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厘米
  • 点击:19292评论:192018/08/02 15:42


吃过午饭,不到两点,化妆师如约到来。鲜艳的红唇先于她的人夺目而至。灰扑扑的屋子,似乎也被她的艳光眷顾,跟着亮堂起来。女人行走处,香风阵阵。

虽然不是第一次会面,帛锦心内还是将女人唤作妖精。脸上却笑嘻嘻地,忙着张罗来客换鞋。身为客家人的帛锦,于待客之道,不会有丝毫怠慢。

化妆师红唇,黑衣,大红色浅口尖头高跟鞋,踩在帛锦家门厅玄关处,手上拖着行李箱。帛锦对今天的箱子尤为期待。化妆师脱下来的高跟鞋,尺寸介于三十六七码之间。鞋跟比帛锦手指细。鞋头尖尖的,鞋身窄窄的,正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鞋跟应该不低于十厘米,这个高度,看得帛锦心颤。帛锦对高跟鞋,虽然发自内心的喜爱,也发自内心的无奈。

门厅,来客的高跟鞋赫然耸立。帛锦和丈夫叶从志的鞋,不成双不成对,随意散乱。男人鞋就那几样,没什么新奇名目。帛姐的鞋也好认,低跟,式样老旧土气。每双鞋无一例外宽胖肿胀,比丈夫的鞋还粗笨。这类鞋在鞋店有个统一的名称——妈妈鞋。毫无美感的造型,看不出材质的用料,每双都被她的大脚板撑到变形。这些鞋和化妆师脱下来的红色尖头细高跟放在一处,自惭形秽乡里乡气的。

妖精穿的鞋,帛姐撇撇嘴。视线落在自己悲催的脚上。

肥厚的脚掌几乎没有足弓。生在农家,却因为平脚走不得路,挑不起重物。大脚趾扁大,趾甲内陷,其他几个脚趾头也好不到哪儿去,个个都像被锤扁了还开裂的烂蚕豆。帛锦双脚的形状,宽、厚、长三个字足够形容。这双脚的主人被它们拖累,什么娇小玲珑这种词,是绝对用不到帛锦身上的。无论穿鞋还是光脚,这双脚没有一点诱惑力。

“要是脚也能化妆变美就好了。”帛锦近来总琢磨这事。

嘴上跟化妆师打着招呼说着客气话,帛锦的视线却不由自主转到沙发那头。

帛锦的老公,叶从志,歪在沙发上。他毫不见外地穿着家常背心,松松垮垮的。下半身则是化纤面料的大号短裤。短裤面料轻薄,软塌塌贴在他缺乏锻炼的无毛细腿上。客人到家,美女驾临,老公叶从志没什么反应,脑袋一点一点的,配合着手的动作,痴痴盯着手机。

帛锦懒得理他,用儿子的话说,这叫“放弃治疗”。

老公和帛锦同年。说起来,同龄男女,总是男人显得年轻。帛锦和叶从志两口子从前也是如此,直到最近。最近这半年来,叶从志老态日显,衬托得帛锦年轻不少。原因嘛,帛锦认为——是自己变了。

今晚,帛锦将要出席一场沙龙,名曰“铂金女士之夜”。邀请函写道,到场的名媛仕女,非富即贵,集财富、美貌以及社会地位于一身。这种名头的沙龙,以帛锦现有的身份,有几分高攀的嫌疑。不过,谁说帛锦就没机会达到她们,甚至超越她们呢。

把自己收拾漂漂亮亮的,出没各种上档次社交沙龙,认识更多成功人士,大半年来,帛锦只干这一件事。老公叶从志,则痴迷各种项目投资、考察,理财,每天守着电脑,盯着手机,哪儿都不去。外貌气质与从前并无二致,还是客家人的简朴随意。

帛锦大名林帛锦,老公叶从志喊她阿锦,周围人称呼她帛姐。如今比不得从前,帛姐的老公,曾经的小工厂主,突然时来运转。身边莫名其妙多了些人,左一声叶总右一声叶总。来不及等帛锦想清楚缘由,仿佛为着与叶总的称呼相搭配,各种名目的考察会、投资会,理财分享会、宴会,隔三差五喊他们参加。去了几回,叶从志渐渐厌烦,不愿再去。倒是帛锦,仿佛打开人生新剧本。那些互相赞美,彼此恭维的社交场合,让她享受,让她沉迷,让她上瘾,让她陶醉。

他们的前半辈子不是在为别人的工厂打工,就是在为自己的工厂打工。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工作日休息日,吃住几乎都在工厂,工衣从早穿到晚。光鲜亮丽的大城市风景,跟他们关系不大。再熬下去,帛锦觉得,自己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女人。

苦哈哈的日子,土里土气的衣着,终于可以抛弃。工业区破败陈旧,他们那间不大不小的厂子,做几毛钱利润的产品,不说别的,政府也不允许这么做。腾笼换鸟,提高土地利用率,创新,这些新词,电视、网络、微信群天天在讲。旁边的工业区半年前被清空,规模不大的小工厂要么关张,要么搬到临近的东莞、惠州,或者更远的河源、梅州。做半生不死的工厂,名为实业,实则苦逼。帛锦和叶从志,身为过来人,体会尤甚。

一个据说来头很大的老板看中他们的工业区。要把陈旧落后的工业区改造成“云创空间”。配合政府产业升级腾笼换鸟。帛锦他们这种工厂主,可用设备和厂房入股。大老板不忘反复强调,成为股东,不但毫无风险,云空间一建好,还能享受分红。不用你们掏一分钱,只要停工,腾空厂房就行。把厂子停了,回家安安心心的。大老板最后用“躺着就把钱挣了”作为结语。帛锦一边鼓掌,一边感叹,大老板的气魄眼界,跟身边小工厂主就是不一样。

大老板带来的办事员,清一色全是年轻女性。她们身穿浅灰色西服套裙,脚蹬黑色细高跟鞋,露着好看的长腿一溜排开。帛锦半辈子在工厂打转,身边无论男女都是大老粗,包括自己。眼前站着的这些美女们,她们面带微笑,说话声音轻轻柔柔。以后将由她们来打理工业区,帛锦突然莫名其妙地自豪。

应该就是从那天起,帛锦认为自己变了。

既然有机会改头换面,还能轻松挣钱,为什么还死守没有前途的小厂。“靠做厂,赚不到钱的。”帛锦意识到这是个机会。政府搞腾笼换鸟,他们那间小笼子,注定装不下什么大鸟。利润极薄的手机周边小配件,做十个才有一两毛钱赚头,这种生意,说出去都丢人。老公叶从志一向只管生产,经营都靠帛锦。他不敢表露自己对生产线有感情,对工人有感情,他们跟着他,风里雨里熬过来……厂子停产,这些人怎么安顿,三四十岁的人,去哪里挣一份养家的钱。但叶从志知道,自己拗不过妻子,自觉更拗不过世道,索性闭嘴不说。

隔壁工业区从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再说了,几个老乡不也签了字入了股,真是躺着就把钱挣了。你看人家现在过得多爽,想玩就玩,想吃就吃,麻将桌上那个阔气哟……

帛锦夫妻两并非那种有宏大抱负的企业家。做工厂,不过是安身立命,拉扯着底下人,一起混口饭。熬了这些年,钱越来越难赚。

大老板宣讲之后没几天,帛锦就去办了手续。大老板带来的,令帛锦羡慕的,训练有素的职业女性,替她办完所有手续。走出厂区那一刻,帛锦仿佛卸下千斤重担,从此不再为下个月订单发愁,为发工资发愁。厂子不用去了,工人也做了遣散,虽然不舍得,也只能这样,不抛弃过去,怎么能迎接未来呢。

从那时候起,帛锦夫妻两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了。他们终于可以松散下来,终于有机会走进这座城市,品味从前二十来年没有品味过的,这个城市的另一面。

不知道是谁先找上谁。仿佛某天打开门来,门口就站着一堆衣着鲜亮头衔高级的女人。她们向帛锦招招手,抛给她谄媚的眼神,将她引到名媛汇集,华丽堂皇的社交场。女人们在那里结识更高层次的人,他们和她们,将在某个不清晰的节点上助力彼此。不知不觉,帛姐居然也成了她们的一员。她们称她“叶太”。或许将来哪天,她们将直接称呼自己“林总”,以自己娘家的姓氏。

这一切来得太快,又来得太慢。帛锦迎头撞上这样的生活,人生半辈子已经过去。青春一去不复返。美貌,从前没有拥有过。异性的关照和恩宠,除了再无新鲜感的老公一直相伴,好像也没有享受过额外的。剩下的,似乎关于“自我”成就。帛锦交钱听过不少“女性成长”课程。她们教她,首先要懂得包装自己,美化自己,才能推销自己,拥有人脉,成就真我……改变自我,抬高层次,搭起阶层上攀的通途。

是的,现在的帛锦,叶总的太太,将来的林总,即将开始“拥有自我”的全新生活。

身为女人已经足够麻烦,改头换面,做一个精致的,衬得起“叶总太太”身份的女人,更是一大挑战。特别对于从来不事修饰,也不善美化自己的帛姐来说,但她不担心。只要花点钱,什么都可以改变,而改变,不正是自己期望的吗。

帛锦四十五六的年纪,脸部却过于积极地奔了五十往上。如果只用一个字形容帛姐,那就是“干”。干瘪的身材,可有可无的胸,扁塌塌瘦筋筋的屁股。面容干枯,嘴唇薄而紧。鼻子,当然像大部分的广东人那样,在最关键的鼻梁处塌陷下去,鼻孔和鼻头却极尽所能放开了长。眼角早已密布皱纹,即使面无表情,皱纹也依然深刻而显眼地存在着。头发发量稀少,听从发廊哥建议,做了大胆改良,头发染了流行的紫红色,还做了离子烫。帛姐觉得挺美,终于跟上时髦女人的节奏了。

丈夫叶从志,多少年没正眼看过自己。帛锦染发后,叶从志似乎提升了对太太的兴趣,只要她从眼前走过,叶从志就忍不住笑。

“阿锦,你像只椰子。”丈夫提醒她。

可不是,叶从志没说错。镜子里的帛姐,顶着满头的离子烫,弯弯曲曲的头发,一绺一绺耷在脑袋上,很像没褪毛的椰子。“那是你没有品位,现在流行这个”帛锦还嘴。

化妆师从自带的拉杆箱中取出几大盒化妆用品,琳琅满目,摆满妆台。化妆师来了多次,帛姐还是没能完全认清这些什物。这些东西,比从前工厂里的配件还让帛锦犯迷糊。

漂亮女人只需要将精力花在自己的脸上身上,以及化妆品衣饰鞋帽上。帛锦的过往,则忙于苦拼苦做。要省钱,要精打细算每个月的支出开销,还要操心下个月工厂能不能开工,能不能交货……那种日子,已告结束。帛姐新的人生,就从做一个优雅的,有魅力的女人开始,真正的女人。

“睁大眼,看上面,不要眨眼……”

“现在,往下看,也不要眨眼……”

浓艳红唇,一张一合发出指令。红唇主人紧挺的胸,跟着手上的动作在帛锦脸前游移。那胸挺得,有点过分,压过来的时候,帛锦感到一种压力。帛锦本来就瘦,年轻时候不曾丰满过,结婚后生孩子奶孩子,早被掏空了皮肉。胸空了,仿佛心也空了一样。交际场上的成功女性,无论高矮胖瘦,个个乳沟深厚。

“帛姐,你也去整整,没事的。”化妆师仿佛猜透帛锦心事,不失时机添上一句。

“你看我,也是动过的,女人没有事业线怎么行。”化妆师倒不见外,主动爆料自己整过胸。

帛锦脸红了红。

帛锦不敢眨眼,眼睛睁得酸胀也忍着。化妆师身上香水味袭来,害得帛锦不敢大口呼吸。她有过敏性鼻炎的毛病,尤其受不了香水的味道。不过,为了改变自己,再难受也得忍。

拔掉杂余眉毛、挤掉鼻尖的黑头,刺破脸上痘疤,撕掉紧贴脸皮的面膜……“疼”啊“疼”。一整套脸部清洁行动,扯弄得帛锦脸部生疼。活了大半辈子,终于朝自己的脸下狠手,有点生理上的疼痛,还有些心理上的,说不清的感受。又痛又兴奋的刺激,让她觉得恍惚,仿佛坐在化妆师面前的,是自己的分身,不是真正的自己。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睦邻文学女性生存工商业命运浮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葳儿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13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8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3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2
  • 雪川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9厘米,是女人高跟鞋的高度,是阔太们相互攀比的筹码,是下层人跻身上流社会的进阶术。这高跟鞋的穿行之处,是客厅,是职场,是交际圈,是红尘与人心难以捉摸的地带。透过高跟鞋和它的主人帛锦,可以看到一卷浮世绘,小说虽短,但容量不小。作者的语言有一股狠劲,笔法凌厉。作者对服饰审美有相当的研究(参见描写帛锦打扮的细节),并关注社会热点问题(民间庞氏理财与互联网金融乱象,在作品有所涉及),这是值得称道的。
  • 回复
  • 铺垫工作做得好哇
  • 令鹏老师所指为何?还请明示。感觉好深奥,解到点
  • 手机操作界面太不友好,需要完善。写了半天不知道咋的发出来乱七八糟了😂😂😂🐼

    回复

    • 葳儿3秀才2018/08/10 19:32:07
    • 分享到: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手机操作不太方便😓

    回复

  • 情节紧凑,叙述凌厉,写活了一个欲跻身上层贵妇女性的虚荣与渴望。其实,哪个女人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只是,它不一定适合你,就像那九厘米的高跟。
  • 🌹🌹🌹多谢赏读评论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07 12:58:59
    • 分享到:
  • 由一双高跟鞋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虚荣,更多的是渴望被另一个阶层所认同。讽刺意味后面是满满的悲凉。
  • 目光犀利,谢谢赏读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8/03 10:50:15
    • 分享到:
  • 一个中年妇女爱美之心爆发后参与一场与自己圈子格格不入的宴会发生的故事,开始到结束并没有给予我们太多信息,然而作者用过细致的描写,让我们看到了她的诚意。这可以是丑小鸭的完美蜕变,也可以是灰姑娘12点的诅咒。
  • 谢谢赏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3
  • 49921
  • 21
  • 3420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张夏古城的等待

    2018/8/9 16:1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