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元涛(王元涛)
  • 《我的朋友孔丘》(长篇小说)、《我要带你去韩国》(随笔集)等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养老》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 2019/09/12 18:17:12
  • 春风妙语回复> 也谢谢老师对文章的提名。
  • 2019/09/13 12:09:04
  • 春风妙语回复> 谢谢老师中肯的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俺当严格要求自己,争取改正不足。谢谢。
  • 2019/09/13 12:04:08
  • TA评论了作品《入深圳记:第一站》 读开头,产生了一种期待,希望作者能拿出一篇火花四溅的工业雄文。可惜行文近半,作者说了实话,他并不热爱大机器生产,所以,最后从工厂跑掉了。不过没关系,经历中的工业痕迹还在,作者还没有完全自觉到的是,恰恰在这种逼仄的环境中,他跌跌撞撞地完成了自身的城市化过程。所有的迷惑与算计,都是必然付出的成本与代价,这种残酷的真实,托起了深圳的瑰丽。这第一站的经验,相当宝贵,值得细细推敲,写出其触手可及的内在质感。
  • 2019/09/12 17:50:07
  • TA评论了作品《出故乡,入深圳》 初棉这样写父母:“许多年里,他们一直是这个样子,一点点微小的事情,他们也担心到似乎天要塌了地要裂了。”这也就是父母无能地爱着我们的样子吧。读初棉,我脑海里浮现出的意象是,一只巨大的美丽的风筝,飘在半空,令万人惊羡仰望。牵着这只大风筝的,有千千万万条线或绳索,分别通往这片国土东南西北的各个角落。绳索上,可能布满灰尘,也可能挂满心事,它既是我们归乡的路,也是我们内心的伤。这只风筝,就是深圳。
  • 2019/09/09 15:59:13
  • 初棉回复> 感谢元涛评委!
  • 2019/09/10 21:25:30
  • TA评论了作品《云来客栈》 小说的核心工作,当然是写人物。至于讲故事,讲好故事,是为塑造人服务的。很可能,许多作家已经忘掉了这一伟大的传统。《云来客栈》正是一部写人的作品,你可以不喜欢主人公白小素,甚至都可以说,白小素所奉行的人生准则政治不正确,但作为人物,白小素是活着的,是立得住的,作为一种类型,她首先让时代无可奈何,其次会让我们投射性地去身边寻找与她相似的人,然后确认,自己的活法与她们有什么异同。创造坐标,小说就成功了。
  • 2019/09/09 15:23:26
  • 米欣回复> 第一个表情点错了不管小说好不好,有些句子还是很有点意思,值得大家读读,谢谢王老师选了这一篇。
  • 2019/09/09 16:21:46
  • 米欣回复> 政治正确的小说不是好诗歌王老师
  • 2019/09/09 15:36:51
  • TA评论了作品《桥头古村(外三首)》 新人需要鼓励,鼓励需要理由。四首诗,其中两首随感,两首应景,但总体看,情绪有来处,词句有担当,干净透明,质朴健康。这种淡远的美好,才属于我们木质或棉质的日常,不是吗?米鼠,水草,生蚝,珍珠,这类意象,已经不容易打动人,周小满却成功地打动了我们,诗人心底有静悄悄的故事啊,这可能就是作品的秘密魅力所在吧。
  • 2019/09/08 23:54:36
  • 周小满回复> 谢谢老师鼓励
  • 2019/09/09 18:56:41
  • TA评论了作品《杀鱼》 说起杀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隐喻,它就是一种没来由的自信所换得的一种失败。失败也不是什么伤筋动骨或痛彻肺腑的事,因为我们要么原本就没有上心,要么原本就早有心理准备。如果一定要引申出主题思想,或许可以这样说:即使承诺,也无法兑现,况且,还根本就没有承诺。不止男女主人公,多少人的生活,就在这样慢慢变得夹生。印象中,作者游利华比较擅长白描细节,丰富,繁杂,逼真;这一篇什所透露出的形而上意涵,十分令人欣喜。
  • 2019/09/07 23:17:12
  • 游利华回复> 谢谢元涛老师的评论打赏及鼓励
  • 2019/09/08 09:05:56
  • TA评论了作品《《砚床》打进了好莱坞》 拍摄一部电影,制片主任是做什么的?读此文,就会明白,制片主任,几乎什么都做,争取投资,完善剧本,挑选导演,寻找外景地,调控拍摄整体进程,以及安排摄制组吃住行,甚至还要摆平外景地小混混的敲诈纠缠,大大小小忙不完的事,里里外外操不完的心,一个环节脱序,电影就可能难产。喜爱电影的朋友,不可错过如此饶有兴味的幕后故事。从一个制片主任的视角,追述深圳出品电影《砚床》的诞生过程,此文堪称深圳文化史的有力注脚。
  • 2019/09/07 14:55:17
  • 陈昌华回复> 因出国旅游,未及时回复,抱歉!谢谢王元涛老师的精彩点评和鼓励!
  • 2019/09/16 22:20:04
  • TA评论了作品《线》 必须说,作者在文中所描述的,女工们在一起互相倾诉家暴经历的场面,非常接近心理学意义上的团体治疗。而且,这又不是专家在“治疗”,而是一个个普通而坚强的生命在无师自通地自我挣扎。这样一个个可能永远也不会“著名”的公益组织,正默默滋养着无数女性的尊严与灵魂。这一点,也正是深圳这座城的神奇之处:每个人走进她,都会找到各种机会去完成自我启蒙,自我教育,从而,甚至让每一根手指都了解自己的尊严,保卫自己的尊严。
  • 2019/09/07 13:45:15
  • TA评论了作品《福田南修鞋记》 我宁愿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年纪大了,珍惜温情。小摊小贩与大盖帽城管,永远是一对矛盾,其间的平衡,既需要小摊主有拿纸巾擦拭当街污渍的自觉,也需要城管战士有“枪口抬高一寸”的本心。深圳街头的各种大盖帽,不像老家的那么穷凶极恶,这可能正是很多人爱深圳的原因。当然,结尾,也可以换一种手法,比如,两名城管,是出于个人恻隐,来给两位修鞋大妈送还工具的,其温意,可能会更浓些。文学真实,当然不必过于拘泥生活真实。
  • 2019/09/07 11:24:11
  • TA评论了作品《月是深圳明》 严格说,这部作品,讲的是一个小生命的入深圳记。她是爱的结晶,这是必然的。她降生在深圳而非其他地方,则有偶然的成分。但她一入深圳,就自然拥有了深圳,深圳也自然拥有了她,因而她与深圳的关系,就与上一辈的战战兢兢、爱恨交织完全不同。她对深圳将理直气壮,正如她对父母的爱一直理直气壮。当一座城,拥有越来越多这种“原创”的生命时,这座城,就拥有了自己链条结实的独立历史。有爱铺路,任何生命入深圳,都会一片坦途。
  • 2019/09/03 15:20:10
  • 笑笑书生回复> 我替月亮感谢王老师的提名和巨赏
  • 2019/09/03 15:32:54
  • TA评论了作品《城里的月光》 这是一个寓言。或者也可以说是一个预言。几十年前的上山下乡一代将给这个族群带来什么,尚在进展及观察中;而留守儿童一代将如何影响这个族群的质地与成色,几乎是可以准确预测的。可供代际传承的物质财富并没有如愿被创造出来,谨守分际的苦吃苦作精神却已大面积崩解,因此,小说里小主人公砸车,就是他们与社会建立交集的初步尝试与探索。
  • 2018/09/09 19:31:49
  • 郁小尘回复> 谢谢老师阅读、提名。正如您所言,“留守儿童一代将如何影响这个族群的质地与成色,几乎是可以准确预测的。”留守儿童,一个沉重的话题,我总想着要写点什么,可是,我又能写什么呢?
  • 2018/09/13 23:17:51
  • TA评论了作品《音乐特长生》 实际上真正打动的,是文中的母亲。当作者在选择的过程中陷入半崩溃状态时,她的接纳是无条件的。如果她没有接受过相关的心理学训练,那么她就是一位天才的好母亲。不是每个母亲都会天然成为好母亲的。当然,母亲的接纳,被作者看到了,从而成为作者前行的力量。这一部分,才是本文最有价值的亮点,千万不要忽略过去。最后,想问一句,标题不是应该叫“音乐特长生”吗?
  • 2018/09/09 18:05:44
  • 蓝色天际回复> 哎呀!标题怎么是《音乐特色生》呢!评委老师慧眼,感谢王老师!关于母亲,我有太多话要说了,以前怕她,也爱她,曾经怕她比爱她多,不过,上了高中后,爱她比怕她多了。
  • 2018/09/09 22:54:08
  • 王元涛回复> 勘误:第一句,实际上真正打动我的
  • 2018/09/09 18:07:47
  • TA评论了作品《南方Ⅱ:诗文志》 还记得若干年前初到深圳,就细读过张谋的南方系列,他密不透风的细节陈述让人喘不过气来,但对于我了解和理解深圳,却有非常巨大的帮助。当然,偏重个人化表达,永远都是双刃剑,一方面真切,一方面狭窄,如果不肯在背景底色中揉入分量足够的大悲悯或大批判,平淡往往也就真的是平淡了。因此,读张谋,偶尔会心思游离,那时就想对他大喊一声:张谋,给我们一次高潮!
  • 2018/09/09 17:50:54
  • 张谋回复> 感谢王老师:)
  • 2018/09/10 10:06:25
  • TA评论了作品《深商群像》 作为写作者,一定要提防人云亦云的陷阱。南兆旭老师就曾一再强调,深圳,从来不是一个小渔村。类似的,书写这种商界头面人像,也是很有难度的。有公关部门的强大存在,对于他们,我们所知道的,往往是他们想让我们知道的。对此,不可不察。不过,本文材料翔实,理解透彻,行文流畅,对于深商概念的确立与畅扬,会有非常好的正面效应。
  • 2018/09/09 17:18:34
  • 龙思韵回复> 谢谢元涛老师!不过世界之小之大,我们都是“楚门”。在这个“民主集中制”的社会里,重要的不过是“你”、“我”、“他”的三换位。大佬们追求积极引导,我追求稳步前进
  • 2018/09/23 23:15:29
  • TA评论了作品《烈焰》 进入故事不够从容,就是说,从第一段开始,冲着后头结局而写的意图太过明显了,其后果可能就是,变成了一个看到开头就差不多能猜到结尾的故事。尽管如此,绝大部分的细节铺陈依然很动人。哲学家说,人生本无普适的意义,每个人都用行动为自己赋予意义,每一天都可以为每一天赋予独特的意义,主人公柳竹心没有正面出场,却是这一哲学信念的可信的实践者。一个柳竹心,一群柳竹心,与这座城互相印证,互相慰藉,这就是价值所在。
  • 2018/09/09 17:03:11
  • 黑雪回复> 谢谢评委王元涛先生的点评!正如您所说的,我在文字中“藏”的本领还需学习,开头很落俗套。幸而,这个故事能按照我设计的模样,基本呈现出来,也算是一次尝试。感谢您的认可!
  • 2018/09/10 09:37:48
  • TA评论了作品《高楼有鬼》 部分细节,还有进一步推敲完善的余裕,比如安排一个场景,让古经理来传达那些高层人事震动,可能比目前这种新闻通报式的交代更自然些。不过整体上看,小说完成度很高。对结构的精心把控,换来了节奏分明的紧张感,贡献了足够的可读性。主人公刘苏的成长速度显得太快了些?不过对于她的基本价值观设定,我很喜欢,可能是年纪大了,偏保守的人生抉择,更让人安心。
  • 2018/09/09 16:46:36
  • 刘菡萏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中肯意见,小说完成得有些仓促,我会抽时间再努力修改一下。感谢推荐!
  • 2018/09/09 16:54:04
  • TA评论了作品《乌金》 如果小说中的陈骗子真懂一点心理学,他可能就会指出,他的创造者,也就是小说作者,是在用投射的手法构造一个理想国。在深圳,还批量存在着蒋宋孔陈及老黄小柳这种人,从商及活人的底线如此之高?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作者信,并把这种信投到小说人物身上,这就够了。去魅,还原,深圳需要如此温情的自我形象,也配得上这样的自我形象,对此我越来越深信不疑。
  • 2018/08/29 23:10:03
  • 笑谈一生回复> 谢谢王老师提名,也谢谢你和我一起相信荒诞中的真实。
  • 2018/09/06 21:16:50
  • TA评论了作品《囚鸟》 被商战,用这个词来描述主人公的遭遇,可能不太符合语法,但其背后,对应的则是不合常情的发财手段。如果主人公的无奈更少些,义愤更多些,我愿意把这部作品视为黑幕小说。这是一个带有强烈自传性质的行业故事,我们身边的会计,哪个不是面色平静、严谨从容?可读了这部作品,才会发现,原来,人与齿轮对接,同样会给他们的内心造成剧痛。这时候的逃离,反倒是英勇的抗争,于是在枯燥的数字海洋之下,开始有了人性的暖流波涛汹涌。
  • 2018/04/09 12:08:24
  • 叶紫回复> 作为一个正直而有良知的自然人,都会从内心感到失望与无奈。至于对于各种行业的黑幕,已经让我们司惯见空,无论是职业内还是各种商战,所以文字的抒写只能是顺从社会的真实,作挣扎状。
  • 2018/04/10 13:15:03
  • 叶紫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精心点评!辛苦了! 如果所谋职业,除基本的养家糊口外,不添点社会意义与社会成就感这样的润滑剂,人与职业都是齿与轮的相互磨损,
  • 2018/04/10 13:11:57
  • TA评论了作品《江湖夜雨》 必须说,标题,个人不喜欢,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阴谋与自伤的故事。实际上,作品整体基调阳光,堪称拿得起放得下;而且作者视野开阔,有一种“临大洋而天下小”的气度。一群年轻人,来自世界多国,对爱与哀愁的理解与表达,初看浅白,实则不失原则。在有礼貌的滥情与试探之下,有一颗颗渴望接纳的小心脏在怦怦跳动。如果说存在一种情感的全球化,那么他们,就是第一批勇敢的尝试者。当然,如果情绪表达能再深沉一些,就更完美了。
  • 2018/04/09 12:05:15
  • 冬十年回复> 谢谢点评!标题的确让人越看越别扭
  • 2018/04/10 18:22:40
  • TA评论了作品《燃灯索》 商场如战场,还是商场如赌场?至少从这部作品来看,二者似乎是一回事。创业小有成就,却在一次冒险失利中一夜被打回解放前,主人公再也无法重新投入用汗珠换取温饱的生活之中。这种经历,在深圳有一定的典型性,相信可以唤起很多人的同感与共鸣。亲情是压力,同时也是后盾,这种真挚表达,相当宝贵。但是,个人不喜欢第二人称的叙述视角,因为总感觉第二人称不自然,影响阅读时的代入感。这一点,谨仅作者参考。
  • 2018/04/09 12:01:22
  • 江飞泉回复> 很喜欢元涛老师的精彩点评。人生如戏,商场亦如此。第二人称是一个尝试之作,好像是劝慰朋友,实则为主人公痛惜不已。也许取材于熟悉的人事之故。谢谢老师建议。
  • 2018/04/09 12:03:35
  • TA评论了作品《莨缘》 为商业人物立传,难度至少有四。一,不大张旗鼓地写传主赚钱的成绩不行,写太多也不行,因为赚钱,不就是他们的本分吗?二,对第一桶金或最关键处两步,传主一般不轻易吐露,如果含糊其辞地交代,会出现叙述硬伤。三,不写传主的情怀不行,可如果写得过于高大上,又会显得言不由衷。四,不引用企业的经营数据,传主不会满意,如引用太多,岂不变成了年终总结?对于这类难题,作者有思考,有努力,基本把持住了相对的平衡,不容易。
  • 2018/04/09 11:58:14
  • 无香回复> 谢谢王老师
  • 2018/04/11 13:20:41
  • TA评论了作品《白蝴蝶》 这部作品的感情是比较饱满的,作者构筑鸿篇的雄心也有,稍有不足之处,是在人物设定与表现上,显得与特定的历史场景脱节。日寇进犯,烽火衡阳,家国离乱,性命交关,这样的时节,小儿女情肠具有如此强大的排他性,好像与常识有些距离;或者说,对于战争的惨苦与死亡的迫切,似乎缺少一点感同身受吧。但湘地有材,愿为作者加油鼓劲。
  • 2018/04/09 11:53:42
  • TA评论了作品《局》 商战作品,最忌没有切身体验,想当然地编造离奇故事。阅读本文,可以大胆地揣想,作者很可能长期在饮食界摸爬滚打,甚至从作品强烈的纪实风格来看,可能还曾是局中人。真正的商战,未必需要波澜壮阔、生死相搏,算计到一坨冻虾的价格与两瓶梅子酒的体面,才更让人揪心扯肺。从此,在任何一家餐馆面对任何一盘珍馐,我们都可能产生这样的遐想:谁知道这道菜背后的厨房里,正上演着什么样的人性冲突呢?艺术的美感,正由此生发。
  • 2018/04/09 11:46:08
  • 小宇回复> 王老师说得极是。我努力摒弃亲历的痕迹,但总掩饰不住想要坦诚的讲述。 血血水水,可能才让商战故事更加具体吧! 感谢您的点评和鼓励!
  • 2018/04/09 13:48:37
  • TA评论了作品《漂在龙岗》 龙岗我是去过的,好像并没有诗里写的那么美好。这样说,是对诗人的褒扬。因为诗人眼里的世界,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这一首诗,有很真的东西在里头,能真切感觉到一个人对一片土地半路出家式的依恋,反而更强烈。当然,是龙岗,还是龙华,可能并不重要,在哪里期待有人能当街喊出自己的乳名,哪里就可以是收留灵魂的不变故乡。“如一封平信/将自己寄给每一扇亮灯的窗口”,到这里结束刚刚好,余下的四行,像是诗人开了一个小玩笑。
  • 2017/08/30 20:50:18
  • TA评论了作品《众筹》 收笔仓促,显得虎头蛇尾,但整体感觉,是很不错的,刘敏的形象尤其立得住。在这种家族纠葛的故事中,不做隐形的道德讲师,对每个人的行为与选择,都给出充足的理由,即使可恨,也让他有理由,于是冲突才具有悲剧性,那种命运的沧桑感也就出来了。在这一点上,作者显示出了一定的功力。同时能够显示作者成熟把握能力的,是交代背景的部分,也处理得很自然。只是对标题,有保留意见。在我看来,此篇作品,重点还真未必要放到众筹上。
  • 2017/08/30 19:05:53
  • 叶紫回复> 谢谢王元涛老师的提名。这小说在工作的间歇里写成后,心里也没一个底。一直放着。受文友的鼓励说放上来看看。难得王老师赏识,一言中的点明了,文中的缺憾,让我有了努力的方向!
  • 2017/08/31 09:40:29
  • TA评论了作品《我的龙华二手房东》 这是一篇走心的文字。不止深圳,全国各地都一样,凡有过租房经历的人都会同意,在这一块领域,尔虞我诈,简直是自我保护的褒义词。因此,能遇上肯拿工资条给你看的人,近乎奇缘。其实不过是小插曲,其实也都是无奈的挣扎,却有足够暖人的底色。当然,从此篇看,作者的技巧还有待提高,比如“龙华哥”这种容易引发歧义的表述,稍加留意,即可改正。而且,最后一段是没有必要的,完全可以删掉,疼痛的目光就够了,不需要再人为拔高。
  • 2017/08/30 18:07:42
  • 秋水含烟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点评和指正,以后我会注意和改良这些细节问题。“龙华哥”,其实是我的亲哥哥。没想到此文,竟能引起王老师的共鸣,以后我会更加努力,谢谢!
  • 2017/08/30 21:20:24
  • TA评论了作品《南归北女》 故事性这么强,怎么会没有人叫好?当然,可能是因为,初看起来,此文本更像是一条新闻。但实际上,从叙述角度的选择,到人物形象的塑造,这都是一篇小说。如果是新闻,我们的着眼点当然是法律与道德;但作为小说,我们关心的,则是人性与命运。比如,孩子用开水烫伤自己,是不是妈妈安排下的苦肉计?此前在其他学校发生的事故,是不是妈妈一手策划出来的?如果借鄂小潜之口,给出再明晰一点的暗示,那么小说的悲剧性将进一步增强。
  • 2017/08/29 22:21:27
  • 吴春丽回复> 2017/05/21的作品都被评委王元涛老师捞上来了。这个要点赞一下!评委的工作太细致了!
  • 2017/08/30 10:25:34
  • 昆阳森林回复> 老师工作真细致,这个文章真的不错。
  • 2017/08/29 22:49:02
  • TA评论了作品《过港一日》 读到这样一篇稍显另类的文章,在我是一个不小的收获。深圳人眼中的香港,与我的内地老家人眼中的香港,是不同的。每天清晨,你到各个口岸,去看看一脸稚气的娃娃们是怎样排队过关到香港上学的,就知道了。周末过港登个山,也不比到郊外野餐麻烦多少。只是,肯穿过这浮光掠影的水面,一猛子扎到海底礁石处看看世相另一面的人,能有多少呢?敏感不是借口,不糊涂才难能可贵。如果深圳真有心创立深圳学派,这样的思考,才算刚刚开始。
  • 2017/08/29 21:38:46
  • 煜琳回复> 谢谢打赏及点评
  • 2017/08/29 22:35:28
  • TA评论了作品《三指佛手》 来吧,我们看一下,如果从头开始的叙述者“我”是阿杰,那么罗仁是从哪一部分切入进来的?合理还是不合理?如果阿杰只担负了结尾部分“我”的工作,那么从第一个字起,就是张超的梦呓了?合宜还是不合宜?这种结构性探索,是允许造成一定程度的混乱的。至于边界在哪里,游戏成分控制在什么比例,解释权的四成在作者,六成在读者。也就是说,千头万绪,只要能让人读得津津有味,就是胜利。我承认,这篇小说,还真让我读得兴致勃勃。
  • 2017/08/29 16:17:16
  • 七里老塞回复> 很意外能入决,谢谢王老师支持,问好。
  • 2017/08/29 18:05:29
  • TA评论了作品《开往春天的列车》 记得好多好多年前,关于何立伟的《白色鸟》算不算小说,曾引发争议。此篇也该有争议,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作者在最平凡的题材中,开掘出了动人的情怀。说平凡,其实都有点俗气不是吗?青梅竹马嫁港商,面海大宅八千万,什么年代了,还拿这个说事儿?但是,字里行间,作者对心底忧伤那么珍爱,搞得我们不知不觉间也跟着珍爱起来了。文字的魅力,就是这么强大。技巧性细节不够好,比如,怎么就知道火车上那个霸蛮的家伙叫雷哥呢?
  • 2017/08/29 12:24:13
  • 郁小尘回复> 感谢王老师提名,批评指正,我会继续努力,
  • 2017/08/29 22:39:32
  • TA评论了作品《透明的骨头》 有才气,不成熟。六个字,评论结束,以下是闲聊。就个人的阅读体验而论,诗中有很多好句子,可是,一旦出现“或许”、“抑或”一类的连接词,或出现不当的标点符号,或出现不必要的语词重复,原本很美好的情绪流就会被打断。因此斗胆猜测,作者受市面上流行诗的影响比较大。找些真挚深沉到吐血的经典来读吧,潜入其中,用心体悟,不以那种停留在意象表面的小技巧为自得,献出自己的真恨真爱,这样,很可能就不会辜负自己的才华了。
  • 2017/08/29 10:12:01
  • TA评论了作品《求水山》 游记类随笔不好写,一山一石一水一桥,就摆在那里,你看我也看,谁还能看出花来写出果来?身边有无数来往的陌生人,却与你隔着肚皮,他们会有故事,我们并不知道,这一点,天然就拼不过小说。还有一招,可以钩沉古韵轶事,但一查百度,马上让你气馁。而驿马此篇,于草尖尖上寻阳光,于泥土深处寻种子,十分难能可贵,看得出来,他与求水山,有着恋人般的亲密关系。写树,写鸟,写蛇,写蛙,都好,只是对垃圾的批评,稍显人云亦云。
  • 2017/08/29 09:43:15
  • 驿马回复> 谢谢元涛老师的推选和精彩点评,问好!
  • 2017/09/02 20:42:38
  • TA评论了作品《对一双黑色袜子的十二种解释》 针对十二种解释中的第五种,我可以编出一个粗俗的情节来:这是发生在故乡的一次不成功的私通,始于来历不明的暧昧的黑袜子,终于被盯梢者狠狠砸碎的玻璃窗。当然,以上是玩笑,我真正想说的是,现代诗的多义性,也就是她的丰富性,让她立体多面,魅力无穷。貌似破碎的叙述,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阻碍阅读的进入,也可能影响阅读的快感,但说不定在哪一个点上,我们就会被或深或浅地打动,因为不得不说,我们的生活,在本质上与诗同构。
  • 2017/08/29 09:13:58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王老师辛苦了!您的精彩点评让我受益,诗歌多义与生活丰富一直是吸引我的地方,生活与诗歌同构,这个理论高度引导我对写作有更加深入的思考。非常感谢您的推荐!
  • 2017/08/29 13:52:40
  • TA评论了作品《遇见亡命之徒》 读到第五节,猜到了宁古与宁古塔是同一个人,应该说,已经很不错了。这种平行叙述是相当有难度的,把一个人的个性与特点一分为二,互相映照,互相补充,又不能有质的游离,又不能贴得太近,其尺度掌控,精度要求太高,需要具备一定的天分,才能达到完美的程度。略感不过瘾的是,故事的基本元素,比较普通常见,尤其是最后跳塔的情节,恐怕连一般社会新闻版的编辑,都已经丧失新奇感了吧。当然,结构精巧,这是作者最大的成功之处。
  • 2017/08/29 08:55:08
  • 蓦然回首回复> 多谢评赏,多谢指正,定当厉兵秣马,再接再厉,写出更多的好文字。
  • 2017/08/29 13:37:54
  • TA评论了作品《​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女主角的个性设定稍显简单了,一味地不讲道理,就招人烦了。不是说,生活中没有这样不可理喻的人,比她更可厌的也有,我知道。但,把这样一个人直愣愣放在你面前,你会不会心生反感?小说也是一样的,再给她点理由,让她又可气,又有自己的不容易,形象就会更迷人。相比之下,男主人公的心理过程就完整丰富多了。尤其是拿学历反而被乡人看不起,这个视角,至少对我而言很新鲜,会促我重新思考这座城与这片土地之间的深层纠缠关系。
  • 2017/08/23 13:52:16
  • 乘风无痕回复> 女主角还是很爱男主的,只是两人的观念不一样,导致裂痕。
  • 2017/08/23 14:18:34
  • 乘风无痕回复> 感谢王老师的点评,我再想想怎么改。
  • 2017/08/23 14:17:01
  • TA评论了作品《寡妇年》 比较遗憾的一点是,小说人物的名字,缺乏潮汕味。但故事好看,人物形象也立得住。在惨境甚至绝境下,一个人要么彻底委顿,要么去开掘杀伐决断的一面,天堂或地狱,往往只在一念间。尽管女主角的三拳两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毕竟让人看了痛快。与养女佳佳的情感纠葛,应是重中之重,现在看,分量稍显不足。最喜欢吃螃蟹的细节,妹妹喜欢吃,我才抢着吃的!这种思念与牵挂,是实的,是活的,让哥哥原本平板的形象一下立体起来。
  • 2017/08/23 10:11:01
  • TA评论了作品《宿舍中的过客》 读茨平的文字,在想一个问题,刊物发表与网络发表区别何在?最要命的,恐怕是缺一道编辑环节。多好的故事啊,人物形象鲜活生动,是躲在书房里编不出来的。只是,行文确有一些小毛病,如到底是官生还是管生,如读来别扭的“二份”、“二个”,若能经编辑之手打磨,此文会更加光亮照人。“人力官生”一节中,对官生夫人的外貌描写有歧视性,不恰当。而第一节“绩效林生”中,对害人工作日记的理解,才是平正持中的健康立场,很宝贵。
  • 2017/08/22 21:28:49
  • 茨平回复> 来邻家磨这几年笔,得健康立场这几字,要算最大的收获。我会努力的。
  • 2017/08/22 21:45:19
  • 茨平回复> 谢谢王老师鼓励,健康立场,这几个字对我触动很大。写作者,境界为第一要义,理解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因为,每一个人对生活的理解,都是他的全部真理。
  • 2017/08/22 21:45:00
  • TA评论了作品《葡萄入榨》 私心喜欢这篇文字的理由是,给我补了一堂深圳生活史课,让我这种后来者,与这座城,更容易建立起亲密的对接关系。文字略芜杂。情绪流有剪裁的余裕。一些过渡与交代不必要。你一旦交代,考虑的就是自己,而不是读者。但它丰富,逼真,从阶层流动的角度,揭示了这座城基本气质的由来。尤其关于病痛的叙述,相当精彩。世界过于强悍,自感无力掌控时,病痛及对病痛的疑神疑鬼,就是生命在发挥伟大的自我保护本能。标题也是一个加分项。
  • 2017/08/22 20:04:17
  • 江飞泉回复> 在写这篇文章时,几次写不下去,这可能导致了情绪泛滥,枝节过多,感觉回忆的痛苦比写作更艰难。再度多谢王老师赏识。
  • 2017/08/22 23:09:48
  • 江飞泉回复> 很感谢元涛老师提名,我会利用点时间做些修改,我同意老师的意见,略显芜杂,使之更加精炼些。
  • 2017/08/22 21:16:01
  • TA评论了作品《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读到三分之一,觉得像纪实;读到三分之二,又觉得像非虚构;读完,长出一口气,是个不错的小说。人心人脸非红非白,也可以蓝,人情人性的丰富才能得到真实呈现。这样的创作意图,基本实现。而且叙述从容,节奏合拍,好看。鸡蛋里挑骨头的话,二号人物郝建滨有点抢戏,不是吗?放弃全知视角,用郝的有限视角来叙述,故事的张力或能得到进一步强化。然后,京剧相关内容,与整体故事游离,估计作者也曾冥思苦想,最后没有找到好办法。
  • 2017/08/22 15:13:03
  • 杨点墨回复> 我还特地重温了一遍以此为名的京剧,文中引用的唱词,我也精心挑选过,唱词内容看似有些游离,但实际存在某种隐约的关联与暗喻。再次谢谢王老师。
  • 2017/08/22 17:17:22
  • 杨点墨回复> 谢谢评委老师提名打赏。初稿时我本想给这部小说起名为《连环套》,这是一个博弈的故事嘛。
  • 2017/08/22 17:17:09
  • TA评论了作品《舌尖上的诗》 譬如回到故乡,如果没有黄瓜刺痛我的双唇,没有尖椒让我又恋又怕,没有韭菜连根带叶的似曾相识,没有黄豆颗粒饱满地滚向豆腐房,我又何以确证真的回到了故乡?这就是双鱼的诗性诱惑,柔软,干爽,微微颤抖。最喜欢《玉米》一首,有苞谷锈叶般的粗粝苍凉,又与他人无涉。
  • 2015/09/30 11:36:45
  • TA评论了作品《历史纪实:皇岗公园今昔》 关注土地,价值永恒。道长的用心与用情,堪堪把深圳变成了精神意义上的故乡,从而让我们的双脚,渐次有了根须的触觉。而且,克制对改革开放的赞美,是非常恰当的。天地洪荒初,伊甸被逐起,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就是人的悲苦命运,也是人的天赋自由。先剥夺自由,然后再还回部分自由,因此还要求我们心怀感激,道理真不是这么讲的。
  • 2015/09/30 10:55:02
  • 道长回复> 元涛老师一直关注本土历史文化,让我深受鼓舞!有你们这些好老师,我累点算什么,一切辛苦都化成了有价值的文字!叩谢!
  • 2015/09/30 13:11:59
  • TA评论了作品《沉默之诗(14首)》 诗必须这样,有跳脱感,让词句与词句之间,让词句与我们之间,保持适度的距离,沉默于是成为一种高傲,与墙无关,与沙无关。这时候,如果你不允许我说,我与世界也同样无关,那么请问,谁曾为我无条件地负起责任?如果我依然肯用美和善意来回报,那么你们不是赚得满盆满钵了么?诗性的表达,可以让冷漠也成为力量,这就是我们共同拥有的秘密。
  • 2015/09/29 20:50:22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元涛老师,谢谢伟彬,谢谢若尘!评选推荐截止日即将来临,还有惊喜持续袭来,必须浮一大白。
  • 2015/09/29 21:30:55
  • 若尘回复> 祝贺书生入决“连中多元”!沉默就是爆发!
  • 2015/09/29 21:23:43
  • 伟彬回复> 祝贺书生入决“连中多元”!沉默就是爆发!
  • 2015/09/29 21:21:47
  • TA评论了作品《爱情下山了》 一直相信,世界上的人,至少分两种,一种是爱情动物,另一种是非爱情动物。后一种,终其一生,也不知晓爱意味着什么。本篇把这种不知晓,描摹得自然贴切,而其实,作者可能又是无意而为之的。对爱可以生爱,对不爱也可以生爱,这是对生命本身的打量,也是文本具有的力量。如果一定要指出不足,就是高远的形象单薄了些,一定要报复,可以让他稍稍柔和些,用痛陈伤害,来逼迫女主人公,阅读效果就会显得更为阴鸷,从而动人心魄。
  • 2014/10/20 21:15:57
  • 刘菡萏回复> 谢谢王老师的评论及打赏,更谢谢王老师的鼓励与意见,等我有点时间后,把这篇小说好好修改一下。到时再发给王老师看看。再次感谢!
  • 2014/10/20 22:33:31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土特产》 活色生香,心态健康。上天入地,通感自然。东拉西拽,联想诡异。收放自如,情感节制。
  • 2014/10/11 23:44:29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洪湖公园的荷花开了(长诗)》 当我读诗的时候,我在期待什么?如果喜欢故事,可以去看纪实。如果迷恋情节,可以去看小说。当然,如果想励志,不会去看成功学,而是去翻丘吉尔的传记,看他到底患的是哪一种抑郁症。所以,读诗,实际上是与自己的情绪相遇,那些片断的闪光,那些绝望的透明,那些高蹈的误解,一句“母亲的呼唤远高于乡村的屋檐”,就把这一切混乱通通瓦解了。世界从此清明,我与诗性独对。这种感觉,木偶人给到我了。
  • 2014/10/11 23:14:31
  • 骚风回复> 读了先生的点评,邂逅了一首好诗!
  • 2014/10/11 23:32:58
  • TA评论了作品《建筑工地往事》 如果作品采用第一人称,会让人感觉更为亲近些。如果标题叫《我们都是脚手架》,会略有诗意,足以克服“建筑工地往事”的笨拙。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第一个字起,粗粝的生活气息就扑面而来,逼真得让人绝望,因为我知道,我也是可能成为李小鱼的,从田间一步跨进都市,在步步被动中学习劳动,学习爱恨,学习性。我们都是脚手架,或装或拆,都在和命运头抵头相碰相撞。
  • 2014/10/11 22:33:24
  • 牛叉叉回复> 感谢王元涛评委慧眼,将此文提至入决。谢谢!
  • 2014/10/17 15:04:05
  • TA评论了作品《鞋子里的情书》 除了琼瑶,全世界人都知道,爱是有条件的。承认这一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因此,爱上聋哑人,有难度;写爱上聋哑人的小说,更有难度;让人相信你所写的故事,难上加难。但是,所有真爱过的人又都知道,爱,在条件之外,更需要有情,那种让人心跳的悸动。唐兴林的小说,在不疾不徐中,就找到了一条可以信靠的道路,让我们感觉仿佛正与主人公结伴同行。
  • 2014/10/11 22:21:01
  • TA评论了作品《追梦记》 一群最有梦想的人,一群最有勇气的人,也可能是一群在故土穷困潦倒的人,毅然来到这片土地,靠泪水解渴,靠汗水洗澡,让梦想开花,让勇气变现。一群最不守规矩的人,在这里发现了规则的宝贵;一群无法无天的人,在这里赋予法律至高无上的地位。这里可能是肉体的炼狱,这里更可能是心灵的天堂。也许,唐兴林会知道,我说的是美国,还是深圳。
  • 2014/10/11 22:05:47
  • TA评论了作品《岗厦村文氏的前朝后代》 这是一项有价值的工作!不由想起了春秋的史官,说齐君杀史官,史官弟接班,又被杀,史官子明知会被杀,依然前来接班……我们的先辈读书人,是有过风骨的。当然,写岗厦村文氏史,并没有什么风险,但其探幽索微的艰苦功夫,依然令人尊敬。尤其对于我这种一到深圳就扑奔所城访古的人来说,文氏信史,几乎就是“深圳学派”的起始原点。
  • 2014/10/11 21:51:02
  • 道长回复> 谢谢王元涛评委!我写散文几天就能完成,写历史纪实整整五个月,很辛苦,但很有意思,王老师一直致力于挖掘本土文化,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我是第一次尝试写纪实,能得到各位老师的指点,非常感动!
  • 2014/10/12 06:39:21
  • TA评论了作品《女保安》 说实话,本篇的文字显得笨拙,比如,“她们看似瘦弱、袅娜的身材却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首先,瘦弱与袅娜并列,在修饰逻辑上是不合适的;其次,此句的主语是“身材”,而“身材发挥作用”也不合适。正确的语序应该是“她们身材看似瘦弱,却……发挥作用”,这样主语就是“她们”了。但是,文字的瑕疵,挡不住真实体验散发出来的力量,这一点,与路遥的《人生》相似。
  • 2014/10/11 21:39:34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