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搬家
  • 点击:111326评论:82013/08/28 11:32
摘要:搬家,不只是换一个住的地方,是在梦碎后给自己重新找个出口,摆脱过去的阴影


席乐靠在门框,一只脚抵住纸箱,纸箱装了电饭煲、塑料凳、饭盒和其他杂物。紧挨纸箱,是一只蓝色塑料桶,开裂的地方贴了透明胶,隐约还能看到“306”——他以前的宿舍号,用记号笔写的,没想到使久了,颜色褪成这样。


席乐把没挤完的那瓶飘柔、一支高露洁、水杯还有牙刷和毛巾塞在水桶里,让它看起来物尽其用。一切乱得像废墟,但乱中有序,就连丢在地上的废纸、棉签和塑料袋,也透着一丝严谨。


席乐摘下眼镜,在衣服上抹了抹。他不习惯破坏,也怕破坏,但这时,他忽然有了一种破坏的快感,他没想到,昨天一切还在,他躺在床铺,过了一个溽热的夜。现在,铺盖卷了,枕头撤了,剩架床板,空气里有一股灰尘的腥味,他搞不清为什么是这味道,闻起来湿湿的,很呛鼻,鼻孔的毛细血管张开,他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席乐听到回声,奇怪,这么小的空间,竟然有回声。这时他才意识到,原来屋子就要清空了,连同他的人,也要被清空。他把纸箱拖过来,靠在墙上,好让它不要散架。一双女式坡跟鞋,搁在箱子一角,席乐瞥见它,又把目光移开。这几天出奇的热,出租屋原本就小,不通风,他恨不得蜕一层皮。


席乐拉开窗透气。隔了不到一米,他看到对面那家人在吃午饭,屋里很暗,男的光膀子,捧了一只碗,呼哧呼哧吃得很响;女的只穿了背心和短裤,没穿鞋,和男人一样,也捧了一只碗。席乐看到女人隆起的胸部,轮廓鲜明,像两只硕大的电灯泡。席乐惊讶地发现,他们家没有桌子,但有一台电视机,电视机搁在木箱上。那个小孩今天没哭,他坐在沙发上,像只温驯的小猫,蜷身盘腿,盯着电视,很久才扒一口饭。


这孩子今天没哭,真奇怪,平时他会哭的,他一哭,整栋楼都能听见,然后就是他父母吵架的声音,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他们从来没有过共识,一句话谈不拢就对骂,甚至动起手来,男的扯女的头发,女的往男的身上乱踢。席乐习惯了他们恶毒的对骂,有时是在半夜,他们咒爹骂娘,把对方的性器官挂在嘴上,吵得邻居爬起来大声抗议。但是今天,除了电视的声音,他没听见孩子哭,也没听见争吵。这家人安静得像活在默片中。


这让席乐有点不爽。他期待搬家前再欣赏一次他们的精彩表演,可惜了,大概没这机会。他转过身,点支烟,烟在眼前晕开一小块,升起来,从窗户散开。他忙了一上午,总算把东西收拾得七七八八,余下很多没用的,就搁在原地,懒得打扫。等到交钥匙,把押金拿回来,这屋子就彻底和他无关了。


席乐用手抹额头的汗,目光落在煤气炉上,煤气炉是房东的,不归他,上面积了一层油,黏腻腻的,看着恶心。他很久才煮一次饭,怎么会有这么多油呢?


他突然想,如果这时放一把火,或者煤气罐突然爆炸,会怎样?首先着火的一定是自家厨房,然后连带的,隔壁间、对门、楼上、楼下……很快会烧成一片,假如不幸,消防车开不进来,两栋出租屋都会遭殃。他想象这一带被大火和烟雾笼罩的场景,尖叫和哭喊塞满耳朵,他想象自己烧得焦黑,像一截腊肠躺在地上。


席乐把烟蒂丢了,用脚踩。水泥地上有水渍,湿的那块颜色较深,他觉得那里突然裂开了一道缝,有老鼠爬过的吱吱声,还有菜叶腐烂的酸味。他不敢动弹,害怕一脚踩空,跌进下水道。


手机响了,搬家师傅的嗓门特别大,师傅问他:“收拾好了哇?”


席乐晃过神来,觉得耳膜胀,他说:“好了,过来吧。”


师傅问,“哪一栋啊?”


席乐皱皱眉,直觉告诉他,师傅应该就在附近,他于是把头伸出窗外,果然看见一个男人骑了辆三轮车停在楼下。从两栋楼之间的缝隙望过去,师傅的身子扁扁的,像一道轧平了的影子。


“三栋501。”席乐受了感染,不觉间嗓门也提高了。他挂了电话。


师傅对这带轻车熟路。席乐经常看见他们一伙人,三五个,坐在三轮车上等生意,有时闲聊,有时打牌,挺热闹。三轮车的车头挂了块牌子,塑料的,红色印刷体漆着醒目的“搬家”和“回收家电”,下方一串手机号。有的牌子是木板做的,字手写,很粗糙,歪歪扭扭的,像一件蹩脚的艺术品。席乐上下班路过,会留意一下。他们就像这片城中村固定的雕塑,定在那里,一有活干,又成了流动的车队,风里来雨里去,也不知道一天能挣几个钱。席乐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叫醒其中一个躺在车斗上打盹的人。


隔了不到一分钟,席乐听见一阵脚步声,噔噔蹬地从楼梯口传来。


门敞开,进来一个佝背的中年人,黑色西裤半卷到膝盖,穿凉鞋,光上身,皮肤很黑,上衣卷成一条,搭在肩头。怎么和昨天见到的不太一样啊,席乐怀疑,是不是认错人了?不过细心一想,错不了,昨天他把号码记在师傅的《故事会》上了。


师傅一见席乐,脸上的皱纹舒展下来。他迅速环视一圈,二话不说,抱起墙边的纸箱,准备下楼。席乐急了,摆摆手,哎,不是这个,这个不用。师傅半蹲,把怀里的纸箱放下,哐当一声,纸箱像个醉汉,差点把胃里的东西呕出来。席乐说,慢点,慢点。师傅就站着,拿上衣抹额头的汗。席乐看到师傅咯吱窝,黑黑一撮毛。席乐说,你搬这个就好,说着,目光移向东边墙。师傅一转头,看到倚墙而立的白色书架,一人多高,两架并排,加上码得齐整的书,足足骇人。师傅犯难了,问,这个怎么搞?


两个大书架确实难搞,席乐态度缓下来,怎么,没问题吧?

师傅愁了,犹犹豫豫说,这个麻烦的,要加钱。

席乐料到会有一番讨价还价,他干脆爽快点,加多少?

师傅说,一个人搞不了,要找人搭手。说着,他伸出左手食指,定在半空。

席乐没看懂,多少?

师傅斩钉截铁,一人一百,少了不干。

席乐摇头说,太贵了,一人五十!

师傅就不高兴了,他坚持,书架这么重,一人一百,算便宜了。

席乐讲不下价,又拉不下脸来,手在裤兜里摸了包中南海,递了一支给师傅,师傅接过来,别在耳廓,豁开一口牙,嘿嘿笑着。

席乐咬咬牙,这样吧,不找人搭手,就一百,成不成?

师傅没想到席乐来这一招,他拧着眉,掂量这生意怎么谈才妥。但席乐决定了,他不答应,这事就吹了,顶多钱让别人赚。

片刻之后,僵持有了结果,师傅黑着脸,吐出一个字,好。


席乐于是叫师傅帮手,先把书清下来,装在纸箱,装不下的,就抱,抱到楼下,堆在车斗。席乐怕书弄脏,还带了一叠报纸,铺在车斗上。师傅看不过,问他,我也收书,要不卖给我?席乐受不了他这么贪,一听恼火,这些书,一本不卖!师傅大概觉得他年纪轻轻,太老朽,就摆摆手说,好,不卖,不卖。


这么来回几趟,两架书总算清了。席乐坐在车斗边缘,手搭紧,一路指挥师傅,慢悠悠往新家去。新家在三条街外,穿过一个沿街摆卖的菜市场,直走,拐个弯就到。上个月,这边租期没到,席乐就物色好了。首要考虑的,还是租金问题,不用太贵,同时,还要离得近。一年前租房子,席乐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城中村,租金便宜,去公司,搭公车只要四个站。一年下来,住惯了,搬家,也采取就近原则。


席乐坐在车斗,车斗载着他的几百本藏书,慢腾腾地荡过旧街。这些书都是好几年才集下来的,有外国名著,有古籍,有设计书,也有诗集,叠在一起,晃晃悠悠,席乐就用手扶住,生怕它们掉下去。


一年前,席乐心血来潮,和几个旧友商量办一家书店。这念头沤在心里几年了,席乐大学就想,要是有家书店,办沙龙,搞音乐会、读诗会,以书会友,对酒当歌,该是多好的事!当时他毕业两年,一腔热血。他一提头,旧友一拍即合。晚上在路边摊喝啤酒吃烧烤,一桌人兴冲冲规划起来,选址、布置、进货、办活动,讲得头头是道。店面是席乐盘下来的,就在席乐大学附近的创业园。因为资金有限,最后租了十五平米左右的“半间”,所谓半间,相当于一个小房间,另外半间,是一家叫Sexy Toy的情趣用品店。


当初席乐看到招租广告,灵机一动,就拨了广告上的电话,店主是个女孩子,声音嗲嗲的,大学没读完就出来创业。一开始租的店面大了些,现在觉得浪费,就把原来作仓库用的半间腾出来。席乐看中这里,是动了心思的,因为挂在别人名下,免了营业执照,省点麻烦。女店主经席乐一说,觉得妥当,两下商定了,席乐就把集资来的钱,打了款项到她账上。


一开始,朋友听说和情趣用品店摊铺面,大跌眼镜,“有伤风化啊!”其中一个女孩子说,“来书店要穿过情趣店,别人愿意吗?”说话的女孩子叫靖雅,人如其名,在初中教书,为人师表嘛,就觉得不雅。不过席乐很快把她说服了,席乐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嘛,他们店我去过,不是公路边那种成人用品店,开了一年了,有名气,我们顺带沾人家一点光,这就叫精神和肉体结合,不也挺好?”其他人哈哈大笑,追问席乐帮衬没有,买的充气娃娃,还是情趣内衣?


三轮车驶过一条街,颠得厉害。


席乐想起,一年前,这些书入驻书店,也是他和朋友一箱一箱搬进去的,等于是店的命脉,书的品味、类别、质量,直接关系到书店的整体气质。席乐那阵子花精力,把近几年的畅销书排行榜分析了一遍,再结合小资的阅读趣味,雅俗结合,不至于太过单调。这批书,很大一部分还是朋友赠的,一本本,经由不同人的手,被阅读,被传递,从而有了温度。席乐几人,将书分门别类,放好,书架就立马精神了,不再空无一物。那时,席乐为这些书找了归属而欢喜,没想到一年后,又流离失所。


搬完了书,席乐和师傅一人一边,扛着书架,从五楼下去。扛了一个,再扛第二个。第一趟下来,席乐腿发软,肩头酸,但师傅铁打似的,没什么反应;第二趟,席乐喘得厉害,转过楼梯口,不小心,撞了扶手,偌大的书架,“砰”一声,磕了一角。师傅喊,当心啊!席乐吓出一身冷汗,抬眼看,损伤不严重,于是更小心了。下楼的过程,比登天还难,尤其是扛一人多高的书架,脚下要稳,要使对力道。席乐多少有点后悔,也理解师傅要价高的心情。他骂自己,为什么不出多点钱呢,少受罪也好啊。


当初买书架,席乐主张轻便型的,其他人不同意,他们觉得,轻便的不经用,书一多,会压弯,更何况书架是镇店之宝,太小气了怎么成。两个书架,是从家具店盘下的旧货,样式不土,实木的,做工粗了点,不过挺结实。席乐自己掏钱,买来一桶白油漆,冒着被乙醇毒死的危险,自己调料,上漆,刷刷几下,书架焕然一新,派了新用场。


扛着书架,席乐的衬衣都湿了,到楼下,两个书架横在车斗上,叠一起,超出车斗一大块。师傅笃定说,没事,可以搬!于是他拉起麻绳,霍霍几下,把书架固定了。席乐想起一年前刷漆的经历,那几日恰好天阴,油漆干得慢,漆完就搁在店里。因为是隔间,没窗户,那股刺鼻的味竟然飘着,几天不散。Sexy Toy的女店主,两根葱指捏住鼻子,进来投诉:“这么臭,要死人的啦!”席乐看到她穿着雪纺修身连衣裙,抱怨的样子也摇曳生姿,就只好咧嘴傻笑,最后请她去“海皇渔港”吃午茶谢罪。

  • 关键词:出租屋;握手楼;搬家;大学生;爱情;独立书店
  • 分享到:
  • 林培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2-19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南翔评委750积分 2013/10/11
    • 分享到:
  • 搬家是都市青年人的生活常态,搬家的过程也是人生自我省察的过程,有人喜悦,有人酸涩。只有善于自省且及时修正人生航道者,才能把握自己及未来。
  • 回复
  • 文字很细腻,情节相对简单。现实和回忆不停穿插、变换,用类似电影蒙太奇的手法,通过时空人地的精心拼贴和剪辑,通过“搬家”这个很小的切入口,来呈现主人公一段青春时光,有得意,更有失意;有欢笑,也有泪水。文中引用北岛的句子: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搬家,是在梦碎后给自己重新找个出口,但很难走出过去的阴影。幻灭与忧伤,如影随行。
  • 回复
  • 林培源的小说早已扬名,他积极参与此次大赛,我很羡慕忌妨狠.看来,高手总是后面出场啊.小说慢慢品读,先寒个喧
  • 挟带了私货,不好评呢。
  • 回复
    • 小宇20210积分 2013/07/24
    • 分享到:
  • 写得很细胞,就是在搬家的过程穿插太多记忆性文字,读起来,比较费劲……如果能分一下小章节,比如,和古丽相识到分手的过程,保持搬家文字的流畅,可能会更好看了……一己之见。
  • 回复
  • 真能写,一个搬家写出这么多的字来。从文章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搬家不光是移品的迁移,人的心里,人的寄托都在迁移,那些美好的事,美好的人,在原屋子里发生的事,都铭记在心。 搬家--一段难忘的记忆。 如能将文章的前后好好整理一下,读起来感觉会更好。
  • 搬家不光是物品的迁移
  • 回复
  • “搬家”只是一部分,文中做的时间上的穿插不够好,看起来比较费劲,一会儿还在搬,一会儿又开业了,这中间应该以更好的方式衔接。文字略微粗糙,不够精炼细节描写是有,但过分累赘。
  • 回复
    • 勿语41420积分 2013/07/24
    • 分享到:
  • 这边文章写出了搬家艰辛,我感同身受的啊。文字功底就不说了,主要是作者把“席乐”的心理和肢体动作写的很细腻。
  • 回复
  • 文章由“席乐”的一次搬家,引出他对“菩提”书店的回忆与旧爱的往昔,夹带着幼时的迁徙影响,迁出不愉快的心情。直至文章的结尾以烂醉结束了一天的“搬家”。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270积分
  • 1星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
  • 1300
  • 1
  • 27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
  • 这是出自骨子的热爱,才有这么真挚的告白书!初识飞泉,是读他的诗歌。能连续两年拿下睦邻奖项,可见他杠杠的实力。私底下,我们有个交流群,叫“铮铮诗社”。虽然我很少在这个群发言,但这个群的信息,我许多时候都会抽空看聊天记录。关于文学之路,需要交流,有时候太封闭了得不到视野的开拓,多交流,多学习,还是能触动人的思维。欣赏飞泉对文学的坚守:与其怨怼,愤懑,还不如把时间花在阅读、写作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探讨上

    吴春丽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47:52
  • 其实这篇文章早几天就应该发了,一直发不上去。今天终于成功发布,很快就审查通过,并得到费兄高额打赏并特别推荐。毫无疑问,邻家是我的起航站,是梦想放飞的地方。一直以来,得到了邻家诸多良师益友支持,也连续获两年奖项。却遗憾无以回报,只能发自内心地说点感想,真正地表达邻家带来的意义,也许这是对人生的有决定意义的。从这点来看,我与邻家是如此血气想通,宛若家人。再次诚挚感谢所有人。

    江飞泉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28:22
  • 把女方父母的修养品质纳入考核儿媳的范围,感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父母的品质修养欠佳,子女能优秀到哪儿去呢?一旦品质被质疑,后患多多,甚至连累爱情,本文李倩的爱情就被连累啦。为人父母者,一定要注重自身的修养。当然,我们在评判别人这不对那不对,这不可那不可时也要审视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万不可闹出说人前落人后的大笑话!

    端柔握手

    2017/4/24 19:58:34
  • 当供大于求时,女工就变得一文不值。当家庭的贫困将经济压力都集中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时,当工厂层层盘剥暴力相向时,她只能被迫做出无奈的选择。手也乱,手又乱了,将她的心理矛盾简明扼要地道出,一声爹,更是包含着渴望的亲情和无尽的心酸。老板的好色无耻与女工的无奈委身,很具有代表性。 敲门时,阿文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可改为:敲门时,阿文想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

    冰凌花第三次暗示

    2017/4/24 13:46:11
  • 当下,“城镇包围农村”所带来的阵痛类的文章可谓屡见不鲜,但又百看不厌。为何?因为它能引起共鸣!让刨了大半辈子的父辈离开农村就犹如那鱼儿离开了水。“被进城”所带来的不适,多半是心理上的,比如说因没有退休工资和医保,怕被儿媳或女婿看不起、城里铜墙铁壁式的规则及人情又让他们感到茫然……。怎么办?真心希望邻家的各位大咖们能拿起手中的笔为此构思出若干个能让千千万万的农家“老爷子”安居乐业的好创意。

    黄元罗稻秧

    2017/4/24 10:13:28
  • “我”的傻姑姑命运多舛,令人唏嘘不已,连孩子都嫌弃娘,其实这不是傻姑姑的错,她也是有感情的,她有感应自己的父亲命在旦夕,就一个人连夜赶路,为和父亲再见最后一面,好感人啊!父女情深,自己竟然也随父亲去了。另一个姑姑,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因为舍命出手救人,而变成了傻子,父亲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带着孩子去看望恩人,并让儿子问恩人叫姑姑。再一次为温暖的真情所感动!阿木编故事真是高手,向阿木学习并点赞!

    红月亮姑姑

    2017/4/24 10:09:47
  • 女人进家门了,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个表层上来自于外界的声音,我却将这声音看成是女人内在的声音。作者以她娴熟的架构故事的能力,创造出了一个合于逻辑的虚构人物形象,而这一形象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这个女性更多是同情,当下的女性随着时代的潮流,不得不被“三个数字键”锁住了内心,这不上她的错,她也无力突围,她本来一切都依懒于老公,而老公在她内心的渴望中异化了。这一异化,也正是人类失去的。

    信安湖天数字键

    2017/4/22 15:58:44
  • 做“麻辣烫”式的串联,真不容易!怎么样也要给点赏金鼓励鼓励!赏月亮盒饭一个!串联费时又费劲,月亮有心,心里总装着邻家的文友,邻家的微咖作品。其实读文容易,精读难。要读透一个微咖作品,还是需要充足的时间。以老牛来说吧,他善在作品中挖“坑”,不容易读他的作品。出于对作品的尊重,有时候在解读上得反反复复地去读,才能通过多读达到渐悟的效果!月亮几乎读过近期所有的微咖作品,才能做出这么一锅色香味具全的麻辣烫

    吴春丽微咖名字串联:老牛买房记

    2017/4/22 11:00:02