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菡萏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亲爱的,谢谢你一直以为对我的鼓励与帮助,我们一起努力,开心写作,开心生活。
  • 2016/10/01 22:51:39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秦主席的鼓励与肯定,您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会继续努力的。
  • 2016/10/01 22:50:27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胡老师在我写作之路上一直对我的帮助与鼓励,非常感谢!
  • 2016/10/01 22:49:21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评委老师,这也是我的一个尝试,不管写作奔向何方,我只是不想重复我自己。
  • 2016/10/01 22:48:40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评委的肯定与鼓励,更感谢评委老师中肯的意见,我会继续努力的,超越自己挑战自己,才是人生意义之所在。谢谢老师!
  • 2016/10/01 22:47:51
  • TA评论了作品《仪桐深圳组诗(之五)》 一个落寞的女子,穿行在深圳的大街小巷,她对深圳不重要,深圳对她也不重要。当别人看手机与看广告时,她在读诗,她与这个城市如此格格不入。
  • 2016/09/29 05:35:19
  • 仪桐回复> 菡萏对我的解读入骨,或者正如你所说,我的漂不带根系,没有目的,随风而漂,与这世界有点格格不入。
  • 2016/09/30 00:44:39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亲爱的点评,这个故事是以一个真实的人物为原型来写的,她是我在澳洲时认识的一个女孩,当然,真实中的她没有这样惨,只是以离婚及中断学业作为收场。
  • 2016/09/26 22:52:53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不顾红药的内心感受与所需,拖着力不从心的红药一个劲地往上爬,结果,酿就了红药感情与学业的双重悲剧。
  • 2016/09/26 22:49:35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评委的点评,简直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红药的父母及前三个女儿,身为所谓的社会精英阶层,在社会所谓的成功主流价值观念驱使下,
  • 2016/09/26 22:49:23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唐老师的溢美之词,非常感谢!
  • 2016/09/26 11:00:59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前文铺垫了,三姐会去深圳出差,按她的性格,肯定是会自作主张来“摆平”。
  • 2016/09/23 15:17:37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姐姐去妹妹家,和妹夫在书房谈事情,不是很正常吗?麻烦看清楚,是在书房,不是卧室。三姐和王建国既是同学,又是前同事,更是亲戚,况且妹妹这房子,她还出一份大力,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不很正常吗?
  • 2016/09/23 15:15:44
  • TA评论了作品《最后的蛙鸣》 丈夫的冷漠、女儿的不懂事、职场的挫败、网友的无情、猥琐男的骚扰、骗子的骗术.....把一个女人逼到了绝境,无可奈何只好回到那个没有任何温度的家,却遭遇了丈夫与闺密的双重背叛,这是更大的打击。作者很生动的刻划出了一个家庭主妇的辛酸,这使我想起出走后的娜拉。女人,一定要独立,经济独立,思想独立,这样,才有魅力,也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 2016/09/22 16:09:11
  • 冰凌花回复> 感谢菡萏点评,的确如此。
  • 2016/09/23 20:46:14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全家人虽然都宠着红药,但那宠爱都有可怜她的意味在里面,他们全都认为,红药是全家的败笔,甚至是基因突变的产物。
  • 2016/09/21 23:27:39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她姐姐豆蔻根本看不上王建国的,豆蔻以为凭借自己的手腕能够说服王建国不要与她小妹离婚,所以自顾自先来办交涉了,她是对自己太自信了,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
  • 2016/09/21 23:26:09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我不会放弃写小说和散文的,真心热爱文学,以后,只想不为功利地去写,争取不断地超越自己。
  • 2016/09/21 16:54:53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谢谢范明老师的点评与推荐,非常感谢!
  • 2016/09/21 16:44:20
  • TA回复了作品《念桥边红药》 感谢费主编关注及评论,其实这篇小说也是根据我认识的一个人的真实故事改写的,我想通过这篇小说表现亲情之爱对人性的绑架及戕害。
  • 2016/09/21 15:20:41
  • TA评论了作品《鲸落》 我只想说,钱呀钱呀,这东西很俗,但很重要,太TMD的重要了,我对它的重要感到愤怒,却又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如果有足够的钱,肝癌晚期也是可以治疗的,可以做肝移值,当然,除了有钱外,还得要有关系,能尽快找到能配型成功的肝源。我一个女友的同事就是肝癌晚期,检查结果出来后,老公吓趴了,她是某上市公司的高管,标准的女强人,花了几百万换肝,几年过去了,她还健康地活着,幸福地工作着。
  • 2016/09/20 18:54:50
  • 曾楚桥回复> 感谢菡萏围观捧场。谢谢。。。
  • 2016/09/20 19:40:41
  • TA回复了作品《我要自个儿待着》 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注定只是人类社会发展中一个过渡,不久的将来,一定有更符合人性的制度来取代它。到那时,许多作家一定会写: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对人性最大的戕害。(不好意思,眼花了,太多错漏)
  • 2016/09/07 16:42:39
  • TA回复了作品《我要自个儿待着》 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注定只是人类社会发展中一个过渡,不久的将来,一定有更符合人生的制度来取代它。到那时,一定许多作家会写: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是多么对人性最大的戕害。
  • 2016/09/07 16:40:41
  • TA评论了作品《我要自个儿待着》 到现在这个年纪终于明白,"相看两不厌"就是最幸福的婚姻了。婚姻的最大敌人不是第三者,也不是灾难与疾病,而是相处久了所带来的厌倦,"厌倦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没谁能打得败厌倦。但人又是多么害怕寂寞多么需要抱团取暖的动物呀,尤其是在社会保障还不丰富的社会,亲情便是人生最后一道保险了。
  • 2016/09/07 16:40:32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菡萏的精彩点评。这篇小说里的一些内容,不解释,你最懂
  • 2016/09/07 16:46:09
  • 刘菡萏回复> 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注定只是人类社会发展中一个过渡,不久的将来,一定有更符合人性的制度来取代它。到那时,许多作家一定会写: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对人性最大的戕害。(不好意思,眼花了,太多错漏)
  • 2016/09/07 16:42:39
  • 刘菡萏回复> 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注定只是人类社会发展中一个过渡,不久的将来,一定有更符合人生的制度来取代它。到那时,一定许多作家会写: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是多么对人性最大的戕害。
  • 2016/09/07 16:40:41
  • TA评论了作品《我们都是可耻的》 婚姻就像是两股绳子因为各种原因(爱情、性冲动、无奈、世俗 、现实等等)强行搓在一起,结成了条新的绳子,但是,只要在某个地方裂了或者断了,就再也还不了原了。虽然还有现实的种种羁绊强行维持着这一股绳的形态,但内心,早就溃了、烂了,即使是面临一方的死亡,也只余下同情、怜悯与无奈,或者可以说是人道主义吧!个人觉得,婚姻中没有了爱,最好是终止吧,有时,为了孩子不过是一个借口,害怕改变才是最大原因。
  • 2016/09/07 15:45:03
  • 无影回复> 谢谢亲\^O^/~~~
  • 2016/09/07 16:22:13
  • TA评论了作品《全家公敌》 小说结构纯熟,语言老辣,人物形象鲜明到极致,行文幽默风趣,让人时时忍俊不禁。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带着童年伤害成长起来的,只是有些伤小,不足以让性格分裂,有些人受的伤大,造成了明显的性格缺陷,柳正直,无疑正是后者。这样的一个迫切需要认同的小人物,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丛飞,真实的丛飞到底是如何的?他与他的老婆以及家人们,又是怎么样的关系呢?
  • 2016/08/24 13:54:22
  • 张夏回复> 谢谢菡萏的解读。生活中确实有类似的人,类似的现象,急于获得社会的认可,表面积极、正能量、充满爱心,内心却惶惑不已。
  • 2016/08/24 15:41:28
  • TA评论了作品《干爹去世后》 小说东拉西扯,展现了故乡的人情世故,也拖出了"我“的前世今生的情感经历。故事到最后,也没有指出那个”岙岙“是谁,我本来想怀疑是作者的老婆的,但作者也不至于听不出老婆唱歌的声音。那么应该是小雅,但小雅也不太对;更不会是姑姑,也不会是桃花。。。。。。到最后,”岙岙“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她就是一个引子,是条线索,牵出零零碎碎的故事,也牵出了作者零零落落的心情和故乡零零散散的人情。
  • 2016/01/07 10:31:25
  • 段作文回复> 其实,不然。
  • 2016/01/07 12:59:25
  • 段作文回复> 是的岙岙是谁真不重要,这不过是一件平常网聊。相信生活中谁都碰到过。当一个对你了如指掌的陌生人突然出现时,你会想起这半辈子的很多往事。总以为自己孤独时会有很多人记得你,总以为生活中很多事很重要。
  • 2016/01/07 12:59:16
  • TA评论了作品《坠机之后》 什么意思呀?回来的是人还是鬼,而且还上床了,还是“相同的包装,相同的味道。”书生这短小小说,胜在氛围的诡异,虚实之间,闪烁着思念与深情。
  • 2015/12/15 17:39:28
  • 白木回复> 相同的包装,相同的味道。
  • 2015/12/29 11:13:51
  • 十十回复> 非常感谢菡萏的支持。
  • 2015/11/30 11:55:24
  • 吴春丽回复> 谢谢菡萏。
  • 2015/11/30 10:36:07
  • TA评论了作品《刘小贝的幸福日子》 小小文章,探索的却是生活的真正意义的大命题。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有活干,有饭吃,有家,有人爱,也有期待。平平淡淡才是真,平平安安就是福。祝福生活中的无数个刘小贝们。
  • 2015/11/30 09:39:32
  • 十十回复> 是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平平安安就是福。感谢菡萏精准的解读和投票。
  • 2015/11/30 12:01:56
  • TA评论了作品《只想把它说出来》 我个人很喜欢非虚构的文学作品,因为非虚构作品能让我了解与我同时代的人的真实生活,让我走入他们的内心,了解他们的喜悦与忧伤、希望与焦虑、挣扎与坚强。写非虚构作品,需要一颗开放、坦诚的心,虚伪与遮掩、粉饰与涂抹,逃不过读者的眼与心。缺少真的文字,打动不了读者,引发不了读者的共鸣。段作文这一篇,真实、真挚、真情......让我无比感动。谢谢段作文写给我们如此真诚美丽的文字,得大奖,实至名归。加油!
  • 2015/11/09 18:07:15
  • 段作文回复> 小说等虚构其实也有其自身魅力。写自己熟悉的事,相对容易点。
  • 2015/11/10 09:47:12
  • TA评论了作品《老头要杀的人》 老将军求生不得,欲死不能,是复仇的信念一直支撑着他,可是,追寻半生却终是空。而且,现实给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给了他一个“血债血偿”的机会,但这也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机会。这篇小文章虽小,却让我们思考战争的意义,人生的意义。放不下的执念,作不了主的人生,打来打去的国家,血流成河的战争,争来争去的国土,终将要死去的人。
  • 2015/11/04 11:25:20
  • TA评论了作品《布基纳法索女孩》 这远远不止是一篇写爱情的小说,我读到真爱,读到种族歧视,读到了阳光与黑暗、爱与恨、接纳与排斥、生与死的哲学思辨。布基纳法索是非州一个特别贫穷的国家,这个女孩想必有着最黑的肌肤,最美的相貌,最美的心灵,所以“我”会爱她,用爱为她披上一件阳光的披风。就算这件披风丢失,也愿陪她到天涯海角,生死相依,找回快乐。或者,这个女孩压根就不存在,她死了,沉睡在黑暗中,或者她只存在于“我”的想像,所以,“看不见”。
  • 2015/11/04 11:09:59
  • maybe-halu回复> 解析得真好
  • 2015/11/10 22:01:42
  • TA评论了作品《母子平安》 写得真是不错,小小的一篇文章,寥寥数语,却异常传神地勾勒出了 一群善良的人。
  • 2015/11/02 10:01:16
  • TA评论了作品《谶》 知道高压锅爆炸威力很大。不过,除非女主人和爱犬当时都在厨房,才有双亡的可能吧!另外,正常使用情况下,只有当出气伐和安全阀都被堵上,且该高压锅仍被继续加热,导致锅内气压超过该高压锅所能承受的压力时,才会爆炸。所以,不清楚干烧高压锅,是否真会爆炸。不过,这篇文章鬼气十足,一语成谶,凡事皆有可能发生的吧?
  • 2015/10/23 23:59:26
  • TA评论了作品《菩萨树》 在如此短小的篇幅中,作者竟然营造了一种淡淡的苍凉忧伤氛围,且挟有雷霆之势,足可见作者之功力。文字简洁有力,行文如行云流水,却立意高远,意蕴深长。读完后,余韵不绝。建英真不愧为小小说高手。貌不惊人的红柳,却是当地人的生态树、守护神,与人类唇齿相依。所谓的工业文明,却是对自然的破坏。文章虽小,却发人深省,耐人寻味。
  • 2015/10/22 00:15:33
  • 半湖浅秋回复> 谢谢美女半夜来读,辛苦了
  • 2015/10/22 10:01:34
  • 白木回复>
  • 2015/10/22 08:40:09
  • TA评论了作品《段作文的LV包》 夫妻恩爱之情跃然眼前,幸福何需LV,有LOVE比什么路易威登强多了。段文兄的老婆,是一个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幸福女人,让那些背着LV包的女人去哭吧。
  • 2015/10/20 16:46:55
  • 王学君回复> 作文兄老婆的LV包是秀爱的,人家的LV是炫富的。
  • 2015/10/20 20:01:43
  • 段作文回复> 荷花整天背着个LV包,就是装眼泪的。
  • 2015/10/20 18:02:52
  • TA评论了作品《见鬼了之 画狐》 如果不是署着书生的大名,还以为是蒲松龄的原作。虽然这是笑笑书生的意淫之作,读起来,却又忍不住为文中的书生终未得手而怅然。大概,中国古今的每个书生,都作过如此幻想吧!就如同所有女人,都做过白雪公主或灰姑娘的梦。
  • 2015/10/19 10:57:34
  • 笑笑书生回复> 学习蒲松龄好榜样
  • 2015/10/19 11:13:48
  • TA评论了作品《蟑螂火锅(微咖接力)》 笑死我也,我说怎么说我到沙井去吃火锅了呢!难得你们吃饭时想得起叫我,虽然只是想想而已。老乡哪天有空,我请你来市区吃地道的重庆火锅吧!
  • 2015/10/13 11:55:49
  • TA评论了作品《从春天到冬天》 甜言蜜语再加礼物进攻,是男人进攻女人的主要方式,一向所向披靡。女人一旦陷入情网,往往不能自拔,面对男人后面的借钱,也往往就放松警惕了。只不过,男人如果老是这样操作,现实生活中可操作性不太强,碰到个警惕性高的女人,资金链就断了。
  • 2015/10/11 21:34:16
  • TA评论了作品《“楼道口”同题(54): 楼道口》 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用真心真情,一般都会换来真心真情。只是在现实生活中,儿媳如果嫌弃婆婆,婆婆大多会立刻反击,或者给儿子施加压力。像文中这位忍辱负重、主动和解的婆婆,真是太少太少了。短篇小说构思精巧,温暖温馨,篇幅不大,却很有意味。建英不愧是小小说的高手。赞一个!
  • 2015/10/11 21:24:23
  • 半湖浅秋回复> 我得这样写,否则你们这小姑娘老有婆婆恐惧症
  • 2015/10/12 20:25:39
  • TA回复了作品《懂得》 感谢关注!
  • 2015/10/11 20:33:42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