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花(生如夏花)
  •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修补》 嗯,徐版肯定偏爱《红衣女子》
  • 2017/05/23 10:00:34
  • TA回复了作品《修补》 感谢,很高兴你诚挚的点评。夏花回复晚了。
  • 2017/05/23 09:59:57
  • TA回复了作品《遗容》 嗯,有时候为了生存,许多事身不由己。
  • 2017/05/23 08:18:37
  • TA评论了作品《病人》 时代发展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农村城镇化,土地减少,资源短缺,空气污染等等,然而最让人惋惜和担忧的是人性中善良、美好的东西正在一点点消逝。老王口中讲述的乡下人之间的不设防,其实不过是作者借乡下这个象征朴实的词语,来表达人和人之间渐渐缺失的和谐和信任,更可悲的是如今这种人和人之间的防备和冷漠成为了一种现代人理所当然的处世之道。如此荒唐,却又如此真实!
  • 2017/05/22 13:50:20
  • 老黄牛学飞翔回复> 借乡下这个象征朴实的词语,来表达人和人之间渐渐缺失的和谐和信任——总结得有道理。
  • 2017/05/22 20:10:34
  • TA回复了作品《当你问我为什么》 深陷其中的人还继续深陷,而你们却得到了你们应该得到的名誉和快乐。
  • 2017/05/22 12:52:03
  • TA评论了作品《当你问我为什么》 一个大龄未婚的女子,或者可以理解为任何一个在别人眼中有所谓有“问题”的人,(其实只是个人自由选择的问题),而周围的人并不理解这样的问题应该是在个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范围内。他们对你围追堵截,关心你,警告你,同情你。你怎么能不识趣呢?你怎么能不知好歹呢?无论你愿意不愿意,你都要谦卑地感谢,感恩。其实呢?难道你们这些关心的人不是在满足自己的“善良”的欲望吗?这个中滋味真叫人难以言表。
  • 2017/05/22 12:06:36
  • TA评论了作品《当你问我为什么》 全篇几乎都使用淡而无味的语言,能写出味道来,这考验作者的功底和文学素养。这样的作品对读者也是有要求的。因为它不是速食快餐,不是单纯的填饱肚子,停留在欲望的层面,而是通过整个作品的完成,使读者参与其中,进行思考,达到更深层次的审美需求。当我们看厌了那些套路的,极力讨好读者的东西,再回过头看《当你问我为什么时,必然觉得这篇微咖匠心独到,文风清新,结构新颖,结尾令人回味。
  • 2017/05/22 11:12:51
  • TA评论了作品《你知道今天是啥日子吗》 黄元罗的这篇微咖贴近现实生活,紧随时代焦点,老老实实构思,踏踏实实叙述,有原因有结果,真实合理而语言又简单、明快,不失趣味。画面感也很强,极具讽刺意味,读来不禁让人莞尔一笑,最主要的是一笑过后也能引起反思。这些所谓的文学青年,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做得事儿是多么可笑和荒唐?作为同样码字的我和你有没有做过类似的事儿呢?这种小情趣而又贴近现实生活的微咖,很容易让读者产生共鸣。
  • 2017/05/19 19:23:42
  • 黄元罗回复> 谢谢夏花老师的点阅,还得多向您学习。
  • 2017/05/21 08:17:19
  • TA评论了作品《一个爱跑菜市场的老头不再买菜》 找个爱吵架的老婆,这是命,老王认命。婚姻过的平常寡淡这是大多数人的状态,老王也习惯了。琐碎、无聊、孤独的日子天天重复着,像一场打不完的仗,菜市场成了老王暂时躲避战争的唯一避难所。家和菜市场各占一头支撑着生活的均衡运行。然而这个支撑似乎很脆弱,经不起一个偶然。偶然也是命,不知道老王会认命吗?不认命又能怎地?究竟什么东西能给老人的精神世界以坚实的支撑?究竟哪里能有一个普通老人的立足之地?
  • 2017/05/16 13:16:17
  • TA评论了作品《对岸的风景》 春丽恐怕深层意思里还是想表达对传统文化伦理习俗也趋向衰弱的担忧吧。这篇构思不错,能看出春丽用心了,特地把事物人格化,以求最大化表达主题。但是写得有点笼统了,你有没有觉得散文化了?一直是一个声音在叙述,这样读者只能看到一些场景,并不能产生感情。如果把辘头车的具体形状讲一下,再给这个辘头车以特定的故事背景,是不是更能打动人呢?一直欣赏春丽的勤奋,所以比较直言,希望不要见怪。
  • 2017/05/15 17:57:18
  • 吴春丽回复> 谢谢夏花,你说的建议我看到了。谢谢!
  • 2017/05/22 08:19:50
  • TA回复了作品《阿诺德在哭泣》 《阿诺德的哭泣》这个题目真妙。战争使人性中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不复存在,不管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毕竟结果都是毁灭。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无力的哭泣......这种哭泣是否能敲击到你的心灵?
  • 2017/05/10 10:40:48
  • TA评论了作品《阿诺德在哭泣》 最高贵的美是这样一种美,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不作暴烈的醉人的进攻,它是那种慢慢渗透的美。阿诺德在哭泣恰恰就是这样一种美,它的语言不炫目,形式不张扬,叙述沉稳,内容厚重。战争是个被写烂了的主题,而作者脱离了俗套,只是以战争的背景反应人性,使作品具有更深刻的审美意义。阿诺德为了信仰而杀死朋友,却又因为亲手断送了朋友的生命而悲伤不已。阿诺德的哭泣,难道不是我们所有人的哭泣吗?为战争中失去的一切哭泣。
  • 2017/05/10 10:27:30
  • 夏花回复> 《阿诺德的哭泣》这个题目真妙。战争使人性中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不复存在,不管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毕竟结果都是毁灭。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无力的哭泣......这种哭泣是否能敲击到你的心灵?
  • 2017/05/10 10:40:48
  • 五哥回复> 夏花好
  • 2017/04/22 09:24:59
  • TA评论了作品《钻洞》 这篇微咖既有想象力,也有象征性,唯一遗憾的是缺少相应的细节支撑。这种高度抽象的叙述形式,本身理解起来就费力,如果再没有形象的细节以使表达尽量具有准确性,那就不好看了。没有扎实的细节,小说就显得笼统,空洞了。文中的洞,到底象征什么?生活的磨难?去往死亡的路?又或者是生活本身?无论哪一个都有点模棱两可。没错,小说要引而不发,要有留白,但这不等于把叙述的准确性给牺牲掉了。也许是作者自己没想透。
  • 2017/04/18 20:17:51
  • 一实回复> 夏花老师的指导非常给力!敬茶敬茶!
  • 2017/04/19 09:52:25
  • TA评论了作品《楼兰笛声》 我都没看完,就打赏了。只这语言就值得打赏。
  • 2017/04/06 08:51:41
  • TA回复了作品《修补》 谢谢春丽,你的点评也很细腻,好看。
  • 2017/03/30 11:02:33
  • TA回复了作品《修补》 谢谢韩雪儿,你的点评把我感动了。
  • 2017/03/28 20:39:08
  • TA回复了作品《修补》 谢谢黄元罗的打赏和精彩点评,还送了个精华,真好。
  • 2017/03/28 20:38:02
  • TA评论了作品《追》 这篇微咖用诗歌般的语言,精准而鲜活的细节刻画,表达了时间飞速流逝,人生匆匆而过,追学业,追事业,追女友,追荣华富贵,追求主流生活,生怕跌入边缘,追,四蹄奋起,扬起滚滚烟尘,拼命的追。追溯,追问。到头来这一切的追不过都是过眼云烟,唯一能留下的是什么?原来最值得追忆的是儿时最纯真的时光,是母亲那种切切的痛楚的爱。这个时间的意象写得很有意味,欣赏。
  • 2017/03/27 10:44:41
  • 仁智山水回复> 感谢夏花老师的共鸣和厚爱。
  • 2017/03/27 11:50:30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问好北国先生!很感谢你的来访和赞赏!
  • 2017/03/27 10:15:48
  • TA评论了作品《情极》 春丽这篇细节写的不错
  • 2017/03/27 10:11:57
  • 吴春丽回复> 谢谢夏花鼓励!
  • 2017/03/29 15:34:01
  • 老黄牛学飞翔回复> 说话不负责任。我写的不好看的多了去了。
  • 2017/03/25 10:35:51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问好雪鹰!感谢来访,祝春安。
  • 2017/03/23 17:36:14
  • TA回复了作品《​千秋大圣》 更难得老先生的思维不受限制,不输给年轻人,敢于大胆幻想。但我觉得老先生如果写起现实主义来,以你的经验,在加上你的语言,估计我们年轻人也要退避三舍了。
  • 2017/03/23 17:33:15
  • TA评论了作品《​千秋大圣》 闲时再来细读老先生的《千秋大圣》,发觉为了表达主题,老先生是煞费苦心,细心安排,打磨。选择了孙悟空这个经典人物来演绎故事,诠释主题。体现了老先生对中华古老文明的挚爱以及保护之心。老先生的语言仍然是一大特点,幽默,风趣,生动。以老先生的阅历自然有胜过年轻写手的丰富经验。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以前老先生写得一文,至今还有印象,就是写一对老人在儿子媳妇的催促下去旅游,充满生活情趣,语言幽默,读来真切感人。
  • 2017/03/23 17:31:06
  • 默然回复> 拜谢夏花赐评勉励,敬茶!孙大圣既是文化符号,也是战无不胜的精神的力量。拙文谨借西游人物做道具,意在现实,直击浮躁的现状、复杂的国际环境。“今日欢呼孙大圣, 只缘妖雾又重来”——大圣永在!
  • 2017/03/23 23:42:17
  • 夏花回复> 更难得老先生的思维不受限制,不输给年轻人,敢于大胆幻想。但我觉得老先生如果写起现实主义来,以你的经验,在加上你的语言,估计我们年轻人也要退避三舍了。
  • 2017/03/23 17:33:15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徐版太吝啬,多写几个字能咋地。借你的话哈,抛开文本身,要知道欣赏精美的点评也很享受。
  • 2017/03/22 21:13:45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哇塞!得到徐版的认可,好高兴。我先小激动一会儿去。
  • 2017/03/22 17:15:44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春丽这段点评诚挚而精致,文学素养杠杠滴,我也呼叫一下管理员,给个精华鼓励一下呗。
  • 2017/03/22 16:43:04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谢谢春丽!我在你的文字中感觉不到浮躁的气息,我能读出沉静,踏实,我欣赏你对文字的真诚。
  • 2017/03/22 16:39:53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谢谢楚桥先生点赞打赏,问好,祝春安。
  • 2017/03/21 17:20:38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春丽的嗓门还真管用,这么一吆喝,还真盖上红章了
  • 2017/03/21 17:19:02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别叫老师,叫夏花。个人感受哈,不代表权威,跑偏了,别怪我
  • 2017/03/21 17:17:18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撩妹的女子你好!你的点评和解读真的给我惊喜,知道吗,有时候被点评的人,并不比点评的人高明哪儿去。
  • 2017/03/21 11:10:08
  • TA评论了作品《红衣女子》 就此文谈一点感受吧,我想写文首先要追求的是语言的美感,让每句话都尽量靠近文学性,以求达到美感。这是最基本的吧。没有语言为基础,还写什么呢?其次才是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你不一定要刻意的去拼命想奇招,这看你的故事适合什么样的形式,假如你的构思适合现实主义手法,那你就老老实实去叙述。假如你的构思正好适合用超现实的形式,你也没必要刻意回避。但无论什么形式都不能忽略最基本的东西,语言的美感。
  • 2017/03/21 11:01:45
  • 夏花回复> 春丽的嗓门还真管用,这么一吆喝,还真盖上红章了
  • 2017/03/21 17:19:02
  • 夏花回复> 别叫老师,叫夏花。个人感受哈,不代表权威,跑偏了,别怪我
  • 2017/03/21 17:17:18
  • 吴春丽回复> 3.艾特管理员,请给上面这条评论盖个红章。为啥?因为,好老师和好学生都在这互动呢。多交流促进步嘛!
  • 2017/03/21 11:53:51
  • 吴春丽回复> 2.读《红衣女子》,我记住了微咖渗透出的语言美感。好作品应有文学性、艺术性、思想性。
  • 2017/03/21 11:51:28
  • 吴春丽回复> 1.夏花这么一开讲,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的构思适合现实主义手法,那我以后就老老实实去叙述。
  • 2017/03/21 11:49:57
  • TA回复了作品《红衣女子》 谢谢张夏!感谢你的点评。我想写文首先要追求的就是语言的美感,让语言尽可能地靠近文学性,艺术性,以求能达到称为意境的那东西。而不是单纯的追求表面故事的离奇曲折。
  • 2017/03/21 10:43:47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