,还是人类势利生存的本能揭示。这是作者作文的最高明之处,也是其在邻家最为独立独树一帜的高级所在。
  • 2015/05/07 11:56:41
  • 若尘回复>
  • 2015/05/07 12:59:38
  • 西西回复> 所言极为嘉奖。有时候写作文,我最怕掺入过多自己的感情,害怕影响文章的韵味,所以常用白描。
  • 2015/05/07 13:59:06
  • TA评论了作品《巴辣辣又当回光棍了》 写小说,给文中人物起名字,是个学问。乍看之下,一名起的或实在或文艺,矫情与否,往往决定我的阅读欲望。有时太过脱离正常的,直接忽略而过。西西兄几篇文章,大部分主人公用第一人称“我”。其余有“明”“强子”“马弟”“毛头小子”“杨二”“王红军”等等,《小小公务员》中,主角也叫“强子”。与其文章如出一辙,文字极具片段性,而起名极具符号性。如同一出小戏,最简单简洁不着痕迹的命名,最是贴近人物本身。巴辣辣。
  • 2015/05/06 10:55:37
  • TA评论了作品《弄一场火又何妨》 从上一篇开始,作者的文字叙事角度,从孩子转而成人了。小小官员,管人的,七品芝麻之下下几品的。同样精彩,却是更刺痛人心啊,甚至不可避免的残酷。或者,我心里还是愿意柔软些。同样生活的艰辛,之前的儿童视线下,终究天真许多,也安抚许多。
  • 2015/05/04 23:10:58
  • TA评论了作品《小小公务员》 前半程用了范进中举的模式,后半程则是官场现形了。其实人类的基本,古今大同小异。排除道德的硬竖强立,则是动物本能的趋利避害的行为潜法则。当官之利,位置之害,得之失之,个人自知冷暖。谁又容易呢,活着。活着本身就是好事一桩,人毕竟能世上走一遭,已是万幸。
  • 2015/05/04 23:07:40
  • TA评论了作品《爸爸去哪儿》 精细的小故事,白描至极,兄之小说能力,是我在邻家中看最好的,最好看。中国味又现代气,我不如。我么,也是攀爬过度,各类手法太过娴熟,反而内失天然。所以,我只闲写古典去,那种楼上书生精致化了的。
  • 2015/05/01 15:38:15
  • 西西回复> 谢谢。兄对我的鼓励至关重要,定能再接再厉写点东西,一来自娱自乐,二来让你我这样臭味相投的人玩味一下。
  • 2015/05/01 15:55:17
  • TA评论了作品《你是你爸爸的种》 好文章,没有假大空,就是生活,就是日子。爸和妈凑一堆了,生下儿子的日子。然后公和母凑合着养活儿子的日子。真的很艰苦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的日子。以为过不了的日子,结果还要过下去的日子。这里的儿子很天真,所以映衬出父母也天真,我旁观着也觉天真,日子无非就该多些天真。
  • 2015/04/28 23:15:51
  • 若尘回复>
  • 2015/04/28 23:41:58
  • 西西回复> 谢谢。对写文者来说,最大的鼓励就是有人认同。
  • 2015/04/29 08:46:23
  • TA评论了作品《送猪》 送猪之后是杀猪。专业杀猪的,一柄尖刀斜脖而入心,猪死痛快,不哼断气。生手杀猪,五花大绑猪于板凳,刀起迟疑,刀落犹豫,一刀下去猪叫凄厉,几十嚎声不绝。更有甚者,忍痛脱逃,鲜血淋漓奔命于途,见者纷纷胆寒。有杀之一半,将死不得快死,半身相伏,自浸血泊,昂头恸哭,猪亦生也,不忍。
  • 2015/04/21 12:31:55
  • 只因不才回复> ,对,水去先生形容杀猪甚为贴切 !
  • 2015/04/22 18:48:20
  • TA评论了作品《菡萏的愤怒》 “叶女,晨出,门遗熟半鲈鱼,垃圾当弃。后一日,出门更踏一鲫,血糊恶嫌。由此再三,定谁恶作也。次日早,守于户,望于门眼。出一猫,叼鱼于门,乃上月所救,恩报也。”此,出聊斋味也。
  • 2015/04/21 12:22:09
  • 白木回复> 没什么好招待,给先生上茶
  • 2015/04/21 12:42:43
  • TA评论了作品《扑克牌》 这路,乡镇所称“卖拳头的”,躺钉板,开石,打拳,定场圈场,最后就是送药。是送药,不说卖药。然后说饭没吃,朋友帮忙与否?真帮忙假帮忙,一番说嘴,然后一圈钱就收下了,然后一哄而散。千年江湖门道,立地抠饼,靠着唾沫,就把他人口袋中钱忽悠而出,艺术啊。每回看,我都津津有味,看他们如何随时代而技艺进化。
  • 2015/01/18 23:35:33
  • 潮湿的梦回复> 感谢水去先生老师的精彩点评,你的说的实在,千年江湖话,胜过生活史,哈哈!
  • 2015/01/19 08:41:33
  • TA评论了作品《买鱼》 干一营生,日长时久会上相,上面相。去年在宜兴丁山,没事转菜场玩,也是几个妇人杀鱼剪黄鳝,手段何其娴熟也。不过多年的血腥,也令女子满脸横肉,凶相。所谓移其气也,刀剪之下性命多累,以他生维己生。当然,谋生方式耳,不是谁都能坦然出世当神仙。通俗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 2015/01/10 22:05:09
  • TA评论了作品《在清晨追赶一只老鼠》 好老鼠啊,好厉害的老鼠。包括小偷骗子,还有各色各样手段谋生的生物,有时厌恶之余,还是有其可观的技术含量的,是进化的一部分。所以,对付我最为腻心的老鼠,我对付的唯一手段,就是抱一只猫来,技术之一物降一物也。嗯,短平快的爽文也。
  • 2015/01/05 00:30:32
  • 若尘回复> 现在的猫鼠可是一家亲了哦
  • 2015/01/05 00:41:44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每日看见楼下老鼠成群结队像鸭子落水似的,就写了这篇文字。麻雀之微不足道,正如某些人生之微不足道。问好水去先生
  • 2015/01/05 13:24:06
  • TA评论了作品《童年看过的电视剧》 《再向虎山行》,是一年暑假,隔了一个太湖的湖州台播放,每天,转动天线找信号,是我的最为烦恼。《射雕英雄传》,来来回回总没看全,学校,或者父亲工厂的无锡城里。《黑名单上的人》,家里还没有电视机, 邻居家看得陆陆续续。《血疑》,是在寄宿学校的会议室里,老师,学生,周末的夜晚,一团子挤一室。来了个保守的老校长,直接轰场,从此就丢了幸子。
  • 2015/01/01 15:02:14
  • 书剑飘零回复> 哈哈!我以为只有我们70后才看到这些经典电视剧呢?没想到作为80后的水去君也看到这些。你看的可能不是首播吧?你的评论加精了,算是新年好运的兆头吧!
  • 2015/01/01 20:43:59
  • 若尘回复> 好想再看一遍以前的老电视剧啊 可很多在网上都搜索不到了
  • 2015/01/01 21:05:54
  • TA评论了作品《鼠》 关于农村“寻死”一节,极对。上吊投河吃农药,我们街镇也是定时发生,也定规多为女人。上吊往往吊杀,投河往往投死,只有农药,或者还有一救。那时的农药是“666”吧,好像叫做“乐果”,也算极乐之果。我那幼儿园老师,其丈夫是偷情种子,一回不巧回家撞了活剧,姘头的女主没想寻死,老师自行喝药了。幸得救活,一月后无锡坐船回家,我母亲去帮接,说一句:“如果你真个死着,现在坟上草都长了。”嗯,还是每年都死人,女人。
  • 2014/12/28 12:51:25
  • TA评论了作品《​“全民写作宣言”众筹金句》 日子就那么过啦,文字就这么写啦。有人日子过猛烈了,有人文字写猛烈了。然而,日子过是反的,文字写是反的。日子在文字中寄托,文字在日子里寄托。自家,邻家,在邻家过自家,在自家找邻家。
  • 2014/12/12 20:32:42
  • TA评论了作品《》 其实哪里都一样,总有花心男或花心女,我们苏南说法,叫做轧姘头祖宗。老家镇上也有个类似徐采花的男人,魁梧英俊,好似红灯记李玉和。有年又乱轧姘头,不巧老婆撞见,也喝农药,也没喝死,救活了,后来也好好活。记得母亲曾劝过她一句话:“假使你旧年真个死了,今年坟墩头上的草都很炀了。”由此我改成歌词:“若去年冬天我如愿以偿死去,那今年春天我坟头已得以杂草疯长。”小说到此,我很喜欢,后面车祸一类,反而淡了。
  • 2014/12/11 22:12:36
  • 书剑飘零回复> 哈哈!水去君这么有故事的长评,应该有加精的可能吧!否则,徐哥一生气,后果很严重!哈哈!
  • 2014/12/11 22:33:06
  • 水去先生回复> 把文章分前后两篇,前篇专门轧姘头,后篇专门轧死人,会分别精彩。
  • 2014/12/11 22:46:46
  • TA评论了作品《茶伴一生》 宜兴,就是出紫砂壶的宜兴,还专出一款宜红,宜兴红茶。也是历时年久,苏南一带,及至上海,皆以日常茶饮。早年多不讲究,乡镇人家,早间一把粗茶,加之一把粗茶壶,开水冲之,随喝随添。茶酽,茶淡,茶清,及至寡淡白水,总也一天解渴。最普遍之普通日子,谁知八十年代后,台湾人将宜兴茶壶炒出名了,价位一高再高竟成奢侈。倒是那宜兴红茶,反而被同样台资炒高的普洱之类湮没,依旧默默日常。每每回乡吃得,老味杀肠,赞。
  • 2014/12/11 21:43:55
  • 我喜欢红回复> 小文能让你联想到些记忆,我很荣幸,谢谢!
  • 2014/12/11 23:57:20
  • TA评论了作品《那些年我们羡慕过的班花——再简单的生活也需要恰到好处的实力》 前几年,初中同学找过来,就有了个群。然后三六九等,有钱的,有一定所谓出息的,越到后来,越是这么一小群。偶尔有位同学,做是公交车司机,从前也是小小秀气女孩一个,多少年早出晚归做来,明显老态了。但是性格开朗,每回都参加。她是孩子老公家庭比较和暖那种。而一圈别的女同学,要么离婚的,要么未婚,要么名存实亡的。所谓过得好与坏,天晓得。
  • 2014/12/07 12:31:48
  • TA评论了作品《十日谈:梁木和刺》 想着,还是举个例吧。今日有微博,称“整理古诗词中最深处的绝望,你认为最深处的绝望是什么?”沈杰说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我之首念:“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陈彻说来:“十年山水梦,未全收,相期人在别峰头。”男女老少,不同运命,各自心处脆软。就此。
  • 2014/12/04 20:59:52
  • 廖令鹏回复> 哈哈,妙哉。我的绝望就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 2014/12/05 12:31:02
  • TA评论了作品《关于我的最近》 也是25岁吧,辞了五年的工作,北漂去。一直摇滚,20之前到30,始终理想。然而方法,潜在的规则,加之所谓天才,方得所谓成功。比如汪峰,当年一伙的。然而世界也大致公平,你努力,你坚持,十年上,总有成功,或者成绩。只是困惑时人年轻,而一旦轻易能得,大致也不再青春,还是相对公平,无从抱怨。很感性的文章,意识流。唯一不同,冯唐的话,不看也罢。
  • 2014/12/03 18:03:07
  • 张夏回复> 在所有的事物里,年轻最宝贵。青春万岁!虽然昨日像那东流水,离俺远去不可寻。但读到沈杰这篇文章,不由得让我感慨万千。
  • 2014/12/03 19:10:15
  • 寒月孤星回复> 恩,冯唐也只是随便翻翻,看看他写的小品文。
  • 2014/12/04 13:52:07
  • TA评论了作品《打工婆》 性格决定命运吧,一辈子揾一份工做的多多是。如果说好听,就是老实忠诚。难听话说,就是死性,笨啊什么的。有时一位呆久了,自然上位。有时习惯人挪活的,反而一事无成。而一位呆久到老还纹丝不动,那只能是苦劳命了,也好,心平气和,虽辛苦,却也把家给供养了,勤劳。小胖妹不见了水桶腰加码了,这句极简极好,道尽人生。
  • 2014/12/03 12:29:02
  • TA评论了作品《红薯》 红薯,有叫地瓜的,有叫番薯的,我家苏南,就叫山芋。山芋好吃,当然还数红心的,南方还有紫心的,所以又有叫紫薯。然后,山芋好吃又甜又脆,必须是山上种的,比较旱,凝糖份。所以,红薯不论大小轻重无论颜色深浅,都有很多乳名,各种味道。跟文章诗歌一样,必须有很多味道,君是一种别味道,千万别同了大道。
  • 2014/12/03 12:15:28
  • 书剑飘零回复> 我没想到红薯会有这么多乳名,哈哈!水去君的点评又给我加了1000块“王氏邻币!”也许是没办法附带着加给我吧!反正领受了。
  • 2014/12/03 22:31:56
  • 水去先生回复> 知道什么叫执着了吧,我终于给你我挣了回邻家币
  • 2014/12/03 22:44:32
  • 书剑飘零回复> 继续努力吧,攒够了邻币,把邻家买下来,变成“我的邻家我作主”,我给你当管家。哈哈!
  • 2014/12/03 22:50:28
  • TA评论了作品《不敢回家》 不敢回家,其实有两个方法:要么出家,要么出局。出家,舍妻子弃孩子,肯定不成。出局,就离开自己工作的死局,上不上下不下,人不如挪活。当然还有一则,局中太久,无所自己,高不成低不就,都没嘴来说悔之晚矣。那么,到头来,不敢回家最后还是只得回家。
  • 2014/11/25 17:17:20
  • 天涯流云回复> 水去先生的评价总是别具一格,爽!
  • 2014/11/26 09:24:00
  • 随心所愿回复> 感谢水去先生和天涯流云一语中的的评论,确实是这样。
  • 2014/11/26 12:28:56
  • TA评论了作品《北京男及其他》 其实,我想说的,作文章,还是少设定人物高下道德好坏为好。人之遭遇,无非家庭社会个人经历。由己,往往身不由己。而不由己,实则人之中途得失,还是个人造化。所以,写其故事,存其人生,归之终极,不过人性。不脸谱,不真理,意思说在话的背后,才有意思。
  • 2014/11/21 13:06:07
  • 骚风回复> 水去先生兄说的对极,说道德肯定没有好文字,人性才是我们要探讨的要害,小诗试图对生活中的某些状态进行一些讽谕,只是也许没有达到效果,继续努力哟
  • 2014/11/22 00:01:32
  • TA评论了作品《刮屎篾块(组诗)》 好个刮屎蔑块。按照我老家话的话,或者就应该叫刮屎蔑爿。写来臭烘烘,真个逼真啊。同样茅厕粪坑写的好的,就数清末张南庄的《何典》了,生夺其臭,活拔其秽。食而化粪,粪而化肥,肥而化食。活臭者,生香也。不矫饰生活,亦我愿也。
  • 2014/11/11 23:30:23
  • TA评论了作品《就是他》 节至,官例扶贫,乃下里,择穷帮困,饱食暖衣。民之殷殷,官之切切,自有堆锦砌绣帮闲,献谀和谐。官逼真,更入巷,仄处一架,上置殖盒,徒出手爪,以擒官衣。鬼唳:死无葬身,安得一穴,经济适用墓也。
  • 2014/11/09 12:45:39
  • 廖东平回复> 水去先生,厉害。这才是真正精炼!赞!
  • 2014/11/09 13:01:06
  • 水去先生回复> 兄文章好玩,叫我难忍手痒,试释之,还请勿怪。
  • 2014/11/09 13:10:46
  • TA评论了作品《烟民小记》 同为祖父,想起来我祖父,也抽烟,哪怕六十岁上动手术割了个腰子(肾),捡回一条性命,后来也还复抽。祖父抽烟,有几种。一种如上文所说的“黄金棍子”,是黄烟,烟丝一包包纸包的,总是祖母出街买来。一种是水烟,祖父有一上好的白铜水烟壶,现在归我收藏。再有香烟,祖父老抽劳动牌子,后来就好烟多了。最好是正宗古巴雪茄,是机场工作的邻家侄子,回家探亲孝敬的,一根烟祖父抽两天。嗯,童年养出爱好,我边抽雪茄,边写此评。
  • 2014/11/07 13:50:04
  • 段作文回复> 乡下人视烟为衣禄,它其实就是一麻醉品。先生尚能抽雪茄,说明身体上佳,祝您开心顺心.
  • 2014/11/07 18:06:28
  • TA评论了作品《小说华强北》 “呙中校、金心异、老亨等因特虎“三剑客””,呙中校金心异,皆为旧识。反而老亨,去年新熟。不过世界总小,近朱近墨,到底一锅里会。如今,中校窝去,心异正经。老亨自在,哼哼儿黄梅调,享享乐文学奖,做个不居朝不逐野的清爽书生。插香横琴乐捧书,呼朋唤友喜弄文,不亦快哉。
  • 2014/11/07 13:24:38
  • 因特虎老亨回复> 这次华强北商会成立10周年,我参与了特刊策划,金心异也会撰稿参与,只有中校,“无有音讯回乡”,特意提点一二。甚是令人着恼。
  • 2014/11/09 00:08:05
  • 水去先生回复> 唏嘘,各人各为也。
  • 2014/11/09 00:28:53
  • TA评论了作品《幸福的诱惑》 我看见一个中国人,穿着西装,不是那种农民工西装,也不是老毛子西装,也不是现在的休闲款西装。就是福尔摩斯年代的西装,老式的毛料的,但皱皱巴巴的,摩登时代卓别林的西装。对了,傲慢与偏见的电影人物西装,梦工厂。
  • 2014/10/25 17:17:11
  • 阿北回复>
  • 2014/10/26 10:38:50
  • TA评论了作品《最不好看的诗歌(3首)》 好看又中听的,不过佛跳墙。好吃不中听的,无非东北乱炖。都是一锅大杂烩,有人为炫技,有人为技痒,游戏。炫技是为故弄,不过两脚书橱,连书蠹也难算上。技痒了游戏作为,就一好玩,纯一初心。自得一乐,我亦一乐,可以。其他,玄虚高深,说笑。
  • 2014/10/25 17:09:06
  • TA评论了作品《《雪堰桥》之开篇》 标准锡常苏南话,用了两首当地山歌。很多俗典,也不少雅典。还有一些不以方言读出,很难了然的文字。“仍旧要背出客”,此处意为“仍旧要穿着出门见人”。我这文章,普通话读为难。大凡苏南或者浙江人,用方言顺理,立马活息。得机会读给你听。
  • 2014/10/21 10:39:42
  • 陈彻回复> 嗯,你写在这里我可以看懂,但真说出来,说快了,我绝对是一字不懂。我现在苏南话水平仅限于听听评弹:)
  • 2014/10/21 10:51:08
  • 水去先生回复> 这文我写了三稿,每稿都几乎颠覆行文方式,就为既保留用意,又尽量让读者多看懂一些。所以最后这稿,就用了小断句,一小截一小截,最多七八字,方便阅读理解。这方法,其实还是借用了文言文法。
  • 2014/10/21 10:57:02
  • TA评论了作品《女人与酒——闲记“媛创文学”沙龙活动》 笑笑书生所言极是,我猜,当为老亨。此篇,必得文华与世故兼备者。文心,当时累而琢。世心,应历经方豁。种种腾挪,般般经营,只为莽局之中另辟雅境。且酒,且吟,且素心。
  • 2014/10/18 10:19:23
  • 春风妙语回复> 水去,道长姐猜了是后生。老亨是大师,应是大师的后生写的啊,你的方向感有问题。网上有很多大师的文章,这文章的“口感”不像大师的文章。哎。那天大师的后生没几个,喝得多的没几个,你想得到吧。
  • 2014/10/20 10:57:23
  • TA评论了作品《这不可能》 花好月圆的故事,必须走两个极端。一种,唯美至死,类琼瑶小说。一种,狗血至死,比如之前许多的美女小说。姐弟恋的内容,其实更适合狗血至死,这小说却明显琼瑶了。琼瑶的话,又少细节,那种必备的激烈台词与场景冲击。其实这文章,单抽其中的一对详细写会更好,比如小小和大明,会更有线条,写得险奇些,必得文眼。
  • 2014/10/17 09:42:05
  • TA评论了作品《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几个人,几条线,抽出来,编起来,又交织,又各色。写得很淡,不刻意突兀,一如最为普通的人生,不过死水微澜。很有旧电影的情怀,甚至单纯。那文艺气也是旧式的,让我想起中学时代恋过的女生。可以了,有此舒服就可以了。
  • 2014/10/15 11:01:44
  • 卓徊回复> 谢谢。
  • 2014/10/16 11:57:20
  • TA评论了作品《故乡的人》 老家说法,有:三风光,两不见。三者:出生风光,结婚风光,死后风光。出生办酒,结婚办酒,死了也办酒。其中只有结婚自己知觉,真风光。而出生风光,自己懵懂。死后风光,更是地下无知。所以两不见。果技员 、杀猪匠、赌徒 、偷牛贼 、打石匠 、牛脚杆 ,多为乡间最平凡之人。其实城市之中也形形色色,多有庸俗人,人类社会本如此。就这样,生了,繁衍了,然后死了,一代代。
  • 2014/10/14 13:49:58
  • 潮湿的梦回复> 感谢支持,问好楼主,感谢精彩点评!
  • 2014/10/14 14:16:59
  • TA评论了作品《幸存者》 很狗血的故事,却是很真实,能够现实得血色发乌。记得早些年看美国人孔飞力写的《叫魂》,那时清代的事。也是民间的琐碎,多嘴多舌的传言,最后扫荡社会,震动朝廷,死活无数。归到底人心叵测,笑无气有,最后自逼绝路。所以,做人还是要善,与人为善。隆炎兄这作品,大成功。
  • 2014/10/14 13:43:10
  • 隆焱回复> 感谢先生不一样的解读。下次再见时,一定多敬几杯!
  • 2014/10/14 14:40:43
  • TA评论了作品《我给老外当“外教”》 以自身述事,必定最真切。想起了我的澳大利亚朋友,阿坡。一个澳大利亚人,来到亚洲,先在韩国呆了三年,然后到中国,在深圳,一晃,我们认识七八年了。也做外教,给中国孩子做家教,当然也教韩国孩子,英语。阿坡结结巴巴说汉语,几乎能听懂我说话。阿坡磕磕绊绊在中国过日子,娶了个中国媳妇,过得比中国人还要中国,且滋润着呢。
  • 2014/10/13 21:59:30
  • TA评论了作品《重逢双面》 凹面的一段为心之幻影,恰幻景。现实的凸面是为残忍,主人如鱼得水。其实两段都是真实的人生凹凸,人类谋生过活,刺激其中。此文章好处立见,弊端也直出,一锅子烩出太多货色,女友小偷打架小三,随取一人一事着重文章之,反能专一出彩。我最喜欢的,还是小偷与打架两段。以虚幻的爱情来作凹凸立意,痕迹过重,见小了。
  • 2014/10/11 14:07:15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迟复。先生一针见血真知灼见,慧眼独具。多谢!此小说描述两种生活状态下重逢的不同结局,暗示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危险性:前者的困顿自不必多言,后者也并非乐观:对于一个玩情弄爱之人,重逢又有多少真情呢?
  • 2014/10/14 11:06:55
  • TA评论了作品《小的我与大的国学》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这是我邻家首页的头像自题。于古汉语,我等不过废途自攀,竭力风景。好在人气蜂聚,一而再三,早晚总也成群。成群而成器,自勉勉人,接踵无弃,旧楼或也越层。
  • 2014/10/09 10:10:33
  • 白木回复>
  • 2015/05/04 13:09:49
  • TA评论了作品《我在说什么》 就因为最后一段话,让我从头至尾又把文章捋了一遍。就此一点,作者也算得功成。作文也好,作工也好,都能努力用功到专业专能,才是首要,也是基本,其余名衔装饰才是化外之功。未必成功,但要功成,我的总结。
  • 2014/10/08 08:27:49
  • 平方田回复> 说的很精辟。有“功成”的做事态度,即使不成功,心底也不会太焦灼。如此以平常心态处事,岁月绵长,成功慢慢地也会来了吧。
  • 2014/10/08 20:05:23
  • TA评论了作品《“提名季”再话“睦邻文学奖”》 “……“三千年来之一大变局”。变化中人,是有福的,好多人啊,一辈子等不到这样的变化。变化中人,又是不幸的。失去了曾经的熟悉,走不进新近的陌生。内心焦虑,外部的环境、制度又不能及时照应这种焦虑。”“文化是软资源,不是硬通货。在市场化初期,不容易受青睐。……可是文化人自古以来又是最有社会担当的一群。愉悦身心,抚慰社会,传承经验,升华灵魂……。”然也,余话不赘。
  • 2014/10/07 19:49:33
  • TA评论了作品《红线》 “连墨镜也是笑的”,夺其三昧。余下我就不表扬了,一个简单干净的故事,叫人真心暖洋洋。开头的“她们足足吵了二十分钟”,我始错会吵架,及后,方知乃是热闹也。这“吵”字,也妙。
  • 2014/10/07 12:39:44
  • TA评论了作品《碎片》 疯狂,怒吼,冰冷,愤怒,伤感,这类的时代语言少用些就好了,或者就试着绝迹这些形容词。内容截取到位,四段摆布鼎立,就是表达狠了,能将巨大情绪情感埋藏在淡笔之下,立现高绝。
  • 2014/10/06 16:38:22
  • 天涯流云回复> 很有道理,谢谢!看来和心态有关系。
  • 2014/10/06 17:19:26
  • TA评论了作品《活着是死亡的羞辱》 海子的父母太苦了,几近文盲,却是年年时时要面对接待一批批的朝敬者,面对镜头,磕磕碰碰朗诵他们不能达意的海子诗歌。虚拟的面朝大海,阴彻的春暖花开,残忍啊。“若去年冬天我如愿以偿死去,那今年春天我坟头已得以杂草疯长”,这是我最年轻时的摇滚歌词,至今想来,真如此,挥霍啊。
  • 2014/10/05 22:14:35
  • 文渊阁主回复> 其实我有时候也弄不懂我的这些族人,他们也同样弄不懂我,中国人就这么隔膜的活着。
  • 2014/10/08 19:57:03
  • TA评论了作品《一无所有》 简单,干脆,不矫情,内容即清楚。身边很有些这样的人物,早些年土逼,老实呵呵地苦逼,终于牛逼了,开始洋逼,装逼。当然喽,性格决定命运,自己的过好过坏,最初还是自己选的。而最后能怎样,其实钥匙还是在自己手里。
  • 2014/10/03 19:55:06
  • 天涯流云回复> 先生的评论让我想到中央电视台一个栏目的名字:实话实说。很喜欢这样爽快磊落的朋友,谢谢关注!
  • 2014/10/03 20:06:10
  • TA评论了作品《哺乳期》 还是看得“苦”,目视不忍,毕竟到一定年纪,希望周边更多“新闻联播”的大好。其实作文者到得一定功力,必然藏技于内,化功无形,此所以诱我评论,作文兄非凡作文。此文苦俗,立意掩映,皆上乘。只是直观苦长,不妨短平快。不过随后见文后评语,兄自觉他试,因为少见作文先前之文,遂不敢多妄论。就此,惺惺。
  • 2014/10/01 22:58:38
  • 段作文回复> 谢谢先生点评。
  • 2014/10/02 07:41:11
  • TA评论了作品《还乡记》 "他突然从屁股下面抽出一张旧报纸,说,加油站送的,上面还真有个征文启事。"生活流,流水而关节,轻重简繁,风景顿挫其间,不易。也许我悠哉惯了,有些受不了其中的小心酸。哎,人生即如此,且过。再有,真要发表,最后的诗还是去了吧,单纯最好。此文虽长,恰纯。
  • 2014/10/01 22:16:57
  • 段作文回复> 谢谢水去老师。那首诗确实有点画蛇添足。节日快乐。
  • 2014/10/02 07:06:27
  • TA评论了作品《文学的“无用之用”》 自己父母,或者看人家父母,父母的父母,尤其城市居者。老来了,含饴弄孙之外,大体无所事事。孩子大来了,须得远投谋生,老者更为独居,无尽黄昏无尽索然。所以,一人能力上,还是从来培养些兴趣才好,或者广场舞,或者麻将也是安慰。当然最上者还是从雅,习习书法练练画,毕竟利于老筋老骨。再者,就是文学吧,人生过往或者最为无利之用,但是一旦再无功利之欲,那最为无用的,恰为人之老境最能傍身,最为可用之慰藉。
  • 2014/09/26 11:21:56
  • TA评论了作品《关于钥匙》 从佛洛依德心理学角度讲,小孩子模仿大人,羡慕成人的作为,一把钥匙,恰是窍门把柄。从文学角度讲,一把钥匙,见证少年生态,亦为管中窥豹,煞呈斑斓。可惜的是,最后尾巴之光明,作文式的凸显思想中心。当然,这也是许多刊物必须的行文标准,不总结出点火花来,就不得刊登。就这样吧,隆炎兄。
  • 2014/09/25 15:45:59
  • 隆焱回复> 先生指出的“可惜”,我想大多写字的人都可能经历过。无奈啊!谢谢先生的点评。
  • 2014/09/25 19:05:45
  • 水去先生回复> 嘿嘿,理解万岁
  • 2014/09/25 19:4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