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廿七(求是者)
  • 实事求是,以文字溯源。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熬命》 沈老太因为傻拔子不死而吊命。是还债,亦或是镇压?自己去猜吧。反正老太形象很鲜明,别人不理不睬的傻拔子当年脱了裤子满大街耍流氓,是她站出来把他捣鼓了一顿,制服了她,她就成了正义的化身。而傻拔子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朝被制服,终生怕老太,几十年都怕着,也少上街惹事,百姓安生了。两个人,一正一邪,你不死,我不敢亡,有意思了。不过,老太的儿孙可真不够意思,可恶! 文的构思很巧,原来也可以这样生!
  • 2017/06/01 19:03:46
  • 江苏滕敦太回复> 谢谢赵老师点评鼓励,问好!
  • 2017/07/09 10:47:43
  • TA评论了作品《马掌匠》 最是爱恨动人心。爱亲人,恨仇人,理所当然。老憨也是个凡人,遇见仇人自然会想办法报仇雪恨,所以才亲自动手给马钉掌,当然做手脚不在话下。然而,当他听说仇人也是个杀鬼子的好汉时,他抢过徒弟手中的马追了出去。此时的杀儿夺媳之恨已然算不得什么,留下他多杀几个鬼子才是王道。在国仇面前,家恨可以先放下来了。读着读着,老憨仿佛在屏幕里动起来了。人物在矛盾中就成为立体的了,能做到这一点的文章就是好文章,好文!
  • 2016/08/01 09:14:38
  • 王立红回复> 谢谢老乡的精彩点评!问好!
  • 2016/08/07 23:37:07
  • TA评论了作品《老师》 此文言之凿凿,将现如今的网络培训、投师等现象委婉地摆在了桌面上。生活的写实,在写实中嘲讽。不能说写作没有技巧,但所有技巧在生活面前都不叫啥,只能低头。真正的老师无疑就是生活,不是谁叫你两声老师,你就成了老师。因此,季羡林老先生曾三次请辞“大师”称号。敢于向事实低头,面向生活,仰视生活的人才是真正的懂生活的人。文中的女人,是老师,因为她比男人来得现实,她肯从生活中找,男人虽被称老师,却只能甘拜下风。
  • 2016/06/02 06:38:45
  • 林健回复> 谢谢赵老师,好久不见你发帖了,盼望着呢
  • 2016/06/02 11:00:42
  • TA评论了作品《小三泪》 任谁读谁也会同情芳的不幸遭遇,文章前半部分基本无用,却又不得不有,耐着性子读到最后,眼睛不禁为之一亮,才发现被作者骗得不轻,观念也不得不随着跟着改变了,到底该不该同情芳呢?当初她就没想到,老公昨日的前任,就是今天的自己!是遇人不淑,还是自取其辱?任读者去评吧!作者的义务尽到了,读者也该尽自己的义务了,如何看,如何评,如何论,一千个读者,一千种意见。正是这种有争议的文章,才是有生命的!
  • 2016/05/31 21:50:40
  • 红月亮回复> 谢谢艳宅的美评和板栗,问候老朋友!
  • 2016/06/01 05:58:42
  • TA评论了作品《​自认为聪明的牛二》 “牛皮癣”,破坏了市容,影响了城市的美观,给城管工作人员带来了繁重的工作量,所以牛二要给领导献策,却遭到了局长大人的质问,之后经高人指点方知其中奥妙。可是,文章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到底该不该治理“牛皮癣”?治了,真的会失业?不治,市容怎么办?人们的生活怎么办?工作人员就因为可能会失业而止步吗?职业道德何在?职业价值何在?小问题,大反思,正是这篇文章的闪光点。戛然而止的是文章,不应是思考
  • 2016/05/31 21:37:48
  • 宋劲松回复> 谢谢赵老师精彩点评!
  • 2016/06/12 13:30:08
  • TA评论了作品《心魔》 好文!开头就用性命攸关来扼住人心,揪着人不得不朝下读。接着朝下读,元珍婶害了青青,好像成了定势,连她自己都这样说,村长自然就把气撒到她头上了,不只是说说,还要动手打,幸亏有人劝说村长用法律手段来处理,村长才让元珍婶有机会说出来。这也是作者的构思之妙,不直接写,而是用元珍婶的嘴把村长的形象圆满地展示给读者,加之之前的表现,村长的形象更加有血有肉。而谁对谁错,也自不必说,记者已然明白。妙!赞一个!
  • 2016/05/31 21:22:11
  • 徐新洋回复> 感谢赵兄鼓励,赏赐美评。还请多指点。问好。
  • 2016/06/01 07:41:32
  • TA评论了作品《左手握右手》 因为爱情,所以没有悲伤。尽管爱人已去,仍然勇敢把爱人留给自己的孩子生下来。此文完全可以当成一篇教材,拿来讲给游戏人间的浪子腐女们听,让他们也能重新审视爱情,重新给爱情定下位。“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不是神话,也不只是传说,完全可以成为人间佳话。此文是也,加之切入的视角很独特,眼前与心上,现实与回忆,正如女人与丈夫,如胶似漆,堪称完美!此文,读来荡气回肠,没有悲伤,只有美好。赞,大赞!
  • 2016/05/16 13:43:10
  • 王立红回复> 谢谢艳宅的精彩点评!问好!
  • 2016/05/16 19:18:21
  • TA评论了作品《​过年》 有人质疑过文中把过周末叫做过年,其实这是故意的,女人是在暗示父母与女儿一家每周周末像过年一样团聚,也为她能在真正过年时跟丈夫回家过年蓄势,儿子喊出那句“姥姥家周周过年”,也正是女人蓄意为之,也正是这句话给女人的父母带来了心理上的平衡,使事情有转机。独生子女陪谁过年,需要用点心机,女人步步为营的打算,丈夫和儿子的配合,也为他们回家过年铺垫好了,尽管老人有千万个不愿意,也不会那么不近人情的。
  • 2016/05/16 13:29:40
  • TA评论了作品《狼心》 此文从题目的设置上就开始用心设计,一语双关。儿子在父亲因思儿心切摔伤未曾回家,而在听说领导的父亲生病需要狼心医治时,却匆匆潜回家中,想方设法得到父亲救下过的一头狼的心,而这匹狼在获得老人的帮助之后会在每个月圆之夜来到老人的屋外给老人送去一些野味儿,比儿子回来得勤多了。行文至此,真不知哪是狼心了,看到结尾时,儿子的心狠手辣真比狼心还狠呢!对比,双关,让人回味,越品味道越浓!赞一个!
  • 2016/04/18 15:37:21
  • 王立红回复> 谢谢艳宅的精彩点评!
  • 2016/04/19 10:06:33
  • TA评论了作品《玩手机》 本文用超现实的手法写来,却叫人觉得特真实。你说现实中真有这样的人吧,总觉得玄乎,可是低头找找还真不少,几乎处处可见。短,但分量不小,针砭现实,字字珠玑,读后会笑,但又不免沉思:我是不是被忽悠了?还是小说就是在说出我的心里话?好的文章都是这样的,让人陷入矛盾的思索当中,文字尽了,余味久长。我正在思索……
  • 2016/01/18 09:30:03
  • 曾春霞回复> 谢谢点评,关注,还请指点
  • 2016/01/18 09:48:06
  • TA评论了作品《拆迁》 文章开头交代了红叶的美貌以及小餐厅的简朴,后面两次写到大大的“拆”字,最后成为繁华中心的繁华,知情人士说与市长大人有关,有多大关系,有什么关系,作者不作交代,任凭读者自己去猜,千人千面,读出来的味道都不一样。可能现在社会真的是那样不堪推敲,让人一想就想到邪恶。是读者的思维方向错了,还是社会的方向错了?耐人寻味!红叶是发财了,可谁知其中艰辛呢?学习了,沉思ing!
  • 2016/01/15 13:4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