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花(生如夏花)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病人》 时代发展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农村城镇化,土地减少,资源短缺,空气污染等等,然而最让人惋惜和担忧的是人性中善良、美好的东西正在一点点消逝。老王口中讲述的乡下人之间的不设防,其实不过是作者借乡下这个象征朴实的词语,来表达人和人之间渐渐缺失的和谐和信任,更可悲的是如今这种人和人之间的防备和冷漠成为了一种现代人理所当然的处世之道。如此荒唐,却又如此真实!
  • 2017/05/22 13:50:20
  • 老黄牛学飞翔回复> 借乡下这个象征朴实的词语,来表达人和人之间渐渐缺失的和谐和信任——总结得有道理。
  • 2017/05/22 20:10:34
  • TA评论了作品《当你问我为什么》 全篇几乎都使用淡而无味的语言,能写出味道来,这考验作者的功底和文学素养。这样的作品对读者也是有要求的。因为它不是速食快餐,不是单纯的填饱肚子,停留在欲望的层面,而是通过整个作品的完成,使读者参与其中,进行思考,达到更深层次的审美需求。当我们看厌了那些套路的,极力讨好读者的东西,再回过头看《当你问我为什么时,必然觉得这篇微咖匠心独到,文风清新,结构新颖,结尾令人回味。
  • 2017/05/22 11:12:51
  • TA评论了作品《一个爱跑菜市场的老头不再买菜》 找个爱吵架的老婆,这是命,老王认命。婚姻过的平常寡淡这是大多数人的状态,老王也习惯了。琐碎、无聊、孤独的日子天天重复着,像一场打不完的仗,菜市场成了老王暂时躲避战争的唯一避难所。家和菜市场各占一头支撑着生活的均衡运行。然而这个支撑似乎很脆弱,经不起一个偶然。偶然也是命,不知道老王会认命吗?不认命又能怎地?究竟什么东西能给老人的精神世界以坚实的支撑?究竟哪里能有一个普通老人的立足之地?
  • 2017/05/16 13:16:17
  • TA评论了作品《对岸的风景》 春丽恐怕深层意思里还是想表达对传统文化伦理习俗也趋向衰弱的担忧吧。这篇构思不错,能看出春丽用心了,特地把事物人格化,以求最大化表达主题。但是写得有点笼统了,你有没有觉得散文化了?一直是一个声音在叙述,这样读者只能看到一些场景,并不能产生感情。如果把辘头车的具体形状讲一下,再给这个辘头车以特定的故事背景,是不是更能打动人呢?一直欣赏春丽的勤奋,所以比较直言,希望不要见怪。
  • 2017/05/15 17:57:18
  • 吴春丽回复> 谢谢夏花,你说的建议我看到了。谢谢!
  • 2017/05/22 08:19:50
  • TA评论了作品《阿诺德在哭泣》 最高贵的美是这样一种美,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不作暴烈的醉人的进攻,它是那种慢慢渗透的美。阿诺德在哭泣恰恰就是这样一种美,它的语言不炫目,形式不张扬,叙述沉稳,内容厚重。战争是个被写烂了的主题,而作者脱离了俗套,只是以战争的背景反应人性,使作品具有更深刻的审美意义。阿诺德为了信仰而杀死朋友,却又因为亲手断送了朋友的生命而悲伤不已。阿诺德的哭泣,难道不是我们所有人的哭泣吗?为战争中失去的一切哭泣。
  • 2017/05/10 10:27:30
  • 夏花回复> 《阿诺德的哭泣》这个题目真妙。战争使人性中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不复存在,不管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毕竟结果都是毁灭。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无力的哭泣......这种哭泣是否能敲击到你的心灵?
  • 2017/05/10 10:40:48
  • TA评论了作品《钻洞》 这篇微咖既有想象力,也有象征性,唯一遗憾的是缺少相应的细节支撑。这种高度抽象的叙述形式,本身理解起来就费力,如果再没有形象的细节以使表达尽量具有准确性,那就不好看了。没有扎实的细节,小说就显得笼统,空洞了。文中的洞,到底象征什么?生活的磨难?去往死亡的路?又或者是生活本身?无论哪一个都有点模棱两可。没错,小说要引而不发,要有留白,但这不等于把叙述的准确性给牺牲掉了。也许是作者自己没想透。
  • 2017/04/18 20:17:51
  • 一实回复> 夏花老师的指导非常给力!敬茶敬茶!
  • 2017/04/19 09:52:25
  • TA评论了作品《追》 这篇微咖用诗歌般的语言,精准而鲜活的细节刻画,表达了时间飞速流逝,人生匆匆而过,追学业,追事业,追女友,追荣华富贵,追求主流生活,生怕跌入边缘,追,四蹄奋起,扬起滚滚烟尘,拼命的追。追溯,追问。到头来这一切的追不过都是过眼云烟,唯一能留下的是什么?原来最值得追忆的是儿时最纯真的时光,是母亲那种切切的痛楚的爱。这个时间的意象写得很有意味,欣赏。
  • 2017/03/27 10:44:41
  • 仁智山水回复> 感谢夏花老师的共鸣和厚爱。
  • 2017/03/27 11:50:30
  • TA评论了作品《红衣女子》 就此文谈一点感受吧,我想写文首先要追求的是语言的美感,让每句话都尽量靠近文学性,以求达到美感。这是最基本的吧。没有语言为基础,还写什么呢?其次才是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你不一定要刻意的去拼命想奇招,这看你的故事适合什么样的形式,假如你的构思适合现实主义手法,那你就老老实实去叙述。假如你的构思正好适合用超现实的形式,你也没必要刻意回避。但无论什么形式都不能忽略最基本的东西,语言的美感。
  • 2017/03/21 11:01:45
  • 夏花回复> 春丽的嗓门还真管用,这么一吆喝,还真盖上红章了
  • 2017/03/21 17:19:02
  • 夏花回复> 别叫老师,叫夏花。个人感受哈,不代表权威,跑偏了,别怪我
  • 2017/03/21 17:17:18
  • 吴春丽回复> 3.艾特管理员,请给上面这条评论盖个红章。为啥?因为,好老师和好学生都在这互动呢。多交流促进步嘛!
  • 2017/03/21 11:53:51
  • 吴春丽回复> 2.读《红衣女子》,我记住了微咖渗透出的语言美感。好作品应有文学性、艺术性、思想性。
  • 2017/03/21 11:51:28
  • 吴春丽回复> 1.夏花这么一开讲,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的构思适合现实主义手法,那我以后就老老实实去叙述。
  • 2017/03/21 11:49:57
  • TA评论了作品《肩上夕阳》 这篇人物、场景刻画的很形象逼真,显示出作者的文字功底。爷孙俩伴着夕阳,互相关爱打趣的生活画面很温馨自然。这篇好就好在没有刻意渲染老人的善良,没有刻意表现正能量。老人不一定就单纯地为了做善事,也许他本身也孤独,为了摆脱孤独,老人把孩子带回了家,养着养着就产生感情,就有了超越血亲的“亲情”,并愿意为之付出。我也觉得最后一句要不要都不重要了,不要更好。本来这篇也就不以出奇打动人,而是以描写刻画打动人的。
  • 2017/03/20 18:28:07
  • 七里老塞回复> 谢谢姐姐喜欢。最后一句确实可要可不要,一稿是没有的,定稿加上去的。不过要和不要基调差蛮大的,背景故事也差很大了。两种我都喜欢的。嘿嘿。
  • 2017/03/20 22:01:26
  • TA评论了作品《眼神能让人流泪的女孩》 看一篇小说不光看它要表达的东西,还要看作者的视角和手法,这篇就视角独特,这篇微咖让我想到了一句话:主题没有新旧,只看你用怎样的视角来阐述。作者让女孩的悲伤通过男孩桥的痛哭呈现出来,既巧妙的把故事叙述出来,又不落俗套。再加上楚桥先生平时自然的语调,有节制的叙述,使得这篇微咖含蓄而又有意味。我是被这篇微咖的题目吸引进来的,题目也和内容有机的结合起来,诗意而又有故事。
  • 2017/03/15 10:42:21
  • 曾楚桥回复> 感谢你的打赏和精彩点评,真太感谢了。。。
  • 2017/03/15 11:27:01
  • TA评论了作品《锁匠》 物质精神受到双层打击的锁匠开始了另一种人生。你可以讲锁匠所为或许是生活所迫,或许是他遭遇不测之后对命运的抵抗,像一个孩子对过分管束自己的家长的一种反叛。人生有那么多不确定性你由不得自己被命运赶着往前走。最后一句让人心酸,道出了这爷俩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情感。父亲渴望家的温暖,渴望温情。这股渴望那么强烈,无处宣泄,致使锁匠走上不归路。孩子渴望母爱,贪恋母亲那温暖的乳房。这一切催生了这父子俩的悲伤之路。
  • 2016/08/12 14:41:36
  • 夏花回复> 再读此篇微咖,又读出了另一种滋味。
  • 2016/08/12 14:42:18
  • TA评论了作品《双胞胎走后,我有些寂寞了》 遇到不幸,乐观的人会不停的行动,而生性敏感的人便把不幸酿制成各种灰暗的云雾,弥散在心灵空间的各个缝隙。我们也许都有过那样的感觉,某个梦中把自己放空,醒来迷失了自己,要重新确认。说寂寞,在我看来是多么奢侈啊,我们有时间寂寞吗?寂寞因为孤独而来,孤独无非是与周围的人不合拍,无非是寻不到同类,你究竟是哪一类?作者文笔不错,但如果以小故事表达一种主题会更有深度。语言的美如果停留在表面,有滑向滥情的危险。
  • 2016/08/12 14:03:47
  • TA评论了作品《锁匠》 一个人的恶习一旦形成是很难改变的,虽然文中“我”的爹是农民,但他不愿意踏踏实实种地,他善于开锁,但他不是为了方便别人开锁,而是为自己硬生生地从生活中开出一条邪道走,即便是经过王老师苦口婆心的劝导,最后改邪归正,但是在心爱的女人的面前,他还是不走正门,习惯性地想走捷径,使用蛮力抢夺,结果看似死在张寡妇手里,其实还是死在自己手里。凡事欲速则不达,这篇微咖看似写开锁的故事,实则讲得的是怎样开生活这把锁。
  • 2016/08/01 10:47:51
  • TA评论了作品《天使之翼》 天使的翅膀,题目点亮了这篇微咖,使它散发出美妙的光芒。红纱巾这个道具用得巧妙,既象征美好、纯洁,又象征爱是国界无法阻挡的。朱媛的纱巾飘出国界,飘向桥对面,而她选择了放弃,把象征爱的纱巾留在了河对岸。过了一段时间,这个纱巾又被快递过来了,寄快递的那个人恰恰是她曾经施救的那个孩子,他已经长大了,并且把爱心传递下去。就这样象征爱心的红纱巾跨越国界在他们之间传递着,文字营造了一个暖融融的氛围。
  • 2016/08/01 10:43:59
  • 电击,回复> 谢谢花儿妹妹捧场。
  • 2016/08/04 19:00:58
  • TA评论了作品《邻居》 两个被生活挤压的人,由于孤独的压迫偶然也是必然的发生了摩擦。一个被社会抛弃、衰老迟钝、苟延残喘。一个婚姻失败,说不清是他抛弃了社会,还是被社会抛弃的男人。消极颓废,任胡子肆虐自己的脸颊,赘肉堆积霸占自己的腹部。环境以及人物的精神世界铺满灰暗肮脏。这种昏暗的调子被渲染到了极致。作者真是对读者毫无怜悯之心让你感觉不到一点明媚和愉悦,但却满怀悲悯地为他的人物从生活中撕开一个小口子,让一缕阳光投射进来。
  • 2016/07/31 11:13:28
  • 夏花回复> 这篇微咖好看不在故事,而是在这种文本表层的肮脏和深层次的那种渴求的温暖的美,两条线一直互相拉扯,形成一种张力,极具审美价值。
  • 2016/07/31 11:44:43
  • TA评论了作品《​遗爱》 这篇语言质朴,生活气息浓,情感充实饱满。作者老老实实讲故事,没有巧妙的设计悬念,没有复杂的故事情节,就这么不紧不慢通过一个个逼真的细节,父亲这个人物形象就立起来了,父亲对孩子深沉的爱就真切的体现了出来。作者写的隐忍,开头就用细节为读者揭开一点面纱,引着读者一步步走进人物的内心世界,走进他对孩子深沉的爱里,这种代入感很值得学习。唯一一点小遗憾有些替另一个孩子冬梅吃点小醋。如果女儿换作老伴是否更完美?
  • 2016/07/29 12:40:19
  • 林健回复> 感谢老师高评与指导,敬茶
  • 2016/07/29 15:56:08
  • TA评论了作品《微咖三十四篇》 我个人的经验与大家分享一下。要学会写作,首先要学会阅读,阅读是写作道路中不可或缺的手段之一。阅读不只是在作品中寻找简单的快感,阅读当然不是泛泛的一读而过,阅读其实就是让自己学会理解,理解作者的写作手法,理解作者的视角,理解作者要表达的主题,并从中学习作者是如何观察生活,理解生活,怎样把生活中的琐事提炼为小说的语言表达出来。下面我分享一篇,读孙逸的微咖,写下的阅读笔记。
  • 2016/07/27 11:35:06
  • TA评论了作品《沙石村纪事》 这篇小说有意思,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写活了两个人物。一个算命和一个土匪,给人的印象都不是好东西,一个狡猾狡诈,一个粗野蛮横。作者开头就埋下了伏笔,写这俩货为了争所谓的“风水宝地”互掐。争来争去互不相让,这事儿就搁下不提了。谁知作者笔锋一转故事又有了转折,日本鬼子的到来,自然而然地就带出了人物的转变,人物的刻画既在情理之中,又在预料之外。好看!不失为一篇佳作。
  • 2016/07/23 19:03:20
  • 廖东平回复> 多谢!
  • 2016/07/24 00:01:10
  • TA评论了作品《​镇海重器》 客观地说,鲁三的抗议太主观了,把历史人物写进小说古往今来一直都存在,这无可厚非。另外一个许多历史人物不只是历史人物,他们已经成为一种象征,一种精神力量。作为作者拿历史人物来表达自己的情怀,使作品更具有直观感受性和震撼的力量,有什么不可呢?两位都不要激动,辩论是好事,各人展开自己的观点,逼迫对方进行思考,把自己的观点想透,讲透,这大有好处呀,期待你们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 2016/07/16 14:41:39
  • 默然回复> 拜谢夏花老师关注赐评!遥祝夏爽!
  • 2016/07/17 18:22:18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一只硬骨头的蚊子》 这只蚊子好有骨气,好有血气,复仇的种子在心中熊熊燃烧,迫使它一直紧密的注视仇人的一举一动,紧紧追随复仇的目标。作者安排一只复仇的蚊子,复仇的蚊子能写出什么新意来呢?开始读的时候我产生疑问,读到后来发现作者在被复仇者这个角色身上安排了新意。如果不交代这个老虎是贪官,可能这篇蚊子就是一个简单的故事,立意就没有了。蚊子有缩骨功这个创意好。赞一个!
  • 2016/07/06 22:39:58
  • 王立红回复> 谢谢夏花的精彩点评!
  • 2016/07/07 12:04:00
  • TA评论了作品《出气》 这篇微咖写的很现实,把两个女人生气时的情绪变化通过语言和行为刻画的很逼真。生活中这样事情经常发生,现在的人不知道怎么啦,可能生活压力大,稍有不顺就把坏情绪转移到别人身上。这篇微咖中的两个人我都不会给予同情的目光,双方的行为都让人反感,一个导购最基本的素质就是耐心,没有耐心还讽刺挖苦人满足自己情绪的发泄,这个眉为了面子出手大方,不过是一个浅薄之人。
  • 2016/07/06 22:33:50
  • 砍石回复> 夏花果然心细如发!遥致夏安!
  • 2016/07/07 10:07:57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一只硬骨头的子》 开头的语言暗示,还真是有趣,让我为此小蚊子担心了一把,以为是只不一般的蚊子呢。原来这蚊子是蚊子王国专门挑选的未来的蚊子皇后。真是佩服心灵的想象能力,居然还给蚊子设计了一个蚊子王国的等级来。既然大家为江山社稷作想,都反对蚊子太子迎娶这个晕血的蚊子,为什么蚊子太子还坚持要娶它为皇后呢?作者笔锋一转,原来蚊子太子是以仁治国的原则。嗯,不错,故事还可以再丰满些更好看了。
  • 2016/07/04 19:09:39
  • 心灵拾贝回复> 谢谢夏花赏评,
  • 2016/07/05 18:52:00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一只硬骨头蚊子》 作者好“狡猾”,设计一个这样的小生物,来让比它庞大的多的人类互相撕咬,露出丑态。此文语言干脆利索,老练。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文中的几个人物在这么短小的篇幅内,也刻画到位,可见作者是有功底的。蚊子虽然丑陋不堪,专门等着不劳而获,但人丑陋起来比起蚊子有过之而不及,因为一个小小蚊子看看作者为我们揭露了什么,个中滋味读者自己品味去吧。
  • 2016/07/04 19:09:06
  • 砌步者回复> 问好夏花,谢谢!
  • 2016/07/11 18:57:55
  • TA评论了作品《晚睡党》 这是明着写睡眠,实际写爱情吧,作者好聪明,构思不错。无论母亲怎么着急,明明就是无所谓,推三阻四的找借口,原来她惦记着优优,而优优也想着她。偷走健康的原来不是失眠的事儿,而是爱情,这真是甜蜜的烦恼呀。爱情就是这样往往你去追求的时候,怎么也得不到,然而不知道哪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心里早已经有爱的人了。看过作者很多文,普遍的语言都很自然朴实,构思也好。欣赏作者从来跟随主流观念而创作。
  • 2016/07/04 19:07:23
  • 潮湿的梦回复> 感谢夏花美女的精彩点评,问好,你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
  • 2016/07/05 08:24:49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一只蚊子》 好细腻的手法,好敏锐的观察,被结尾震到了。此文另辟蹊径,绕开对大多数对蚊类的讽刺和批判,以蚊子兄弟之间的感情入手,引导读者进入它们的世界,观察,体会,这丝毫没有引起读者对蚊子本能的反感,反而使读者体会到蚊子之间的亲情,替它们捏把汗,巧妙的手法加上作者惟妙惟肖的语言环境,步步为营把读者的胃口吊足了,结尾来了个大反转,读罢令人动容,而且毫无做作之感,真是难得的佳作。
  • 2016/07/04 19:05:36
  • 半只骆驼回复> 晕,我那天上来都没有看到这条点评,夏花夸得我晕乎乎的。笑
  • 2016/07/07 08:56:22
  • 夏花回复> 半支骆驼好久不见,你修炼成精了?
  • 2016/07/04 19:33:35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鲁主任的蚊子》 此文风趣,幽默,语言风格独到,不知怎么地让我想到了麻花,嚼在嘴里嘎嘣脆。形式也别具一格,情节扣人心弦,主题充满讽刺意味。老两口看来是嫌弃自己的儿子好吃懒做,踅摸着把他给弄没了,完了又后悔,又想办法去找鲁办帮助找人,鲁办糊弄事儿找来一帮想吃白食的,结果都露了马脚,灰溜溜地跑了。最后儿子自己又认回来了,但这个儿子已经变异为一只吸血的“蚊子”,可怜他爹妈出于本能的爱护,还要供他吸食自己的血汗。可悲呀!
  • 2016/06/30 11:37:10
  • 默然回复> 拜谢夏花老师关注赐评!恳请指导!听说您也是教书的?祝同行工作愉快!
  • 2016/07/01 15:43:01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粉红骷髅番外–一只硬骨头的蚊子》 拿蚊子比喻一个因了一点事由,纠缠不休的老赖,以此暗讽那种把自己的缺点当优点而不自知的人。作者聪明!这个构思很好,有自己的见解。但是呢,满篇都是的对话,读者读着稍显乏味。提个小小的建议,你应该穿插一些日常动作或者场景增加阅读趣味。你试着把这些具有说明性的语言转换成相应的动作试试,肯定能给读者带来不一样的阅读感受。或者通过有趣的故事情节来表达,就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构思了。个见,不当之处请见谅。
  • 2016/06/30 11:35:26
  • 落念回复> 嗯,老师提的意见很好。谢谢您
  • 2016/06/30 14:03:56
  • TA评论了作品《【蚊子同题邀请赛】阿四传》 语言很美,读完,有一种凄凉悲伤之感,不尽让我想到了人的一生,有一种宿命的感觉,这可能是语言本身产生的效果。穷则思变,从阿四在穷乡僻壤,终日忍饥挨饿吃不饱,到阿四随一时髦女郎来到大都市,再到开了眼界,随时都可以大快朵颐的饱餐一顿。最后衣锦还乡,春风得意,遭到首领的嫉妒,转而密谋杀害了它,真实可悲可叹的一生。最后首领后悔杀了它又后悔,估计是想到阿四进化的很优秀,考虑到想让他繁衍后代。
  • 2016/06/29 21:41:49
  • 夏花回复> 让阿四长出骨骼,这个很有创意。
  • 2016/06/29 21:43:01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一只硬骨头的蚊子(友情支持)》 哈哈,好玩儿,有趣。好大,好横的一只蚊子,题目一语双关。短短的文字把个蛮横、粗鲁且有些楞的老大刻画的很逼真。老大打死自己的脸上的蚊子,这个细节用的好,一来增加现场的真实性,增加小说的趣味性,读者读起来不乏味。二来隐喻老大自己是一只大蚊子,这只蚊子接下来的下场不会好哪里去的。文字干脆利索,有力量,叙述节奏紧凑,读来带劲,很精彩。唯一遗憾,就是作为读者的我感觉意犹未尽。
  • 2016/06/28 21:00:13
  • 心灵拾贝回复> 涛哥原来这么幽默,鲜见的一面。
  • 2016/06/28 22:46:16
  • 夏花回复> 加引号地呀
  • 2016/06/28 22:09:09
  • 谢林涛回复> 别说瞎猜啊,让我伤心是不。
  • 2016/06/28 21:52:29
  • 夏花回复> 俺”瞎猜“到立意了。
  • 2016/06/28 21:09:22
  • 夏花回复> 俺”瞎猜“你的立意了,嘿嘿。
  • 2016/06/28 21:07:54
  • 查看全部6条回复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一只硬骨头的蚊子》 写蚊子而不蚊子这个指称,而用了蚊类这个指称,看来作者是有用意的。这个作者很有“野心”是想把读者往大了引。人类不是好惹的,蚊类也不是什么善茬。人类善思,善战,善创造,蚊类也善察言观色,进退有度,善于总结经验,即便一不小心被人类灭了,也让你人类付出血的代价。哈哈,最后的遗书构思的真逗。这篇立意真的不错,唯一遗憾就如同电版说的,故事性不强,小说性不足,像蚊子的自白书。
  • 2016/06/28 20:56:01
  • TA评论了作品《一只硬骨头的蚊子(支持贴)》 三篇蚊子,个人觉得徐版这篇是最精彩的蚊子咯,无论语言,故事性,场景的铺排,还有结构,都恰到好处,先替咱们女人骄傲一把,嘿嘿。玫瑰花香和茉莉花香这名字起得好神秘诱人。一只蚊子在吸血的过程中挨了三次巴掌,随着巴掌的增加,故事也进入高潮,情节的安排,节奏的控制给读者一种阅读的畅快和愉悦感。最后觉得这只蚊子真能,真狠,疼也不吭一声,悄没声地蛰伏着,趁乱捞一把,填饱自己的肚子。
  • 2016/06/28 20:51:35
  • 半湖浅秋回复> 很久没有在微咖像回事写过微咖,夏花这么一赞,我满满都是幸福感
  • 2016/06/28 21:10:51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逃出表情村》 这篇主题是同化,比如作品的无个性化,无辨识度,比如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锥子脸。比如在一个集体不允许有不同的声音,排异。这些会把一个活人变成“死人。”同化的过程是渐近的所以五官慢慢消失。 在一个要求同一种声音的集体里,个人慢慢失去了思考能力,失去了辨别能力,所以不会感觉到变化。他已经没有了发现的眼睛,他的原则就是服从,服从他所在集体,屈服他所在环境。 个人是无法与集体抗争的,要么同流,要么逃离。
  • 2016/06/27 18:54:02
  • 谢林涛回复> 根子在盲从。
  • 2016/06/30 12:37:36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九指支书》 看这题目想到一大堆故事情节,不知道作者黑给读者带来什么样的阅读体验。听说过,也见过很多因为各种事故少了一个指头的故事,唯独没有听说过被老母猪咬断手指的,哈哈,很新奇。还好,丢掉一个手指,挽救了村里的一项事业。最主要的是赢得了村民的敬重和热爱。作为一个支书最大的欣慰莫过于受到村民的信任和敬重,当然作为村民最大的幸运莫过于有一位尽职尽责的村支书。看完这篇微咖我真想说,这个村的村民和村支书真幸福。
  • 2016/06/26 22:53:40
  • 王立红回复> 谢谢夏花的精彩点评!
  • 2016/06/27 22:26:30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老狗书记》 这书记被作者写的真“坏”呀,变着法儿跟客商玩里格朗。这支书也被作者写活了,一个有着丰富的生活和社会经验的支书跃然纸上,一个有智慧,有信仰,有责任心,又不缺乏理性的支书被完整的呈现出来,看他的醉态,醉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就装呗。为什么给人完整的感觉,关键是因为作者并没有把人物写死板了,写概念化了,写成完美无缺的人,而是把支书的各种生活的形态逼真的呈现给读者,刻画这样的人物是需要一定功底的。
  • 2016/06/26 22:43:02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苦楝树上的灰鸟》 老甘为什么不在空调屋里呆着,看来老甘还是保持对传统生活的留恋和认同,从那里他得到了一切快捷方便的现代生活无法给予的快乐和幸福。老甘是有信仰的,信仰他该信仰的东西,他一直坚持的东西。信仰使他领着村民修路,信仰使他领着村民开荒种果树,信仰使他放弃去城里儿子家享清福,村里还有牵挂的人,有他牵挂的事儿,他像一只黑色的鸟附在苦楝树上,密切地注视着他眼里的一切,准备好随时用老翅膀呵护那些需要呵护的人。
  • 2016/06/26 18:39:59
  • 吴春丽回复> 谢谢夏花的板栗。评论写得真好,能感觉到你在读的时候是很用心的。
  • 2016/06/27 08:58:57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有品位的村支书》 哈哈,这篇微咖有意思,老两口在打情骂俏中觉把问题给忽悠过去了。可喜欢这篇的语言了,有特色,活灵活现,把个楚支书的“老奸巨猾”和机灵刻画的入木三分。这可能得益于楚支书在家里,长年累月与老婆大人做斗争而积累的经验。也把一个爱在老公面前“胡搅蛮缠”可爱,有血肉的妇人形象刻画的很逼真。这篇微咖最大的特点就是幽默,灵动,充满生活气息,特别是口语的应用得心应手,这也是技巧的一种,值得学习。
  • 2016/06/26 18:01:22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赛】我找薛支书》 唐城是一个小偷,被抓起来坐牢,抓他的人是薛支书,唐城出狱以后又去找他,一般的观念肯定是以为,谁让我坐牢我肯定对那个人怀恨在心,出来就想报复他。但是作者抓住了这个看点反向思维,构思了一个故事,这也算一个好点子。接下来作者又卖一个关子,他到底找支书干什么吗?支书到底欠他什么东西?这引起读者了好奇心了。原来唐城找薛支书是为了要他一张照片,是为了寻找自己的精神支柱。
  • 2016/06/26 17:42:34
  • 林健回复> 感谢光临与鼓励
  • 2016/06/26 21:58:34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邀请賽】 梅的心事》 一个寡居的女人难道就不能打扮时髦一些?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一把?梅的小姑子和婆婆为什么这么不能容忍她?这个年代不应该有这么封建思想了吧?我想应该是看她春风满面活得自信而滋润而产生了嫉妒心吧。文中的女主角究竟要苦到什么时候?半生都在为孩子,也该为自己活一把了,好在儿子媳妇都孝顺支持她再婚,这令人欣慰,当然最关键的是这个背后的男主角是个好村长。语言很流畅,结尾读来很温暖人心。
  • 2016/06/26 15:23:25
  • 红月亮回复> 感谢夏花老师的鼓励与美评!问好,周末愉快!
  • 2016/06/26 16:06:20
  • TA评论了作品《同题赛——危险的人》 哇,这篇写的好看,好玩,且有意义。现在的人还有信仰吗?还会思考吗?还有自己的见解吗?信息越来越开放,我们的眼睛里被塞满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这些东西全部是碎片化,机械的无个性化,你不用创造,你不用思考,无需理性,只要符合这些观念和概念就行,大家只会辛勤的劳作,劳作,休息和放松对于我们来说只是空虚和无聊,假日成了煎熬和受难。更准确地说,假日就是体验死亡。
  • 2016/06/26 12:44:59
  • 袁达柒回复> 谢谢夏老师!祝夏安!
  • 2016/06/29 08:17:06
  • TA评论了作品《登山》 登山是一个很好的健身运动,登山不仅可以沿途欣赏美好的风景,还可以感受到征服后的愉悦。登山很考验人的体力和耐心,也考验的人的意志力。此篇微咖里写了两种登山的人,两种追求和信仰,一种是向善的、精神世界的高峰,一种是向往物质的高峰,我想无论是攀登哪一种高峰,只要不坑害无辜的人,不拿人命当垫脚石,都是无可厚非的。欣赏这篇构思,但个人觉得过于注重立意就欠缺自然了。
  • 2016/06/09 11:03:04
  • 吴春丽回复> 很好的点评,是我渴望听到的声音。谢谢。关于不足之处,会再努力去思考。
  • 2016/06/09 11:18:29
  • 夏花回复> 个见!不妥之处请见谅哈。
  • 2016/06/09 11:04:26
  • TA评论了作品《野声》 现代文明摧毁了一切,古老的传统渐渐被丢弃,古老的房屋被拆毁,一块块田地变成楼房,一片片森林夷为平地,山石被开采、挖掘。那些浸透人类的灵魂的古老文明即将灰飞烟灭,世界正在变得如沙漠般的荒凉。可人类的身体里里还流淌着的古老的祖先的血液,人类本能的向往原始森林那自然清新的空气,甘美的清泉、野果,最纯真,质朴的声音。我们到哪里寻找久远的绿色?到哪里寻找古老的文明之地,难道只有在幻想中吗?难道只有在文字吗?
  • 2016/06/09 10:44:36
  • 吴继忠回复> 夏花安康!谢谢你送的板栗。祝你开心!
  • 2016/06/10 13:37:18
  • TA评论了作品《人心》 这篇微咖和颜色较上了劲儿,以红与黑的转换比喻人性的复杂,构思很好。人心本来是红的,为什么会变成黑的呢?人的眼睛本来是黑的明亮的,为什么会变成红的呢?我想这个问题很难搞清楚,从古至今人类就致力于惩恶扬善,但如今该的恶的还恶,该善的还善,善与恶始终同时存在这个世界,我想恶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人更清楚地了解善的可贵,让人心更多的趋向善的方面。思辨的文的不好写,为弑神同学的大胆创新投一票!
  • 2016/06/09 10:15:09
  • 断念回复> 从古至今善恶没有一刻停止转变。
  • 2016/06/09 17:22:07
  • 断念回复> 谢夏花老师投票,人之初性本善,心若向善,以善止恶。这是本意,并非所有人都能止的住。随波逐流,弃善向恶,也是大有人在,从古至今没有傻呢任何一刻停止转变。
  • 2016/06/09 17:20:58
  • TA评论了作品《奋斗家与道德家》 一个人一生只追求道德至上,和一个人一生只追求事业成功,再我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无论追求什么,都不可能达成完美。什么是成功?什么又是完美呢?按照人的本性的来说,人永远是不会满足的,所以经历痛苦煎熬的人类,也学会了善意的”自欺“,“人生无缺憾,怎能叫完美?”人生如果没有缺憾,不经历各种磨难和痛苦,怎么能是完美的人生呢?人类不这样“自欺”又何遣这有涯之生也?
  • 2016/06/02 20:42:46
  • 王福日回复> 多谢夏花送来板栗!
  • 2016/06/03 07:39:40
  • TA评论了作品《后妈不见了》 一个可爱的女子跃然纸上,有趣。读完眼前一亮,喜欢这样的文,作者没有拿着劲儿要塞给读者什么东西,就是这样平平淡淡,轻轻松松讲一个故事。读者一路轻轻松松的读完,会心一笑。我想我们读者读着轻松,写文作者并不轻松,作者一定没少下功夫才到达这种效果。你很难在此文中找到华丽的词语,语言看似直白,但处处都用心安排,用的巧妙,使全文流畅自然,浑然一体。 “我听后,不知道安慰她。”这句是不是漏写了“怎么”俩字?
  • 2016/06/02 20:05:02
  • 杨辉腾回复> 感谢夏老师的鼓励与支持,我在学习中,向你学习你写小说的笔法。
  • 2016/06/03 22:21:58
  • TA评论了作品《山泣》 孩子把对父母深深的爱和思念,全部转移在模特身上。并且把生活中的烦恼和心事都说给她听,孩子压抑的精神世界,在这个没有生命的模特身上得以释放一部分,因而孩子看似正常的成长着,这样的成长让人心疼,让人担忧。然而,不是所有留守儿童,都能幸运的可以得到类似“模特”这个可以转移情绪的替代的物,那些什么也没有的孩子怎么办?这真是一个值得所有人思考的问题!作者,用山泣来为孩子们呼喊出他们内心的对爱的渴望。
  • 2016/06/02 19:41:41
  • 夏花回复> 不客气,叫俺夏花就行。
  • 2016/06/03 11:42:50
  • 廖东平回复> 谢谢了。
  • 2016/06/03 01:16:04
  • TA评论了作品《游戏》 在死神面前所有人都是脆弱无力的,在亲情面前所有人都是脆弱和柔软的,我们怎么能忍心的告诉孩子死亡这种残忍的事实。亲情使一个普通人也能激发出灵感,创造出美的如童话的般的谎言。父亲用游戏这个小孩子喜欢的方式,巧妙的遮掩了自己死亡的残忍事实。文学传达的是美,即便是这哀伤,也这样动人,让人心灵震颤。孩子大了以后,会明白事实,但孩子会把这种柔软的爱延续下去。
  • 2016/05/22 23:07:54
  • 寒塘听雨回复> 精辟,感谢来访
  • 2016/05/23 09:54:49
  • TA评论了作品《小村谜案系列:卡》 丰儿被什么束缚了?一种世俗的观念?还是社会的陈规陋习?不管是什么东西,看来这种东西已经深深融入在丰儿的血液里去了。他了解这种东西,甚至连最细微的纹路也清清楚楚。它也知道它对自己的危害,它有刺疼自己。他知道再不摆脱这种东西,这种东西会害了自己,但由于这种东西已经深入到他的骨子里,摆脱这种东西付出太多,最终丰儿还是选择与它同在。那么它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这个答案在结尾,读者自己去思考吧。
  • 2016/05/22 22:48:54
  • 鲁三回复> 丰儿让无形的框显现出来
  • 2016/05/23 11:28:03
  • 鲁三回复> 谢谢夏花的解读,解读不错。这篇的初衷是写丰儿家的门框,实质写老村长的“门框”。最后结尾村长家的狗见了框,像遇到了恋人,说明狗熟悉这个“框”。丰儿与框的融合,是无奈也是反抗。个见
  • 2016/05/23 10:32:57
  • TA评论了作品《玩伴》 这篇微咖虽然写的是小人物的小事情,但构思还是挺新鲜的。抓住人的微妙心理做文章,这个需要对生活观察的细致入微。找玩伴,说来是亮为了儿子的教育成长想出的新奇招数,面对年轻漂亮,充满活力的玩伴,亮的心里有了暧昧之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与玩伴在一起的日子,在亮心里成了值得回忆的幸福时光!日久生情,亮的心里产生了变化。如此变化才是真正的人性。好在,”萍“的大方得体遏制住了他的非分之想及时刹车。结尾令人倍感温馨。
  • 2016/05/20 17:31:44
  • 江桅回复> 问好夏花老师,感谢您的细致点评,生活中的小细节,让我们用文字暂且留住。喜欢您的大作。
  • 2016/05/20 21:22:50
  • TA评论了作品《那年》 虽然这篇微咖没有巧妙的布局,抓人眼球的形式,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但我带着好奇心,读的津津有味。第一,因为故事本身就有趣,无需太多技巧。二,我对于那个年代的事情不了解,年代感使故事陌生化,陌生化是吸引读者的读下去的一个因素。三,语言紧凑,简洁,不拖沓。全篇读完,既感觉心酸,又为这家人质朴儿真挚的亲情而倍感温暖。艰苦的环境的反衬出亲人之间的关爱,人间的温情。
  • 2016/05/16 14:34:53
  • 廖东平回复> 谢谢!
  • 2016/05/16 16:34:32
  • TA评论了作品《玉兰含苞待放时》 看了小木屋又看了这篇,觉得这篇玉兰含苞待放时更胜一筹。叙述节奏紧凑,故事进展的过程中,用回忆的方式从容的描述出来,使读者产生阅读的美感,一个个场景,镜头的转换,使读者感受到真实的画面感,更增加了审美趣味。语言冷静,自然,情感表现的含蓄饱满。题目也贴切,玉兰含苞待放时,象征妹妹的品格,象征姐妹亲情的冰雪融化,也象征姐姐的回心转意。
  • 2016/05/14 11:44:53
  • 夏花回复> 好,哪天砸你一砖头,你别喊疼啊
  • 2016/05/16 14:38:10
  • 吴春丽回复> 谢谢夏花的精彩点评。如果能扔些砖头过来,感觉更好。期待哦。
  • 2016/05/16 11:18:54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