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铁军(看客)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看不见的深圳人》 《看不见的深圳》容易让人想起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这种看不见,某种程度上说是“看不清”的陌生感。进入现代社会之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再是稳定而熟悉的常态,“看不见”便成了现代化进程中的一种病症。在城市里人们因陌生而冷漠,因冷漠而无所归依。这篇文章带有一定魔幻色彩,但这种魔幻恰好能体现出现代社会的某些特征。作品在诠释“看不见的深圳人”这一概念时可冲淡化处理。
  • 2019/09/11 16:42:36
  • 王国华回复> 谢谢铁军兄点评!!
  • 2019/09/12 09:53:37
  • TA评论了作品《造塔者说》 游利华的作品常能在无声处惊人,她的语言充满了古典诗歌的从容与雅致。一篇作品的好坏除了思想境界的差别,往往就取决于作者对细节的处理功力。《造塔者说》中便处处能看到精彩细节的呈现。在这篇作品中,游利华以生活中的几个切面来呈现更加宏大的叙事格局,她描绘了这座城市最初的建设者群体,在这个过程中,城市的逐步成长和建设者的随年衰老形成一个具有冲击力的对比。
  • 2019/09/11 16:40:55
  • 游利华回复> 谢谢铁军的谬赞,革命仍需继续努力
  • 2019/09/12 14:05:08
  • TA评论了作品《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在现代汉语语言极大丰富、多元,辞藻使用过于雕饰的情况下,文学作品往往呈现出形式大于内容的弊病。此篇文章便回归到了朴实无华的叙事当中,其效果也更加直击人心。作品以姐弟三人的经历为线索进行展开,深刻还原了一代深圳人的创业史。文章当中,姐弟三人形象生动,其喜怒哀乐都颇具感染力。作品有着精彩的写实,但若添有更加飞扬的思想,作品将有另一番精彩的呈现。
  • 2019/09/11 16:39:55
  • TA评论了作品《下梅林上人》 自传性的作品很容易让读者产生怀疑的情绪,如何在保证现实的真实性基础上给读者展现出文学的真实性,是作家应该要考量的。作品以几个小人物作为切入点,在作者的穿针引线之下,这些人物构成了作者生活经历的一张大网,在各个人物与我的互动中,我的形象跃然纸上,正是通过这种侧面的衬托,文章的真实性得到了较好的处理。但或许因为要保证现实的真实,多少限制了作者在艺术效果上施展拳脚的空间。
  • 2019/09/11 16:38:10
  • 健字号回复> 感谢铁军总编的大赏!中肯实在,我会继续努力,打磨!
  • 2019/09/12 12:49:06
  • TA评论了作品《浪人》 人道主义题材作品是文学世界中一大重要母题。大多数人的一生以苍凉为底色,又因苍凉而产生悲悯。这种悲悯只要潜伏在作者心中,便能给人有一种宗教般的澄澈。这篇文章因真情而显真诚,作者从自身出发继而有所感怀,这种悲悯便有了更加坚实的基础,其力量也更加强大。此篇文章也因过多的自身经历描写和情感的抒发,常能让觉得是借他人之伤怜自身之悲,稍略限制了文章的境界。
  • 2019/09/11 16:35:14
  • 静子回复> 昨天看到获奖公示,才又上来瞄了一眼。近来发生太多难料事:父亲去世,工作发难,生意萧条,亲人远离……着手一件件处理好它们,发现生活依然有许多可爱之处。谢谢朱老师的评语,接纳,汲取,感恩,祝福。
  • 2019/11/19 09:31:35
  • TA评论了作品《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火车穿过苍茫”是极具诗意的句子,此篇文章也正因其中显隐的诗意而动人。“火车”是空间穿越的一个重要意象,它常常能将人类的念想拉到更加遥远的世界,在空间上形成独特的艺术美感。这篇文章并没有将目光聚焦在为什么来深圳、如何来深圳、来深圳遇到了什么等琐碎的事件之上,作者更关心情感的抒发。作者通过“火车”这一交通工具来编织文章。文章情感抒发稍欠克制,但好在作品角度与立意与众不同。
  • 2019/09/11 16:33:33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梦》 刘郎的诗读起来口齿生香,这一组诗也非常能看出作者的诗学功底。刘郎的诗歌常给人驾轻就熟之感,字句浑然天成,品味起来如沐春风。在现代诗歌诗意晦涩难懂,意象跳脱杂乱之下,刘郎的诗歌依旧保有清晰的思想脉络,但同时这并不损害他诗歌的多义性和发散性。他的思想或飞扬,或深沉,又或童真,都有一番风味。
  • 2019/09/11 16:32:13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辞典:我的二十六个地理图鉴》 江飞泉这组诗歌语感强烈,气韵和谐。这26首诗歌将作者在深圳生活的点滴融入其中,浓缩了作者的思想和情感。从某种程度上讲,这26个地理图鉴同时也是作者的26个精神空间。对于深圳的描写,在于精而不在于多,这26个地理图鉴足以完成作者对于深圳的书写。作者需要做的只是对其进行深化和避免因重复带来的审美疲劳。
  • 2019/09/11 16:30:45
  • 江飞泉回复> 多谢铁军老师的精彩评点及好建议
  • 2019/09/12 22:39:54
  • TA评论了作品《四端》 《四端》是一个精彩的讽刺小说。文章有让人忍俊不禁的幽默,也有让人迁思回虑的深刻。作品在内容和思想上都做到了和谐统一,场景画面感强、人物性格形象生动、叙事节奏稳健。作品在细节上的把握有所遗漏,另外为营造讽刺效果而带有刻意之嫌,作者在这两方面可以有更好的处理。纵然有以上缺陷,此文仍不失其精彩。
  • 2019/09/11 16:29:28
  • TA评论了作品《到坂田去》 文章在内容上生活化、碎片化,但在这个表象之下,字里行间处处透露出作者对 “家”的理解与感怀。作品章法稳健、节奏明快,做到了形散而神不散。在深圳这个处处充满“漂泊感”的城市,这样的文字总能抚慰人心。从某种意义上讲“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口号正显示出人们对于归属感的追求。作者也抓到了这个城市更广发的情感基础,也正因如此,使此文颇具看点。
  • 2019/09/11 16:26:26
  • 鳄鱼小赖皮回复> 等来了铁军老师的点评,我感觉获提名才更加完美。谢过谢过。
  • 2019/09/11 21:44:49
  • TA评论了作品《与深圳有关》 这组诗从读诗者的层面而言,好进入,却不好离开,好发现,却不好尽然,其诗意的构成有多层意念转换,有繁多的意象和隐喻,诗的内部又包含着多处复杂多义的指向,有很大的阅读空间,足见诗人技术上的成熟与精道。同时这组诗又是在场的,与深圳有关的细节和展向,对于同城居者实际上都不算生疏,诗人通过对现实的观照使此城日常掘进到了思想和精神向度的纵深,诗所建就的疆域已大于了诗的和城的本身。
  • 2018/09/12 14:35:42
  • 赵俊回复> 多谢主编
  • 2018/09/20 15:38:27
  • TA评论了作品《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 2018/09/12 14:35:18
  • 冬十年回复> 多谢朱老总点评,以后要重点加强语感的领悟和锻炼。
  • 2018/09/21 00:38:14
  • TA评论了作品《梧桐书简》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 2018/09/12 14:34:53
  • TA评论了作品《索居深圳》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 2018/09/12 14:34:32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向上》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 2018/09/12 14:33:59
  • TA评论了作品《多米诺》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 2018/09/12 14:32:40
  • 行安回复> 谢谢老师!惊喜,感恩。许久未上,迟复为歉。公共与私密,开放与关闭,准确于模糊,或是差池于清晰……都是太有意思的话题哈,若得有幸日后有机会向老师当面请教!
  • 2019/02/02 18:56:52
  • TA评论了作品《泰安园》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 2018/09/12 14:31:46
  • 翁守愚回复> 感谢朱铁军老师的推荐和斧正。老师一语中的指出了本文的不足之处,行文仍有拖沓之处,还可以二稿精修。文章中穿插了方言客家话,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是有一定阅读障碍的,再次感谢老师能抽空指点。
  • 2018/09/12 17:24:40
  • TA评论了作品《从头再来》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 2018/09/12 14:10:12
  • 听涛回复> 感谢朱老师中肯点评。自当奋勉,以图上进。祝您国庆快乐!
  • 2018/09/29 17:25:53
  • TA评论了作品《那些你我他》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 2018/09/12 14:09:27
  • 太奇回复> 得到老师这个评论,无疑来邻家最大的收获,想来自己真的从没打磨过写作技巧这事,看中的只是内容的挖掘,随性作文。是没好好走就要学跑的节奏哈,下面会多花点时间加强下写作。非常感谢朱老师的推荐!问好!
  • 2018/09/12 15:49:32
  • TA评论了作品《人间盐粒》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 2018/09/12 14:07:41
  • TA评论了作品《谒山》 许多以失败告终的婚姻,几乎都有差不多相似的剧情,能在艰辛岁月中共患难,却在富贵安乐时变做仇敌。因此城市生活从不缺少苟且,有人一败涂地失心落魂草草余生,有人因恨生怨自此喋喋愈发不堪。故事起初的何知雨和那些常见的情节并无太大区别,直到进入一家公益性机构,从最初的打份工支撑开销,到逐渐融入其中,发现付出和帮助的力量,才有了新的生命和远方。作者的文笔和小说技巧都颇有功底,故事所传递的积极能量尤为可贵。
  • 2017/09/01 04:16:39
  • TA评论了作品《天堂不在别处》 作者的文笔浑厚刚劲,跨度如此庞大的叙述,结构却严密坚稳,形神皆无散处,因此对于作品的文学高度和创作优劣,已无需太多评说。以文中所述,作者应是较早一批的深圳媒体人前辈,其所经历的报刊社剧变,基本是深圳纸媒兴衰的历史脉络。大势所趋本无可多言,但个中冷暖悲欢,恐惟有业内人自知。于是有人告别有人坚守,也有人找到了混迹江湖的良方,作者却说:我本为鸟,天地很大,白羽清风。我想,这便是此文开端所说的,那盏灯了。
  • 2017/09/01 02:18:18
  • 卡雅的社区户回复> 为文学打赏助力,作者谢谢朱君!
  • 2017/09/04 09:40:04
  • 卡雅的社区户回复> 谢谢认真读完此文,并写出自己的思考与评论!致礼!
  • 2017/09/02 08:06:46
  • TA评论了作品《失魂夜》 两年后又见姚志勇的雨夜,还失了魂,写的是焦灼的欲望和冲动,小说语言一如既往的有股子野生气息,不造作也没有雕饰感。故事也不复杂,搬运工杨成才八个月没有性生活,其间有同厂女工的暗许,也有公园暗娼的迎纳,但老杨都在最后时刻忍住了。打断冲突,是小说里常用的手艺,但是两次都用道德打断,最后却还是冲破了道德,会不会显得手段有点儿单一脆弱,有探讨空间。不管怎么说,瑕不掩瑜,是篇好小说,节奏合理,吸引力强,好看。
  • 2017/09/01 02:14:28
  • TA评论了作品《我有一个岛》 公岛往事读了好几遍,每次都像初读,每次都有新趣味。此文是本届睦邻奖大热,且不去论文体当属哪个纲目科属种了,小说也好非虚构也罢,就好像公岛诗歌奖颁给了生活,一身胆气的铁拳老甲也会害羞、他的宠物是只小鸭子,勒令小姐背唐诗后来连佛经都要放在高贵地方的王虫子,岛主王诗人也得打麻将、伪装成溺水情报员拉客,每个人都血肉鲜活、悲欢往常,诗意在公岛被化解为凡尘生活,日常片段即是全部的意象与隐喻。杜尚大哥说的对啊。
  • 2017/09/01 00:03:47
  • 健字号回复> 铁军评委大赏,提名加评语,非常感谢!我读着像作文、相风、点墨等人的作品,感受到巨大的全民写作生力军的澎湃,我是其中一员而已,呈现乃至不容错过的是人人心中有的芳邻!大家都在为笔下的人物鼓劲,希望喜欢!
  • 2017/09/01 08:12:03
  • TA回复了作品《在龙塘》 造理解路径的迷踪,作者像一个老谋深算的猎人,讲起故事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能把短篇小说驾驭得纯熟精悍,可见作者深厚的写作功底,好小说不一定布满矛盾冲突才好读好看,写得轻盈是更高一层境界。
  • 2017/08/31 22:18:31
  • TA评论了作品《在龙塘》 租住在龙塘新村的快递员小马和小谢,是两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青年。故事在漫不经心中开始,小马暗恋着瘦弱的女孩玛丽。幻想产生着幻象,龙塘的夜晚恍惚迷离,一切都在真实与虚幻之间飘荡。因为被人误解有口臭,小谢杀了人,每晚做噩梦。而小马极有可能是惟一的目击者,因此小谢才寻他而来,和他成为同事与合租伙伴……小说写得不露声色,不但将线索藏在最易被疏忽的细节里,口香糖、酒量、杨桃,而且还以虚笔再将其掩盖、绕开、制
  • 2017/08/31 22:18:15
  • 余不醒回复> 多谢铁军兄
  • 2017/09/01 08:45:54
  • 朱铁军回复> 造理解路径的迷踪,作者像一个老谋深算的猎人,讲起故事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能把短篇小说驾驭得纯熟精悍,可见作者深厚的写作功底,好小说不一定布满矛盾冲突才好读好看,写得轻盈是更高一层境界。
  • 2017/08/31 22:18:31
  • TA评论了作品《在等信的日子里》 如若无人提及,我几乎已经忘掉写信这种方式了。我们正不断地追求着快,高速铁路、超音速、光传播、即时通讯,人类放佛要竭尽所能地力求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抵达。从前车马信都慢,我们会说,见字如面。纸香墨浓里,是缓慢的春秋和漫长的思念,因为遥远与等待,信笺传递着的,是一份久长绵延的盼望。而如今一个视频通话,就能实现见面,再也不需要纸笔。这篇散文为我们唤醒了一份消逝的记忆,读后不禁惆怅满怀。我不知该给谁写一封信。
  • 2017/08/31 18:33:46
  • koko回复> 感谢朱老师提名鼓励,一直喜欢文字,对文字有着很深的情结,奈何忙于生计,少有用心在书写上。首次参加睦邻文学奖,虽抱有十二分诚意,仍然是惶恐有余。今得老师点拨赐教,定当努力奋进…
  • 2017/08/31 21:54:43
  • TA回复了作品《风从晒布路吹过》 如一株绿萝,知足易满,饮水亦饱。清如许用她温润的文字讲述的这个小故事,虽然简单清淡,却意蕴饱满。
  • 2017/08/31 07:05:47
  • TA评论了作品《风从晒布路吹过》 琐碎时光,植被商铺,邻人小贩,晒布路周遭的素常事物们构成了宋小眉的平淡生活。它们氤氲着平凡百姓的烟火气息,也更像镜头虚化下的日常背景。然而经济的压力、衰老的女性危机、寡淡的夫妻关系,使宋小眉感到幸福越来越成了一种奢望,她为此焦虑不安。一位陌生网友的宽慰和鼓励,使她的日子变得有趣起来,也隐隐地有了些许期待。可对方却毫无征兆地消失了。一切还原。她这才发现,原来幸福无非是归家灯火,一日三餐,安于守望,
  • 2017/08/31 07:05:33
  • 清如许回复> 谢谢朱老师:))
  • 2017/09/01 15:41:41
  • 朱铁军回复> 如一株绿萝,知足易满,饮水亦饱。清如许用她温润的文字讲述的这个小故事,虽然简单清淡,却意蕴饱满。
  • 2017/08/31 07:05:47
  • TA评论了作品《开盘》 这篇作品已经很成熟,人物刻画生动鲜活,故事线的铺设组合、情节的推进、矛盾冲突的设置、以及叙述节奏等都控制得很不错。选择深圳 房地产这样的题材,既需要对素材有深度的了解,还需要一点野心和自信。显然,马虹玫出色地完成并做到了。另外,从扶郎花到合唱团再到这篇开盘,马虹玫所选取的题材都具有新颖、现时、都市化、或其他作家较少介入的特征,并且“很深圳”,能够将文学作品与当下时代保持同步,这是个很好的写作意识。
  • 2017/08/31 05:51:01
  • 鳄鱼小赖皮回复> 对于写作者来说,其作品风格或将经历个性化、特质性的成型,再到自我突破,这条路径,本身就是写作魅力之所在。 从自我、本我到超我,哲学意义上的这些概念,亦可引申至写作之途,也是写作者应当思考的问题。
  • 2017/09/01 11:53:05
  • 鳄鱼小赖皮回复> 留意看,朱铁军老师这点评和打赏的时间,真是辛苦了!致敬。 您的点评非常全面,很荣幸能得到您的指点。扶郎花、合唱团和开盘,一路写来,从题材到写法,渐渐有了一些不甚明晰的个人特质在其中。
  • 2017/09/01 11:46:53
  • TA评论了作品《卷柏》 两个女孩在深圳的夜色中相遇,她们在白昼的反面喝酒聚会纵情青春,但却只能算是彼此的陌生人。正因为陌生且毫无交集,女孩卷柏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那段不堪的屈辱压抑的婚姻生活,导致了卷柏的逃离。在深圳,每天都有这样的情节在发生和消逝。而后便是蜕变和重生,应合了卷柏这种可还魂复生的蕨类植物的命名隐喻。故事挺简单的,脉络也不复杂,但是原本很轻的构架,却写得质感韵味兼备,读来舒服柔和,这是很难得的能力。
  • 2017/08/31 05:03:43
  • 黑雪回复> 感谢您对小文的至高评价,我满心欢喜,充满力量。
  • 2017/09/08 21:01:08
  • 黑雪回复> 年轻的日子便是这样吧!总有肆意挥霍的青春,然后换来幡然醒悟的暮暮迟年。就像您说的,在深圳,每天都有这样的情节在发生和消逝。而后便是蜕变和重生。
  • 2017/09/08 20:57:42
  • TA评论了作品《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这篇不太像小说的小说,布满了作者设置的隐喻和机关,无论是时间之海,还是博尔赫斯/温子涛/我,以及贯穿始终的大湖等等,都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阅读难度。作者文学功底深厚,阅读广博,语言中还隐约有王小波的气息,看似掉书袋式的叙述元素其实都有用意,却偏故意往虚无里带路。索性也散漫着读,甭管什么世界是混沌的,文学是非现实的,虚构的往往最真实,像水消失在水里一般的庸俗沉沦也是清醒与坚持。这篇很有意思,值得读几遍
  • 2017/08/30 06:35:52
  • 一叶回复> 铁军评委那句“虚构往往最真实”实在精准!谢谢您的推荐!
  • 2017/08/30 07:08:58
  • TA回复了作品《孤独症》 从这些角度来看,我们未必要以传统的文学审美来严苛地评判睦邻大赛的作品,珍珠与琉璃,都是闪耀的存在。
  • 2017/08/30 04:25:25
  • TA回复了作品《孤独症》 成功的,文笔娴熟节制,连语感和断句上也浸透着情绪,可见作者的文字功底扎实成熟。这个故事让人酸楚揪心,结尾也安置了希望,虽在意料之中,却给人以对生命的尊重和感动的能量。
  • 2017/08/30 04:25:06
  • TA评论了作品《孤独症》 这篇读毕犹豫了一阵。无香的写作有明显的长短板,读到文中决心赴死的母亲有条不紊地预备一切后事,我就感觉最终她死不了。小说创作的文学艺术性固然重要,但未能把创作者的上帝之手藏好,人物行为便会被架至高阁。人性是立体的,若只有预设却遗漏了必要的描述,就会使人物虚弱。但是无香在叙述上有着较为出色的电影式语言,情境切换自然、代入感强烈,能给阅读者如临其境的浸入式想象,并且有较强的牵引力。另外,文本的情绪营造是
  • 2017/08/30 04:24:17
  • 无香回复> 谢谢朱老师的提名,谨记老师的宝贵意见
  • 2017/08/30 09:22:35
  • 朱铁军回复> 从这些角度来看,我们未必要以传统的文学审美来严苛地评判睦邻大赛的作品,珍珠与琉璃,都是闪耀的存在。
  • 2017/08/30 04:25:25
  • 朱铁军回复> 成功的,文笔娴熟节制,连语感和断句上也浸透着情绪,可见作者的文字功底扎实成熟。这个故事让人酸楚揪心,结尾也安置了希望,虽在意料之中,却给人以对生命的尊重和感动的能量。
  • 2017/08/30 04:25:06
  • TA回复了作品《关系》 故事的尾声被设置成反转,可新的冲突却倏然平息,一家三口以静默的方式继续对峙,他们都仿佛若无其事。开放式的未来似乎又那样显而易见,像一场冗长循环的梦境。
  • 2017/08/30 02:55:26
  • TA回复了作品《关系》 响密不可分,被传染的恨意、认为成为母亲是一场灾难、对于最亲近的人必将成为最凶恶的敌人的潜意识恐惧、对婚姻抵斥以及对异性的轻漫等等。
  • 2017/08/30 02:54:25
  • TA评论了作品《关系》 有的心理学流派认为,原生家庭对人未来的影响至关重要,因此家庭治疗师会从咨询者的家庭系统和关系中寻找源发因素;弗洛伊德也认为自我道德化之后成为超我,童年创伤造成防御机制并影响三我间的平衡。恐怕没有太多的名词在复杂程度上可以与“关系”匹敌了。这篇小说写关系,以原生家庭为切口,枝蔓交错且线索清晰,讲述了一个看似复杂却表浅意深的故事。随着情节的发展,我们几乎可以看到王卯的每个行为都与原生家庭的影
  • 2017/08/30 02:53:58
  • 水滴回复> 谢谢朱老师
  • 2017/09/10 13:08:04
  • 朱铁军回复> 故事的尾声被设置成反转,可新的冲突却倏然平息,一家三口以静默的方式继续对峙,他们都仿佛若无其事。开放式的未来似乎又那样显而易见,像一场冗长循环的梦境。
  • 2017/08/30 02:55:26
  • 朱铁军回复> 响密不可分,被传染的恨意、认为成为母亲是一场灾难、对于最亲近的人必将成为最凶恶的敌人的潜意识恐惧、对婚姻抵斥以及对异性的轻漫等等。
  • 2017/08/30 02:54:25
  • TA回复了作品《姐姐》 如果结尾不把南柯一梦的隐喻以及创作意图说破,无论是戛然而止,还是稍点几笔,留下开放空间,可能都会更好些。
  • 2017/08/29 23:11:28
  • TA回复了作品《姐姐》 己的原罪继续活着,便成为了生活给她的审判。小说将人性的暗面写得入肌入骨,却没有鲜血淋漓,这是需要极为深厚的叙述控制能力的。
  • 2017/08/29 23:10:21
  • TA评论了作品《姐姐》 佛花的语言让人嫉妒。它们精练、准确、冷冽、锋利,同时又节制透彻,充满张力,像野生的植物,恣意且高傲,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幽暗的美感。写作有技巧可以模仿、借鉴、修炼,但终归是一种手艺,惟有语言是天赋的,无法盗取。小说以妹妹的视角进行着自我剖白,她自卑怯懦,笼罩在姐姐的光环之下,当姐姐宣布不再跳舞时,她心中有了龌龊黑暗、罪恶却又难以抑制的欢喜,她曾有万一之秒的瞬间希望姐姐死去,然而姐姐真的死亡后,背负着自
  • 2017/08/29 23:09:44
  • 麦哲伦书吧回复> 谢谢朱老师用心用情的点评指导。
  • 2017/08/30 15:06:41
  • 朱铁军回复> 如果结尾不把南柯一梦的隐喻以及创作意图说破,无论是戛然而止,还是稍点几笔,留下开放空间,可能都会更好些。
  • 2017/08/29 23:11:28
  • 朱铁军回复> 己的原罪继续活着,便成为了生活给她的审判。小说将人性的暗面写得入肌入骨,却没有鲜血淋漓,这是需要极为深厚的叙述控制能力的。
  • 2017/08/29 23:10:21
  • TA评论了作品《不归》 从《木马》到《小镇拳师》,再到《不归》,卫鸦的小说近几年愈发成熟稳健。这篇小说以一个意外起始,牵连出一系列跌宕起伏的情节变化,罹患绝症的儿子,救子心切失去理性的妻子,突发的生意变故,将马平川拉进了一个又一个漩涡。危机四起、悲欢反复、希望浮沉,波折不断的事件在作者不疾不徐的叙述中层层推进,卫鸦对小说结构和分寸、矛盾与转折的把握已炉火纯青。值得一提的是陈巧婚后的变化,读罢唏嘘之余,竟有了一层悚然之感。
  • 2017/08/29 12:25:31
  • 卫鸦回复> 谢铁军老师,辛苦了。
  • 2017/08/30 16:35:44
  • TA评论了作品《社区公敌》 起初读时,这篇小说总是让我想起勒庞的《乌合之众》。作者用尖锐的笔锋,描绘了一场红旗招展、众声嘈杂的社区大剧。在这场躁动的狂欢中,大部分人物的面目是模糊的、同化的,他们被设置为许多符号化的轮廓,推动故事的发展与前进,却不体现自我。就连男性主角的形象也是略显扁平的。只有运动始终如浪,裹挟着人们从激昂到沉默,同时复杂的人性恰被巧妙地藏匿于这看似纷杂的书写中,造就着文本另辟蹊径的一种饱满。
  • 2017/08/29 00:09:57
  • 张夏回复> 朱老师好,谢谢你的精彩解读。组建业委会,本身是值得称道的。但这篇小说的构思,原在于对平时网络、生活中所见的群体狂欢,尤其是很多老年人集会时表现出来的熟络与狂热的一些质疑。《乌合之众》这本书值得一读省。
  • 2017/08/29 10:00:53
  • TA评论了作品《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大赛之外曾读过杨点墨的一些作品,这一篇让我颇有些惊喜。本文语言流畅,叙述洗练,情节紧凑,一波三折,环环相扣,是一篇阅读黏性很强的作品。戏剧所需的矛盾冲突、转折突变、伏笔包袱等运用得娴熟自然且毫无匠气,京剧唱段如隐喻般贯穿在文中,增添了阅读的寻索趣味。更为可贵的是,人物塑造没有犯脸谱化的毛病,善恶有因,立体真实,通达了人性的多元。
  • 2017/08/29 00:03:55
  • 杨点墨回复> 感谢朱老师的提名打赏。十分荣幸朱老师还关注过我的其他作品。在写作中尽量避免人物的脸谱化,努力还原人性的多元是我在写作中的一贯追求。谢谢您的肯定与鼓励。
  • 2017/08/29 13:06:45
  • TA评论了作品《隆胸》 这篇小说篇幅不大,却写得趣味盎然,作者的语感极好,行文控制收放自如,故事表面叙述了一段并不稀奇的心理波折,却处处有着隐语不发的机巧。像舒法家、常相思,以及拥有G罩杯被升为总助的王扬眉,人物名字的设置就有着刻意而为的诙谐、隐喻与画面感。隆胸的想法究竟是为了取悦或满足丈夫、还是作为“外交夫人”站台,其实都并不重要,或许都是也或许皆非。文尾抛出的裹脚类比,似乎更欲指向的,是城市女性所面临的从流与无奈。
  • 2017/08/29 00:02:15
  • TA评论了作品《红磷焰火》 对于小说阅读,我并不喜欢太多隐喻。但陈再见是个例外。不同于其他几位善写这类作品的本地男作家,陈再见的文字单纯、净澈,文本情绪也控制得很安稳,这样一篇幻游记,并未走向荒诞,却充满了悲悯情怀。主人公一直在游走,从乡镇到临城结合部再到大都市的边缘,却从未与任何一片场域建立清晰明确的联系,红磷擦过,燃起的焰火如微弱的灯光,照亮片刻的微妙的模糊的瓜葛,但是随着硝烟飘散,一切依然归向虚无,甚至是极端的毁灭。
  • 2017/08/28 23:59:39
  • 陈再见回复> 谢谢
  • 2017/08/29 13:07:52
  • TA评论了作品《去暮色里》 这篇小说的素材并不新颖,甚至有点泛滥,无论是人设还是情节,都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但这种原本简单易见的故事,经过无影的书写,立即有了细腻极致的纹理和繁茂的生命力。于细节之处进入深度,这已成为她的独特标签和文风。作为一个年轻且写小说时间并不长的新作者来说,无影的老练与深刻、从容与沉稳让人惊喜。去暮色里,即便已是黄昏临晚,也终是能告别最不堪的过去的自己,余弦与徐方的不同,正是她找到了未来的可能。
  • 2017/08/28 23:55:44
  • 无影回复> 谢谢点评。当初写的时候确实考虑到这个题材泛滥的问题,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写了。谢谢!!!
  • 2017/08/29 15:46:12
  • TA评论了作品《湾厦旧村:2万个深圳活法》 柴春芽曾说,非虚构这种文体会限制写作者的虚荣。因为小说可以修饰,可以比划技巧和花招,这些手艺玩多了,会增加写作者的虚荣心。但非虚构不行,它需要朴实的叙述和真实的记录。对真实人事的忠实还原,远比文学化的虚构与创造要付出更多的代价。萧相风的这篇作品,为我们展现了一派鲜活的原汁原味的城中村众生相,也为深圳这座飞速更新的现代大城记录了一份生动的民间故史。本文质朴无华,且充满温情与人文关切,值得推荐点赞。
  • 2017/08/28 23:53:36
  • 自由如风回复> 柴春芽说得很好,限制虚荣心的文体。除了写作技艺上,更在写作态度,少把自己当回事,要多尊重生活和大地。
  • 2017/08/30 15:46:16
  • TA回复了作品《你若盛开》 谢谢盛菲的理解和谦卑我相信每一种尝试都有益处,就如同冷水也是一种益处一样。期待更加完善的你。节日快乐!
  • 2015/10/01 22:37:27
  • TA评论了作品《光芒》 提名季即将结束,我手上还剩一个名额。看到这篇之前,刚读了520微咖赛启动公告。老亨说,传统文学审美标准有可能将全民写作导向象牙塔,真正好玩有创意的文本可能根本无法呈现。因此,我忽略了这篇小说所有文本价值上的考量。这是个温暖的故事:出狱后的文昊加入公益组织,学习“与黑暗做朋友”,为盲人讲解电影。他用声音作为盲人的眼睛,带着他们,感受世界的光芒。我很感动。尽管他写得还很稚嫩,但它已足够值得成为美好收官
  • 2015/10/01 22:27:15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