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夏(小说捕手)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非遗古迹诗》 看到这首诗被这么多评委提名,便抱着好奇之心来围观。一读之下,觉得很符合大赛主题要求,表现一种深圳风格,是在地气质明显的诗歌,明朗,阳光,正能量。虽然现在正能量这个词被很多写作者鄙视,但我还是要说一句,时代是需要正能量的。用于歌颂的作品,要写好并不容易,一不小心就显得俗了。但此文却有清新敦厚的感觉,难得作者有心了。为伟彬点赞。
  • 2018/09/10 07:25:47
  • 伟彬回复> 感谢张夏美评!也祝贺你入决作品得到评委及文友热烈点赞。祝好运!
  • 2018/09/10 11:07:12
  • TA评论了作品《图画展览会》 看前面部分时,我差点以为是散文。看到权杖那里才明白是小说。记得有个编辑说,他喜欢把小说写得不那么像小说的小说,而今年的鲁奖作品,有的小说就很像散文。好了,不绕口令了。吴香这篇小说,是动了些心思的,结构上有创新,进入得似乎有点慢,但只要有耐心,是可以领略到好景色的。吴香去年参赛出手的短篇小说是一个关于自闭症孩子的母亲的,有点惊艳。今年又带来了新的期待。
  • 2018/09/10 07:13:47
  • 无香回复> 谢谢夏姐鼓励,这一组是一个散文加十个短篇
  • 2018/09/10 10:00:14
  • TA评论了作品《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娓娓道来,讲述的都是真人真事吧。外表这么年轻的十年竟然经历这么复杂,简直是饱经沧桑了句里行间,冷静温和,是个文雅人的范,并且有着通透淡定的生活理念。作者有长久的朋友,一起共患难,在深圳从底层做起,踏踏实实,越来越找到自己的人生位置。深圳还是给了努力的人以回报的。早知你当过“画师”,当时我写大芬时应采访一下你就好了。
  • 2018/09/05 00:52:49
  • 冬十年回复> 我是老大芬人,过去的故事还真比现在精彩,那个小村当年承载了多少人的梦想孤独和彷徨呀?如果真正懂了,写进去了,那肯定是绝好的作品。相信你还会更深入了解,逐渐完善,成就一篇真正把大芬写活的好作品。
  • 2018/09/11 00:25:43
  • TA评论了作品《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小说揭露出令人嗟叹的世相,粗鄙大行其道,文雅却陷入尴尬境地。不是这个文人迂腐,而是社会风气,价值观让一个文化人活得憋屈,以至于困窘后自我怀疑,清高中自我否定。两种不搭调的人生交集在同一个点时,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这种人可能有几个钱,但未必有尊严,挣到的钱未必合法安全保险。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难,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
  • 2018/09/05 00:05:41
  • 姚志勇回复> 谢谢张夏,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我想后期如果再重写,这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万分感谢。
  • 2018/09/06 03:13:21
  • TA评论了作品《烈焰》 时下令人眼花缭乱的同学聚会,展现了各种人情冷暖,酸甜苦辣,以及世间百态。但同学聚到一起回首往事时,还是会表现出比一般社会人更深厚的情谊。虽然里头掺杂了很多复杂的东西,纯真不再的同时,却还有人在寻找真情。这是作者给百味杂尘的同学人际关系开出来的良药,安慰破碎心灵的一束玫瑰。虽然现实中这样的美好结局很少见,但我们可以向往并致敬。在这个互害成为司空见惯的时代,有人肯这样呼唤美好,说明世道人心还有救。
  • 2018/08/28 16:50:43
  • 黑雪回复> 夏姐总能从故事细节中品味出世间百态,也能很中肯很客观地冷静看到故事中的偏颇。喜欢你的直爽和善良,感谢你的品读和留言。祝你码字快乐,灵感多多……
  • 2018/08/29 18:56:51
  • TA评论了作品《无所事事的星期四》 这篇小说的写法为我最近的写作打开了一种新的思路。情节如何从现实进入虚幻,真的是一种技术活。很多平时表达时颇为费劲之处,都可借助一下软科幻情节。近期貌似科幻作品在文学界挺吃香,书生不如放手一搏,写个长篇出来。本文故事虽然荒谬,但未来世界如一面镜子,照出了现代人深藏于心的戾气和兽性,只要有机会,道德感便会迅速坍塌,心里的魔鬼便会窜出来,杀人游戏便会游戏成真。
  • 2018/08/28 01:18:26
  • 笑笑书生回复> 你这么一提,我真的有点心痒痒了,写一个机器人长篇,向我的偶像阿西莫夫致敬
  • 2018/08/28 09:19:51
  • TA评论了作品《我的深圳初夜》 这位孙行者没吃过深圳的苦,一来就美酒佳肴伺候着,还差点有美女相伴。有文化有本事的人,到哪都从容些,尤其是深圳,总会给这样的人更多的回报。时间如流水,如大浪淘沙,一番沉浮之后,留下来的必是真金。我们这些芸芸众生,无论混得如何,都各有故事,酸甜苦辣,各有奋争和坚持,也各有属于自己的收获。
  • 2018/08/22 12:38:16
  • TA评论了作品《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会客厅奇遇》 男作者的视角就是不一样,李玉初到深圳还没醒过神来就注意了到美女莎莎的肉色内衣和雪白大腿。当然,李玉是带着批评和提示的本意来描述的,就是工作要专业,讲效率,务实,才能适应本职工作,适应深圳这座高效务实的城市。无数事实证明,适者生存是硬道理,包装了一时,包装不了一世。
  • 2018/08/20 11:33:38
  • 小宇回复> 女作者的关注点就是不同,男作者有一点非分之想,都能看出来。我会小心的,谢谢!
  • 2018/08/20 15:42:42
  • TA评论了作品《红玫瑰酒店》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 2018/08/16 16:47:01
  • 小宇回复> 感谢张夏老师的鼓励和意见,谢谢🙏
  • 2018/08/18 08:27:35
  • TA评论了作品《玫瑰贺词》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 2018/08/11 09:18:35
  • 程鹏回复> 我是故意刻制了诗性里的音乐性,所谓诗歌即使如此。谢谢你打赏。
  • 2018/08/11 10:31:10
  • TA评论了作品《古城的等待》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 2018/08/09 16:15:06
  • 南土回复> 谢谢您认真的阅读和点评!
  • 2018/08/09 17:00:17
  • TA评论了作品《肉体之罪》 生儿生女都一样,理论上是这样说。实际上,这还是一个男权很重的社会。女孩子自立自强,尤其关键。女孩子的成功,也特别不容易,注定要背负更多的东西。青桐此文,从祖辈的死,写到新生命的出生,娓娓道来,歌颂了男女平等,也揭示了男女之不平等的奥秘、由来和时代背景下的个人命运变迁,以及生命的意义,让人读了不胜唏嘘。有人说,作家是掌握了命运密码的人,有看透生死的能力。青桐也许就拥有这个能力,所以行文从容。
  • 2018/08/09 15:59:19
  • 青桐回复> 谢谢张夏姐的精彩点评。白居易有说:人生莫作女儿身,百年喜乐由他人。这句话拿到现在说,还不过时。对于生死,对于男女,张夏姐肯定是看得比我更透的
  • 2018/08/10 16:09:42
  • TA评论了作品《二十首酸诗和一首更酸的歌》 到底是写惯了小说的,诗歌里面有不少故事,叙事痕迹明显。但语言的隽永和情绪的跳跃,却又完全是诗歌的路数。所以我一直认为,小说写得出彩的人,其实只要肯下功夫,是很容易变身为一个诗人的,甚至思维比一般诗人的更为宽广。特别是曾楚桥的小说语言本来就有点飘忽,神龙不见神尾之下,往往有出其不意的东西涌现。支持你,勇敢向前,留点活路给我们,抢诗人的饭碗去吧。
  • 2018/08/06 12:28:29
  • 曾楚桥回复> 好吧,我就老老实实开始写诗了。。。。争当一个酸诗人
  • 2018/08/07 17:36:05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散章(诗六首)》 魏皮匠的诗,跟他本人一样,朴素,平和,不分裂。主题清晰,思路清晰,直抒心意之下,简单,易懂,好读好记。现代诗的瓶子里装着传统之美,传统的骨子里却又呈现现代精神。说是现代与传统的完美结合吧,似乎还差那么一点什么,可能是缺乏一种激烈、跳跃的情绪。但是诗歌为什么一定要激烈、跳跃呢?毕竟诗人得留点心情去找月亮的。赞。
  • 2018/08/06 12:21:13
  •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回复> 欢迎张大作家光临城里的月亮实在难找,请赐我激烈和跳跃的情绪吧,我得把挡我的高楼拔开,把蒙我双眼的霓虹灯拔开。
  • 2018/08/06 13:49:14
  • TA评论了作品《梧桐书简》 简洁,隽永,如波光流潋,如清风拂面,如佛音袅袅,让人愉悦,让人心灵宁静以致远。深圳的诗人里总是有惊喜,有奇才。这组诗,美好,有哲理,融入的深圳元素,自然贴切,且为大家所熟悉,并感同身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作者自己想必灵魂也有出窍吧。非常喜欢。期待看到你更多的作品。
  • 2018/07/23 07:38:30
  • 鲁子回复> 谢谢。我这也是刘姥姥进邻家大观园,头一回。多交流,多批评。
  • 2018/07/23 10:48:12
  • TA评论了作品《​老村旧事》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 2018/07/05 15:18:28
  • 小宇回复> 感谢张老师点评,向你学习! 我是文友里的大厨。
  • 2018/07/07 22:48:51
  • TA评论了作品《旧时光里的倒影》 我是被几位评委们的点评吸引过来的,当然还因为作者是小小说高手,自然擅长讲故事,情节上抖包袱之处肯定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市井生活与透着雅意的词牌名相结合,竟也显得贴切。不完美的人物身上透着善,最终的结局,让人唏嘘中感到欣慰。只是对话方面如果口语化加强一点,或许会更自然,人物也会更丰满。而这是可以润色的,毕竟基本功不错。祝贺作者入决。
  • 2017/09/04 10:20:05
  • TA评论了作品《南归北女》 这篇小说的题材很新颖,也有点独特,既有生活气息,又充满地域色彩。塑造出一个南归北女的形象,无论在香港还是在深圳,都是比较边缘化,又具有典型性,发人深省,让人难忘。作者不急不缓的讲述,既有小清新,又有生活的质感。但是节奏上如果分出一点轻重缓急,可能会更有力度一点。深圳紧挨香港,两地之间每天来往穿梭的人流里想必有太多的传奇发生,值得好好挖掘。很高兴看到这样一篇揭示深港世相的作品。这类文章值得期待。
  • 2017/08/29 23:41:45
  • TA评论了作品《对一双黑色袜子的十二种解释》 云汉的诗歌意象里充满残缺与孤独。这首诗里尤甚。象征与隐喻着什么,也许是作者对人生荒芜感的另一种解读。但即便是这样,字里行间却又透着一种不甘,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对未来世界的热切和渴望。句子铿锵,犹如雨点紧锣密鼓地敲打在屋檐上,让人心凉,却最终归于宁静,止于温暖。
  • 2017/08/29 09:33:30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谢谢张夏支持和关照,辛苦了!一直在写作,或长夜独坐,或只身徒步,仍然无长进、无特点、无成绩,深叹外行千里不若内移一寸。您的评价让我惭愧,唯有埋头伏案,不敢懈怠。
  • 2017/08/29 13:53:03
  • TA评论了作品《在等信的日子里》 所谓故友、旧爱,蝴蝶也罢,蝎子也罢,其实都不过是时光的标本。让我们念念不忘的,也许并非某人某事,而是那永远无法再回的似水年华。现代社会,相互交流如此便捷,看似朋友遍天下,但舍得费钱打电话的,好似交情还是深一些,如果肯费笔墨费心思写书信,那真该算是生死之交了。可惜这种情形极难再出现。所以,大家对书信,不可得而心念之。此文便引发很多人的共鸣了。顶一个
  • 2017/08/10 15:30:53
  • koko回复> 谢谢美大才女笔下点睛,我要向您学习,多多作业,再次感谢!
  • 2017/08/10 15:54:09
  • TA评论了作品《沙湾关纪事》 这篇文章的主题,很有深圳意义。由人及物,及地方,及对一段历史的反思。关内与关外的区别,边防证对人生的命运的影响,带出一些心酸的回忆,这是一篇有温度有人情关怀的文章。写这样的内容,涉及到某些细节是需要勇气的。回忆需要勇气,叙述出来更需要勇气。作为沙湾关口附近的深圳建设者与见证者,须得有这样一双发现细节的眼睛,以及铭记历史的情怀。只是篇幅稍短了一点,建议骚风有时间的话,补充一点关口小故事。个见。
  • 2017/08/09 21:39:56
  • 骚风回复> 张夏说的极是,我在把这个文字匆匆贴出来的那一刻,已深悟文字中的缺陷,其实也是内容上的缺陷,我将思之,在第三四节之间加上一节,补充一些在关口发生的故事,谢谢张夏。
  • 2017/08/09 23:35:48
  • TA评论了作品《成长与见证》 这是一篇很客观的外来工与龙华共成长的记录史。没有以往大多数打工作者笔下的那种悲苦抱怨,也没有刻意渲染乡愁。初到龙华的惶惑与辛苦,经历各种酸甜苦辣,直到慢慢站稳脚跟,写得有声有色,有条不紊,健康质朴,自然亲切,点点滴滴的让读者感同身受,也有次了解到龙华这些年的变迁。时代是由人创造的,历史是由人书写的。这种真心融入深圳,有归宿感的文字,让人耳目一新。赞。
  • 2017/07/16 21:23:25
  • 张喆回复> 谢谢张夏老师的点评,很感动。是的,在深圳这片热土地上,我一路跟着龙华跟着时代,痛并快乐地成长。
  • 2017/07/17 07:31:17
  • 张夏回复> 也由此了解到。打错字了。
  • 2017/07/16 21:24:38
  • TA评论了作品《生之录》 知道春燕是写散文的,也常看到紫叶这个名字,却从没想到两者是同一个人。文章质朴动人,也如这个春燕本人,文章常有唯美妙笔,又如紫叶这样动人轻盈。而且文字间跳跃着美好的情感和细致妥帖的观察、刻画。通篇有一种女性的文雅柔和。
  • 2017/07/15 00:36:37
  • 叶紫回复> ,谢谢张夏姐的细心阅读与点评,问好!
  • 2017/07/17 10:43:38
  • 张夏回复> 笔误了:叶紫
  • 2017/07/15 00:37:52
  • TA评论了作品《梅林水库,镶于闹市的一块美玉》 我住福田时,恰好也去过梅林水库,而且很多次、还曾经坐在那个“水”上面照相留念。铁打的梅林流水的游客,我这不求甚解之人竟一直分不清上梅林、下梅林,对梅林水库也观察得远不如魏老师这样仔细。我想,他是带着诗人的情怀和作家的眼睛去的,所以才会写得这么常识迭出而趣味盎然,条理清晰而又不失散文的美感。我这去过的看着亲切,还恍然大悟;没去过的,等于是看到一篇梅林水库攻略,激发出到此一游的欲望。不错,但篇幅略短。
  • 2017/07/15 00:27:47
  • TA评论了作品《第三次暗示》 虽然我对反映底层打工人生活的题材和角度,常有质疑。但对此文的细腻生动以及作者的社会使命感表示由衷点赞。我们都经历过那个年代,很多见闻至今未忘,有明有暗,有悲有喜。那时好像还没有劳动法,很多人到工厂里打工饱受欺凌,青春期被禁锢在流水线上,确实是一种煎熬。但对家里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很多现在的白领阶层,以及在深圳站稳脚跟的移民,基本拒绝回忆不开心的事情,其实也是缺少直面阴暗的勇气。毕竟,生活要往前走。
  • 2017/04/27 15:16:08
  • TA评论了作品《一个人的出行》 好一场浩瀚悲壮的爱情。想象力奔腾千里,脑洞大开。虽然看似不合常理,但充满梦幻色彩,把爱情悲剧描述得像童话,细腻又感人。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里,相信爱情的人不多了,描述爱情的人更少,把爱情表现得如此执着天真热烈的作品更是少之又少。这是一个悲伤而美好的作品。赞。
  • 2017/03/21 12:07:38
  • 半只骆驼回复> 谢谢张夏老师给拙作以高台
  • 2017/03/22 08:05:09
  • TA评论了作品《顶硬上的“睦邻文学奖”》 这个平台有趣有情义,值得参与。很多文友原本都是宅男宅女,却因邻家而成为朋友。本人连续三届参赛,与文友的互动,很让我感动。无论谁得奖,得的是什么奖,都不是理所当然的。得感谢文友的点赞、评委的发现,以及邻家的幕后工作。
  • 2016/11/08 17:49:52
  • TA评论了作品《难忘这一季提名》 费评委的评语写得非常用心,金句迭出,富有情怀。我是每一段都追着看了的。评语写得好,不仅鼓励了作者,也有画龙点睛的作用。谢谢所有评委们的辛苦工作。能参与、见证睦邻文学的成长与壮大过程,深感荣幸。
  • 2016/10/02 00:55:33
  • TA评论了作品《服务生阿文》 我是被这个标题吸引过来的。因段作文兄写过一篇《工友李文》,让我印象很深刻。此文为我们展示了服务员生活的一个侧面,细节丰富,结尾呈现一种时下所说的正能量。但有青涩直白之嫌,如果语言个性化一点应该会更好一些。
  • 2016/09/30 23:53:54
  • 太奇回复> 问好老师,你说的对,这篇算是刚尝试写小说的头两篇之一,那时候只是想着一些熟悉的人与事写下来。
  • 2016/10/07 07:23:24
  • TA评论了作品《红杏》 语言挺不错,作为一个武侠小说,如果跟大时代背景结合起来,必回肠荡气。从目前这一段来说,稍见端倪,但篇幅太短,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估计此文只是个大长篇的节选吧,期待。
  • 2016/09/30 09:19:00
  • TA评论了作品《母亲给予我生命》 第一次看到从一个孕育在母体里面的胚胎开始对母爱的歌颂,抒发对生命本真的热爱。粉色、柔软等各种美好的字眼纷至沓来,让我们感到阳光、明媚、温暖,通篇都是满满的爱。赞
  • 2016/09/28 22:56:27
  • Cool姐回复> 谢谢张夏!
  • 2016/09/29 08:48:02
  • TA评论了作品《秘密大营救的“秘密”》 道长姐姐写纪实文真的越来越老练入骨了,把趣味性与严肃性之间的度把握得很好。读来轻松,读后感到沉重;采访、搜集资料、甄别史料真伪,都是颇费心血的了。厉害的老道。
  • 2016/09/28 22:47:57
  • 道长回复> 谢谢张夏!其实我很喜欢你的小说,剖析人的心理活动,犀利独到,很认真读了你的〈绿皮车〉,非常佩服!这段时间一直忙出书,一定会抽时间好好拜读〈全家公敌〉!感谢!
  • 2016/09/29 11:53:47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就像另一个我》 作为也是来自农村拮据家庭的我,看完国焕这篇文章,对他表示由衷的敬佩。单纯、刻苦、上进、最大程度地回报原生家庭。面对畸高的房价,连这么努力的年轻人都望房兴叹,真不是个人的责任,而是政府、社会的责任。真心希望,某一天有个好姑娘带着房子嫁给这个优秀可爱的小伙子。
  • 2016/09/28 22:39:14
  • 一叶斑斓回复> 张夏姐更可爱!好女孩就可以了,不用带着房子,那样太沉重
  • 2016/09/29 18:49:55
  • TA评论了作品《死亡那些事》 如何有尊严地死,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问题,也是很多人避讳的一个问题。但死亡必将到来,谁也回避不了。作为医生,作为一个善良的文学爱好者,郑荣在这篇文章里充分显示出她的专业素养、冷静态度与悲悯情怀。
  • 2016/09/28 13:19:19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没有舅舅(外五篇)》 我曾写过一篇千字文《如此姑妈》,是说在深圳缺亲戚,小孩子竟发明了一个攀亲游戏,同学之间互称姑妈侄女舅舅外甥之类。红红的雨原来是益阳的,是我老乡呢。此文写得清新有趣,赞。
  • 2016/09/26 00:24:38
  • 红红的雨回复> 哈哈,你是沅江的。 记得去年读过你写的《如此姑妈》,你那很单纯可爱的女儿!
  • 2016/09/26 10:11:25
  • TA评论了作品《龙华的黄昏》 管启富的语言很优雅,不是用词造句有多么炫目雅致,而是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种好性情。写作是一种修行,但有的人,本身就具有我们所要抵达的那种境界。我觉得管启富是后者。他的表达,淡定自如,如汩汩流水,既灌溉了自己的世界,又能滋养别人的心灵。尽管有惆怅,也有倾诉,却有着宽厚温暖的底色。
  • 2016/09/20 11:09:54
  • 深圳的红树林回复> 感谢张夏姐造访并点评。当作一种激励。性情如文。写散文时间其实比较长,散文写到一定程度,比的不是词藻华丽,而是“繁华落尽见真淳”。似淡而有味。像周作人、林语堂,又或像瓦尔登湖。还在修炼中。
  • 2016/09/20 11:41:24
  • TA评论了作品《洪湖公园》 我去过两次洪湖公园,均是赏荷。荷叶摇曳生姿,荷花品种繁多,有的就是种在水缸里,别有一番滋味。作者把洪湖公园里的树木、荷花给介绍了个遍,内容详实,如一篇很好的洪湖公园攻略,可存档作为参考资料使用。我收藏了。谢谢
  • 2016/09/20 09:53:57
  • 格阑回复> @张夏,我流连于洪湖公园的时候,时值冬季,不是赏荷的好季节。希望本文其他方面的介绍,能给你一些帮助,呵呵。
  • 2016/09/20 15:56:05
  • TA评论了作品《青葱记忆》 看开头部分,我也以为是一篇非虚构,以为是一篇司空见惯的底层苦难叙事。但读下去松了口气,欣慰作者没有朝这个路子走。心理活动细腻传神,把琐碎庸常的生活描述得有趣,足见作者钟平的用心,他具有一双文学的眼睛。
  • 2016/09/19 11:53:55
  • 钟平回复> 谢谢鼓励,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文学场域里,当我们停下匆忙的脚步,看到身边的事物,仿佛我们也似曾相识。
  • 2016/09/19 12:47:14
  • TA评论了作品《说不清明天的风》 我对木偶人的语言一直是很喜欢的,曾一再说过,就像黑暗河流中的闪光。所以他的文章贴出来我一定会来读的,并且一定会读完。他的语言里透着一种敏感,且干净利落,在邻家的作者里并不多见。这个小说的写法有点另类,感觉是几块积木拼凑成一个整体,彼此可以分离再组合。但这个小说,似乎并不完整,很像一个中篇小说的一部分。
  • 2016/09/18 20:31:14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感谢…前面的处理还真费了一番心思。构思多日才找到这个切入口:因为主角可以抗婚,但实际情况是被孝道所裹挟,故不敢拂逆而无奈进入一种被安排的生活。我担心的正是他的未来。题目更多是送给他的。
  • 2016/09/18 22:53:59
  • 张夏回复> 语言炉火纯青,故事、细节都很精彩。第一二章节与后面发生的故事,似乎有点脱节。但如果篇幅够长,这个脱节就只会成为个可以理解的慢节奏而已。
  • 2016/09/18 22:45:30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感谢张夏的厚爱。望多赐正。于小说,先面临的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生活庸常,能给读者带来趣味性、丰富性抑或思想性尤佳。这是我创作方向。如您所言,小说的确计划为中篇,出来仅九千多字。也算不确定性的一种。
  • 2016/09/18 22:42:07
  • TA评论了作品《蜘蛛人之死》 刚开始读时觉得有点不适应,可能那个开头有点“不雅”。但是通篇读来,觉得类似的细节很切合主角的性格与身份。语言繁复,大胆生猛有个性,笔下流露出来的既有泼辣,又有悲悯与悲凉。把破碎的心灵呈现给读者,又具有缝补与修复创伤的能力,从没把人物的命运渲染到无望。
  • 2016/09/13 08:47:50
  • 徐清松回复> 谢张师点评,有美女编辑说语言粗俗,我脸红脖子粗说那是人物粗俗,不是作者。呵呵!
  • 2016/09/13 10:46:38
  • TA评论了作品《我们都是可耻的》 看完被唬住了。不是这婚姻里的冷酷,而是被无影的大胆狠绝的手法吓一跳。婚姻是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夫妻之间生厌了就容易互相伤害,暴露出人性最残酷的丑相,而且肆无忌惮。如果仔细较真起来,只会觉得两眼发黑。但是,婚姻里肯定也有过互相取暖,有各种情有可原。无影写出了真实的一面,但真实不能代表全部真相。但是那又何妨,短篇小说需要的就是爆发力,取一个面毫不留情地揭露,让满目苍夷显露在阳光下晒晒,挺好。
  • 2016/09/08 16:15:09
  • 无影回复> 就是要狠,不然不解恨。谢谢你!
  • 2016/09/08 16:45:22
  • TA评论了作品《冷焰》 读完,目瞪口呆。涉及到这么多医学专业用词与技术细节,洋洋洒洒一大篇,这是怎么鼓捣出来的?背后下了多少调查功夫啊。仅是这种严谨的态度,都极值得点赞与佩服。这是一篇看起来像非虚构的小说,作者的冷静、理性,让所有的节奏都有条不紊,真实可信。以前读过东篱的关于昆明火车站暴徒杀人事件的小说,也是细致到几乎还原真实场景。这种涉及到专业与行业知识与内部资料的写法,抬高了写作门槛,也许是将来写行当的一个新走向。
  • 2016/09/08 14:38:48
  • 鳄鱼小赖皮回复> 第三段回复,是真心话吧。感谢大咖点评。这个点评角度也是比较新的——专业性写作。
  • 2016/09/10 23:24:23
  • 张夏回复> 这种写法难度很大,既要兼顾医学常识,又要体现文学水平,两者兼顾,结合得自然无痕,分寸拿捏得当。所以我说作者牛。
  • 2016/09/08 16:04:03
  • 张夏回复> 但是又有担心,如果这种风格被多人效仿时,会不会片面追求写实程度知识偏门而忽视作品的文学性,或者用知识掩盖文学才华的不足?还原生活易,高于生活难。当然,这篇作品不存在我担忧的问题。东篱很牛。
  • 2016/09/08 15:23:25
  • TA评论了作品《父亲与酒》 这篇散文,我是当小说来读的。有挺多有趣的小细节,也有让人意外的包袱不时抖出。酒的味道就是亲情的味道,历久而弥新,却又随着父亲的衰老散发出心酸之叹,满是对往事的留恋以及四处奔波远离父母的无奈。因为酒,父子之间自有男人的默契;因为亲情的沉淀积累,也因为酒,父子如兄弟。语言凝练,洋溢着优雅的温情,称得上是一篇很正经的暖男之作。
  • 2016/09/02 23:18:12
  • TA评论了作品《孤岛之城》 青桐的文笔很细腻。婆媳关系,孩子的教育难题,以及夫妻之间的日渐疏离,在深圳的高节奏高压力的大背景下,女主角滋润的生活表面下,满地鸡毛。但是作为深圳移民,那种坚韧、隐忍,又是这样令人感叹,让读者感同身受。但是我又觉得这个小说的结尾过于戏剧化,与前面平稳琐细波澜不惊的叙事相比,略有些突兀了。总的来讲,关注到了中产家庭的奋斗与不容易,相对满眼的底层叙事作品来说,有如一缕清风。赞。
  • 2016/09/02 23:01:12
  • FEI FEI回复> 感谢张夏的精彩点评,有空多多交流,期待大家都能够写出好作品
  • 2016/09/02 23:47:26
  • TA评论了作品《我要自个儿待着》 书生自己说这是一个轻盈的小说。我带着好奇看完,却读出了沉重。婚姻的柴米油盐,双方的父母家人,凑到一起就是满地的鸡毛蒜皮。有谁经得起高清针孔摄像笔的偷窥与审视呢?夫妻之间真不该做考验人性的事,因为其结果往往只能带来寒心。但说到底,日子还得继续。有些句子类似于喃喃自语,纤细毕现。通篇波澜不惊,语气平稳,故事点到为止。这应该又是书生的一个新的尝试吧。
  • 2016/08/30 09:33:01
  • 笑笑书生回复> 回复咋重复了
  • 2016/08/30 10:20:38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张夏来访与解读,你的鼓励,我的动力。原本还设置了女主人公另一个“自己”在观察和说话,后来放弃了,太后现代了,影响读者阅读。
  • 2016/08/30 09:42:48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张夏来访与解读,你的鼓励,我的动力。原本还设置了女主人公另一个“自己”在观察和说话,后来放弃了,太后现代了,影响读者阅读。
  • 2016/08/30 09:42:45
  • TA评论了作品《漂鸟》 写惯了小小说的作者,再来写短篇小说,语言节奏上还是处理这么大方,真是个牛人了。这个小说,写的是两个到深圳打拼的外地女性,既要求生存,扎根深圳,又要面对中年烦恼。她们的隐忍、勤劳与耐力,代表了一大群深飘女性。这个小说的信息容量很大,有命运感。所以,我觉得篇幅太短,叙述上有仓促之嫌。如果改成一个中篇,可能更好一些。个见。
  • 2016/08/08 23:23:44
  • 半湖浅秋回复> 先贴下这个版本。听过几位朋友的意见后,会再申请作一次修改,丰满细节。谢谢夏夏的真诚
  • 2016/08/09 10:26:39
  • 半湖浅秋回复> 谢谢张夏深夜评读,端茶
  • 2016/08/08 23:35:57
  • TA评论了作品《全民写作:普惠文学的探路者》 普惠,顾名思义是让大家都得到好处,得到收获。全民写作理念,在深圳确实影响日益加深。很多作者,就是通过邻家这个平台互相认识,以文会友。写作者走出原本的宅家生活,抱团成暖,放眼看深圳,看世界,对写作肯定是很有好处的。开放、平等、自由,是很多人的理想,但在实现理想的同时,又得守住心灵的宁静。这是很不容易的,似乎还有很长的要走。
  • 2016/08/04 23:28:44
  • 张夏回复> 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2016/08/04 23:29:17
  • TA评论了作品《春天的故事》 三个男的不承担养家责任,让一个这么小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卖血、干活供他们上学,太无耻太自私了。这样悲哀的故事,不值得宣扬,写成一个小说,本以为作者能在这方面引人反思,诘问人性的,但作者却把责难洒到了肇事司机身上,转移了矛盾焦点,忽略了悲剧本身的根源;本意是宣扬真善美,却无意间掩盖了假恶丑......。
  • 2016/08/01 23:25:43
  • Cool姐回复> 张夏好!我第一次写此类小说,真是无法形容的纠结,从一万字修改成五千多字,总是感觉那里欠妥。发上来就是让邻家兄弟姐妹批评指正!感谢你带来真诚的评论!
  • 2016/08/01 23:55:36
  • 张夏回复> 酷姐本身很善良,文字也很生动,但思维有点受传统所限了。我的意见仅代表个人看法,勿怪。
  • 2016/08/01 23:29:40
  • TA评论了作品《银瓶山游记》 爬山本是一件辛苦事,体力活。我也爬过数座,觉得无非是树木石头花草流水啥的,除了一个累,实在没觉出什么新意。看了李云汉的游记,才知道不是世上缺少美,而是我缺少发现美的眼光和心境。此文就像为大家打开了一卷山水画,时而明艳,时而清冽。不仅是一幅画,还有语言的节奏感就像一首曲子,悠扬动听。有画有音乐,景色美,心情美,意境美,便是此文的意义。
  • 2016/07/28 22:03:34
  • TA评论了作品《龙岗大道》 陈少华好像是写诗歌为主的吧。常见到诗人写散文时总难免语言修饰过度,而冲淡文章的主题。但在陈少华的散文里却没出现这个毛病。就像一株蓬勃生长的植物,一股自然流淌的泉水,平实细致清新妥帖,情感收放自如。文中所述的个人经历以及龙岗大道的变迁史,可谓是同呼吸共命运,想必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顶。
  • 2016/07/28 21:25:42
  • 川营回复> 多谢张夏,写诗写多了,总有些不如意,还请多多指正呵
  • 2016/09/26 14:49:16
  • 川营回复> 多谢兄弟,其实我9几年就开始写散文了
  • 2016/08/07 19:50:42
  • 江飞泉回复> 同意夏姐意见,很细腻,很质朴。颇有点老段去年大奖作品的风格,我也顶。
  • 2016/08/03 18:21:36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