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夏(小说捕手)
  • 爱大家爱邻家,吼,吼。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旧时光里的倒影》 我是被几位评委们的点评吸引过来的,当然还因为作者是小小说高手,自然擅长讲故事,情节上抖包袱之处肯定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市井生活与透着雅意的词牌名相结合,竟也显得贴切。不完美的人物身上透着善,最终的结局,让人唏嘘中感到欣慰。只是对话方面如果口语化加强一点,或许会更自然,人物也会更丰满。而这是可以润色的,毕竟基本功不错。祝贺作者入决。
  • 2017/09/04 10:20:05
  • TA评论了作品《南归北女》 这篇小说的题材很新颖,也有点独特,既有生活气息,又充满地域色彩。塑造出一个南归北女的形象,无论在香港还是在深圳,都是比较边缘化,又具有典型性,发人深省,让人难忘。作者不急不缓的讲述,既有小清新,又有生活的质感。但是节奏上如果分出一点轻重缓急,可能会更有力度一点。深圳紧挨香港,两地之间每天来往穿梭的人流里想必有太多的传奇发生,值得好好挖掘。很高兴看到这样一篇揭示深港世相的作品。这类文章值得期待。
  • 2017/08/29 23:41:45
  • TA评论了作品《对一双黑色袜子的十二种解释》 云汉的诗歌意象里充满残缺与孤独。这首诗里尤甚。象征与隐喻着什么,也许是作者对人生荒芜感的另一种解读。但即便是这样,字里行间却又透着一种不甘,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对未来世界的热切和渴望。句子铿锵,犹如雨点紧锣密鼓地敲打在屋檐上,让人心凉,却最终归于宁静,止于温暖。
  • 2017/08/29 09:33:30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谢谢张夏支持和关照,辛苦了!一直在写作,或长夜独坐,或只身徒步,仍然无长进、无特点、无成绩,深叹外行千里不若内移一寸。您的评价让我惭愧,唯有埋头伏案,不敢懈怠。
  • 2017/08/29 13:53:03
  • TA评论了作品《在等信的日子里》 所谓故友、旧爱,蝴蝶也罢,蝎子也罢,其实都不过是时光的标本。让我们念念不忘的,也许并非某人某事,而是那永远无法再回的似水年华。现代社会,相互交流如此便捷,看似朋友遍天下,但舍得费钱打电话的,好似交情还是深一些,如果肯费笔墨费心思写书信,那真该算是生死之交了。可惜这种情形极难再出现。所以,大家对书信,不可得而心念之。此文便引发很多人的共鸣了。顶一个
  • 2017/08/10 15:30:53
  • koko回复> 谢谢美大才女笔下点睛,我要向您学习,多多作业,再次感谢!
  • 2017/08/10 15:54:09
  • TA评论了作品《沙湾关纪事》 这篇文章的主题,很有深圳意义。由人及物,及地方,及对一段历史的反思。关内与关外的区别,边防证对人生的命运的影响,带出一些心酸的回忆,这是一篇有温度有人情关怀的文章。写这样的内容,涉及到某些细节是需要勇气的。回忆需要勇气,叙述出来更需要勇气。作为沙湾关口附近的深圳建设者与见证者,须得有这样一双发现细节的眼睛,以及铭记历史的情怀。只是篇幅稍短了一点,建议骚风有时间的话,补充一点关口小故事。个见。
  • 2017/08/09 21:39:56
  • 骚风回复> 张夏说的极是,我在把这个文字匆匆贴出来的那一刻,已深悟文字中的缺陷,其实也是内容上的缺陷,我将思之,在第三四节之间加上一节,补充一些在关口发生的故事,谢谢张夏。
  • 2017/08/09 23:35:48
  • TA评论了作品《成长与见证》 这是一篇很客观的外来工与龙华共成长的记录史。没有以往大多数打工作者笔下的那种悲苦抱怨,也没有刻意渲染乡愁。初到龙华的惶惑与辛苦,经历各种酸甜苦辣,直到慢慢站稳脚跟,写得有声有色,有条不紊,健康质朴,自然亲切,点点滴滴的让读者感同身受,也有次了解到龙华这些年的变迁。时代是由人创造的,历史是由人书写的。这种真心融入深圳,有归宿感的文字,让人耳目一新。赞。
  • 2017/07/16 21:23:25
  • 张喆回复> 谢谢张夏老师的点评,很感动。是的,在深圳这片热土地上,我一路跟着龙华跟着时代,痛并快乐地成长。
  • 2017/07/17 07:31:17
  • 张夏回复> 也由此了解到。打错字了。
  • 2017/07/16 21:24:38
  • TA评论了作品《生之录》 知道春燕是写散文的,也常看到紫叶这个名字,却从没想到两者是同一个人。文章质朴动人,也如这个春燕本人,文章常有唯美妙笔,又如紫叶这样动人轻盈。而且文字间跳跃着美好的情感和细致妥帖的观察、刻画。通篇有一种女性的文雅柔和。
  • 2017/07/15 00:36:37
  • 叶紫回复> ,谢谢张夏姐的细心阅读与点评,问好!
  • 2017/07/17 10:43:38
  • 张夏回复> 笔误了:叶紫
  • 2017/07/15 00:37:52
  • TA评论了作品《梅林水库,镶于闹市的一块美玉》 我住福田时,恰好也去过梅林水库,而且很多次、还曾经坐在那个“水”上面照相留念。铁打的梅林流水的游客,我这不求甚解之人竟一直分不清上梅林、下梅林,对梅林水库也观察得远不如魏老师这样仔细。我想,他是带着诗人的情怀和作家的眼睛去的,所以才会写得这么常识迭出而趣味盎然,条理清晰而又不失散文的美感。我这去过的看着亲切,还恍然大悟;没去过的,等于是看到一篇梅林水库攻略,激发出到此一游的欲望。不错,但篇幅略短。
  • 2017/07/15 00:27:47
  • TA评论了作品《第三次暗示》 虽然我对反映底层打工人生活的题材和角度,常有质疑。但对此文的细腻生动以及作者的社会使命感表示由衷点赞。我们都经历过那个年代,很多见闻至今未忘,有明有暗,有悲有喜。那时好像还没有劳动法,很多人到工厂里打工饱受欺凌,青春期被禁锢在流水线上,确实是一种煎熬。但对家里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很多现在的白领阶层,以及在深圳站稳脚跟的移民,基本拒绝回忆不开心的事情,其实也是缺少直面阴暗的勇气。毕竟,生活要往前走。
  • 2017/04/27 15:16:08
  • TA评论了作品《一个人的出行》 好一场浩瀚悲壮的爱情。想象力奔腾千里,脑洞大开。虽然看似不合常理,但充满梦幻色彩,把爱情悲剧描述得像童话,细腻又感人。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里,相信爱情的人不多了,描述爱情的人更少,把爱情表现得如此执着天真热烈的作品更是少之又少。这是一个悲伤而美好的作品。赞。
  • 2017/03/21 12:07:38
  • 半只骆驼回复> 谢谢张夏老师给拙作以高台
  • 2017/03/22 08:05:09
  • TA评论了作品《顶硬上的“睦邻文学奖”》 这个平台有趣有情义,值得参与。很多文友原本都是宅男宅女,却因邻家而成为朋友。本人连续三届参赛,与文友的互动,很让我感动。无论谁得奖,得的是什么奖,都不是理所当然的。得感谢文友的点赞、评委的发现,以及邻家的幕后工作。
  • 2016/11/08 17:49:52
  • TA评论了作品《难忘这一季提名》 费评委的评语写得非常用心,金句迭出,富有情怀。我是每一段都追着看了的。评语写得好,不仅鼓励了作者,也有画龙点睛的作用。谢谢所有评委们的辛苦工作。能参与、见证睦邻文学的成长与壮大过程,深感荣幸。
  • 2016/10/02 00:55:33
  • TA评论了作品《服务生阿文》 我是被这个标题吸引过来的。因段作文兄写过一篇《工友李文》,让我印象很深刻。此文为我们展示了服务员生活的一个侧面,细节丰富,结尾呈现一种时下所说的正能量。但有青涩直白之嫌,如果语言个性化一点应该会更好一些。
  • 2016/09/30 23:53:54
  • 太奇回复> 问好老师,你说的对,这篇算是刚尝试写小说的头两篇之一,那时候只是想着一些熟悉的人与事写下来。
  • 2016/10/07 07:23:24
  • TA评论了作品《红杏》 语言挺不错,作为一个武侠小说,如果跟大时代背景结合起来,必回肠荡气。从目前这一段来说,稍见端倪,但篇幅太短,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估计此文只是个大长篇的节选吧,期待。
  • 2016/09/30 09:19:00
  • TA评论了作品《母亲给予我生命》 第一次看到从一个孕育在母体里面的胚胎开始对母爱的歌颂,抒发对生命本真的热爱。粉色、柔软等各种美好的字眼纷至沓来,让我们感到阳光、明媚、温暖,通篇都是满满的爱。赞
  • 2016/09/28 22:56:27
  • Cool姐回复> 谢谢张夏!
  • 2016/09/29 08:48:02
  • TA评论了作品《秘密大营救的“秘密”》 道长姐姐写纪实文真的越来越老练入骨了,把趣味性与严肃性之间的度把握得很好。读来轻松,读后感到沉重;采访、搜集资料、甄别史料真伪,都是颇费心血的了。厉害的老道。
  • 2016/09/28 22:47:57
  • 道长回复> 谢谢张夏!其实我很喜欢你的小说,剖析人的心理活动,犀利独到,很认真读了你的〈绿皮车〉,非常佩服!这段时间一直忙出书,一定会抽时间好好拜读〈全家公敌〉!感谢!
  • 2016/09/29 11:53:47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就像另一个我》 作为也是来自农村拮据家庭的我,看完国焕这篇文章,对他表示由衷的敬佩。单纯、刻苦、上进、最大程度地回报原生家庭。面对畸高的房价,连这么努力的年轻人都望房兴叹,真不是个人的责任,而是政府、社会的责任。真心希望,某一天有个好姑娘带着房子嫁给这个优秀可爱的小伙子。
  • 2016/09/28 22:39:14
  • 一叶斑斓回复> 张夏姐更可爱!好女孩就可以了,不用带着房子,那样太沉重
  • 2016/09/29 18:49:55
  • TA评论了作品《死亡那些事》 如何有尊严地死,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问题,也是很多人避讳的一个问题。但死亡必将到来,谁也回避不了。作为医生,作为一个善良的文学爱好者,郑荣在这篇文章里充分显示出她的专业素养、冷静态度与悲悯情怀。
  • 2016/09/28 13:19:19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没有舅舅(外五篇)》 我曾写过一篇千字文《如此姑妈》,是说在深圳缺亲戚,小孩子竟发明了一个攀亲游戏,同学之间互称姑妈侄女舅舅外甥之类。红红的雨原来是益阳的,是我老乡呢。此文写得清新有趣,赞。
  • 2016/09/26 00:24:38
  • 红红的雨回复> 哈哈,你是沅江的。 记得去年读过你写的《如此姑妈》,你那很单纯可爱的女儿!
  • 2016/09/26 10:11:25
  • TA评论了作品《龙华的黄昏》 管启富的语言很优雅,不是用词造句有多么炫目雅致,而是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种好性情。写作是一种修行,但有的人,本身就具有我们所要抵达的那种境界。我觉得管启富是后者。他的表达,淡定自如,如汩汩流水,既灌溉了自己的世界,又能滋养别人的心灵。尽管有惆怅,也有倾诉,却有着宽厚温暖的底色。
  • 2016/09/20 11:09:54
  • 深圳的红树林回复> 感谢张夏姐造访并点评。当作一种激励。性情如文。写散文时间其实比较长,散文写到一定程度,比的不是词藻华丽,而是“繁华落尽见真淳”。似淡而有味。像周作人、林语堂,又或像瓦尔登湖。还在修炼中。
  • 2016/09/20 11:41:24
  • TA评论了作品《洪湖公园》 我去过两次洪湖公园,均是赏荷。荷叶摇曳生姿,荷花品种繁多,有的就是种在水缸里,别有一番滋味。作者把洪湖公园里的树木、荷花给介绍了个遍,内容详实,如一篇很好的洪湖公园攻略,可存档作为参考资料使用。我收藏了。谢谢
  • 2016/09/20 09:53:57
  • 格阑回复> @张夏,我流连于洪湖公园的时候,时值冬季,不是赏荷的好季节。希望本文其他方面的介绍,能给你一些帮助,呵呵。
  • 2016/09/20 15:56:05
  • TA评论了作品《青葱记忆》 看开头部分,我也以为是一篇非虚构,以为是一篇司空见惯的底层苦难叙事。但读下去松了口气,欣慰作者没有朝这个路子走。心理活动细腻传神,把琐碎庸常的生活描述得有趣,足见作者钟平的用心,他具有一双文学的眼睛。
  • 2016/09/19 11:53:55
  • 钟平回复> 谢谢鼓励,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文学场域里,当我们停下匆忙的脚步,看到身边的事物,仿佛我们也似曾相识。
  • 2016/09/19 12:47:14
  • TA评论了作品《说不清明天的风》 我对木偶人的语言一直是很喜欢的,曾一再说过,就像黑暗河流中的闪光。所以他的文章贴出来我一定会来读的,并且一定会读完。他的语言里透着一种敏感,且干净利落,在邻家的作者里并不多见。这个小说的写法有点另类,感觉是几块积木拼凑成一个整体,彼此可以分离再组合。但这个小说,似乎并不完整,很像一个中篇小说的一部分。
  • 2016/09/18 20:31:14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感谢…前面的处理还真费了一番心思。构思多日才找到这个切入口:因为主角可以抗婚,但实际情况是被孝道所裹挟,故不敢拂逆而无奈进入一种被安排的生活。我担心的正是他的未来。题目更多是送给他的。
  • 2016/09/18 22:53:59
  • 张夏回复> 语言炉火纯青,故事、细节都很精彩。第一二章节与后面发生的故事,似乎有点脱节。但如果篇幅够长,这个脱节就只会成为个可以理解的慢节奏而已。
  • 2016/09/18 22:45:30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感谢张夏的厚爱。望多赐正。于小说,先面临的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生活庸常,能给读者带来趣味性、丰富性抑或思想性尤佳。这是我创作方向。如您所言,小说的确计划为中篇,出来仅九千多字。也算不确定性的一种。
  • 2016/09/18 22:42:07
  • TA评论了作品《蜘蛛人之死》 刚开始读时觉得有点不适应,可能那个开头有点“不雅”。但是通篇读来,觉得类似的细节很切合主角的性格与身份。语言繁复,大胆生猛有个性,笔下流露出来的既有泼辣,又有悲悯与悲凉。把破碎的心灵呈现给读者,又具有缝补与修复创伤的能力,从没把人物的命运渲染到无望。
  • 2016/09/13 08:47:50
  • 徐清松回复> 谢张师点评,有美女编辑说语言粗俗,我脸红脖子粗说那是人物粗俗,不是作者。呵呵!
  • 2016/09/13 10:46:38
  • TA评论了作品《我们都是可耻的》 看完被唬住了。不是这婚姻里的冷酷,而是被无影的大胆狠绝的手法吓一跳。婚姻是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夫妻之间生厌了就容易互相伤害,暴露出人性最残酷的丑相,而且肆无忌惮。如果仔细较真起来,只会觉得两眼发黑。但是,婚姻里肯定也有过互相取暖,有各种情有可原。无影写出了真实的一面,但真实不能代表全部真相。但是那又何妨,短篇小说需要的就是爆发力,取一个面毫不留情地揭露,让满目苍夷显露在阳光下晒晒,挺好。
  • 2016/09/08 16:15:09
  • 无影回复> 就是要狠,不然不解恨。谢谢你!
  • 2016/09/08 16:45:22
  • TA评论了作品《冷焰》 读完,目瞪口呆。涉及到这么多医学专业用词与技术细节,洋洋洒洒一大篇,这是怎么鼓捣出来的?背后下了多少调查功夫啊。仅是这种严谨的态度,都极值得点赞与佩服。这是一篇看起来像非虚构的小说,作者的冷静、理性,让所有的节奏都有条不紊,真实可信。以前读过东篱的关于昆明火车站暴徒杀人事件的小说,也是细致到几乎还原真实场景。这种涉及到专业与行业知识与内部资料的写法,抬高了写作门槛,也许是将来写行当的一个新走向。
  • 2016/09/08 14:38:48
  • 鳄鱼小赖皮回复> 第三段回复,是真心话吧。感谢大咖点评。这个点评角度也是比较新的——专业性写作。
  • 2016/09/10 23:24:23
  • 张夏回复> 这种写法难度很大,既要兼顾医学常识,又要体现文学水平,两者兼顾,结合得自然无痕,分寸拿捏得当。所以我说作者牛。
  • 2016/09/08 16:04:03
  • 张夏回复> 但是又有担心,如果这种风格被多人效仿时,会不会片面追求写实程度知识偏门而忽视作品的文学性,或者用知识掩盖文学才华的不足?还原生活易,高于生活难。当然,这篇作品不存在我担忧的问题。东篱很牛。
  • 2016/09/08 15:23:25
  • TA评论了作品《父亲与酒》 这篇散文,我是当小说来读的。有挺多有趣的小细节,也有让人意外的包袱不时抖出。酒的味道就是亲情的味道,历久而弥新,却又随着父亲的衰老散发出心酸之叹,满是对往事的留恋以及四处奔波远离父母的无奈。因为酒,父子之间自有男人的默契;因为亲情的沉淀积累,也因为酒,父子如兄弟。语言凝练,洋溢着优雅的温情,称得上是一篇很正经的暖男之作。
  • 2016/09/02 23:18:12
  • TA评论了作品《孤岛之城》 青桐的文笔很细腻。婆媳关系,孩子的教育难题,以及夫妻之间的日渐疏离,在深圳的高节奏高压力的大背景下,女主角滋润的生活表面下,满地鸡毛。但是作为深圳移民,那种坚韧、隐忍,又是这样令人感叹,让读者感同身受。但是我又觉得这个小说的结尾过于戏剧化,与前面平稳琐细波澜不惊的叙事相比,略有些突兀了。总的来讲,关注到了中产家庭的奋斗与不容易,相对满眼的底层叙事作品来说,有如一缕清风。赞。
  • 2016/09/02 23:01:12
  • FEI FEI回复> 感谢张夏的精彩点评,有空多多交流,期待大家都能够写出好作品
  • 2016/09/02 23:47:26
  • TA评论了作品《我要自个儿待着》 书生自己说这是一个轻盈的小说。我带着好奇看完,却读出了沉重。婚姻的柴米油盐,双方的父母家人,凑到一起就是满地的鸡毛蒜皮。有谁经得起高清针孔摄像笔的偷窥与审视呢?夫妻之间真不该做考验人性的事,因为其结果往往只能带来寒心。但说到底,日子还得继续。有些句子类似于喃喃自语,纤细毕现。通篇波澜不惊,语气平稳,故事点到为止。这应该又是书生的一个新的尝试吧。
  • 2016/08/30 09:33:01
  • 笑笑书生回复> 回复咋重复了
  • 2016/08/30 10:20:38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张夏来访与解读,你的鼓励,我的动力。原本还设置了女主人公另一个“自己”在观察和说话,后来放弃了,太后现代了,影响读者阅读。
  • 2016/08/30 09:42:48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张夏来访与解读,你的鼓励,我的动力。原本还设置了女主人公另一个“自己”在观察和说话,后来放弃了,太后现代了,影响读者阅读。
  • 2016/08/30 09:42:45
  • TA评论了作品《漂鸟》 写惯了小小说的作者,再来写短篇小说,语言节奏上还是处理这么大方,真是个牛人了。这个小说,写的是两个到深圳打拼的外地女性,既要求生存,扎根深圳,又要面对中年烦恼。她们的隐忍、勤劳与耐力,代表了一大群深飘女性。这个小说的信息容量很大,有命运感。所以,我觉得篇幅太短,叙述上有仓促之嫌。如果改成一个中篇,可能更好一些。个见。
  • 2016/08/08 23:23:44
  • 半湖浅秋回复> 先贴下这个版本。听过几位朋友的意见后,会再申请作一次修改,丰满细节。谢谢夏夏的真诚
  • 2016/08/09 10:26:39
  • 半湖浅秋回复> 谢谢张夏深夜评读,端茶
  • 2016/08/08 23:35:57
  • TA评论了作品《全民写作:普惠文学的探路者》 普惠,顾名思义是让大家都得到好处,得到收获。全民写作理念,在深圳确实影响日益加深。很多作者,就是通过邻家这个平台互相认识,以文会友。写作者走出原本的宅家生活,抱团成暖,放眼看深圳,看世界,对写作肯定是很有好处的。开放、平等、自由,是很多人的理想,但在实现理想的同时,又得守住心灵的宁静。这是很不容易的,似乎还有很长的要走。
  • 2016/08/04 23:28:44
  • 张夏回复> 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2016/08/04 23:29:17
  • TA评论了作品《春天的故事》 三个男的不承担养家责任,让一个这么小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卖血、干活供他们上学,太无耻太自私了。这样悲哀的故事,不值得宣扬,写成一个小说,本以为作者能在这方面引人反思,诘问人性的,但作者却把责难洒到了肇事司机身上,转移了矛盾焦点,忽略了悲剧本身的根源;本意是宣扬真善美,却无意间掩盖了假恶丑......。
  • 2016/08/01 23:25:43
  • Cool姐回复> 张夏好!我第一次写此类小说,真是无法形容的纠结,从一万字修改成五千多字,总是感觉那里欠妥。发上来就是让邻家兄弟姐妹批评指正!感谢你带来真诚的评论!
  • 2016/08/01 23:55:36
  • 张夏回复> 酷姐本身很善良,文字也很生动,但思维有点受传统所限了。我的意见仅代表个人看法,勿怪。
  • 2016/08/01 23:29:40
  • TA评论了作品《银瓶山游记》 爬山本是一件辛苦事,体力活。我也爬过数座,觉得无非是树木石头花草流水啥的,除了一个累,实在没觉出什么新意。看了李云汉的游记,才知道不是世上缺少美,而是我缺少发现美的眼光和心境。此文就像为大家打开了一卷山水画,时而明艳,时而清冽。不仅是一幅画,还有语言的节奏感就像一首曲子,悠扬动听。有画有音乐,景色美,心情美,意境美,便是此文的意义。
  • 2016/07/28 22:03:34
  • TA评论了作品《龙岗大道》 陈少华好像是写诗歌为主的吧。常见到诗人写散文时总难免语言修饰过度,而冲淡文章的主题。但在陈少华的散文里却没出现这个毛病。就像一株蓬勃生长的植物,一股自然流淌的泉水,平实细致清新妥帖,情感收放自如。文中所述的个人经历以及龙岗大道的变迁史,可谓是同呼吸共命运,想必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顶。
  • 2016/07/28 21:25:42
  • 川营回复> 多谢张夏,写诗写多了,总有些不如意,还请多多指正呵
  • 2016/09/26 14:49:16
  • 川营回复> 多谢兄弟,其实我9几年就开始写散文了
  • 2016/08/07 19:50:42
  • 江飞泉回复> 同意夏姐意见,很细腻,很质朴。颇有点老段去年大奖作品的风格,我也顶。
  • 2016/08/03 18:21:36
  • TA评论了作品《爱情·销烟(修订版)》 关于传销,我也正想写个小说,也正巧是这个西部大开发69800的,但总觉得不好切入,怕落入俗套。该小说语言有点硬,但对深陷传销窝里那些人的描述很到位。只是,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能让人迅速猜到结尾;这是一个故事,与我心目中的小说尚有一丝距离。也许是少了一点提炼与升华?做传销的是白日做梦,写诗的是在现实里做梦。两种梦怎样冲突?或许可以好好挖掘。个见,不一定正确。
  • 2016/05/16 18:06:31
  • 七里老塞回复> 非常 感谢张夏姐姐百忙中过来给小文点评。批评得非常精准。我也一直不知道这个文要怎么提炼和升华。静一段时间之后,再做修整。再次感谢。
  • 2016/05/16 23:11:16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视角,日本细节》 读罢盛菲的评论,我也不敢写了。麻着胆子也说几句吧,越是讲究细节,节制力惊人的国家,就如同具有这种行为习惯的人一样,不好亲近,难以交心,难以打动。中国确实处处存在着巨大的浪费,但不拘小节的背后也有着汹涌澎湃容易点燃的感性与热情。但总的来说,日本还是值得学习,中国人应该反思,这样,在与日本打交道时就不会太吃亏。书生有心,洋洋洒洒带着理性的议论,让读者陷入沉思。我年后去日本玩,在此可以预习一下日本攻略。
  • 2016/01/25 11:44:06
  • 笑笑书生回复> 你要去小日本啊,求带我日本人表面彬彬有礼,但真正亲近起来确实不容易。一个至今在纯粹性方面保持得很顽固的国家。
  • 2016/01/25 12:11:54
  • TA评论了作品《豆花》 520字的作品,竟写出一个女人曲折离奇的一生,信息量之大,之跳跃,确实让我羡慕嫉妒恨与佩服。但是我仍觉得,对人物命运的交代有些勉强。女主角为什么不认儿子,到最后她来这么一出,老三能信吗?前文铺垫是不够的,虽然篇幅有限制,但若在前面稍提一下为何隐瞒几十年的原因,那就好了。总的来讲,很厉害了。
  • 2015/12/16 17:02:46
  • 七里老塞回复> 谢谢张夏姐姐精彩的点评和批评。希望多得姐姐的指导。问好。
  • 2015/12/16 22:18:58
  • TA评论了作品《还俗》 这个小说的题材是很罕见的,非佛教徒根本写不来。故事非常简单,但细节很动人,通篇洋溢着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小说类似于一个非虚构作品,读来震撼人心。尤其是揭露佛门寺庙商业化下的乌烟瘴气,正好切合时下少林寺方丈的名誉官司,令人嗟叹。生于万丈红尘,没有谁能够白璧无瑕,没想到进了佛门,仍会让人失望。但是纯粹的人,无论在何时何地,只要活着就可以修行。文笔清新朴实绵密有韵,值得一读。
  • 2015/10/04 18:03:17
  • 柏亚利回复> 谢谢你的到访和精彩点评。
  • 2015/10/07 22:21:14
  • TA评论了作品《工厂笔记(组诗)》 若尘的文字,朴实无华,直截了当,对底层打工生活有着特别的关注。这是典型的打工文学了。打工的生活,有沉重,有苍白,有孤独,但也有五彩缤纷,有希望,有热情。如果仅是从一方面入手,我以为总是脱离不了片面之嫌。越是低入尘埃,就越应该仰望蓝天。个见。
  • 2015/09/30 22:10:36
  • 若尘回复> 谢谢张夏的精彩评论!祝节日快乐
  • 2015/10/01 21:26:39
  • TA评论了作品《​吃月饼》 前几天我也写了一篇关于吃月饼的小散文,叫做《寂寞的月饼》,正如庸之君所说的,“有点故做样子”地不吃月饼。家里的月饼要么拿去礼品回收店换点钱,要么只能任其发霉了。也送不出去。中秋谁家缺这玩意呢,明显拿着自家不爱吃的东西去送人,别人或许还怪你没诚意呢。这篇文章拿豪华包装、天价月饼开涮,语言凝练风趣,春秋笔法下的讽刺与幽默,让我忍俊不禁之余,深感佩服。好文章!
  • 2015/09/30 21:52:09
  • 庸之回复> 闲散之余,随意聊侃,深知笔墨不深,谢谢你的鼓励。咋就没有看到你的《寂寞的月饼》呢。
  • 2015/10/07 11:15:23
  • TA评论了作品《生存》 一个淳朴本分的女人,到最后却被迫去洗脚城上班,读来让人不胜唏嘘。去洗脚城不见得就是堕落,但绝对是一个悲凉的结局。我做了多年的家庭主妇,却很少这么家长里短地写出中年女性的满地鸡毛。是真的缺少勇气。虽然有时候也写过,但更大程度上总是试图把笔触伸向我生活圈子以外的世界,寻找所谓的心理补偿。看了十十的作品,很佩服她的细致与有心。那种滴水不漏的慢叙,就像煲汤一样,需要慢功夫。估计这个小说会获奖。
  • 2015/09/29 09:24:08
  • 张夏回复> 我们互勉吧。
  • 2015/10/02 21:30:23
  • 十十回复> 张夏写的每一篇小说都值得我好好学习,在这方面,你一直是我的偶像!谢谢你的认真点评,我知道自己写的东西还存在很多的不足,以后烦请多多指教
  • 2015/10/02 09:52:53
  • TA评论了作品《涂超美的个人历史》 细读了端平兄的这篇小说。觉得很有价值。逃港,是深圳本地人绕不过去的一段历史。但我这还是第一次在文学作品里见到,而且作者还是个外地人。这是很可贵的了。它的细节,读起来很像一个非虚构作品。却又实实在在是一个小说。把历史感写出来了。从头至尾都是干货。但是我又觉得,这个小说的篇幅太短,不足以承载这么巨大的信息量,所以有的地方显得紧凑,不够舒缓。
  • 2015/09/26 17:29:30
  • 谢端平回复> (续)不过,车模也是模特。我不太喜欢“车模”,我喜欢丰满一点的,我正在构思写一部长篇。我们一起努力!
  • 2015/09/26 20:46:35
  • 谢端平回复> 谢张夏。正如你指出的,这篇小说最大的问题是局促了一点(你很委婉地用了“紧凑”一词),想要写的东西实在太多,似乎面面俱到,但泛泛而写,有骨无肉只能做个“车模”
  • 2015/09/26 20:45:18
  • TA评论了作品《裁缝》 这个小说写得很沉稳扎实细致。农村婚嫁习俗、场景,以及各种小细节,栩栩如生。但是,有的细节明显过时了。现在农村嫁女儿,请裁缝做嫁衣的应该基本没有了,更别说什么灯芯绒、哔叽呢、华达呢、卡其、的确良、府绸之类的布料名称,现在也基本绝迹了吧。另,还有里面的婚嫁习俗,人们的观念与言论也落后于时代了。所以这个小说,成也细节,败也细节。个见。
  • 2015/09/19 20:17:36
  • 人在天涯回复> 谢谢阅读和评点。本小说写的时间节点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
  • 2015/09/19 22:05:22
  • TA评论了作品《啤酒鸭之味》 美味的啤酒鸭,浓浓的人情味,从老家到东门,到初流走的,是人,也是乡愁。文笔细腻,安静,把一片热闹与乡愁写得密密麻麻,对市井人堆里的小人物刻画得仔细周到,让读者身临其境,味觉也产生感应,图景一幅幅打开,让人很容易产生共鸣。写热闹是最需要耐心的,大多属作者包括我,见了热闹要绕道走,因为真的不好写。作者威武。
  • 2015/09/17 21:50:25
  • 清如许回复> 因为内心太孤独,所以喜欢到繁华地方去。哈哈! 谢谢张夏!抱抱!
  • 2015/09/17 22:20:39
  • TA评论了作品《小富婆》 简单的故事情节,泾渭分明的憎恶,读来引人入胜。唯有心地单纯善良的人,才会写下这样清澈的文字。但是人性是复杂的。小富婆也许自有苦衷,就算她有钱,也有捐与不捐的自由。作者带着感情色彩入文,想当然地看待事物,态度上不够客观。我觉得这是写小说的大忌。但是,读这篇文章,还是让我有愉悦的感觉。毕竟,大胆直接地表明态度,是一种很让人喜欢的处事方式。赞。
  • 2015/09/15 23:21:44
  • 家有福娃回复> 谢谢指点迷津!说得很好,以后尽量中性,让别人跟随自己内心去看,去想。
  • 2015/09/16 00:09:40
  • TA评论了作品《一切都不能忘却》 这首诗,纪念的是一系列非正常死亡的生命,读来让人唏嘘。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悲剧再痛,往往也会很快被世人遗忘,教训也很快淡漠。难得有写作者肯去记录这惨痛的一幕幕,触碰这种大家忌讳的“不吉利”话题。这体现了作者深沉的社会担当。这首诗是有社会价值的。请允许我向老叟致敬。
  • 2015/09/13 20:06:04
  • 憨憨老叟回复> 谢谢张夏的妙评,并为此送给我一个盒饭。
  • 2015/09/18 14:43:23
  • TA评论了作品《一切都会好起来》 平实质朴的文字,浓浓的亲情,读来让人动容。家有一老,好比一宝。看起来老弱无力了,实际上仍是一个大家庭凝聚在一起的动力与依归,也是子孙的重要精神支柱。从小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的人,一般性格平和温厚,很好相处。虽只见一次,印象中的黄国焕应该就是这样的。
  • 2015/09/12 20:14:03
  • 一叶斑斓回复> 谢谢张夏姐。向你学习。
  • 2015/09/15 17:42:33
  • TA评论了作品《你们躲在办公室里干什么?》 对久不接触社会的我来讲,此文简直是一篇重出江湖的教科书。小幽默,小调侃,还包含着一点小“祸心”,读起来忍俊不禁,似乎每个人都能从里面发现自己的影子。这种玩家似的写作是需要达到一定境界的。性情、修养、气度,心态,缺一不可,并非人人仿效得了。书生眼睛雪亮,但文字里剔除了沉重,文字背后消化了阴暗,透着难得的悠然与宽厚,有一种天赋的富贵雍容。赞。
  • 2015/09/12 19:48:53
  • 笑笑书生回复> 我今晚吃了一碗炸酱面——提前预支
  • 2015/09/12 21:51:04
  • 张夏回复> 下定决心送你一碗面
  • 2015/09/12 21:13:44
  • 笑笑书生回复> 不是因为夸我我才这么说:张夏的评论真心不错
  • 2015/09/12 20:35:39
  • TA评论了作品《正在下沉的鲫鱼》 这首诗有点让人目瞪口呆。意象纷纭,金句迭出,闪烁着诡异的智慧与华丽的疼痛感。一条鲫鱼的命运与一群鲫鱼的命运,与世界上如此多的事物关联、纠缠,冰凉寂寞得让人心碎。李云汉的语言,无论是小说还是诗歌,都很优雅,视觉冲击力强,像碎玻璃散落在夕阳之下,像黑暗河流里的一道闪光。
  • 2015/09/12 07:25:37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回复> 张夏的精彩点评独树一帜,不胜感激!且每次点评都能感觉到一种大家风范、一份浓情厚谊,敏捷的思维、精准的语言,让人铭记不忘。问好!
  • 2015/09/12 18:01:29
  • 张夏回复> 像黑暗河流里的一道闪光,这一句已经被我重复我几回了。我对李云汉的作品,历来是这么个印象。
  • 2015/09/12 07:31:46
  • TA评论了作品《忘忧草》 三个女人一台戏,而且还转折起伏,引人入胜。语言活泼,对女性命运的关注也很值得称道。这个改革的年代,女人的隐私,女人的寂寞,很多细小入围的东西,看似简单,其实要刻画好真的不容易。
  • 2015/09/06 21:55:09
  • 柴火回复> 谢谢张夏言简意赅的点评,还要向你多学习。
  • 2015/09/08 13:14:57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