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评唐小林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2019/9/25 11:05:09|阅读18131次|作者:秘书处

《我的人生,我的梦》 吴小林

吴小林的文章常常是一种冷峻的,不动声色的叙述。他在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往往没有过多的形容词,而是娓娓道来,平静自然,但在倾听他缓缓讲述的时候,读者已悄然动容,甚至泪光闪烁。我从吴小林的文章中,总是能感受到他的人生态度,即便是生活对他进行无情的折磨,但他总是以顽强的毅力来面对生活。此文可说是一片微型的“吴小林自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知足常乐,与不幸的人生达成和解,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到快乐。


《到坂田去》马虹玫

坂田对于我,曾经就像是深圳的一个“边远地区”,就像我所居住的街道,对于某些“关内”的人来说,曾经也是一个“边远地区”,或者说就是一个“城乡接合部”。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从外部看坂田到最终栖居在坂田,每天与坂田朝夕相处,从而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坂田。由此不禁让人想起苏轼的词:“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我们眼中曾经一度被“边远”的坂田,只要你喜欢上它,其实就是一块安居乐业的神奇福地。


《深圳有条茅洲河》胡笑兰

作为一个写作者,用什么样的视角来看待和表现深圳?许多参赛者的作品,选择的时间跨度和写作范围都显得过大,而且较为雷同。本文作者巧妙地选择了一条广为人知的茅洲河,通过一条河的变迁,来反映出一个时代的巨大变迁。一条缺乏治理,一度曾经污浊的河流,如今变得波光粼粼,让人心生喜欢,这是作者带着一种美好的心情切身感受出来的。这样的感受,就像日夜流淌的茅洲河,洋溢在作者的字里行间。写作不仅仅要靠技巧,更要靠发现。


《看不见的深圳人》王国华

王国华的作品,具有清晰的辨识度,以及敏锐的视角和难得的深度。比如说他的《在树上聊天》,表现手法之新颖,观察之独特,描写之仔细,想象之奇妙,无不给人一种难得的艺术享受。虚幻的描写,是为了抵达更高的艺术真实。作者堪称是一位深谙艺术奥妙的写作高手。《地铁里的“他们”》则从另一个侧面,描写出了深圳人的众生相。在时代的列车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到达的目的地,并都在寻找自己的位置。文章滴水藏海,寓意深刻。


《我们的拓荒史》瑞雪

这篇文章有一个独辟蹊径,非常漂亮的开头,在众多的参赛作品中别具一格。说到描写深圳的文学作品,我们读到最多的,几乎都是与工厂和打工有关的文学故事,许多作者写来写去鲜有新意,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殊不知,在深圳的建设过程中,除了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之外,还有许许多多不为人们所熟知的人。此文所描写和歌颂的,是那些为深圳的建设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基建工程兵和他们的妻子,题材独特,为大赛作品的丰富性提供了新的视角。


《入深圳记:有梦真好》郁小尘

这是一组深圳小人物的群像,描述的是他们的卑微、善良与梦想。那对清洁工夫妇面对金钱的态度,胜过了千千万万的励志伪文和“心灵鸡汤”。而因为有了梦,有了对文学执着的追求和对生活的热爱,所有的付出都会开出绚丽的花来。打工人的生活常常是漂泊不定的,一个城市,一群特殊的人,一颗颗美好善良的心,彼此温暖,一路走来。从流水线工人到打工作家,人生的华丽蝶变,一切都来自作者不懈的努力和生活的馈赠,锲而不舍、梦想成真。


《深圳梦》刘郎

在当下,写诗的人特别多,但能称为诗人的却并不多。读刘郎的诗,我很喜欢他语言非常干净,简洁,那种浓郁的诗意并不是刻意写出来的,而是自然生长的。尤其是这组诗中的《写作业》,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了诗人的童心,以及什么是真正的父爱。这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式的天趣,不加修饰,不讲技巧。因为,最好的技巧就是没有技巧,好的诗歌都是发自内心,水到渠成的。我们这个时代许多写诗的人都太世俗、太狡猾、太自以为是了。


《村城嬗变说梅林》 苇公子

作者以深圳一个著名的地标“梅林”为切入口,以上梅林村人的口述为经纬,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一个800年的深圳古村落的前世今生。其间浓缩的家族史、民俗史、奋斗史,以及国难当头,抗日烽火之下的上梅林村人可歌可泣的民族大义,读来感人肺腑。作者在记述中,并不是一味地追求宏观叙事,而是大中有小,小中见大。从近代到当代,一路走来,无数艰辛,无数欣喜。时代的变迁,沧海桑田,堪称是一部形象化的另类深圳村志。


《新村旧梦记》 段福平

这是一篇质朴无华的“原生态”散文。作者在讲述自己的深圳故事时,依靠的不是技巧,而是一个农村青年真实的打工经历和隐秘的爱情小插曲。这样的叙述是点点滴滴的,同时又是具体而微的。尤其是文中对那对本地卖菜夫妇欲将女儿嫁给作者,作者前往其家中,卖菜夫妇的女儿暗中欢喜的神态、以及作者的心理活动,真是栩栩如生,令人过目难忘,胜过了许多小说的描写。多年后作者重返此地,却再也难觅当年的踪影,留下的只是一个破碎的梦。


《一个消失的民族》冬十年

这篇文章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它所述说的故事来自于我的故乡,感到特别的亲切。作者挖掘、还原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让偏居川南一隅的僰人,这个早已被历史遗忘的民族又重新鲜活地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作者以海量的阅读和严谨的写作,来讲述一个在历史教科书里难觅踪影的故事,其字里行间的悲壮和沧桑,不禁让人唏嘘感叹。文章千古事,几多能流传?此文再一次让我们感受到了在历史的刀光剑影之中,人间一股英雄气。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