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逸(此处无花)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一个爱跑菜市场的老头不再买菜》 城市里最光丽的地方挤满了年轻人,同时最日常地方挤满了老人。 公交车,菜市场,免费的公园,还有比KTV、酒吧、夜店花费更高的养生店。老人总是容易上当,不是因为他们心智低了,是因为孤独、无聊、对于自己的身体的软弱的无能为力。菜市场里贩卖的是生活必需品,老人找到不是安静,而是一种安抚。 一场意外搅得老人最后一块领地也失去了,他只能站在那里,又一次的无处可去。
  • 2017/05/16 12:03:49
  • 十十回复> 不知道
  • 2015/11/20 13:18:21
  • TA评论了作品《冰山一角》 爱情和牙疼都很要命,婚姻似乎抹杀了爱情的纯粹,其实是一种假象。爱情本来也不可能长久的纯粹下去,总会渐渐渗透进些别的什么东西。于是婚姻成了蛀虫,成了杂质,成了盾牌,男男女女躲在婚姻的身后假装自己是一个无辜的人。
  • 2015/11/17 11:21:34
  • 夏花回复>
  • 2015/11/17 12:57:03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50):楼道口》 有人总是会犯傻,宁可去做一些很费力的事好满足自己的某种欲望,可却忘记了本来可以很简单的,存在更有效列更直接的方法。对失败的恐惧,也许是一个根源,又惑许是本来就乐在其中,对于爱情的理解出现了偏差。每天与女孩的偶遇变成了爱情,可真正爱情反而悄悄地离开了。摩托车是追不上爱情的,就算追上了,又如何,对爱情有正确的认识,远比用什么方式得到爱情要重要的多。
  • 2015/11/08 14:59:43
  • 石渔回复> 非常感谢孙逸老师点评鼓励!
  • 2015/11/09 15:07:09
  • TA评论了作品《鸟窝》 结尾一改有趣了很多
  • 2015/11/08 14:52:09
  • TA评论了作品《草地上来了一只鸟》 人类在很久以前是会飞的,后来嫌弃羽毛太麻烦了,不愿再飞了,所以现在偶尔有一些仍然会飞的人变成了异类。这不是鸟人的过错,是人类的集体遗忘使本来正常的事情成为了奇闻异事。什么时候人类重新善待鸟人了,那我们又进一步,毕竟包容对人类来说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 2015/11/08 14:48:38
  • 夏花回复>
  • 2015/11/08 22:27:48
  • TA评论了作品《空心的男人》 喜新厌旧似乎慢慢被我们接受了,一生只爱一个人也渐渐变成了传说,这到底是我们为自己编织的借口还是人性的本质呢。人是有心的,只是时间长了,不在乎心是否存在,慢慢也就消失了。
  • 2015/11/08 14:43:50
  • 张红静回复> 谢谢孙逸赏评,问好!
  • 2015/11/08 19:44:07
  • TA回复了作品《吃掉自己》 您放心她一定不是看了您的作品才得到的灵感,因为清秋小妹连您是谁都不知道。而且清秋小妹也知道什么是闪小说。
  • 2015/11/07 07:37:53
  • TA评论了作品《母亲》 差点迫出我一汪眼泪,按说我这么冷血的人不至于
  • 2015/11/06 17:04:49
  • 兵斌有你回复> 得到孙兄的打赏,俺喜出望外。谢谢了!还请多多提点哦。问好。
  • 2015/11/06 21:21:55
  • TA评论了作品《满天都是棉花糖》 悲惨的往事,幸福的现在,善待生活远比使用抱怨、愤怒、仇恨距离快乐更近
  • 2015/10/31 10:53:17
  • 张红静回复> 谢谢!
  • 2015/10/31 21:15:20
  • TA评论了作品《表演》 好像我们越来越习惯说要尊重什么了,我们要尊重别人,还要尊重别人的生活,尊重想法,尊重异于我们的行为模式,从而不去臆断他人。这似乎是一个重大的进步。可尊重流于表面时就像一个好听的谎言,把自己也骗过了。我们不延袭传统的教育,使用我们认为更文明的手段。可不使用暴力距离尊重一个人,哪怕一个幼小的孩子,依然是不够的,远远不够。
  • 2015/10/31 10:50:22
  • TA评论了作品《魔》 真写起武侠了,看得我都有想法也写一个了
  • 2015/10/31 10:46:15
  • 杨纬黎回复> 快整个出来玩玩吧,想看看逸哥写的武侠怎么滴
  • 2015/11/02 14:52:04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135):生娃》 人类对繁衍后代有着一种近乎上动物性的执着,这执着的根源是什么呢?遵从自然规律?种姓的继承?自我价值的的延伸?取得社会的普通认同?亦或是生活无聊的点缀? 也许这都是原因,也许都不是。孩子的存都会是我们之所以存在的一个证明,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 2015/10/31 10:38:02
  • 骚风回复> 社会现实一再提示我们,打仗还是亲兄弟,上阵还是父子兵,老有所养,老有所倚,在中国,指望不了别人,不生不行啊
  • 2015/10/31 10:58:41
  • TA评论了作品《月亮把一切都照亮了》 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一件很简单同时也很困难的事,我们似乎是一个不擅长道歉的民族,真实的歉意总在我们的行动上而不是言语。也许正是歉意过于真实让我们羞于承认,一旦化成语言好像就成言之凿凿的事实,成为某种过失。于是有了蚂蚁、断墙,最后终于还是用对不住结束了心灵上的折磨,这种改变似乎比行为本身更值得思索。
  • 2015/10/31 10:05:40
  • 夏花回复>
  • 2015/11/02 22:39:09
  • 鲁三回复> 问好孙兄,谢。
  • 2015/10/29 21:27:30
  • TA评论了作品《谶》 这个我能看明白了,文章有灵气,也很有鬼气
  • 2015/10/23 17:55:48
  • 笑笑书生回复> 刚刚在建英版主的指导下重新修改了一遍。谢谢孙老师来访。
  • 2015/10/23 18:39:45
  • TA回复了作品《碎肉机》 感谢先生解读,谬赞了。
  • 2015/10/23 17:12:31
  • TA回复了作品《碎肉机》 没事,有时不用回,光看看也行,这有什么可为难的
  • 2015/10/23 17:11:22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98):打赌》 我看明白了,但确实费了一点点事儿,加一句话会更清晰,但现在这稿也能懂,而且挺有趣味的。最后黑子应该怕摊上事,闭着眼睛摸黑下来的吧,一楼的大活人变成睁眼瞎,很有意思。
  • 2015/10/23 16:48:48
  • 半只骆驼回复> 感谢孙逸老师打赏
  • 2015/10/23 22:14:05
  • TA评论了作品《傻帽儿》 确实挺傻帽儿的
  • 2015/10/23 16:40:32
  • 毛小玟回复> 呀,孙老师,稀客哦,上茶!
  • 2015/10/24 21:42:01
  • 池漾金麟回复> 这是根据一条新闻线索写的,新闻上只不过是夫妇为了生意高龄才要孩子,但产妇因为高龄而产子时羊血体急需献血。安微省很多市民为她献血。但最终孩子与她还是没保住。在些期间,他的丈夫通过微信时时发一些心情记录。
  • 2015/10/24 13:41:10
  • TA评论了作品《氛围》 不经意错过的,也许很重要,得到与失去或许和运气无关,也许和态度有关
  • 2015/10/23 16:28:30
  • 如烟回复> 是的,有个阳光的心态比什么都重要!感谢孙老师光临。
  • 2015/10/24 10:13:35
  • TA评论了作品《午夜红尘》 笔调和人物的契合能够引导读者对人物的生活处境的思考,对边缘人群的关注程度是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的侧面考量,不用对或错去批判某一人群,愿意了解并理解这些人,我们会更好,我们的环境也会更好。
  • 2015/10/23 16:25:40
  • 电击,回复> 是的,社会是包容的。只怪我笔力不够。谢弟弟。
  • 2015/10/23 20:01:41
  • TA评论了作品《黄油布伞》 当九一扇扇把所有的房门逐个关闭,也关掉了“我”最后的希望。同时也递给“我”一个机会,重来的机会。去认真过自己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希望,而黄油布伞是重新开始生活的纪念。
  • 2015/10/20 16:35:00
  • 雨季来临回复> 点评精准!理解精辟!
  • 2015/10/22 11:11:16
  • 吴春丽回复> 解说精准。让人佩服。
  • 2015/10/20 17:49:03
  • 笑笑书生回复> 孙老师谦虚了
  • 2015/10/19 17:33:03
  • 若尘回复> 孙老师谦虚了
  • 2015/10/19 15:41:38
  • TA评论了作品《故事里的事》 人总要有个念想的,否则活着就没有盼头,一树一屋对人来讲未必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东西曾经保存着的回忆
  • 2015/10/19 15:16:34
  • 一轩香禾回复> 感谢孙老师提读并留评!!人世间的美好莫过于温暖的记忆!!
  • 2015/10/19 15:56:05
  • TA评论了作品《花儿老太太》 写的像童话的风格,一个叫花儿的老太太走着走着就倒了,她感受的死亡没有阴深,却是白花花的水,暖暖的阳光,抽芽绽放的花。在这么有趣的现象发生时,旁观者也感受到了快乐,没有人记得或者人们已经忘记了此时最应该去做的事。当一种现象掩盖本质,似乎麻木就变得合理。只有花儿的亲人看到的才是真实的死亡,而在旁观者的心里他人的不幸也不过是一朵微不足道的花。
  • 2015/10/17 19:20:41
  • 鲁三回复> 谢孙兄
  • 2015/10/18 08:41:31
  • TA评论了作品《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我小时候就丢过,据母亲讲是和一个卖冰棍的走了,跟了人家几条街也混上一根冰棍,还好邻居路过把我捡回来了。小孩子犯傻是无可避免的,成年人犯罪才让父母草木皆兵,再可爱的孩子也会变得像猫一样,敏感小心翼翼,我们怕孩子受到伤害,也只能一遍一遍告诉孩子,这个世界很可怕,可怕到你无法想像。
  • 2015/10/16 19:44:07
  • TA评论了作品《红房子里的秘密》 不吃饭不劳作,似乎很俗气,但这恰恰反应了人物的身份。也许我们每一个人心里最深处的愿望就是做一个无欲无求的人,或者是一个美好的梦。无论是愿望还是梦都是支撑我们继续生活,更好的去生活的动力。这无关分健全与残疾,无关身份地位,梦的本质也许就是如此,看到了,摸到了,就失去了。盲眼女孩,一个心里拥有红房子的盲眼女孩的梦。
  • 2015/10/16 16:19:45
  • 电击,回复> 孙老弟的光临,让我很高兴。谢谢你的点评。
  • 2015/10/16 18:19:43
  • TA回复了作品《柏林》 嗯,受过伤总会有疤痕留下来,抹不掉刮不下
  • 2015/10/16 15:50:09
  • TA回复了作品《柏林》 有斗心也好,平常心也好,做自己喜欢成为的人就好了,我喜欢写东西,那就写好了,我会加油的,谢谢
  • 2015/10/16 15:42:19
  • TA回复了作品《柏林》 红静说的很好,战争可能永远会伴随着人类,虽然很悲哀
  • 2015/10/16 15:38:28
  • TA回复了作品《柏林》 谢谢捧场,惭愧
  • 2015/10/16 15:35:58
  • TA回复了作品《柏林》 不敢当
  • 2015/10/16 15:35:10
  • TA回复了作品《柏林》 这个角度我倒是没有细想,关于人物的行为可能是下意识就写出来了,有趣有趣
  • 2015/10/16 15:34:34
  • TA回复了作品《柏林》 多谢,解读的很多,小说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的解释才是最好的,读者的解读会为作品增添新的活力,很好,谢谢。
  • 2015/10/16 15:25:46
  • TA评论了作品《口袋早八点》 小李子这个人物在文中的作用是什么呢?如果把这点再加强一些,也许厚度会增加。如果小李子是一个神偷之类的,或许作者本意就是说小李子是小偷,借此情节应该有一个反转,也许会好玩一些。
  • 2015/10/16 07:25:35
  • maybe-halu回复> 本来呢,刻画的小李子是观众来着,孙老师这么一说,后续创作之时,可适当增加情节,嘻嘻,谢谢提点~~
  • 2015/10/16 18:29:10
  • TA评论了作品《风月入梦》 细节真不错,有时小说不需要太多的情节,让细节支撑人物是一种聪明的做法,很好很好。这个女人看似迷茫,对生活、婚姻、爱情。但似乎又不是,她明白自己的梦只是梦,她只是需要一个地方安静一会儿,把她的梦说出来,然后回去继续生活。如果你有梦支撑着生活,那怒吼也可以成为一味佐料,也许是另一种趣味也说不定。
  • 2015/10/16 07:21:14
  • 隐词回复> 谢谢解读!
  • 2015/10/16 13:43:25
  • TA评论了作品《爱妃》 《爱妃》似乎在说爱情,读着又不像在讲爱情,更像是恩情。现代人似乎对纯粹一词十分着迷,爱情应该是纯粹的,友情应该是纯粹的,亲情更应该是。好像纯粹变成了高尚的代言人。爱情本身包含的内容物本就很多,单独被抽离出来的爱情是不会具有生命力的。一只灵狐也好,一个女人也好,当她全心为了另一个人付出时,谁又能说这不是爱情呢,不纯粹的爱情,也许值得我们珍惜。
  • 2015/10/12 18:03:04
  • TA评论了作品《逼问》 一堵没有尽头的迷墙,迷墙亦是心墙,在我们不可攻破的阻碍。那个孩子也许是“你”心中曾经存在的也必将永远存在下去的渴望。渴望突破迷墙,走出人生的困境。这是我们一生都要面对的。逼问,是走投无路的最后招数,“你”举起心中的疑惑,把它紧紧扣在迷墙之上,逼迫它回答。可没有人能够回答,当“你”成熟后依然迷茫,曾经的“你”又如何能够回答。放下孩子就是放下“你”心中的执念,只有继续走下去,才是唯一的答案。
  • 2015/10/12 17:5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