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晚登高(四首)
  • 点击:1102评论:42017/10/31 11:55

夜晚登高


你看到的和看不到的

都在给你加持。一次玩笑的健康体检

将一份科学报告和你的生殖器

勾连。报告说,先生你好

(其实是反义)。你的“生殖器系统勃起

传导素偏低”。我不懂这什么意思。

我百度,同时咨询几个未曾谋面的女医生。

(这身体的概念

引申到一种想象之门)。


今年32岁,明白年龄不过是明喻。

像一坨烂泥烂在旋转的这里。

这是一种慵懒的姿态,不同于紧缩、力比多。

“很久很久久到离谱,没有语言只有生活。”

四肢伸展,被爬行动物的四肢拉扯

朝不同的方向,这是支撑写作的蒙太奇。


两个多月没写,体检出这种病。

这让我开始相信

“诗人,多半是性无能的高级动物”。

焦躁,放空;

麻木,呆滞。

终于,再也不能给你

如鱼得水的大床。和一首诗的感性相比

这一切都没变,城市,劳碌命

和车水马龙的蹦迪世界。草原般的安静

将我搁置在思维的密林中,回忆,张望,踌躇。

这是一双熬夜的龙眼,他内心的猎豹

以舔舐的嘴唇,让楼顶上的女人进入沙漠的绿洲。


台风扫荡,楼顶裸露。

夜晚登高的中年男女。

在听力范围内,三三两两的幽灵

坐下躺下,倾听絮叨。

那些暴风雨后的枝叶

是假肢。

它晃荡着

它的残疾晃荡着

由此制造出的声响扩大我的听力范围。

更多幽灵

来到我身旁。

还是不必了。

你们走吧。亲爱的

幽灵越多,夜晚更漫长。

比初中读书坐过的绿皮火车还长还重还绿。

飞吧,幽灵朋友,幽灵飞船。

你说,这就是幽灵世界。你那边

才是人类世界。

你坚定的口吻,让我诧异,怀疑,我模仿鸟类。

在不夜城上空,在星光下,在人工湖面

在人类所能仰望和想象的边际

“飞

飞飞

飞飞飞(保持一颗不死之心、穿一个大裤衩

沿地心引力的方向)

飞成一个人字(以亚健康的身体为车骑)”。


雨雾下的房顶

压着周围的空气。

今晚终难写一首完成的作品。

这重要吗,多写一首,少写一首。

于我而言,

无外乎双手交换抚摸自我。

我知道没什么别的法子了。

将白天放出去的我

收鱼线似的,

用诗这根鱼竿

慢慢回收。分类。编号。储藏。

这是说假话的我,这是矫情的,这是装逼的

这是自言自语的,这是顺从欲望的我,等等。

这些都是落网之我、语焉不详之我。


2017


天台写作


每日都需这样的停顿。

天台宽阔,秋风敏感如

刚长好的戏子。犬吠

替人类守护这天空下的高冷。


如笔架山上一盏灯光

之于整座山呼啸

而过的黑风。被埋怨的人

被山上的黑树林关照,


并视为己出。当下的人们

以及他们手下的作品,图像

视频,文字,不是表达不够

就是矫饰过多。


一位大师说,子弹在射穿他

脑袋的那几秒钟,是他一生的荒凉。

当你读到这里,灯光昏暗,我的声音

从你的背后传到你面前,这才荒凉。


人们总会爱上自己不理解的东西。

这让人想起另一位国画大师,他说

画虎难,画菩萨容易。像现在很真实,

即便我费力呈现,你可能依然感受不到。


为何写作,为谁而作?

到这里,这作品还没一个题目。

那么我这么命名呢:致兰波的媳妇。

怀疑的气氛涌动,兰波,媳妇。


重要的是籍贯,不是外貌。

换言之,叫作:三个收缩的帐篷

和三张敞开的桌子,一条狗,一个

抽烟的诗人,他妄图成为一名画家。


太冗长,太写实,太荒谬。

他一直认为,写作要诚实。

没错,说实话总好过说谎。

要像一个人对另一个说话那样


在生活中,这不难。

变成文字,你试试看。

我再试一次,最后我都不知道

自己在做什么。你来了,哑然失语。


天台的冷随心情变化,一个中心论

伦理观,慢慢擦伤,他裸露出来的肌肤。

但语言的肌理并未能够

从里面清澈毫厘。


五米之外,被遗弃的烟囱

它的内部还保持当初的温热、肃穆

和油烟味。像《动物世界》纪录片中

被秃鹰舔舐后的豹子


它以绷紧和白亮的骨骼

展示它活着时的主观,还有它

死前几秒钟的精神。这都是

想象的力量,与上面说到的


荒凉和子弹的关系论,不相悖。

生活和艺术的捷径

诗话的不合时宜。除非以下情况:

襁褓婴儿的哭声;疯子时代的胡言乱语;


敬老院的老年人;一个被野兽养大的青年。

这不是为了去说,写作要有兽性。

而是为了理解,像第一次接吻,或被强吻。

每个人都有他写作的理论。


灯在斑点狗的吠叫中,一会白,一会黑。

这正映衬这种犬类的肤色。

他把注意力从那儿移开,这一刻,在天台

不是酒吧,或办公室


不是谈笑于某位政客的花边新闻。

在空旷无人之地写作,句子空间

会被身边的植物撑开。

不似在烟雾弥漫的小房间


吮吸可入肺颗粒物。众多大师

死去的,将死的

和死了甚至几个世纪的,

他们PM2.5般早已在脑海里浸透。


他站起身,从天台这边

跑到另一边

直到衬衫上的飞鸟

从刺绣上飞走,第二只飞鸟住了进来。


2017


寂静蔚蓝


当你在一个地方呆厌倦了,想逃。

厌倦可能首先来自暧昧气氛。

喜欢三点一线的人

在思维中固定他的虚弱。


这些年,一位工程师说,他的成长

不是按年月计算,冰冷的表格

林立的钢管,水泥,玻璃墙

寒冷让他温暖起来。


如果他又是一个作家。

他可能会说,衰老在于瞬间。

这让我想到电影《疯狂愚蠢的爱》,

罗比在毕业典礼上的告白。


他13岁,爱上杰西卡(17岁的保姆)。

阴沉的星期五,他在卧室自慰

被她撞见。他说喜欢她,

她爱上了他爸爸,刚离婚的男工程师。


当晚,这对父子坐在棕榈树下。

喝着精酿啤酒,听着萨克斯,抽着烟。

这是两个失败的男性第一次这样坐到一起,

月光在他们的杯中是一个温润月牙。


这样挺好。很多人囿于日常

我也不例外,乐在其中。

这让自己看起来并无两样

我说,飞地画廊那些


画中人

深夜会从里面走出来

在门卫锁上铁门之后。

把我的日子也锁在里面


你站在楼下拼命招手。

你知道我的意思

这栋建筑因为知道而变得不同。

认识一个人也要从里面


熟喑她。

在隐喻时,任何人

都可能

成为你的漂亮朋友。


你想知道什么

我一定告诉你。

如果我真的知道你也真的想知道。

请允许我在寂静中再蔚蓝一会。


2017


露天咖啡馆


坐在风中这一刻

适宜看风景。当回忆

正撞见一次寒潮,穿得少的广告人

开始梳理

合作过的客户,有多少成了朋友

有多少好久不见。相对皮草加身的人而言

冷,有种骨骼之力。


是风让风声渗透到体内。

和风雨中疾行的人比较,他宁愿

撑一把木质伞柄的黑布伞,感知

雨点的激烈和内心缓慢两者间形成的

麻雀停在电线上的抓紧感,

如椰壳和椰汁。


不能再好也不能更坏。

生活的硬度中,我们寻找一个出口

很多出口,供进出

这不是你要的,那也不是。尝试变得浪费

现在你呆坐不前

喝着廉价的美式咖啡。

左边是耳朵长着耳机的学生。

右边是身材火辣,娃娃脸的女性。

她对面坐着衣领竖直

手戴金表的爆发户。


灵魂的出口在你身上,不在他们身上。

很多时刻,我们努力并为之奋斗都是为了

让他们高兴。

如果活着不能高兴自己,高兴别人

何尝不可。在情感层面

任何人更希望取悦自己,不是一个个影子。


银行家,政客,交警,桑拿女

小企业家,文化工作者,性瘾者

影视人,小说家,出租车司机和滴滴司机。

唯独不谈诗人,诗人是每个角色的备胎。

无高低贵贱,万物都是短暂的租客。

假如你心血来潮,代替他们思考

像我这样

其实不过是“橘生淮北则是枳”罢了。


2017




  • 关键词:福田八卦岭飞地书局咖啡风天台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2
  • 三玲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2
  • 三玲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31
  • 木易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31
  • 何逵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3秀才2017/11/02 08:23:20
    • 分享到:
  • 诗人用略带幽默的“冷言冷语”呐喊,他在喊什么?也许,他想要唤回世人对诗歌的正确认知;也许,他是在控诉当下诗界某些不正常的光怪陆离。“诗言志,歌咏言”,很多时候,一颗非常细小的石子亦能在大湖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希望憩园先生的这组诗歌能够在文坛刮起一股暖洋洋的春风,让我们读到更多另类的精彩篇章。
  • 回复
    • 三玲1布衣2017/10/31 18:36:19
    • 分享到:
  • 一如诗中所说:“每个人都有他的写作理论”。诗歌不好解读,但是却是最经得起解读的。像登高后看到都市的灯火璀璨后的阴暗,像咖啡馆里形形色色“橘生淮北则是枳”的人儿——我是极喜欢这个比喻的。人人都是一样,成长环境似乎可以成为表征的借口,但换言之,我们更多的是标榜不一样,因为任何人更愿意取悦自己,而不是一个个影子,哪怕成为酸涩的枳。
    • 憩园2017/10/31 20:34:37
    • 分享到:
  • 读到的都是诗之精髓。这组诗相对于之前我的写作还是比较特殊,整体篇幅的设置,断句,以及呈现出来的语调,都由“冷”出发,所以语言也是偏冷。
    • 三玲2017/11/01 13:47:32
    • 分享到:
  • 冷是表,裸露暗流下红尘滚滚

    回复

  • 最近来访
  • 4230积分
  • 4星
  • 2钻
  • 诗让我们更亲密
  • 诗让我们更亲密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41
  • 74900
  • 41
  • 4230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