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姐的生日
  • [9] [0]

1

早上六点,炒好两盘菜,催儿子彬彬起床一起吃昨晚做好的早餐。

六点二十,她叮嘱儿子吃完早餐要锁好门什么的,直接到离住房不到五百米的富达公司董长办公室。办公室不大,二十五六平方,两门两窗,一个两米高的文件柜,一张办公桌,一张茶几,两张条形软皮沙发,外加一个阳台、洗手间。董事长不一定每天都到,但自己必须做好他随时到来的准备,确保窗明几净。照例,她把手机装进手提袋,放在木椅上——手机带在身上,有电话有信息就处理很容易误事的——就把茶具等装进盆里端到洗手台泡着,就开始用略略有点湿的毛巾擦拭座椅、桌面、茶几,再用干布擦拭一遍,就开始清洁门窗、地板了。

该洗茶具了,这可是个细致活:把牙膏挤在牙刷上,紫砂杯、紫砂壶等,一件件轻轻拿起、小心轻洗再慢慢放回盆里,杯小又光滑,稍不留神就会滑落摔碎。如此两三遍,大功告成。至于茶盆什么的,那就简单多了。

接手富达厂董事长室的清洁工作,是去年三月份的事。那时,房东说房租变成每个月一千二百,一下子就涨了三百元!有人劝他们把这一房一厅(其实也就一间二十三四平方米的工厂宿舍,中间用木板一隔,阳台兼作厨房罢了)退掉换单房吧,可能吗?儿子都读初中了,女儿寒暑假也要过来一起住,她还嫌这房太小了呢。经朋友介绍她就接手这份工作,反正早上忙点就行了。每天半小时,每个月可领到五六百元,除了补贴上涨的的房租费,还有剩呢!

一看墙上的挂钟,七点了。赶到天骄世家站台时,605公交车刚好到。上车坐好,戴上老花镜一看手机,有两个电话、两条短信,她赶紧一一回复,一边暗笑:都这个岁数了,还过什么生日!

2

琳达培训公司就在宝安区人民法院旁边,605公交车走走停停,二十分钟就到了。

首先是三个经理办公室。因为是培训公司,比较注重形象,加上这几位经理都是二十多点的人,他们日常的办公室卫生也保洁得比较好,吴姐做起卫生来也比较顺手。几个办公室清洁好时,刚好八点,公司正式上班来了。她伸伸腰,生疼。衣服,也早已湿透。

“吴姐早上好!“吴姐早上好!”每一个领导和员工的问候如同寻常,她今天听起来却倍感亲切。腰,好像不那么疼了。

换上水鞋就该打扫各个卫生间了。尽管昨天下班时彻底打扫过,每天早上一来依然是这里有一堆那里有一袋垃圾,因为这两层与其它楼层没有完全分开,这儿成了公共厕所。现在的年轻人,绝大部分的卫生的意思已明显增强,可那个别的……看看,这个厕所里面一大堆大便,稠稠的。她按了几下厕缸里头墙壁上的冲刷按钮,竟水漫厕缸了,脏水污水一齐上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臭味。水慢慢减少。她戴上口罩,往厕缸里倒上一些洗衣粉,一脚踩住墙上的水笼开关让水冲不停,就握住拖把用力地捅起来。脏水,随着她的节奏升升落落。终于,厕所通了。

又是一头大汗。脚竟有些麻木,双手和肩胛也酸疼起来。

打扫完所有的厕所,回到工具房换好鞋,身上才干了的衣服又湿了。

“吴姐,休息一会儿吧。”来领工具的前台服务员阿丽笑笑。几乎所有的领导和员工见到她面汗流浃背时,都会这样送上一两句温馨的话,一个甜甜的笑。

“谢谢!谢谢!”通常,她也回报一句真诚的谢意,一个灿烂的笑容,尽管她有时感觉自己的笑容是那么疲惫,却很真心。

接下来,就是拿着扫把和垃圾斗,这儿走走那儿看看,确保哪里有垃圾就能及时清理干净。近几个月来,公司培训的项目多,进进出出的人员繁杂,卫生工作相对重些。

十点时,她把各垃圾桶里的东西装进黑色大垃圾袋,竟整整四袋!说实话,这些垃圾并不重,但从三楼四楼提到一楼侧对面的垃圾站,没有电梯、没有推车,纯粹凭双手,每次提两袋还真有些吃不消。

有一次,人事部的李经理笑着对她说:“吴姐啊,这段时间,公司里事多,就要劳烦你多走走、多看看,及时打扫好每一个角落。麻烦你了。”再三的感谢话,说得她都不好意思了,就是不提加点工资或来点补贴的事。但自己又不好意思提,毕竟开始接工作时讲好的按月领薪,并没有说特殊情况怎么办。再说了,淡季时几个月几乎玩,人家也没少一分嘛。再说了,过了今天就是五十岁的人了,你动作慢了有时卫生工作还真不如前两年了,人家也从来没说什么呀;公司能留你做事就不错啦,什么合同什么社保的,还是不提了吧。

3

上午的卫生工作做好,十一点了。到保安室(这一整栋楼的)打完卡,她就买上两个面包一瓶矿泉水,到沁园站台登上了M425。每天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三点这四个小时属于她自己。原来是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为了再找点其他钟点工,在不涨工资的前提下,她答应早上提前半小时上班,并做好灵芝地铁站等五处宿舍的清洁工作。

彬彬中午在学校就餐,说不担心他是假话。对儿子能进入文汇中学,全家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的——尽管老公阿军一直说要“死马当活马医”,几年前就托关系在一家公司挂着购买社保,自己交全费每个月近六百元;因为儿子是二胎,军去年二月回老家补缴近两万元的社会抚养费,还不算托关系、请客的花费;因为文汇中学是学区房招生,又花二千五百元让房东找人补办了一个租凭合同——结果因积分不够,还是只能进民办学校,算什么学位补贴生,每学期政度补助三千元。“以前升学考学生的本领,现在升学考家长的本领了。”不知不觉间,她又想起某位朋友的话,笑了,苦苦的。

十二三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黄金时期,可让他自己跑回家吃午餐,从冠华育才学校到七十四区,光是路上来回就要接近一个小时,更何况还要穿过几条车水马龙的公路呢;乘车吧,一个学期要一千多元,彬彬怎么也不愿意……

坐在车的最后一排,她一边小口地吃着喝着一边想着。

4

十一点半,终于到御龙居徐小姐家。徐小姐一般情况下都在上海的总分司,每年六月和十二月都有二十天,带着孩子来深圳分公司检查工作。每次来深圳前两天,她就电话叫吴姐来打扫房间,上次直接把房门钥匙都给吴姐了。她们这套房是复式楼,上下两层一百二十多平方米,这段时间天天打扫,所以并不怎么脏。

看着这复式楼,她突然想到自己去年在东莞订的那套小产权房,当时均价三千九,才半年,就升到五千多了。来深圳十几年了,老家的人都以为他们在这伸手就是一大把黄金的地方安家了。只有老父亲仔细算过,光把这十几年的房租加起来,就足够在老家建一栋占地一百二十百方的三楼一底了。买深圳的房,哪里敢想啊?

擦好门窗、家具,拖好地板,腰又酸痛起来。

“吴姐,休息一会儿。来,喝杯水。”徐小姐一回到家,看到她正弯着腰捶着背,忙递上一杯热水。

“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刚坐下来,电话就响了,是女儿贞打来的。贞在武汉一所三本大学就读。前年,贞的成绩离二本线差三分,她自己去另一所高中报读复读班,父亲却动员她直接走三本。他的分析也很有道理:贞三年来已尽力,复读吧,成绩提升的空间不大;高考的压力,令人想想就心疼;至于高昂的学费,全家紧巴紧巴也就过来了。带着女儿看学校决定就读的时候,父亲给了她一句句:别人比家世,你就比成绩。还好,每逢寒暑假,贞都来深圳做假期工,也就少了些相思之苦。看,这部手机,就是她买的呢。今天来电,她知道女儿的心意,不想张扬,就赶紧到偏静处接听。果然,“生日快乐!”是她的开场白。简短地“谢谢!晚上慢慢聊”,她就结束了对话。

“吴姐,今天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徐小姐热情地招呼着。

“谢谢了,我刚刚吃了两个面包。”她一边搓洗着小孩子的衣服,一边回答。

“你这样总是面包什么的,身体哪受得了。”

“好,我多注意。”是啊,近来常常感沉腰痛,有时手指关节都感觉都有点不对劲,自己一直疑心是钟点工做久了泡水多了,有时还怀疑是不是生彬彬的时候下了冷水,那时也是戴着胶手套干活的呀。经徐小组这么一提醒,她惊了:是不是真的与长时间午餐快餐化有关?那彬彬呢,又该怎么办?

5

下午两点半,回到琳达培训公司的工具房,坐在椅子上回复了几条短信,还是休息一会儿吧。可浑身酸痛,根本就静不下心,那就去走走。

几个厕所,都还算整洁。每个厕所,把垃圾筐里的黑色垃圾袋一提往手中的大袋里一装,再往垃圾筐套上一个新垃圾袋就行了。

路过走廊转角处的白色大垃圾桶,她想起了上个月五号的事:那天参加培训的人多,中午她来收拾堆了一层又一层半人高的饭盒时,恰巧一位气宇昂、穿着考究的中年人经过。“阿姨,稍等一会儿。”总经理用手机一拍照,告诉她别理这事儿。没两分钟,经理、文员全都出来了,规规矩矩地站成一长溜。“看看,这就是你们的管理。”中年人说得低声,走得缓慢。自那以后,这几个走廊转角处的垃圾桶里就再没出过一个饭盒。这让她少了很多艰辛。她很吃惊,先前在厂里,见惯了大声指责、指手画脚,原来低声细语也是一种管理,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管理。

三点一刻,该去打理职工住宿了。因为禁止做饭,加上年轻人比较自觉,一般是进步扫扫比较明显的垃圾,和已有的垃圾一起提到几百米远的垃圾站就行了。因为分散(有的在灵芝地铁出口,有的在甲岸村,有的在三区),打理完毕,竟五点半了。

再回公司,又把厕所、走廊等地方清理好,早该下班了。

“吴姐,公司晚上会餐,要不一起去?”大家在电梯里,李经理满怀热情。

“谢谢,谢谢。我家里还有事。”一方面,她确实有事;另一方面,那个“要不”,就是很明显的客套话,都懂的。

6

来到七十四区小区的菜市场,挑了几样彬彬喜欢的菜,赶紧回家做饭。

七点钟了,彬彬还没回家,到佳华新村李老师那里补习了。现在的孩子,别说民办学校,就连很多公办学校,如果不能进入班级前二十几名,中考前就被学校送到那些民办的私立职校去了,连中考的机会都没了,更别说参加异地高考了。“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话怎么听,都好像是针对我们家长说的呢。

八点半,彬彬回来了。

一如往常,三菜一汤,母子二人滋滋有味的吃着。饭后,彬彬又心他的作业了。看着他单薄的后背,她不禁叹了口气,收拾锅碗瓢盆去了。

九点半。彬彬做完作业,双手合拢,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嗨,我回来啦!”丈夫阿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爸爸,你不是说这段时间都要加班吗?”彬彬急忙站起来,帮爸爸取下肩头挂着用具。阿军装修水电,几栋楼房这段时间要交工,没日没夜地忙着呢。

  • 标签:生日忙碌祝福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东莞阿叶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电击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言默然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楚天一尘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阿叶720积分2016/09/16 22:19:40

    故事很温馨,平凡而又励志。吴姐一家虽贫穷,却对未来充满了幸福的期待。作者以平淡的生活细节串起了吴姐这个小人物充实的一天,对其命运以一斑窥全豹。全文情节波澜不惊、娓娓道来,读来让人心情愉悦。只要一家人齐齐整整,只要有温暖的怀抱相互依靠,凡尘俗世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回复
  • 分享到:电击1670积分2016/09/01 10:37:07

    作者退到最普通的人群中去,细腻地描写了一位年近五十的吴姐生日一天的生活细节。她辛苦的工作生活碎片,映衬着她们内心的坚强。虽然生活还是有些仄破,但是吴姐经营的婚姻和家庭却是算幸福的。有懂事的孩子和爱自己的老公。他们是最普通的千万家庭的缩影。和儿子一板之隔的父母,压抑的性爱,令人心酸。月光,灯光,烤活鱼的香味,那都是幸福的景象。作品给人希望,铺设的前景令人向往。我们都是普通人,所以有思想上的共鸣。

    分享到:万群2016/09/02 22:32:59

    谢谢电击老师。学习你的《亲情如一脉温泉》!

      回复
  • 分享到:言默然13940积分2016/08/26 21:32:40

    一、五千余字符,描述了一位城市保洁工生日的一天,从清晨做早餐到忙碌一天,到晚间安寝,翔实入微。文笔跟主人公的充实很匹配,朴素无华,真切细腻。二、小说是人学也是社会学,描写人描写背景描写人性,作者的文笔体将三者做了很好的揉捏,不拔高不贬损,不刻意不偏激,娓娓而谈,流畅自然,人物鲜活,真实可信。三、文似看山不喜平,流水帐架构或是美中不足,波澜跳跃些或许更耐看一些。陋见,供参考。问好!

    分享到:万群2016/08/28 20:25:27

    谢谢读评。特别感谢您的建议!

      回复
  • 分享到:楚天一尘6640积分2016/08/14 11:58:04

    越往后看,越温暖。吴姐,还有她的丈夫,他们一家,仿佛就是我们身边的熟人,甚至就是我们自己。为生活打拼,辛苦着,日子却过得很充实。一双儿女都很懂事,懂得体贴父母,很好。夫妇之间,也恩爱有加。在生日这个特别的日子,其实,没有比亲人出自内心的关爱更好的礼物。作品朴实感人。个人稍觉不足的地方是,前面部分还可精炼些。当然,我对短篇小说毫无经验可言,这种直觉,或许并无道理。

    分享到:万群2016/08/14 21:48:59

    写作,很多时候真的要相信直觉。谢谢指点

      回复
  • 分享到:吴春丽41520积分2016/08/11 14:09:34

    吴姐,在我们的身边就有她这样的人物原型。快五十岁了,还是租房住。因为房租涨了,为了补贴家用,她想到了做清洁工,而且一做就是给好几家做清洁工。让人庆幸的是,她的两个孩子都还不错。小儿子彬彬虽说因积分不够,只能进民办学校,但比起留守儿童,还是强很多。大女儿贞在外地上大学,每逢寒暑假,她都来深圳做假期工,赚了钱还懂得给她妈妈买手机。她丈夫做装修水电的活,一家四口,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范老师这篇写得不错

    分享到:万群2016/08/11 16:50:35

    谢谢春丽的阅读、点评。幸福的家庭,个个相似;内里的酸甜,各各不同。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信任
  • 回龙埔社区 @一路同行
  • 作者:万群12350积分
  • 社区:布心社区
  • 简介:四川邻水人,暂居深圳宝安。好静读。偶尔信笔涂鸦。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5
  • 58852
  • 51
  • 1235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浮途
  • 撩妹的女子评》
  • 修补
  • 撩妹的女子评》
  • 王福日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