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 点击:3511评论:62017/11/30 16:29

——以马虹玫的小说《开盘》为例

孙勇/文


曾几何时,“打工文学”擎起了深圳文学的大旗,在这面大旗下,集结了一大批深圳最有创作实力的作家和诗人。除此之外,“改革文学”、“青春文学”等流派,也在深圳的文学之河中掀起了一些浪花,但其影响力远不如“打工文学”。整体看,“打工文学”仍是深圳文学最重要的阵地,乃至标签。

“打工文学”的成就有目共睹,其中的若干代表作,纪录了深圳千千万万打工者的挣扎史、成长史、奋斗史,以及他们充满酸甜苦辣的人生,由此见证或折射深圳这座城市改革开放30余年的嬗变史。但是,“打工文学”的不足也是很明显的:主人公多为流水线的打工仔、打工妹,或中低端产业的从业者,故事演绎的场域多为工厂或关外,情节的张力依赖于城乡二元对立、打工者与老板之间的冲突,回不去的故乡、留不下的城市等围绕“乡愁”概念展开的喟叹成为抒情的起点或归宿......凡此种种,通过循环、重复的书写,几乎成为“打工文学”的套路与模式——至少,相当一部分打工文学作家,习惯于操作这种套路或模式。

毋庸讳言,这种套路化与模式化写作的泛滥,给我们带来了审美疲劳。它需要突破。有识之士提出了”都市文学”和“新城市文学”的理念,作为对“打工文学”的补充或超越。但从目前看,呼应这一理念的成熟的文本创作并不多见。因此,马虹玫一系列以深圳(包括深圳人和深圳这座城市)为写作对象的文学作品的出现,令人眼前一亮。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人们的印象中,马虹玫是一位专业的主持人、朗诵者,也是一位虽然业余但水准不错的歌者,活跃在深圳文化界。她有一些小文章零星发表于报章,但并不为人所熟知。实际上,从云南来到深圳定居的近20年间,马虹玫一直没有放弃文学创作,并为此做了丰厚的知识和生活上的储备。从2015年起,马虹玫开始在报纸上开专栏,并有《扶郎花》《合唱团》《冷焰》等中篇小说发表,由此,她的写作才华逐渐被人们知晓。

以《开盘》为例,这篇获得深圳第六届原创网络文学拉力赛冠军的小说,就多方位地展示了马虹玫创作的特点。

首先,这篇以深圳地产风云为观照对象的小说,体现了真正的城市现实主义。应该说,写深圳地产的文学作品,在《开盘》问世之前已有不少。但它们大多是泛泛地写买卖房子的故事,房子只是一个道具或由头;《开盘》则不然,它撕开楼盘的面相,深入其内部,直面并解析云诡波谲、博弈复杂的房地产运作利益链,这是一种颇具野心与难度的写作,考验着作者的才、学、识,而马虹玫游刃有余地经受住了考验,交出了《开盘》这份优质的答卷。可以说,《开盘》是当下深圳文学中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直面该市房地产市场(兼及职场、情场、人际场)的力作,填补了深圳城市文学的一个空白。除了题材补缺的意义外,这篇小说对城市人(深圳人)的描写也是相当成功的,尤其是曹氏三姐妹,分别镜射职场女强人、情场潮女、家庭全职太太这三类城市人形象,令人印象深刻。

作为当代中国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深圳的特色,可以用这样一些关键词描述:移民城市、区域金融中心、设计创意之都、科技创新之城、地产龙头之城、公民社会……如此丰富多维的城市面貌,在既有的深圳城市文学作品中体现得远远不够。毫不客气地讲,单就观照生活面貌而言,大量的深圳城市文学作品是“低于生活”的,遑论“高于生活”,这种缺陷,从根本上讲,是与作者的见识有关。这些作者,要么偏安于厂区,要么蜗居于书房,要么固守于城中村,对日新月异的城市生活流变缺少真切的感知或参与,不知深圳真貌或全貌,焉能写出真正反映深圳的文学作品?

马虹玫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学术训练,勤于学习,知识面广,生活阅历丰富。她当过省电台主播、外企职员、国际学校办公室主任,现任深圳打铁文艺社艺术团团长,每年长途自驾游穿越多个城市……这种生活历练与由此而产生的见识,使得马虹玫在描写城市与城市人时,具有极高的写真度与穿透力,这是一种真正的现实主义。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其次,《开盘》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诚然,故事不等于小说,也不等于文学。但是,得承认,会讲故事,把一个故事讲得动听或好看,是一种难得的本事,拥有这种本事的人,百中有一,马虹玫就是这个“一”。用精彩的文笔讲精彩的故事,是她文学天份与才华的综合体现。读《开盘》,其情节之生动、人物之活灵、线索之多端、细节之动人,令人激赏。

最后,要特别提一下马虹玫的写作语言。写作语言,是作家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作家超越一般文字工作者的关键制胜术。马虹玫的写作语言,有三个亮点:良好的节奏感、信息量大、充满色彩感与画面感。对于平铺直叙的表达,对于慢悠悠松驰驰的描写,马虹玫有一种骨子里的叛逆,她下笔起落腾挪,凌厉进取,仿佛天涯明月刀,求变求快。她总想在一句话或一段文字里,传递更多的红尘烟火、社会景观与人生感悟,不辜负这个快节奏时代的读者对阅读效率的期待。她对于生活的色彩(景观的、面相的、衣着的)有天生的敏感与捕捉能力,写人状物,杂花生树五彩缤纷,给读者以鲜亮的画面感。具体的例子,在《开盘》中可谓俯拾皆是,在此不赘引。

如前所论,套路化和模式化的写作,让深圳城市文学先则失之于旧,终则失之于伪。马虹玫以《开盘》为代表的城市文学系列作品,对这种“旧”是一种更新,对这种“伪”是一种校正。如果读者有心,去读读马虹玫其他的小说,以及她发表的上百篇散文随笔,就会相信此言不虚。期待马虹玫的城市文学写作,在拒旧求新、拒伪求真的道路上越走越有感觉,越走越有范,采撷到更多更美的风景!


(孙勇:深圳证券时报编辑、打铁文艺社联合发起人、宝安评论家学会理事)


  • 1
  • 关键词:马虹玫的小说《开盘》评论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04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11-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 回复
  • “这篇以深圳地产风云为观照对象的小说,体现了真正的城市现实主义。应该说,写深圳地产的文学作品,在《开盘》问世之前已有不少。但它们大多是泛泛地写买卖房子的故事,房子只是一个道具或由头;《开盘》则不然,它撕开楼盘的面相,深入其内部,直面并解析云诡波谲、博弈复杂的房地产运作利益链,这是一种颇具野心与难度的写作,考验着作者的才、学、识,而马虹玫游刃有余地经受住了考验,交出了《开盘》这份优质的答卷。”
  • “可以说,《开盘》是当下深圳文学中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直面该市房地产市场(兼及职场、情场、人际场)的力作,填补了深圳城市文学的一个空白。”——孙勇高评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2/01 07:37:00
    • 分享到:
  • 仔细品读完孙勇先生这篇对马虹玫女士中篇小说《开盘》的精彩评论,有几点我颇为赞同:一是,写作内容随着时代的发展不能千篇一律,应向大众能接受的、未知的陌生化领域拓展;二是,写作素材不仅来源于“读万卷书”,更应从“行万里路”中汲取;三是,写作语言应有自己的特色,达到让读者刚读完前几段就能毫不犹豫地猜出作者就是某某某的境界!
  • 谢谢黄老师的细心品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4
  • 64688
  • 22
  • 349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