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十二)
  • 点击:4251评论:02020/07/14 12:22

第十二章:北上的火车一路芬芳


李梓南和苏茜坐着火车北上。李梓南带了几本书,一副象棋,他有时看书,有时和苏茜下棋,有时和苏茜依偎在一起看着窗外的风景,互蹭着脑袋不说话,像一头小牛依偎着母亲一样悠然与惬意。

车窗外的电线像极了五线谱,每个旅人中心都有自己的曲子,有离愁、有悲伤、有期待、有欢乐。李梓南和苏茜心中的曲子是一样的,他们相互倾听对方的心曲,那是舒缓的、宁静的、幸福的。这趟旅行,只要有心爱的人陪伴,不论去哪,李梓南都不觉得路途遥远。人生就像旅行,旅途是否愉快,要看和谁作伴。有的人,相伴一生都觉得不够,下辈子还想在一起。

苏茜睡在李梓南的下铺,李梓南晚上常探出脑袋,用手机屏幕照着苏茜看她睡没睡着。苏茜有时侧着脸睡得很香,像一头酣睡的小猪,有时装睡,突然做个鬼脸吓李梓南。

火车途径河南河北,李梓南第一次看见北方平原,一望无际,内心激动得跌宕起伏,像第一次见到大海,心生苍茫浩瀚之感。

他们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第一站是到北京。他们走出火车站,天快黑了。他们先找地方住下,然后吃饭,洗个热水澡就早早入睡了。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打车来到天安门广场,等着看升国旗。他们以为自己来得早,不料很多人比他们更早,国旗护栏前面早已站满了人,黑压压一大片。

当国旗护卫队从天安门走出来时,苏茜激动不已, 踮着脚看不见就蹦跳起来看。李梓南索性蹲下来叫苏茜骑在他的肩膀上。李梓南也看不见国旗护卫队,把相机给苏茜拍照和录像,他抬头看相机屏幕,就像看现场直播。像苏茜这样骑在别人肩膀上看升旗,也不在少数,有的是小孩,有的是像苏茜这样的小女人。让李梓南最感动的是他身边一对兄弟让自己年迈的父母骑在他们肩膀上看升旗。李梓南想下次再来北京,一定带上父母来天安门看升旗,最好是一家人都来,包括哥嫂、苗苗、还有小朵。

当国歌奏起时,李梓南不由唱起了国歌。当国旗升到几米高的时候,李梓南终于看见国旗了,心里很激动,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天安门广场的五星红旗。

四月份的北京天气还有点凉,李梓南和苏茜觉得不冷不热,恰到好处。他们之前都没来过北京,被北京的大气磅礴给震住了。他们在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李梓南给苏茜拍了好多照片,他还叫人帮忙给他和苏茜以天安门为背景拍了几张合照。

之后,他们去瞻仰毛主席纪念堂、参观人民大会堂和故宫。

在太和殿前广场,李梓南又叫人帮忙给他和苏茜拍几张合照。帮忙拍照的人当然没他专业,但他不在乎,人家肯帮忙就不错了。每次人家帮忙拍完照,他都会问人家要不要他帮忙拍几张。

他们来到在坤宁宫门前,李梓南觉得要是有套皇后装或公主装让苏茜穿上拍照那将是另一种风情。

“我觉得古代的这些皇帝挺可怜的,娶了那么多老婆,估计没有几个真爱。我要是皇帝,我娶一个就够了。”李梓南嬉皮笑脸地说。

“你要是皇帝,你只娶哪个?”苏茜狎笑着问。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李梓南轻轻地敲了一下苏茜的脑袋。

“因为你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皇帝你才这么说。”苏茜揶揄道。

“我发誓,”李梓南举起右手,“如果我……”

“别发誓!”苏茜拉下李梓南的右手,“我相信你,陛下!”

“朕这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不对,应该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对了,唐明皇和杨贵妃不就是真爱吗?”

“是真爱,不过这个唐明皇太无能,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的女人魂断马嵬波,最后连尸体都没找到。自古红颜多薄命啊。”李梓南突然扇自己一记耳光:“呸,我这张臭嘴!”

“你轻点,打得那么响,我心疼。”苏茜摸着李子楠脸。

李梓南一脸幸福的憨笑。

李梓南和苏茜逛了半天才逛完故宫。之后他们登上景山,追寻崇祯皇帝的最后足迹,在崇祯皇帝自缢的老槐树下,深切凭吊。李梓南感觉一个朝代、一个人生,在历史长河中实在太短暂了,如同昙花一现,只有太阳和月亮见证地球亿万年的变迁。地球在宇宙中渺如尘埃,宇宙的浩瀚才是真正的无边无际。

他们在老槐树下逗留很久,其他景点都是走马观花,似乎只为老槐树而来。

第三天早上,他们先去颐和园。在颐和园的仁寿殿门前,李梓南看见殿门外两侧各摆放一对铜龙铜凤。

“茜儿,这两对铜龙铜凤摆的位置不对啊。”李梓南一脸疑惑,“竟然龙在外侧,凤在内侧。铜龙脚下空空如也,还伸出一只爪子,像个人摊开手掌在说我什么也没有;铜凤脚下却踩着锦绣山河。龙可是代表皇帝呀。”

苏茜抿抿嘴,转了转眼珠子:“没摆错,这代表慈禧太后独揽大权,架空皇权。”

“哎,有道理啊。”李梓南枉然大悟,“行啊,茜儿,这你都知道。”

苏茜撅起嘴:“那当然,我可以给你当导游,不必请别人,浪费钱。”

李梓南往殿内看,见里面光线昏暗,似乎还在回荡着慈禧太后的声音,他心里一颤。

“导游小姐,我们去别处看看。”李梓南说。

“李先生请随我来。”苏茜嘻嘻一笑。

中午,他们去参观圆明园,里面建筑物大多是残垣断壁,每一块石砖都像一块破碎的镜片,映着当年英法联军这伙强盗洗劫焚毁圆明园。

李梓南和苏茜终于见到了常在书本和电视上看到的圆明园标志性建筑物“大水法”。

“苏茜,皇帝的宝座不是坐北朝南吗?”

“是啊。”

“这大水法对面的观水法可是坐南朝北啊?”

“对啊。奇怪了,古代人比现代人还讲究座位朝向呢,更何况是皇帝。”

这时,一个导游带着一帮人来参观观水法,他告诉大家,这个观水法之所以坐南朝北,主要是为了让乾隆皇帝观赏时不逆光不晃眼。李梓南和苏茜觉得这个说法比较科学合理。

下午,李梓南和苏茜去参观恭王府,李梓南惊叹不已,嘴里不停发出“啧啧啧啧啧”的声音。

第四天,他们去八达岭爬长城。

一个多星期后,他们离开北京,前往青海。他们刚到青海,苏茜就感到有点恶心。李梓南以为苏茜出现了高原反应,赶紧找个宾馆住下。

“应该不是高原反应,可能是有了。”苏茜躺在床上说。

“有了?”李梓南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我要当爸爸了?”

“嗯。”苏茜嘻嘻一笑。

“我说呢,这点海拔不至于出现高原反应啊。”李梓南又问:“你确定是有了?”

“我估计是。”

“要不咱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吧。”

“检查才能确定啊,不然我睡不着。”

“好,那走吧。”

到医院检查后,确定苏茜已怀孕一个多月。李梓南高兴坏了,亲了苏茜一口,还给她一个公主抱,抱着她走。

“快放我下来,很多人看着呢。”苏茜挣扎着要下来。

“没事,在医院这样抱着一个人,别人不会觉得奇怪。”李梓南不肯放。

苏茜捂着嘴笑,搂紧李梓南的脖子。

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广场上,李梓南和苏茜看见一个大姐和一个小男孩坐在台阶上,小孩一动不动,大姐失声痛哭,眼泪洒湿了地面。

“那大姐怎么了?那小孩应该是她儿子吧?”苏茜问。

“我们过去看看。”

李梓南和苏茜走近大姐和小孩身旁。

“蛋蛋,妈妈对不起你!妈妈给钱给你治病了!要是妈妈的命能换你一命,妈妈一定换!”

李梓南和苏茜听到大姐呜咽着自言自语,大姐和小男孩果然是母子。

大姐面容憔悴,双眼深凹,布满血丝,嘴唇干裂,头发有点乱,样子有点吓人。她儿子大概三岁,瘦得皮包骨,半睁着眼,带个棉帽,乍看像个小老头。儿子戴的棉帽有点歪,大姐把儿子的帽子取下重新戴上。李梓南和苏茜看见小男孩又大又圆又秃的脑袋上有很多针眼,青筋清晰可见,乍看像一个烧坏的灯泡。

“大姐,你的孩子怎么了?”李梓南蹲在大姐身边。

“得了先天性心脏病,家里的钱都花光了,没钱给孩子治病了,也借不到钱了。”大姐的声音很低沉,像从水里冒出来。

苏茜蹲在小男孩身边,把自己的围巾围在小男孩脖子上。小男孩的眼睛亮了一下,嘴唇翕动一下,隐约发出一点声音。

李梓南掏出钱包,把钱包里的所有现金全部递给大姐,一共两千多元。

“大姐,这钱你拿着。” 李梓南实在想不出在他能力范围内,除了自己掏钱给大姐,还有什么办法能忙到她。

“这?”大姐像被火炉烫着了似的吓了一跳,手势像谢绝,又像是烤火取暖。

“拿着吧,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李梓南把钱递到她手边。

大姐盯着钱,犹豫着不肯接。

“拿着吧,帮不上大忙也能帮上小忙。”苏茜接过钱,塞进大姐手里。

“这些钱可不是小数目啊,你们留个地址和电话号码吧,我以后还给你们。”大姐激动得手在发抖,声音也抖。

“不用还,这钱是给你们的。”李梓南说。

“谢谢!谢谢你们!”大姐跪下给李梓南和苏茜磕头,“好人有好报!”

“别这样!别这样!”

李梓南和苏茜急忙扶起大姐。

“还是留个电话和名字吧,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忘了恩人。”大姐恳求着。

“好,我给你留个手机号,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我。你有手机吗?”李梓南也想要她的手机号码,以免以后联系她。

“我没有。”大姐摇摇头。

    李梓南环顾四周:“你们在这等我一会。”

李梓南去附近的商店拿了一张,把他的电话号码和名字写上,回来交给大姐。然后,他和苏茜离开了,他们也只能给予这点帮助了,心里有点难过。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梓南把耳朵贴在苏茜的肚子上听有没有动静。

苏茜摸着李梓南的头,狎笑着问:“听到什么了?”

“我听到我们的孩子在叫我爸爸,还摸了一下我的脸。”

“宝宝才一个多月,还不会动。”

“我的儿子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我播的种子我当然知道了。”李梓南坏笑道,“就像庄稼人种地,能不知道自己撒什么种子吗?”

“那你是说我就像一块田地?”

苏茜坐了起来,按住李梓南的头,挠他的胳肢窝。

李梓南像泥鳅一样在床上打滚,突然坐起来,抱住苏茜。

“茜儿,别闹了,轻点轻点,别动了胎气。”

“看在宝宝的面子上,先饶你一回。”

李梓南扶着苏茜躺下,关灯睡觉。

“梓南,你给宝宝起个名吧……不,起两个,一个男孩名,一个女孩名。”

“嗯,我好好想想。”

安静了好一阵子,苏茜以为李梓南睡着了,问:“睡着了?”

“没呢,我刚想到两个名字。如果是男孩就叫李佑,保佑的佑。如果是女孩就叫李昕,左边日字旁,右边一个公斤的斤,是明亮的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李佑、李昕,好名字!”

“既然是好名字,那就这么定了。以后这两个名字都用得上,咱要生一大堆孩子呢,哈哈哈……”

“你真把我当一块良田了!”

苏茜轻轻地夹了一下李梓南的胳膊,李梓南故意喊疼,叫苏茜抱抱他。

李梓南刚才在想名字的时候,想起了今天他们遇到那个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小男孩,于是他首先想到李佑这个名字,希望上天保佑他的孩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代都市言情青春职场虐恋孽缘浪漫豪门隐忍复仇甜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35
  • 2750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