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 点击:2811评论:62017/11/30 16:29

——以马虹玫的小说《开盘》为例

孙勇/文


曾几何时,“打工文学”擎起了深圳文学的大旗,在这面大旗下,集结了一大批深圳最有创作实力的作家和诗人。除此之外,“改革文学”、“青春文学”等流派,也在深圳的文学之河中掀起了一些浪花,但其影响力远不如“打工文学”。整体看,“打工文学”仍是深圳文学最重要的阵地,乃至标签。

“打工文学”的成就有目共睹,其中的若干代表作,纪录了深圳千千万万打工者的挣扎史、成长史、奋斗史,以及他们充满酸甜苦辣的人生,由此见证或折射深圳这座城市改革开放30余年的嬗变史。但是,“打工文学”的不足也是很明显的:主人公多为流水线的打工仔、打工妹,或中低端产业的从业者,故事演绎的场域多为工厂或关外,情节的张力依赖于城乡二元对立、打工者与老板之间的冲突,回不去的故乡、留不下的城市等围绕“乡愁”概念展开的喟叹成为抒情的起点或归宿......凡此种种,通过循环、重复的书写,几乎成为“打工文学”的套路与模式——至少,相当一部分打工文学作家,习惯于操作这种套路或模式。

毋庸讳言,这种套路化与模式化写作的泛滥,给我们带来了审美疲劳。它需要突破。有识之士提出了”都市文学”和“新城市文学”的理念,作为对“打工文学”的补充或超越。但从目前看,呼应这一理念的成熟的文本创作并不多见。因此,马虹玫一系列以深圳(包括深圳人和深圳这座城市)为写作对象的文学作品的出现,令人眼前一亮。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人们的印象中,马虹玫是一位专业的主持人、朗诵者,也是一位虽然业余但水准不错的歌者,活跃在深圳文化界。她有一些小文章零星发表于报章,但并不为人所熟知。实际上,从云南来到深圳定居的近20年间,马虹玫一直没有放弃文学创作,并为此做了丰厚的知识和生活上的储备。从2015年起,马虹玫开始在报纸上开专栏,并有《扶郎花》《合唱团》《冷焰》等中篇小说发表,由此,她的写作才华逐渐被人们知晓。

以《开盘》为例,这篇获得深圳第六届原创网络文学拉力赛冠军的小说,就多方位地展示了马虹玫创作的特点。

首先,这篇以深圳地产风云为观照对象的小说,体现了真正的城市现实主义。应该说,写深圳地产的文学作品,在《开盘》问世之前已有不少。但它们大多是泛泛地写买卖房子的故事,房子只是一个道具或由头;《开盘》则不然,它撕开楼盘的面相,深入其内部,直面并解析云诡波谲、博弈复杂的房地产运作利益链,这是一种颇具野心与难度的写作,考验着作者的才、学、识,而马虹玫游刃有余地经受住了考验,交出了《开盘》这份优质的答卷。可以说,《开盘》是当下深圳文学中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直面该市房地产市场(兼及职场、情场、人际场)的力作,填补了深圳城市文学的一个空白。除了题材补缺的意义外,这篇小说对城市人(深圳人)的描写也是相当成功的,尤其是曹氏三姐妹,分别镜射职场女强人、情场潮女、家庭全职太太这三类城市人形象,令人印象深刻。

作为当代中国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深圳的特色,可以用这样一些关键词描述:移民城市、区域金融中心、设计创意之都、科技创新之城、地产龙头之城、公民社会……如此丰富多维的城市面貌,在既有的深圳城市文学作品中体现得远远不够。毫不客气地讲,单就观照生活面貌而言,大量的深圳城市文学作品是“低于生活”的,遑论“高于生活”,这种缺陷,从根本上讲,是与作者的见识有关。这些作者,要么偏安于厂区,要么蜗居于书房,要么固守于城中村,对日新月异的城市生活流变缺少真切的感知或参与,不知深圳真貌或全貌,焉能写出真正反映深圳的文学作品?

马虹玫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学术训练,勤于学习,知识面广,生活阅历丰富。她当过省电台主播、外企职员、国际学校办公室主任,现任深圳打铁文艺社艺术团团长,每年长途自驾游穿越多个城市……这种生活历练与由此而产生的见识,使得马虹玫在描写城市与城市人时,具有极高的写真度与穿透力,这是一种真正的现实主义。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其次,《开盘》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诚然,故事不等于小说,也不等于文学。但是,得承认,会讲故事,把一个故事讲得动听或好看,是一种难得的本事,拥有这种本事的人,百中有一,马虹玫就是这个“一”。用精彩的文笔讲精彩的故事,是她文学天份与才华的综合体现。读《开盘》,其情节之生动、人物之活灵、线索之多端、细节之动人,令人激赏。

最后,要特别提一下马虹玫的写作语言。写作语言,是作家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作家超越一般文字工作者的关键制胜术。马虹玫的写作语言,有三个亮点:良好的节奏感、信息量大、充满色彩感与画面感。对于平铺直叙的表达,对于慢悠悠松驰驰的描写,马虹玫有一种骨子里的叛逆,她下笔起落腾挪,凌厉进取,仿佛天涯明月刀,求变求快。她总想在一句话或一段文字里,传递更多的红尘烟火、社会景观与人生感悟,不辜负这个快节奏时代的读者对阅读效率的期待。她对于生活的色彩(景观的、面相的、衣着的)有天生的敏感与捕捉能力,写人状物,杂花生树五彩缤纷,给读者以鲜亮的画面感。具体的例子,在《开盘》中可谓俯拾皆是,在此不赘引。

如前所论,套路化和模式化的写作,让深圳城市文学先则失之于旧,终则失之于伪。马虹玫以《开盘》为代表的城市文学系列作品,对这种“旧”是一种更新,对这种“伪”是一种校正。如果读者有心,去读读马虹玫其他的小说,以及她发表的上百篇散文随笔,就会相信此言不虚。期待马虹玫的城市文学写作,在拒旧求新、拒伪求真的道路上越走越有感觉,越走越有范,采撷到更多更美的风景!


(孙勇:深圳证券时报编辑、打铁文艺社联合发起人、宝安评论家学会理事)


  • 1
  • 关键词:马虹玫的小说《开盘》评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04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11-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 回复
  • “这篇以深圳地产风云为观照对象的小说,体现了真正的城市现实主义。应该说,写深圳地产的文学作品,在《开盘》问世之前已有不少。但它们大多是泛泛地写买卖房子的故事,房子只是一个道具或由头;《开盘》则不然,它撕开楼盘的面相,深入其内部,直面并解析云诡波谲、博弈复杂的房地产运作利益链,这是一种颇具野心与难度的写作,考验着作者的才、学、识,而马虹玫游刃有余地经受住了考验,交出了《开盘》这份优质的答卷。”
  • “可以说,《开盘》是当下深圳文学中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直面该市房地产市场(兼及职场、情场、人际场)的力作,填补了深圳城市文学的一个空白。”——孙勇高评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2/01 07:37:00
    • 分享到:
  • 仔细品读完孙勇先生这篇对马虹玫女士中篇小说《开盘》的精彩评论,有几点我颇为赞同:一是,写作内容随着时代的发展不能千篇一律,应向大众能接受的、未知的陌生化领域拓展;二是,写作素材不仅来源于“读万卷书”,更应从“行万里路”中汲取;三是,写作语言应有自己的特色,达到让读者刚读完前几段就能毫不犹豫地猜出作者就是某某某的境界!
  • 谢谢黄老师的细心品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4
  • 50063
  • 21
  • 3430
  • “今天又是周日,我取出我的义工服,准备按时去看余伯。”——新安故城。出租屋。高新园。“我”。余伯。娟姨。义工。千纸鹤。“我的祖国”。修自行车。旧城改造。抛弃。建筑展。儿子。照片。寻人启事。等待。古城。——我感受到作者的真诚爱心悲悯心,感受到娟姨和她丈夫的责任心,感受到余伯的痛心酸心,感受到新安古城的古今之心。义工的语言嵌入古城历史语言、古城现场语言与古城的寻找,别具一格,细致感人,自然悠长。

    廖令鹏古城的等待

    2018/8/19 9:32:15
  • 深圳是一座现代化的文明城市,和其他的一线城市不同,奋战在这里的人,几乎全是外来人口。有精英,也有一些包装出来的精英,比如,故事中的那个“光头佬”,他在美国待了多年,回国后,以为在深圳可以打下一片天地,但短短数月,就因为“会说不会做,只说不去做”而被迫离开。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水土不服。深圳是大家的深圳,但他肯定不会因为某些人而停下脚步。我喜欢这样“走着的”深圳。

    小宇会客厅奇遇

    2018/8/18 23:07:47
  • 此组诗,以幽深之笔抒沧桑之感,婉转低迴,沉郁蕴藉。名《索居深圳》者,于繁华中寄离群之意,愈见萧瑟况味。然而,索有离意,亦有求意,故知海舒兄实于孤寂中自抱有天地襟怀,于不见古人来者之际,持上下求索之心而不失,良可浩叹! 诗中意象斑驳而兼句法流丽,故诗风瑰奇而畅达,毫无生涩造作之感。整组诗言志缘情,寄寓深远,遥接风骚正脉,雅韵悠长。读之一唱三叹,令我扼腕长吟。

    雪影松风索居深圳

    2018/8/18 14:56:06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