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国华(王国华)
  • 生动的,温暖的;看到的,想到的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云中雀》 从昨天傍晚断断续续读到今日凌晨三点。这是一篇让人读了就停不下来的小说,并不复杂的情节中,却有着数不清的可能。其文笔,在本年度我看到的参赛作品中数一数二。叙述节奏控制得非常好,不多的景物描述常常适时地给即将紧张起来的氛围按个暂停键,使得长达六七万字的作品读起来不累。偶尔出现的蒙太奇表现形式又使得小说摆脱了传统桎梏,维持着相当的新鲜度。其他,心思之细腻、情节之跳跃、语言之流畅(陌生感),都堪称范本。
  • 2020/08/21 09:39:01
  • 陈末回复> 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小说遇见了知音是小说的福气。
  • 2020/08/21 23:10:18
  • TA评论了作品《旧曾谙》 一个形象的比喻,只是相当于拔得了头筹,能否给人持续的阅读快感,还要看每一个词,每一个句子。李双鱼这篇散文布局清晰,逻辑清晰,比喻得当,更重要的是通篇散发着文字之美。雅致到一定程度,便有危险,即,其中若有几个句子失当,整篇文章将告失败。而作者准确地推敲了每一个细节,使其环环入扣,行云流水。
  • 2018/09/03 17:12:20
  • 李双鱼回复> 感谢王老师提名推荐,我会继续努力。
  • 2018/09/06 16:48:33
  • TA评论了作品《去瘦狗岭找狗》 读曾楚桥的作品,我常常想,他是玩世不恭还是大悲悯?结论是二者兼而有之。他的幽默明确展现在字里行间,他的悲悯藏在一笔一划背后。他的主人公大多是形形色色无能为力的人,却又尽量通过一种别致的方式去维护自己的尊严,消解当下的困境,消化一个个生活的苦果。这篇小说依然如此。可能的绝症,缺乏关怀的背景,主人公看似神经兮兮的行为,把读者带入迷宫一样的氛围。这是好文笔的表现之一。本届做评委,以文笔优劣为重要依据。
  • 2018/08/29 16:54:11
  • 曾楚桥回复> 感谢王老师的精准点评,感谢推荐进入决赛,谢谢。。。
  • 2018/08/30 09:43:27
  • TA评论了作品《不知所踪的树》 这篇散文我读了两遍。第一遍读到的是一个农村老人与深圳的巨大疏离。是老人被时代抛弃还是时代跑得太快让很多人追不上了?不得而知。 第二遍读的是语言。阅读某些作品时,常常不由自主地感叹,为什么要这样写,语言为什么拖沓成这个样子?而赵静这篇作品是难得的干净, 几乎没有一句废话。阅读快感是貌似只作家的基本功,其实也是最高要求之一。
  • 2018/08/29 16:52:41
  • 静子回复> 文章不长也不算短,刚好一万字。能读两遍,足以说明国华老师的认真、细致、用心、负责,感谢精彩点评及提名!“干净、没有一句废话”这样的鼓励甚是难得,它将使我在以后的写作中力求向这个标准努力!
  • 2018/08/31 21:16:01
  • TA评论了作品《白色手套》 故事虽然惨烈,但在深圳这样的城市也不稀奇。这个小说文笔之冷峻,叙述之利落,情节转换之顺畅自然,是推荐的重要原因。睦邻文学奖走到今天,题材上的拓展几近边界,而文笔的提升并不见明显效果,希望通过推荐这样的作品引起作者们对文笔的重视。
  • 2018/08/29 16:49:34
  • 青桐回复> 感谢王国华老师的提名。文学界有句话说:世界上只有天才的诗人,没有天才的小说家。写了很多年小说了,第一次被评委夸“文笔”好,让我实在是受宠若惊。
  • 2018/09/02 14:46:26
  • TA评论了作品《故乡风吹晒布路》 这篇文字让人欣喜,定位为小说也好,散文也好,都可以称得上精品。文中的场景都是读者所熟知的,如果以常态的方式进入,不一定让人提起兴趣。作者将主人公设定为“风”。叙述过程中,轻松自如,云淡风轻,不做作,不伪饰,结尾戛然而止,让人回味无穷。
  • 2018/08/29 16:48:45
  • 清如许回复> 感谢王老师提名
  • 2018/08/30 11:43:26
  • TA评论了作品《至尊浴缸》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 2018/08/14 00:10:11
  • 李我回复> 谢谢国华老师。语言方面我尚需多努力。
  • 2018/09/03 09:01:19
  • TA评论了作品《浮沉记》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 2018/05/03 16:41:33
  • 张谋回复> 谢谢王老师关注与鼓励
  • 2018/05/04 11:23:36
  • TA评论了作品《红玫瑰酒店》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 2018/05/03 16:40:42
  • 小宇回复> 这样的坑,接触太多了。现在接触到一些项目,条件反射般地会问自己,会不会是坑?如果是,坑会在哪里?如王老师所说,投资圈里,多烂的项目总有人接盘。有时候,左手转右手,也是一种手段。感谢评委老师。
  • 2018/05/04 15:36:54
  • TA评论了作品《舌尖上的深圳》 让一个人爱上一个地方,首先是爱上这里的人,其次是这里的食物。深圳人虽然也自称美食之城,其实很多各地的名吃在这里都变异了,保留着一点自己的特色,又对周围的环境做相当的妥协,恰如深圳的人,在一个尚无规则的城市里形成自己的规则。郑荣大姐这篇文章取材接地气,文字朴实,内容详尽,轻轻松松读完,心里却还时时回味着。
  • 2017/08/26 13:37:10
  • 春风妙语回复> 感恩与感动。
  • 2017/08/27 00:30:44
  • 春风妙语回复> 我的每一次进步都与各位老师与编辑们的支持不开,我会努力写作,争取有更大的进步。p
  • 2017/08/27 00:27:53
  • 春风妙语回复> 感谢王国华老师对我的推荐与打赏,更感谢评委老师对基层最草根作者的关注。记得几年前《宝安日报》有个美食栏目,我曾发表过六篇美食文章,有图有做法,很是吸引人。
  • 2017/08/27 00:03:02
  • TA评论了作品《横岭的天空》 第一次读春丽的诗歌,虽然很直白,但颇有韵律感,读来跳跃而有节奏,这是优秀诗歌的一个重要特点。一首首小诗,就是一个个素描,在公交车上、街道上,市场上,处处留心,处处可以成诗。整体构成了一个年轻女工的生活画面,清新而有活力,自然天成。
  • 2017/08/26 13:18:13
  • 吴春丽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鼓励!
  • 2017/08/30 08:01:32
  • TA评论了作品《沙湾关纪事》 喜欢并支持这类非虚构写作,其根本意义还在于铭记。即便只是片言只语,一些并不完整的片段,也有着同样的意义。人类的忘性很大,几年时间就能抹平伤痕,忘掉过去。沙湾关作为众多关口之一,可以管窥当时之一斑。作者点面结合,进行了较为详尽的描述。对于很多九零后和深二代来说,这些文字尤其珍贵。
  • 2017/08/26 12:29:31
  • 骚风回复> 谢谢王老师海底捞,不然,恐怕今年是没有机会入决了,谢谢王老师!
  • 2017/08/27 07:56:12
  • TA评论了作品《开盘》 记得去年马虹枚写过一篇关于医院的小说,术语、场景相当专业,引起一片惊叹声。这篇《开盘》亦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篇小说的专业性甚至超过了故事性。在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个体的拼争、随波逐流、改变,放在整个深圳几乎人人关注的房产氛围中,尤其合理和耐读。
  • 2017/08/26 11:13:17
  • 鳄鱼小赖皮回复> 一点小补充,这篇小说字数长,实在是考验评委们的耐心。献花花
  • 2017/08/27 20:48:07
  • 鳄鱼小赖皮回复> 感谢王老师阅读打赏并点评。 房事大潮中,个体的抗争、随波逐流,甚或改变等等,最后的指向,成就的都是人物命运指向,成王败寇,得失自知。
  • 2017/08/27 20:46:59
  • 王国华回复> 读了整整一个上午。
  • 2017/08/26 11:13:36
  • TA评论了作品《社区公敌》 如果说现实生活是一幅素描,文学则是一只墨笔,在那些浅浅的线条上多描几下,使之突出出来。这篇小说,通过组织业委会这一事件,把生活中失败的线条一一描摹出来:自大、自私、盲从、浅尝辄止、冷血、冲动……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将整个活动置于死地。描摹的意义最终还是要影响具体生活,让那些主人公从中看到自己。如果说将来的生活一天天变化,跟文学的这种强烈的介入不无关系。
  • 2017/08/23 21:57:25
  • 张夏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精彩解读。如果生活能因文学的介入而起变化,将是写作的荣光,值得努力。
  • 2017/08/23 23:56:45
  • TA评论了作品《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两万多字,一口气读完,情节太紧凑,停不下来。商战故事多,能生动到这个地步的,不多。同样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打量一件事,确实是完全不同的结论。正面人物的对面,也是个迫不得已的人。世界不是非此即彼,而是各有苦衷。读到结尾,竟然有点小感动。开头慢,中间不疾不徐,结尾快,很符合阅读的节奏。
  • 2017/08/22 23:19:49
  • 杨点墨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提名打赏。这篇小说的初稿有六万多字的,主线之外还有副线,后经多次删改,成为目前的三万多字。初次尝试写商战题材,得到您的肯定,真是莫大的鼓励。
  • 2017/08/23 20:10:35
  • TA评论了作品《何日再聚》 歌曲《北京北京》里面唱到:“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前奏十分忧伤。李启远这篇作品,画面感很强,一个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在眼前一一略过。我想,如果配上《北京北京》的伴奏,应该是最恰当不过了。主人公们的遭遇,是很多来深打工者的遭遇,主人公的忧伤和憧憬,更是千万人的忧伤和憧憬。这是一篇容易产生共鸣的作品。
  • 2017/08/22 12:05:28
  • 李启远回复> 谢谢王老师!下班的路上看到王老师的点评,差点就流泪了,找个僻静处调整了好久……谢谢王老师!就跟王老师点评的一样,文中的刘然、高兵和“我”,就跟许许多多来深的务工者一样,可能职务不同,却有着各自的艰难。也许每个人对这座城市都有着不同的感情,但要离开的那天一定是依依不舍的。因为这座城市不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追梦的平台,还有这么多的美好回忆……“生有去处,苍有归途”,余生也不会太多遗憾。 谢谢王老师!
  • 2017/08/22 16:45:31
  • TA评论了作品《孤独症》 写作的两个根本性问题:写什么和怎么写。无香已经解决了“怎么写”的问题,读过她的几篇小说,都能够在琐碎的细节中理出一条看似熟悉又稍显陌生的头绪,文笔极佳。落实到这篇小说中,结尾如果不是峰回路转,同样称得上优秀。而“峰回路转”使得此文戏剧性增强,自然也是不错的选择。关键还是怎么写,因为作者把细节做足了,结尾无论悲喜,都显得水到渠成。
  • 2017/08/20 22:49:30
  • 无香回复> 谢谢王老师提名,一直忐忑摸索前行,您的点评让我倍受鼓励,谢谢!
  • 2017/08/20 23:33:39
  • TA评论了作品《阳光黑美人》 读到最后,心里一酸。一个出人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的结尾,为一篇构思精巧的小说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篇小说平实、简单、干净,如同一幅纤尘不染的水彩画,一个摊贩,一个老师,一个燥热的背景,一群作为配角的其他人,演绎出一个群体的辛酸。尽管这种辛酸略有侵略性,但将其强化出来,才能引人注意,发人深省。
  • 2017/08/19 16:06:27
  • 老末回复>
  • 2017/08/19 17:04:01
  • TA评论了作品《我己厌倦隐喻》 已经厌倦隐喻,似乎一直在隐喻。其实作者是相对直白的。这组诗歌和以前的风格相似。我喜欢作者的文字中弥漫的草根情结以及修盖在情结之上的更大的那个关怀。他只是通过一个个词汇,星星点点地指出来——无需更多的阐释,这种直接已经很不容易,也许,这就是作者自视的“厌倦隐喻”吧。
  • 2017/08/19 15:10:54
  • 冲动的钻石回复> 国华老师,问好,感谢持续关心拙作. 如果不能口吐真言,那就只能在文字中虚构.
  • 2017/08/21 14:30:59
  • TA评论了作品《补爷》 最喜欢这篇小说的语言。仿佛在一群文绉绉的长衫中,突然冒出一个骨骼清奇的宋小宝。叭叭叭,叭叭叭。平铺直叙,娓娓道来,让读者欲罢不能。“补爷”是一根线,串起了基层工作的状态,和基层工作人员的日常生活。很多人都可以对号入座,找到自己的影子。
  • 2017/08/19 14:56:03
  • 段作文回复> 谢谢王老师。
  • 2017/08/19 17:59:49
  • TA评论了作品《湾厦旧村:2万个深圳活法》 这么长的文字,读着一点不觉得累,反而跟着作者的描述越走越远。非虚构类作品跟其他文学种类不同,除了个人的文字把握能力,还需要下笨功夫、苦功夫。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要落实到具体的人,具体的事。取不得巧。这就逼着作者必须真正沉下去,成为主人公中的一员。那些挑蚝工、环卫工、磨刀师傅,磨菜刀被描述得栩栩如生,跟作者的情怀关系巨大。尽管“情怀”这个词快被用烂了。
  • 2017/08/12 11:06:40
  • 自由如风回复> 多谢国华兄打赏。国华兄对非虚构文体一直很支持,深以为谢。我们还在努力中。
  • 2017/08/13 22:04:38
  • TA评论了作品《所有的房间和争吵》 一个作家,一个电单车司机,一个流浪汉以及流浪汉收养的孩子,十几年间,生活不断发生变化,命运逐渐改变。你可以说这是按部就班,也可以说是深圳这个城市给他们带来了特殊的呵护。相比之下,他们遭遇的那些坎坷便不再让人绝望。这一个个小小的温暖映射出作者心里荡漾着的温暖。社区文学需要这样的温馨做底色。
  • 2017/08/12 10:38:13
  • 唐诗回复> 谢谢国华老师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 2017/09/04 15:36:10
  • TA评论了作品《曾经爱过我的(组诗)》 与双鱼以前的作品比起来,这组诗颇有些变化。从纤细、轻灵、机智,到厚重、朴拙和粗壮。他开始自然而然地使用长句子,大段大段地正面描述场景。这很需要功力。写诗,把枯燥的想法隐藏在文字后面,似乎是必须的常态。事实上,能够不动声色的直抒胸臆,亦是返璞归真之一道。关键是火候能把握得好。双鱼也做到了。
  • 2017/08/12 09:40:15
  • 李双鱼回复> 感谢王总推荐,感谢关切和鼓励。
  • 2017/08/28 10:06:40
  • TA评论了作品《这就是词语(外9首)》 憩园的诗,来自最普通的日常,但他没有被日常淹没。文字显示,他顺着日子在漂流,可时不时逆游几下,因此他的诗歌读来都有轻微的疼痛感。也许,他有大悲悯做背景吧?
  • 2017/08/03 00:42:06
  • 宋憩园回复> 在我们的写作中,需要一种精神性的形象——引领着我们趋向于一种神秘。写作到最后,可能就是为了完善这一形象。这个形象不论是神还是鬼,然而一定得有——且,TA仅属于你这个写作的个体。
  • 2017/08/07 11:52:02
  • TA评论了作品《饮酒八篇》 就目前所读,刘郎自己愿意端出来的诗歌,都会给人以惊喜。轻灵、跳脱。用词简单,把这些简单的词组合起来,又那么可爱,值得反复把玩。关键是,他已经形成了自己特有的表述方式,让人一读就知道是他的诗。小小的建议是:有意识地多用些属于自己的词汇,形成自己的符号,让特点更有特点。
  • 2017/08/02 22:46:10
  • 刘郎回复> 谢国华老师,老师的建议刘郎记下了
  • 2017/08/03 16:57:17
  • TA评论了作品《从深圳,取出栗》 一个诗人,写本土题材的诗歌,当然要贴着地皮写。但我在阅读时,常常为某些诗人捏一把汗:他们贴得太紧,反而局促。小刀的这组诗歌,让我深深感觉到了他的跳跃和超脱。既贴着这块潮湿的土地,又有一种可以扩而大之的高妙。你试着把“铁岗水库”和“新安湖”换成其他水库和湖水,似乎也可以成立。也就是说,他在个体的基础上,找到了一种共通的“美”,一种个别的独特。这组诗歌意境开阔,转圜自然,堪称佳作。
  • 2017/08/02 22:24:24
  • 小刀回复> 感谢鼓励。
  • 2017/08/03 01:13:16
  • TA评论了作品《青梅竹马》 这是一篇中规中矩的小说,谈不上多么出色。是想象中的故事,也是想象中的叙述。特点有两个:一是人物描写比较成功,如作为配角的燕蓉,寥寥几笔,其鲜明的性格就凸出来了,工厂的小保安亦然;二是对工厂生活有具体而微的描述,属于技术性、知识性写作。为扩大入决面,提名之。
  • 2016/09/27 11:53:50
  • 郁小尘回复> 谢谢评委老师点评。感谢打赏。
  • 2016/09/29 22:17:55
  • TA评论了作品《步步危机》 打工生活有多个层面,本篇作品是少见的高管层面,从中透露出的技术问题、专业性信息,更使其难能可贵。我在一则评语中强调过写作中的技术问题。工厂的管理,专业性很强,没有切身体验,光靠道听途说难免露怯。本篇作品凭此便胜一筹。此外,文学的终极之一是人性,如果可能,从另一主人公张伟的角度也写一篇作品,两相对照,也许有点意思。
  • 2016/09/22 16:37:34
  • 乘风无痕回复> 国华老师的建议很好,后续写个续集。
  • 2016/09/22 17:39:34
  • TA评论了作品《好想跟深圳谈恋爱》 推荐这一篇确实有个人情感在里面。作者是我的一位好友,也是吉林省内知名的诗人。读着这首诗,我鼻子有点发酸。里面提到的人和事,我深有了解。就我所知,内地很多朋友对深圳有着这样那样的想象、期待和向往,就是因为这个城市里有他们的朋友。而深圳这个移民城市几乎都是外乡人,透过彼此交往的点点滴滴,很多内地城市和深圳有了连接点。这种连接点越多,深圳也就越有后续的活力……
  • 2016/09/21 17:07:33
  • TA评论了作品《夕阳以西》 语言语言还是语言啊。文字功底诚然不能替代价值取向,但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影响价值判断。就像一个人的长相可以是生产力,作家的文字功力是理所当然的生产力。本篇小说的文字,将一个简单的故事、虚幻的想象描述得既有诗意,又有张力。构架出一个世界,让读者不由自主地跟着走到最后。
  • 2016/09/20 16:43:26
  • 隐词回复> 谢谢王老师!
  • 2016/09/22 10:22:10
  • TA评论了作品《我在民治看到过彩虹》 刘炜的诗歌内容大多聚焦在苏北的故乡和深圳的日常生活,或者二者穿插,极具平民意识,说得大一些叫情怀,说得小一些叫视角。小切入中怀有大悲悯。但好诗歌的标准当然不仅仅这些,语言肯定还是更重要的,就拿这组诗歌为例,寥寥几语,就是一个画面,仿佛伸手就摸得到,读完,又可以反复咂摸。
  • 2016/09/20 10:10:40
  • 刘炜回复> 谢谢国华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问好!
  • 2016/09/20 21:20:14
  • TA评论了作品《一键起舞》 一张摄影图片:一片草地,绿油油的。只是绿而已。另一张图片,是一棵小草,在风中颤抖。这一棵与那一片比起来,柔弱,鲜活,更容易打动观者。细微的地方,让你看到生命的痕迹和成长的痛。从写字到键盘,这么一个细节里,纠缠着成长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 2016/09/19 21:31:51
  • 吴春丽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鼓励!
  • 2016/09/20 10:25:02
  • TA评论了作品《我们都是可耻的》 爱与恨、情与仇,相斥的两极往往相互转化,甚至毫无理由,毫无征兆。这篇小说巧妙地写出了人性中的这种偶然,所谓灵魂一闪念。前面的铺排细腻而残忍(每个残忍的人都是脆弱的,越残忍越脆弱)。这种婚姻生活其实可以扩大到社会生活,亦可以说,婚姻是社会生活的浓缩版。残忍与无情只是在婚姻中表现得更直接。
  • 2016/09/19 21:04:16
  • 张夏回复> 婚姻中的男女,一旦翻脸,那么封闭的不好向外人道的空间里,不知有多少变态扭曲疯狂的互伤行为!经不起端详啊,越看越心寒。所以一定要走出去,不要困在婚姻的死角里。
  • 2016/09/22 00:27:12
  • 无影回复> 谢谢点评!!辛苦了!
  • 2016/09/20 10:55:22
  • TA评论了作品《全家公敌》 本篇早就读完了,知道肯定入决,所以先去读其他作品了。本篇中的主人公柳正直的出现,在深圳其实是有着深刻社会背景的,有些人极力要获得认同,必须发出最大声,做事痴迷到让自己信。越是孤独的社会环境,越易产生这样的人。如卡夫卡笔下的变性人。而由此带来的与“世俗”的矛盾也就不可避免了。本篇人物描写性格都很突出,但略感用力过猛,个人感受,供作者参考。
  • 2016/09/19 20:16:35
  • 张夏回复> 谢谢国华老师的精彩点评。以略带夸张的笔法写扭曲的人性与稍许的神经质,此语境从开头就注定了。写的过程里我可能有点走火入魔了。
  • 2016/09/19 22:57:13
  • TA评论了作品《鲸落》 1.这是一篇精彩的小说,也是一部很好的电影素材,改一改就可以直接拍了。2.情节不复杂,但信息量极大。3.一部好的作品,应该观照到每个角色的心理。本文中,站到任何一个角色的角度打量,发现他们都有其无奈的一面,被现实胁迫的一面。4.我从没觉得楚桥会执迷于魔幻,本篇果然让我看到了一个写实手法照样非常出色的楚桥。5.优秀的作者从来苛责自己。我读楚桥的作品,不敢说篇篇精彩,但至今还没看到一篇让人皱眉的文字。
  • 2016/09/19 19:42:45
  • 曾楚桥回复> 感谢王老师的提名,你的鼓励是我前进的无上动力!!!感谢!
  • 2016/09/19 21:32:27
  • 笑笑书生回复> 绝对同意王老师的判断
  • 2016/09/19 20:14:52
  • TA评论了作品《旧时光的倒影》 故乡,几乎是所有打工者一定要提到的话题,笔下一定要出现的象征物。那是他们安放心灵的地方,当然,某种意义上讲,那也是个相对虚构的地方。只要是离开的人,回去以后几乎都找不到当年的故乡。故乡诚然变了,而我们自己,更是变了。本文篇幅凝练,文字优美,细节描述非打动人心。应该能够引起众多异乡人的共鸣。
  • 2016/09/18 11:46:07
  • 顾启淋回复> 甚是感谢
  • 2016/09/19 17:05:39
  • TA评论了作品《古桥遗梦》 疯狂前行的深圳,留下来的过去的痕迹必然越来越少。说必然,是了解当下的社会发展轨迹。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一定要抱残守缺,而应该在二者之间找一个切合点。这其间,尤其需要踏实、准确的文字来描述并记录这些应该保留下来的东西。本篇文字记录的永兴桥便是这样一个典型范本。
  • 2016/09/18 11:25:24
  • 木冰回复> 感谢王老师!在很多人眼中深圳是座新的城市,很多历史文明需要挖掘,需要复兴!
  • 2016/09/18 23:10:31
  • TA评论了作品《冷焰》 看了开头就想作者会如何结尾。看到最后,发现是一个没有结尾的结尾。这个故事中,任何结尾,无论圆满的还是不圆满的,都会成为败笔。当下的这个结尾应该是最合适妥当的。很多作品的结尾相当于画龙点睛中的那个“睛”,貌似无意或轻轻带过,实则精心架构。另,本文的专业性也很值得借鉴。在分工越来越细化的时代,隔行如隔山,文学作品的信息量必然要更密集、更专业,才能为读者提供更新鲜的东西。
  • 2016/09/18 09:41:55
  • 鳄鱼小赖皮回复> 知识性写作,可以释放或挖掘普通人更多更大的文学潜力。一些行业小说,对普通作者充满神秘性和吸引力。我个人认为,会在一定程度上拓展文学边界。
  • 2016/09/18 12:25:18
  • 鳄鱼小赖皮回复> 感谢王老师提名,很感动,从《港人印象》到《十张边防证》这两篇非虚构,到今年的小说参赛,有幸得到您的提名与指导。你的点评角度新颖,不由得让我“一惊”。再次感谢您对这篇文章的认可。
  • 2016/09/18 12:15:39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密码:我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 江飞泉的诗歌里有一种硬朗的物质,既可以支撑起宏大叙事,也能扶住那些忧伤的情绪、精巧的哲思。这就使得他无论写什么题材(叙事、即景、思考),都可以铺陈出一个差不多一致的背景,即属于自己的风格。尽管在意象和词汇的圆熟上还有提升空间,但本组诗歌已经是很成熟的文本,值得推荐。
  • 2016/09/13 22:16:47
  • 江飞泉回复> 夏姐评价很高呀,真要做到两者不容易,但文为心声,多少是人的投射。
  • 2016/09/19 10:51:37
  • 张夏回复> 国华老师的评语很贴切,精巧里透着硬朗,忧郁中透着大气。这的确是江飞泉诗歌里的特点。文如其人,他本人身上也有这气质。是个既有入世的本领,又有出世之情怀的人。
  • 2016/09/19 10:39:58
  • 江飞泉回复> 谢谢东篱美女
  • 2016/09/14 11:04:13
  • 鳄鱼小赖皮回复> 精彩点评有助于我这种对诗歌外行的人理解它。恭喜入决。
  • 2016/09/13 23:35:11
  • 江飞泉回复> 目前都写得比较顺手,虽然有时有些技巧性在里面,还是情感真挚,发自内心。目前为止,只有书房系列是探索性作品。
  • 2016/09/13 22:51:09
  • 查看全部8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在深圳的时间之余(三十首短诗)》 本组诗歌内容比较庞杂(也可以说丰富),短诗之间几乎没什么内在关联。有观察外物的随感,有独处时内心的冥想。但诗歌说到底还是语言的艺术,要让每个字都有张力,可以反复玩味,且越嚼越有味。这组诗歌做到了这一点,是本次海选入围中少见的精致之作。
  • 2016/09/12 22:55:50
  • 江飞泉回复> 的确很不错,王老师慧眼,而且小伙子很有前途。加油
  • 2016/09/13 22:33:54
  • 刘郎回复> 谢谢先生的评荐与鼓励,这些文字基本都是刘郎今年的作品。我自己不敢说有多么好,但刘郎一直在努力……谢谢先生
  • 2016/09/13 13:29:31
  • 刘郎回复> 谢谢先生的评荐与鼓励,这些文字基本都是刘郎今年的作品。我自己不敢说有多么好,但刘郎一直在努力……谢谢先生
  • 2016/09/13 13:23:22
  • TA评论了作品《西乡河的倒影》 不唯深圳,在任何都市里,如果没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哪怕工资低,社会地位低),即使有解决温饱之道,心理上也会有不同于常人的压力。我了解双鱼一些具体的生活。读完这篇文字,我又读了一遍,想功利性地找一下作者是怎样解决生活问题的——几乎没有答案。我看到的是恬淡、缓慢的表面背后,他那颗比别人更坚韧的内心。或说他更没心没肺一些。这个词亦可称为超脱,我对这个词的理解非常正面。深圳容人,亦为闯荡者之幸事。
  • 2016/09/09 23:00:36
  • 李双鱼回复> 感谢王老师的推荐,生活不易,在深圳将近十年,仍然活着。知足常乐,老话如此说,我亦如此活。
  • 2016/09/12 14:05:15
  • TA评论了作品《开店》 这幅开店失败图几乎可以反射到深圳很多行业。一将功成万骨枯。小宇这篇文字笔调虽轻松,画面实际很残忍。好的非虚构作品,应该一方面能让读者看到生活的经验,一方面看到作者感受到并想传达给读者的人情。这两点,小宇都做到了。 提点小建议,流水账式记录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但还是要有所取舍,尽量不要平均分配笔墨,最好有详有略,突出几个重点,其他的一带而过。
  • 2016/09/09 22:28:25
  • 小宇回复> 感谢评委老师的厚爱。在一年前,在那对东北夫妻卖韭菜盒的时候,看到他们小心翼翼地招呼我,那神情一下子打动我,我当时就想到要写一篇文章,写写做小本生意有多难……感谢您的建议,如有机会, 我再好好修正。
  • 2016/09/11 20:13:04
  • TA评论了作品《我的四十自述》 提名这篇文章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作者是相对陌生的面孔。为新面孔浮出水面助一臂之力;二.非虚构作品。忠实记录深圳的一个细胞;.三.也是最重要的,在深圳逐渐由青年走向中年的过程中,一些最早的建设者也开始走向中老年。本文不疾不徐,准确而平和地描摹出最初的“拼”与中年后的“享”之间的转换,这是个人与城市同步的节奏。一点不足:前面的铺垫篇幅稍长,似可删减一下,腾出更多文字让给后面的生活细节。
  • 2016/09/01 11:00:14
  • 王学君回复> 再次感谢!
  • 2016/09/02 22:40:58
  • 王学君回复> 特别感谢王老师的中肯的建议,我之前以流水帐的方式,全面记录了我的生活工作现状(包括外贸经历,在美式学校的所见所感,家庭教育理念等),所以后半部 分显得纤细。读完有头重脚轻之感,我会好好斟酌,再修改。
  • 2016/09/02 22:40:15
  • 王学君回复> 感谢王老师抬爱!能决赛入围给了我惊喜。睦邻文学奖作为草根的文学盛宴,能让我这种不入流的文学草根生根发芽,并且有成长的希望,不愧为全民写作倡导的先锋!
  • 2016/09/02 22:38:06
  • TA评论了作品《青春骊歌》 打工生活基本分两打类,一类是流水线上和厂房里的工人,一类是高楼大厦里所谓的“白领”。杨点墨这篇作品提供的是一篇典型的白领生活范本。外企、境外老板、爱情、是非、纠葛……其中的酸甜苦辣,无论对于流水线工人还是穿戴整齐的白领来说,都不隔膜。草莽时期的深圳,几乎所有的人,包括本文中某些作为反面典型的高管无不在辛劳与梦想中颠簸。本文行文流畅而节制,轻松中又有些许的感伤。把握得非常有分寸。提名,打赏。
  • 2016/09/01 10:36:47
  • 杨点墨回复> 谢谢虞主席看得这么仔细。
  • 2016/09/11 13:27:11
  • 虞宵回复> 写蚂蚁那一段和被人栽赃那一段我特别喜欢。
  • 2016/09/11 12:02:03
  • 杨点墨回复> 非常感激评委老师的赏识和首肯,真是意外惊喜,能在评委提名的首日得到学识渊博的王老师的点评提名及打赏,无比荣幸。
  • 2016/09/01 20:01:02
  • 王国华回复> 第一句应为:打工人群基本分两大类。
  • 2016/09/01 10:38:28
  • TA评论了作品《生存》 对十十的小说一直抱有期待。她的作品充满了烟火气——不成器却有了外遇的老公,不修边幅的家庭主妇,叛逆的女儿,仿佛身边随便拽出一个人,一个家庭来,就能对上号。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却能吸引着读者耐心地读完,就在于其烟火气。如果把十十的小说收集起来,凑成一本集子,就是一幅当下深圳生活的风情画。既不居高临下,也不矫饰。是真正的、素描式的风情画。 期待将来有那么一天看到这样一本集子。
  • 2015/09/29 21:39:42
  • 十十回复> 感谢王老师对十十一直以来的支持很久写不出小说了,这篇小说写得有点苍促,但自我感觉还行,起码写的过程很顺畅。我也期盼《漂在深圳的女人》能尽快出版!再一次感谢王老师的提名
  • 2015/10/02 09:31:14
  • TA评论了作品《奇葩处处在》 一篇好的小说,文字最好有张力有弹性。而这篇并无弹性的小说却能吸引着我一步步读完,恰说明文字有各种可能。拿作品的第一部分举例,如果没有结尾几段,前面绝大多数的描写像流水账,而陈娟婚前表态的四个条件,峰回路转,一下救活了前面所有的文字。另外,我对作家的专业背景抱有期待,余华做过牙医,阿乙做过警察,郑荣也有医学背景,作者所掌握的专业知识总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体现出来,而这些专业知识比春秋大义更有意义。
  • 2015/09/20 21:16:39
  • 春风妙语回复> 更要谢谢老师的期待,我将作为写作动力,好好观察生活细节,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来。
  • 2015/09/20 21:30:17
  • 春风妙语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鼓励与推荐,我会好好地学习写作,在老师们的帮助下,进一步提高写作水平。
  • 2015/09/20 21:27:11
  • TA评论了作品《下等车厢》 虽然没有“下等车厢”这样一个词汇,但社会阶层客观存在的不平等,已经将人以及与人有关的一切事物分为了三六九等。“下等车厢”是社会洼地,得以接纳各个阶层,各种生存方式。它们在这里汇聚、碰撞,容易看到各种矛盾。作者没有明着写矛盾,而是写“启发”。其实,这里的启发,本身就是矛盾,与主人公生活认知的矛盾。和谐车厢内的冲突极具画面感,让我们看到了生活的多样、复杂。
  • 2015/09/19 11:38:39
  • 黑毛回复> 谢谢王国华老师!
  • 2015/09/26 09:52:57
  • TA评论了作品《比比李奇幻历险记——写给我们的女儿》 当年读梁实秋翻译的《彼得潘》,惊艳于其想象之奇特;再看前几年拍的电视《巴拉拉小魔仙》,感觉也就是那么回事。其实,它们并无高低之分,我女儿喜欢小魔仙,与我喜欢彼得潘乃异曲同工。孩子的判断与我们的判断不同,但或许更重要。我要说的是,应该鼓励大家多写一些纯粹“传播正能量"的童话。它们的想象力可以给孩子们奠定一个根基,他们渗透的价值观可以给孩子一个基本的认知。当然,前提是文本要顺畅、耐读。笑笑书生做到了。
  • 2015/09/19 10:36:46
  • 笑笑书生回复> 十分感谢王老师的豪阔打赏和无私推荐
  • 2015/09/19 11:16:23
  • TA评论了作品《消失的电梯》 写中长篇小说,可以老老实实讲故事,写小小说和短篇小说最好有隐喻。否则小小说成了段子,短篇成了“故事会”。我从头至尾就把本文中的电梯当成了叙述中的一个道具,一个隐喻(如同结尾那个消失了的钟,忽然插进来的人物“刘半仙”),它的问题解决与否,和美国订单解决与否,同等重要又同样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都是本文必需的元素,让一个短篇承载足够多的信息,让小说更加丰满,让这篇小说要表达的生活更加多元、真实。
  • 2015/09/17 16:08:46
  • 王国华回复> 这是浓缩本,内容差不多,只是字数少了,O(∩_∩)O~
  • 2015/09/17 16:40:18
  • 游利华回复> 先谢王老师。另外,强烈要求邻家把王老师的评论贴完,让我好好学习一下。
  • 2015/09/17 16:23:12
  • 王国华回复> 洋洋洒洒写了一堆,最后删至199字。
  • 2015/09/17 16:09:43
  • TA评论了作品《布吉城寨》 一个地方是否引起关注,地域、建筑只占一小部分。首先是这里的人,其次是这里的历史,再次是围绕这里的人和历史引起的话题。这些东西才会使一个地方被恒久关注。布吉地方不大,建筑曾一度混乱不堪,但这里的人创造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历史和记忆,这便有了可以从各个角度切入的话题。张夏用小说作家的文笔,用带着体温的文字,写下了这些相对丰富全面的感受,给读者提供了全面了解布吉的文本。挺好。
  • 2015/09/17 11:03:23
  • 张夏回复> 谢谢王主编的关注与点评。
  • 2015/09/17 20:07:18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