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华的黄昏
  • [36] [0]


1

已是几年前的旧事了。

那年从市区倒了两班地铁,去参加龙华一家公司面试。那家公司在工业西。虽然路途遥远,但是经不起招聘方再三邀约,就答应去看看。

工业西路地方有点偏僻,好不容易到了那里,经人事、副总监、总监三轮面试过后,双方谈得异常投机,以至于等我走出办公大楼,已是黄昏。夕阳西下,玻璃幕墙宛如闪着多情的眼眸,捕捉着满地的落金,到处金黄一片。路两旁的三株大树,站在光斑里顾盼多情,反遮住了斜对面的超市和商场广告牌。再往前走,二手旧货市场横着二手车,占着道,旁人侧身而过。

辗转到家,痛苦不堪。当晚,就收到了入职通知书。挣扎了许久,还是点头复了同意的邮件,一早收拾好行装,准备明日奔赴全新的战场。

“下一站,龙华!”坐地铁时,清脆的女声提醒自己。

从此,龙华成了我绕不过去的地理名词,每日于市区与龙华之间往返腾挪。每逢途经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猜想工业区成天吞吐着数不清的无名废气。确乎有那么几秒钟,我整个人感觉有些眩晕,仿佛所站之地很不切实。待再睁眼看清了周遭的一切,杂乱的街道,笔直的大树,静默的路灯,热闹的商场,安静的行人,纷乱的车辆,才敢断定真是没有做梦。

2

从龙胜地铁口出来,见有一间包子铺,有荤有素,猪肉味的,鸡肉味的,还有酸辣的,精致可爱,口感不一而足,卖相极佳。每天我都会来两只,尔后朝十步开外的空地上走,那里搁了几套桌椅。我把早餐搁在桌上,边吃早餐边翻阅当天的地铁报。

早餐吃完了,马路上人多了起来,以上班族和学生族居多,间或夹杂着健身和买菜的老太和师奶。他们与我相向而行,入关,出关,在深圳北站,几路大军狭路相逢,挤得不可开交,跟小春运似的,岂一个怕字了得?

有时,人潮汹涌,前胸贴后背,半个小时过不了关,铁闸门围起来,黑压压的脑袋,一眼望不见尽头。男的还好,忍忍作罢;女同胞难免被人趁机“揩油”,尖叫声震耳欲聋。实在太挤,还得赶路,只得草草怒骂了事。领教过多次,头痛莫名,就长了教训学了乖,不走扶手电梯,改走升降电梯。还得好好占位,不然也是一字长龙。好在有两部,一部直达顶楼站厅,马上就可到龙华;另一部到次一层,还要往上走一层才到站厅。人多时就难说了,可我愿意直达站厅那一部,哪怕稍等时间长些。这样一来比坐扶手电梯要节省起码十分钟。如遇上扶手电梯堵,就肯定半个小时开外,必然迟到。

有位朋友从关外到关内上班,每天都用微信实时播报地铁实况。我笑她素材如此丰富,不如拍部《铁囧》算了,肯定比徐峥还火。她哈哈大笑,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你也。末了一通大笑,没心没肺的,热泪却滚了下来。

3

黄昏的工业西,车水马龙,众人皆行色匆匆,街头邂逅一二流浪歌手,或老或少,有人投币,却甚少愿意驻足聆听歌者的忧伤。办公白领们衣着光鲜,像上紧了的发条,身心俱疲,匆忙如蚁,优雅似蝶。

龙华工业西,我喜欢上了那里的黄昏。天边浮着微光,夕阳并不特别浓艳,宛如女人卸了妆似的,慢慢以素颜示人。平日少有人欣赏这种素面朝天的小清新,对于闷在办公室一天的我来说,却是必要的风景。有时,妆化得太浓,自然认不清自己,甚至有人还当了真。我曾经写过《假面》的小说,着重谈了谈都市人“假面”的问题。可笑的是,如今自己居然也被染上了少许。

下班时分,同事们三三两两,结伴出了写字楼,奔地铁站而去。我仔细数过,统共要过四个十字路口,六个垃圾桶,十四栋建筑物。它们多少带着某些隐寓似的,十字路口代表着方向,垃圾桶可清理内心的垃圾,建筑物则不一定全是高大上。

跟我一起走的,通常是文员小丽。典型的九零后,大学刚毕业,从头到脚都是非主流。她长脸短发,加之打扮得宜,倒显得分外娇小玲珑。上班时节似乎是个安静分子,因为我打趣她在办公室有点像“小老太”。出了门口她却判若两人,话多而快,像扫射的机关枪。

说她时,她咧嘴道:“有吗?”然后咯咯大笑。我故意别过头去,看她长发温柔地在风中缠绕,飘逸着自然的清香。

一般而言,通常走路,十分钟就到了地铁站。然而我们一路聊着,往往错过了二十分钟。小丽显得格外健谈。她说起投奔的姐姐,以及可爱的小侄子,洋溢着温柔的幸福。

她还说想早点挣够钱,再把老爸老妈接出来住。眉眼间看得出来,她是个孝顺的女孩。看她长得挺漂亮,公司还有几个男同事暗暗追她,不知为何,她却还是单身。有人说她眼光极高,当心挑着挑着把自己剩下了。听到这些风声,她却是相当淡定。深圳这地方,大龄女青年多了去,她还只是刚冒出的韭菜,嫩绿的一茬,还没享受够阳光雨露,当然不着急收割。

当然我不想去打听更多,多了并不太好。后来在她微信里发现了一句话:“漂亮的脸蛋只是临时的敲门砖,真正的才能才是永久的通行证。”她有足够成熟的想法。这让我很为她高兴,也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4

除了小丽,有时候,我会跟几个同事一起走。还有半个老乡小林,不过跟小丽不同,她往往很是沉默。对于旁人的问话,到了万不得已,她才回上那么一两句。回话时,脸似乎还有些微红。这种表情,映在了黄昏的工业西,有着别样的妩媚。也许办公室到底是喧嚣之地,她的沉默使她成了“异类”似的,小丽们都有意无意地躲着她。我倒没什么,见谁都一样聊。可能因为这样的缘故,小林对我话多了起来。有时是谈工作上的烦恼。我耐心安慰她,她有些感激。

后来,她告诉我,她要走了。想问她原因,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又咽下。这个地方,来去再正常不过。新公司,有人想守着,成了元老,一起分享打下来的江山;有人却望着远方,渴望寻找梦想的风景。无怪乎对错,选择而已。

走的那天,她异常安静地收拾着桌面,像一滴水落在了海面,没有激起半点涟漪。大家好像都习以为常,着手忙各自手头的工作,丝毫没有发觉到异样。临下班时分,她在企业QQ给我留言:说以后有空多联系。我犹豫了几秒,回道:当然。她的QQ慢慢变成了灰色。我知道,这是人事部门将她删除了。站在公司角度,无可非议。可我总觉得有些不近人情。社会现实,一切形同交易,劳务双方,你情我愿,合则两利,分则两清。

想起我初入职场时,曾经在离职前请一位要好的同事吃饭。听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如今司空见惯了,这种别离的场面早已麻木。

当她离开公司大门时,我抬头望了望落在琉璃窗上的阳光,斑斑点点的,像可爱的叶子,摇晃着我的视线,一同下坠的,除了倒影,还有时光。

5

老板是个80后,潮汕人,比我还小一岁,显得意气风发。坐上总经理的位置,开会时捧着最新版的超薄苹果笔记本电脑。身体往老板椅内侧斜倾,额头光亮,留着短发,金边眼镜一尘不染,有时太阳光透过窗台,会在镜片里闪现出众人的影像来。他专注地聆听大家的发言,偶尔若有所思,大部分时间用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键盘。

等所有人发言完毕,他开始了要言不烦的演讲。老板的才气是显而易见的,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会轻微口吃。一旦出现这种状态,伴随着他的就是下意识的重复。重复有时候是为了显现力量,有时候却成了啰嗦的代名词。我们都不愿意承认这是后者。至于他本人,当然更是不可能同意的了。于是我们达成了难得的默契。这种默契使得彼此的眼神在半空中交错着,仿佛下了一场难得的流星雨。

我把这种想法跟一位同事分享,她笑我这人太文艺,末了她又顿了顿,不过她喜欢,现如今,文艺是极为稀罕的了。

我忽然就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这叫同意还是反对呢?看来自己的老毛病还是没改,同事能当朋友的吗?亏你还是老江湖!这些话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到老板耳朵。还好不是什么坏话,即使是好话,还是慎言,通过夸张变形,信息到了别人那里,极易失真。

6

周一公司中高层会议,上司开车送我们去石岩工厂。路上交流着发言点滴,他有自己的看法,却往往先问:“你们怎么看?”

车里照例是半分钟安静,这让我想起了“元芳”,然后我清了清嗓子说:“收获还是有的,照目前的工作进度,部门效率是最优的,当然,也有改进的空间。”我有意斟字酌句,既要把内心想法说出来,也不会因此而显得太唐突。

上司脸上划过淡淡的笑意,继尔马上正色地点了点头。当个上司也不容易,喜怒不形于色。我轻微地叹了叹气,忽然又抿住了嘴,哦,窗外下起了细雨。

雨有些不饶人,纷扬了大半天,便连心里也有点湿润的味道。

开会回来照例是总监请客。他领我们进去,挨个发了餐票。我们鱼贯而入,像是小学生一般。慢慢地,餐厅里人多了起来,我们就随便挑了位置,有一搭没一搭闲聊。总监偶尔讲个不痛不痒的笑话,大家笑得乐不可支。他看着我们笑,自己却不紧不慢地喝起汤来。声音像蛙声,他的口水掉在了荷叶上,接住的是餐巾纸,有人巧妙地递了过去。

散场后,如释重负。他抹了抹嘴唇,拿眼扫了扫全场,好像发现了什么,又不确定似的,终归是领着我们奔往电梯方向。

有时,他也会带我们远些的地方吃风味小吃。一大碗的陕西汤粉面,他吃得十分尽兴。然后朝泊车的右边看,那里有一座天桥。车来人往,原本拥挤的停车场,瞬间如临大敌,破损的地板充斥着不尽的喧嚣与骚动。

7

几个同事附近租房,为了省钱,大多是合租。上下班一起,钱是省了,但空间和自由难有保障。通常领了几个月饷,很多人便又会拼出去住。成家和拍拖的自不必说,单身的也要出来开火。

中午公司不做饭,大家都去外面吃。楼下有间快餐店,生意红火得很。老板就是这栋楼的股东之一。上面也有他的公司。因此,他公司员工来这里就餐免费。饭菜味道还可以。尤其是包子,非常受欢迎。包子每周二才特别供应。逢周二早有人排队,来得稍晚些,包子就会抢购一空。

部门有位男同事,河南的,对面食情有独钟,对包子当然更加青睐。他一口气可以吃四个大包子,不用吃饭菜。有时跟他坐在一起吃饭,光看他吃包子就很有食欲。但我胃口向来一般,最多两个包子就可以将我打发了。他于是觉得我很亏,“花了钱就要吃回来”,他幽默地劝我道,我苦笑着,不置可否。

也有不少人中午带便当,办公室有微波炉。设计男通常第一个放在里面,仿佛微波炉成了他专利似的。然后是做内销和外贸的女孩子,我一般不会抢太前,但也不会最后。因为后面的下属会让着我。可以想见的是,吃着自带的饭菜才有家的味道。

当然,有时我们也会出去外面吃。在外面呆了多年,四川湖南菜吃多了,还是喜欢吃粤菜。粤菜原生态的滋味,比加了太多佐料的湖川菜系,要可口得多。写字楼出门向左,穿过两个十字路口,就有家腌粉腌面店。坐定,点一份,配三及弟或者肉丸汤,美味了一下午。

  • 标签:龙华黄昏地铁青春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唐兴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兴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柏亚利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范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木冰打赏了100邻家币
  • 柴火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深圳的红树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范明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木冰 共计打赏100邻家币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6/09/26 05:55:02

    一个个黄昏,也是一抹抹暖阳。在淡淡的、略带伤感的文字里,夹裹着对青春的祭奠。过往的人,过往的事,虽然都是一种苦涩美好的回忆,却弥足珍贵。这样平铺直叙的文字,尽管没有大起大落,撩拨人心的力量,但如春雨一般滋润心田。建议作者可以写得再深一点,整个文章就会显得厚实而丰盈。

    分享到:深圳的红树林2016/09/27 18:54:04

    感谢唐老师提名打赏。您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将内容进行深化。再次感谢!

      回复
  • 分享到:范明评委880积分2016/09/19 18:52:13

    很欣赏这样淡淡的叙述方式,文笔流畅的忆旧,云淡风轻,过眼云烟,记忆或许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模糊,却留下了黄昏时的美丽。读时感到作者的用心与细腻,仿佛曾经的那些人那些事,在作者看似不事雕琢的描述中,在落日余晖的晕染中一一浮现。

    分享到:深圳的红树林2016/09/20 09:55:53

    感谢范明评委老师青睐。这是我过去龙华岁月的真实记录。您的鼓励是我前进的动力!

      回复
  • 分享到:柏亚利2670积分2016/09/23 22:31:59

    看到写龙华的文字倍觉亲切温馨,忆起你还在龙华区去年的“羊台烽火”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征文大赛中获奖,那是专以“白石龙文化名人大抢救”的主题来征文的,那一次就见证了你的实力。在邻家这块园地再次见识。你的文字如行云流水般的从容,“铁囧”的妙语,歌手、小丽、老板、总监、男同事,一幅众生图如浮雕般,于凸显中见生动。

    分享到:深圳的红树林2016/09/25 16:08:23

    感谢柏姐到访以及对文章的肯定因龙华而初识,邻家再识,幸运。向您学习!

      回复
  • 分享到:风居住的街道15610积分2016/09/21 10:07:53

    作者名启富。初以爱自然,而作《红树林之恋》。今以怀旧,而作《龙华的黄昏》。遂赏而叹之,佳哉文乎!间所书《忧伤的芒果》,令印象深刻。与我小名同焉。先是因得见,甚感其儒雅,文艺范十足。文中可窥耳。既作,前者关键词为:净土、远离喧嚣,海岸线,黄昏夕阳。后者则为:龙华工业西,地铁,老板同事,演出排练,风味小吃,合租房等。尤乃黄昏街景,尽管其去已久,终不能忘也。每每意及,辄倾诸于笔端…如此美好,但有忧伤。

    分享到:风居住的街道2016/09/21 10:33:43

    作者独爱黄昏美景,前者《红树林之恋》,后者《龙华的黄昏》均可见。即使写小说,亦很抒情。预祝获奖!

    分享到:深圳的红树林2016/09/21 10:39:27

    感谢芒果姐妙评。将本人几篇拙作串起来,深受激动。写作不易,幸福感常有。芒果姐乐意为众,付出颇多,邻家有口皆碑。见过数面,肩扛相机,谈笑风生,豪爽大气,端真女子也。祝贺两篇入决!实力体现!

    分享到:风居住的街道2016/09/21 11:11:42

    问好启富,“评论”非参赛。

      回复
  • 分享到:张夏9880积分2016/09/20 11:09:54

    管启富的语言很优雅,不是用词造句有多么炫目雅致,而是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种好性情。写作是一种修行,但有的人,本身就具有我们所要抵达的那种境界。我觉得管启富是后者。他的表达,淡定自如,如汩汩流水,既灌溉了自己的世界,又能滋养别人的心灵。尽管有惆怅,也有倾诉,却有着宽厚温暖的底色。

    分享到:深圳的红树林2016/09/20 11:41:24

    感谢张夏姐造访并点评。当作一种激励。性情如文。写散文时间其实比较长,散文写到一定程度,比的不是词藻华丽,而是“繁华落尽见真淳”。似淡而有味。像周作人、林语堂,又或像瓦尔登湖。还在修炼中。

      回复
  • 分享到:柴火1560积分2016/09/11 21:10:27

    这篇散文写得自然而然,既写了龙华的街景小吃,又写了职场的人事变迁,笔墨淡淡的,没有浓烈的喜乐或者哀怨,如一杯清茶袅袅余香,旧时光的片段就印在了心间。

    分享到:深圳的红树林2016/09/12 12:48:45

    感谢柴火。是龙华时光的真实记录。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作者:管启富4020积分
  • 社区:福田社区
  • 简介:80后,广东梅州人,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
  • 51600
  • 17
  • 402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