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福日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没有记忆的村庄》 许媛的文章还是一如既往的厚重耐品,木匠和漆匠,这两种快要从我们记忆中消失的职业本身就带着一种历史感,记忆可能被磨灭,但历史,它就在那里,生生不息绵延不绝。读罢此文,一个个碎片从文中跳脱出来,冲击读者头脑,让人不禁感叹,这就是历史的力量,它创造了记忆,又封藏了记忆,而作为过客的我们,很有幸参与进来,很有幸读到了这样一篇文字。
  • 2017/06/01 21:10:02
  • TA评论了作品《青草坪》 作者用非凡的笔力为我们描述了一人一宠抛却都市繁华隐居田野的美好故事,言未及意已至,身未动心已远,在现代都市高压作业下的我们看来,这无异于桃花源一般的所在,美好到非现实,让人神往。结尾处融入轮回的元素,与前面的虚构形成统一。
  • 2017/05/31 11:01:29
  • 叶瑞芬回复>@TA 哗,感谢王老师的儿童节礼物!抬爱了!感谢您的鼓励!是的,世事越是纷杂,内心越要沉静。理想来源于生活而又必须高于生活,繁中求简,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2017/06/01 15:24:42
  • TA评论了作品《杯莫停》 本是一篇腥风血雨的武侠故事,却因为西红柿,番茄和鸡蛋的乱入显得妙趣横生,佩服作者的奇妙想法,也给我们以启迪,在一个故事被讲得乏味的时候,如何融入新的元素,让它重新焕发能量,值得参考和借鉴。
  • 2017/03/29 10:17:59
  • 撩妹的女子回复>@TA 感谢大神给予肯定。
  • 2017/03/29 13:55:22
  • TA评论了作品《小聊斋:人头盆栽》 无影荣获周冠的这两篇风格相似,诡谲的故事,神经质的人物,扣人心弦的叙事笔法,让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本文看似荒诞的恐怖故事里,作者揉入了不少情感元素,籍此将一个被抛弃女子和出轨男子的的愤懑与抑郁,报复与救赎,纠结与果敢呈现出来,看后毛骨悚然,既有小说之美,又有故事之趣,实在妙极!
  • 2017/03/29 09:51:05
  • TA评论了作品《扶》 卫宁此篇文章极好地挖掘了人性,把一正一反两位主人公的心理纤毫毕露地剖露在读者面前,他们每个人都是矛盾体,在善与恶之间挣扎纠结。在生死关头,可谓千钧一发,幸运地是他们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也让文章主题升华到了一个互为因果的高度,有滋有味有意义,不能不赞!
  • 2017/03/28 20:02:45
  • 刘卫宁回复>@TA 谢谢王老师点评!
  • 2017/03/28 22:23:20
  • TA评论了作品《怪石》 唐端的这几篇“怪”系列都闪的很好,脑洞大开,让人回味。怪石一文看似荒诞,其实是作者对城市化进程下个体的思索,俏皮的外表下藏着诸多无奈。中国人向来安土重迁,一个“家乡”的情结可能成为游子一声的挂念,但回乡之时,昔日的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已经一步步被钢筋混凝土侵占,那些活跃在自己脑海中若干年月的记忆再也找寻不见,这是何等的悲哀?文中写的是石头的分崩离析,故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此佳作,读罢不胜唏嘘!
  • 2017/03/15 10:37:29
  • TA评论了作品《与陈景润相遇》 作者以梦解梦,书写了一个数学家的成长历程。其实想想我们每个微咖作者在初学写作时,或许也都有那么一个偶像想要去模仿和靠近,世易时移,时间慢慢流过,这些梦想我们有的已经达成,有的仍然虚无缥缈,有的早已经被忘到九霄云外,不过又能怎样呢?这梦想只是我们人生油箱里的一点燃油添加剂,它帮助我们成长,辅助我们驰骋,但到头来,作者说的好,我还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
  • 2017/02/16 23:19:22
  • 蒋玉巧回复>@TA 谢谢评委老师的精评啦!
  • 2017/02/17 16:06:59
  • TA评论了作品《梅开二度》 抛开人性的角度,我从结构上来试析一下月亮姐的这篇微咖。构造人物关系需要依靠人物性格不同的侧立面,在这篇文章里,主人公丧偶不久又遇新欢,他想娶她想嫁;老太太丧女之痛未愈,女婿又来扎刀,当然要反对。这样,一个针锋相对,矛盾冲突就形成了,但只这样还不够,寻求解决才是王道,这样,第三方人物女儿上场,她起到了调和剂的作用,将本来格格不入的两方粘合在一起,从而达到和谐统一的效果,这样的构思,文意又稳又准。
  • 2017/02/16 20:42:51
  • 红月亮回复>@TA 感谢评委王老师百忙中抽空来给月亮鼓励,问好!
  • 2017/02/16 21:41:34
  • 云替回复>@TA 王老师点评得真到位!
  • 2017/02/19 05:10:45
  • TA评论了作品《寻找一套西服》 这篇文章意思埋的很深,并且一直没有表露出来,直到最后才透出一丝丝光亮。我的解读是,每个人都在追求更高一些的社会地位,为了这个,他们怀揣欲望出入于大厦高堂或灯红酒绿,说着似真似假言不由衷的话,披着若有若无的各色外衣,而一旦抛下这些,当你赤裸裸地面对自己的时候,认真苛问自己内心的时候,又会感到落寞或孤独,那个时候最能让人满足的,或许还是最初的那张板床,那餐素饭,那段平静如水的时光。
  • 2016/06/28 14:53:49
  • 红月亮回复>@TA 评得好!
  • 2016/06/28 16:10:52
  • 吴春丽回复>@TA 天热,来根冰棍!
  • 2016/06/29 11:50:05
  • 信安湖天回复>@TA 红月亮老师你好。我又看见你了。谢谢您到我家做客。我没钱买茶叶了,就不泡茶了。不要见怪。
  • 2016/06/28 16:35:57
  • TA评论了作品《相亲》 春霞的这篇微咖,最后一击堪称经典!拐来绕去,原来最终的症结是在这里啊!这也就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不到最后,就不让你知道她的真正目的。行文也是非常合理,层层递进步步渲染,把个三一律运用的行云流水一般,引住读者又不告诉你真相,还真是文者诡道呢!从另一个方面看,这篇文章的结构也有许多巧妙之处,竟能从相亲跳跃到婆媳关系,两个题材的跳跃不显突兀又妙趣横生,实在是难能可贵,不得不让人伸出四个大拇哥呀!
  • 2016/06/28 14:44:49
  • 曾春霞回复>@TA 谢谢王老师的点评,]被你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能有你们的写作底子之一就可以了,还要学习你们哦
  • 2016/06/28 15:36:54
  • TA评论了作品《马卵石的形成》 富翁之子从沦落街头变成乞丐,到钻山洞,到变刺猬,最后滚成一颗马卵石,这样的演变过程让人唏嘘的同时,我们也可以反过来想想,导致他变成这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富二代的出身吗?还是自身的懦弱本性?其中更大原因,应该是从小锦衣玉食没能给教会他更多的生活技能,以至于进入社会后手足无措,其实在这样的一个人身上,我们看不到可恨可憎,更多的是可怜,他们甘于沉沦默默无闻,与人无碍,与己自得,这样想想,又觉得释然了。
  • 2016/06/28 14:27:44
  • 宋劲松回复>@TA 谢谢笑匠老师的精彩点评!
  • 2016/06/28 22:20:53
  • TA评论了作品《大头怪》 我之前在邻家曾发过一篇《双头》,意欲表现都市人生活的压力与挣扎,今天读到落念的这篇《大头怪》,同样觉得非常有趣,梦是荒诞的,不过落实到笔端,同样可以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只不过我们大多数的梦境在醒来之后都遗忘了,否则一定会多出许多精彩的作品来。题目也是妙趣横生,让我想起了一句玩笑嗑儿: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别人有伞,我有大头。想想这句话,也是当初被人做异类的大头人说出的自嘲语言吧?
  • 2016/06/28 14:12:27
  • 落念回复>@TA 谢谢老师的支持与点评。
  • 2016/06/28 14:31:28
  • TA评论了作品《人间天上》 读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继父啊!许多人把着眼点放在了空巢老人这个命题上,我就来探讨一下这篇文章安排继父这个角色的隐义。文章开头便写,苦了一辈子的老善终于住进了新房,紧随其后,是儿子在城里做大买卖,女儿新房也在装修,不言而明,老人虽然是继父,仍然克俭持家,并没有受到子女反哺。反观子女呢,对老人的生死不闻不问,即使回来了,也很快离去。我不愿去深思其中的原因,但愿只是“继父”这一称呼产生隔阂吧。
  • 2016/06/28 14:01:14
  • 红月亮回复>@TA 谢谢笑匠的板栗!问好!
  • 2016/06/28 15:24:01
  • TA评论了作品《​大嘴》 读罢此篇,脑中立刻闪出一条贪食蛇的形象,又贪,又能吃,还有剧毒,但是面对这样的人,除了敬而远之,逃婚出来的兄妹俩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本来是抱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逃出来,没承想才出狼群,又入了虎口,真是让人惋叹!这个村长也着实可恨,把人家哥哥耍伎俩关了起来,威逼利诱娶了妹妹,说个不恰当的比方,这不就是西门庆的鬼把戏吗?当然,这里的潘金莲是不存在的,否则也不会有最后兄妹俩又远走他乡的结局了。
  • 2016/06/21 08:53:32
  • 林健回复>@TA 感谢王老师关注,发帖多日,无人搭理,今日看到老师跟评,特别高兴了
  • 2016/06/21 09:06:15
  • TA评论了作品《《小芳》系列之二:念秋》 特殊的年代背景造就了无数悲欢离合,“小芳”是一个曾唱遍大江南北的名字,已经成了一个特殊的年代符号,它代表了一个姑娘,她长的好看又善良,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虽不曾经历过,但我们也都曾幻想过这样一个女孩,清纯又执着地陪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无怨无悔,但现实毕竟是残酷的,一起生活久了你就会发现,小芳也会老,也会愁于柴米油盐,也会为了琐事与你争吵,所以,还是让她存在记忆里吧,珍惜眼前才是正道。
  • 2016/05/10 14:01:39
  • 阿飞回复>@TA 谢谢帮顶。小芳是一代人美好的回忆。
  • 2016/05/11 19:31:40
  • 阿飞回复>@TA 谢谢。小芳是一代人美好的回忆。
  • 2016/05/11 19:32:51
  • TA评论了作品《我想有一把伞》 历史战争题材的文章不好写,尤其要在这么短小的篇幅里,以小见大,见微知著,更是难上加难。这一篇通过一个家庭的惨变,让读者深切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和无情,这样写法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能够更多的融入细节描写,让文章的感情更充沛,表达更细腻,掩卷后不禁联想,在连天的炮火声中,不知道还有多少孩子无助地哭喊着,寻找着?作者对细节的把握恰到好处,对话生动又富有童趣,符合人物的性格特点和历史环境,非常不错!
  • 2016/05/10 13:46:39
  • 小红回复>@TA 谢谢老师的精彩点评!
  • 2016/05/11 21:06:28
  • TA评论了作品《垂死者》 “没准就是为了这双鞋杀了他。一双好鞋可以带你走很远,也可以让你永远都走不了。”我喜欢这样的语言,富有智慧的文字贯穿了文章的始终,让人读后久久仍在回味,关于生命,关于善恶,关于理解与服从。这时候我会想,送别一个人的最好方式,或许就是这样默默地坐在他的身边吧。让他不觉孤独,但也没什么幻想,就这么平静安详地离去。善恶善转换之间,人性的光点丝丝透出,击打读者心灵,让垂死者逝去的过程,充满了仪式感。
  • 2016/05/04 10:57:53
  • TA评论了作品《​叫屈》 这篇微咔好有趣!虽然封面配图一览无余地进行了剧透,但读起来仍是生趣盎然,每天都是满怀期待跑去约会,每天都是铩羽而归,并且一天比一天凄惨,这剧情走向也太让人垂怜了!也难怪要叫屈!不过话又说回来,既是两情相悦,语言相通,何不寻个良机,一起冲破樊笼,从此天涯海角做对快意玩耍?没看到像这样的猫伙伴已经有很多了吗?!虽然生活的稍艰难了些,也被人们瞧不起,但这毕竟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啊!
  • 2016/05/04 10:48:15
  • 林健回复>@TA 感谢王老师光临指导,好久不见了,问好
  • 2016/05/04 17:51:54
  • TA评论了作品《狼心》 读罢掩卷,久久不能平静。人心比狼心,孰善孰恶?狼被人救,尚懂知恩图报,儿子被旺爷从小含辛茹苦拉扯大,到头来惹旺爷不开心不说,还要了他的命。这哪是儿子,这是冤家啊!读到一半时,文中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身为副局长的儿子,哪来的枪?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由此可见,儿子甘冒父怒不择手段也是埋下伏笔的。另外,开头儿子那假惺惺的温暖也与最后的丧心病狂形成强烈对比,首尾呼应,更进一步升华了主题。
  • 2016/04/26 08:52:54
  • 王立红回复>@TA 谢谢王老师的精彩点评!
  • 2016/04/26 13:23:09
  • TA评论了作品《雪花》 感同身受,不争气地热泪盈眶了。力挺此文!作者用细腻的笔触,通过一老一少的交流,直击人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同时,离婚率走高也是一个不可回避的社会现象,我们常问,为什么老辈人有的结婚前都没见过几面,结婚后也经常打的鸡飞狗跳,但却极少听到离婚的?年轻人热恋时生死相与,刚结婚时也是甜似蜜糖,但好景不长,随随便便就签了离婚协议?社会大环境在变,但不应改变的,是我们该有的那份对爱情和婚姻负责任的心啊!
  • 2016/04/22 10:58:22
  • 若尘回复>@TA 谢谢王老师的精彩评论!请喝茶
  • 2016/04/25 17:35:38
  • TA评论了作品《对手》 一段发生在江湖中的三角恋情,经作者一加工,立即变得荡气回肠百转千折,读后余味绵绵,久不能忘。以圆石击败尖石,颇有大小若拙滴水藏海的意境呢。作者巧妙的利用了这一细节,不仅道出了武道精髓,更秉释了人生要义。为人处事,要学会如这圆石般,厚重圆润,否则四处棱角,遇到沟沟坎坎,必定遍体鳞伤,但值得庆幸的是,只要假以时日,经过岁月打磨,任何尖石都会变成圆石的,这也是所谓江湖人最好的归宿吧。
  • 2016/04/22 10:26:03
  • 故道一沙回复>@TA 大连笑匠老师的精彩点评!问好!
  • 2016/04/22 17:12:15
  • TA评论了作品《我不做空壳人》 马磨的命运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充满了曲折与磨难。父亲早逝,母亲和哥哥都有智力障碍,满家里就这么一个正常人,还被哥哥砸了一锄头。幸运的是,马磨在互联网上找到了自己生活的动力和方向,不仅做了心理咨询师,还赚了钱,盖上了楼,所以,人们常说,过去的苦难都是未来的财富。我们正在经历和已经经历过的,都是我们未来前进的动力和助力,我们应该感恩磨难,感恩贫苦,感恩那一年把母亲的一扎棕扔进猪槽的舅妈。
  • 2016/04/22 10:12:50
  • 信安湖天回复>@TA 谢谢先生,近好。人活一生,每个人都会遇上痛的事情。卡夫卡说人两个心室一边就住着痛。 文学大概也是如此,让众生理解痛。 谢谢先生。
  • 2016/04/22 12:55:36
  • TA评论了作品《抢红包》 凡事都有两面性,老百姓抢红包就不说了,大家高兴。比较特殊的是领导抢红包,就有些难搞了,总之来去要清白些才好。来的时候清清白白,光天化日明目张胆地抢,去的时候干净利落手里别留一丝余钱。而钱的去处也要讲究些,用在好地方行善积德为民造福,用在坏地方就是行贿受贿腐败连窝,文中的局长是个好局长,只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就将几个慈善铁公鸡耍的团团转,有趣之极!
  • 2016/04/08 10:27:29
  • TA评论了作品《古刹》 人间歌,烟火气,佛门土,清静地。朝诵经,晚修课,小和尚,正襟坐。有俗人,要修庙,俩和尚,说不要。无奈何,镇政府,打招牌,说寺古。人一多,寺就乱,俩和尚,影不见。另寻地,续修禅,山海间,都是缘。无眼人,目光短,瞎折腾,惹人叹。千古寺,不得犯,佛门威,时时念。最可笑,众香客,只磕头,不许愿,还要问,一张票,多少钱?
  • 2016/04/06 10:54:09
  • 落念回复>@TA 多谢老师的点评,新《三字经》,十分惊喜。
  • 2016/04/06 13:21:55
  • TA评论了作品《村长的烦恼》 首先欢迎林健兄病愈回归!水资源短缺与农民工大规模进城本是两个不相干的话题,但在林健兄笔下,竟有了如此紧密与让人唏嘘的联系,还真是让人眼前一亮。这两个题材无论单一拿出哪一个,都很难出新出奇,容易掉进千篇一律的窠臼,而一旦将他们整合起来,所表达的内容就截然不同了。行文平铺直叙,几乎没有表达任何观点,但就是这样直白的文章,让人体会到了文字的批判性,同时也会引发我们不少的思考。
  • 2016/04/06 10:32:15
  • 林健回复>@TA 感谢老师高评鼓励
  • 2016/04/07 07:55:27
  • TA评论了作品《森林女神的继承人》 此文以树喻人,即可看作是战天斗地苦拒沙魔的环保类文章,也可以当作是探讨父母教育方法的亲子类文字,为作者一箭双雕的好想法先点一个赞。从文章内容上来说,作者将小树分为四类,层次分明,对比明显,同时将人生长过程汇中的四种状态涵盖其中,叙事条理清晰,层层递进,阅读快感明显,行文不疾不徐,主次分明,不生涩不说教不做作,主题高大内容有趣,是一篇非常好的微咖。当投一票予以支持!
  • 2016/04/06 10:19:18
  • 风雨回复>@TA 谢谢大连笑匠老师的点评,祝创作愉快!
  • 2016/04/06 15:29:53
  • TA评论了作品《武器》 20年前,他以身当车,救下命悬一线的儿子;20年后,他横刀立于儿子床前,横眉冷对要对他儿子宣布死亡的人。让人欣慰的是,他用不舍的执念救回了儿子的性命,他们是幸运的。想来父亲的武器,并不是他手中挥舞的缅刀,刀再锋利,利不过逝子的锥心伤痛。他的武器,其实是他对儿子深沉的爱,是他不愿相信儿子能够死去的执念。看完这个故事,心中暖暖的,但也知道这毕竟是理想,绝大多数情况下,父亲只能选择接受,唉!造化弄人吧。
  • 2016/03/22 13:25:56
  • 王福日回复>@TA 那是我理解错了。
  • 2016/03/23 09:42:42
  • 弓山老匪回复>@TA 20年前,不是他以身挡车,而是他的父亲,呵呵。
  • 2016/03/23 08:27:44
  • TA评论了作品《木拐杖》 一位孤独的老人,在绝望中残喘,天冷,心更冷!我们不难想象,在这样的处境下老人的感受!当凄风冷雨拍在脸上的时候,她会想到儿子小时候,自己为他撑伞遮风挡雨的场景吗?当自己啃着硬馍苦捱度日时,会想起在儿子小时候,自己一口一口将饭吹凉了送进孩子小嘴的场景吗?想到这些,老人家的心里,该有多么苦楚?然而,这种事情的确发生过,而且不在少数,儿女在接受采访时历数老人的种种不对,但我只想说,“那是你的爹妈!”
  • 2016/03/18 09:53:10
  • 吴春丽回复>@TA 谢谢王福日老师的点评.问好.
  • 2016/03/18 10:22:15
  • TA评论了作品《菊花残》 我曾不止一次梦回大唐,却从来没有梦见过战旗猎猎刀冷剑寒的战场,女儿身的立红难得有这一份男儿心性,女子写战事,大气中有细腻,不狂不躁,不肉不黏,这份力道的把握更为难能可贵。情感表现是文之灵魂,生死离别肝肠寸断是战争的典型场面,文中的悠扬笛声让我想起了见李云龙的秀芹,她那城墙上时最后的嘶吼,让人久久不能释怀,那里没有菊花,但依旧是满地伤人断肠。而一旦有了菊花的映衬,情更甚,伤更深,我心换君心,真。
  • 2016/03/17 19:17:04
  • 王立红回复>@TA 谢谢笑匠高评!
  • 2016/03/18 12:45:16
  • TA评论了作品《看娘》 我的母亲就经常在我耳边唠叨,“儿在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想来全天下的母亲都是这样的,对儿女牵肠挂肚,即便是再小的细节,在她们的眼中,也是天大的事。她们把毕生的精力都花费在了儿女身上,只期望得到子女的一点点回应,就算是这样,也往往不能如愿,每每说到这种情绪的时候,我都要痛心疾首反思一番,但那句话说的好,心动不如行动,关爱父母,恪尽孝道,从现在开始,并不晚。
  • 2016/03/11 08:00:14
  • 徐新洋回复>@TA 感谢老师美评,远握!
  • 2016/03/11 20:06:06
  • TA评论了作品《借种》 同性恋题材的文章不好写。写浅了没意思,写深了容易带进个人偏见,所以是大家鲜有触及的一个话题。作者的这篇文章使用了多次转折的手段,斗转反复,在谁拯救谁的问题上细密构思,读起来毫不费力而且没有唐突之感,实在难得。欲救人者原来是真正需要救助的人,这样的设计不可谓不巧妙。从立意上来说,形婚也的的确确在我们身边发生着,作者能将视角关注到这一群体,说明平时对生活细节的捕捉还是非常敏锐的。
  • 2016/03/04 08:41:49
  • 梵音回复>@TA 谢谢!
  • 2016/03/04 11:48:49
  • TA评论了作品《和影子说话的人》 幽暗阴冷的山中小屋,跳动明灭的孤灯独盏,一位垂垂老者对影独白,多么落寞又伤情的夜晚!在此文中,老塞运用了多种元素来勾画气氛,从第一句从小及大的铺陈可以看出,整个篇章的基调是舒缓理性的,而后运用羊、添柴、棺材等手段,进一步渲染老人的孤寂。同时留给人思考的是,黑影究竟是谁?可以假想成他的爱人,也可能是他自己,或者是其他什么人,都不重要,这个人并不存在。另外,棺材一处也很特别,究竟是怎样的心境要这样做?
  • 2016/03/04 08:31:34
  • 七里老塞回复>@TA 谢谢老师精彩的点评。向你学习。
  • 2016/03/04 11:42:55
  • TA评论了作品《陷阱》 哈哈,没想到还是个温暖的结尾!为作者的想法叫好!我喜欢看温暖有爱的故事,不过工作了七八年了,连自己是不是派遣工都不知道,这两口子是不是太糊涂了一点儿?两人本都做好了打道回府的打算,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竟有老东家前来救阵,不得不让人感叹世事多变啊!以打工人员为主题的作品中,我们看惯了抛弃与背叛,忽然看到这样一篇有正能量的文字,感觉天都忽然明媚了呢!
  • 2016/03/02 10:58:18
  • 懂你回复>@TA 谢谢王老师的点评,问好。
  • 2016/03/02 20:01:59
  • TA评论了作品《恶魔的善良》 恶魔的善良,与鳄鱼的眼泪,是否一样?他跟漂亮的前台小姐打情骂俏,牵着不同的女子走进电梯,这样的一个男人,说他是滥情的花花公子还是博爱的霸道总裁?恶魔的善良,男人看似要以细节动人,在背后默默关心,但细思恐极,他是不是要将女主变成下一个牵手的对象?他到底抱着怎样的目的?从文中看,她已经模糊了好与坏的分界,那么,距离沦陷也就不远了。是的,恶魔也有善良时,不过,千万别忘了,恶魔的称号是怎么来的。
  • 2016/03/02 10:26:38
  • 王秀平回复>@TA 多谢王老师的点评与板栗
  • 2016/03/03 07:38:35
  • TA评论了作品《买鞋不要钱》 想起了那年过年的时候,母亲说,去商场,给你们爷俩一人买套新衣服。我很快选好了,一共1000多块钱,母亲很痛快的掏钱付了。但到父亲选的时候,他却说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合适,我和母亲都说好看的,他也不要。后来我明白了,他是嫌贵。父母都是这样子的,我们常常把这些无私大爱当成理所当然,心安理得的享受与挥霍,但我却清楚的记得,自己送给父亲第一部手机的时候,他爱不释手的模样,那一刻,我真切地触碰到了父亲的心。
  • 2016/03/01 13:08:22
  • 尹翔学回复>@TA 谢王老师高评。有时想想,父辈的舍不得,也是一种千金难买的美德。
  • 2016/03/01 13:58:23
  • TA评论了作品《冷美人》 无情与冷美人,两个冰冷又充满魅惑的名字,剑虽无情人有情,但剑若有情,便要对人无情咯。有情必有伤,于是剑器中的雌雄双煞见证并主导了一出江湖情仇三人行。背叛与纠缠永远是悲剧的主旋律,旧主不解,时刻伴着自己的冷美人,为何会反噬其主,却没有想到,连自己的贴身佩剑都控制不了,又如何能控制得住一个活生生的美人兰馨?所以,旧主看似败在决斗上,其实,没开始他就已经败了。
  • 2016/03/01 09:13:27
  • 迷失的羊回复>@TA 谢您的悉心点评,受益匪浅。
  • 2016/03/01 14:44:52
  • TA评论了作品《关注》 读完林老师的这篇文章,我同样羞红了脸。总以工作忙为借口少与父母沟通,即使见面了也是匆匆几句,有时还颇不耐烦,每每回想起父母失落的眼神时,心中总是愧疚不安。我们一直心安理得的承受着父母的恩泽,却很少却关注他们,母亲新烫了发型,你发现了吗?研究了新菜,你吃出味道来了吗?父亲新写了字帖,你看到进步了吗?下了一盘好棋,你能看懂这些棋路吗?或许,他们要求的并不多,只是我们的一点关注而已。
  • 2016/03/01 08:58:18
  • 蓝亮回复>@TA 说是真好,谢谢!
  • 2016/03/02 10:56:33
  • 蓝亮回复>@TA 说得真好
  • 2016/03/02 10:57:18
  • TA评论了作品《​ 故乡志之二妮篇》 殉情的故事,总是那么悲壮和动人心魄。两个人的悲剧从相遇时就早早埋下了伏笔,外地木匠和村花的不期而遇,让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渐生了外向的心,然而世俗的眼光毕竟不同,满是负荷的感情只能摇摇欲坠最终折戟沉沙。现在的我们应该感谢这个时代,可以放肆的欢笑放肆的爱,有人开玩笑说,国籍不是问题,肤色不是问题,年龄不是问题,性别不是问题,连是不是人类都不是问题,所以,就大胆地去拥有爱,享受爱,付出爱吧!
  • 2016/03/01 08:46:14
  • 木冰回复>@TA 感谢老师
  • 2016/03/02 10:29:38
  • TA评论了作品《团年》 人间最美团圆夜。因为小女儿的离世,母亲不愿过团圆夜,让人惊喜的是,离家的女婿带回了另一个“小女儿”,这就不能不让人动容了。大家都希望这个小女儿能替代以前的小女儿给母亲以安慰,却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老人的欢乐是让人欣慰的,但欣慰之中又有不少酸楚,老人家是否强颜欢笑不得而知,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吗?
  • 2016/02/28 19:33:39
  • 曾春霞回复>@TA 谢谢老师点评,上午好
  • 2016/02/29 10:14:36
  • TA评论了作品《方向》 以前特别喜欢一句话,“重要的不是你站的位置,而是你面朝的方向。”南辕北辙的事情,我们都做过,因为不懂,所以慌乱,当认清了前面的道路时,却发现已身在高速路上,沿途没有出口,只能一路向前走,走累了就歇一歇,饿了吃渴了喝,看似茫然又盲目,其实,路边未尝没有风景,路上未必没有惊喜,或许小小的一个发现,就让你不虚此行。况且你要去的目的地,未必真的是目的地,更应该庆幸的是,当时没有开车。
  • 2016/02/28 19:24:36
  • 老痴回复>@TA 感谢笑匠赏赐板栗。祝好!
  • 2016/03/01 08:44:42
  • TA评论了作品《隔海相望》 一片海,隔断了多少亲情友情爱情,一片海,又升华了多少亲情友情爱情,每个人都有一个关于海的故事,或悲伤或欢喜或苍凉或温暖,作者找到了这样一个切入点,这种真切又荒唐的尴尬让人心中一痛,文中的玩伴不愿回乡,他在逃避当初的那段回忆,与他形成对比的是,他的几个兄弟已经子孙绕膝,享受天伦之乐了,他孤独一人站立海边,貌似再广袤的海洋都装不下他的孤单。但即便这样,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只能唏嘘吧。
  • 2016/02/28 19:11:39
  • 信安湖天回复>@TA 非常谢谢先生赏读。人类的记忆与想象究竟该如何用文字来外化,是个极其痛苦的过程。所以写文学的人注定是痛苦与劳累的。但愿在这痛苦过程中多多与先生手握手,彼此借上一份温暖。
  • 2016/02/29 07:02:47
  • TA评论了作品《“还乡记”同题(25):狗与老宅》 本来想拽几句古文回复,只是想想就放弃了,实在肚子里没货。那就随便唠唠狗狗吧,我小时候也极怕狗,邻居家养了只土狗,偏偏这家的小哥哥是我非常好的玩伴,我每次去找他的时候,土狗都朝我乱叫,有一次拴狗的链子被扯断了,狗一扑,我至今也不知道到底是咬的还是挠的,下嘴唇就出了个血洞,于是之后这三十来年,一直心怀忐忑,担心得了疯狗病,但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无恙,应该是挠的了。
  • 2016/02/28 18:45:25
  • 文渊阁主回复>@TA 笑匠想飚几句古文,最终未能如愿,莫非是因为阁主批评芒果古文太古?邻家有很多古文人才,因为阁主树敌太多,致使古文蒙难,阁主是有罪之人,当向天下文人谢罪!
  • 2016/02/28 22:44:04
  • 文渊阁主回复>@TA 我喜欢深更半夜来邻家评论,你们都睡了,我的思维开始活跃,我喜欢弄文不文,白不白,笑匠,你一来邻家我就看好你,一个真诚地文人,我相信我没有看错人,我们都是文学的仆人。
  • 2016/03/01 00:19:41
  • 风居住的街道回复>@TA @大连笑匠:谢谢评论,祝贺取得周冠军!怕狗缘于幼时曾做恶梦
  • 2016/02/29 23:04:54
  • 风居住的街道回复>@TA @文渊阁主:勿多虑,何罪之有?
  • 2016/02/29 23:11:23
  • 王福日回复>@TA 不是呀阁主,我实在是不会古文,弄出来文不文白不白让人笑话呢。
  • 2016/02/29 19:49:36
  • TA评论了作品《竹子与蕨子》 我的家乡没有竹子,从小就纳闷,书里写的这位笔直又坚挺,枝简影疏的君子是何种模样,直到后来长大了,出去旅游才发现,原来它比我想象中还要可爱。我记得那是一个雨夜,我住处的窗边就有一丛竹子,雨声簌簌,脑袋里一句句的往外蹦一些平时想不到的句子,美的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就想,如果我生在这样一个地方,是不是会成为一名诗人?竹之于人,良师益友,既鸣警世钟,又鼓不屈志,心性如竹,大善可信。
  • 2016/02/28 18:23:32
  • 小白龙回复>@TA 谢谢笑匠的支持和精彩解读,问候朋友,猴年吉祥。
  • 2016/02/28 21:21:31
  • TA评论了作品《翠花》 有些痛苦不足为外人道,有些苦痛外人不知道,翠花男人在越南战场受伤,失去了生育能力,但翠花忍住心里的酸楚与不甘,对男人不离不弃,是为女子典范。其实,表面上看,两人没有孩子,是个难堪的事情,但他们生活的究竟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别人怎么会知道呢?君不见如今社会上这么多的丁克家庭,同样很幸福很美满,虽然我的这个论调与国家开放二胎的政策有悖,但的确是我此刻真实的想法。荷花的幸福,在于爱的人就在身边,仅此而已。
  • 2016/01/28 17:03:34
  • 荷花回复>@TA 谢谢友友的点评!谢谢!
  • 2016/01/29 21:36:04
  • TA评论了作品《我和那些弹壳们》 屋里全是弹壳,每个弹壳里,都锁着一个生灵,与这些共处一室,精神不错乱才怪。好像最后一颗子弹是留给自己的吧?这样的结果,是救赎吗?是听到了弹壳里生灵们的哀嚎了吗?还是梦见了自己变成了一只飞鸟,正在高空中飞翔,却被自己一枪爆头?动物保护主题的作品不鲜见,但写的如此意识流,代入感如此强烈的作品,还是能让人神经一紧,文中的我,用最后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们也希望, 这声枪响,是世界上的最后一声。
  • 2016/01/23 13:39:56
  • 左邻回复>@TA 问好老师。还是梦见了自己变成了一只飞鸟,正在高空中飞翔,却被自己一枪爆头?老师解读之想象力也相当丰富,谢谢。
  • 2016/01/23 22:03:43
  • TA评论了作品《黑影》 生意场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不管是无奸不商还是无商不奸,里面的弯弯绕儿多到我们无法想像,但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了做人的标准和底线,克扣工资的行径让人不齿,心中有鬼难免眼中见鬼,白天黑夜无关紧要,是不是在小胡同也没什么关系,只要问心无愧,怕啥?装上路灯,照的清路,照的清你迷失的心吗?路走错了还可以重走,心迷失了,要怎么才能回到原点?老赵最后是失败了,可文中的我真的赢了吗?
  • 2016/01/23 13:28:42
  • 林健回复>@TA 感谢老师精彩的解读
  • 2016/01/25 06:49:16
  • TA评论了作品《“去远方”同题(25):始于足下》 人生活的安逸久了,难免倦怠,六爷一样每天混街遛鸟走走逛逛的日子的确让人羡慕,不过生活在这个社会环境下,不努力,不勤奋,坐吃山空,妻儿老小怎么办?男人该有担当,更应该主动担当,如果不能给妻儿想象中的美好生活,两人一起努力总可以吧?好男儿志在四方,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归。离别时不舍的泪水,会变成再会时醇美的红酒,红酒姐的名字恰如其分,相信下次再见到红酒姐夫时,一定会长长“酒酒”吧。
  • 2016/01/23 13:08:42
  • 藏北蓝回复>@TA 谢谢笑匠老师精彩点评,问好。
  • 2016/01/23 21:23:24
  • TA评论了作品《人祸》 最后一句实在精彩,短短几个字直抵人心,将人性赤裸裸地曝光在众人面前,把罪恶的年代批驳的体无完肤。我没有经历过那样的年代,但这并不妨碍我去了解它,去触碰它,尽管这触觉并不舒服,甚至触碰多了,难免麻木,但这一次,却实实在在地被震撼了。人性的善恶美丑在此刻仿佛不那么重要了,生存才是唯一的主题,人类恢复了最原始的动物本性,对食物的追逐和猎取不择手段,只是,总有人性光辉在闪,比如那一句,“我还抱过她呢!”
  • 2016/01/23 12:52:39
  • 白木回复>@TA 谢谢笑匠点评,精彩!
  • 2016/01/23 21:44:10
  • TA评论了作品《上帝看见了一切》 如果真的有上帝,如果上帝真的能看见一切,我们不妨想象一下,上帝到底看到了什么?我猜,他看到了一个富有浪漫情怀又极度自爱的青年,在一栋空荡荡的房屋里,更衣沐浴,洗头刮脸,有人来敲门,还要拎上一把菜刀再去开门,这真是一个安全防范意识很高的青年啊!殊不知,这家伙竟是个贼。所以说,我认为作者的观点是:上帝看见了一切,但上帝并不了解一切。上帝的目光停留在每个人身上,但善恶藏在每个人心里。那么,谁才是上帝?
  • 2016/01/23 12:41:53
  • 老痴回复>@TA 感谢笑匠老师提读。问好
  • 2016/01/25 08:38:44
  • TA评论了作品《刘幺爷的心事》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一些古老的民间艺术在现代科技和西方艺术的冲击下,濒临传承危机,我们常常通过各种渠道看到,有许多甚至年至耄耋的老人还在倔强和困惑中坚持要看到它的明天,但他们几近无能为力。这篇文章给我们的思考同样深刻,我们不禁要问:一旦他们离开的那天,又有谁能站出来拯救这些民间艺术的精华?更宽泛地说,谁能继续做类似抬工号子这种民间艺术的守望者?
  • 2016/01/23 12:27:27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