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去先生(水去先生)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七十年》 嘿嘿,感谢。范明老师此评此品,真正帮此文点了睛。我写作根本立意,也正着眼于国之民之大趋势,以小说一裹也。再次感谢,作揖。
  • 2017/08/18 17:23:24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七十年》 感谢费老师,此文,我另一立意,即是深圳精神,永远逐利,永远追新,永远生存之处即故乡。另一立意,即是预言,深圳之未来预言,国之未来预言,乃至世界之未来预言,诸君且活且旁观,是非一一对应否。所谓大局观,知古知今知未来。
  • 2017/08/15 16:02:36
  • TA评论了作品《寅次郎的深圳食堂》 此文,我止以日本数十年社会变迁,解构中国社会乃至深圳几十年城市化之现状也。人性之转移,天下共一,基础原理不改。皆为蝼蚁,皆以众生,无厚无薄,亏损自有补足,此从来本质之人生也。
  • 2017/06/25 00:39:04
  • TA评论了作品《乱拳》 嗯,止戈。
  • 2017/05/11 23:06:59
  • TA评论了作品《乱拳》 旧时,斗狠者,功夫不与教。真功夫,身心俱修,保全自守,要害也。技击但存杀念,胜负得失,则如入斗场,不败亦败。旧武者,套路健身,一二杀招,出必巨伤,故非不能斗,实不能轻斗也。擂台比武,看似汹汹,再自由搏击,亦规矩所累,拘束。真搏命,只在寻常,火石须臾,残,毙。
  • 2017/05/11 23:06:17
  • TA评论了作品《独享单车》 昨天,在新沙路骑共享单车。被刮了号码的,锁堵的,轮胎扎的,脚链坏的,直到第五辆,才开出一辆真正能骑的车子。一路骑到香蜜湖,一路看见缺胳膊断腿的黄车子,明显涂了号码的,足有十几辆。小小单车,大试人心,能将一桩天大好事转化成般般恶状的,居然也能在本以为首善之地的深圳遍地开花。大感震惊,这也是我急迫写下这篇短小说的初衷所在。
  • 2017/04/13 11:50:15
  • TA评论了作品《独享单车》 共享单车是大发明,如同淘宝,是改变国人生活方式的极大创新。感谢,作揖。
  • 2017/04/13 11:38:41
  • TA评论了作品《独享单车》 哦,滴滴打车同例。感谢评论。
  • 2017/04/13 11:36:17
  • TA评论了作品《午休》 嗯,好玩好玩
  • 2017/03/16 16:22:57
  • TA评论了作品《午休》 是吧,常规
  • 2017/03/15 23:59:03
  • TA评论了作品《规矩》 快三月了,要多学雷锋。还有,随时随手做些好事,愉悦身心。当然,要合规矩。感谢点评。
  • 2017/02/14 15:59:15
  • TA评论了作品《两瓶酱乳瓜》 感谢点评,感谢精华,人生草莽,惟余素心,一点素行也。
  • 2017/02/11 17:07:56
  • TA评论了作品《哭声震天》 古人云:文王阴行善。做好事不事宣扬,只为功德到处,弱者受益。今慈善者,多目的先行,或明者之名,或暗者之利,皆少平常心也。实事慰实心,少沽名钓誉,多救人急难,真善。
  • 2017/02/11 17:03:35
  • 一个愿望回复>@TA 说的太对了,谢谢!
  • 2017/02/11 18:57:14
  • TA评论了作品《两瓶酱乳瓜》 此摽有梅,恰为文中规矩女之展篇,人生将误,人生终误,或者人生从来无误。各得其所吧,不过几十。感谢高手打赏,作揖。
  • 2017/02/02 22:57:38
  • TA评论了作品《两瓶酱乳瓜》 人生或果,人生无果,皆果也。只是,徒遭春夏秋冬,竟无发长之气色,终觉可惜。感谢寒塘听雨之点评,合意。
  • 2017/02/02 22:53:05
  • TA评论了作品《少年游》 坚持发些词,只为给大家添些触目,休淡忘了中文的根本。有人回应,一评,感激。
  • 2016/10/10 22:42:24
  • TA评论了作品《喝火令——丙申年中秋》 廿念堂,我之书斋堂号。云泥社,我之友团聚社。绘画作文白日造梦,我之长业也。咸淡先鲜,中秋之饼月。
  • 2016/09/15 13:42:40
  • TA评论了作品《​吾友格桑》 去年文字,今年得评,感谢,作揖
  • 2016/09/15 12:20:33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草人》 嗯,石缝亦长人。感谢。
  • 2016/09/03 22:27:42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草人》 哦,感谢,居然评了四条,作揖。
  • 2016/09/01 22:36:09
  • TA评论了作品《界》 爹没教好儿子,传统家风,长兄为父,老大恪守规矩,老二必得言听。就像我家,我再风头十足,家里首先敬着哥哥。所以,这里兄长是严守了墙界,但兄弟之情也生分了,反而丢了亲情之界。为人为家之道,不是死规,都是活理。
  • 2016/01/08 00:57:08
  • 老痴回复>@TA 先生人格令人钦佩。早安!
  • 2016/01/08 08:05:17
  • TA评论了作品《孩子》 紫色旗袍,这样的穿着太文艺,设计不现实。不如换个裙子什么,日常不突兀,才是合理。
  • 2016/01/08 00:47:28
  • 王秀平回复>@TA 是的,大树下的青瓦屋刚好配上碎花裙
  • 2016/01/08 23:11:36
  • 王秀平回复>@TA 不过也可理解为紫色旗袍,气质高雅的母亲与青瓦屋里的父亲格格不入,所以寻找她自己的幸福去了。
  • 2016/01/08 23:16:35
  • TA评论了作品《​流血》 短小精悍啊,除了立意寻常了,又是鞭挞人性之弱。其实做好事,也有其为难性。说人容易,自己做起难。做小好事容易,遇到生死之事就难定夺。一个电话一打,就坐实你在这事中的义务,转而可能追加的责任。为难啊,无信的时代。
  • 2016/01/08 00:43:07
  • 廿七(赵艳宅)回复>@TA 是时代,还是人心呢?很值得思考的问题,我把这篇小文裸露在人面前,正是引发这样的思考,问题无小大,关乎人心,即为人生!谢谢先生点评!
  • 2016/01/08 08:33:58
  • TA评论了作品《狼来了》 谢谢张红静林健吴春丽老痴兄的评论,统一回复下。我之小说,首先好玩,其次记录。人事之偶然,人性之必然,一点窥之一斑,仅此而已。不唱赞虚无之田园,不贬损轰闹之城市。人口之流动,经济之驱动,社会之发展不可逆也,淡看之。唏嘘,不过点到为止。
  • 2016/01/08 00:29:22
  • 白木回复>@TA 不唱赞虚无之田园,不贬损轰闹之城市。(
  • 2016/01/08 08:26:41
  • TA评论了作品《大闸蟹》 我是最爱吃蟹的,河蟹,必须淡水蟹,好蟹,自然肥美,啜嘴,眉毛鲜脱。当然是江南人吃蟹多,我从小吃。大闸蟹是上海人说法,乡人只称毛蟹,不论大小,应季而食,无非蒸煮。当年大贱尝鲜之物,不意奢侈如今。人人得食,稀之。
  • 2015/11/17 00:02:34
  • 潮湿的梦回复>@TA 感谢水去先生光临支持,问好!
  • 2015/11/17 08:20:52
  • 白木回复>@TA
  • 2015/11/19 16:28:56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词三首》 总算又见评论,想想我这等好词,无人识,叹气所以在此好好感谢东家君大驾。
  • 2015/11/16 23:45:43
  • 憨憨老叟回复>@TA 点赞后,也点上一票啊。谢谢!
  • 2015/11/02 11:47:26
  • 憨憨老叟回复>@TA http://www.linjia114.com/520/default.aspx点开这个网址后寻找作品投票。
  • 2015/11/05 14:51:40
  • TA评论了作品《骗子》 似曾相识,似是而非,人的面目,我的面目,往往就处于这样的试探和打量中,我信人的,不信人的,别人也会同样反馈。嗯,就这样。
  • 2015/10/14 00:55:10
  • 老痴回复>@TA “人的面目,我的面目”,先生所言极是。
  • 2015/10/14 07:51:47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