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逸(此处无花)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一个爱跑菜市场的老头不再买菜》 城市里最光丽的地方挤满了年轻人,同时最日常地方挤满了老人。 公交车,菜市场,免费的公园,还有比KTV、酒吧、夜店花费更高的养生店。老人总是容易上当,不是因为他们心智低了,是因为孤独、无聊、对于自己的身体的软弱的无能为力。菜市场里贩卖的是生活必需品,老人找到不是安静,而是一种安抚。 一场意外搅得老人最后一块领地也失去了,他只能站在那里,又一次的无处可去。
  • 2017/05/16 12:03:49
  • TA评论了作品《冰山一角》 爱情和牙疼都很要命,婚姻似乎抹杀了爱情的纯粹,其实是一种假象。爱情本来也不可能长久的纯粹下去,总会渐渐渗透进些别的什么东西。于是婚姻成了蛀虫,成了杂质,成了盾牌,男男女女躲在婚姻的身后假装自己是一个无辜的人。
  • 2015/11/17 11:21:34
  • 夏花回复>
  • 2015/11/17 12:57:03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50):楼道口》 有人总是会犯傻,宁可去做一些很费力的事好满足自己的某种欲望,可却忘记了本来可以很简单的,存在更有效列更直接的方法。对失败的恐惧,也许是一个根源,又惑许是本来就乐在其中,对于爱情的理解出现了偏差。每天与女孩的偶遇变成了爱情,可真正爱情反而悄悄地离开了。摩托车是追不上爱情的,就算追上了,又如何,对爱情有正确的认识,远比用什么方式得到爱情要重要的多。
  • 2015/11/08 14:59:43
  • 石渔回复> 非常感谢孙逸老师点评鼓励!
  • 2015/11/09 15:07:09
  • TA评论了作品《草地上来了一只鸟》 人类在很久以前是会飞的,后来嫌弃羽毛太麻烦了,不愿再飞了,所以现在偶尔有一些仍然会飞的人变成了异类。这不是鸟人的过错,是人类的集体遗忘使本来正常的事情成为了奇闻异事。什么时候人类重新善待鸟人了,那我们又进一步,毕竟包容对人类来说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 2015/11/08 14:48:38
  • 夏花回复>
  • 2015/11/08 22:27:48
  • TA评论了作品《表演》 好像我们越来越习惯说要尊重什么了,我们要尊重别人,还要尊重别人的生活,尊重想法,尊重异于我们的行为模式,从而不去臆断他人。这似乎是一个重大的进步。可尊重流于表面时就像一个好听的谎言,把自己也骗过了。我们不延袭传统的教育,使用我们认为更文明的手段。可不使用暴力距离尊重一个人,哪怕一个幼小的孩子,依然是不够的,远远不够。
  • 2015/10/31 10:50:22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35):生娃》 人类对繁衍后代有着一种近乎上动物性的执着,这执着的根源是什么呢?遵从自然规律?种姓的继承?自我价值的的延伸?取得社会的普通认同?亦或是生活无聊的点缀? 也许这都是原因,也许都不是。孩子的存都会是我们之所以存在的一个证明,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 2015/10/31 10:38:02
  • 骚风回复> 社会现实一再提示我们,打仗还是亲兄弟,上阵还是父子兵,老有所养,老有所倚,在中国,指望不了别人,不生不行啊
  • 2015/10/31 10:58:41
  • TA评论了作品《月亮把一切都照亮了》 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一件很简单同时也很困难的事,我们似乎是一个不擅长道歉的民族,真实的歉意总在我们的行动上而不是言语。也许正是歉意过于真实让我们羞于承认,一旦化成语言好像就成言之凿凿的事实,成为某种过失。于是有了蚂蚁、断墙,最后终于还是用对不住结束了心灵上的折磨,这种改变似乎比行为本身更值得思索。
  • 2015/10/31 10:05:40
  • 夏花回复>
  • 2015/11/02 22:39:09
  • TA评论了作品《午夜红尘》 笔调和人物的契合能够引导读者对人物的生活处境的思考,对边缘人群的关注程度是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的侧面考量,不用对或错去批判某一人群,愿意了解并理解这些人,我们会更好,我们的环境也会更好。
  • 2015/10/23 16:25:40
  • 电击回复> 是的,社会是包容的。只怪我笔力不够。谢弟弟。
  • 2015/10/23 20:01:41
  • TA评论了作品《黄油布伞》 当九一扇扇把所有的房门逐个关闭,也关掉了“我”最后的希望。同时也递给“我”一个机会,重来的机会。去认真过自己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希望,而黄油布伞是重新开始生活的纪念。
  • 2015/10/20 16:35:00
  • 雨季来临回复> 点评精准!理解精辟!
  • 2015/10/22 11:11:16
  • 吴春丽回复> 解说精准。让人佩服。
  • 2015/10/20 17:49:03
  • TA评论了作品《花儿老太太》 写的像童话的风格,一个叫花儿的老太太走着走着就倒了,她感受的死亡没有阴深,却是白花花的水,暖暖的阳光,抽芽绽放的花。在这么有趣的现象发生时,旁观者也感受到了快乐,没有人记得或者人们已经忘记了此时最应该去做的事。当一种现象掩盖本质,似乎麻木就变得合理。只有花儿的亲人看到的才是真实的死亡,而在旁观者的心里他人的不幸也不过是一朵微不足道的花。
  • 2015/10/17 19:20:41
  • 鲁三回复> 谢孙兄
  • 2015/10/18 08:41:31
  • TA评论了作品《风月入梦》 细节真不错,有时小说不需要太多的情节,让细节支撑人物是一种聪明的做法,很好很好。这个女人看似迷茫,对生活、婚姻、爱情。但似乎又不是,她明白自己的梦只是梦,她只是需要一个地方安静一会儿,把她的梦说出来,然后回去继续生活。如果你有梦支撑着生活,那怒吼也可以成为一味佐料,也许是另一种趣味也说不定。
  • 2015/10/16 07:21:14
  • 隐词回复> 谢谢解读!
  • 2015/10/16 13:4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