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冲动的钻石(冲动的钻石)
  • 人类,可以在文学那儿高贵地出走。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龙华,龙华,我的家》 先欣赏了鳄鱼小赖皮,正一众诗人所评,非常优秀,比如,中国最早一部诗歌总集见于《诗经》,它汇集了从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几百年民间、宫廷、宗庙流传配乐的歌词, 按当初所配乐曲的性质,分成风、雅、颂三类。《诗经》中的“风”的意思是土风、风谣,也就是各地方的民歌民谣, 这是我最为喜爱的部份,这首诗很有民谣的意味,所以,喜爱之情溢于言表,但诗的标题“败”了整首诗的“风味”。个人之见
  • 2015/05/25 12:35:58
  • 鳄鱼小赖皮回复> 感谢老师点评!诗歌的标题确实有点“寻常化了”。但又想不到更合适的。就当它是一首诗,就当它是一首歌,一首简简单单的小民谣。
  • 2015/05/25 23:43:07
  • TA评论了作品《清明怀念两篇》 现在,很多玩文学,玩文字,一个“玩”字,道出文学的品质深浅,文字真的是用来玩的吗?读了作家骚风二篇怀念,显然,他不是在玩文学呀或文字,而是深深的怀念。想当初,仓大哥创字可不是为了好玩,否则,不会“天雨粟,鬼夜泣”。
  • 2015/04/27 02:05:07
  • 骚风回复> 金牛兄来了,蓬筚生辉啊,谢谢金牛兄!
  • 2015/04/27 21:47:35
  • TA评论了作品《楚桥的方向》 本来想看看笑笑书生的文学作,因为,该书生对艺术有自已独到的见解,不料,在此看到书生有关楚桥作品的评论,细读一番,有很大的落差。从前,很多评论人评论文章,借用古人言论,到如今,这些评论人不借用古人言了,但又屡屡借用洋人言论。还真被书生说对了:没有人知道,为了给曾楚桥写一篇评介,我竟然破天荒地产生了一种后现代的焦虑——那种被称为“杰夫·戴尔定理”的焦虑------
  • 2015/04/22 21:50:17
  • TA评论了作品《拒绝治病的父亲》 “父爱如山”。心灵拾贝这篇《拒绝治病的父亲》情真意切,她的纪念文字让我不忍从文学艺术这种角主评读这些文字,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成为亲切的怀念。在生活中,我们更多想到是自已生活,而忽视父母。人生活在世上,亲恩不能等到自己有时间了,有空闲了,有了钱,或者事业成功才要去做。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 2015/04/22 21:29:20
  • TA评论了作品《观兰杂记》 只因不才的《观兰杂记》的小诗,雅致而不做作,充满了生活气息和自已的体温,这样的诗,才是自已的诗,不为写诗而写诗,只为内心情感和生活流露真寮,很同意骚风诗人的评语:这组风情小诗,充满了人间的烟火味,观照每个主角的生存状态,观照我们生活的现实,诗除了赋予一定的哲理之外,不时乍现一些好句,如“兄弟!共饮这杯乡愁 ”,又如“日子纤柔,握不住她的腰”—
  • 2015/04/18 13:56:08
  • 只因不才回复> 感谢兄台的关注,荣幸之至!一直有坚持赏读诗歌,不过,像您的智慧结晶,我是无其资禀学到分分之一,仰视您!
  • 2015/04/20 12:57:44
  • TA评论了作品《过年与插田》 最近很难静来沉下来,我就这么浮着,燥着,今儿上得邻家社区文化,也来“文说”一把. 读完《过年与插田》很是感慨,农人对土地的热爱与依恋无可替代,因为土地是命根子,等于他们的亲人,而工业,打工人对机器却怀着“敌意”,反正,我在工厂流水线打工时,没有将机器当作亲人,这是否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的区别?在工业现代化时代,人与人,至少是现代化中的青年人,变得越来越蔬离了,偶尔只有文学及其它艺术将人们拉近一点。
  • 2015/04/18 13:47:05
  • 红红的雨回复> 金牛所言极是!多谢金牛的精彩点评!
  • 2015/04/18 18:54:40
  • TA评论了作品《她们的夜晚》 读完这篇,迫不及待地要哟喝几句,非常棒的小说。这种活生生的,原生态的小说越来越少,所以,这小说显得越来越珍贵,刚才看到回贴,有说这是数年前写的,其实,好的小说,他的艺术价不随时间减分,反而,随着时间,增值,特赞。
  • 2015/04/14 15:44:16
  • 段作文回复> 多谢郭兄鼓励!
  • 2015/04/14 18:03:14
  • TA评论了作品《两米的距离》 与其说这是一篇小说,不是如是一小说诗,他的试验性,使其意义超过100首庸常之诗,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小说完全可能退回他的原点,就是诗意语言。 我努力俯下身来,读完一篇小说,但这样的事情,对于我个人来说有些难,我承认这样做显得对小说没有保持应有的敬意。 ----这个小小的说,让我惊喜。我感到一种和我完全不同—即距离和缓慢产生的力,同样深刻的被其所“击中”。
  • 2015/04/14 15:28:51
  • TA评论了作品《春天,从龙华出发(组诗)》 诗意里的人生。前些天与一位非诗人谈到这种感觉,他说:“我不做了官之后,才懂得,一个人其实很渴望有诗意的人生,心中有诗的人与无诗的人是有差异的。”他说的这是真话,我理解他所指的“差异“,诗歌建设的生活与生活中建设诗歌,确实是一个很趣的事,更是一种奢侈。谁捉住这种奢侈,才是真正意义的奢侈,这时候,一切对物质奢侈显得多么无聊。因为诗歌,诗人笔下的一沙一世界,一石一重天。
  • 2015/03/12 16:28:15
  •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回复> 呀,大诗人来访,有失远迎。黄永玉先生曾安慰失恋的黄霑先生“失恋算什么呀,你要懂得失恋后的诗意!”黄霑说,这就是放狗屁了,失恋都要上吊了,还能有诗意吗?——我想生活中的诗意大抵如此。
  • 2015/03/13 09:17:18
  • TA评论了作品《“三.八”节中心书城下着玫瑰雨》 激情的诗歌,熟悉的场景,不紧不慢的抒情,很见情意! 2014年,邻家社会文化越来越有厚度,有顶端的,有基础的,有打工生活的,也有一些文雅的,今年,依然有众多的诗歌作品涌现,今次媛创文学,也有众多的诗歌进行了记录,我也曾身在其中,身受感染,并快乐着,更多的快感不是源于自己的写作诗歌而是源于阅读别人的诗歌,源于读到让人喜悦的文字时喜悦。读到伟彬诗作,是为记。
  • 2015/03/12 15:46:52
  • 伟彬回复> 谢谢郭(金牛)老师光临点评,你是我们邻家人的骄傲,是学习的榜样,你的鼓励是我们“后生”的前进动力。
  • 2015/03/12 22:01:23
  • 因特虎老亨回复> 郭金牛老师亲临现场但是没有能够登台演讲,安排真是欠妥啊!
  • 2015/03/13 16:33:27
  • 伟彬回复> 是,免费的优质资源没有利用,真是浪费噻!
  • 2015/03/13 16:36:06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的天空(二)》 这篇文章读起来,有戏剧性,生活缺少温暖,信任,包容,也不缺少温暖,信任,包容。这就是生活。呵呵呵,一些人在不舍昼夜地追赶完美,面我我愿意做一名朴素,透明,而又有缺点的人。不以别人的风雅而否定下里巴人,也不以粗糙标尺他人的风雅。各有各的格。
  • 2015/03/09 18:22:09
  • TA评论了作品《独醉这一簇幽香》 来读,好散文也,散文多有诗意。此文有风,有情,有景,其间,风/情让散文的景活了起来,行云流水意,却是总关情。我赞一次这《独醉这一簇幽香! 》
  • 2015/03/09 17:55:22
  • 若尘回复> 邻家知音多多!问好郭兄。
  • 2015/03/09 17:57:27
  • 毛小玟回复> 感谢郭老师到访留墨,上茶!
  • 2015/03/09 18:41:46
  • TA评论了作品《还乡记》 刚刚读完《还乡记》,破碎之感,严重袭来。我们所身处的时代,无论“离乡”还是“还乡”,无论是“他乡”还是“故乡”,“江山”或“人民”如此“破碎”。在这个人类以金钱利益为唯一意识形态的时候,一切加速了文化,人情,亲情的“破碎”的速度,更多的人“死”于“心碎”。但愿我们的文字,让我们“破碎”的速度慢下来。必竟,人才是万物之灵,之尺度,而非万物之“耻辱”。
  • 2014/10/14 13:00:50
  • 段作文回复> 谢谢钻石兄。您这么一评,文末的诗倒成了点睛之笔!不过我还真没写过什么诗。
  • 2014/10/14 13:24:32
  • 冲动的钻石回复> 呵呵,文末的诗确实是“蛇足”。不仅是蛇足,而且严重破坏“整体破碎”感,未尾人为的修补实为破坏。
  • 2014/10/15 15:12:27
  • 段作文回复> 难怪楚桥大吃一惊。其实它并非赞美诗。有空还是砍掉。
  • 2014/10/15 15:56:14
  • TA评论了作品《​归来》 我在心里轻声呼唤:“啊,亲爱的深圳,我回来了!” 一个回字,表现作者心态,很多年前,我到深圳,我用的“去”字,现在,我可能也会用“回”字,并不是意味在深圳扎根了,而是一种状态。对一座城市念念,并不念这座城市,而是念这座城市里的那个人,那些人,我就那儿,水泥路上流过的汗水,泪水,血水,也许是我胸前那第三颗扣子掉在这城市,需要我回来找。
  • 2014/10/14 10:43:15
  • 王盛菲回复> 不知不觉中在深圳和在故乡的时间差不多一样长了,不知不觉中对深圳原来早已有感情了,那些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还带着我的体温,
  • 2014/10/14 15:12:50
  • 王盛菲回复> 正在发生的故事(比如在邻家这平台上回复网那边在这篇文字里共鸣了的你)将陪我继续前行。
  • 2014/10/14 15:13:13
  • 冲动的钻石回复> 当深圳某块石头,草木,或某个地点浸入你的汗水,泪水,血水,那么,你的体温就留那里了,然后,这个东西也就带有你的体温,跟你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成了亲切的怀念。
  • 2014/10/15 14:55:04
  • TA评论了作品《天桥摇晃》 我与昌平有过多次聊天,读完这篇小说,感觉非常熟悉,主要这篇这小说逼近了他自已,也就是说,这篇小说带有昌平自已的体温,这很不错。小说中的“我”以“我者”和“他者”双重身份,逼近了生活。看似写东方木及关联数个“他者”/实是深圳“他者”。“他们”不是过客,也不是归人。个人觉得/他的写法还在沿悉自已套路/大众套路/没有使小说在艺术上达到更上一层楼境界/尽管如此,但也不影响小说内在质量。
  • 2014/10/01 10:13:20
  • 冲动的钻石回复> 也许有很多写小说的作家,会说我评得很外行,呵呵,就算一个外行人的胡说吧,不妥之外,还请昌平批评见谅。
  • 2014/10/01 10:19:44
  • 庄昌平回复> 适合自己表达的套路就是好套路,正如我看不懂你的诗歌一样,依然屡获大奖,嘎哈。
  • 2014/10/11 17:21:31
  • TA评论了作品《白领病》 这个小小说,不小,从职场到生活,意识终于回归正常生命的状态,对正当下人们生活处境,是种警悟。所有离开正常的生命状态,对金钱,权位,名利的一切活动都将毫无意义。
  • 2014/09/20 17:43:20
  • 红红的雨回复> 金牛短小精炼的评语引人深思,富含哲理!多谢!
  • 2014/09/21 09:00:16
  • TA评论了作品《梅林夜歌(六首)》 书生以前那首长诗干预现实,很锐利,这首诗充满现代意味,更注重内心,这种相似的人生中/不同的精神困境/通过诗歌来出入自己所处的时代/。个人喜欢笑笑书生这种逼近内心和逼近现实的诗歌。
  • 2014/09/20 15:33:19
  • TA评论了作品《艾斯伯格症患者》 日常邻里生活,娓娓道来,充满人情冷暖。/ 生活其实就是那么复杂,也是那么简单。如果你越复杂,它就越复杂,甚至于是一团乱麻,复杂成就了神经;你越简单,简单得幸福来敲门。/ 生活没有《圣经》,就看有没有《人性的证明》。
  • 2014/09/15 12:00:29
  • TA评论了作品《三十年前一个女孩的大学梦》 这个文章述了旧事或历史之痛,/我们每个都不能回到往事之中,但往事绝没有离开我们/对于既成的现实,虽然/我们不能改变/但我们/有话,一定要说出来/虽然说出未必能顶什么用/就算我们声音弱小只剩一点点,谁无权堵住我的们嘴巴。
  • 2014/08/20 11:30:05
  • 道长回复> 谢谢金牛老师的评论!如诗如歌!致礼!
  • 2014/08/20 11:46:41
  • TA评论了作品《​打工记——记我来深圳的前三份工作》 铁皮房+艾敬的歌+米兰昆德拉小说=文艺青年。这个叫陈彻的女文艺青年,来深圳的前三份工作,有小“惊”,无大“险”,真实得让人真的让人觉得很“真实”,呵呵,只真实/才会拥有生活的体温/只有生活的体温的作品/才会冒出生命的气息。 真生活,真体验,真语言,是艺术的生命。
  • 2014/08/11 15:46:45
  • 陈彻回复> 可惜我不会写诗,如果是你,可能早都写出一卷一卷的浪漫诗篇了。在这个角度上我是真羡慕诗人的,而我只会干巴巴地记录过程。
  • 2014/08/11 22:29:57
  • TA评论了作品《城中杂记》 ----浮华若梦朋友: 你所说确实存在。小说或其它文种,是依旧逻辑步步推进,或向上或下,得到结论,而诗或有的诗歌诗喜欢“打破语言阅读的习惯,”实际上是诗的形象思维颠覆思维的逻辑性,而是通过想象思维完成语言的的搬运,所以,有些时候,以物观物,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邀请一起争鸣,共同进步。
  • 2014/08/09 04:52:00
  • 只因不才回复> 古诗词中有倒装句,而外国诗歌中,许多诗句都是跳跃性的,不似现代汉语中的排列习惯,都需要我们去领略,所以,认同“诗的形象思维颠覆思维的逻辑性,”学习借鉴!
  • 2014/08/09 12:04:03
  • TA评论了作品《追魂》 每个人都有自已的文学,文学到底干什么用?嘿嘿,这个事各说各话。 有的人是爱好,自娱自乐。 有的人是从爱好上升到艺术探求,并将艺术审美呈现给别人分享。 有的人是从爱好上升艺术追究到挖掘生命真相和人性的追问,即思想的深度,从而达到不朽。不知这样理解对也不对。
  • 2014/05/21 14:54:36
  • 道长回复> 谢谢金牛!你最近文学上的成就让姐为你高兴!向你学习!理解得很到位!
  • 2014/05/21 16:5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