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
2016/11/1 15:23:31|阅读45823次|作者:秘书处

一、 评奖说明

大赛按照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来评奖。评奖分三个阶段,海选、提名和终评,层层筛选,优中选优。为体现评选的权威性和专业性,大赛特别聘请邓一光、孟繁华、邱华栋、南翔、葛红兵为终评委,从决赛入围作品中,评选出深圳市11篇获奖作品(年度大奖,即“睦邻文学大奖”作品1篇;年度十佳,即“睦邻文学奖”作品10篇)。

所有参赛作品经工作人员海选,在海选入围作品的基础上,以“评委提名季”的形式,进行提名工作。今年提名评委一共15位:胡野秋、秦锦屏、王国华、王威、费新乾、唐兴林、廖令鹏、朱正安、张樯、范明、郭建勋、虞宵、唐小林、刘洪霞、欧阳德彬。每人独立推选20篇,彼此可重复提名,一共推选出105篇决赛入围作品。

所有决赛入围作品均呈送5位终评委,以免有遗珠之憾。终评委注重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注重作品的“植根性”,所选作品比较接地气,能很好地结合深圳本地及社区,体现大赛“为社区立传,为民生著史”的主旨。兼顾题材、主题、风格的多样化。各终评委独立推选1篇年度大奖作品和10篇年度十佳作品,最后汇总统计。

年度大奖作品不评分,实行计票制,一位终审评委一票(今年有一位终评委弃投)。年度十佳作品按三个等级打分:特优秀3分,很优秀2分,较优秀1分。终评委需写上每篇获奖作品的评语。

如年度大奖作品无法获得压倒性票数,出现平票的情况,计算其所有终评分;如终评分打平,计算其评委提名票;如评委提名票打平,计算其邻家币数量。落选的年度大奖作品,自动划入年度十佳作品之列。其它年度十佳作品按终评分统计,由高到低,足额产生。落选的优秀决赛入围作品,大赛组委会将向各区推荐奖励。

(大赛组委会保留最终解释权)


二、 获奖作品名单

2016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名单


(注:社区为文章内容涉及到的社区,而不是作者的住址属地。)


三、获奖作品评语

深圳市“睦邻文学大奖”一名

陈卫华《回家》                      3票+提名4票

《回家》通过一家大型食品代理公司的营运与沉浮,展现了多棱镜下的百变深圳,完成了各具暗喻的人物关系构建及其命运纠葛;所呈现的生活可观感、可代入、可查据,借助人物鲜活机趣的个性行为次第破茧,使全篇处在高潮迭起的情节周折中。作品成功塑造出“薛素萍”这个潮商形象,三观不矫情,更不开挂于尘埃。写深圳绕不过潮州人,“深圳如果没有潮州人,会有一半的灯暗下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不失为一篇纯正深圳血统的佳作。


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名

柏亚利《二十八个深圳年轮》              1票+7分+提名10票

《二十八深圳年轮》以亲历者的视角、耐心的观察、平实温和的叙述和丰富的细节呈现,将个人际遇与时代变迁有机结合,为“深圳绘”提供了一个翔实可信的个人民间样本。城市不是城市的,而是个人的,这样的写作完成了非虚构最核心的任务,即素材的把控完全尊崇于个人的独立写作,其写作行为不依附和服从于任何写作之外的因素。作者与笔下的深圳“同呼吸、共命运”,从他乡到故乡,从他的城到我的城,这种书写使深圳找到了“根”。


赵目珍《谈论一座城池》                       12分+提名3票

《谈论一座城池》举重若轻地打开繁琐日常通向内心世界的路径,有朦胧忧伤的都市意象,又有形而上的生存思辨,诗意充沛而富有内涵。在诗歌中讲故事是危险的,一不小就会陷入叙事累赘,失却空灵,这组诗却像一只喜欢啾啁而又翅羽灵巧的鸟儿,在不断变幻的场域中降落,婉转数声再振翅飞去;诗句充满平凡的美感和乐观的忧伤,把真实场景和人物写出了况味,故事开了头,高潮和结尾却留给读者去续,这样的城池,可以无限制地谈论下去。


李双鱼《西乡河的倒影》                        10分+提名5票

《西乡河的倒影》语言质朴坚实,字里行间飘逸出诗意的忧伤。无论是出租屋之间的迁徙,还是城中村风貌的白描,都显示出较为厚重的文学功底。作者善于从细微处呈现城市底层生活的状态,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貌。日常生活是琐碎卑微的,“我”、妻子、女儿、来来去去的小动物,没有沸点冰点、大起大落,作者却在尘垢秕糠中裁红点翠,洞见高贵,文字中潜伏着诗意精神,使一篇日常生活中的文字捕捉阴尽生阳,慰藉自己和读者。


水去先生《深圳草人》                         10分+提名1票

《深圳草人》用细微有趣的文字构造出一座城市里的村庄,说它是村庄,因为是拟乡村的人际结构,五方杂处之地,各色人等依次登场,看似随风游走的草本生命,却活出了意外的滋味,有如卡尔维诺构造出一座座虚构的城市,是灵感和想象的胜利。艺术需要强烈的自信与强大的营造能力,再俗的生活经过提炼,也能捯饬出点“清明上河图”的味道。作者的观察能力一流,用文字刻画出的那一幅幅人物肖象,都活灵活现,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曾楚桥《鲸落》                                7分+提名8票

《鲸落》是对城市生活的隐喻,一拨儿底层人物无论如何挣扎,总会沉进浩瀚无边的城市海洋底层,如同垂死的鲸鱼一样,难以看到一线出路,令人扼腕。没有遍尝生活之苦或贴近底层的切肤之痛,不易写出如此这般的小说,只有植根于丰厚的生活经验,才能抵达感人至深的文学真实。相比作者之前的魔幻现实主义,此文更清晰地指向复杂、粗砺、残酷、哀切的现实,就如小说结尾处的信息对话,简短而生硬,却是多少小人物宿命似的“鲸落”。


刘郎《在深圳的时间之余》                       6分+提名3票

《在深圳的时间之余》不是书写具体的事物,它们几乎就是冥想的产物。穆旦临死前写下《冥想》,是为终其一身努力过着的普通生活立下墓志铭,勇气之外的纠缠耐人寻味。此组诗歌有异曲同工之妙,诗句意象飞天,形象落地,心灵与肉身双双诚实,即便浅吟低回,也是真实可信的,让人在掩卷后,愿意鬼使神差地出门,穿过城市的时间之余,去找到那个写下这些诗句的人来对坐,哪怕一任长夜空转,片字不语,只是冥想,只是“之余”。


张夏《全家公敌》                              5分+提名12票

《全家公敌》探讨了现代性的多副面孔,是移民城市的时代症候,人与人的关系在都市霓虹的迷醉下被异化,这副被异化的现代性面孔被作者刻画得入木三分。主人公因沉溺于做善事,而被全家视为公敌,他和家人特别是其母亲高度对立与冲突,情节设置颇富戏剧性和张力,亲情被大胆解构,凸显了人性的深层特质。作者聚焦这种多味甚至变味人生,对近乎扭曲的人际关系传递出无能为力的挫败感,成功写出了一出“喜剧式的悲剧”。


杨点墨《青春骊歌》                           5分+提名9票

《青春骊歌》回溯上世纪90年代闯荡深圳的前尘往事。身为白领群体的一员,作者以个人化的叙述,女性特有的细密触角,触及窗下移动的蚁群和外资公司并不平静的写字楼政治。作者视青春为丰腴曲径,捧一颗欢喜心憨憨地往前走,都说职场如沙场,“我”却偏偏要去血雨腥风的厚黑世界中,寻找和建立友情与爱情。正是这种纯属私人化的叙述,提供了深圳特区在某个发展进程中的切片和生动细节,丰富了我们对这座城市过往的记忆库存。


许媛《夕阳以西》                              4分+提名4票

《夕阳以西》就像艺术作品中的细瓷,柔美而细腻,散发着柔柔的光晕,有着慰藉心灵的力量,唯美的语言如流水一般汩汩地流淌出来,使得这件作品仿佛在月光下轻歌曼舞。主人公美珵的奇幻14路终点,是过往爱情的投影与回光返照,这是她解不开的心结,与其闺密龙缈缈的怀旧幻想有着维度上的区别,好像一朵花的两瓣,交替共绽,分放其彩。故事双线发展,直至美珵惊爆了奇幻的哑迷,龙缈缈对旧爱失望,二人同归于现实本真的面貌。


程鹏《深圳诗卷》                               4分+提名1票

《深圳诗卷》具有鲜明的“深圳性”,经典的场景、风景名胜和英雄历史,在诗人笔下,呈现出另一个自然与历史维度的深圳。诗人以个人立场见证他人与历史,在别人的统领之地讲述自己的故事,完成了一种真相描述。这样的生活和生命看似被剥夺了主体,却无一句不打上暖意的象征主义符号。生活和历史不是明确清晰的哲理,也许随时会隐遁,但它们并非“一座空房子”。 只不过只有诗人知道,并且有足够的能力往里面装些什么罢了。

  • 标签
  • 睦邻文学奖
  • 获奖作品
  • 深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