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海
  • [32] [0]


九岁那年李桃花得了场怪病,头昏眼花高烧不退,打针吃药半月多,差点连命都丢了。父亲李石匠早年落下个痨病,没日没夜咳,见女儿快没命了,才卖掉一对架子猪用板车拉去县人民医院。

半月后桃花出了院,躺草屋里,身子骨软耷耷的,坐不稳站不直,泣不成声话不成句。

父亲白天去山里打石头,晚上守着桃花,一边咳嗽一边抽烟。一包烟抽完了,桃花就睡了。桃花睡着了,李石匠就出院门,左拐,来到桃花妈坟前,哭,边哭边骂:“老婆子,耍滑头,生下桃花才三天,腿一伸说走就走了,留下个祸害!”哭个三五遍鸡就叫了。鸡叫第二遍,李石匠才回屋子,窝一会儿,又拧上家伙上山打石头。

一个山头打平了,河上的石桥也拱成了。一条弯弯的马路从河南岸绕过来,绕过桃花娘坟前,绕过桃花家门口,绕向远远的北方。

第二年一开春,桃花竟奇迹般坐了起来,又一月,能下地,扶着床沿走两步。

此后,李石匠不再上山,打石头的家伙也卖了,从早到晚待家里,扶着桃花从屋内走到屋外,坟头走到桥头,边走边唱:“桃花开,泪花开,泪花开了娘不在;桃花落,泪花落,泪花落下打湿脚;桃花开,李花开,桃花开了哥就来;桃花落,李花落,爹爹过河请媒婆……”每每唱到这里,桃花就把父亲的衣角扯住,跟着唱:“爸爸、爸爸别过河,过河就要打湿脚,要是爸爸不回来,见了媒婆我咋说?”

父女俩唱着唱着就到了桥中央。父亲朝河里扔颗小石子,说:“桃花桃花你看,鱼儿在跳舞呢!”

第一天桃花说:“我啥都看不见。”

第二天桃花说:“我还是没看见……”

一年、两年过去了,桃花总是说:“爸爸呀,我瞎了!”

石匠牵着桃花去了镇里去县里,去了市里去省里,答复都一样:脑膜炎后遗症,抽骨髓抽的,莫法了!

从省里回到家里,石匠哭开了,白天在家里哭晚上去桃花娘坟前哭。桃花却不哭。她叫隔壁的伙伴找来一枚桃核埋在娘坟前,然后对父亲说:“爸爸,桃树一长高,花就开了。桃花一开,我就成人了。桃花一成人,就能帮您洗衣做饭了。”

于是,石匠不再哭,又买回家伙上山打石头,心里想:这个山头打平了,县城的铁路就通了,那时桃花准开了,昏暗的草屋就会变成通亮通亮的瓦房。有了瓦房,为桃花寻个老实厚道的男人,不是不可能,十年八年后,咱桃花模样儿不比她娘差。


桃树一年年长高,桃花一天天长大。隔壁的伙伴上初中那年,桃树开出了第一串花。

桃花一年比一年繁茂。上学时,伙伴把桃花牵到桃树下,放学回来,又把她牵回屋子,见了桃花他就笑。桃花看不见他的笑脸,一听见他的笑声,心儿就乒乓乒乓跳,脸儿就火热火热地烧。桃花白天扶着桃树晒太阳,身子骨暖暖的,晚上躺床上想起伙伴的笑声,心尖儿酥酥的。

三年后,桃树结了果。桃花天天扶着树杆,伸伸手,毛茸茸的小桃儿撩得掌心痒痒的,桃花的脸上就荡开圈圈红晕。这时,桃花总会摸出小圆镜照照,虽然啥都没看见。

圆镜是伙伴送给她的十六岁生日礼物,背面有朵艳艳的桃花。桃花常常想,如果不照照,它会孤独么?

桃儿红透时,伙伴初中毕业了。那是个初夏的晴夜,伙伴摘了树梢最大最红的桃儿,削了皮,一边喂桃花一边喂自己。石匠坐在女人坟前磨自己的家伙,很认真的样子,却听见桃花说:“哥,你真不读书了?”

“我去深圳,福田,海边。”哥点点头。

桃花没看见哥点头,耳畔似有海风掠过,白浪扑打着海滩,一轮新月挂在天空,天空有海鸥飞过。于是,桃花就说:“铁路通了,我听见了火车哐当哐当地响。你去吧,比我们还小的牛儿狗儿都去远方了。等哥挣到钱了,桃花了,你就回来,带上我,也坐坐火车,吹吹海风听听潮声。海真的会哭吗?是笑吧?”

“是哭是笑,我去看看就晓得了。”

第二天,桃花把伙伴送到桥头,想起儿时父亲唱过的歌谣,便改了改:

“桃花开心花开,心花开了哥不在;桃花落泪花落,泪花落了哥过河;桃花开李花开,桃花开了哥回来;桃花落李花落,爹爹过河请媒婆。”

爹爹却站在马路上没下来,嘴张合两下,啥也没说。


春风年年吹,桃花岁岁落。桃树一年比一年高,桃子一年比一年甜,桃花的身子骨也一年比一年透出了女人味儿。李石匠依旧咳着,依旧上山,依旧给桃树上肥培土。

每天起床后,桃花梳好麻花辫,抹上桃花脂,照照小圆镜,来到桃树下。日头爬过山头,暖暖的,从头到脚漫过她的身子。日头偏西,她便拄着木棍,沿着马路来到桥头望着南方。河水轻轻地唱歌,鱼儿欢快地跳舞,风儿从很远很远吹来,火车一闪而过……可日复一日,她始终没有听到隔壁哥归来的脚步声。

二十二岁生日那天,雪过天晴,父亲为桃花穿好新衣裳,还叫了个小车,说是去城里喝喜酒。桃花去过几回县城。那里可热闹了,大街小巷,五味飘香,前后左右,弹弹唱唱。桃花跟在父亲身后,走累了,总会在一家羊肉面馆里歇歇脚,气歇平了,美美地吃上一大碗羊肉铡面。店里的小二总会说:“你们家桃花……”李石匠听到这里总是笑笑,付了面钱牵着闺女往回走。

这天中午,桃花从小车上下来,问父亲:“还吃羊肉面么?”

石匠笑笑:“隔壁哥喝喜酒。咱们去万龙凤阁。”

桃花的心“扑腾”一下。

开席不久,隔壁哥前来敬酒,敬完石匠敬桃花。哥说:“妹,笑笑吧,你和嫂子头一回见面,咋害羞呢?”

桃花轻轻一笑。

敬完桃花的酒,隔壁哥摸出俩盒子说:“哥在外头天天念你,这次回来,我送你一个手机,嫂子送你一个收音机,闷了就打打、听听,里头好多名堂呢。”

隔壁哥返回福田的那一天,桃花病了没去送他。隔壁哥在电话里说:“哥忙啊,厂子里三百号人等着我指挥呢。等哥不忙了,回来接你去看海……”


隔壁哥走后,雪化了,雪化没几天日子就暖和了,春风轻轻一吹,桃花能摸到桃树上芝麻一样的小芽苞了。小芽苞一天天长着,当第一片绿叶儿舒展开来,桃花的身子就康复了。

白天,桃花从不听收音机,整天坐桃树下晒太阳。她时而望望天空,听听从头顶掠过多少只麻雀,时而捏捏泥人,却总捏不出个人模子来。父亲用一条红毛线把手机拴在桃花脖子上。可手机总在睡觉。

有天晚上,桃花听到了南方一个“午夜倾情”节目,便拿起手机拔了过去,把多年来想说的话全说了。

之后,桃花依旧晒太阳,听收音机。听久了她才明白,南方不止海风习习花开四季。在那里,有人欢喜有人哭泣,有人团聚也有人别离。她不知道隔壁哥所说的福田在那个城市的哪个角落。那里有一块田么?田里有水么?水里有浮萍么?她不敢拔通他的电话。他要指挥三百号人呢,该多忙呀!哪象自己桃树一样呆呆的尽想傻事?

又一年,桃花闻到桃花飘香的那天,隔壁哥送给她的手机响了。当时李石匠正在盖新房,没听见电话响,更没听明白桃花说些啥。桃花听完电话在桃树下坐不住了,她望望天,天空没有麻雀。她捏捏泥,还是没捏出个人样来。她只好摸索来一堆花瓣,在潮湿的泥土上圈了两个紧紧相连的心。

太阳落坡时,石匠从房子上下来,没看到桃花。两个花心惹得他心里七下八下的,便朝桥头奔去。

石匠在岸边止住了步子。桃花站在桥中央,面朝南方边歌边舞。他终于笑了笑,又爬上房顶忙活开来。

夜里,桃花不再听收音机,愣愣地坐桃树下。父亲咳了一阵子,摸出烟点上,抽完一支又点一支。

月儿高挂山顶,桃花捧起月光,抹抹脸,先开了口。

“桂花几月香?”

“八月,这你都忘了?”

“桂花香了,我就去福田。那人说了,接我去听海。”桃花说完把头埋下。

“去哪都行。我得赶紧把房子盖好,要真来了人,得有个遮露水的地儿。”


桃叶绿了,厚实了。小桃儿长成了大桃儿,红红的,挂在枝丫上经风一吹,轻轻一晃,桃花就闻到了桃香。

院子里没桂树,八月十五都过了,桃花仍未闻到桂花香。她有些坐不住了,再次拔通了那个叫蓝天的电话。

蓝天说:“厂里忙,等这批货赶完。一言为定!”

桃花说:“一言为定!”

之后,桃花不再坐桃树下,每天早早起床,端着小木凳坐桥头马路边,望着南方。县城的火车站时不时传来汽笛声,她的心一紧一抽的。

村里人从她身边经过时,总会问这问那。桃花啥也不说,咪咪笑,心里却想:等我从南方回来,再把希奇讲给你们听。

第一场雪来得有些突然。

头天下午,桃花还在桥头晒太阳,夜里北风就呼呼刮个不歇。第二天天未全亮父亲就起来了,怕是担心刚盖上的瓦片被风吹翻了,在屋前屋后转了几圈。白茫茫的雪地上,一片碎瓦也没有。

桃花没听见父亲叫她,知道雪是下了一夜,没别的损失,但她仍担心起那棵桃树来。去年,她听父亲说过,这桃花开得一年比一年少了,老了,他得在老桃树倒下前把房子盖好。想到这里,桃花就叫父亲去母亲坟前看看桃树倒了没有。

“倒了。”父亲朝外一望说,说完再望了望,远远的,有个人影从南岸走来,没几步就到了桥心,直奔院子而来。

桃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摸索着下了床,依在门框上。

雪停了,屋子里好一会儿都没动静,桃花便叫了声爸。父亲仍未应她。又过了一会儿,父亲才喊:“来客了,把凳子抹抹。”

“大冷的天,哪来的客?”桃花嘴上说着,心不由得一紧,顺手从门角扯下抹布,把脚边的小木凳抹抹又吹吹。

“我是蓝天。”

桃花一听,心紧得更厉害了。

“烟,酒,伯父的;鞋,帽,桃花的。”蓝天说。

“帽上绣了桃花,粉粉的可好看了。”父亲说,“你歇歇,我烧点热水你洗洗,洗洗暖和。”

桃花试了试帽子,笑笑说:“哥,你坐会儿,我去灶屋帮忙。”

来到灶屋,桃花低声问父亲:“不象坏份子吧?”

“还行……”父亲没往下说。

“脸上有疤,右脚跛,对不?”桃花望着父亲。父亲没再吭声。


下雪了,人就闲了。听说村里来了个男人要带桃花去深圳,大伙儿都来看热闹,里里外外扯了好几个圈子。

不知是谁突然冒出一句:“别被人拐了,可是个大姑娘哟!”

“要带走,起码留个字据嘛。”有女人帮腔道。

蓝天摸出纸笔,写了保证书。

李石匠揣好保证书,看看天说:“好。”

蓝天说:“我本来打算带她去学按摩的,桃花说您不同意。来的路上我就想,让她先去学算命,有个手艺不愁吃穿。”

“哪有那么好的师傅?”石匠说。

“有,得马上去。”蓝天说。

“不是去深圳看海吗?”桃花听到这里,心里一急。

“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石匠说。

“为了拿到这病腿的赔偿,我辞工了。现在去深圳,哪里落脚……”蓝天没再往下说。

“那师傅哪里人呀?”桃花问。

“我二叔,在县城,以前跟你一样的病。当年他只学了十五天,现在手艺可好了,不但找了个女人,还买了房子。你用心学,我们赶回来过年。”蓝天说。

  • 标签:爱 深圳 福田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仪桐打赏了1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深圳的红树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柏亚利打赏了500邻家币
  • 小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云替打赏了1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云替 共计打赏100邻家币
  • 仪桐 共计打赏100邻家币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6/09/29 13:12:56

    我从这篇小说里读到了一点沈从文的味道,我不知道作者是否喜欢沈从文,至少在对乡土的迷恋、女人的隐忍、语言的节制等方面有些暗合。写盲人是需要冒险的,因为自我限制住了很多场景与行为,但小说处理的很老到。结尾好,平静中潜流涌动。

    分享到:段作文2016/09/29 13:30:20

    谢谢胡老师关注。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6/09/29 08:39:29

    这篇文章令人眼前一亮,语言质朴,人与景相映生辉,光明与黑暗,歌哭呐喊、声声入耳,传达出世俗生活间隙里的真情与美好,探究潜隐在作品背后的作家创作动机——这是作者个人经验唯美审视所传递出的一种对抗现代性的纯净与美好。

    分享到:段作文2016/09/29 08:51:55

    谢谢主席关注。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6/12/15 16:34:20

    邻家的好文实在太多了,这不要决心把提名作品一一品读一番,还会错过段老师的佳作。《听海》以一个盲人视觉来感知感受世界,首先是少女纯洁的初恋,一如那盛开的桃花鲜艳、炽热、美丽,虽眼不见自己的妆容,却也会常常照照小镜子,把爱、深爱的味道完全展现。然桃花开,桃子熟,几度春秋,他一去不回。至到遇到蓝天,重新拾起人生的风帆。最感人的是她眼瞎心不瞎,离开了赚钱的是非之地,瞎子尚且能看清是非,他人情何以堪?

      回复
  • 分享到:吴春丽41350积分2016/10/07 08:50:39

    桃花的命真苦,母亲生下她才三天就走了,是父亲李石匠靠上山打石头将她养活。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最大的念想就是女儿长大后的婚事。小说写得很妙,比如:双线并行的写法——她叫隔壁的伙伴找来一枚桃核埋在娘坟前,然后对父亲说:“爸爸,桃树一长高,花就开了。桃花一开,我就成人了。桃花一成人,就能帮您洗衣做饭了。”(之后,一写植物桃花的生长,二写人物桃花的成长经历,二者的结合,有烘托,极好)尤喜小说的结尾。总之很棒

    分享到:吴春丽2016/10/07 08:55:08

    《听海》,我个人的解读:这是一种抽象的理解,并不只是指向深圳的海,福田的海。关于海的指向,也可指向人性的内心。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比海更广阔的,是人心。

    分享到:吴春丽2016/10/07 08:58:26

    小说当中植入的歌谣很有味道,特摘录下来,分享: 桃花开心花开,心花开了哥不在;桃花落泪花落,泪花落了哥过河;桃花开李花开,桃花开了哥回来;桃花落李花落,爹爹过河请媒婆。

    分享到:吴春丽2016/10/07 09:06:22

    结尾很棒!桃花明明没有去过海边,她却说已听过海的声音了。那么,海之声打哪来?或许,她对爱的憧憬,她对学手艺的向往……让她宛若在“海”边走了一圈,海之声如果有回响,那当中,也许包含着人性之常情。

    分享到:段作文2016/10/07 21:15:01

    谢谢春丽长评!

      回复
  • 分享到:深圳的红树林4020积分2016/09/30 17:15:33

    老段的美文。主人公桃花是位盲姑娘,对深圳充满向往。作者看来也对福田情有独钟,似乎就代表桃花源,好生活。去听海而不得,却说听过,与那篇《欧洲来电》有异曲同工之妙。结尾回味悠长。

    分享到:段作文2016/09/30 17:52:34

      回复
  • 分享到:小宇20210积分2016/09/21 17:33:28

    可能是来自农村的原因,从心底里喜欢这样的纯朴的文字,就连那些土得掉渣的人名,也有着先天的吸引力。 和作文之前的非虚构相比,我可能更喜欢这种轻松的表达,尽管小说也有悲情的色彩。

    分享到:段作文2016/09/21 17:40:38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05
  • 5700
  • 93
  • 189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