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浮世绘

你不是不相信爱情 你只是不相信

这是我在古城的第三年,除了开一家小客栈我还学会了弹吉他。我的客栈在临江的一条小巷子里叫“一年好时光”,我觉得一年的大部分

玫瑰木 | 福田街道 2018/04/04

他是我亲生的爸

我觉得跟我爸之间谈爱、谈感情特矫情,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词和关系。从过了年上来,我还没有跟我爸通过电话,我距离他

玫瑰木 | 福田街道 2018/04/04

我是你曾经暗恋过的那个女孩

2015年的平安夜我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当时我正在创意园的一个小酒吧和一些朋友喝酒。电话接通后首先传来的是KTV里嘈杂而喧哗的?

玫瑰木 | 口岸社区 2018/04/04

来来来,我们一起活撕小三儿!

读大学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小三都是一些肤白貌美气质佳,大长腿、小细腰、烈焰红唇、美到高不可攀的美人胚子。等我开始融入深圳这

玫瑰木 | 福田街道 2018/04/04

嫌我傻嫌我天真的妹妹

我妹妹是我家的第4个女孩,生下来的时候就准备送人。准备领养的一对夫妇已经过来看了,捏着她的脸蛋和耳朵很是喜欢,准备过几天4

玫瑰木 | 福田街道 2018/04/04

关于我妈的朋友圈……

其实我妈的朋友圈里也是有小三和出轨的,相对来说那些更年期的大妈大婶们更愿意对这些带着牙咬切齿的恨和深深的咒怨。比如我爸一

玫瑰木 | 福田街道 2018/04/04

我其实挺讨厌那种劝女人不要太拼

我说的这种男人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更加不是什么钻石王老五。普通庸常得一如我们身边的他或者他。如果是官二代或者富二

玫瑰木 | 华富街道 2018/04/04

分手之后 我长高了2cm

璇子姑娘在茶水间举着她的一份体检报告欢呼雀跃的时候,我正往嘴里塞一大块红枣蛋糕,因为怕噎着,所以我捧着杯子喝了一大杯水。

玫瑰木 | 华富街道 2018/04/04

我也有着和她一样令人憎恶的一面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我特别讨厌的一个人是我的小姨,没有之一。即便到了今天,这种讨厌我都要想办法藏着掖着,因为如果被我家

玫瑰木 | 华富街道 2018/04/04

那个路边摆摊卖烧烤的亲娘

我读高三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一个叫菱子的女生,高我们一届,是学校重点培养的美术特长生,听说素描成绩在我们全市可以排名前三,因

玫瑰木 | 福田街道 2018/04/04

阅读更多>>精彩评论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最新打赏阅读更多>>

520周冠 打赏了 《风水》43000邻家币。

520周冠 打赏了 《一枚青芒从窗前落下》40000邻家币。

黄元罗 打赏了 《风水》1000邻家币。

暁霞囡 打赏了 《风水》5000邻家币。

暁霞囡 打赏了 《一枚青芒从窗前落下》5000邻家币。

平凡 点赞了 《补爷》10元(1000邻家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